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改造计划

王木木

一、古怪的老女人

“啊——”

一大清早,某小区就被突兀响起的惨叫声划破了宁静。

简简抱着被子,手指颤抖着指着床上的男人:“你你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男人长得细皮嫩肉的,十分帅,就是一头瀑布般的漆黑长发直垂到腰际,他还穿着古代皇帝才穿的龙袍,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比她的还要难看。

“放肆!”蒙了半晌的楚炎似乎这才清醒了,一脚将简简踹下了床,“你是哪宫的贱婢,竟敢爬上朕的龙榻?来人,将这个贱婢给朕拖下去五马分尸!”

楚炎颐指气使地站在床上,那愤怒的样子和简简昨晚看的历史剧里的暴君别无二致。

她被踹得蒙了:“难道我穿越了?可是不对啊,这是我的房间啊!”

楚炎半天没等到人进来把简简拖出去五马分尸,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不对劲。

他脸上愤怒的表情还没褪去,僵在脸上,半晌,响起一声更加暴怒的吼叫:“这是什么鬼地方?朕的美人呢?朕明明记得昨晚刚掳回来一个美人,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古怪的老女人?”

“……”

简简活到二十六岁,第一次被人叫老女人,还是“古怪的”,她真是呵呵了。

楚炎有些慌,质问她:“朕问你话,为何不答?你到底是何方妖物?”

简简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好整以暇地回答:“这位皇帝先生,按你这个套路来看,应该不是我穿越了,而是你穿越了。”

“何为‘穿越?朕乃大燕国九五之尊,你敢绑架朕,朕要诛你九族!”

楚炎摆出攻击的姿势朝简简扑过来,她被他大力撞倒在床上,还没反应过来,他自己先僵住了。

他滑稽地看看简简,再看看自己的双手:“朕的内力呢?朕的武功呢?你到底对朕做了什么?”

“色狼啊!”

被楚炎压在身下的简简老脸爆红,慌乱之下,一脚踹了出去。楚炎在半空中滑过一道靓丽的弧线,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十分钟之后。

简简瞪着对面一脸还不能接受现实的男人,双臂环抱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怎么穿越过来的?”

她检查了家里的监控设备,这个男人真的是半夜突然出现在她床上的,跟灵异事件似的。

楚炎的眼底波涛汹涌,这个贱婢居然敢踹他,居然敢踹他尊贵的龙体?

“朕的名讳岂是你个贱婢能知道的?”

简简似笑非笑地揉了揉手腕,楚炎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恼羞成怒又不敢发作,屈辱道:“朕名楚炎,至于你这贱婢所言的穿越……”

楚炎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个叫“天人族”的族人冒犯了他,他一怒之下命人屠村,天人族供奉的那个据说是“天女”的祭祀长得太美,于是他便将她掳了回来侍寝。

那个祭祀的美人很奇怪,不哭不闹,当他以为美人会顺从他时,美人却伸手推在他的胸膛上,阴森地说:“暴君,你的报应来了。”

他一愣,整个人就被推入一片虚无,美人的声音如附骨之疽:“你将失去一切,甚至包括你能自保的武功,你的宿命将和一个普通人捆绑在一起,我唯一允许你的,便是你在那个普通人受欺负时出现,在救人时恢复内力,直到你学会何为人,何为君。”

接着他就晕了过去,再睁开眼,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屠村?掳美人?”简简目瞪口呆,“原来你是传说中的暴君啊?”

“放肆!朕才不信那什么妖女的诅咒之言,你这贱婢敢侮辱朕,朕要诛你九族!”

楚炎扬手要打人,手还没碰到简简,他只觉眼前有道影子闪过,继而他的脸“啪”的一声……被打偏了。

可怜暴君扬起的那只手还顿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着简简收回手,一脸茫然。

简简笑呵呵的,提醒他:“暴君,你现在在我的地盘上,就你这娇生惯养的小身板,要是不想被我弄死呢,你说话可得小心些哦。”

“……”

堂堂大燕国陛下,怎堪受如此侮辱?

他一撩袍子站起身:“朕乃天子,万金之躯,岂是你这贱婢能羞辱的?待朕回宫之后,定将你五马分尸!”

简简笑盈盈地对他拱拱手:“我等您来分尸哟!”

