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心蜜意

姜窈

【内容简介】

十八线女艺人唐芯最近频频出现在新闻头条影帝傅慎泽搭档美艳女星上演激情戏?美色当前,影帝怎能坐怀不乱,傅慎泽和唐芯在酒店共度良宵?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影帝。傅慎泽深夜约会唐芯去撸串?傅影帝的女友粉们坐不住了,纷纷冲到唐芯的微博下留言表示不满。唐芯觉得很委屈,你们家大影帝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公好吗!

1

化妆师Kevin打量着化妆镜里女人绝美的容貌,叹气道:“这么好看的模样居然只在剧里打个酱油,真是可惜呀。”

唐芯撇撇嘴,不高兴道:“打酱油怎么了,影后也打过酱油呢,少瞧不起人了。”

话音刚落,片场助理就在门外喊道:“唐芯,下一场到你了,赶紧过来。”

“哎,来了!”唐芯匆匆站起身朝外边跑去。

唐芯作为一个刚从戏剧学院毕业,初入娱乐圈的小菜鸟,目前只够格在各种影视剧里打酱油。但她的容貌实在生得太好,即使咖位小,也能演个恶毒的女配角,有漂亮的衣服穿,还能说几句台词,总比那些演路人的强多了。其实这次她的运气还不错,参演的这部电影叫作《战天下》,是陈恺言大导演的归山之作,大咖云集,女主角是影后周琪,配角也都是一些厉害的人物。

“唐芯,来这边!”白筱薇朝她招招手,笑容灿烂。

白筱薇是她的大学同学,大一就已经出道,去年凭借一部仙侠剧得了最佳新人奖,现在也算得上是新一代的小花旦了。想当初唐芯被封为戏剧学院的院花,白筱薇每次见到她,她都是一副高冷范。这次两人进了同一个剧组,白筱薇成了众人前呼后拥的大明星,而她还是个无人问津的新人,没想到白筱薇的态度反而热情起来,时常以一副成功者的姿态“指点”她。

唐芯走过去坐在白筱薇的旁边,打了声招呼。

白筱薇朝场上努努嘴,道:“且等着吧,反正要等人家影后的戏都拍完了才到我们这种小透明。”

唐芯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随口道:“你可是女二号,我才是小透明好吧。”

白筱薇脸上立马染上了笑意,道:“说来也奇怪,唐芯,你长得这么漂亮,要是跟我一样在学校的时候就出道,现在肯定已经红透半边天了。”

“我当时学业太忙,没顾得上。”唐芯道。

白筱薇神秘一笑,道:“我也没见你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呀。整个戏剧学院谁不知道,每天下午一辆迈巴赫会准时在校门口等你。我可听说,是你男朋友舍不得让你这么早出道。他是做什么的呀,这么有钱?你们还在一起吗?”

许久没见,高冷的白筱薇也变得这么八卦,唐芯实在招架不住,打算以尿遁脱身,却见白筱薇的关注点已从自己身上挪开,两眼放光地看向远处。

唐芯这才注意到,周琪的拍摄已经结束,刚刚鸦雀无声的片场顷刻间变得喧闹起来,大家都聚集在场地的入口处,每个人都笑得满脸红光,眼冒红心。

这时,她听见身旁的白筱薇极力压低却仍克制不了激动的声音:“傅慎泽!居然是傅慎泽!”

聞言,唐芯的五脏六腑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她一着急踩在凳子上,居高望去,人群中央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剑眉星目,气宇轩昂。

导演握着那人的手显得非常高兴,说道:“你可真是姗姗来迟啊,全剧组就差你了!”

