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折江山(六)

那主子是真恼了啊,不能光明正大地宰了她,所以改曲线泄愤,想变着法儿地玩死她?

这后院里一大片的女人,想想也知道高手不少,他平白给她拉这么多仇恨,她该拿什么去平息?!堂堂大男人,不跟男人去过招,为难她这么个小女子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默默问候了一下沈在野长眠地底的祖先,桃花强打精神,一脸委屈地道:“伤得是挺严重的,差点就没了性命。我到底是从赵国远嫁,婚事又关乎两国邦交,相爷担心我一些,也是情理之中。”

言下之意,沈在野不是因为在乎她才请御医的,而是因为她是和亲公主而已,希望各位息怒。

本以为这借口挺好的,顾怀柔应该会相信,但是没想到她听了,反而更加生气了:“你不提我还忘记了,听闻你们赵国女子是最会蛊惑人心的,也怪不得把爷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不惜为你乱了规矩!别拿身份来糊弄我,咱们夫人还是奉常家的嫡女呢,也没见爷这样厚待,反而是你,受个伤而已,爷不但前后给你找人参灵芝,更是要打破府中规矩,留在你争春阁三日!”

什么?!桃花惊呆了:“三日?”

“你还嫌不够久是不是?”顾氏冷笑,“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府里的规矩是一早就定下了,今日因你而乱,这府里以后永无宁日!你带了争宠的头,前天将爷半夜从我院子里引走,而今又独占爷三天,抢了秦娘子她们的恩,那日后定然也会有人来争你的宠,抢你的恩,你就都生受着吧!”

“越桃,我们走!”

青苔听傻了,眼睁睁看着顾氏满脸怒火地离开,转头看了看姜桃花:“主子?”

“拦住她!”桃花果断下令。

“是!”有命令就执行,青苔是练家子,动作可比顾氏她们快多了,飞奔过去一巴掌就拍在了门上!

大门紧闭,顾氏黑着脸回头:“姜娘子这是什么意思?”

“人与人之间,只有好好交流沟通,才不会出现误会。”桃花温柔一笑,白着嘴唇虚弱地道,“我不想与众人为敌,也不想独占爷的恩宠,顾娘子可否听我把话说完?”

捏着手帕,顾怀柔皱眉道?:“我不觉得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要你我同在这院子里伺候相爷一日,就有一日的话好说。”桃花诚恳地看着她道,“听两句话又不吃亏,可是你这样离开争春阁,那定然就会吃大苦头。”

顾怀柔一愣,明显不相信:“我能吃什么苦头?”

“恕我多嘴问一句。”桃花笑了笑,“今日是谁挑拨你来这争春阁的?”

“你凭什么认为是有人挑拨我才来?你争了我的宠在先,我来说两句,不应当吗!”

“不应当。”摇摇头,桃花肯定地道,“如你所说,我正受爷百般宠爱。你若不是被人挑拨唆使,怎么会在这个关头来跟我算先前那笔不算什么大事的账?毕竟那晚相爷还是回了你的温清阁的。”

顾怀柔眼神微动,转头看向地面:“我自己想来的。”

“是吗?”桃花轻笑,“那就可能是我多想了,没人要害你,是你自己想不开……如此斤斤计较,若是爷追究起来,你打算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今日我什么也没做,不过是被你的丫鬟拉滑了手,泼了你一身水而已。”顾怀柔撇嘴,“爷还能重罚我不成?”

“能。”桃花看着她道,“不信你回去等着,爷定然会因为今日你泼我这一身水,重罚于你。”

“……”顾怀柔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这女人以为自己是谁?自己陪在爷身边都快一年了,还能因为这点小事被重罚?就算爷如今看重这个女人,也不可能到这样的地步!

“你若不信,就留个丫鬟在我房里,然后径直回去吧。”桃花道,“你可以看看,在我不多说一句的情况下,爷会怎么处理今日之事。若我说得对,那你就暂且放下偏见,再过来与我聊聊。”

她那一张脸已经惨白得很难看,说话却依旧是充满自信,令顾怀柔都有些犹豫了。

难道面前这女人说的是真的?那人真的要害她?

