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星光(五)

风浅

上期精彩回顾:宛籽利用地球人的特长做了美味的菜肴惨被拒,既然破军号返航降落的时候她就要被杀死,那……现在死掉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的绝食却意外地引起了莱格修斯的关注,而同时宛籽也发现了莱格修斯的秘密。

莱格修斯非常虚弱。

宛籽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一直以来,这些外星生物都像是钢铁做的一样,他们擅长厮杀,喝那些恶心的营养剂,并且需要休息和睡眠的时间很少很少,可是现在,这个外星元帅却虚弱颓废地倚靠在墙角。

“你……你怎么了?”

莱格修斯抬眼,声音嘶哑:“你听我命令……”

“……好。”

莱格修斯艰难地支起身体:“站在你现在的位置,朝你的左前方……移动三步。”

“……哦。”

宛籽不明所以,可是看莱格修斯狰狞的表情,就好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她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紧张起来,照着他说的话朝左边移动了三步。

“往前……往前走。”

宛籽小心地朝前迈动脚步,一步、两步、三步……当她跨到第五步的时候,听见了身后莱格修斯的声音。

“停下。”莱格修斯吃力道,“伸手触摸……你脚下的区域……”

宛籽缓慢蹲下身,伸出手去触碰飞船的地板。就在她的指尖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她的身下忽然闪耀起微弱的荧光,光芒蜿蜒曲折、层层叠加,就像人体的血脉,以她的指尖为中心,慢慢集结成回形的图腾。这是……

“跟我……念……”

“……什么?”

“萊格修斯,伊克斯佩特星皇室第三继承人。”

宛籽茫然回头,发现莱格修斯已经颓然坐在了地上。

他咬牙道:“跟我……念……”

宛籽哆嗦着,小声跟着说:“莱格修斯,伊克斯佩特星皇室第三继承人。”

“请求开启S级防御模式。”

“……请求开启S级防御模式。”

“申请密令为:S23-A3zZ55。”

“申请……密令为……S23-A3zZ55。”

“请审核。”

“……请审核。”

不长的一段话,莱格修斯却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断断续续讲完。宛籽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不祥的预感如乌云压顶般笼罩着她。她眼睁睁看着地上的微光图腾渐渐隐没,然后地面上裂开一小条缝隙,指尖忽然触到一阵冰凉——

“啊……”她吓得想缩回手,然而已经晚了,她的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赫然多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已验证。欢迎登舰,莱格修斯殿下。”空间中响起冰冷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黑暗瞬间消退,整个舱的灯光亮起,人工智能温柔的声音重新归来:“亲爱的元帅,您的修复剂β尚未注射,请问是否完成注射?”

“注射。”莱格修斯道。

宛籽还瘫坐在地上,手腕上的血液渐渐被止住,留下了一道红肿的伤口。

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莱格修斯重新躺回了座椅中,机械臂推送着一管淡红色的液体,忽然直直插入他的心脏!

“嗯……”莱格修斯微弱地呻吟了一声,很快地,他的肤色与神情就恢复了正常,就好像刚才的孱弱只是一场幻觉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宛籽捂着手腕上的伤口,茫然盯着莱格修斯面无表情的脸。她看见他一步步走近自己,金色的眸子中暗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微妙光芒。

他好像很震惊,震惊之余,是毕现的杀气。

宛籽从来没有这样清晰的危机意识,她几乎是从地上蹿了起来,起身就朝后跑去!

可是舱这么小,外面又是茫茫宇宙,她能跑到哪里去呢?莱格修斯不紧不慢地靠近,她被逼到了墙角,惊恐和绝望泰山压顶一样地袭来。

他想杀了她!是真的想杀了她!

“求……求求你……”宛籽吓得双眼赤红,身体不住地哆嗦。

她大概能够猜到一点他的杀人动机——破军号被劫持,只有更高的密令可以强行唤醒主脑。这个密令恐怕只有皇族的人才知道,而且还要通过血液的验证……而她可以,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能够猜到的是,在破军眼里,她拥有和莱格修斯一样的特权级别!更何况,她刚才目睹了莱格修斯孱弱的样子,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其他人明显根本不知道。莱格修斯能容得下她这样的人存在吗?如果她落入敌人手里,如果她有心想要危害伊克斯佩特……

莱格修斯越来越近,宛籽听见自己的声音带了哭腔:“我一定保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刚才发生的事情!”