《战天下》开机一个星期了,男主角却迟迟没有公布,没想到,居然是傅慎泽。他可真是演艺圈里响当当的国民级男神,十七岁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拿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而后便开始大红大紫,每部电影都叫好又叫座。虽然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但他身上的魅力随着岁月的沉淀更加迷人。

忽然,那双墨色的眸子看了过来,与唐芯的目光正好对上。

唐芯立刻感觉到腿软,然后“啪”的一声从凳$L̪ԌE$L̪Ԍ

只见傅慎泽从黑压压的人群中穿过,以最快的速度朝她走来。唐芯的腿更软了。

2

“摔疼了没有?”傅慎泽走到唐芯身边,弯下腰伸出手,关切地询问道。

刚刚还吵吵闹闹的片场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开玩笑!自己要是现在扶了傅影帝的手,今天就别想从片场走出去了。唐芯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搓搓手,笑得极其谄媚:“没事儿没事儿,谢谢傅老师关心。早就听说傅老师对我们这些晚辈格外照顾,原来是真的啊。”

傅慎泽缓缓收回落空的手,嘴角轻轻勾起,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还行,我也不是对每个晚辈都格外‘照顾。”

“呵呵……”这话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唐芯只能站在一旁傻笑。

白筱薇可比唐芯能说会道多了,她迅速走过来伸出手,笑意盈盈地说道:“傅老师,真的是您啊!没想到能跟您一起演戏,真是太荣幸了。我是白筱薇,毕业于戏剧学院。”说着,她脸上自然而然地泛起了红晕,语气中也多了丝柔媚,“说来傅老师与我还颇有渊源呢,大二时您来我们学校做过演讲,我听了真是受益无穷呢。不知道您还记得吗?”

傅慎泽却似乎没有看到她伸出的手,只是微微颔首,余光扫到唐芯局促不安的脸,才笑了起来,道:“记得,印象深刻。”

“哎哟,傅老师,您什么时候抽空也给我指导一下演技呢?”补好妆的周琪从化妆间里走出来。她已经换下了厚重繁复的戏服,穿着性感修身的红色连衣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娉婷地走了过来,语气亲昵。

傅慎泽仍是笑得不咸不淡,道:“怎么?影后要跟我学演戏,真是不敢当。”

周琪捂着嘴娇俏一笑。

陈导适时走了过来,道:“这可真是赶巧了,慎泽,你在这部戏里的红颜知己都到齐了。这两位你都认识了,唐芯你应该没见过吧?她可是我千辛万苦找到的‘京城第一美人乐宁公主。”

唐芯真是受宠若惊,她这个“小公主”在剧里总共就那么几场戏,没想到陈导对她的评价还挺高。她正偷着乐呢,却听到耳边傅慎泽悠悠的声音:“怎么会不认识?”

唐芯顿时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只见傅慎泽轻笑了几声,才缓缓道:“我去戏剧学院开的那场讲座,可是我们唐小姐主持的。”

“哦?那真是有缘分啊!哈哈。”陈导发出爽朗的笑声。

唐芯偷着狠狠地瞪了傅慎泽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那场讲座是她的“黑历史”,还非要提出来。想当初她年轻气盛,自以为学了两年表演课就演技过人,当场质疑傅慎泽的教学方法,还不服气地要跟他演一段《罗密欧与朱丽叶》。结果,自然是被人家当众碾压。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看着某人快要奓毛了,傅慎泽换了个话题,道:“今天我先过来拍定妆照,结束后请大家吃饭。”

“好耶!”众人纷纷鼓掌欢呼。

陈导一声令下:“那我们也抓紧时间开工吧。”

众人慢慢散去,周琪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唐芯一眼,嗤笑了一聲,转身走了。

3

今天晚上傅大影帝请客,导演大发慈悲早早地收了工,剧组一干人等全部前往玉食餐厅。

唐芯作为公司的小透明,一没助理,二没保姆车,决定出门打的过去。

谁知刚出了片场,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就悄然停在了她面前。后座窗户缓缓落下,傅慎泽抬头看了她一眼,低声道:“上来。”

唐芯撇撇嘴,心有不满,但还是麻溜地爬了上去,小声道:“我说你能不能换辆低调点儿的车啊,这车太引人注意了。”

傅慎泽神色不变,但唐芯作为他长达两年的枕边人,还是发现了他的不悦,再联想到自己离家出走的恶劣行径,顿时有些心虚地说道:“你不是说今年不接戏了吗,怎么又接了《战天下》?”

傅慎泽还是不理他,只顾低头看剧本。

唐芯有心讨好,便乖巧地趴到他肩上撒娇卖乖:“不要再看啦,剧本有我好看吗?”

