夭寿啦!我把皇帝绑架了

王木木

【一】我上面有人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我利落地翻进房间,二话不说,一个手刀劈在坐在床畔的大胸奶娘的后颈上。

大胸奶娘十分坚强,摇摇晃晃晕倒之际,还指着我:“你知不知道我上面有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要入宫当奶娘总管的?你知不知道惹了我,你会死得很惨的?”

我于心不忍:“不知道。你说的这些事确实是我做得还不够好,但你放心,我会补偿你的。”

言毕我犹豫一下,一咬牙从兜里抠出一个铜板塞进她手里。

奶娘瞪圆了眼睛,看了一下铜板,一口气没上来,白眼一翻,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哎,真是没见过世面,一个铜板而已,至于激动到晕倒吗?”我同情地叹息一声,换上她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将奶娘踹到床下。

说起来,我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之所以会冒充一个奶娘入宫,实在是受人之托,不得不为之。

我木小文身为一个有德行、有道义的江湖女侠,一向最佩服西城王这样高风亮节的人。

所以当西城王提着一百金上门哭诉,说他年岁已高,余愿只求见一见儿子,可当今陛下疑心病重,还有被害妄想症,他实在不敢求陛下放儿子回来时,我实在不忍心拒绝金——哦不对,是不忍心拒绝王爷。

于是我答应他老人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替他将留在王城为质的世子殿下给偷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被宫里派来的太监引着入宫。一路上我聚精会神地记着九曲十八弯的宫路,正记得入迷,不料前面的小太监突然顿住脚步,害得我一头撞上去。

“哎哟!”

我扑倒了小太监,巧的是,小太监正扑在一双用金线绣着龙纹的鞋面上!

这大燕王宫若说还有人敢穿带龙纹的东西,除了当今陛下,还有哪个?

我吓得赶紧爬起来,头顶上却传来一声薄怒低喝:“不准动!”

当时我已经爬了一半,被他一喝,顿在半道上趴下也不是,跪下也不是,姿势扭曲,痛苦得我两股战战,在心里问候陛下他祖宗。

小太监吓得脸都白了,连连磕头:“陛下,这是太后特意挑选的奶娘总管,初次入宫,冒犯陛下,请陛下降罪!”

“奶娘总管?”

背后传来陛下若有所思的声音,本姑娘在心底给小太监点了个赞,既承认错误给了陛下面子,又搬出太后让陛下不好意思降罪,我冒充的这个奶娘总管,上面果然有人啊!

我喜滋滋地正要开口装装样子,附和一下小太监,话未出口,只见那只稳稳当当踩在地上的龙鞋突然腾空,当时我的眼前只见无数细碎的金光闪过,继而那只龙鞋准确无误地落在我的屁股上,一脚将我踢了个狗啃泥。

皇帝陛下踢完我,还一脸疑惑地问:“孤方才没听清,你刚刚说她是谁挑选的奶娘来着?”

我和小太监:“……”

我发誓,在我逃出宫之前,我一定要先翻进陛下的寝宫,然后把他大卸八块!

【二】壮士你好美

“月明星稀,鸟雀南飞,绕——”

夜色如洗,我正打算对月畅怀抒情一番,结果诗还没背完呢,窗户被人自外面猛地推开,推得巧得很,窗户“啪”的一声拍在本女侠的脸上,直接把我给拍倒在地。

我眼冒金星,挥舞着四肢,好不容易坐起来,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一看窗外的世界,就见一道巨大的黑影朝着我毫不客气地砸过来。

“别别别!”

本女侠吓得花容失色,惨叫不迭。可对方毫无减速之势,我绝望地被那道黑影结结实实地砸回地面,只觉全身抽搐,仿佛癫痫。

“你是什么人?”

砸我的是个男人,这个男人拍飞了我,又砸伤了我,居然毫无愧疚之心,不仅不在第一时间拉我起身,反而一跃而起,“唰”地一下拔出匕首,搁在我颈边威胁我!

