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上美男

安仅山

第一章 别是个公公吧

佟清欢喜欢看美男,还必须得是良家的,要是碰见喜欢的,她会想尽办法把人家骗到自己店里来给自己做工。她的一双嘴皮子尤为厉害,就算是西市卖猪肉的屠户也有被她说得红脸的时候。所以在临水城,佟清欢简直就是一个祸害。

佟清欢开的是一家客栈,也幸亏她的嘴皮子厉害,所以整个临水城做酒楼客栈生意的,统统都做不过清欢楼。客栈大不大倒是一回事,关键是客人走进店里也都觉得很养眼,生生把不少人都给改变了,曾经清欢楼就发生过某家少爷吵着闹着要给账房先生赎身的事。

只可惜清欢楼不做皮肉生意,要不然佟清欢肯定得大捞一笔。

临水城不久前下了一场雨,但凡是下雨的天气,清欢楼的生意就不怎么好,佟清欢也是乏乏的,这种时候她不仅没生意做,更没心思出门。佟清欢的人生,只有银子和美男这两件事,现在两件事都捞不着,她仿佛身子一阵痉挛,顿时生活变得索然无味。

才是月初,店里上个月的账都盘完了,佟清欢坐在店里无聊,忽然听见一声:“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佟清欢一脸愁容地抬头,待看清来者的面容之后,双眸顿时精光一现,整个人变得精神无比。她笑盈盈地走过去,挤到自家伙计的前面亲自招呼道:“客官雨天风尘仆仆而来,我看也不是临水城的人,该是来住店的吧?”

那人穿着一身蓑衣,额间有几缕发丝垂下,稍显狼狈。但这一切在佟清欢的眼里都不算什么,她看的是脸,是脸,是脸!

临水城并不小,可不管是谁家的小哥,但凡有些姿色,佟清欢都能胸有成竹地把他的生辰八字给背出来。所以眼下这个面孔陌生,但眉眼清秀肤色白皙的男人来到店里,佟清欢一眼就能断定此人绝不是临水城的人。

那人摘下斗笠,见店里一群人盯着自己,不由得眉头一蹙,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要住店。”

佟清欢使了个眼色,店里的小二便带着人去柜台。佟清欢原本闷闷不乐,现在也精神起来了,她盯着那人的背影,眸光就像是要吃他一般。

“掌柜的,你看那人的鞋子。”

佟清欢被人唤了一声,不由得回过神来,她顺着伙计指的方向看去,那人虽然一身粗布麻衣,但一双鞋子却是官靴。佟清欢有些警醒,这人隐瞒身份住店,难道这临水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客官,您的房间在二楼,小的这就带您去。”

佟清欢最后看一眼那人的侧颜,觉得这人的眼神里少一分男人该有的英气,更透着一股子阴柔味。

“长得这般眉清目秀,皮肤保养得比我这个女人都好,还是朝廷的人……”佟清欢不由得啧了一声,眉头紧锁,凑到伙计的耳边说道,“他……别是个公公吧?”

第二章 你这是黑店

那人正在上楼,顿时身形一震,愣了片刻,但未多言,仍然跟着小二上楼。这一切佟清欢并没有看见,她以为自己这么小声,连蚊子都听不见,那个男人肯定也是听不见的。

兰青罡是个锦衣卫,不过在北镇抚司,还真不像是锦衣卫,不知道的都会以为他是东厂的人。原因是这小子实在是太白净,就連锦衣卫里的那些粗糙汉子看见他,都想在他身上揩揩油。

佟清欢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已经触了这位爷的逆鳞。要不是兰青罡得隐匿身份,就冲佟清欢刚才的话,他都能把这个清欢楼直接给掀了。

回房之后,兰青罡心里很烦躁,手里的绣春刀几度拔又收,收又拔,最后还是忍着咽下这口气。兰青罡在锦衣卫的名声都是打出来的,只要谁敢说他是东厂的人,他就会把那人揍到服帖为止,所以他与佟清欢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佟清欢并不知道,此时还有一个锦衣卫正踩着清欢楼的屋瓦,一路施展轻功飞了进来。兰青罡听见有人叩门,那跟刀子似的眸光顿时望过去,看清楚外面的人也是锦衣卫后便让他直接进来。

“大人,我们已经发现要犯进城。”

“盯住他,看他在哪家客馆歇的脚,不要打草惊蛇,上面吩咐要活的。”

“是。”这个小锦衣卫说完便退出屋子。

临水城有宵禁,天黑街面上就不得有人走动。

佟清欢正准备打烊,突然想起来什么,便去厨房问自家厨子:“我让你准备的晚饭和东西呢?”