可惜好像无济于事,莱格修斯根本没有停下脚步。

宛籽抽抽鼻子,惶恐颤抖:“我死了,根本不能改变你现在的困局是不是?我刚才还帮了你!我一定不会做任何威胁到你的事情!我发誓!”

莱格修斯缓缓抽剑。

她哭出声来:“求……求求你……我想活着……我不想死……”

四周寂静。

莱格修斯的剑抵上了宛籽的脖颈。

他其实没有想太多,现在的局面并不存在多少困扰,她必须死。

这种弱小的,几乎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的低级生物,他们就这样把要害暴露在身体外侧,在漫长的时光里面居然没有灭种吗?

她好像只会发抖,仰头的时候眼睛里水汪汪的,声音细小,就如同被王公贵族们把玩的宠物一样柔软。

她常常抱膝蹲在角落里,毛茸茸的脑袋看起来很软,就连气味也很软。

一刀割下去,她还会不会“哭泣”?

“求……”宛籽把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她死心了,就算她压根没有和他结过仇,就算之前的相处甚至可以说是融洽,就算她刚刚帮助过他,就算她苦苦哀求……他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因为他是外星人,非我族类,根本没有心。endprint

“莱格修斯。”

莱格修斯微微凝神,手上的动作停止。

宛籽咬牙握拳,扛着肩膀上的剑站起身来,在他的目光下轻轻向前迈了一步。

“莱格修斯。”她踮起脚,伸出虚软的手臂轻轻环过他的脖颈。

莱格修斯一动不动。他不懂,她到底想做什么?

“莱格……修斯。”

宛籽浅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重重地朝莱格修斯的双唇撞了过去。

宛籽张口咬住他的唇,感觉到了他僵硬的骨骼挤压发出的一点点声响。她知道自己疯了,可是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如果她的存在真的是为莱格修斯而研制,如果此时此刻的她还有一丝渺茫的生机……

唇齿相接的一瞬间,微凉的触觉带来一阵颤抖。

她脖颈上的刀还在。冰凉的,锋利的,带着死亡的威胁。

横竖都是一条命,宛籽豁了出去。她奋力踮脚,濡湿的舌尖滑过他紧抿的双唇,柔滑得如同一条小鱼,在他吃惊张口的一瞬间探了进去……

温热的濡湿。

她感觉到了莱格修斯僵硬的脖颈,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还听见了一点喘息,也许是幻觉,因为伊克斯佩特星人的鼻子和呼吸道根本就是装饰品啊……

那是呼吸吗?

宛梓还来不及确认,她的肩膀就被巨大的力量钳制住了,随即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她被狠狠推开了好几步,附带着重重的“砰”的一拳,她的后背撞上了金属质地的舱壁,眩晕的感觉一阵阵侵蚀意識。

宛梓剧烈地喘息,抬头警惕地看莱格修斯。

莱格修斯提着佩剑的手臂维持着僵硬的姿势,眼睫微垂,所有的神情都隐藏在了暗影里。

宛梓一动也不敢动,自打地球灭亡开始,她从来没有这样冷静过。

“莱格修斯。”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你需要我,活着的我比死掉的我对你更有用。我死了,还会有别人。”

舱内的空气仿佛被抽干。凝滞的氧随时会被点燃。

宛梓知道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跃动,她用力平复喘息,站直了身体,一步一步靠近他。

七步。

五步。

三步……

对面的外星人徐徐放低了佩剑。

几缕发丝从他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宛梓忽然有种欲望想去撩一把,记忆中,它比丝绸还要柔软。

从来没有这样靠近过,宛梓悄悄吸了一口气,干涩道:“我保证,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宛籽努力不发抖。

就在她以为再也等不到回应,只能等到死神的时候,整个舱内忽然亮起了强光。警报声瞬间响起,一声比一声刺耳,主脑的光屏终于被激活,3D投影的罗斯特出现在舱内,声音惶惶 :“元帅——元帅!您是否能听到?”