楚炎气得手脚发抖,开始满屋子乱走,简简看得新奇:“陛下,您不是要回宫吗?”

楚炎僵住了,一张脸红得发紫,紫得发黑,他恼怒道:“朕找不到门。”

简简:“哈哈哈哈哈!”

最终楚炎在简简的嘲笑声中打开门,才得以走出去。

临出去时,他特意看了看简简家的门槛高度,然后在她疑惑的目光注视下,冷哼道:“门槛如此之低,果然只是个贱民。”

然后这人负着手,扬扬得意大摇大摆地走了。

简简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古时身份越高的人,家里的门槛就越高,所以她这是被楚炎这个暴君给嘲笑了?

二、朕要诛你九族

“哎,现在的神经病可真多,说他穿越他还真演得像模像样的,只不过他究竟是怎么控制监控设备,突然出现在画面里的呢?”简简刷着牙嘀咕,“莫非他也是个黑客高手,故意接近我……他该不会是小莫那帮人派来的吧?”

不错,谁也不会想到,代号“黑先生”的职业跑腿人,会是简简这么个瘦小的女孩子。

这些年来她一向独来独往,只要不作奸犯科,價出得高,她什么都干,而小莫那帮人和她是对手。

在利诱简简加入不成之后,小莫不开心了,千方百计想抓住简简,只是简简的藏匿能力太强,所以直到现在,她依旧逍遥自在,用实力鄙视了小莫。

“005号对话框弹出来啦!”

屋子里的自动化设备忽然发出萌萌的提示音,投影仪亮了,一条信息就被投在了简简面前的镜子上。

“黑先生您好,我女儿被绑匪绑架了,他们要我把钱送到这个地址,不让我报警,否则就撕票,求黑先生帮忙救出我的女儿,多少钱都可以!”

一条地址信息外加对方的付款金额被传送了上来,简简咬着牙刷,点了“OK”键:“绑架小孩子,太可耻了。”

简简迅速刷完牙、洗完脸,然后换上了出任务时专用的紧身衣,风衣往身上一披,体态依旧玲珑。她将攀爬绳等物放进大号挎包里,俨然以一个都市美女的形象出了门。

“谁给报个警啊?这人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敢骚扰高中女学生,这是禽兽啊!”

简简出了小区,就听到马路边一阵喧闹,只见小区保安正抓着个人,一大群穿着睡衣的围观群众里将他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

小区里嗓门最大的一位阿姨喊道:“你看他穿成这样子,是不是个疯子啊?是不是该给精神病院打电话啊?”

大家就“给警察打电话”和“给精神病院打电话”两种方案争执不下,简简却清清楚楚听到嘈杂声里一道拔高的吼声:“朕乃九五之尊,看上此女子乃是她的荣幸,你们这群混账竟敢对朕不敬,朕要把你们统统砍头!”

“你看你看,就是疯子嘛!”

简简猛地看过去,一眼就认出那个人是楚炎。她当机立断拨了拨长发遮住脸,绕过人群就想走。

偏偏楚炎眼尖得很,一见她,连帝王形象也不顾了,抻着脖子喊:“贱婢!贱婢救驾!这群人要行刺朕!”

简简还想装作没听见,小区物业管理处的人立刻出声:“简简啊,你认识这个臭流氓啊?”

简简一头黑线。

衣衫凌乱的楚炎挣脱众人,朝她冲了过来:“贱婢,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这群贱民居然敢触碰朕尊贵的龙体,朕要诛他们九族!”

他说这话时一脸受惊过度的表情,果然是当皇帝的人啊,被人围观了一下而已,居然吓得面如土色,一副快要晕倒的娇弱模样。

简简审时度势了一番,觉得此时此刻她肯定是撇不清关系的。

所以她只能跟愤怒的围观群众撒谎:“各位冷静,这是我一个医生朋友的病人,不知道怎么逃出来了,他从小被车撞过,醒来后就一直幻想自己是皇帝——”

“放肆,朕本就是皇帝!”楚炎气急败坏地打断她。

简简摆出一副“你们看吧,他果然有病”的无奈表情,哄着楚炎:“好好好,我的皇帝陛下,赶紧跟我回宫吧,外面太危险,随时会被行刺的。”

她扶着一脸茫然、不理解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的楚炎,在众人唏嘘同情的议论声里,安抚大家:“放心放心,我这就送他回医院。”

三、能不能再来一次?

