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熊不容易(一)

一枚铜钱

作者有话说:《本熊不容易》是一只萌萌的熊猫和守财奴捉妖师的故事。女主铃铛是住在小村落里的捉妖师,突然有一天,被一只从天而降的熊猫砸坏了家。于是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熊猫的风锦只好留下来打工还债,顺便和铃铛一起去捉个妖,谁知怪事连连——头上游着锦鲤的村民、操控面粉的面粉妖、苦找孙儿的龙宫龟丞相……原来一切怪事的背后,是有人正在酝酿惊天的阴谋。

第一章天降一只大熊猫

鹿州最北边有个祥云镇,祥云镇最北边有个八字村。八字村有两个入口,左一撇右一捺,凑成八字,因此得名。

正是春景浓时,小雨淅淅沥沥,近处青林翠竹,远处天山白雾。春雨倾洒在层层交叠的密叶中,窸窸窣窣,像蚕宝在吞食桑叶。

“沙沙沙。”声音均匀而又平缓,却撩得人心烦躁。

铃铛坐在屋檐下,盯着这只以掌捂脸的熊猫已经很久了。

她仔细环视一遍自家一片狼藉的院子,看得痛心,终于将腿盘起,把从不离身的算盘拿出,“啪啪啪”开始拨黑珠——

“墙,十两;竹篓,一两;碗,三十文……”

算盘珠拨上拨下,三上三,四上四,五去五进,六去四进。好好珠算一番,铃铛神色更是严肃,将算盘往这庞然大物面前一放:“白老熊,你一共欠我五十七两八文钱。不过我是好人,所以给你刨掉八文钱吧。”说完,手指“啪”地一动,拨了下算盘珠,扣掉八文钱。

“那破竹篓竟然值一两,都能买一盘肉了。”

“那碗本来就是破的扔在了院子,她还好意思算进里头。”

“铃铛又在找免费苦力了。”

铃铛动了动耳朵,俏眼一抬,又往院子扫了一圈,登时那不断起伏的碎碎念的声音悄然停落。只闻雨声,不闻其他杂碎声。

那只黑白兽还在捂着脸。

铃铛戳了戳它的胳膊,软绵绵的,在凉凉的雨天里,指尖很轻易地就感受到了温暖:“喂,你从天而降把我家给毁了,你要是不好好做活还钱,我可就要把你拖到集市去按斤卖钱了。”

天知道她倒了什么霉,早上还没起来,公鸡刚打鸣一声,就硬生生被一阵巨大的声响给掐断了,还将她震得从床上滚落。

她迷迷糊糊地裹着被子,爬到门口刚打开门,就被飞沙扑了个满脸,随后看见院子里有只肉丸子在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风锦终于看了她一眼,发现是个十七八岁身着布衣绿叶裙的姑娘。她墨发直垂,轻绾小髻,俏美的面庞不因装束朴实而黯淡半分。虽是凡人,但她容貌却十分出众。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立刻摸姑娘的小手,问她家住何方,芳名是什么,但现在……他看看自己的熊掌,内心一阵沉痛,又捂住了脸。

你个木华老儿,等我回了九重天,一定揍断你的三根肋骨!

但现在首先要解决的是他要怎么变回真身,找回法力,再考虑回家揍木华老儿一顿的事。

那眼睛四周都是黑色,铃铛分辨不清它的眼神。见它许久不搭理自己,她立刻跳了起来,在屋檐下的木板层上跳出大动静:“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区区五十七两八文钱他怎么可能赖账。风锦嗤之以鼻,动了动口,却只发出闷吼声。

“……”

他那副好听如泉水叮咚,入耳声清脆的嗓子呢?

他字字如金,动辄迷倒万千姑娘的嗓子呢?

这难听的野兽声是怎么回事?!