不,比起不了解的陌生人,她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一直交好的姐妹。

青苔放开了手,顾怀柔抬着下巴就跨出了房门。

只是,走到争春阁门口的时候,她还是回头,看着身后一个丫鬟道:“你留下来盯着。”

“是。”

见人走了,桃花终于松了口气,交代青苔让顾氏的丫鬟进内室躲着,让所有人都不要提及方才之事,之后才继续昏睡了过去。

“闹完了?”书房里,沈在野捏着册子问了一句。

湛卢点头:“听闻顾氏直接泼了姜娘子满身的水。”

翻页的手一顿,沈在野抬眸沉默,过了片刻又轻笑:“真是不错,那咱们就上场吧。”

“是。”湛卢应了,跟著自家主子一起往外走。

这后院一直是风平浪静的,因为先前沈在野没有多余的精力应付女人,所以就制定了一套规矩,一切按规矩来,任凭谁有多少心思,也翻不起什么浪。

但是如今的情况不同了,朝中众臣已经大多忠于他府下,该掌握的东西已经都捏在他手心,那就是时候搅乱这一池的水,以便趁机得到更好的东西。

本来姜桃花是应该死在景王那里的,那样一来,他就可以逐步挑起帝王与景王之间的矛盾,设法让景王依赖他、信任他,最后为他所用。

但是可惜,他看走了眼,姜桃花这女人出乎他的意料,不仅没死,竟然还能反过来利用南王保命!他的计划被她打乱,那她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活着也该有活着的用处。

沈在野眼神深邃,瞧见前头大开的争春阁院门,抬脚就跨了进去。

院子里一片祥和,桃花在主屋里昏睡,旁边的丫鬟神色平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endprint

沈在野觉得有点奇怪,顾氏既然来撒了野,那按照常理来说,姜桃花身边的丫鬟见着他怎么也该上来告个状吧?这站着不吭声是什么意思?

“怎么不在床上睡?”扫了一眼软榻上的人,他一撩袍子在床边坐下,伸手捏了捏桃花的手腕,“那么重的伤,还折腾着挪位置?”

青苔低头道:“主子觉得床上睡着不舒坦。”

“不舒坦?”沈在野抬头,目光深沉地看着青苔,“你觉得这理由说得过去?”

青苔沉默,垂着眼帘,假装自己是根柱子。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有点古怪。

湛卢站在一旁很纳闷。姜娘子奇怪,身边的丫鬟也奇怪,这个时候不逮着机会在相爷面前告顾氏一状,还在等什么?她这一不说话,自家主子又该找什么由头定顾氏的罪啊?

眼下正是姜娘子出风头的时候,做什么相爷都会好生护着,给她无上的恩宠。换成别的女人,定然是高兴得不得了,然后稍微恃宠而骄,捏着些小事踩别人两脚。可是如今顾氏都闹上门来了,姜娘子却没个动静,难不成堂堂公主,还是个软包子?

“刚才怕是有人来过了吧。”沈在野突然开口,淡淡地说了一句。

青苔抬眸看他,微微挑眉:“爷如何得知?”

“她的衣裳换过了。”他伸手,捏着桃花的发梢捻了捻,“头发还有些湿,想必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把水泼到了主子身上,床上许是还没干,所以让她挪了个地方。”

青苔心里微惊,有些底气不足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

这人有点厉害,她还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能猜出来。现下主子昏迷,没人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做啊。

“你这做丫鬟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湛卢皱眉,“把水泼到了主子身上,按照规矩可是要打十个板子的!”

青苔一愣,下意识地就摇头:“不是奴婢泼的。”

“不是你,那是谁?”沈在野道,“你要是指出来,就罚泼水的人便是。但若是指不出来,那你就去后庭领十个板子吧。”

“这……”

青苔有点慌,她心思单纯,只会照自家主子的吩咐做事,哪里玩得过沈在野这老谋深算的?反正主子只说过不说多余的话,却没说连实情都不能说啊……那就,还是说一说吧?

