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真高兴

年叔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公司十三周年的活动。

现场到了很多读者,上台发言的时候,都是说喜欢魅丽已经多少多少年了,十三年听起来真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跨度。实际上,每一年都过得很快,没想到我也来公司×年了,其他的同事回忆起自己来公司的日子,也是报出了一个个让人很意外的数字。

我们明明还都只是八岁的宝宝,怎么就都工作了这么久了!

大家一年又一年待在这个地方,跟同样一群人一起,持续做一些我们都习以为常的事情,这好像成了我们的习惯。

习惯杂志的定稿期永远比现实生活中快一个月,嗯,现在大家看到的杂志,是我们一个月前就开始做的,以致每年做到第十二期的时候,我们都在思考,为什么新年假还迟迟不来;习惯了每天打开QQ,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看今天作者有没有发来短篇稿子,如果邮箱里面空空如也,就要立马跟作者私聊,花言巧语、连哄带骗地督促她赶紧把稿子交了。当然啦,有每期都交稿的乖乖的作者,也有一年到头只能催到一个稿子的作者。没有稿子的时候,同事们都会在QQ群里怀疑自己加为好友的都是假作者,拖稿一个比一个麻溜;习惯下午肚子饿的时候站起来问一声,“你们谁有吃的吗?”然后因为一包辣条而忽视各自美好的形象(辣条在我们组真的是畅销产品)。还有万年不变的读者突袭环节,经常会有可爱的小读者跑过来:“可以给我们签名吗?”“好呀好呀。”但是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每次签完以后,你们的脸色就变了?不能因为我字写得不好看就嫌弃我啊,仙女们总是有点缺点的啊!

说起来,之前我也陆陆续续回答过一些读者的提问,说自己为什么会走上当编辑这条路。

我呢,确实是因为看了那部动漫《世界第一初恋》,觉得把自己喜欢的作品,通过加工,让更多的人知道,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就像我们的读者,在第一时间买到我们的杂志跟图书一样的快乐。而为了继续给大家带来这样的快乐,我们依旧在我们的岗位上努力着,突然觉得自己很酷了。

回想起这些酷酷的日子,快乐的记忆也有很多。

我们组的同事都特别喜欢吃东西,没事我们就会出去一起吃饭,比如说六个女生,吃完了×斤小龙虾(为了不暴露我们的食量,还是不要公布具体数字了);比如说我们可爱的主编夜祺,曾经带着我们去吃泰国菜,想着没有吃过海鱼,便大手一挥,点了条海鱼给我们吃,结果端上来以后,整桌人都在嫌弃它;我们组还组队一起去了桂林玩,留下我们主编看家,结果到了桂林以后,前一秒还拿着手机看小说的天天姐,下一秒就在暴风哭泣,说自己的手机被偷了;公司组织去橘子洲春游,其他组都拿着公司发的钱买了各种零食,我们组却什么都没有买,站在橘子洲看着别人吃吃喝喝吞口水,饿了两三个小时,全组人杀去烤鱼店吃了一大锅烤鱼;嗯,还有全组人一起吃饭,发现火锅店的小哥哥长得很帅,硬是把他从火锅店挖来当编辑,这么酷的事情,在当时也是轰动一时啊!当然啦,还有一些奇葩同事(那个人一定不是我),在其他同事去衡山拜菩萨的时候,还悄悄托他们求菩萨保佑手里的图书赶紧出了,哎,没有错,那本书就是拖了两年的《绝处逢生》。现在它终于出了,而我们的活动也从当年的“给桃夭写情书抽金条”这种“霸道金主爱上我”的活动,换成了高端上档次的“发现桃夭小哥哥,送你迪士尼双人门票”这种少女心满满的活动。

要是一直回忆起来,好笑好玩的事情可以写好多呢。

好早好早以前,记得一个小读者给我发了私信,说感谢她在兵荒马乱、不知所措的青春期遇到了我們,我们的杂志和图书一直陪伴着她,让她觉得不那么孤单。

现在看起来,其实大家也一直陪伴着我们,看着我们《桃之夭夭》一路成长,做出那么多让大家喜欢的作品。

而这种陪伴,也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第一个十三年,第二个十三年,我们都会在这里,陪伴着大家一起走过的。

希望到了很老的时候,你们也能回忆起来,在你们青春期,有一本杂志,有一群做杂志的怪朋友,跟着你们一路成长。

遇见你们,真的很开心。

(所以下次来编辑部合影,请一定记得,自己的照片不P没有关系,编辑们的照片一定要往美了P,好吗?)endprint

赞 (4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