一离开小区群众的视线,简简就甩开楚炎,讥诮道:“你还要继续装吗?说吧,谁派你来的?”

“朕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朕现在只想回宫。”楚炎气急败坏。

啧啧,这逼真的表情,他要不是小莫派来的人,只怕真是神经病吧?

简简想了想,肉疼地从包里抠出100元塞给他:“陛下,我现在很忙,给你钱,自己回宫,乖。”言毕,她快步走了。

楚炎瞪着简简塞给他的那张钞票,半晌,勃然大怒:“该死的贱婢,你以为朕认不出来这就是一张有颜色的纸?你竟敢羞辱朕!”

他拔腿就朝简简追了过去,看着简简上了一只飞快移动的“乌龟”,然后消失在了远方,他目瞪口呆:“妖……妖怪啊!”

雇主按照简简所说的交付了赎金,她便趁机悄无声息地跟上了前来拿赎金的绑匪。

一路穿过老街巷子,跟到一间破旧的仓库,简简果然看到了被绑票的小姑娘。

“一群人渣,这么小的孩子都绑。”

简简冷哼一声,瞅准绑匪们聚集在一起看赎金的时机,溜到仓库后面,靠着攀爬绳成功地爬到了高高的窗户上,利落地从窗口滑了下来。

小女孩大概晕倒了,简简飞快地给她松了绑,将她绑在背上,然后顺着绳子再爬上了窗户,结果在她的手攀上窗框的那一刻,头顶忽然传来愤怒的一声吼 :“贱婢,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简简一惊,抬起头,赫然看见被她甩在马路上的楚炎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倒挂在屋檐边儿俯视着她,表情愤怒。

“啊!”

她吓得手一滑,整个人掉了下去,尽管她眼明手快地抓住了绳子,可突如其来的坠落和摩擦还是让她右手手腕脱臼,掌心血淋淋的。

更要命的是仓库门口的那些绑匪听到了动静,立刻操着棍子和刀冲了进来。

“抢票啊?”

为首的绑匪第一个冲上来,简简强忍着痛,单手扣住那人肩膀,一脚踹开他。

“啊!”绑匪惨叫一声摔倒。

简简的近身格斗再厉害,可眼下右手脱臼,背上还有个孩子,她不过对付了两个人,便有些吃力了。

绑匪们显然也看出来她有些捉襟见肘,立刻一哄而上。简简苍白着脸,绝望地看着一根木棒朝着自己的脑袋招呼过来,千钧一发之际,不知哪里横插进来一根钢管。

简简一愣,就见楚炎拿着那根钢管,三下五除二将那些绑匪打得求爷爷告奶奶,动作一气呵成,其间伴随着常人根本做不到的高高跃起和半空中翻身落下。

简简目瞪口呆。

楚炎厌恶地避开那些滿地打滚求饶的绑匪,冷笑一声:“这个贱婢就算要死,也得朕亲自收拾,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群废物前来动手!”

他猛地看向简简,她吓了一跳,踉跄着后退:“你想干什么?”

“贱婢,你连这几个人都对付不了,还敢踹朕的龙体,打朕的龙颜?”

楚炎握着钢管逼近她:“朕要亲手把你五马分尸,以报被你这贱婢羞辱之仇!”

他举着凶器正要雪耻,仓库外面忽然响起长长的警笛声,简简一愣,她在身上装了追踪器,和雇主约好了报警时间,眼下肯定是警察赶来救人了。

可她没想到会出现楚炎这个变故,脸色大变:“不好,这下可逃不了了,怎么办?”

仓库外面已经传来警察的喊声:“里面的人听着,警察已经包围了这里,举起双手出来!”

楚炎眯了眯眼睛。

简简急得团团转,腰际忽然一紧,她“啊”地惊呼一声,就被楚炎霸道地搂进怀中。

因為惯性,简简整张脸埋进楚炎的怀里,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她惊慌失措,没受伤的那只手抵着他的胸膛,努力拉开彼此的距离。她脸一红,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干什么?”

