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花未开,不见故人来

语笑嫣然

江正轩第一次见到涂薇,是在青山院里的九重葛开得最艳的时候。妙龄少女穿着纯白色的雪纺裙,光着精致的小脚丫,站在花架下唱歌: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病友们都在花园里做着各自的事情,没有人听涂薇唱歌。但她还是坚持唱完了整首,并且牵起裙摆对着空气行了个谢幕礼。

青山院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普通人看不懂的世界。这里就是俗称的精神病院。涂薇是病人中的一分子。

而江正轩是院里新来的实习医生。

听崔护士说,涂薇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子,早几年情绪失控,跟餐厅老板闹矛盾,点燃了煤气罐,导致整个餐厅都付之一炬,还烧伤了几个餐厅员工。律师以精神疾病为由,替她打赢了官司,免去了牢狱之灾,但她也因此被送来青山院,强制接受治疗,一住就已经是好几年。

江正轩问崔护士:“那她具体的病名和病征是什么?”

背后却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我没病。”涂薇光着脚,提着鞋,已经绕到他们身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小医生,我告诉你哦,其实我不是涂薇,我是顶替她进来受罪的。涂家人最可恶了!”

崔护士有点无奈地给江正轩丢了个眼色,江正轩领悟到了,护士是在说:“喏,这不就是她的病征咯。”

涂薇不承认自己是涂薇,她更愿意把自己定位成涂家保姆的女儿。她说,妈妈年轻的时候本来在街边摆摊唱歌,她有天生的好嗓音,唱得比邓丽君还好,街坊都成了她的歌迷。做女儿的,继承了母亲的优点,也爱唱歌,声音也像出谷的黄莺似的好听。涂薇的梦想就是做歌星。

有一天,江正轩去看涂薇,聊天的时候,女孩眨巴眨巴眼睛,天真地问他:“你说我能当歌星吗?”

江正轩慢慢地笑了:“我已经是你的第一个歌迷了。”

“啊?!”涂薇高兴得站了起来,嘴里哼着曲子开始转圈圈。她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有时天真得像个稚气的幼童。

她转着转着,忽然扑进江正轩怀里,踮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是奖励歌迷的!”

江正轩的脸唰地红了。

她又贴着他发红的耳朵,说:“小医生,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涂薇呀!”

那是江正轩来青山院的第三个月,涂薇已经成了他最重视的病人。

后来涂薇便经常给江正轩唱歌,天籁一般的声音,滑入耳道,融在心底,令他沉醉不已。

他也常常听她说起所谓的真实经历,说她的继父如何见钱眼开,跟涂家合谋,伪造她的身份。

她不是涂薇,她只是涂薇的替死鬼。

可是,涂薇的病历表上原本就写着:精神错乱,妄想。所以,不管她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她。

真话也会被当成假话。

——“你说,这个世界荒唐不荒唐?”

江正轩温柔地摸了摸涂薇的头,说:“再唱一首歌吧,我还想听。”

女孩眼睛里的光忽然黯了下来。她知道,他不是想听歌,他只是不想再听自己说荒唐的话了。

他不相信她。

江正轩在青山院的第七个月,涂薇出事了。那天,有市里的文工团来给医生和病友们做慰问演出,趁着所有人都在关注演出的时候,涂薇想爬墙逃出青山院。可是,她从墙上摔了下来。

头部受伤,重度昏迷,苏醒的机会渺茫。

也是在那一天,江正轩终于拿到了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青山院里的涂薇的确是假涂薇。女孩只是心智不如同龄人成熟,可她说的话都是真话。然而,她却被困在一个把真话当假话的世界里。

江正轩并没有不相信她。他只是不敢对一个精神病人说,我相信你。

而他不敢说的,又岂止这一句话?

一个月后,她去世了。江正轩坐在九重葛的花架前,他知道花期已过,但他却迫切地希望花能重开。

他想起了在花下第一次见她。

他有點难过。可他安慰自己,只是一段不知所起的情罢了,时间久了,就淡了。不会伤筋动骨。

可是,不知所起的情,往往最深。

日复一日,他的难过越来越重,还是伤了筋,动了骨,最后,铺天盖地。

打赏
赞 (16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