“是没你好看,但剧本不会离家出走。”傅慎泽轻飘飘地撂下这一句,唐芯顿时不说话了。她随意地往剧本上瞅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台词被荧光笔标记着,显然是做足了功课。傅慎泽就是这样,即使已经贵为影帝巨星,对待每一部戏依旧非常认真。

唐芯心里感到极度不平衡,道:“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我就出场三次,所有台词加起来不超过两百个字,你这都快赶上一本教科书了。”

“扑哧”坐在前排的经纪人陈升笑起来,毫不客气地打击她,“这就是影帝和十八线艺人的差别,看到了吗?”

唐芯怒了,正想怼他,却听傅慎泽开口道:“话太多,就去外面吹吹风。”

陈升无语。他这还不是在替他抱不平,之前唐芯一言不合玩失踪,偷偷跑过来拍戏,傅慎泽不眠不休地找了她好几天,后来又推了最近所有的工作安排接了《战天下》。

唐芯倒是很开心,像个八爪鱼一样黏在傅慎泽身上,笑得无比谄媚,道:“还是我家泽泽最好了,舍不得别人凶我。当然啦,他自己肯定也不会凶我的,是吧?泽泽。”

陈升搓搓身上起来的鸡皮疙瘩,简直没眼朝后座看。

傅慎泽却很受用,嘴角终于泛起些笑意。他将唐芯的腿放到自己腿上,用棉签替她仔细清理了伤口,又拿出一张创可贴小心地贴上。

原来是刚刚摔倒时擦破的伤口,唐芯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心里暖烘烘的,扑上去就亲了傅慎泽一口,道:“泽泽,我真的好爱你!”

“爱我还离家出走?”傅慎泽轻轻地揪了一下她的鼻头,不满道。

“我也不想啊,谁让你老在咱们家实行‘君主独裁制,我的剧本你都要审核好多遍,有吻戏的不能接,有泳装的也不能接……你也知道,我演的这个乐宁公主跟男主角有亲热戏,我怕你不答应才偷偷溜走的嘛。”说到这里,唐芯突然想到什么,又道,“所以,你是不想我跟别人拍亲热戏才接的《战天下》吗?”

傅慎泽轻咳一声,道:“怎么可能,陈导一开始就来找我演男主角,但当时我比较忙就推了,现在正好有空,就过来了。”

“是吗?”唐芯小声地表示怀疑。她扭头看了一下窗外,见车子再拐个弯就要到餐厅了,赶忙喊道,“停停停,我在这儿下。”

傅慎泽看了她一眼,松开了她的手,淡淡道:“去吧,待会儿不要喝酒。”

“好的。”唐芯欢欢喜喜地应了一声,跳下了车。

傅慎泽看着她的背影,眼里划过一丝失落。陈升实在看不下去了,道:“你也太宠着她了,她说什么你都答应,都隐婚两年多了,还要隐到什么时候?你一个坐拥几千万粉丝的影帝都不怕,她还不乐意。”

傅慎泽沉默了片刻,道:“芯芯还小,我如今什么都有了自然不怕,但她还有自己的理想,我不能这么自私。她想当演员,我就把这娱乐圈里腌臜丑陋的东西,起码是她周围所能看到的,都一一去除,护她周全。”

4

傅慎泽包下了玉食整个二层的场地给工作人员用餐,其他人都进了包厢,他坐主位,剧里的一些主要演员和导演分散坐在一旁。按理说,唐芯是不够格坐到这桌的,但刚好还剩一个座位,陈导还挺喜欢她的,就喊道:“唐芯,你也坐这儿。”

唐芯只得硬着头皮坐下。

陆子南热心地替她倒了杯水递过去。他在剧里饰演乐宁公主的二哥,两人拍过一场对手戏,唐芯连忙笑着道谢,谁知那被几百万个女友粉天天追着喊老公的流行金曲小天王竟然红了脸,一路红到脖子根。

陈导哈哈大笑起来:“这郎才女貌的,倒是很般配哪。”

陆子南摆摆手,道:“陈导,您就别打趣我了。”进组以来,陆子南对唐芯颇为殷勤,大家也都看破不说破。这娱乐圈,因戏生情的很多,拍完戏一拍两散的也不少,没什么稀奇。

正主还在台上坐着呢,唐芯是不想要自己的小命了才会去接这种话,她只好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地等着上菜。