没了修长双手也罢,连嗓子也没了,还长了一副熊样。身为神界第一美男子的风锦顿感人生陷入了巨大的困境。

……

八字村外,绿景满铺阡陌,一只憨实的野猪跟在一个长衫中年汉子后面,没有系绳,也没有锁链,獠牙凶煞,却乖乖跟随。

那汉子穿着一身土黄色道袍,道袍破旧不堪,腰间别着一个葫芦,背着一把桃木剑。剑上无雕纹,细瞧也卖不了十文钱。他撑着已破了一半的油纸伞悠悠地走着,哼着曲儿走到村口榕树下,敲敲那堵住入口的大岩石:“开门啦!开门啦!”

话落,那石头已如活物般,伸出两腿站起身,一点儿一点儿往旁边挪去。等那汉子进去,又慢吞吞挪了回去。

村子共有五百余人,不过百户。在外人看来这便是个道士村,只是村里人从不曾拜过真人。新生婴儿天生就有灵力。如今乱世,生计难做,村里人干脆就帮人除点妖,赚银子过日子。

汉子从村口一直往最北边走,穿过七拐八拐的巷子,走到山脚下,顺着石阶往上走。他走到半坡唯一的一户农家小院,才停了下来。他本想敲门,却见旁边土墙坍塌一半,探头一瞧,就看见了铃铛。那黑白大物也映入眼帘,汉子大喜:“铃铛,你终于召出灵物了?”

八字村的人天賦异禀,不像凡人,可又无神仙认领,地位尴尬,不同于道士法师的是,他们懂得如何召唤灵物,结下契约,主仆一世。

之前铃铛也有布下阵法,但就是召不来,还弄得自己身心疲惫。

那中年汉子见了这白老熊,还以为她终于如愿以偿了。谁想铃铛摆摆手:“青城叔,我要召的是大猫,不是笨熊,这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掉进来的,我院子都被砸了个大坑。”

青城从那废墟上跳了进去,看看地上的大坑,惊叹:“定是从很高的地方跌落的,不过……”

如果是真的熊,早就摔得粉身碎骨了,这只看起来除了满脸沉痛外,好像也没有伤着什么地方。细瞧之下,也无特殊的仙气,怎么看都只是普通的白老熊。

他将油纸包递给铃铛,坐下身捏捏这白老熊的筋骨,还未细瞧,竟被它一掌扇开,不由得笑笑:“看来还是有脾气的。”

没脾气才怪了。风锦从未这样糟心过,还被个粗糙汉子捏脸,更不能忍。

铃铛打开油纸包一看,是只鸡腿,她欣然拿起。吃了一口只觉得满嘴飘香,说道:“青城叔,你让它开口说话吧。反正现在我召不出灵物,它又欠我银子,暂时拿它顶上。”

八字村在整个鹿州都赫赫有名,每每碰到难缠灵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八字村的人。

单单是他们身边跟着的灵兽,就已经让人先入为主地觉得八字村的人不是普通道士。灵兽看起来越凶猛,请的价格就越高。

但是……青城看了看这只傻乎乎的白老熊,低声问:“它模样这样傻,你当真要带它出去滥竽充数?”

铃铛何尝不想召只吊睛白额的大猫出来,奈何自己没那个能力,只能将就将就了。她低声道:“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吗,虽然憨傻,但好歹虎背熊腰。”

风锦睨着两个在他面前说“悄悄话”的人,喂喂,他听得懂的。竟然说他傻,说他虎背熊腰什么的,他以前可是身如玉树,堂堂美男子!

风锦正要辩解,却又看见自己的熊掌熊腿,哦不……

青城偏头瞧它:“它怎么老捂脸?”

“谁知道。”

“算了,送去集市少不得要被人扒皮上餐桌,就当做好事。”青城从怀中摸出几张符,挑了一张,便念起咒语来。

中年男子特有的低沉嗓音因语速缓慢而显得有些低哑,像含混不清的牙牙学语,细听之下字字清晰,却又听不明白。

铃铛紧盯他施法,这种能让兽类开口说话的法术,对她来说实在太高深,村里会的人也没有几个。

风锦也挪开了巴掌,看向这粗糙汉子。不过是个普通凡人,为何会上古咒术?