“自然是找个不被人妨碍的地方活剐了你。”

背后的孩子被楚炎嫌弃地丢在一边儿,他揽着她的腰,几个起落,正好在警察冲进来之前,越过高高的窗,扑向跨度绝对超过三米远的对面的屋顶上。

简简没出息地尖叫,使劲儿抱住了楚炎的脖子,差点儿把暴君给活活勒死!

“你这个卑贱的贱婢快放手!你想谋杀朕吗!”

简简自认为算得上是个高手,可楚炎这个行为,明显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好不好?

她激动地搂着他:“暴君,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好神奇啊,我们能不能再来一次?”

楚炎:“……”

四、恶毒的贱婢

楚炎一路抱着简简使用轻功跑,直到跑进一个公园,他发誓,他绝对不是为了满足贱婢的要求再来一次,而是因为听到动静的警察追了出来,他不得不使用轻功逃跑。

简简的胳膊还环在楚炎的脖子上,他嫌弃地拨开,正好拨到她受伤的右手,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卑贱的贱婢,竟然搂着朕尊贵的龙体不放手!”楚炎一开口,绝对毁所有。

简简黑着脸跳出他的怀抱,眼前这个恢复武功的暴君杀气腾腾,她后退两步:“刚刚你突然出现……你真的是穿越过来的?还是皇帝?”

“不然呢?”楚炎有恃无恐,仿佛看着一只死到临头的猎物,“贱婢,现在相信朕的身份了?”

“相信了。”简简傻乎乎地点头。

楚炎高高在上地看了她一眼 :“既然如此,你也算死得明白了,能死在朕的手里,是你的荣幸,还不跪下来受死?”

“凭什么?”

“凭……”楚炎愣了,“你说什么?凭什么?”

简简冷笑:“陛下,现在是21世纪,距离你的朝代鬼知道有多少年,我凭什么要怕你?”

“贱婢,你找死!”

憋屈的楚炎怒了,带着他十分内力的一掌拍向简简。简简是见识过他的武功的,当即大脑一片空白,呆愣在原地——

四周一片死寂。

楚炎愣住了,表情滑稽地看着自己手掌握着的软软的东西。

简简也傻了,同样表情滑稽地低头看着那只抓住她左胸的手。

“色狼啊!”

简简尖叫一声,飞起一脚,楚炎在变成一道抛物线滑过半空之前,只来得及悲愤欲绝:“朕的内力为什么又没了?”

小区内,简简家。

“我虽然作为单身狗已经过了二十六年,但从不白养男人。”简简扬着下颌,“所以你要想寄人篱下,就得学会干活。”

楚炎憋屈地瞪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他每天都想恢复内力打死她,可自从那天之后内力就又消失了,看来“天人族”那个祭祀者给他下的诅咒是真的,他不能随便使用内力。

而且更让他憋屈的是,他作为一国之君,看上了路边那些行走的贱婢们,愿意下榻她们家,居然没有一个人肯收留他,更过分的是那些女人一边喊着“臭流氓”,一边还拿扫帚殴打他。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最后楚炎无可奈何,只好又回到简简家,忍辱负重地住了下来。

眼下楚炎屈辱地被简简丢出去买菜,他瞪着菜摊上的阿拉伯数字价格,根本分不清这是什么,于是……

楚炎:“此物何价?”

卖菜的:“……”

楚炎不耐烦地拿了几颗大蒜,又拿了几根黄瓜,想了想,丢过去简简交给他的红色纸币,转身就走。

等到简简看到楚炎拎回来的菜时,差点儿气得七窍生烟:“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就给我拿回来五颗大蒜、三根黄瓜?”

她抬起脚,楚炎脸色一变,飞快地往后一退。

简简悲愤欲绝:“你今天一天不准吃饭!”

“恶毒的贱婢……”

楚炎瞪着简简的背影,安慰自己:等朕回了宫,朕一定来灭了这个让朕如此屈辱之地。

“楚炎,还不过来做饭?”厨房里忽然传来一声吼,正默默发誓的楚炎神色一凛,连忙跑进了厨房。

然而不过三分钟,厨房里传来“轰”的一声,简简绝望地喊出了声:“楚炎,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你拿嘴巴吹酒精炉?你想烧了我的房子吗!”