厨子正炒着菜,被佟清欢这么一问,吓得勺里的盐多抖了一些到锅里:“掌柜的你疯了,人家是官,你不怕人家把咱清欢楼给查了?!”

佟清欢一脸鄙夷地看着成狗的厨子,拿起盘子里已经去皮的黄瓜,狠狠咬了一口:“官咋了,老娘看上的就是他那身官服。”

黄瓜已经被佟清欢吃了一半,又被她放回盘子里:“这样,待会菜炒好,就去把后院那壶桂花酿给我找出来。不来阴的,咱就来明的,我就不信我喝不过他。”

大明律的宵禁针对的是老百姓,兰青罡是锦衣卫,所以这条大明律对兰青罡来说没有用。不过兰青罡有所顾忌,倒也不好直接从清欢楼的大门里出去,就在他正欲翻窗的时候,佟清欢叩响了他的房门。

兰青罡的身子僵住,佟清欢挺自觉地开门进屋,看见他开着窗子透气,便说道:“客官,我们临水城的天气就这样,下个雨便闷得不行。客官还是把窗户关上吧,开久了蚊蝇待会飞进来,客官夜里怕是睡不安稳了。”

兰青罡清下嗓子缓解尴尬,转身问道:“你来干什么?”

佟清欢倒不在意兰青罡的语气,将酒菜一把放在桌上道:“我们清欢楼的规矩,客人住店的头一晚,都是送一顿饭的。我还带来自家酿的酒,地道着呢,客官一起尝下吧。”

兰青罡有些不悦,他现在得去盯着朝廷要抓的要犯,不能被佟清欢给拖住,直接厉声喝道:“酒菜都端出去,我不需要!”

佟清欢赔着笑,有些不依不饶:“菜不好吃我可以端走,不过客官,这酒可是独家酿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尝一小口也不枉住过我清欢楼啊。”

兰青罡听着有些心动,酒和刀就是他的心头挚爱,他想着干脆小酌一口,把掌柜的赶紧打发走也好早点了事。

佟清欢见兰青罡坐下,亲手为他满上一杯递过去,自己也倒满一杯先饮为敬,还不忘把空酒杯给他看一眼。

兰青罡也跟着一杯酒下肚,仅是片刻之间浓烈的酒意便侵袭灵台。兰青罡有些愣住,如此烈的酒那掌柜的一口落肚,不可能会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这是黑店!”

第三章 客官里面请

“客官,这空口无凭的话可不能随口胡说的,你要是诬陷我,我可是要带你去见官的。”佟清欢没想到会来这一出,微微一怔,不由得反驳道。

兰青罡也缓过神来,发现这酒就是酒劲大些,倒也没其他的不妥。不过兰青罡赶时间,觉得酒也尝过了,得赶紧把这掌柜的轰出去才是。

“这酒我也尝过了,饭菜我没胃口吃,多谢掌柜的美意,还请掌柜的不要叨扰在下的休息时间。”

佟清欢吃个闭门羹,只好端着这桌菜下楼。酒意还未曾散去,兰青罡仍直接翻窗而出,找同伴会合。

佟清欢把一桌子饭菜赏给自家伙计,这时一个小二从后院走出来,凑到佟清欢的耳边说道:“掌柜的,人翻窗走了。”

“确定是他?”