方才在天穹乱飞,跌入这村落时,他已察觉到此处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就像是凡间一座与众不同的孤岛,充满仙气,可这里的人,却只是凡人,不见仙体。

本以为只是人杰地灵,谁想此刻汉子所念咒术,却分明是出自上古。

风锦想得入神,没瞧见那汉子已将那黄符烧成灰烬放入盛了清水的碗里,黑乎乎的一碗水伴着咒术停落,重新拉回他的思绪。然后风锦就被那姑娘的双手抓住了嘴,两手一开,熊嘴大张,顷刻那碗黑乎乎的水就从他嘴里倒了进去,落到腹内。

风锦惨叫一声,满地打滚。

“你们这些该死的凡人!”

铃铛拍拍手,满意道:“很好,大功告成。白老熊,以后你就努力跟着我还债吧,我会给你吃好、喝好、住好的,跟着我有肉吃哟。”

风锦怒了:“不要喊我白老熊。”

“喵?”

“走开!”

铃铛嘴角一抽,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张定身符,呵了呵气,“啪叽”一声拍在它的脑门上:“好好反省,收收兽性。”

“……”

浑蛋!

风锦已经抱着木桶吐了很久了,可是怎么吐都觉得那股灰水味还留在嘴里。都怪那村姑将他定身那么久,感觉脏水已经全在肚子里消化了。

苦恼许久,他才终于伸出腿,竟够不着地,只好挪了挪圆滚滚的屁股,粗壮的小短腿这才碰到地面。湿漉漉的泥地触感从脚底传来,地面又脏又凉。他闭上眼,忍痛往水井走去,准备打水漱口。

风锦走到井边,拿了水桶往下丢去。

“哎呀。”

伴着水桶落到井里溅起的水声,他好像还听见两声惨叫了?

他探头往下看去,井里漆黑,不过熊猫能夜视,没瞧见下面有什么,应该是他的错觉。

风锦晃了晃绳子,慢慢提桶上来,放置井边,想含水漱口。他将脸往桶边凑去,发现脸太大,卡在提手上了。他蹲身歪了歪脑袋,怎么都喝不到那里的水。

想他堂堂天界第一美男子……想他比女子还要漂亮的脸……

风锦含泪,自己怎么会变成如今这熊样?他苦恼地抱起水桶,打算往脸上倒。他刚举起桶,就见两只青蛙趴在木桶边缘,圆圆的眼睛直往自己脸上盯。

“呱呱,哪里来的白老熊?”

“呱呱,这分明是大黑熊。”

“呱呱,明明是白老熊,你这只傻青蛙。”

“呱呱,你才是傻青蛙,明明是大黑熊。”

“……”风锦将木桶悬空于井口——松手。

“啪嗒。”木桶重落井底,争吵声戛然而止。

铃铛在里屋听见动静,探头看去:“熊大人,你吐好了没有,要不要吃午饭?”

风锦慢吞吞地转身看她,眯了眯眼,好像肚子确实饿了。他慢吞吞地向她走去,准备吃饭。慢吞吞抬腿走上木檐,他才发现一件事——他的动作好像变得奇慢,想走快点,也根本快不了。

想他堂堂……

风锦内心已是秋风扫落叶,算了,还是不要想了。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连慢吞吞都不行了,因为他被卡在了门里。他挤了挤,愣是没将那身体挤进门里,这木门实在是太小了!

庞大圆润的身体将破旧的木门挤得吱呀作响。铃铛看得直咽口水,大喊:“你别动!”说完忙上前推它。两人齐齐用力,突然听见“啪”的一声,像是什么断裂了,转眼門框从土墙脱落,整个框架都随着那黑白兽离开原位。

风锦步子踉跄,浑圆的身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顿时墙泥翻滚,飞尘怒扬,扑得满院的生灵都伸了脑袋看热闹。

铃铛看着已经宽敞不少的门,又抬头看向那黑白胖子身上悬挂的木门,差点晕过去。

哪怕春风拂过,也不见春景,唯有荒凉。

“白老熊,我要把你按斤卖了!”

