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得云开见月明

伊安然

1

月云旗出生那晚,他爹云久和他爹的老婆乔三小姐在拂光楼里大吵了一架。

因为月娘分娩在即,云久早早派了人在拂光楼附近守着,听闻稳婆进了拂光楼后,他便强闯拂光楼守在了月娘门外,屋里痛得头皮发炸的月娘自然顾不上撵人这事儿了。

这一痛便痛了三天两夜,云久也在屋外守足了三天两夜。

到第三天晚上,忍无可忍的乔三小姐带着人杀到拂光楼将客人尽数赶走不说,还命人连打带砸闹得鸡飞狗跳。

似对乔三闹出的动静全然没在意,云久只隔着门不断催问屋里的稳婆:“怎的这么许久都没声音,她为何不叫了?”

“云久你个王八蛋!”两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哭得声嘶力竭却只是演了场独角戏的乔三小姐,另一个则是屋里痛得筋疲力尽还被人嫌弃喊得不够卖力的月娘。

听到月娘的声音后,云久终于松了口气,绷着脸坐回房门正对着的太师椅上,沉声吩咐随从:“少奶奶砸累了就送她回去,再派个人来看看砸坏了多少物件,都叫人重新置办了送过来!月娘还得坐月子,不能劳心劳力收拾烂摊子!”

随从点头应下后,他伸手揉了揉眉心,眼下的青黑和倦怠看得乔三小姐气极反笑:“报应!从娶我进云家那天起,你就不肯正眼多瞧我一眼。也是从那一天起,你的女人也不肯再正眼看你了。如今,不止她,连她腹中你云家的种,也宁愿这么折磨她与你虚耗,不愿意出来见你……”

乔三小姐这话没说完,便被云久一个箭步上前扼住了颈项。

他的手很凉,却不及眸底的冷意刺胃。他唇齿微动时,连字也透着彻骨的寒意:“你最好搞清楚,我不正眼看你,是从我们认识那天就有的事。”

“是!”乔三小姐泪如雨下,“是我一门心思想嫁你,高看了你云久爷的眼光,以为你早晚能发现我的好……”

她话音未落,屋中月娘因为剧痛又发出一声呜咽后,云久的手也蓦地一松。

“初时,我以为只要我心里有她,我娶了谁做个摆设都无关紧要。可我忘了这婆娘性子烈得紧,头回见她便知道她是被人撺掇几句就敢跳楼的主了,我却还把你娶回了家。如今闹成这样,纵是报应也该应在我身上,自始至终,咎由自取的是我们俩,她是无辜的!”说完,他转身一脚踹开了房门,不顾屋里稳婆的惊呼走到床前,垂眉冷颜看着月娘,“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这孩子的爹。从现在起,我数十下,你若再生不出来,我便吩咐稳婆和外面的大夫保大不保小。”

屋里屋外的人都听得睁大了眼,月娘更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你給我听清楚了,我只要你活得好好的!是只要你!懂吗!”云久的声音异常平静,平静得仿佛在说“老板给我来碗面,加葱不要蛋”。

直至下一波剧痛袭来,月娘才失声惊呼道:“你疯了?滚!老娘生孩子关你屁事!”

“我说到做到!”云久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开始沉稳地倒数:“十!”

“云久,这可是你嫡亲的骨肉,你还是人吗!”月娘怒吼出声,听起来底气竟比方才足了不少。

“九!”

“王八蛋,你等老娘生完孩子……老娘要是让你看这孩子一眼,老娘就跟你姓!”

“八!”

屋里的谩骂声,倒数声和稳婆的安抚声此起彼伏。梨花带雨的乔三小姐却缓缓走到门边,隔着屋里沸水的雾气,看着那个冰冷的背影,双唇颤抖:“我们赌一把吧,要是这孩子能安然出生,我们就和离,好不好?”

云久只顿了一息,便接着倒数:“七!”

床上的月娘似乎有一瞬的愣怔,待听到云久数到五时,终于回过神来:“你们这对狗男女,把老娘当什么了?把我孩儿当成什么了?谁要当你们的赌注?都给我滚!”最后一个“滚”字说出来时,月娘约莫是怒气攻心,用力过猛,下腹带着一使力,“哗”地一下,似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滑了出去。

接着,便响起了“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中气十足。

2

得知儿子的名字叫月云旗时,云久一度还以为,月娘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存在,难得春风满面地去拂光楼准备看宝贝儿子。结果,没等进拂光楼,他便被十个彪形大汉拦在了门外。

“九爷还是回吧,这十位是月娘叫霍大哥找来的护院。说是从今往后,但凡有在拂光楼闹事的,只要能用银子摆平的人,他们都可以直接扔出去,月娘还特意点名提到您,说您属于只能用拳头摆平的那种……”平素负责照顾月娘的小丫鬟一脸苦笑,站在壮汉们身后解释道。

云久面沉如水,手里抱着的一堆玩具和虎头鞋看起来竟与他毫无违和感:“不管月娘给你们出了多少月银,我云久都出十倍。给我退……”

“他们拦不住你,我就亲自下去拦!”楼上门窗轻响,脸色苍白的月娘戴着抹额,从窗口探出头来,“九爷,别逼着我恨你!”