小二点点头:“那小子长得太白,月光照他脸上都感觉在反光,我怎么可能认错。”

他是朝廷的人,而且还敢顶着宵禁的罪名去外面晃荡,佟清欢更加确定他肯定是东厂的公公。佟清欢心里哀叹一声,可惜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男,只能看看却不能吃。

“别管他,反正咱也没犯事,就当不知道他的事算了。”

清欢楼打烊后才是伙计们的饭点,一伙人正坐在大堂里吃饭,店门却被人叩响。佟清欢使个眼神,一个机灵点的小二走过去隔着门说道:“客官,咱打烊了。”

“掌柜的行个方便吧,在下傍晚才到临水城,去几家客栈都客满。在下是良民,有官府发的路引。”

小二回身看一眼佟清欢,佟清欢索性走过来:“客官,小店也客满了,打烊歇业了。”

“掌柜的行行好,这天暗下来到宵禁的点,掌柜的就是给间柴房住,在下也愿付两倍的房钱。”

“开门。”佟清欢要的就是这句话。

小二默默地在心里翻个白眼,这掌柜的怕是掉钱眼里了。

门一开,那人倒也不是什么魁梧莽汉,穿着都很讲究。进门之后那人自觉地掏出通关路引给佟清欢看:“在下是良民,掌柜的放心吧,在下不会给大家招灾的。”

佟清欢验下路引也放宽了心,转而莞尔一笑道:“还请客官体谅,这眼见着到了宵禁的点,若不是见客官实在是无处可去,小女子也断然不敢触犯皇令让客官进来。”

“多谢掌柜,多谢掌柜。”

佟清欢让人随便收拾间屋子出来,给这人住下,却不知在另一边,兰青罡已经是勃然大怒。

“你们这几个废物!”

暗巷处传来一记清脆的耳光声,一名男子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兰青罡身上带着酒气,怒气冲冲地道:“这么些人连一个宦官都看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今天夜里就算是把整个临水城的客馆给我掀翻,也务必把此人找出来带到我的面前!”

其余的人纷纷接令动身,兰青罡拔刀,用刀尖抬起跪在他面前人的脸:“留你一条命,给我将功赎罪去!”

第四章 他是……锦衣卫?

今天夜里,临水城所有的客栈都遭了殃,清欢楼也不例外。兰青罡不想隐匿身份了,索性直接把清欢楼的大门敲开。

佟清欢正吃着饭,看着兰青罡居然穿着一身飞鱼服进来,也忘了害怕,心里一阵暗喜:“他居然是锦衣卫!太好了,我还以为他真是东厂的公公呢。”

“所有人都坐好别动,在下北镇抚司兰青罡,要在这家客栈里搜一个人。”兰青罡的语气淡淡的,有些慵懒,佟清欢知道这是酒劲上头的模样。

佟清欢有点慌但仍故作镇定,难道她刚才放人进屋的事被锦衣卫知道了?锦衣卫的本事,在坊间流传得是神乎其神,这世间仿佛没有任何事是能逃过他们眼睛的。

“掌柜的我问你,今日你们客栈有多少人住店,分别是哪些屋子?”

佟清欢弱弱地问一句:“把您算进去吗,大人?”

兰青罡白她一眼,这女人是白痴吗,有见过贼喊捉贼的?“你说呢?”

“回大人话,今日小店生意不好,总共也就五个客人。来人,带大人去他们的客房。”

兰青罡把手一抬,嘴角一扬:“其他人就不必了,在下要你陪着亲自走一趟。”

佟清欢咽了下口水,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一屋子人看着自家掌柜被锦衣卫带到二楼,却一个个得跟个乌龟一样,一言不发。

兰青罡跟佟清欢离的距离很近,这个女人白天的时候居然说自己是公公,这口气他还没出呢。现在店里的伙计都在一楼,就算发生什么事,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上楼来坏锦衣卫的好事。

兰青罡忽然顿住,佟清欢有所察觉,便准备回身。谁想兰青罡的动作快她一步,还未等佟清欢有所反應,他竟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大人,男女授受不亲!”佟清欢喜欢美男不错,可在临水城放肆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回被一个男人的气势给镇住了。

“掌柜的也知道在下性男,不性宦啊。”兰青罡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架在佟清欢的脖子上,把她浑身的鸡皮疙瘩全炸了起来。