上菜的速度挺快,不过大家伙都忙着给导演和傅慎泽敬酒,基本上没人吃东西,这种场合唐芯不好意思去转桌子,只能默默地吃着自己面前的一道菜。这时,桌上的转盘忽然动了一下,她心中一喜,赶忙换了道菜吃。等她吃够这道菜,面前又换了一道菜。这么几次吃下来,她觉得不对劲儿,抬头望去,只见傅慎泽虽一直忙着应酬,却总用余光打量着她,一只手还放在桌上轻轻地拨动。

唐芯一颗心都要融化了。她家泽泽真的是太贴心了!

吃饱之后,看其他人还在聊天,唐芯也不好先走,无聊之余便拿出手机打算玩儿游戏。她玩儿的这款游戏很耗流量,所以一般是用Wifi玩的,可这会儿怎么都连不上餐厅里的Wifi,便习惯性地脱口而出:“傅慎泽,开一下你的Wifi热点,我要玩游戏。”

她的声音虽不大,刚刚还觥筹交错的一群人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傅慎泽旁若无人地拿出手机,打开热点,淡淡地说了声:“开了。”

唐芯欢天喜地地打开游戏,正准备玩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抬头看了眼,被吓了一大跳,只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脸上露出错愕和震惊的神色。

唐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干笑了一声,解释道:“听说傅老师的手机很高档,网速应该比较快,我想试用一下,呵呵……”啊!她简直想咬下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烂理由,太智障了吧!

谁知傅慎泽那厮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没错,最近刚买了款新手机,是还不错。”说完,他对着唐芯道,“要不然借你用用?”

“不用不用,傅老师太客气了,呵呵……”唐芯又露出了她的招牌傻笑。

刚刚诡异的气氛便在这番插科打诨间蒙混过去,一顿饭到了十点终于结束。唐芯怕被人发现,不等傅慎泽过来,便飞快地打车回了酒店。谁知她刚瘫倒在沙发上,手机上就收到一条微信:房间号2433,马上过来。

嘿嘿,大尾巴狼藏不住了吧。唐芯快速卸完妆,收拾好明天要穿的衣服,一路偷偷摸摸地跑上楼。

“叮咚。”

“谁?”房里传来傅慎泽低沉的嗓音。

唐芯压低声音问:“先生,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傅慎泽打开门,一把将她拽了进去,压在墙上,声音性感得不像话:“我要全套服务,不滿意就给你差评。”

下一秒,他的吻便结结实实地落在她的唇上。衣服滑落,他滚烫的身体紧贴上来,唐芯还在挣扎道:“我还没洗澡!”

饿极了的大灰狼怎么可能放掉已经到嘴边的小白兔。何况,她也真的很想他。

许久未见,积压的热情既猛烈又持久,差点儿让唐芯无力招架。结束之后,时间已经过了一点,她躺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那个负责出力的人反而一副精神十足的模样,搂着她的腰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

过了一会儿,唐芯终于恢复过来,反正明天也没她的戏,要赶早场的是这位大影帝。她奋力翻过傅慎泽的身体,抓住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奸诈一笑,道:“一个星期没见你了,我得好好查查你的岗。”

傅慎泽将她扶稳,趴在自己的胸膛上,听见这话笑了起来,道:“你倒还有力气。”

“哼,再累这个也不能忘。”唐芯打开他的通话记录,有几十通未拨通的电话,联系人写着“小糖心”,这是傅慎泽对她的备注名。明明是老干部一样的人设,肉麻起来比谁都甜。她一路划下来,其他都是跟她有关系的人,爸妈、同学、朋友之类的,看来他这几天真的找得很辛苦。

唐芯心里内疚极了,道:“傅慎泽,对不起。”

傅慎泽将她往上搂了搂,亲了亲她的额头,柔声道:“我也有错,在你演戏这方面,我的确限制了太多,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来,不许再一声不响地离家出走了。”

“嗯!我肯定听话。”唐芯点点头,将头埋在他温热的胸膛上。

“说起这个,”傅慎泽勾起她的下巴,皱眉道,“我是不是也得查查你的岗?你跟那个陆子南是怎么回事儿?”