在保住自己的屁股和别人的屁股之间选择,青苔还是果断选择了自己的屁股。

“方才顾娘子来过了。”她深吸一口气,老老实实地道,“顾娘子是想帮忙照顾主子的,没想到手上失力,就将水泼在了主子身上。主子醒来也没计较,所以奴婢不曾向相爷禀告。”

躲在内室衣柜里的丫鬟听着这话,微微点了点头,心想姜娘子主仆还算厚道,当真没告顾娘子的状,还帮着大事化小了。

但是谁知,青苔话音刚落,沈在野猛地一巴掌就拍在了榻上,震得桃花在梦里都皱了皱眉。

“荒唐!姜氏有重伤在身,她还上门来闹事?”

青苔震了震,饶是有主子的话在前头做铺垫,她还是被沈在野这夸张的反应吓了一跳。

她一直觉得相爷是温文尔雅的斯文人,长身玉立,风度翩翩,没想到生起气来这样吓人。剑眉冷对,眸子里像是结了冰霜,整张脸瞬间刮过冬天最冷的雪风,任谁看了都得打个寒战。

不过,这样一看,这张脸还真是好看,轮廓跟冰雕似的,一刀一刀,鬼斧神工……

伸手掐了自己一下,青苔打了个激灵,连忙回神,跪下来道:“相爷息怒,主子都说不计较了,顾娘子也是好心。”

“顾氏是什么性子,你能比我清楚?”沈在野冷笑,“也不知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事,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对桃花竟然也如此,看来也是时候给她立个规矩了。”

青苔抿唇,跪着不说话,心想自家主子算得还真是准,顾氏这回定是免不了被当作儆猴的鸡,杀给院子里的人看了。

伸手掖了掖桃花的被角,沈在野起身,沉聲对青苔道:“你好生照顾你家主子,若再有人来打扰她休息,你就说是我的吩咐,一律在外头递了礼就走,不准进主屋。”

“是。”

“湛卢,走。”

湛卢躬身点头,跟着自家主子就踏出了争春阁,问也不用问,直接朝温清阁而去。

顾怀柔正坐在软榻上发呆,心里反复在思量姜桃花的话。

她去争春阁,倒不是只为上次临武院的旧账,还有柳氏的原因。

柳氏说:“姜氏擅长媚术,与你相似,却更胜你一筹。有了珍珠,谁还会稀罕鱼目?姐姐也该早些为自己打算,别等到恩宠被人抢干净了,才想起来挣扎。”

联想起那晚相爷不宠幸她的事,顾氏心里难免就有些硌硬,再一看爷竟然为姜氏黄昏派人进宫请御医,当下就有些火大,脑袋一热就上人家院子里去挑事了。

她冷静下来想想,姜桃花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院子里一个个深藏不露的,有嫉妒之心的也不少,为什么就只有她冲出去了呢?

虽然她是不相信相爷会为这点小事重罚自己,但是……自己是不是当真被利用了?

想想也不能吧,柳氏可是自己的手帕交啊,这么多年的感情,她怎么会害自己?

正纠结呢,院子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好大的响动,像是谁把门给踹开了。

顾氏吓了一跳,站起来皱眉就喊:“越桃,你在做什么?”

越桃小步跑进来,还没来得及使眼色,后头的沈在野就大步越过她,直接站到了顾氏的面前。

“爷?”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顾氏一个没站稳就跌坐回了软榻上,愣愣地看着他,“您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我怎么了,你不清楚吗?”沈在野垂着眼帘睨她,“你做了什么好事?”

心里“咯噔”一声,她下意识地就张口道:“姜娘子当真告状了?”