难道自己白天说的话,全被他听见了?佟清欢脊背有些发凉,努力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大人如此英勇,怎可能是奸宦之臣呢。”

“掌柜的也是佳丽,这又送酒菜,又投怀送抱的,在下要是没动点邪心,那就真是对不起小兄弟了。”

佟清欢叱咤临水城这么多年,敢这么跟她说话的,兰青罡是第一个。这句话要是让清欢楼的伙计们听见,怕是真的要炸开锅。

佟清欢想的是自家的酒后劲有这么大吗,怎么这位大人胡话说个不停?倒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阴沟里翻船居然是折在自己手上。

“大人醉了,小女子给大人备碗醒酒汤来。”

兰青罡声音慵懒,附在佟清欢的耳边说道:“先干正事。”

其余的房间都查完,没有兰青罡要找的人,最后还未曾查到的那间,就是晚上才住店的那位客人。佟清欢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个男人很可能就是锦衣卫要找的人。

佟清欢站在房门口,对兰青罡说了句:“大人,就剩这间。”

兰青罡直接推门而入,然而屋子里却一个人都没有,窗户也是敞开的。兰青罡也没时间追问佟清欢此人的身份,直接从窗户那儿一跃而下。

佟清欢心中起伏不定,吓得半死。那人明明有官府发的路引,按道理来说是没有问题的,可他怎么就成了锦衣卫要找的人呢?

相比于美男,佟清欢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她现在巴不得兰青罡别再回来。就在佟清欢转身的时候,她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冰冷的刀锋贴在她白皙如雪的肌肤上。随即一只大手还捂住了佟清欢的口鼻,那匪徒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掌柜的别出声,在下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全看掌柜的是否愿意相助。”

第五章 救我

佟清欢瞪大双眼,这声音分明就是那个今晚住店,兰青罡要找的人。

这个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跟锦衣卫玩调虎离山,关键是兰青罡还真被他给骗过去了。佟清欢有些慌乱,但她还是记得男人的弱点就是他的命根子。佟清欢朝着那地方使劲踹了一脚,却一点效果也没见着。

“掌柜的别劳神费力,咱家没有那玩意。”那男人露出本音,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是装的,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公公。

一招不成,佟清欢立马变乖。她知道这公公没有立即动手结果她,那就肯定是要拿自己来威胁锦衣卫的。索性她也不白费力气,老老实实地任人摆布。

兰青罡一路追查,离清欢楼越远便越觉得不对劲,直到看见街道上其他的锦衣卫才暗道不妙。

“浑蛋,居然被一个宦官给耍了!”兰青罡暴怒,一路施展轻功往回赶,可当他回到清欢楼的时候,发现还是晚了一步。

佟清欢被人绑着,坐在桌前。一个男人右手握剑,挑着油灯里的灯芯,还不忘本性地翘起了兰花指。

“兰大人到底是比那些没脑子的人反应快些,咱家这里刚把戏台子搭好,兰大人就赶到了。”

屋子太小,不方便动手,而且佟清欢还在这个太监的手里,他也不敢妄动。

“咱家也不过分,只要兰大人许咱家带着这姑娘出城,咱家自然不会为难这个姑娘。出城之后,咱家与她也是各走各路,决不食言。”

兰青罡从窗口跳进屋,冷笑一声:“你的命和她的命,孰轻孰重,你心里难道没数?你凭什么以为你手上多个人,我就一定会放过你?”

“这姑娘跟兰大人的话,咱家可都听见了,兰大人不怕此话出口,让姑娘伤心吗?”

白痴都知道这个公公在挑拨离间,可佟清欢还是被迷了心,一張苦脸巴巴地望着兰青罡。

兰青罡只在佟清欢的脸上扫一眼,便不再理会:“公公放了这姑娘,我也放公公一条路。”

“咱家可不笨,这临水城已经上上下下全是锦衣卫,放了这姑娘,咱家怕是下一刻便被那乱箭穿了心。”

兰青罡的功夫是不错,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从那太监的剑下毫发无损地救出佟清欢。“好,我便放你走。”

兰青罡的话让太监有些意外,但随即太监也不跟兰青罡客气,将剑架在佟清欢的脖子上,手轻轻一抬将她提了起来。

兰青罡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走出去。客栈的伙计看见这一幕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掌柜的不是跟锦衣卫大人上去查人吗,转眼间掌柜的就在锦衣卫的眼前被坏人给劫了?

