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不相关(二)

白鹭成双

前情提要:好气啊!早知道多吃两天肉会让自己摔下来砸在了冷酷无情的魏国大皇子殷戈止头上,关风月说什么也不敢吃这肉了!摔成肉饼的她不仅没有获得一丝怜惜,而且还被嫌弃得要死!关风月原以为要丢了饭碗,却不想峰回路转,殷戈止竟成了她的入幕之宾……

易掌珠就在太子身后站着,闻言就站出来到了风月旁边,满是愧疚地看着她的手:“到底是因为救我,还是我来付这汤药钱吧。”

“不必,有本宫在,哪有让你操心的道理。”叶御卿目光怜爱,宠溺地道。

“不是你的人,也不是太子的人,你们都不必操心。”殷戈止道,“我会处理好。”

瞧瞧,这一个个争的,搞得她像个碰瓷骗钱的人似的。风月不笑了,目光将面前这三个人扫了一圈,淡淡地道:“说一句玩笑话各位贵人也当真,奴婢只是讨个脸而已,补品还是吃得起的。”

三个人一顿,都看向她。

老大夫正往她手上上药。风月垂了眼,似笑非笑地调侃:“没事就都请吧,这么破的药堂,站您几位大佛,恐怕不久就得塌喽!”

殷戈止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觉得很奇怪,按理说她这话只是打趣,脸上也没什么怒意。但很意外的是,他竟然清楚地感觉到她生气了。

怎么回事?

伸手按了按胸口,殷戈止皱眉,疑惑不得解,又看了风月两眼。

“你都伤成这样了,自己怎么回去?”易掌珠道,“我送你吧,你家在哪儿?”

“招摇街,梦回楼。”风月一点都没避讳,坦荡荡地道,“以易小姐的身份,要送奴家怕是不合适。”

青楼女子?易掌珠吓了一跳,杏眼微睁,颇为意外。

殷戈止怎么会带青楼女子到外头来?他不是一向不喜那种风尘味儿重的人吗?

“我送她回去。”殷戈止开口,看她的手包得差不了,便道,“先走一步了。”

“殿下。”叶御卿看着他,优雅地颔首,“就算是在我吴国为质,您也是魏国大皇子,崇敬您的人不少。光天化日地去招摇街,怕不是好事。”

竟然还称他为“殿下”,风月抿唇,忍着疼缩在旁边看着这两人。

一个是被易大将军带回来的质子,一个是吴国炙手可热的太子,身份明显悬殊,难得殷戈止竟然半点不输气势,站在叶御卿面前,依旧是那副从容不迫,“有本事你打我”的欠揍之感。

叶御卿当然是打不过殷戈止的,就算是三年前的风月,百招之内可能都碰不着殷戈止的衣角,更何况现在两国表面相安无事,自然也不可能动手,所以殷戈止淡淡地开口了:“好与不好,在下自有判断。敬我之人若是因我流连风尘而远之,那不敬也罢。”

你爱敬不敬,爱崇不崇,看不顺眼有本事来打我呀!

这就是殷戈止,在沉默中嚣张得不可一世的魏国大皇子,曾经叱咤战场的不败将军。哪怕他脱了铠甲,穿上一身凸显文弱气质的白衣,铁骨就是铁骨,一棍子打下去都不会骨裂的上乘骨头!

风月眯眼,眼里神色颇为复杂。

叶御卿展开手里的扇子,半掩了脸,轻笑道:“倒是本宫多虑了,殿下哪里会在意这些俗名凡誉。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易掌珠跟着让开路,有太子在,她倒是没多开口,目送观止架着风月出去,又看了一眼殷戈止。

门口有风吹进来,他走出去,轻薄的白色衣袍翻飞,配着墨色的发,好看得像画中的仙。

不过就算他好看得长出一朵花,风月也是没心情看的,这一路走回去,就算有人搀扶,那也是一种酷刑。虽然她挺能忍痛的,但这也太痛了!