“我和乔三和离了!”云久仰起头,看着月光下有些瘦削的那张熟悉脸庞,心里一阵发涩。从前,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要这样辛苦地仰望一个女人。可此刻,看着她,他眼底却只剩了卑微的希冀:“月娘,你信我一次,你我之间再无阻碍,如今有了云旗,我们……”

“云旗的名字,是街头算命的牛半仙取的,说是扶摇直上九万里,将来能讨个飞黄腾达,有个富贵无边的意头,跟你云家没关系!”月娘嘴角扯起抹冷笑,下一句更是轻易碾碎他心里最后的希望,“至于您和乔三小姐和离之事,这京城地界,谁不知道九爷您是财力可与万家比肩的一方财神?您要谁或者不要谁,都是您的事,真用不着特意来通知我……”

屋里忽然传来婴孩的啼哭之声,她回头看了一眼,神情明显温柔了许多。那垂下来的眼角眉梢,终于有一抹初相识时温和无邪的模样,看得云久心里一软,还想再说什么时,上边窗户却是“砰”的一声落下了。

“来日方长,月娘!我们走着瞧好了!”云久像是忽然想通了什么,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都塞进了面前的大汉怀中,转头便走,这一次,竟是没有半丝犹豫。

楼上的月娘松了口气,偷偷从窗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才抱紧怀中正睁着乌溜溜的眸子看着自己的儿子,发起呆来。

“月娘真的一点都不心软?”房门微响,小丫鬟抱着云久留下的那些东西走了进来,“我瞧着,九爷是真喜欢您,为了您也跟乔三小姐和离了……”

“为了我跟乔三和离?”月娘眸目瞬间冷了下来,“当初答应和乔三成亲的人是他,如今要和离也是他和乔三的事,怎倒变成是为我和离了?账哪有这样算的道理?只因为我出身低微,配不上他云久爷的身份,从前我对他的爱便不值一提,可随手舍弃吗?还有那乔三小姐,纵使没福气得到他云久的爱,可他既肯许婚迎娶,就该收心定性,和人家好好过日子。这种负情寡义的人,我凭什么要原谅他?”

“可你明明也喜欢他啊!”小丫鬟跟她有些时日了,知她性子和善,脱口便顶撞过来。

月娘闻言,眼里冷意更甚:“人生在世,会喜欢的东西可多了去了。哪能桩桩件件都由着性子来?”

小丫鬟听得若有所思,有些讪讪地退了出去,带上房门时,分明瞧见月娘脸上的笑容褪尽,眼圈却一点点地红了。

自那日之后,云久果真没再露过面,月娘似乎也全然不记得了世上还有这么个人,只在看着眉眼与云久越长越像的儿子时,目光越来越温柔……

3

月云旗周岁生辰那晚,日间因为儿子抓周拿了把大宝剑而自觉以后能靠儿子撑腰的月娘异常欣慰地多喝了几杯。夜里迷迷糊糊间,她居然听见外间摇篮里睡着的儿子忽然咿咿呀呀似乎在喊爹,吓得一骨碌坐了起来。

她隔了随风轻飘的纱帘望过去,一眼便瞧见了站在摇篮边的熟悉身影。

大约也察觉到内室的动静,气氛尴尬了三秒后,云久爷收回替儿子擦拭口水的手,声音异常低沉:“别怕,我只是来看看你和孩子,你不高兴,我马上就走……”

他话音未落,袖子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拉住,接着便被月娘拽进了内室。

月色下,她长发披散,目色迷离,一边一只手拉着他的袖子,一边满屋子翻起東西来。

“你找什么?”云久终于忍不住打破这诡异的平静。

“找绳子,把你绑住!”月娘说着,眼中一亮,一把扯下他的腰带便将他的手绑在了拔步床的床架上,“好不容易梦见你了,不能让你再走了!”

云久目光幽深得如同窗外沉沉天幕,眼看自己将要被她捆成麻花时,到底没忍住,伸手抚了抚她耳边碎发:“我不走,这世上,除了你,任谁也不能再把我从你身边推开!”

他这异乎寻常的温柔举止,让月娘愈发坚信自己是在做梦。

她有些委屈地吸了吸鼻子,埋首在他怀中蹭了几下,只觉今夜这梦尤其真实:“你这个骗子,九成九我一放手,你又去娶那乔三了,你若娶了她,我们便再回不去了……”她似是梦呓般喃喃不止,“我这人自小便一根筋,抻断了就再接不起来……”

云久眉头一拧,一把捏住她的下颌,恶狠狠道:“接不起来也得接!你不肯见我,我便去西山寺拜师学艺,就为了半夜翻墙爬床地看看你们娘俩,你跟我说接不起来了?”

约莫是被他捏得有些痛,月娘的眼神有些迷茫,湿漉漉的眸子闪着泪光,看得他又恨又怜,声音又柔了下去:“月娘,我和你,这辈子只会打着结拴紧了往前走!”说完,他倾身狠狠吻住她的双唇,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只恨不能将她拆解入腹,从此按在心上,再不让她有机会纵跃折腾……

翌日清晨,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呼声伴着重物落地的巨响,将拂光楼的安静彻底打破。

旋即便有人目睹衣衫不整的云久爷被人连推带搡地赶出了门。

“你昨夜哭着求我别走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云久隔了门控诉某人翻脸无情,房门立时被什么东西砸得震了一下:“滚!”

走廊里静默了片刻后,云久爷终于低笑出声,满意地隔着门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以后别逢人就夸耀云旗喊娘喊得好。两个月前,下暴雨的那晚,你打着呼噜露着肚皮睡得跟头猪一样时,我儿就会叫爹了!”说完,不等屋里的女人再次发飙,他便大步流星、神清气爽地打算扬长而去。

谁知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披头散发的月娘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锭银子,二话不说塞进了他的怀里,表情已是十分坦然:“难得碰上个我用着还算称心的,昨晚的过夜费便给双倍好了!钱货两讫,您慢走啊!”说完,嫣然一笑,在云久的脸彻底黑下去之前,一溜烟躲回了屋里。

捏紧了手中那锭银子,云久站了许久,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未来那么长,变数那么多,他只需认清余生的方向都在这娘儿俩身上,将她心上那个被他打上的结,徐徐解之,总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吧?

赞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