他们虽然着急,却并不敢出声,只能看着佟清欢当着他们的面被带走。

“锦衣卫大人,我家掌柜的……”

兰青罡手一抬,没有理会。那太监出了清欢楼,发现门口早已被锦衣卫给包围,转身对着兰青罡说道:“兰大人,让你的手下给条路,这可是你亲口答应的。”

兰青罡面色铁青,淡淡地吩咐道:“给他让开。”

第六章 她的命是我的

“兰大人放心,只要咱家明天能够平安离开这临水城,这姑娘铁定没事。”

一群锦衣卫没有得令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太监带着清欢楼的掌柜没入黑暗里:“大人,追不追?”

锦衣卫的人都知道兰青罡的脾气,睚眦必报的主,当他的名声打出来之后,还没人敢像今天这样来威胁他。

兰青罡的声音寒了几度:“阿飞,锦衣卫里就属你轻功最好,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不要让我失望。”

一人领命,纵身一跃,跃上清欢楼的楼顶,眨眼间消失不见。

“其他人都给我听好,远远地跟着阿飞,今天晚上所有人务必都给我留活口,尤其是清欢楼的掌柜。要是有任何差池,锦衣卫的差事以后就不用再干了。”

佟清欢被带到一处深巷。黑灯瞎火的,佟清欢连手上戴的镯子都看不见,更别指望她能记着路,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太监警惕地打量一下四周,干脆一记手刀把佟清欢敲晕过去,然后轻轻叩响暗巷里一户家门。

有人应声将门开了一条细缝,待看清之后,赶紧将两人放进来。

“大人让你去引开那帮锦衣卫,你怎么又回来了?”

开门的人看见佟清欢,眉头一皱,问道:“这人是谁?关键时刻别生事端。”

“我劫了此人做人质,才从锦衣卫的手上逃出来的。”

那人听闻大惊,不由得喝骂道:“你从锦衣卫手上逃出来,居然还敢往这里跑,要是因为你牵连到大人,你我几条命都不够给大人抵的!”

“谁在外面那么吵?”声音一出,院子里的两人脸色一变,随即跪下行礼。

“海公公,小的刚从锦衣卫的手上逃回来,不过海公公放心,小的仔细着呢,没有尾巴跟着。”

一个看起来有些佝偻的老人走出屋,声音老气却听着令人胆寒:“锦衣卫那些人不属狗,属的是膏药。一旦你被他们盯上,跑是没有用的,我让你出去,就是想让你替我死,我可没说还要你回来的话。”说完还未等那太监有所反应,身边的人立即动手,一柄刀直接没入他的胸口。

佟清欢在一旁晕着呢,这要是让她看见杀人现场,她早就一嗓子号出声把锦衣卫招来了。

“海公公,这个女人怎么办?”

海公公走过去,如同枯枝的手摸在佟清欢的脸上:“可惜啊,虽然你什么都不知道,但还是活不了。”

海公公起身,径直回屋:“杀了吧。”

那人得令,拔出还在滴血的利刃,朝着佟清欢走过去。刀在半空还未来得及落下,一支箭从暗处飞来,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射穿那人握刀的手臂。

“啊——”那人痛呼一声,随即也明白射伤自己的人是谁,大声喝道,“海公公快走,锦衣卫来了!”

一个锦衣卫从暗处走出,同时对着夜空发出信号,明亮的信号弹照亮这附近所有的屋舍。兰青罡他们就离此地不远,看见信号便立即动身赶来。

一群锦衣卫冲进院子,兰青罡第一眼就看见血泊里的太监,他不由得一惊,赶紧四下找寻着佟清欢的身影:“一个都不许放过,立即把所有罪犯都带到此地!”

“阿飞,我要你护的人呢?”