风锦挣扎起身,动作奇慢,怒:道“不要喊我白老熊!”

“啪叽。”一道黄符贴额,他又不能动了。

这该死的凡人!

……

铃铛丢给那只黑白胖子一把雨伞,让它在外面好好反省。欠了她五十七两……不对,现在是六十七两银子,他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她抱着碗坐在木檐上吃饭,瞧着那黑眼珠子一直转来转去的庞然大物,有些心软:“吃饭吗?”

风锦瞥了她一眼,鼻子吐气:“哼。”

“……”态度不端正,不能放!

那门框还挂在风锦身上,小雨伞根本就不能遮住它庞大的身躯。铃铛瞧着它身上白毛黑毛上沾的雨珠,终于起身撕掉那黄符:“上来吧。”

风锦这才挪到上面,四肢着地,用力抖了抖毛,雨珠顿时甩了铃铛一脸。

铃铛紧握拳头,真想把它怒揍一顿。她怒气冲冲地转头瞧去,却见他又捂脸趴地,不解道:“该痛心的是我吧,你抖什么?”

风锦声音凄凉:“我竟然像条狗一样抖毛。”

铃铛嘴角微弯:“你本来就是熊,熊不都这样抖毛的吗?”

该死的凡人!风锦心中悲痛,肚子咕噜直叫,倒还记得吃饭的事,算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要吃饭。”

铃铛见它终于有了食欲,欣喜地站起身:“等等。”

风锦靠在墙上,迎着春风等饭,好像终于有一件事舒心了。

等了一会,屋里传来叶子拖动的声响,窸窸窣窣像无数叶子在摩擦。它回头一看,就被满眼绿色扑了脸,耳边少女声音欢愉:“看,我特地去后山给你砍的竹叶,我怕放在外面沾太多水,还放屋里烘干了,我……”

“啪!”

竹叶被熊掌扇飞,半数都掉进泥坑里,绿叶上满是泥水。“我要吃肉!”

铃铛忍无可忍,又掏出黄符要往它脑门上拍。吃过两次亏的风锦早有所防范,立刻挡住她的手,熊掌一挡,将她推开。

铃铛步伐不稳,后脚踏空,身子往后倒去。

风锦一顿,伸手要捞她,结果六指却伸出利爪。

“咝!”

从腰间直划到肚子,衣服瞬间裂开,白皙皮肤落入风锦眼中,墨发飞扬,美不胜收。

“叭!”

铃铛重重摔在泥坑里,好在下了雨,院子里也没有碎石,虽然摔得重,但泥水松软,没摔断骨头。

风锦咽了咽口水,蹲坐屋檐下,慢慢偏头看向远方。

铃铛蒙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咬牙道:“你到底吃不吃竹子?”

风锦抓起还没沾水的竹叶就往嘴里塞,塞了满嘴翠绿。

“你还抖不抖毛了?”

熊脑袋直摇。

铃铛这才没奓毛,挣扎着站起来,撑着隐隐作痛的腰说道:“好好吃,我去洗澡。”

洗澡?想到方才那道美景,风锦眯眯双眼,回头看去。奈何脖子太短,根本没法偏太过,而且他身上还挂着一个门框。嘴里略有甜味,竹叶竟意外地很美味。他吃着吃着就想睡觉了,吃饭睡觉……好像这么过日子也不错。

他打了个哈欠,抱着一堆的竹叶倒身睡下。等铃铛烧了水回来,就见那只黑白兽已经酣睡。她弯身细看,黑白兽真睡着了。她抿抿唇,进屋里拿了条被子给它盖上,这才拿了衣服去澡房洗澡。

谁想到了澡房,却见澡房外面全都是绿油油的爬山虎,把门都堵住了。她拍拍那绿藤:“红葛,你回來啦?”