走到梦回楼门口的时候,风月差点就跪下去了。殷戈止睨了她一眼,没吭声,进去跟金妈妈嘀咕了两句,然后施施然地上楼了。

风月半死不活地挪回窝,灵殊一瞧见她这模样就尖叫起来:“主子,您这是怎么了?!”

风月干笑两声,躺在软榻上长舒一口气:“运气不好,受了点伤,养养就好了。”

“这看起来很严重啊!”灵殊急了,围着软榻绕圈圈,眼泪汪汪地道,“奴婢今儿就觉得右眼皮跳得厉害,果然是要出事,您这个模样,还怎么去李太师府上……”

想伸手捂这丫头的嘴已经来不及,风月只能狠狠瞪着她,想把她的话瞪回去。

然而,还是晚了。

灵殊一脸无辜,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她,完全没发现自己身后有阴影笼罩了过来。

“你说,她要去哪儿?”殷戈止问了一句。

清冷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吓得灵殊“哇”了一声,条件反射地就往风月怀里跳。

看着灵殊朝自己扑过来,风月号都来不及号,连人带手被她来了个泰山压顶!

殷戈止一顿,看向软榻上的人,眼里难得地带了点同情。

“灵殊啊……”风月缓了半晌才缓过劲来,虚弱地看着身上的人,抖着声音道,“我待你不薄,就算我死了妆匣里的银子都是你的,但你也不能这么急着要我死啊!”

灵殊蒙了,手足无措地爬起来,委屈地撇嘴:“奴婢不是故意的,主子您还好吗?”

“很不好,要死了!”风月痛苦地呻吟,满眼忧伤地看着她,“不过我觉着还可以苟延残喘一下,只要你给我做一碗你拿手的芋头羹。”

“奴婢马上就去做!”灵殊连忙点头应下,提起裙子就往外冲,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为什么被吓着。

门开了又关上,单纯可爱的丫鬟完全没有自己被支开的意识。风月松了口气,动了动疼得厉害的手,側头看向榻边的人。

殷戈止依旧盯着她,目光如夜幕一般,将她裹进沉沉的黑暗里。

“妓子往上爬,本就是常事。”风月开口了,很真诚地解释,“所以李太师府上有寿宴,奴家自然就打算去一趟,露露脸。”endprint

李太师,乃太子三师之一,获陛下恩旨在宫外建府。马上是他四十岁寿辰,府上自然有宴席,但是……

殷戈止平静地看了她一会儿,道:“你打算去人家寿宴上跳上回的舞?”

风月轻笑出声,道:“怎么会呢,李太师素来有气节,奴家只不过打算去当个临时的丫鬟,帮忙招待客人。”

“哦?”慢慢地在软榻边上坐下,殷戈止看着她,眼里嘲讽之意甚浓,“当丫鬟可没多少工钱,还不如你挂牌来得快,你这是想借着那太师府,勾搭谁?”

风月后背起了层冷汗,顶着这扑面而来的慑人之力,笑得妩媚:“公子这是吃味了?您放心,那是先前定的活儿,现在要伺候您,奴家自然就不去了。”

好狡猾的女人。殷戈止越發觉得不对劲。寻常的青楼女子,吓唬吓唬就会花容失色,她倒好,不管他怎么凶狠,总是露出这张笑不烂的狐狸脸。

有问题。

“你这几日的生意,我都包了。”垂了眸子,殷戈止道,“不如明日就陪我去照影山逛逛。”

照影山?风月吓了一跳,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那么远,明日能到得了?”

眼里有光闪了闪,殷戈止俯身过来,修长的手指慢慢刮着她的侧脸:“你去过魏国?”

风月浑身一个激灵,眼前一黑。

完了完了,她就知道殷戈止这个人心机深沉,说句话都带着坑,她已经很小心在躲了,却还是没躲过。

躲不过怎么办呢?那就编吧!

深吸一口气,风月叹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瞒公子,奴家是在魏国澧都长大的,所以知道照影山,就在澧都以东的地方。”

你没事要从吴国不阴城去魏国照影山逛逛,有病吧?