本姑娘热泪盈眶,破口大骂:“这是老娘的房间,老娘没问你是谁,你居然还敢问我是谁?你砸了我不道歉,还拿刀子吓唬我,壮士,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壮士被我一番泣血泣泪的质问吼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哦”了一声:“不会痛。”

我:“……”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禁军嚷嚷着:“都开门!开门!有人行刺陛下!搜查刺客!”

拿刀子壓制着我的壮士似乎舒了一口气,手一松,精神抖擞地起身往外走。

而我闻言惊讶了,惊喜了!

眼前这位壮士,他虽然拍了我、砸了我,还不觉得良心痛,可他毕竟不是故意的,而他刺杀的那个陛下,见面第一天就踹了我的屁股。有此等大仇,壮士替我刺杀他,简直就是我的恩人好吗?

我一跃而起,抓住想要离开的壮士:“留步!壮士你千万不要绝望,我会保护你的!”

壮士吓了一跳,拼命想抽回手:“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更加感动了,看看,这位壮士虽然嘴贱,但他心多软,一见危险来临,宁可出言辱骂,也不愿意连累我!

我索性使了内力,直接扛起他往床上一扔!

壮士花容失色,打了个滚爬起来,捂着衣襟颤抖着手指指着我:“你……你放肆!”

“壮士,你相信我,我真的会保护你。”

我扑上去骑在壮士身上,压住他挣扎的双手,然后三下五除二扯散他的头发,解了他的腰带,将他肩头的衣衫狠狠往下一拉!

壮士满脸通红,哀号:“女流氓,你放开老子——喂,你干吗?”

壮士号到一半,没料到我将熟睡中的奶娃娃往他怀中一塞,然后拿锦被将他裹了裹,裹成个春色撩人,欲说还休的小奶娘。

下一刻我的房门就被人狠狠踹开了!

一大拨禁卫军闯了进来,我立刻护住壮士,装作吓得尖叫的样子,指着这群人:“放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竟敢闯进来,我告诉你们,我上面有人的!”

这群男人本来凶神恶煞,结果在看到壮士露出的香肩后,纷纷傻在了当场。endprint

“好……好美啊……”

禁卫军甲流着口水,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声,眼睛几乎看直了。

壮士绝望地将脸埋进了我的肩头,我当他害怕紧张,还安慰地摸摸他的头发,轻轻哄道:“不怕不怕啊。”

壮士悲愤欲绝,二话不说,张开嘴狠狠地咬在了我的肩头!

嗷,这个忘恩负义的浑蛋!

在我痛苦并强颜欢笑着维持的精湛演技下,禁卫军们讪讪地告罪退下,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替我关上了门,趁机多看了壮士的香肩一眼。

【三】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等到脚步声远去,我才松了一口气。

“贱人,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壮士抱着怀中的奶娃娃,香肩如玉,却拿一双漂亮的眸子剜着我,樱花似的红唇抖啊抖。

我一抬眼看见这么一幅春色无边的场景,顿时呆住了。

之前没仔细看,眼下壮士长发披肩,五官精致,肤若凝脂的模样,简直美丽惊人,我打出生起就没见过比他更漂亮的男人!

“美人,你好漂亮啊!”

我惊艳了,壮士脸都黑了,他凶残地开口:“你敢再夸我一句美,我就让你变烈士。”

可他凶残的样子也好美怎么办?

许是我太过赤裸裸的目光让壮士愤怒了,他一把揪住我的衣襟愤怒道:“不许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他的声音太大,惊醒了怀中的奶娃娃,娃娃“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但很快又不哭了。

然后壮士僵了一僵,表情一瞬间变得妙不可言,缓缓地垂下了眼。

我抹了一把鼻血,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只见奶娃娃胖乎乎的两只小手将壮士大开的衣襟拉得更开了点儿,然后精准无误地找到壮士胸前粉色的“小梅花”,欢快地吮吸了起来……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我捂住鼻子,觉得鼻血再也止不住了,而壮士的脸白了青,青了黑,他一字一句地咬牙告诉我:“老子要把你五马分尸,凌迟处死!”