浓密的爬山虎里露出个脑袋,娇媚妖艳,声音乏力:“回来了。”见她身上脏兮兮的,顿时一脸嫌弃,“脏死了。”

“那就快点让路,我要去洗澡。”

“不开就是不开,我不高兴。”红葛扑腾两下,又自己嘀嘀咕咕起来,“一定是因为我太美了,所以他怕我被人拐跑,才丢下我走了,一定是!”

铃铛抬头看着那一丛绿藤,嘴角禁不住上扬:“哦,原来是又被人甩了。”

绿藤刹那间,遮天蔽日,拍得簌簌作响,红葛大怒:“你不要洗澡了,哼!”说完,又往门上缠了两圈,紧紧攀附。

直到铃铛从怀里掏出符咒,呵了两口气,红葛才惊叫一声,迅速脱离:“坏丫头!”

到底谁坏了。铃铛轻哼,进去洗澡,又探头说道:“我新收养了一只大熊,你可以去看看。”

红葛:“你真是越来越爱往家里带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风锦趴在木板上睡得迷迷糊糊,总觉得耳朵里有什么东西在碎碎念,还有东西在身上爬来爬去,戳来戳去。

“我好像找到新家了,又软又暖。”

“万一不常洗澡怎么办?”

“没关系,铃铛会给它冲冲的。”

他翻了个身,便觉得有东西从身上滚落。

“哎呀呀,你压着我了,快松开,你这个胖子!”

风锦摸了摸背后,掏出个小东西。竟是个苔藓大的小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衣袍,精巧得像个玩偶:“菌人?”

菌人是天地灵物,模样与人无异,但小如苔藓,因此得名。菌人稍懂法力,但并不精通,因外形缘故,曾有一段时间被人间术士大肆捕捉,数量剧烈减少,如今在人间得见,也是稀罕。

小小被压得七荤八素,晕乎乎地坐在熊掌上,睁眼就看见一张熊脸,吓得大叫一声,惊慌失措。她在掌上爬来爬去,最后觉得性命堪忧,干脆两腿一蹬,闭眼装死。

风锦将她放下,片刻就见她诈尸般跳起,钻进地缝,眨眼消失不见。

他抬头往院子看去,那此起彼伏的细语声悄然停止。

这里的灵物真不少,明明不过是块凡人之地,却十分稀奇。

待他刮一点地上的土来瞧,以他的法力,相信很快就能摸清。

他弯了弯腰……够不着。他拧眉,又弯了弯腰,爪子都伸长了,还是够不到。

腰太粗,根本弯不下去……

还能不能好好做美男子了!

铃铛家里天降熊猫的消息一天之内传遍了八字村,下午众人就过来围观。红葛已经从屋顶攀到墙垣,以身做墙,摆着藤条说道:“不要挤呀,墙要塌完啦,四百年的土墙要塌完啦!”

有人抬头问她:“那只白老熊多大,是幼崽吗?”

“可大了。”红葛朝天比画一下,“就比族长的大黑熊小一点。”

众人惊叹,那可真的是很大很大了。

外面喧闹,铃铛早就听见了。她时不时探头看看,深深担忧自家的墙,全坏了她可没钱修,就真的要吹西北风了。族长见她又走神,敲敲桌子,严肃道:“铃铛。”

她回神:“啊?”

族长下巴微扬,示意她瞧坐在石阶那儿用前掌蒙面的黑白物体:“那只白老熊傻乎乎的,听说每天都要花一半时间吃吃吃,你不怕被吃穷吗?”