唐芯满不在乎道:“他就是一个小屁孩,我跟他能有什么啊?”

“你当他是小屁孩,他可不这么想,你以后离他远点儿,听见没?”

“听到啦,我这么乖,你还不放心吗?”唐芯窝在他怀里,双手托腮作乖巧状。

傅慎泽爱死她这副小萌样,忍不住又在她脸上亲了几口,才道:“小糖心,晚安。”

“晚安。”唐芯双手环抱在他精瘦的腰上,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好像又回到了大二的那次讲座。那天她大受打击,一个人在礼堂待到很晚才离开,谁知一出门就看到一个身姿挺拔的身影立在昏黄的路灯下。那人朝她露出一个温柔又帅气的笑容,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道:“唐小姐,你的天分不错,只是差个名师指导,我可以教你演戏,不如我们加一下微信吧?”

从此,她便一头扎进了傅慎泽挖的坑。

5

唐芯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早上醒来时傅慎泽自然是不在了,她打开手机一看,竟然已经十点多了。一旁的桌子上贴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早饭我备好了,你放到微波炉里热一下,不许吃凉的,收工后带你去吃烤串。

哇!横店的夜市可是出了名的美味,唐芯肖想已久。

晚上八点左右,傅慎泽结束了这一天的拍摄,带着唐芯去了一家很有名的烧烤摊。

“老板,这里要烤土豆、烤面筋、烤羊肉、烤鸡胗各十串!多放点儿辣椒。”

傅慎泽戴着鸭舌帽坐在一旁,迟疑地看了她一眼,道:“你明天还要拍戏,别吃坏肚子了。”

唐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我知道!我这是在释放压力。”

傅慎泽好笑道:“在担心明天的拍摄吗?其他的戏我不敢说,但床戏的话,咱们不是每天都要演上好几场吗,你应该很有经验了。”

“啊!闭嘴!”唐芯扑上去捂住他的嘴,“这能一样吗?”虽然她跟傅慎泽结婚两年多了,但一想到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演这种戏,她还是很紧张。

算了,先好好吃一顿再说,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放纵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唐芯的额头上长了个巨大无比的痘。Kevin看着她的脸连连叹气道:“你就这么糟蹋自己的脸,看得我都心疼。”

唐芯自己这会儿也是肠子都悔青了,今天可是她的重头戏,这下惨了!所幸Kevin的化妆技术不错,勉强将那颗痘痘遮住,不仔细看也看不出。化完妆,她便去换衣服。

《战天下》是一部宫廷剧,男主角萧祁山亦正亦邪,他战功赫赫,保家卫国,但因不满吴王的昏庸统治,便妄图弑君称帝。唐芯演的乐宁公主是吴王最宠爱的小女儿,容貌倾城。但这位美人不爱俊秀状元郎,偏偏爱上了舞刀弄枪的大将军,结果被萧祁山利用,借机刺杀吴王,最后自刎而死。为了演好这个刁蛮任性却一片痴心的小公主,唐芯也是做足了功课。

今天的剧情是乐宁为了向萧祁山表达爱慕之情,在中秋朝宴上当众献舞。一舞结束,萧祁山将计就计,两人在公主的闺房里春宵一度,共赴巫山。

所以,今天戏服的重点就是,性感、魅惑!

一袭水红色彩绣蝴蝶轻纱裙,逶迤曳地,濃密乌黑的长发梳成的云鬓里插着玉兰花钗,肤如凝脂,芳菲妩媚。当唐芯换好戏服走入片场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事,脸上露出惊艳和赞叹的神色。大家都知道她好看,但不知道她竟美成这般模样。

这时,傅慎泽穿着一袭白色云锦袍走了出来,目光投向唐芯,墨色的眸子变得越发深沉。

唐芯被看得有些害羞,手足无措地揪揪裙摆,小声道:“怎么了?不好看吗?”

傅慎泽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一旁的服装师,脸上尽显愠怒之色:“谁让她穿成这个样子的?她演的是一国公主,不是舞姬,再加一件衣服!”