“你是魏国人?”殷戈止皱眉。

“正是。”风月双目含泪,显得楚楚可怜,“不过三年前奴家一家人就都来了吴国,来之后不久,家父家母病重而亡,奴家一个人活不下去,只能卖身为妓,混口饭吃。”

三年前?瞳孔微缩,殷戈止倏地捏紧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你本名为何?”

风月喉咙一紧,挣扎了两下,装作害怕地闭上眼,怯懦地道:“本名……奴家出身低贱,又没上过书院,哪有什么正经名字?平时的话,他们都叫奴家二丫。”

不是她。

殷戈止摇摇头,松开手,心想自己怎么傻了。知道名字又怎么样?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叫什么、长什么样,怎么就养成了抓着魏国人就问的习惯?

再者,面前这人一身风尘味儿,比他见过的所有青楼女子都更加低贱没自尊,浑身软若无骨,半分硬气也没有,跟那青涩倔强得像头小驴子的人,完全不一样。伸手揉了揉眉心,殷戈止突然心情很差,坐在软榻上垂眸,过了许久才哑声问:“你们一家,是因为战乱才离开魏国的?”

“是啊!”没了桎梏,风月仿佛放松了些,语气甚为鄙夷,“魏国总是打仗,烦死了!打得过还好说,偏生那关大将军通敌叛国!我爹说了,关大将军都叛了,那魏国肯定没活路,所以就带着我跟娘离开了魏国。嘿,他还真没说错,这不,两年之后,魏国不就败了嘛!”

殷戈止身子一僵,眼神变得极为复杂,缓缓地转头看着她。

仿佛没有看见他的眼神,风月自顾自地嘲讽着:“我小时候啊,还以为关将军是这天下第一大忠臣,民间都传他忠心护主,什么千里勤王,什么班师回朝行至澧都门口就交兵符,吹得是天花乱坠,结果呢?还是个自私自利的大骗子,竟然为了荣华富贵,置君主和百姓于水火!”

“要是还能看见他啊,哪怕不会武,我也一定会杀了他!”

许是说得太激动了,扯着了手上的伤,风月疼得“咝”了一声,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嘴里“哎呀哎呀”地叫着:“要裂了,要裂了,痛死我了……”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殷戈止低声问:“你们民间,都这么讨厌关将军?”

“可不是吗!”风月愤愤地道,“魏国就是因为他,才会变成今日这靠割地辱国才能生存的凄惨样儿!”

殷戈止沉默。

关家满门忠烈,世代为将,关苍海也是在魏王座下效忠了十年的战神,战少有败,军功赫赫。可谁知平昌一役,他竟然泄露军机,导致魏国五万将士命丧山鬼谷。他也很想相信关将军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当时行军的路线,战略的部署,只有他和关将军知道。

不是他,那只能是关苍海。

那次惨败之后,他回营就接到了有人送来的关苍海与吴国易将军的来往信件,里头的内容能充分解释这五万将士为何而死。他震怒,找了关苍海当面质问,那满脸风霜的男人很是慌张地看着他:“殿下,老臣何以通敌?以何通敌啊!”

关苍海解释苍白,半分反驳的证据也拿不出来。从五万人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殷大皇子双眸带血地看着关苍海,挥手就让人押他回京,连同通敌书信,一并交给皇帝处置。

他知道自己冷静不下来,所以想把这件事交给局外人客观地处理,怎么也该比他公正。

但等他班师回朝,关苍海就已经被判有罪,证据确凿,罪人也自尽于天牢。

一切似乎很对,却又像是哪里不对,茫然之中,他接了圣旨,亲自去关府,将剩下的家眷统统抓起来,九族之内皆诛,家奴丫鬟流放的流放,充妓的充妓。

他心有疑惑,还是找着关家的二少爷问了一句:“关家可有冤?”

狼狈的少年,衣着褴褛,却挺着一身傲骨,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家父已死,热血已凉,关家一门长绝于世就是最好的结局。既然忠君百年,抵不得半日谗言,那冤又如何?不冤又如何?”说完,戴着一身镣铐朝他跪了下来,狠狠地磕了三个头,“愿我大魏陛下天下独尊,再——无——忠——臣!”