“元帅!破军号疑似感染虫族病毒!如果您能听到,请从内部开启舱门!”

罗斯特的声音断断续续,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那个……”宛籽咽了一口口水。

忽地,莱格修斯的身形一闪,出现在刚才宛籽调出的界面上。荧绿色的光芒映在他惨白的脸上,越发显得阴气森森。

几秒之后,舱门突然开启。

莱格修斯走后,宛籽终于从对死亡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哆嗦着站了起来,走出舱门。

她轻手轻脚地挨着墙边走,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事实上她想多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过道上没有人停下来哪怕是看她一眼,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神色凝重,时不时停留在角落里开启控制面板调试。

虫族……病毒?

宛籽对这个陌生的词汇并没有什么概念,不过这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影《异形》。茫茫宇宙中,孤独的战舰被不知名的病毒登陆,尖叫与鲜血,腥臭的黏液与丑陋恐怖的牙齿……呃……宛籽甩甩脑袋,努力把那些画面甩出去。

横竖都是死,与其被恶心的虫子吃,还不如刚才被莱格修斯一刀砍了啊!

“宛籽?”罗斯特惊异的声音突然响起。

罗斯特在她的面前站定了,上上下下扫视她:“你……真的还活着?”

“我该死了吗?”宛籽面无表情。

罗斯特的神情顿时僵化:“啊,哈哈……哈哈哈……元帅让我来善后。”

宛籽:“……”

善后是什么意思?用脚指头都猜得到!

宛籽转身就跑,结果身体还没来得及移动,就腾空而起——

罗斯特把宛籽夹在了腋下:“别怕别怕,元帅让我看着你而已。来,葛格(哥哥)带你去抓虫子啊!”

……

宛籽拼命扭动腰肢,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罗斯特什么时候被亚瑟洗过脑了?

破军号是伊克斯佩特第一战舰,它的历史之悠久,可以追溯到四千年前伊克斯佩特王朝叛乱时期,那时星际基因缺陷带来的灾难初现端倪,国民经济与军事力量经历了长达数百年的衰退期,而后以莱格修斯家族为首的军政系统夺了温和派大旗,以破军为首,进入了长达数千年的帝国统治生涯。

破军号是伊克斯佩特的战神军舰。

换句话说,它很老了。技术陈旧、配备落后、人工智能还不是非常完备,经过四千年繁衍进化的病毒能够轻而易举地感染破军主脑。而病毒一旦侵入主脑,就会迅速篡改主脑记忆与人工智能识别,更有甚者还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修改航线,引领破军号进入早就布置好的陷阱。所幸这一次发现得及时,病毒也并不十分厉害,全舰转为手工操作清理就能够大致锁定病毒位置。

原来不是那种嘴巴里长嘴巴的怪物入侵内部,追得所有人嗷嗷叫啊!

宛籽站在罗斯特身后,看他手工检查所有枢纽,忍不住开口:“原来莱格修斯的船这么破啊,以前没有修过吗?”简直无法想象,这个狂酷跩霸道总裁型元帅居然用着4000年还没淘汰的旧货?

罗斯特拍了一下宛籽的脑瓜:“破军号是伊克斯佩特的荣耀!”endprint

宛籽目光凉飕飕地望着船:“所以这个荣耀4000年来被病毒感染了几百次?”搁地球上,这简直就是裸奔4000年不装杀毒软件的Windos95肉鸡啊!

罗斯特:“你以为有多少东西可以靠近破军五千星际单位以内后还能存在?”

宛籽:“……”

罗斯特叹息,伸出手拉扯宛籽的脸:“我说地球人,你真的不知道这次病毒是因为……”

他的话没说完,忽然住了口。

宛籽只觉得身后凉飕飕的,僵硬着转过身去,果然看见了那一座移动的银甲金发雕像。

……

“元……元帅!”

“你在做什么?”

莱格修斯面无表情,目光微微游移,末了落在了罗斯特掐着宛籽的脸的手上,目光顿时暗了几分。

罗斯特僵硬地松开了手,哭丧着脸干笑:“啊……哈哈,报……报告元帅,我正……”

“检修完毕就去指挥舱。”

“……是!”