沈在野没回答,一脸的怒气毫不掩饰,伸手就掷了茶盏,碎片茶水四溅,惊得一众丫鬟都跪了下去,顾怀柔也差点没坐稳。

“姜氏是从赵国远嫁而来,你这般胡闹,真是不知分寸!”低斥了一声,沈在野冷眼道,“她的伤若是因为你而加重,那你便难辞其咎!院子里若都学你这般恶毒,那便是永无宁日!今日若是不罚你,这府里便没个规矩了!”endprint

“爷!”顾怀柔又气又委屈,“妾身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泼了姜氏一身的冷水,还不过分?”沈在野冷笑,“要杀了人才叫过分吗!她身受重伤差点没命,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这一盆水万一叫她又感染风寒,病情加重怎么办?”

“妾身……”

“往日你在这院子里小动作不少,念你本性不坏,我也就没放在心上。如今看来,你是当真自私任性,又心肠歹毒!”挥手就打断她的话,沈在野道,“你也不必多说了,这府里没规矩不成方圆,虽然你与姜氏同为娘子,但你恃强凌弱,有违宽容端庄之女德,罚三个月的月钱,思过半年。”

倒吸一口凉气,顾怀柔的眼睛瞪得极大,满是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可是很早就进了相府的人,还是娘子的位份,一直也得相爷宠爱,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因为这样的小事,半年不能侍寝?

“是不是有些重了?”湛卢轻声问了一句。

沈在野摇头,目光幽暗地道:“若不是桃花说不想计较,比这更重的都还有。”

喉咙一紧,顾怀柔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眼泪跟着就泛了上来:“爷,妾身在您身边伺候这么久,在您的心里,就当真这么不如姜氏吗?”

沈在野抬了抬下巴,眼神晦暗不明,看了她一会儿,也没回答,径直就往外走了。

他这个样子,比回答了还让顾氏难受,摆明了就是不但不如,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顾怀柔从软榻上跌坐下来,看着沈在野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终于还是忍不住号啕大哭。

越桃连忙扑过来,不知所措地喊:“主子?”

顾氏哭得很凶,声音虽然大,却没多少眼泪,伸手抓着什么就往外扔,发了好大一通脾气,惹得温清阁外头路过的丫鬟家奴都纷纷往里头瞧。有伶俐一点的,听了一会儿,就拎着裙子往别的院子通风去了。

顾怀柔也是个闹腾起来不管不顾的,任凭越桃怎么劝都没能收住声,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嗓子哑了,才慢慢消停。

“您这又是何必呢?”越桃小声道,“爷这一罚,院子里不知道多少人看笑话。您再这样一哭,她们不是更得意了?”

“谁爱得意就让她们得意去!”抽搭两声,顾氏哑着声音,:“我这心里头不舒坦,你总不能哭都不让我哭!”

越桃直叹气,自家主子偶尔也算是精明的,偏生就是这娇生惯养的脾性,一旦闹起来就是完全不考虑后果,只管自己一时舒服。她这做丫鬟的,也说不上话,只能硬着头皮打来热水,让主子洗把脸。

顾氏肿着眼睛生闷气,怎么想都觉得委屈。三个月的月钱倒不算什么,她有娘家帮扶,钱不是问题。但半年不能侍寝……那半年之后,谁还记得她?在这院子里失了宠,那她还有什么用?谁还愿意继续伺候她、帮她?

原以为是姜氏夸张,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说中了。

“越桃,金玉从争春阁回来没?”顾怀柔突然想起来,扭头问。

越桃出去看了看,没一会儿就将先前留在争春阁的小丫鬟给领了进来。

“争春阁那边发生了什么?”顾怀柔皱眉问。

“主子,”金玉跪下道,“奴婢一直在内室里听着,姜氏昏迷不醒,她身边的丫鬟也没告状,反而只说是主子您不小心洒了水,没想到爷竟然还发了火,说要拿您立规矩。”

“都为我这般开脱了,爷反而还发火?”顾氏不信,“你确定她们没做什么小动作?”