那个年轻的锦衣卫抱着佟清欢说道:“大人,我到的时候佟姑娘就已经晕过去,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

兰青罡稍稍松口气:“我还没找这个女人算账,她还不能死在那帮太监的手里。”

第七章 查封清欢楼

不消片刻,所有逃犯都被带到兰青罡的面前。兰青罡如刀锋的双眸打量着这些人,冷冷说道:“把他们都押下去,给我看好,明日一早将他们押赴京城复命,至于临水城的善后就由我来处理。”

所有人看着兰青罡怀里的女子,心中都十分了然。

佟清欢渐渐有了些意识,觉得自己身上软乎乎的,从未睡过这么好的觉。她舒口气,翻个身准备继续补个回笼觉。突然她似乎想起什么,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里是清欢楼?我昨夜不是被那个太监绑架了吗?”

佟清欢愣愣地看着房间的布置,她没眼花,这里的确是清欢楼。

佟清欢起了床,有些不明所以地出去。清欢楼的大门是关着的,店里的伙计也都坐在大厅里哭哭啼啼。佟清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仍觉得情况有些不妙。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掌柜的,一大早我们准备开门的时候,衙门里的捕头就带人来查封清欢楼,说……说什么我们窝藏朝廷要犯,还让你醒来之后自行去衙门里自首。”

佟清欢听完这话顿时心都凉了,如果昨天夜里自己不贪恋那一点房钱,不放那个公公进门的话,就没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自己这造的都是什么孽啊。

佟清欢扶着楼梯才勉强站稳,现在衙门既然已经把清欢楼查封,还让她去衙门自首,就说明这一切已经到了不可回頭的地步。

“我先去趟衙门,如果衙门要抓我,你们自己把店里的那些钱分了吧。是我连累了大家,我会一人把罪都担下来,一切都与你们无关。”

店里的伙计一直都是生活在佟清欢的淫威之下,转眼间掌柜的变成另外一个人,倒是有些让他们都不适应:“掌柜的!”

清欢楼是临水城的纳税大户,所以衙门上上下下都跟佟清欢很熟。一个小捕快看见佟清欢,惋惜地叹了一声,直接带她进去。

让佟清欢想不到的是,坐在衙门里的人居然会是兰青罡。兰青罡把惊堂木一拍,佟清欢顿时吓得一哆嗦,直接跪在地上。

“罪妇佟清欢,你昨日给本官送酒,言语之间还强迫本官饮酒,耽误锦衣卫追捕要犯,该当何罪?”

佟清欢一点点地抬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这位兰大人的剧本是不是拿错了,情节发展得不对劲啊,难道不是要追究她私藏朝廷要犯的罪名吗?

佟清欢也不是个傻子,既然兰青罡没提,她脑子有包才会自己撞到枪口上。

“回大人的话,小店本是不该送酒的,但是民女看大人实在是太……太……”

佟清欢的伟大事迹,是个临水城的人都知道。衙门里的捕快见佟清欢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她是什么心思,奈何坐在上面的是个锦衣卫,如果他们敢笑出声,他们的脑袋就得搬家。所以那些捕快只能默默地憋笑,实在是憋得有些难受。

兰青罡也有些磨不开面子,他原本是想吓唬一下佟清欢,结果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般没脑子,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你们都给我下去!”

兰青罡赶走一众碍眼的人,从衣袖里拿出一件东西,冷哼一声:“这等脏东西就是从你们店里搜出来的,现在人赃俱获,我看你还承不承认你们家是个黑店。”

第八章 我就是临水城最大的祸害

兰青罡把东西扔到佟清欢的面前。佟清欢把布包拆开一看,竟是她店里的蒙汗药。铁证如山,佟清欢此刻是百口莫辩。

“如果是正经的生意人,你们店里要这蒙汗药作甚?是不是所有住过你家客栈的客人,都被你用这东西劫过财物?”

其实买了这蒙汗药以后,佟清欢是真的一次都没有用过,放在厨房里都快过保质期了。现在兰青罡把它给找了出来,佟清欢还真不好解释,难道就这么直接说是想第一个给他用,然后劫他的色吗?