莱格修斯的背影消失在过道尽头。

罗斯特还僵在原地,好久,才仿佛回过神来般喃喃自语:“不至于吧?”元帅刚刚的表情是一副要剁了他的手的样子吧?错觉吗?

是因为……宛籽?

接下来的日子,宛籽成了破军号上的透明人,因为大家都在忙着检修。伊克斯佩特星人经过了四千年发展,早就脱离了手动操作的机械时代,转而向AI发展,那群少尉恐怕只在军校里模拟过军舰手工操作与检修。

宛籽不确定莱格修斯是不是彻底饶过了她的小命,每天看着他在军舰上来来回回地走,连一个余光都不分给她……她选择尽量缩减自己的存在感,装作自己是一棵刚发芽的菜,到后来,好像真的不再害怕了。

唯一会和她有接触的是医务团队。

绝食计划暴毙后,她的所有生命体征成了高危监控数据。每隔四个星际时间单位,就要接受一次全身体检。

最开始脱光光躺在器械上的时候,宛籽觉得自己就像一块砧板上的五花肉。到后来,她已经能够在体检的时候睡过去了。

也许高等智慧生物的羞耻心也会渐渐地消失吧。又一次从迷糊中惊醒的时候,宛籽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宇宙那么大。

而她苟且漂泊。

二十个恒星日悄然而逝,破军号开始驶入伊克斯佩特控制星域,这就意味着破军号的危险已经基本可以排除了,这一片广袤的星域都隶属于伊克斯佩特王国监管,遇上危险的概率已经下降了七十个百分点。

破军号上的各司忽然记起来,破军内的外来物种除了那个病毒,还有一个地球人。

这个地球人似乎……有些乖巧得诡异?

“怎么回事?”莱格修斯扫了一眼体检报告。

医务队长一筹莫展,答:“我也不清楚,最近宛籽严格按照外星生物饲养法则,提供摄入有机食物,并且保持每天相等比例的运动以维持新陈代谢,每天提供至少三小时的模拟恒星光芒日照用以补充钙质,她最近很听话,体检的时候也不会反抗,可是……”

可是身体各项数值却在下降。这和之前绝食期不同,那是急剧下降,现在的宛籽每天以非常微小的幅度一点一点地消耗着身体里的能量,就像一株缺少养分的植物一样,以肉眼不可测的速度缓缓地枯败着。

莱格修斯打开了监视器。驾驶舱内的3D投影清晰地投射出宛籽的现状。

她趴在自己的休眠舱里,歪头枕靠在自己的手臂上,长长的黑色头发凌乱地披在光裸的背上,白皙的腿弯折跷起,小小地摆动着。

……她没穿衣服。

莱格修斯皱眉,他依稀记得她刚孵化出来的时候,曾因为皮肤的裸露而尖叫遮挡——地球人似乎觉得着装与荣辱人格休戚相关,现在她已经完全无所谓了吗?

“元帅,如果她这个情况继续下去……”医务队长犹豫道,“参议院是不会放任您这样虚度时间的。与其这样维持下去,不如申请参议院介入,重新制定方案。”

“不需要。”

“元帅,破军号受到感染,随时可能被召回!与其让参议院插手,不如军部……”

莱格修斯抬头望向医务队长:“我以为,你不会轻易放弃26号。”

医疗队长一愣,若有所思地望着3D投影里的地球生物。

顶多……顶多有一点点舍不得吧。

只有一点点。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与“星辉”计划的实验体有过如此之长的接触,知道她叫宛籽,并试图去了解她的喜怒哀乐以及思维方式,可是仅限于此,当她的存在会影响参议院与军部之间的微妙平衡……即使她如此鲜活,也只不过是一个实验体。

“维持原状。”莱格修斯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

“是。”

医务队长沉默着离开。指挥舱里又归为了一片寂静。

蛰伏在座椅上的帝国元帅静静看着面前的3D投影,许久都没有变换姿势。

——就这样销毁吗?