“奴婢亲耳听着,姜娘子主仆当真是诚心为您说话,但是相爷……”金玉也想不明白相爷是怎么了。

顾怀柔沉默,捏着帕子想了好一会儿,又气又疑惑。

爷以前从不曾对谁发火的,处罚也是很轻,姜桃花不过是个刚过门的嫁错了的公主,赵国式微,公主的名头也就是个空架子,没权没钱,爷凭什么对她另眼相待?

“若我說得对,那你就暂且放下偏见,再过来与我聊聊。”

脑海里突然响起姜氏说的这句话,顾怀柔心神微动,伸手招了金玉过来小声道:“你继续回争春阁去看着,等姜氏醒了,找爷不在的时候,回来禀告。”

“是。”金玉应了,恭敬地退下。

争春阁。

姜桃花的情况实在是不容乐观,伤口大、失血多、又一直在折腾,御医来了还真派上了用场,整个争春阁里的人忙碌了一晚上,才捡回她半条命。

沈在野悠闲地坐在外室,看着众人进进出出端药送水,只管看自己手里的文书,半点不为所动。

青苔有些恼,你说你要么就别在这屋子里待着,要待着也好歹配合一下气氛,露出点担心着急的神色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瞧着就让人来气!

也亏得自家主子聪明,懂得找南王当靠山,不然就以沈在野这铁石心肠,肯定不会管她的死活。

这到底是嫁了个什么人啊……

青苔摇头叹息,在床边坐下,捏着桃花冰凉的手,轻轻搓着给她暖暖。

睡梦里好像不太安稳,姜桃花一直皱着眉,像是在狂奔似的,表情紧张极了,苍白的嘴唇嗫嚅了两下,似乎在喊什么。

青苔一愣,忍不住就贴近她,仔细听了听。

“王八蛋……王八蛋你给我站住……”

啥?青苔傻了,抬头看看自家主子,又低头听了听,好像没听错。敢情她这不是在被人追,而是在追杀谁啊?

她进宫也晚,不知道这位主子以前发生了些什么,不过也没听说姜桃花跟谁有深仇大恨啊,怎么会连梦里都在惦记?

她正想着呢,背后冷不防响起沈在野的声音:“她在说什么?”

青苔吓得差点没坐稳,连忙起身站到一边,低头道:“主子在说梦话呢,听不清楚。”

沈在野微微挑眉,竟然也坐了下来,俯身去听。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追上了,桃花没再说话,只是眉头还皱成一团。

“你家主子这是什么毛病。”轻笑了一声,沈在野伸手就去将她的眉头给揉开了,“睡觉都皱眉,以后会很难看的。”

顺着他的手看了看,青苔很认真地问:“相爷觉得我家主子难看吗?”endprint

“……”收回自己的手,沈在野沉默。

面前这人睡得安稳些了,一张脸苍白憔悴,却无狼狈之态。眉如柳叶,即便皱着也是让人觉得心疼,并不难看。

这女人美得有一种攻击性,所以那双眼睛睁着的时候,他很不喜欢。倒是这样安静地睡着,让他觉得可爱。

女儿家就该老老实实动女儿家的小心思,不要太蠢,也不要太聪明。像姜桃花这种聪明过头的人,容易薄命。

天下毕竟还是男人的天下,没有女人什么事。

桃花翻了个身,咂了一下嘴,想像平时那样将身子蜷缩起来,却像是扯着了伤口,疼得闷哼一声。

“睡个觉这么不老实?”沈在野挑眉,伸手就将她的身子给摆正,让她平躺。顺手扯过一旁放着的腰带,将她双脚捆在了床上,又找了锦带,把她的肩膀一并固定,叫她翻不了身。

青苔:“……”

“这样主子会不舒服吧?”

“总比她再扯着伤口好。”沈在野说着,起身把桌上的文书都搬了过来,靠着床边继续看。

抬头瞧了一眼外头的天色,青苔有些意外:“您要守夜吗?”