“回大人的话,不管大人信不信,民女从未在店里对任何客人用过此物。我们清欢楼在临水城开了这么多年,如果我敢用这东西,不就是砸自家的招牌吗?”

没用过就是没用过,佟清欢不卑不亢,先走一步算一步再说。

兰青罡冷哼一声,昨夜要不是锦衣卫及时赶到把她救下,她哪还有命来跟他对簿公堂。

“你可知,昨夜是本官救了你。”

佟清欢一怔,是了,如果不是锦衣卫救自己,她是如何凭空回的清欢楼?

“本官救你一命,可不是白救的,你可有什么回报?”

别看这是公堂,但四下已无外人,更不用担心别人有胆子去听锦衣卫的八卦。对于兰青罡的心思,佟清欢早已猜到几分,既然如此,她就没有必要怕他。

“民女不知兰大人要什么回报。如果是钱,民女只有清欢楼这一处家产;如果是人,无论兰大人看上我们店里的谁,直接带走便是。”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公堂之上居然还敢口出狂言,当真是太放肆了。兰青罡倒也不恼,起身走到佟清欢的面前,抬起那张俏脸:“我要的是你。”

佟清欢微微怔住,临水城里向来都只有她调戏别人的份。兰青罡虽然看上去不似其他男人那般狷狂,却别有气质,倒是真把佟清欢吃得死死的。

“大人,这里是公堂。”

“哼,你还知晓这里是公堂?”兰青罡拍拍她的脸,继续说道,“别想多了,我话还没说完呢,我要的是你店里的那几壶美酒。”

这个男人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佟清欢顿时只觉得一阵尴尬。这个锦衣卫分明就是来耍自己的嘛,她还以为……

佟清欢也是有脾气的,这个锦衣卫居然敢耍她,她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看。

“大人要酒到我店里去便是,民女店里还有些事,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请恕民女先行告退。”

佟清欢气呼呼地出门,倒是把衙门里的捕快看傻眼了。早上就是他们奉锦衣卫的命令去查封的清欢楼,怎么那位大人现在还把佟清欢给放跑了?

佟清欢回去一把撕掉门上墨迹还没干的封条,直接推开大门进去。伙计们正坐在大堂里,抱着个小钱罐,由账房先生分算工钱呢。见佟清欢从大门进来,他们竟忘了把钱罐收起来,一个个的都看傻了。

“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东西,我还没被衙门的人抓进大牢呢,你们就在这分银子。幸亏我回来得早,晚到一步,你们是不是就剩个空客栈给我了?”

账房先生把账本往前一推,立即摆手道:“掌柜的,不关我的事,是他们吵着说你被抓进大牢里,要我结算工钱的。”

那些已经拿到钱的伙计赶紧把钱全都放回去,一个个在那不停地摇头。突然,他们神色一变,连看都不敢再看佟清欢一眼。

佟清欢觉得背后有一股强大的气场,一回头,兰青罡已经站在她身后。

“我还以为你说的要紧事是给我拿酒呢,原来是怕伙计们分你的家啊。”

佟清欢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心想:要不是你一大早来这么一出戏,清欢楼能出事吗?

“掌柜的,我可是听说你是临水城里最大的祸害。既然是百姓的祸害,怎么就不见官府的人抓你呢?”

佟清欢又不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祸害又怎样,祸害遗千年,活得那才叫长呢,她一没犯法二不犯事,官府的人凭什么抓她?佟清欢没理会兰青罡,而是叫人把那剩下的一点桂花酿全拿出来给他。

“锦衣卫大人,这酒可以给你,不过也轮到我来给您算一笔账了。”

兰青罡收了这些酒,却听见佟清欢还敢跟他要账,眉毛一挑,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清欢楼作为临水城数一数二的客栈,店里的一切摆设可都贵着呢。昨夜你锦衣卫抓人,砸烂打坏我清欢楼那么多的桌椅,您给估个价?”

清欢楼里的确是一片狼藉,不过兰青罡笑了一声,静静地看着佟清欢,简单地吐出两个字:“没钱。”

第九章 那就让我为民除害

佟清欢猛地回头,问自家账房:“这个人昨夜的房钱给了吗?”