铃铛指了指家后面的山坡:“满山竹子,养得起。”

风锦此时正被挤进院子里的一众凡人围观中,无数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但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以前还是美男子的时候,他享受着无数姑娘的崇拜目光,全无压力。如今被一群凡人瞧着,还一口一个熊熊熊,他不开心。

风锦心里满是无奈,胳膊不知道被谁戳了戳,挪开熊掌一瞧,只见是只大黑熊。

大黑熊弯身嗅了嗅,嘴一撇:“嘁,原来是公的。”说完,就扭着熊屁股走了。

“……”有生之年竟然被一只熊嫌弃了!风锦气得直捶胸口。

考察完村里新添的成员,确定没有危险性,族长这才带着众人离开,走前嘱咐道:“此熊虽有怪力,但是憨厚,好好养吧,不要养歪了,祸害百姓。”

铃铛回头看了一眼那仍旧捂着脸的怪兽,它要是能成为祸害,就是怪事了。送走半个村子的人,推推自家的门。破旧的木门立刻发出“吱呀吱呀”的晃动声,果然被挤坏了。“熊大人。”她走到前面,摸了摸它的脑袋,软绵绵的,觉得冬天抱着它睡觉肯定很暖和。

风锦缓缓抬头,一看见这小姑娘他就闹心。风锦低头看了看已经细瞧过无数遍的熊掌,挥了挥,法力完全没有要出现的迹象。

铃铛见它沉思,俯身弯腰,戳戳它的脸:“熊猫大人?”

风锦站起身,庞大的身躯一立,圆圆的肚子将铃铛拱得往后退。铃铛仰头看去,熊猫高自己一个半头,探了探手,能摸到耳朵。虽然它一脸憨厚,但看起来身强力壮可降敌三千,她甚为满意:“带出去捉妖看来是没问题了。”风锦抬着沉重的步子往外走,走了两步才发现走的竟然是内八字,依旧走不快。

“你去哪?”

“回家。”

铃铛柳眉一挑,一步跳到它面前,抬手拦住:“你欠我的钱还没还清,就想逃?”

风锦哼了一声:“区区几十两银子,你竟如此寒碜。”

铃铛也哼了一声:“那你倒是现在还我。”

风锦语塞。

铃铛轻轻一笑,满脸得意,拍拍它的胳膊,哄道:“好了好了,带你去吃早饭,我扛了一堆的竹子回来。”

风锦摆着身体往前走:“我不吃竹子。”声音浑厚,重得好像吐出的字都能将人砸死,他就算听再多遍都没有办法适应。

铃铛全然不在意,蹦蹦跳跳的,说道:“族长说了,你就是吃竹子的,偶尔也会吃点肉。要不要吃肉?我可以带你去吃,当然,账要算在欠条里。”

“不吃。”风锦走到门口,就听铃铛大叫一声,飞身上来将他拽住。

“你还想再在身上挂一个门框吗?给我走那边去!”

她好不容易让人把那门框锯开从它身上拿下来,再来一次,她要没钱买門了。

风锦忍着气,向断壁残垣那边走去,铃铛这才没拦他。

见她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让自己出门,风锦心生疑虑。他边狐疑边跨出了这间农院,走到外面,才发现这茅屋在半山上,远远往前看去,离得最近的一间屋子只有包子那么大。山路七拐八拐,拐了又拐,离村口十万八千里……

要想走出去得何年啊……

风锦泪流满面,提了提腿,将落不落,终究是没有迈出第一步,最后还是回去了。他满心郁闷,一屁股坐在屋檐下,很不开心!

铃铛俯身,眯眼笑道:“不要垂头丧气的嘛,你想散步的话,就往后山走吧,那有很多竹子,随便吃。”

“我不是熊,我要吃肉!”

“那就好好干活。”铃铛拍拍它浑圆的脑袋,手感依旧那么好。

风锦撇撇嘴,算了,法力没恢复之前,找个地方住也好。等他恢复了,他就把她揉成团、揉成团,然后喂她吃竹子。

想着想着,他两眼已经弯成月牙状。

晚上铃铛去菜园摘了几棵菜回来,在井边打了水洗了洗。不一会井边跳上两只青蛙,蹲在上面看她。

“那只白老熊不简单。”

“你要收留他吗?”