掷地有声的四个字,震得殷戈止心里生疼,他对廷尉的判决提出了疑问,然而战乱接踵而至,魏国腹背受敌,军机又不断外泄。殷戈止披甲上阵,再也无暇顾及其他,关家的结局,也就在他的忙乱之中定下了。

如今再回忆起这些,殷戈止突然有些心惊。endprint

关苍海当真叛国了吗?若是没叛呢?

“风月!”尖细得刺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像针刮在铁皮上,惊得屋子里两个人都回了神。

殷戈止很是不耐烦地看了门外一眼,风月则是蹭干了眼泪,开口应道:“金妈妈,我在这儿呢。”

门被推开,金妈妈甩着帕子进来,瞧见殷戈止,总算是收敛了点,笑眯眯地道:“公子还在啊,奴家打扰了。是这样的,咱们梦回楼过几日有表演,先前就说好了的,演一出《红颜薄命》的戏,里头有个将军的角儿,是风月的,衣服已经送来了。”

后头跟着的丫鬟抱着白色的铠甲走进来,铠甲里头还衬着银灰的长袍,煞是威风。

殷戈止皺眉,看了看那铠甲,又看了看软榻上这半死不活的妖精,开口道:“就算是戏,也不能让她来当将军。”

“这是为何?”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金妈妈走到风月旁边道,“她这手没关系的,奴家也不要她打打杀杀,穿着铠甲站着就行了。”

“不是因为她受伤。”想起那些黄沙裹血的日子,殷戈止眼神冰冷,“而是因为她太过低贱肮脏,穿上铠甲,便是辱了千万个为家国而亡的英魂!”

将军都是身经百战,从刀口上活下来的英雄,他们有一腔为国的热血,铠甲战马,威风凛凛,哪里是这风尘地里下贱的妓子能亵渎的?!

金妈妈有点尴尬,毕竟要说低贱,她这一楼的人都高不到哪里去,本就是图个噱头好招恩客,谁知道这位公子竟然这么严肃,当面让人下不来台。

屋子里一时安静,捧着铠甲的丫鬟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风月瞧着,慢吞吞地从软榻上坐起来,眨着眼问:“公子不让奴家演啊?”

“是。”一个字,他说得铿锵有力,霸气十足。

风月“咯咯咯”地笑了:“这可麻烦了,戏是金妈妈半个月前就准备了的,邀了不少贵门之人。好几家大人点了名要看,您说怎么办?”

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殷戈止平静地道:“他们不会来看的。”

他这么肯定?

金妈妈不服气了,甩着帕子笑道:“这位公子,话不能说得太大。虽然奴家不知道您是什么身份,但就算是当今圣上,也管不了底下的人放松放松啊。再说了,咱们这儿的客人来头可都不小,您还能堵着门口不让他们进来不成?”

殷戈止没再开口,站起来便走。

“嘿?”金妈妈有点不高兴,踮着脚看人走出去下楼了,才开口道,“这什么人哪?真以为自己了不起?瞧着文文弱弱的,也不像个将军啊,管得这么宽?”

门关上,风月长出了一口气,半晌之后,才轻笑道:“他的确不是将军。”

“我就说嘛,那弱不禁风的样子……”

“你听说过南乞之战吗?”歪了歪脑袋,风月问。

金妈妈一顿,挥手让旁边的丫鬟都下去,然后坐在风月身边,低声道:“您怎么提起这茬儿了?”