唐芯满心的期待瞬间被浇灭。

服装师小声辩解道:“这是剧情需要啊,本来就是要性感的……”

“行了。”导演打量完几人的神色,笑呵呵地道,“傅老师说的也有道理,你快去拿!”

唐芯在纱裙外披上了一件云色缎袍,遮住无限春光,这才让傅慎泽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儿。服装师在心里暗暗吐槽,难道影帝不觉得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更诱惑吗?

一切准备就绪,先是拍摄乐宁公主在宴会上一舞惊人的场景。这段宫廷舞唐芯在开机之前就已经练习了半个多月,拍摄起来倒是很顺利。这场结束之后,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傅慎泽跟导演叮嘱了几句:“待会儿拍近景的时候让摄像师注意角度,不要拍到不该拍的。”

导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来我们傅影帝还挺怜香惜玉的。放心,我你还信不过吗?”

傅慎泽微微点头。

房间里已经被清了场,唐芯局促不安地坐在床边,一想到要当着外人的面和傅慎泽亲热,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脸红得像火烧云。

傅慎泽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别怕,跟着我就好。”

看着傅慎泽的英俊面容,唐芯的心安定了下来,有他在身边,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伴随着导演的一声“Action”,傅慎泽的眼神顿时变成另外一个人,刚刚的柔情已经荡然无存,他的嘴角带着她从未见过的轻笑,声音魅惑:“乐宁,你爱我吗?”

唐芯有种被震撼到的感觉,她明白,现在坐在她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宠溺她爱恋她的傅慎泽,而是处心积虑想要利用她的萧祁山。她也被瞬间带入,几乎不受控制地回答:“爱。我爱你,死心塌地,无怨无悔。”

傅慎泽缓缓地将她压在床上,薄唇凑近,那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耳边:“那你可愿把一切都给我呢?”

唐芯已经完全进入了情境,她的手环上傅慎泽的脖子,红唇轻启,目光痴恋:“我愿意。”

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那股噬人的热气将她湮灭。

“卡!”导演看着屏幕中的近景镜头,突然吼道:“你们昨晚干吗去了,一人脸上长了一颗痘痘,这还怎么拍?化妆师死哪儿去了?”

唐芯一愣,抬头看着傅慎泽的脸,没想到他的左脸上也冒出了一颗红肿的痘痘。她顿时有几分心虚,这两颗痘痘可都是拜她的烤串所赐啊!

她小声道:“不好意思啊,傅老师,没想到你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在发育期呢。”

傅慎泽也觉得好笑,对导演道:“我没关系,待会儿拍近景就照顾唐芯的角度吧。”

既然傅慎泽这么说了,导演也没再说什么。这场拍摄终于结束,导演满意地点点头。没想到唐芯一个新人跟傅慎泽对戏,居然一点儿都不怯场,非常自然,真是难得。他正想夸赞两句,却看到床榻上的两人都有些失神,傅慎泽的手仍然抚在唐芯的腰间。一瞬间,导演好像明白了什么。

6

唐芯觉得很奇怪,自打她从拍摄房间出来,片场的工作人员好像都在打量着她,白筱薇和周琪更是不掩眼中的鄙视。当傅慎泽出来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小芯芯,你终于火啦!”Kevin拿着手机兴高采烈地跑过来。

“啊?”唐芯一头雾水地看他。

Kevin看着傅慎泽投过来的眼神,笑得更加神秘莫测:“你跟傅慎泽昨晚出去约会被拍到了,现在已经上了微博热搜。”

唐芯吓了一跳,赶紧抢过他的手机,“傅慎泽秘密女友曝光”高居热搜榜第一。她点进去一看,发现万能的网友已经扒出了她的微博账号和身份,她最近发出的一条微博评论已经升至八万,里面全是傅慎泽的粉丝骂她的。

“傅慎泽出道二十年从来没跟谁传过绯闻,居然被这个妖艳贱货玷污了!大哭!”

“我刚刚去查了一遍傅慎泽最近几年演的戏,几乎每部戏里都有唐芯!”

“贱人!利用我大影帝往上爬!”

“好像也不是吧……我看唐芯演的那些角色都是路人甲乙丙丁,台词都没几句,影帝的利用价值不会这么低吧?”