五、暴君很生气

“朕六岁通四书,八岁能骑射,会连个区区的打扫都做不好?”

受尽简简鄙夷的楚炎怒了,抓着吸尘器,在简简赶来惊恐地喊出“住手”之前,往柜子顶上的蜘蛛网挥过去——

“啪嗒”一声,在简简生无可恋的目光注视下,她那价值上万的微型监视器就这么碎成了三块……

她颤着唇瓣:“暴君,我要杀了你!”

简简朝着楚炎扑过去,他被她直接扑倒在沙发上,也怒了:“朕让着你,你还真当朕打不过你了?”

“呵呵,有本事你就动手打我,老娘不需要你让。”

简简骑在他身上,左右开弓连环拳,打得楚炎恼羞成怒。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猛地掀翻简简,简简一时大意轻敌,居然被他反客为主地压在身下:“你再打,朕就不客气了。”

“要的就是你不客气!”

简简曲起膝盖攻击他,他利落地避开,借着姿势优势,牢牢压制着她的双腿。

“这家伙怎么这么重?”简简挣脱不开,瞪着他,一张小脸气得绯红。

楚炎压在她身上,英俊的脸上赫然都是被她揍过的红痕。简简剧烈地喘息着,胸脯不断起伏着,两人的姿势太暧昧,她反應过来,脸更红了,气愤喝道:“放开!”

楚炎不放,目光落在她洁白如玉的脖颈上,再扫过她起伏的胸前,眸色陡然深沉,他冷笑一声:“朕来到此处禁欲良久,你这贱婢虽然年纪老了点,身姿倒是不错,朕今日就勉为其难用一用,也给你一个教训。”

他猛地沉下身体,唇瓣落在简简的唇上。

简简如遭雷击般,只觉得唇上一软,继而全身都因为这个触觉而麻了一下,她通红着脸张嘴想骂人,却被楚炎乘虚而入攻城略地。

脑子里一片空白,简简想要出手揍人,可四肢麻软的她连抬一抬都觉得费力,更遑论动手。

楚炎的吻已经顺着脖颈往下,简简迷迷糊糊地任他胡作非为,直到胸前忽然一凉,她瑟缩了一下,顿时清醒了。

待看见楚炎费力地解开了她衬衫的扣子,她手一抖,“啪”的一声一耳光甩了过去!

楚炎被打愣了,颤巍巍地转过脸看着她。简简脸一红,脱离他掌控的脚已经飞快地踹了过来——

暴君被踹得贴在对面的墙壁上,抽搐了几下:“贱婢……朕要将你五马分尸……”

简简再也不准楚炎碰家里的任何东西,尤其不准他碰她。

楚炎摸着唇瓣咂咂嘴,这个动作让简简脸一烫,下意识地动了动脚,他连忙后退:“你要去哪儿?”

简简换好鞋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去上班挣钱,你当坐着就能有饭吃啊?”

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陛下楚炎坦然地点点头 :“朕确实坐着就有饭吃。”

“……”

简简愤怒地摔门而去!

她做职业跑腿人的佣金很高,可钱几乎都捐给了从小养育她的孤儿院,所以她日常不得不打工赚钱,这也是她十分抠门的原因。

简简在一家公司做助理,刻薄的女总监简直把她当保姆使唤。眼下她一只手抱着厚重的文件,一只手还得给女总监打伞。

她的右手脱臼之后一直没好全,举着伞不时隐隐作痛,一阵风过,她没拿稳伞,晃了一下,伞尖勾住了总监的头发。

“简简!”总监尖叫一声,捂着自己被勾乱的头发,“你这么笨,还有脸不辞职?”

“对不起总监,我不是故意的,我——”

她慌忙上前替总监整理头发,总监却仿佛看见什么脏东西一样,嫌弃地一把推开她。

简简太了解总监了,此时此刻,她唯有摔一跤,最好摔得很惨才能消除总监的心头之火,保住工作。

于是她顺水推舟往地上仰倒下去,万万没想到横空插进来一条胳膊,稳稳地接住了她,还毫不客气地推倒了总监。

简简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楚炎:“暴君?”

楚炎揽着简简,危险地眯起眸子怒视总监:“毒妇,谁准你动朕的女人?!”