风月是魏国人,金妈妈知道,她背后好像有很多很多的故事,金妈妈也从来没问过。没想到今日,她倒是自己说起魏国的事了。

南乞之战是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五年前魏国以一万兵力,在齐魏边境南乞地界,坑杀齐国三万精锐,震慑齐王,惊愕众国。金妈妈是齐国人,那场战役她自然知道,民间传得沸沸扬扬,说齐国本是知道了魏国的运粮路线,打算去劫粮草,谁知刚好撞上魏国的援军。

狭路相逢,本该是人多者胜,谁知道魏国这边反应极快,利用南乞地势和齐国的措手不及,转劣为优,奋勇杀敌,虽折兵七千,但齐国三万精锐,鲜有生还。

南乞之地因那一仗血光三月不散,齐国因此派使臣同魏国谈和,两国关系缓和,齐魏边境的百姓难得地安居了两年有余。

“若是没有那场战役,齐国之后就该同吴国联手攻魏。”风月道,“魏国如今怕就不只是割地,恐怕国也难存。”

“道理我明白,但好端端的,说这个做什么?”金妈妈一脸茫然。

风月垂了眸子,笑了笑:“因为四年前带领魏国那一万援军的人,就是刚刚那位公子。彼时,他刚刚弱冠。”

心口猛地一震,金妈妈瞳孔微缩,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怎么可能!

“他的确不是将军,但他上战场的次数很多,每次都提着长刀,在最前头杀敌。”

脑海里浮现了很多画面,风月眯了眼。

魏国的战旗和战袍都是深红色的,那人偏爱穿一身银甲,在战场之上打眼极了,惹得对面的将领总是喊:“给我先杀了那个穿银甲的!”

殷大皇子何等猖狂,面对的人越多,越是无畏,一把偃月长刀直取敌兵首级,所过之处鲜血飞溅,血洒他脸上,那双眼反而更亮。

“吾偏爱此甲,尔等若羡,尽可来取!”他声音清冷,却回响在整个战场,铿锵有力。

敌方将领是很想杀了他没错,但是很遗憾,殷戈止不但功夫高深莫测,那一身银甲更是坚硬无比,连铁头的箭射上去,都只有清脆的声响,伤不得他半分。

更可气的是,当他们费尽心思突破魏国防守,想杀了魏国将领的时候,那殷戈止竟然直接拉弓,隔着十丈远的距离,一箭射穿了他们这边将领的头!

鲜血在阳光下喷洒成了雨,一片愕然之中,那魏国的大皇子面无表情,缓缓伸出手,冲着他们这边勾了勾手指,表示:来,杀我啊?

血风卷过,深红战旗下的银甲战神,眉目若霜,无声的张狂。

那时候的殷戈止是关风月见过的最霸气的男人,所有魏国人都有一个共识——只要有大皇子在,他们永远不会输。

的确,在很长的时间里,只要是殷戈止带头打的仗,从未有败绩,魏国百姓拥戴,皇帝也放心地让他带兵。经过大大小小的战役,殷戈止才是最了解沙场舐血是什么滋味儿的人。他不是没受过伤,甚至说每次打仗都会受伤,但他无畏,甚至把自己当作吸引敌人的战术安排。有这样的人在,魏国怎么会输?

但很可惜的是,魏国输了,输在平昌的山鬼谷,输在那一封封“关大将军”通敌卖国的书信上。endprint

风月喉头微紧,回过神,可怜巴巴地看向金妈妈:“手好痛啊。”

从震撼里醒过来,金妈妈表情还有点呆滞,脸上的浓妆看起来都僵了,慌忙道:“我让灵殊给你拿点止痛的药,你再忍忍。”说着,她踉踉跄跄地打开门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风月侧头,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银甲。

她也曾有一套铠甲,银红色的,上头不知道溅了多少敌军的血,也不知染了她自己多少的血。

但如今,她再穿这个,倒当真是不配了。

低笑两声,风月耸肩,摇头不再想这些,让自己放宽了心,躺下继续休息。

接下来的几日,殷戈止没有来梦回楼,大概是知道她沒法儿接客,也就没必要来。

转眼就是梦回楼开台表演的日子,风月的手没拆药,只包得轻薄了些,手指能动,勉强能握把假刀。

“都准备好了吗?”瞧着时辰差不多了,金妈妈在大堂的台子后头吆喝,“马上就要开门接客了,你们可别搞砸了!”

“是。”一群小妖精屈膝应下,有眼尖的看见了角落里的风月,低呼了一声,“你怎么还不换衣裳啊?”