“会惹上麻烦的。”

铃铛没有抬头,专心洗菜上的泥,雨水把地里的泥全都溅到菜叶上去了:“嗯。”

“你忘了当年你收留我们,被龙人打了个半死的事吗?”

“现在还敢再犯,简直蠢蛋。”

铃铛嘴角一抽:“那你们是希望我当年没有救你们是吗?”

“是啊。”

铃铛微愣,抿抿嘴,抓起菜叶一扫:“出来太久了,回去。”

“扑通。”青蛙掉回井里,没有再跳出来。

耳边水声轻落,直至完全听不见,铃铛才将视线落在左手手背的那道疤痕上。疤痕从食指中指缝隙一直蜿蜒到手腕上,模样像一条四脚蛇。

她将手背上的水擦去,那疤痕就立刻消失不见。

果然是永恒的诅咒。

铃铛不再多看,哼着曲儿把菜洗干净,拿去厨房炒了,还敲了一个蛋。等她端了饭菜回房,却见那只白老熊已经坐在桌前,庞大的屁股把凳子都遮掩得看不见了,凳子摇摇晃晃,大有一动就要垮的趋势。她急忙走过去把饭菜放下:“你给我坐地上去。”

风锦当即拒绝:“我不是狗。”

“你是熊。”

“我不是。”

“那你拿出你不是熊的证据。”

“我……”风锦顿感委屈,瞧见桌上的筷子,得意道,“我会用筷子,你见过熊会用筷子的吗?”说完熊掌就往那伸,还没碰到,就被铃铛一把拿在手中,拍开它的熊掌:“这是我的饭菜。”

“哦。”风锦扫了一眼面前,瞪眼,“为什么只有一副碗筷?!我的呢?”

铃铛指了指它身后。

风锦回头一瞧,眼睛立刻被堆了一墙角的竹叶染成绿色,当即抗议:“我要吃饭,吃肉!”

“不给。”

两天都受尽委屈的风锦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奋力拍桌而起,准备好好教训教训这愚蠢凡人。谁想他现在掌力浑厚,力道比常人高上数十倍,这一用力,原本就老弱病残的桌子“啪”的一声,碎成了渣。

还没吃上一口的饭菜也全都摔在地上,只剩一双筷子还幸存在铃铛手上,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她拿着筷子愣了好一会,才咬牙切齿,抬头紧盯眼前的白老熊。

她的目光如火炬,风锦觉得一身的黑白毛都要被烧掉了。忽然她嘴角弯起,露出一抹异常温和的笑,风锦毛发竖起……

“啊——”

惨叫声冲破云霄,刺破漆黑夜空的宁静。

翌日晨又是雨水淅淅沥沥,绵绵如雾帘。

铃铛伸了个懒腰,将挂在腰间的葫芦系好。红葛闻声从屋檐爬下,问道:“铃铛你们要出去?”

“再不去赚钱,都没钱修房子了。”说完,她又朝身边的白老熊用力哼了一声。

白眼飞来,风锦捂着肿得老高的脸极力忍之。

红葛听完,长条直伸,将放在屋檐下的伞拿来给她和熊猫。

风锦不喜雨水,湿漉漉的,总觉黏糊,便接了过来。二十四骨油纸伞大张,满纸泼墨留白,是把漂亮精巧的油纸伞。这伞十分符合自己的气质,风锦总算有满意的事了。

可是……为什么雨水还在往他身上扑?伞是漏的?他仔细看了一番,都没有发现哪漏了。他又细看许久,终于发现了真相——

伞太小,只能遮住他的脑袋,根本一点都挡不住身体!完全挡不住!

正往外走的铃铛察觉雨伞被拨了拨,抬起伞往它瞧去:“做什么?”