女总监狼狈地爬起来,颤巍巍地指了指楚炎,又指了指简简:“好啊,简简,你居然敢找帮凶,侮辱上司,还威胁上司,你被炒鱿鱼了!”

“总监你听我解释……”

简简想追上去,却被楚炎拉住了:“贱婢,那个毒妇那样对你,你却如此唯唯诺诺,你犯贱吗!”

“对,我就是犯贱,你知不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有多难?”简简气愤地甩开楚炎的手,“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懂个屁,贫苦老百姓生活多么不容易,没钱就没饭吃,现在我没了工作,你又在我家白吃白喝,你有本事出去挣钱养我啊!”

楚炎打从出生起,所有人都对他唯唯诺诺,冒犯他的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今天他难得为简简出头,而这个贱婢不领情就算了,还冲他发脾气?

楚炎气蒙了,他指着她:“贱婢,你真是太不识抬举了!”

“你识抬举,就别靠我一个女人养,你走啊?!”

楚炎黑着脸看着眼圈通红的简简,二话不说,挺着背脊转身就走。

简简一时气急,才出口伤人,眼下看着楚炎倔强离开的背影,她想开口喊住她,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我凭什么先认错?反正他出去也熬不过三天,饿了照样会回来。”

六、奇葩相亲对象

楚炎离家三天,在这个茫然的陌生世界,他竟然发现自己真的一无是处,离开简简,他连一碗米饭都不能替自己挣到。

这三天,他先后进过超市、饭店,尽管他以皇室血统发誓,日后回宫必定会以重金酬谢,可都被人当成神经病赶了出去。

楚炎饿得头晕眼花,靠着一根电线杆坐了下来,恍惚想起当年在大殿上撞柱谏言的李大人,当时那老头声声泣血,道:“陛下,暴政之下,民不聊生,哀鸿遍野,饿殍满地!陛下,请您不要再如此昏聩,以民为本,以德服人才是为君之道啊!”

那时候他满心愤怒,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甚至在李大人撞柱自尽之后,命人将老头拖下去丢给野狗……

“你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懂个屁,贫苦老百姓生活多么不容易,没钱就没饭吃!”

那个贱婢骂他的话,好像确实很有道理啊。

楚炎迷迷糊糊间,肩头忽然被人推了推,他勉强睁开眼,看见一个老头弯腰递给他一碗馄饨:“年轻人,饿了吧?”

那不过是一碗普通的馄饨,当年楚炎连看都不屑看一眼,此刻他却吃得狼吞虎咽。

老头笑着转身进了卖馄饨的小店,楚炎跟着他走进去,憋了半天,才开口:“你……你这能赚钱吗?”

简简在家等了又等,楚炎都没回来,她开始担心,这家伙不会被人当成神经病送进警察局了吧?又或者更惨,他被人当成色狼活活打死?

门铃“叮咚”响了一声,简简心中一喜,几乎是飞奔过去打开门:“楚炎……啊?”

来的不是楚炎,却是简简名义上的养母,当年养父母将她领养了回去,一开始他们对她还挺好,可自从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便被遗忘,甚至被他们轻则打骂,重则赶出家门。

十八岁之后她便彻底离开了那个家,自己打工挣钱上大学,一直到现在。

对于养母突然上门,简简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什么事情吗?”

養母却一反常态,拉着她的手,亲热地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简简啊,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简简狐疑地看着养母,皱了皱眉。养母浮夸地笑着说:“这不是你弟弟工作了吗,第一天,想请一家人一起吃个饭,你不会拒绝吧?”

说实话,简简很想拒绝。鉴于她这个养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个性,尽管知道对方目的不纯,她又实在不想烦心,只能答应了。

当晚简简在养母的恿之下,化了妆,换了从来不爱穿的连衣裙去吃所谓的“全家餐”,结果在看到饭桌上那个一身暴发户打扮,长得肥头大耳的陌生男人时,她终于知道养母一家人的目的了。

“简简啊,这是你弟弟上司的儿子,杨先生,三十多岁。你看你一直单身,大家认识认识,做个朋友吧?”养母说得冠冕堂皇。

简简嗤笑一声,还没起身就走,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倒是先开了口:“简小姐确实长得还可以,但听说你工作很差,活得很艰难啊?”