哎,壮士恼羞成怒的样子,还是好美丽啊!

西城王临行之前,曾将他儿子小时候的画像拿给我看过,可惜那还是他儿子五岁时的模样,我实在没有见微知著的本事,就记得西城王一句话的描述——好看,乃是这世间最英俊好看的儿郎!

而眼前这位壮士,住在宫里,刺杀陛下,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于是聪明如本女侠,当即灵光一闪,激动地握住壮士的手:“你是不是西城王的儿子啊?”

壮士果然有了反应,戒备地眯起眸子:“西城王?你是何人?”

我更加激动了:“我是你爹——”

壮士甩开我的手,大怒:“放屁!”

我换了一口气,激动地续道:“你爹派来救你回家的女侠木小文啊!我问你,‘天龙盖地虎的下一句是什么?”

壮士下意识接口:“宝塔镇河妖。”

我一拍手,找到了,我真是太能干了!

壮士意识到不妙,下意识地想跑,我一把揪住他的后衣襟,干脆利落地敲晕他,扛着他就逃出生天。

世子殿下醒来时,我已经驾车带着他逃出百八十里外了,他按着被我劈痛的后脖子,掀开马车帘子,语气惶恐:“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亲切地看着他:“我要带你回家。”

本以为他会感激涕零,没想到他漂亮的五官扭曲成一个无比愤怒的表情:“你要带我去西城?你这个疯女人,你赶快送我回宫!”

哎,这孩子为何一定要执着地刺杀陛下呢?

我叹了一口气:“殿下,你千万别想不开,听我一句劝,你爹说了,当今陛下有被害妄想症,我也觉得他这人心胸狭窄,是个小怪物,你这么单纯肯定斗不过他的,赶紧跟我回家。”

世子殿下闻言都结巴了,颤着手指指着我:“你……你说谁有被害妄想症?你说谁是小怪物?”

我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骂一骂没事儿的,反正陛下又不在咱们身边,杀不了咱们。”

世子殿下气得一个仰倒,也不知怎么就想不开了,居然想直接跳车!

我眼明手快地把他捞回来,他还想要动手,本女侠不得不将他按倒在马车上:“你再动我就把你捆起来!”

本来还犟着的世子突然呼吸一滞,脸上蓦地腾起一层绯色,结结巴巴地怒道:“木小文你……你离我遠一点儿!”

我疑惑地打量了一番我跟他之间的距离,嗯,他躺在下面,而我压在他上面几乎能数清楚他的眼睫毛有几根,这个距离,确实……不妥了点儿。

本女侠红着脸,矜持地拉开了一点儿距离。

世子不再挣扎,而是愤恨地别过脸:“不守妇道!”

他这副红着脸别扭的模样,好像一个赌气的孩子,更显得他长得美了。我一时母性泛滥,腾出手摸摸他皮肤嫩滑的脸:“这才乖嘛!”

世子殿下的脸瞬间烫得如火灼。

【四】二位真乃个中高手

我带着世子日夜兼程,到第二天晚上,小怪物陛下派来追杀我们的禁卫军终于追上来了。

彼时世子殿下正一脸痛苦地吃着我烤煳的鱼,一见官道上的禁卫军,立刻激动地站起身就冲过去,吓了本女侠一个激灵,当机立断扑倒了他!

世子没防备我,结结实实摔在地上时,他惊呆了:“木小文你干吗!”

“阻止你做傻事!”

我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一只手勒住他的脖子,任他拼命挣扎,死都不撒手!

待到官道上的追兵远去,我才松了一口气,放开世子,恨铁不成钢地教育他:“你就那么想跟禁卫军一较高下?你掂量过自己几斤几两吗?你这人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被我按在地上满身泥巴的世子眼睁睁地看着禁卫军远去,他的双眼饱含泪水,大约是劫后余生,他指着我,感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虽然他感动的模样,非常像想生撕了我……

在本女侠的机智勇敢之下,我们第五次避开禁卫军之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我的世子殿下放弃了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他开始绝食。endprint

赞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