莱格修斯伸出手,戴着白色手套的手隔着虚空轻轻触了触投影里的地球人。

——如果注定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也许她应该有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带着之前所有实验体都不曾有过的光芒;又或许她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即使柔弱不堪,也能在危难关头迸发出难以言说的璀璨。

就像所有的星际传说中以少胜多的传奇神話一样。

宛籽当然不知道,她的小命已经又去阎王爷那儿转了一圈。

她刚从噩梦中转醒,浑浑噩噩地爬下“床”,光着身子慢悠悠游荡到医务舱的门口,捧起营养剂,仰起头,将营养剂“咕噜咕噜”灌下喉咙,又慢悠悠地转过身,绕着小小的舱室转圈。

一圈,两圈……

等到第三圈,宛籽终于发现了脊背上有一点点异样。她缓缓回过头,果然发现几步开外的地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站了一座安静的银甲大咖。

舱内光线偏暗,他就这样静悄悄地站在隐约的光晕里,圣洁得跟圣母马利亚降临似的。endprint

宛籽仰头望着他,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静谧的空间里仿佛连时间的流逝都悄然停止。

“你的机体成熟度为60%,基因缺陷23%,目前生命体征匀速下降,不出意外的话还有15个恒星日,你就会濒临销毁值。”

莱格修斯机械的声音缓缓响起。

宛籽悄悄低下头。

“登陆伊克斯佩特后,你被销毁的概率为百分之九十七,而你的生存概率是百分之三。”

这并不意外啊!宛籽心里没有多少波澜,只静静地盯着不远处莱格修斯的影子。

然后,她听见了莱格修斯的声音。他说:“如果你愿意配合我,我可以让你成为百分之三。”

地上的影子徐徐向前了一步,带着沉稳与坚定。

宛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沿着细长的影子迟疑地、彷徨地抬起头来,顺着他修长的腿,利落的腰,瘦削的肩膀,一直看到他温凉的眼睛。逆光里,异星元帅的身影挺拔而利落,时光恍若回到许久之前,她在这陌生的世界里第一次睁开眼睛。

她听见他的声音,渐渐地带上了一点点和缓。

“你准备好做那百分之三了吗?”

伊克斯佩特星历4065年,破军号回程。

这注定是一个会被载入史册的日子,虽然参议院与军部联合封锁,但是消息终究传了出来——莱格修斯将军将要带回一个配偶。

一个地球生物。

这真是千年难遇的大新闻啊!

第四章:王妃殿下

伊克斯佩特星四千年一遇的黄金单身汉莱格修斯,有——配——偶——了!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帝国只花了一顿饭的工夫。

八卦的传播速度是新闻的一千倍,这个定律在整个宇宙中都是通用的,尤其是集齐了四百年黄金单身汉、帝国史上唯一一个靠脸都能驰骋星际的元帅、伊克斯佩特星少女梦中情人排行榜蝉联三届冠军、金发金眸、细腰长腿、制服禁欲系军部精英NO.1等条件于一身的莱格修斯大元帅——他居然有配偶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具有轰炸性的新闻吗?

虫族入侵?

谁管那堆虫子啊!

一时间,伊克斯佩特星所有媒体的目光都瞄准了破军号。等那银白色的古老战舰降落在空旷的军部训练场后,《伊克斯国民公报》首席记者一马当先,利用职权之便拨开层层守备,在所有羡慕的目光中冲向了破军号!

破军号舱门缓缓打开,几个少尉从里头从容步出,隔了一会儿,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莱格修斯元帅的银甲出现在舱门口。在他的身后有一个娇小的人缩着身子,正怯生生地眺望底下黑压压的人群——

啊……看到了……

伊克斯佩特媒体团每个成员都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只地球生物,看她跟在元帅身后,一点一点露出全部身形。一瞬间,每个人心中激荡起涟漪,无数记录仪把这一幕记录下来,传达到了整个莱格修斯统治星域。

啊……她的衣裳是粉红色的啊,个子有点小,才到元帅胸口呢……

等等——是人形的?