……

这么多恶毒的话铺天盖地地袭来,让唐芯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别看了!”傅慎泽从她手里抽出手机扔给了Kevin,然后顺势牵起她的手。

唐芯停顿了一下,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跑出了片场。

傅慎泽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色微沉,拿起手机给陈升打了个电话:“现在外面很多记者,你去门口堵住唐芯,带她回酒店。另外,立刻去网上删掉那些新闻,撤掉关于她的热搜。”

唐芯一回酒店就把自己闷在了房间里,她想起刚刚傅慎泽失落的眼神,心里有些后悔。

“叮咚。”门铃声响。

唐芯几乎立刻跳下了床去开门。

傅慎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饺,眼角眉梢带着温柔的笑意:“我刚刚去买的,你最爱吃的水饺。”

唐芯再也忍不住,扑进傅慎泽的怀里,泪如雨下,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傅慎泽,我刚刚太生气太着急了,我知道这不关你的事,我就是个自私又懦弱的大坏蛋,你打我吧……”

傅慎泽搂着她进了房间,将水饺放在桌上,然后抽出一张纸巾,细心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柔声道:“那怎么行,我们家小糖心又软又萌,打坏了怎么办?”

唐芯破涕而笑:“傅慎泽,你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傅慎泽道:“这就叫对你好了?小丫头真容易满足。”

“我说正经的呢。”唐芯噘嘴道。

傅慎泽停顿了片刻,道:“你知道吗,在我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把演戏看得比什么都重,所以我理解你现在的感觉。你不想因为我被人轻视诽谤,不想让你的作品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唐芯,我大你十三岁,我曾经抱怨过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儿遇到你,这样就能陪你更久一点儿,但现在我很庆幸,起码现在的我能够保护你。唐芯,什么都别怕,都交给我。”

唐芯紧紧地抱着他的腰,一秒钟也舍不得松开。即使全世界都被风雨淋湿,她的头顶还有一个傅慎泽。

为了躲避风头,傅慎泽跟导演商量,让唐芯先回北京,等热度过去了再来拍她的最后一场戏。

“那你一个人在这儿待着要照顾好自己啊。”

机场的VIP通道里,唐芯搂着傅慎泽,在他身上又揉又摸,完了还是不满足,拉下他的口罩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帮他戴好。

傅慎泽捏捏她的脸,安慰道:“放心。这段时间你先住在我爸妈家,不要一个人出门,好好吃饭,不许减肥。”

“嗯!”

唐芯回了北京,过了一个多月的清闲日子。之前一直忙着拍戏,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她每天跟傅慎泽煲煲电话粥,看看电视小说,消灭掉婆婆为她精心烹饪的各种补身体的汤,非常自在。

最后还是傅慎泽的经纪人陈升过来看她时,一语惊醒梦中人:“你都快胖到不连戏了,有没有当演员的自觉?”

唐芯猛地爬起来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花姐,最近有没有通告?”

花姐也很干脆,直接说道:“有,你最近热度不低,有一个饮品广告准备请个当红小生当代言人,还差个跟他配戏的女生,酬劳不错,你要不要接?”

“要要要!我接!”

毫无意外,厂商对唐芯的外貌条件很满意,当下就签了合同,进棚拍摄。凑巧的是,这家品牌的代言人居然是陆子南。

“唐芯,看来我们还挺有缘的。”陆子南朝她眨眨眼。

“呵呵。”唐芯心中叫苦不迭,暗暗希望她家醋坛子不要生气。

拍完后,借着陆子南的人气,广告很快就在各大卫视上线了。出乎意料的是,这则广告居然一炮而红。帅气俊朗的男生为了追求自己心爱的女生,使出浑身解数,最后两人在花园里幸福牵手。这种少女心爆棚的清新纯爱风,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而且不同于以往都是三十岁左右的男女主角扮嫩,陆子南和唐芯脸上可都是满满的胶原蛋白,青春气息十足。

尤其是唐芯,一石惊起三层浪。先是有网友截了几张她在广告中的图片,发在了微博上,后来愈演愈烈,微博上都开始狂刷她的美图。“唐芯美颜盛世”已经高居热搜榜第一好几天了,热度还在发酵。甚至还有人跑到她的微博下面留言说:“怪不得影帝也被你勾到了,原来是美得震撼人心啊!”