“还有两个时辰就天亮了,守夜不守夜,有区别吗?”漫不经心地开口,沈在野道,“你下去休息就是,明日天亮再来。”

青苔一愣,很是不放心地看他一眼。

这人的心思怎么这么难懂呢?堂堂丞相,给一个侧室守夜,也算是闻所未闻吧?要真是关心,那为什么看起来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可要是不关心吧,干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她想不明白,要是主子还醒着,肯定能提点她一二,可惜现在主子还在昏睡。

犹豫了一会儿,青苔还是选择去外室的椅子上休息,万一有什么动静,也好来得及。

沈在野单纯是想走个过场,都给姜桃花守夜了,这想救她的心就算是真真切切的了吧?传去南王那边,也是个重新取得信任的契机。

但是,这女人睡觉为什么这么不老实?不是哼哼就是想翻身,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搅得他字都看不进去。

心下有些烦躁,沈在野干脆脱了外袍,上床去伸手将她压住,跟哄孩子似的轻轻拍着肩。

这一拍,姜桃花还真就老实了,靠着他,不声不响地沉睡。

还是非得挨着男人才能睡舒坦?沈在野抿唇,嫌弃地看她一眼,手上的动作却不敢停,温柔又轻巧。脸上的表情与手上的动作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褪去了丞相那层老奸巨猾的皮,露出了一个别扭孩子的天性。

要是湛卢在,肯定是要被惊得一跳的。可惜湛卢去做别的事情了,整个内室就他们两人。

拍着拍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在野自己也困了。他心里对姜桃花已经有了高度的戒备,本是不应该在这里睡的,但是又实在太累,不想动弹,以至于渐渐陷入睡梦里的自己还一直在挣扎,时时刻刻想从梦里离开。

这种纠结的情绪一直持续到第二天醒来。

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姜桃花的一双眼睛,清澈里带点迷茫,傻愣愣地看着他。他完全可以从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同样带着点茫然,毫无戒备的自己。

心里一沉,沈在野翻身而起,扯了一旁的外袍就披在了身上,脸色难看得很,大步就离开了。

“他有起床气啊?”桃花愣愣地问了一句。

青苔捧着水盆,有些古怪地道:“大概是没睡好吧,主子您先洗脸。”

“嗯。”

睡了一晚上,又用了药,桃花今日的气色虽然还是不好,却不至于像昨天那样跟死人似的。勉强洗了把脸,她还是要继续躺着。

“顾氏那边出事了吗?”

青苔点头:“如主子所料。”

还真是这个套路啊?姜桃花乐了,能按照她想的发展,那她就会有与沈在野谈判的筹码。

沈在野骨子里就很看不起女人,要是不让他明白她的价值,他可能还会觉得杀了她更省事。他这回想破了院子里立的规矩,搅乱这一池静水,从而得到什么,她可以帮忙。

但是,想顺便让她成为众矢之的,被困在这宅院之中不得动弹,没有多余的精力与南王往来,那就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自大的男人,总是要吃点亏的。

沈在野出门就找御医来问伤势。

御医一脸疲惫地道:“下官已经尽力了,娘子的命可以保住,但后续需要好生调养,否则就会落下病根。这回失血过多,伤口过长,少说也要静卧半月,补血益气。等拆了线,下官再来复诊。”

“半个月?”眼神微动,沈在野问了一句,“要是半月之中没有静卧,反复折腾,又会如何?”

御医一愣,抬头看他一眼,眼神瞬间古怪了起来:“若是不静养,伤口崩裂,贫血晕眩,受苦的还是娘子自己。丞相若是当真疼惜娘子,也该忍着些。”

沈在野心里在想事情,也没注意听后头的话,只当是医嘱,便有礼地颔首:“知道了,有劳。”

御医叹息,背着药箱转身离开,心想外头传言沈丞相爱好女色也不是空穴来风,人家都伤成这样了,还惦记房事,听他说这话,竟然也脸不红心不跳的!现在的年轻人啊……唉。

目送御医离开,沈在野甩了袖子就往临武院走。姜桃花既然半个月不能动,那他平时留个人在争春阁看着就行了,晚上再来上演恩爱戏码足矣。

说了三天都会在争春阁,那接下来要被挤掉恩宠的两个女人定然不会善罢甘休。顾氏已经被他贬得低了一头,只等再踩一脚,娘子之位就会空一个出来。下面两个女人的态度,也会决定她们的恩宠变化。