账房先生摇了摇头,佟清欢肺都要气炸了,这锦衣卫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吗!不赔她损失就算了,连正儿八经的房钱都不付,真当自己是吃皇粮的,天不怕地不怕吗!

但佟清欢还是马上笑靥如花:“没钱好说,我们清欢楼支持各种方式的还款,像锦衣卫大人这般花容月貌,如果能够肉偿,我佟清欢也是稳赚不赔啊。”

兰青罡面色一寒,拿着酒直接转身就走,佟清歡朝他翻了个白眼,回过身对着自家伙计吼道:“昨天的损失从你们的工钱里扣,我看你们的良心还能不能再长出来!”

伙计们一阵哀号,佟清欢也懒得理会他们,自己回了房间生闷气。

兰青罡回京复命已是半月之后。

京中兰青罡的宅邸,几个锦衣卫围坐在一起品尝着美酒。

“大人,你这酒是京中哪家买的,我怎么从未喝到过这等醇香的美酒?”

兰青罡笑了一声,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模样,说道:“这酒不是京中那些铺子里的,是我上次从临水城带回来的。”

临水城一案完结,兰青罡被封了个百户。按说升官是件喜事,但自从回京,兰青罡就好像一直有心事。

“我就说我在京城里没喝过这么醇的酒呢,想必那铺子在临水城一定很火爆吧。”

兰青罡夹了一粒花生入嘴,点点头算是赞同:“是呢,那铺子很火……”

围坐着的其他人见兰青罡若有所思的模样,嘴角还不经意地扬了起来,就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一个个的机灵劲便全冒出来了。

“大人,回来的兄弟们可都说了,临水城的一个掌柜似乎深得大人欢心啊。”

“大人,这美酒可得配美人啊。”

“呵。”兰青罡轻笑出声,看了这帮看热闹的家伙一眼,说道,“兄弟们在这等一会,我去把剩下的酒全拿出来给兄弟们分了,喝完我再去临水城讨要便是。”

“只怕大人再去临水城讨的酒,是大人的喜酒吧?哈哈哈!”

……

清欢楼,店还是那个店,伙计也还是那帮人。可自从店子里被衙门查封过一次之后,生意是一天也不如一天,就连佟清欢也像是病了,一直在床上躺着,看过大夫也没见好。

这天晌午之后,店里的伙计也越发变得懒洋洋的,连有客人进屋都没人瞧见。那人径自去了柜台,账房先生见有客人来,便赶紧叫小二来招呼,可就在他看见那人的面容之后,本来就白的小脸吓得更白了。

“锦……锦衣卫大人。”

“你们家掌柜的呢?”兰青罡进门之后就觉得奇怪,这清欢楼萧条得也太不像个事了。

“楼上房间里呢。”账房先生一指。兰青罡看了一眼,便直接用轻功飞了上去。

佟清欢躺在床上眯着眼睡觉,突然听见房门被人打开,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有客人招呼客人去,来烦我干吗。”

“你们店里的小二不敢招呼我,我只好来找你。”

佟清欢醒了,这声音听着怪耳熟的,但她又不敢确定,总觉着是自己听错了。

“掌柜的,上回你送我的桂花酿我喝完了,这次来想再跟你要一些。”

佟清欢从床上跳起,有些不敢相信。她愣愣地下床,看着房间里那个穿着一身便装的男人,胸口顿时起伏不定,她呆呆地看着他。

兰青罡坐在桌前自顾自地沏茶,看见佟清欢略显消瘦的面孔,不由得有些心疼。

佟清欢白他一眼,好不容易来看她一次,居然还是找自己买酒。她立刻回床上继续躺着。

兰青罡知道佟清欢是生他的气,这个女人就不能把他的话给听完吗?

兰青罡走到床边,说:“还有第二件事,我是官,为民除害是义不容辞的事。既然这当地的县太爷不抓你,那只好把你这个祸害交给我,由我亲自负责。”

佟清欢看着这个近在眼前让她苦思半年的人,直接起身扑上去:“只怕,我要祸害你一辈子!”

赞 (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