风月穿着常服坐在椅子上,望着门口的方向,轻声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往常这个时辰,外头早有不少轿子了。”风月道,“可今日,除了些晃悠的人,外头什么都没有。”

有轿子的人才有身份,金妈妈这一出戏也就是专门为有身份的人准备的,所以一听这话,众人都慌了,纷纷跑出去看。

招摇街的晚上热闹非常,梦回楼门口也不是没有客人,但往常那些光鲜贵气的轿子,今日当真连影子都没看见。

“这……”金妈妈傻眼了,想了一会儿,甚为惊恐地看了风月一眼。

那位爷在魏国厉害她知道了,可这是吴国地界啊,她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可能当真如他所说,一个都不来?

风月也很奇怪,殷戈止在魏国就不论了,地位卓然。但在吴国,他也就只是个质子,凭什么还能呼风唤雨的?

风月实在好奇,也管不得其他了,将假刀往灵殊手里一塞,然后上楼更衣,翻墙,直奔使臣府。

先前说过,殷戈止是被易大将军抓回来为质之人,但不知道吴国忌惮他什么,没将他关起来,反而是把他当魏国使臣一般,让他住在使臣府,好吃好喝地供着,也没限制自由。质子都能当得这么牛的,可能也就殷戈止了。

使臣府外轿子倒是多,不止轿子,还有很多辆车顶立着铜虎和铜鹤的马车。风月躲在旁边,瞧着那些人拖家带口的,纷纷往使臣府里走。

这是什么情况?赶集呢?

看得实在疑惑,风月瞧了瞧后头的人,干脆混进去装成个丫鬟,低着头往里走。使臣府没有接待,四处也没见着家奴丫鬟之类的,这一群达官显贵都是自觉地在朝主院走。风月扫了一眼,熟面孔不少,多是梦回楼常客,但也有很多从未见过的人。

大门敞开,殷戈止坐在主位上,四下宴席齐摆。众人进去,不管官职高低,年岁长幼,都拱手低头:“殿下有礼。”

风月嘴角抽了抽。

上回吴国太子喊他殿下,她还觉得是人家有风度,不料,这吴国的文武官员竟然也这么喊?他们脑子坏了?

“在下只发了三帖,不料各位大人都来了。”殷戈止颔首回礼,“实在抬举。”

“是吾等叨扰了。”前头一个胖子赔着笑开口,“本也不该这么厚着脸皮登门的,但听闻殿下有收徒之意,下官之子有意从军,还望能得殿下指点。”

“犬子也仰慕殿下多年,若能入室,下官感激不尽!”

“在下安世冲,久闻殿下威名,望殿下赐教!”

一屋子的人瞬间都开口求师,吓得人群后头的风月一个哆嗦。

殷戈止疯了?竟然要收徒?

她算是能明白为什么这些达官贵人一个也不去梦回楼了,殷戈止要收徒,那只要是个人,都想往这使臣府钻——就算不想拜师,也定然想来看个热闹。

殷戈止刚入吴的时候,吴国皇帝就有意让他教习宫中年幼的皇子,殷戈止以“身份尴尬”为由婉拒了。如今他突然要收徒,为的是什么?

不管为的是什么吧,只要是他的徒弟,那被举荐为官就轻松多了,甚至还能得皇帝赏识。为此,在场的各位大人争先恐后,礼物都备了不少,就想得他青睐。

风月冷眼旁观,觉得主位上那人这处境算不得好,一屋子达官显贵,他拒绝谁都不妥。

殷戈止为什么会做这么自掘坟墓的事儿?

“承蒙各位厚爱。”嘈杂声稍歇的时候,主位上的人终于开口,“各位大人如此盛情,倒是令在下难做了。在下收徒,仅收三人,多了是顾不过来的。若是各位都想争一争,那明日黄昏城西校场,在下恭候各位大驾。”

竟然还有考试?众人都住了嘴,心下掂量,面上游移不定。倒是方才报了名字的蓝衣少年毫不犹豫地上前拱手:“世冲必定前往,届时还请殿下赐教!”