他这后院里,每个女人都与朝中势力有关,且关系深重,处理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当今皇上有四位皇子,皆已封王。景王虽然是历来最得宠的,但最近瑜王势头大盛,两人谁高谁低,一时还不清楚。后头的恒王虽然势力不大,但文采斐然,颇懂治国之道,也有野心,未来形势也不一定会差。

最后是南王。

唯一沒有往丞相府里塞女人的,就是南王。endprint

沈在野微微勾唇,抬头看了看这大魏的天空。巍峨大国,皇帝正值盛年,国力强盛,百业俱兴,真是一个很好的国家啊……

像极了一把锋利的绝世好剑。

收回目光,他低声吩咐:“湛卢,将府上刚进的汗血宝马牵去景王府吧。”

“是!”湛卢应了,转身去办。

相爷不在争春阁了,金玉就连忙悄悄回去知会了顾怀柔。等午时下人都去吃饭了的时候,顾怀柔便悄无声息地进了桃花的屋子。

姜桃花在吃饭,虽然她没什么胃口,但是为了身体能尽快好起来,还是逮着什么吃什么。顾氏进来的时候,她还在跟鸡腿做斗争。

“啊,你来啦。”转头看见人,桃花擦了擦嘴,笑眯眯地看着她,“脸色不太好,是外面太冷了吗?”

顾怀柔站在床前看着她,眼神冷冽:“春天到了,外面怎么会冷,冷的只是人心而已。”

桃花神色不变,指了指床边,温柔地道:“先坐下,站着怪累的。”

“你是不是很得意?”脸色微沉,顾怀柔不悦地盯着她,“被你料中爷重罚了我,你很得意吧?”

这人火气好大啊,看来沈在野还真没留情?

收敛了神色,姜桃花一本正经地道:“我没什么好得意的,倒是有些同情你,早听我的话不就好了,非得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顾怀柔想发火,可心里到底是有些怕了,咬了半天牙也只能低下身段来,在床边坐着道,“我想不明白!”

“你不明白爷为什么重罚你?”

“是!”

桃花笑了,伸手指了指自己:“因为爷不想让我好过啊,所以首先,就会让这院子里的人不好过,而且账都算在我的头上。”

微微一愣,顾氏皱眉:“什么意思?”

“比如这回的事情,若是昨日我未曾同你说那些话,那今日爷重罚于你,你还会上门来跟我说话吗?”桃花抿唇,“以你的性子,多半是会怀恨在心,以后一有机会,肯定会往死里整我,是不是?”

心猛地一跳,顾氏别开眼:“我不是这样的人,谁……谁会那么小气?只是你抢我恩宠是事实,害我被重罚也是事实,以后你犯错的时候,我肯定不会轻饶了你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顾怀柔心里明白,自己会做的可能比姜桃花说的还严重,指不定就会故意弄些东西来整她,以平心头之恨。

桃花笑了笑,也没反驳她,只道:“不管怎么说,你我这梁子算是结大了,以后相互敌对,各自都不会安生。但实际上,我是无辜的,什么也没做,平白多了你这一个仇家。”

歪着头想了想,顾氏沉默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可是,怎么会这样呢?

“男人在这后院里的作用啊,是最大的。”轻咳两声,桃花道,“谁与谁生恨,谁与谁亲近,其实只有爷才能影响,因为咱们不就是指着他活的吗?所以他想让我不好过,实在太简单了,只要先宠我,为了我不惜重罚他人,剥夺他人的恩宠加在我身上,就会引起所有人对我的仇视。那有朝一日他不再宠我护我,我便如同掉进蛇窝,再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这样说,娘子可能明白?”