在消息曝光之初,无数八卦小报对“地球人”进行了全方位研究。根据已有的资料显示,地球上的生物以有脊椎生物与无脊椎生物两大类为主,生物种类多样化,其中不乏长得跟鼻涕虫似的品种。上头只说在地球毁灭之前带回了碳基生物基因,可没说带回的是什么品种——谁知道元帅会不会娶一个无脊椎节肢动物啊!

这注定会被载入史册的一刻,《伊克斯国民公报》首席记者代表全体媒体热泪盈眶。

是人形的啊,人形的啊,人形的啊!

“元帅!莱格修斯元帅——”首席记者终于将镜头对准了莱格修斯,余光小心打量着宛籽,“喀喀,莱格修斯元帅,我谨代表《伊克斯国民公报》向您的归来表示欢迎。请问元帅,您身后的这位……夫人怎么称呼?”

莱格修斯:“……”

宛籽觉得自己快要僵化了,那么多外星人聚集在一起,黑压压一片,类似闪光灯的射线不断地擦过她的头顶……她按捺住逃回破军号的欲望,试探性地小声道:“我叫……我叫宛籽。”

“你好,宛籽阁下!”首席记者单膝跪地,做了一个花哨的姿势抬手做邀请状,墨绿色的眸子几乎要迸发出飞溅的火花。

这是要握手吗?宛籽愣了一小会儿,犹豫着伸出了手。结果手还没有触到那只外星生物就遭拦截,落入了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心。

哎?

宛籽顺着白手套一路向上看,对上了莱格修斯面无表情的脸。

……

“咔嚓。”

那是宛籽与莱格修斯第一次公开合照,矮瘦的地球人宛籽仰头凝望着高大的外星元帅,目光中还留有一丝稚嫩与紧张。全息3D图像通过影像记录仪被传达到了全球每一个角落,从此永久地封存在了伊克斯佩特帝国资料库中,成为伊克斯佩特帝国发展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宛籽”两个字,与莱格修斯齐名,为全世界知晓了。

宛籽吃力挽着莱格修斯的手,突破层层阻碍,来到了莱格修斯的居所——赫立俄斯宫。她当然不会觉得自己真的成了“元帅夫人”,之所以能成为那百分之三,纯粹是因为与莱格修斯的约法三章。

“松手。”

“……好。”

宛籽倏地收回手,退至三步开外。

约法第一章:人前做好“星际配偶”,人后她不得以任何理由逾矩,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演给军部和参议院看的假象啊。

“留在原地,没有特殊情况不许外出。”

“好。”

约法第二章:活动范圍仅限于莱格修斯允许的范畴之内,不许与配偶之外的人进行交流对话,所有措辞必须经过报备与审核,杜绝约法三章外泄可能性。

“那是你的休息处。”莱格修斯大元帅目光移向角落。那儿有一个休眠舱,很突兀地横亘着。

“好……”

约法第三章:不许上床。

好吧,字面意义……也可以理解。宛籽汗涔涔地左顾右盼。这一座寝宫四面透明,永远处于日界线上,朝阳横陈在遥远的地平线上,霞光洒进室内。上一次她离开这里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婴儿,没能好好打量下这一座宫殿,现在看起来,莱格修斯果然是把最好的留给了自己啊!endprint

“莱格……”

宛籽咽了口口水,把快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满天霞光中,莱格修斯下颌微扬,徐徐张开了银色的翅膀。他身上的银甲渐渐隐退,露出光裸的脊背,纤长的四肢,在光辉中舒展开曼妙的曲线。

宛籽:“……”

下一瞬间,银色翅膀缓慢收拢,光裸的皮肤渐渐被轻软的丝质薄膜覆盖,十几秒后,莱格修斯身上已经穿上了一件素白的便服。

宛籽:“……”

所以这群外星人从来不用洗衣服吗?!

“你在看什么?”光晕里,换好“衣服”的莱格修斯大元帅问。

宛籽咽了一口口水:“那个……很久前,我在地球的时候,生物课上学过‘完全变态和‘不完全变态,虽然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变成蛹,但我想你……们应该是完全变态吧……”如果以地球生物来衡量,这种长翅膀的外星人何止是完全,简直是超级无敌变态吧……

莱格修斯显然没有听懂,也对宛籽说的“地球常识”没有丝毫兴趣。他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就利落地离开了房间。

宛籽被丢在巨大的宫殿中,她愣了好久,才慢慢踱步到了日光可以照射到的地方,蹲了下来。

她应该……应该算是活下来了吧?