“我要大伞,我讨厌湿漉漉的地方。”

“没有。我查了,你们熊喜欢湿润的地方,不要装作自己不是熊好不好?”铃铛见它还要挣扎,俏眼一瞪,“不许啰唆,否则待会去了集市,我就把你按斤卖了。”

风锦内心唾弃她一百遍,该死的凡人。他转了转伞,雨珠飞散,面前的水缸上只映出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而且还没完全装下他浑圆的身体。他的内心顿时又充满了悲痛,不能忍啊不能忍。

“喂,白老熊,走了。”

风锦收回视线,黯然神伤地随她从坍塌墙垣出去,一起下山捉妖赚买肉钱。

从断壁残垣走出去,熊掌已经湿了,每走一步都痛苦至极。头上漏雨,双脚湿透,风锦觉得自己凄惨无比。

铃铛步子轻松,不多久就到了山下,回头看去,那只黑白胖子还在半山磨磨蹭蹭,每一次落脚都极为小心谨慎,像沾了泥就會要了它的命似的。她眯了眯眼,又轻轻往上跃去,眨眼到了它跟前。他抬腿,一脚踩在另一只脚的脚背上。

“啾。”

脚掌瞬间在烂泥中沦陷,发出物体挤入烂糊之中的奇异声响。风锦只觉脚底刹那有麻痹感传遍全身,悚得竖起一身皮毛:“啊啊啊!啊啊啊!”

铃铛愉快道:“哦,脏都脏了,就不要在意这么多了,快走吧。”

风锦哆哆嗦嗦地抖着脚上的泥,嫌弃得胃疼。

铃铛不再管他,再拖下去,天可就要黑了。到时候别说吃肉,就连青菜都买不起。

七拐八拐,总算是到了村口。

被泥溅了半条腿的风锦已经麻木了,见铃铛转身看来,他板着脸生硬道:“不要跟我说话。”

铃铛瞧着它生无可恋的小眼睛,抿抿嘴,看来它受了不小的打击。她收回视线,敲敲堵住村口的大石头:“开门。”

“轰隆。”“轰隆。”

巨石瞬间变成活物,拔地而起,伸出两条小腿如姑娘般往右挪着小碎步,将路让开。

铃铛轻巧穿过,没听到后面有跟来的声响,还以为它又闹脾气。回头一瞧,她的脸顿时黑了,它竟又被卡在了出口那里。

风锦奋力往外挤,脑袋是过去了,可身体卡在那,根本挤不出来。它使劲推那巨石,巨石纹丝不动。最后巨石被推得不耐烦了,才睁开狭长小眼睨着他,吐了一口气往旁边挪了点。这空隙一大,身子可过,但风锦冲劲未收,“哎呀”一声往前踉跄。颠了几步,风锦华丽转了一圈,扑通跌落在地。

“啾啾。”湿泥刹那乱飞,铃铛忙用伞挡住。等她抬起伞一看,黑白兽的身上满是泥土,整只熊都蒙了。

“轰隆。”“轰隆。”

巨石若无其事地迈着小碎步回到原地,又将村口挡住。

风锦回过神来,喊着骂着去撕咬石头。一脚踹上,痛得他连连后退,又一屁股跌坐地上。

他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想他乃是闻名九重天的美男子,为什么会变成一头熊?啊?为什么!

铃铛拍拍它的脑袋,安慰道:“起来啦,晚上给你多吃两块肉。”

肉?他吸吸鼻子,这才闷闷不乐地跟着她继续往镇上走,他也不在乎地上的泥了。每落一脚的啾啾声也已习惯,被雨水打湿的肩膀他更没继续在意。

铃铛觉得身后的白老熊变成了一只阴天生长的蘑菇,周身散发的阴郁气息飘来,连她都要变成蘑菇了。看来它不但是只挑剔的熊,还是只爱干净的熊。

可下雨天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等天晴了再出来捉妖,到时候都饿死了。

一人一熊走过村外长桥,不过一刻就到了镇上。

下期预告:铃铛跟风锦到了镇上,就去了宋家,听说宋家的千金突然间总是寻死,两人接了宋老爷的委托决定一探究竟……费了好大的心思,他们总算是抓到了罪魁祸首,可是,还没有等他们问出个究竟,那个人竟然自我了解了……

赞 (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