风月多看了他一眼,瞧着是个世家子弟的模样,倒也没多在意。

有他开口,其余的人倒也纷纷应了,然后散在宴席上落座。看了一眼四处摆放的席位,风月就暗骂了一声。

说什么只发了三张帖子,这座位倒是摆得不少,很明显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多人来。

不要脸!

“殿下府上虽然清幽,但没个佳人陪着,到底有些冷清。”刚坐下的胖子又开口了,笑眯眯地朝着殷戈止道,“下官府上倒是有不少舞姬,勉强能让殿下这儿热闹两分。”

官场应酬的三大套路:吃饭、送礼、塞女人。其余人都还在酝酿,没想到被他先说了出来。

殷戈止捏起酒杯,平静地道:“是在下怠慢,府上舞姬凑热闹光站着玩儿了,倒是忘记了本职。”

府上有舞姬?风月挑眉,左右看了看,正想说哪儿有傻姑娘站着看热闹看得忘记了跳舞啊?结果再抬头,她就对上了主位上那人一双清澈的眼。

“你还愣着?”似乎是一早就看见她了,殷戈止很是从容地道,“这么多人来,不该以舞相迎?”endprint

啥?风月愣住了。

先不说她不是他府上舞姬,他也没给银子的问题吧,就算她是,可她现在这双手僵得跟木头块儿似的,碰着疼,动得太激烈也会疼,怎么给他跳舞啊?

“殿下。”干笑了两声,风月缓缓抬起自己的爪子,“跳不了。”

仿佛跟不知道这茬似的,殷戈止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怒斥道:“没半点规矩!观止,把她给我带去柴房思过,等宴席过后,再行处置!”

“是。”观止应了,上前小声告罪,然后就跟捏鸡崽子似的,捏起风月就往外推。

“哎?”风月急了,“我又不是……”

她想说,“我又不是你府上的人,你凭啥关我进柴房啊。”但话没说出来,观止出手迅如闪电,猛地点了她身上穴道,她只觉得喉咙一痛,后头的话就没说出来了。

殷戈止抿着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被带走。

风月这叫一个气啊,她就是来看个热闹而已,凭什么不点其他人就点她?看她好欺负是不是?

风月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都被裹着,一身红纱衣罩着的小身板瞧着就柔弱,的确是很好欺负。

唉。

风月认命地进了柴房,找了个干净点的角落坐下,看着观止,眨了眨眼。

观止略带歉意地道:“主子吩咐,我只是照做。”风月摇摇头,又眨眼,抬下巴朝他露出脖颈。别误会,她不是要勾引他,只是已经到了柴房,这哑穴也该解开了吧?

观止恍然大悟,连忙解了她的穴道,然后出去端了水进来,给她喂下。

“你们就爱欺负奴家这样的弱女子。”一能开口,风月眼泪“唰”地就下来了,侧身倒在柴火堆旁边,看起来当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奴家只是路过瞧着人多来看看,你们怎么这样……”晶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过这张妩媚的脸,看得观止有些不忍,半蹲下来道:“我也不知主子为何要关你,不过你别哭了,等宴席结束了,应该也就放你走了。”

“嘤嘤嘤”了好一会儿,顺便用手挡着眼睛将四周都观察了一遍,风月才叹息着止了哭:“这地方黑漆漆的,你家有没有丫鬟什么的,叫来陪我也好。”

观止摇头:“整个使臣府只我一人伺候主子,一个丫鬟也没有。”

嗯?风月挑眉:“厨娘也没有?”

“是,主子要吃的饭菜都是我做的。”说起这个,观止还有点担忧,“虽然能吃,但是不太好吃,主子已经吃了一年。”他有时候也很怕自家主子吃出个好歹来。

风月垂眸,心想殷戈止的防备心也太重了,这么大的院子,所有活儿全给观止做?观止竟然没造反,真不愧是殷戈止最忠诚的手下。

身在别国为质,待遇极好又自由,难免就防着有人要害自己。风月能理解,但还是同情地看了观止一眼:“辛苦你了。”

观止一顿,轻笑:“伺候主子,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看了看外头,风月道:“既然只有你一个人伺候他,那你还在我这儿做什么?宴席上你家主子怎么都得要你帮衬一二吧?”