她在地上躺成一个“大”字,眯着眼睛伸出手,翻转着指尖的光晕。

就算这个身体也许已经不能完全算地球人了,只要足够配合,应该可以活到这具身体……彻底用坏的时候吧?

……

宫殿外,伊克斯佩特的元帅搭乘的飞行器缓缓上升离开地面,进入了自动引航模式。寂静片刻,他调出了虚拟通信系统,接通研究中心。

“亚瑟。”他的声音低沉,“在地球人概念中,什么是‘完全变态与‘不完全变态?”

电话那头一阵静默。

莱格修斯切断联络。

恰逢飞行器路过赫立俄斯宫,他看见那个地球人慵懒地躺在金色的光芒下,整个人透着柔软。托伊克斯佩特星人绝佳的视力的福,他可以看见她的眼睫规律地扇动,举起的指尖被恒星光芒投射成了半透明的橘红,一副幼小而脆弱的模样。

——地球生物,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还是只有这一只特别软?

宛籽在赫立俄斯宫认真策划着如何保留小命,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风云人物。

不论元帅本人意愿如何,国民的热情已经被彻底点燃。全球最火爆的虚拟社交空间里,文字版块充满着全球人民对地球人兼元帅夫人史无前例的热情:

——地球人都那么小吗?以她的个头是不是只能抱住元帅的腰?身高差好有意思啊!

——这还是幼年体吧?早知道元帅喜欢这一款,二百年前我就应该上啊!

——黑发黑眸,低等贱民而已,瞧你们热情的。

——哟,楼上自己是金发还是金眸?军部还是参议院允许你进入虚拟区了吗?

——呵呵,种族等级歧视的虫子滚开。

——要吵的出去吵!谁有空和你们谈种族,求问地球人真的都死光了吗?还有没有机会弄一个啊?真是太——可——爱——了!

附件:【3D图】.JPG

附件:【高清】.gif

附件:【全息拟真成像】.v33

……

几天之内,“元帅夫人”同款抱枕与仿真模型面世,被抢购一空。

帝都第一学院开设《地球文明探索》课,好评如潮。

赫立俄斯宫的女仆写了本《元帅夫人起居观察录》,被科学院收购了版权。

……

宛籽陷入一场全球性的被围观浪潮。

而她懵懂不知。

同日,赫立俄斯宫收到了一份来自亚瑟的包裹,上面封存的密码刻印是“军事机密”。送包裹的亲卫兵马不停蹄地把家送到莱格修斯面前,紧张地看着元帅解开密码锁,露出了里头的……元帅夫人等身玩偶。

不久,生产等身玩偶的厂家涉嫌欺诈被查封。

……

宛籽被关在巨大的笼子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她只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长出青苔了。硕大一座宫殿,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从莱格修斯踏出宫殿门那一刻起,她连他的翅膀毛都再也没见过!

这感觉就好比手端着茶叶和热水,却没有茶壶——这让人怎么泡啊!

日复一日,无聊而又漫长。

就在宛籽以为要老死在鸟笼里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片刻后,屏障消失,罗斯特着急地冲进了房间,一把拽起了宛籽的手腕。

“你干吗?”宛籽挣扎。

罗斯特神情凝重道:“你得跟我去一趟军部,元帅他……”

羅斯特缄口不言,拽着她往外走。

宛籽踉踉跄跄地跟着他的步伐,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莱格修斯一身戾气想要杀人灭口的模样——该不会是他拼命想要隐藏的东西被发现了吧?

下期精彩预告:宛籽火急火燎地赶往军部,想要在关键时刻助莱格修斯一臂之力。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让莱格修斯如此紧张的竟然是——军部的逼婚?

即使被逼婚的另外一个主角是她自己,宛籽也忍不住感叹,长辈们的逼婚看来是全宇宙的通病啊!endprint

赞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