顾氏有点傻了,愣愣地看着她:“爷为什么要让你不好过?”

这具体的理由,姜桃花是不可能告诉她的,只垂了眸子捋了捋袖口,叹息道:“因为当日错嫁,我得罪了爷,令他蒙羞了,所以……”

“令爷蒙羞?”顾氏瞪大了眼,“发生了什么事?”

“说来有些难以启齿。”桃花抿唇,一脸胆怯地看了看屋子里。

顾怀柔回头,朝着越桃道:“你与这丫鬟一起出去。”

“是。”越桃屈膝,与青苔一并退下,关上门。

桃花重重地叹了口气,吞吞吐吐地看着顾怀柔道:“你在府里的时间比我久,没有发现爷有什么问题吗?”

顾怀柔一顿,低头想了想,神色也古怪起来:“你是说……房事吗?”

哎哟,她是打算污蔑沈在野不举来着,结果真的有什么问题吗?[不举?词语敏感?]

桃花眼睛一亮,立马来精神了,靠在床头欲言又止:“你也发现了?”

“是啊,这事儿在府里不算什么秘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顾怀柔道,“但是那怪癖算不得什么,你做了什么得罪了他?”

怪癖?桃花一愣,心下忍不住打鼓。她与沈在野圆房那一晚上没发现什么怪癖啊,难不成这人其实有虐待人的倾向?还是说有什么特殊爱好?

浑身一激灵,桃花装作一脸茫然地道:“我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爷发了好大的火,说我放肆。”

顾怀柔一惊:“你难不成点灯了?”

桃花想了想,点了头。

“天啊,那怪不得了。”顾怀柔瞥她一眼,捏着手帕道,“你是新人可能不知道,爷晚上就寝的时候屋子里是不能有一点光的,不然他就会很暴躁,大发雷霆。咱们屋子的窗边都有厚帘子,就是为爷准备的。”

还有这种事?姜桃花惊讶了,她记得在和风舞那晚上月光好得很,照得沈在野的脸还特别好看,他一点事儿也没有啊,怎么会是见不得光的?

暂且按下这疑惑,桃花看着顾怀柔道:“原来是这样,我晚上是喜欢点灯睡的,怪不得爷那么生气,我当时身中媚毒,脑子也不清醒,还与他大吵了一架,爷大概是很恨我的,要不是因为公主的身份,我怕是活不到现在。”

“原来是这样啊。”顾怀柔点头,想了一想也算心里舒坦了些。爷要是因为想最后来弄死姜桃花,所以现在这样对她的话,那她不至于那么委屈。

“咱们其实,都是爷手里的棋子罢了。”看她一眼,桃花叹息道,“若是当真任他摆布,相互仇视,那最后只有两败俱伤。娘子今天既然过来,咱们不如就想一个互利的法子,对大家都好,如何?”

“你有什么法子?”顾氏戒备地看着她。

桃花微笑:“眼下我得宠,你失宠,我就能在你失宠的这段时间帮扶你,让你不至于被府里那些个见高踩低的奴才欺负。但是作为回报,还希望娘子与我站一条船,莫要害我。”

顾怀柔沉默,眼珠子转溜了几下,起身道:“这个我要回去好生考虑。”

“没问题。”桃花抬头看她,“眼下的情况,娘子频繁来我争春阁也不方便。若是同意我的想法,只管送个红色的香囊来,若是不同意,那日后娘子的荣辱,我便都不会再插手。”

“好。”多看了她两眼,顾怀柔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桃花折江山》的连载到这里就结束啦!沈在野有一百种方法能杀了姜桃花,姜桃花有一百零一种方法能让他放过她。口蜜腹剑的魏国丞相与蕙质兰心的赵国公主,到底还会有怎样的交锋呢?看完连载觉得不过瘾的桃妖们,可以上微博调戏作者大人@蒹葭苍苍、白鹭成双 过过瘾!最最最重要的是超美實体书也将在2017年9月上市,跟大家正式见面,感谢支持么么哒!endprint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