他这么说着,目光却从简简的胸前扫到腰间。简简忽然不想走了,她好笑地看着对面的杨先生:“是啊,我可差劲儿了,先生您呢?”

“我爸会挣钱就够了,而且我觉得我不应该和别人一样去上班,我在书法上的造诣很深。”杨先生自信极了,直接喊服务员上笔墨纸砚,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站在那儿开始秀大字!

他一边写字,一边还一本正经地告诉简简:“虽然你资质差,但是没关系,我只需要你的颜值加上我的智慧,生出一个优秀的下一代就可以了。”

简简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杨先生居然伸手想摸她的手:“来,我教你用繁体字写你的名字。”

如此俗套的撩妹手法,狗血总裁剧都不玩了好吗!

忍无可忍的简简握拳就要动手,楚炎再次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手里端着一碗馄饨,挡在了两人中间。

“楚炎?”

简简惊喜地喊出了声,楚炎冷笑着抢过杨先生手里的毛笔,随手一挥,龙飞凤舞的字便出现在宣纸上,“贱民”二字将杨先生那一行字秒杀得仿佛小丑。

“先不说你有没有智慧这种东西,单论你这张脸,朕一个男人都看着吃不下饭,贱民。”

楚炎拉着简简就走,简简忍着笑被他拉出餐厅。

“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不是什么职业跑腿人黑先生吗?就这么由着别人羞辱?朕看你也就在朕面前横,贱婢。”他鄙夷道,没注意到路过的一个男人闻言,猛地看了过来,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简简强撑着,没好气道:“这些天你去哪儿了,居然没饿死?”

“朕去挣钱养你了。”楚炎傲娇地掏出几张钞票递给她,“在馄饨店洗盘子,一天50元,包吃包住。”

简简愣愣地看着他递过来的钞票,她从记事以来,就没有人对她说过“养她”的话,没想到第一个说的,居然是个穿越来的皇帝,还是个暴君!

“你不会是想哭吧?”楚炎表情有些僵硬,“朕赚钱养你,你竟然想哭?”

“对不起,楚炎,那时候我不该那么说你。”简简忽然开口。

楚炎愣了愣,耳根浮上一丝可疑的红晕,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当初他作为皇帝强迫那些臣民在他面前颤抖着匍匐在地,简简这句诚心实意的道歉,却让他从心底感受到了从不曾感受过的温暖和开心。

他咳了咳:“朕不与贱婢一般见识,恕你无罪。”

简简咧嘴笑了。

七、简简,我喜欢你

简简大方地请楚炎撸串,两人冰释前嫌,开心地一起回家。

“朕从来没洗过那么多盘子,贫苦百姓生活当真不容易,朕若能回去,定减免税赋。”

楚炎絮絮叨叨,简简一边开门,一边斜眼瞪他:“你不是还掳掠美女吗?说吧,被你糟蹋的姑娘有多少?”

“你吃醋了?”

楚炎蓦地凑近她,简简受惊后退,脚后跟却被门槛绊了一下。她踉跄着往后倒,楚炎伸手护住她的后脑勺和腰,随着她倒下去,重重地压在她身上。

“谁……谁吃醋了?你放开……”

简简满脸通红,理智叫嚣着让她给眼前这个色狼一耳光,再用连环十八踢踹飞他,可身体热乎乎、软绵绵的,根本不听她的使唤。

“简简,朕经历了这么多才知人间四味,酸甜苦辣,这些都是因为你朕才懂得,朕问你,你愿不愿意永远留在朕的身边?”

楚炎温热的呼吸不断喷在她的耳根处,她满脸通红,紧张地屏住呼吸,心几乎要蹦出来。

“我……”

她张了张嘴,还没作答,一道黑影忽然从沙发后面跃了出来。简简目光一寒,一把推开楚炎,自己利落地翻身避开。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黑先生居然是个娇小的女孩子?”

屋里的灯统统被打开了,亮得简简用手遮挡了一下。楚炎下意识地挡在了她前面。

屋子里已经站满了男人,一看都是高手,埋伏在外的人也走了进来,将门关上了。

他们无处可逃。

简简苍白着脸看着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小莫?”