“这个……”摸了摸鼻梁,观止显得很不好意思,“主子刚刚吩咐我,说要看紧你。”

风月:“……”竟然对她这么狠?!

她深吸一口气,眼泪又出来了,哽咽道:“奴家只是个弱女子,你家主子这是干吗啊?”

“我也不知道。”观止道,“先前从梦回楼回来,主子就让我去查你的身份来着,可惜你是青楼人,也没什么熟人和亲友,所以我什么也没查到。”

以耿直著称的殷戈止的随从观止,在此刻又展现了自己老实的一面,竟然把这些话都对她讲了!风月哭不出来了,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她太天真了,以为殷戈止从来没怀疑过她什么,也以为自己能蒙过去,但她怎么忘了,十战九胜的殷大皇子,做事一贯滴水不漏,面面俱到。只要让他起了疑心,那绝对会将她查个底儿掉。

可是,那又如何呢?知道她是谁的人都已经死了个干净,有本事他下地府去查!

“你别激动啊。”观止连声安抚她,“咱们主子在找个人,所以对形迹可疑的人都有些敏感,凡是身边的人,都会这样查的,不止对你。”

风月哑声道:“你不用安抚我,我没激动。”

看了看她血红的双眼,观止耸了耸肩,没激动就没激动吧,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柴房里安静了片刻之后,风月才想起来问:“你家主子在找什么人?”

观止道:“一个故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但主子已经找了三年。”

三年?风月心里一跳,愕然道:“男的女的?”

观止认真地想了想,道:“男的吧,三年前魏国发生了很多大案,有不少人被牵连,主子好像有个朋友也被卷进去了,不知下落,所以一直在找。”

男的。

风月松了一口气,扯得手骨生疼,她白着小脸儿想,自己怎么又自作多情了,三年前殷戈止睡过的女人都能组第二个梦回楼了,还指望他会痴心地找谁三年?

倒不如指望梦回楼有一日能变成学堂呢。

“你怎么这么放心地把这些事告诉我啊?”风月抬头,突然问了观止一句。

觀止笑道:“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现在反正也无事,便当聊天了。”

“哦?”风月来了精神,“那能聊聊你家主子现在在吴国的情况吗?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还是这么厉害。”

她是不忍心看曾经尊贵如神祇般的人落魄的,但看殷戈止这么风光,她也不太乐意。

一听这个问题,耿直的观止直接闭了嘴,伸手捏住嘴唇,朝她摇头,表示这个不能说。

翻了个白眼,风月暗暗地嘀咕:“连手下都调教得这么滴水不漏,真是个变态!”

“你要么把话放在肚子里别出声,若是出声了,声音再小我也能听见。”

门口的光一暗,有阴风吹了进来,风月喉头一噎,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然后抬头看去。

殷戈止跨进柴房,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整个人如神仙般遗世独立,俯视着她这个在灰尘里的凡人:“骂我?”

“没有没有!”连忙摇头,风月道,“奴家正夸您身边的人懂事呢,嘿嘿嘿。”

殷戈止半垂着眼,慢慢弯下腰,凑近她的脸,神色阴暗,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她的肚子上:“下次骂,放进这里,不然,我帮你把舌头放进这里。”

这人,分明是阴狠嗜血的修罗王,还非穿一身洁白的衣裳!风月心里冷笑,面上却再也不敢造次,跪得端端正正的,谄媚地道:“奴家再也不敢了,不过请问殿下,您把奴家关在这儿,有什么事啊?”

下期预告:论挖坑,可能这世上没人比得上他殷戈止;论演戏,红尘里摸爬滚打的关风月也是一等一。不管他挖多少个坑,她都敢跳进去把戏唱完,谁还没点傍身的本事了不成?endprint

赞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