“不错,就是我。”小莫微微一笑,“黑先生,抱歉了,既然得不到你,我只能毁了你。”

他做了个手势,那群男人立刻扑了上来,十几个男人在小屋里围殴简简和楚炎,任简简再厉害也打不过他们。

楚炎失去了内力,连简简都打不过,更何况这么多高手。

很快,他就被一把水果刀刺中了肩膀!

“楚炎!”

简简赤红着眼,不顾一切地冲向门口拦路的那两个男人,她的右手还没好全,早已再次脱臼,她不管不顾,单手放倒他们,任由后背被人重重打了两拳,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她一力挡住所有人,将楚炎往门口一推:“他们要找的不是你,你快走!”

她转身用娇小的身躯去抵挡那些雨点般的拳脚,只希望楚炎赶紧离开,却不想肩头一紧,整个人被他握住肩膀推了出去。

“楚炎你疯了?”

她跌落在地,眼睁睁地看着楚炎替代了她的位置拦在门口,他看着她,微微一笑:“简简,我是个暴君,之前只会杀人,这是我第一次救人,你很荣幸啊,还不谢恩?”

简简鼻子一酸,眼泪模糊了视线,她呜咽着:“楚炎……”

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屋内传来无数的惨叫声,简简绝望地去砸门,满手都是鲜血,门却一直没有打开过。

楚炎眼看着那个叫小莫的人冷漠地盯着他,抬起的手落下,发出了杀人的命令。楚炎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就是这样手一举一落间,便夺走了一条条无辜的生命。

那时候,他们该有多绝望,多害怕呢?

“果然是报应啊……”

他喃喃着,闭上了眼,却在那一刻,再次看到了那个将他推入此地的祭祀者。祭祀者怜悯地看着他 :“楚炎,如今你吃遍了苦头,终于学会了如何为人,如何为君,我还你内力,救了那个女孩,你便可以回去了。”

内力在刹那充盈了掌心,在那群人下杀手之前,他只不过一招,便将所有人打晕在地。

门终于被打开了,简简眼泪汪汪地抬起头,乳白色的灯光自那人身后照射过来,她怔怔地看着,水汽凝结成眼泪滑落,视线终于清晰。

“楚炎!”

她扑上去抱住他,“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以为你死了,你吓死我了!”

“简简,我没有死,可是我要走了。”

简简怔怔地仰起脸看他,他伸手抚在她的侧脸,水汽在眸底氤氲,他俯身吻在她的眉心。

暴君的身体在灯光下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在虚无之中。

“简简,我喜欢你……”

简简瘫软在地,哭得一塌糊涂。

八、我不要穿越啊!

小莫那帮人被警察抓走了,简简虽然是“黑先生”,但“黑先生”并没有作奸犯科,而雇过“黑先生”的人都感谢她的帮助,所以警察没有为难她。

时光如梭,三年眨眼而过,简简接受警局的邀请,成为他们的编外人员。

只是偶尔,她会想起楚炎,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模样,应该不是暴君了吧?

“黑先生,紧急集合出任务!”

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简简回过神,连忙整装和警队一起出发,这次要抓捕的是一群贩毒分子,对方有枪。

战斗十分惨烈,特警队的同事伤了好几个,简简埋伏在一堆灌木中,却看见一个犯罪分子偷偷摸到了队长的身后,对着他举起了枪!

“隊长小心!”

提醒已经来不及阻挡子弹,简简飞身扑了上去,子弹洞穿身体的声音很沉闷,眼前的草木化作绿色的流光,她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可那已经不重要了,整个世界,都黑了……

简简再睁开眼时,四周很安静,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有些迷茫,雕梁画栋,复古怀旧,不像医院,倒像是宫廷剧里妃子的寝宫?

妃子的寝宫?

她猛地撑起身,还没坐起来,一张熟悉的欠揍的脸便在她的眼前不断放大:“祭祀者说得没错,皇后的灵魂果然会来到这个傻子的身体里!”

“暴君?!”简简失声喊出。

楚炎阴森一笑:“贱婢,恭喜你落入朕的地盘,就你如今这个没有内力的小身板,要是不想被朕弄死呢,你说话可得小心些哦。”

简简吓得直接跌回枕头上。

那一日,整个王宫的人都听到他们昏迷了三年的皇后娘娘苏醒过来的第一声惨叫。

“救命啊!我不要穿越啦!”

赞 (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