唐芯有些无语,她一直幻想自己哪天演了一部戏,演技超群,一鸣惊人!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还是靠脸红的。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战天下》的剧组想要借这股热度炒一炒,居然隔天就在网上发了一段预告片,以唐芯饰演的乐宁公主和陆子南饰演的二皇子为主线。精致的容貌,华美的衣裙,再加上缠绵悱恻的配乐,一场普通的谈话居然被剪出了虐恋三世的感觉来。微博上更是炸了,许多网友在下面排队刷“大哭”的表情:“难道相爱的恋人上辈子都是亲兄妹吗?太残忍了!”

唐芯真的要醉倒在众人的脑洞里了。她赶紧给傅慎泽打了个电话,一张嘴就跟连环炮似的:“网上都是乱说的,广告是你同意拍的,电影你也是知道的,我绝对是清白的!”

傅慎泽被逗乐了,道:“我知道,你别急,慢慢说。”

“没啦,我都说完了。”唐芯嘿嘿一笑。

傅慎泽笑道:“小糖心,过来吧,我想你了。”

7

一句“小糖心”,叫得唐芯骨头都快软了,于是她连夜打包行李奔赴横店。

她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傅慎泽的房间里没人,幸好她之前留了房卡,便躲到房里想给傅慎泽一个惊喜。

虽然这次来的匆忙,但唐芯还是牢牢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前几天逛街时,婆婆替她挑的性感红色蕾丝睡裙,作为“抱孙利器”。虽然唐芯没想着这么早要孩子,但这个过程还是可以享受一下。

她换上睡裙躲到被子里,没多久便听到外面客厅里传来脚步声。灯被打开了,唐芯心中一喜,顾不得穿鞋便冲出去,喊道:“傅慎泽,你的小糖心来啦,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砰!”这是唐芯脑袋炸裂的声音。沙发上坐了一堆人,陈导、周琪、白筱薇,还有几个副导演和剧里的演员,全部一脸呆滞地看着她。傅慎泽最快反应过来,大步走过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下包住唐芯的身体,然后抱起她走到了房里。

“啊!丢死人了!我没脸见人了!”唐芯将脑袋埋在傅慎泽的怀里,死活不肯抬头。

“乖,没事儿。”傅慎泽憋住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的睡裙,喉结微动,低声道,“至于我惊不惊喜,开不开心,晚点儿再细细告诉你。等我。”他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替她盖好被子,便走了出去。

听到外面重新传来的谈话声,唐芯只想在这被子里藏到天荒地老。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芯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时,忽然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她闭着眼睛用一只手窸窸窣窣地摸到他的后腰处,然后慢慢从他的衣服里滑进去。

傅慎泽抓住她作乱的小手,用低沉的嗓音道:“小坏蛋,一来就勾引我。”

唐芯嘻嘻一笑,凑到他的耳边,小声道:“那你要不要被我勾引呢?”

傅慎泽没有说话,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

《战天下》的拍摄即将结束,唐芯也要拍她的最后一场戏了。这是唐芯拍戏以来难度最大的一场戏。她最爱的男人灭了她的家和国,她挚爱的父皇、母后和三位皇兄全部死在了敌军的乱刀之下。

萧祁山一身盔甲,脸上还染着血迹,他俯视着瘫倒在地上的乐宁,道:“你跟过我,我不会杀你,你若安分,我可以保你一辈子在后宫衣食无忧。”

乐宁愣怔地看着窗外漫天的火光,耳边传来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半晌,她又将目光移到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脸上,问道:“你爱我吗?”

萧祁山缓缓吐出三个字:“你听话。”

乐宁的心中生出无限悲哀,她挣扎着站起身,突然笑起来,笑得五脏六腑都生疼,笑得泪流满面。而后,她又静静地走到了萧祁山的身边,如那次欢好一般搂住他的腰,轻启红唇:“你再吻我一下,可好?”

萧祁山本该拒绝的,可面前的女子带着诱惑,他无法控制般吻上了她的唇。

突然,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到他的胸前,萧祁山猛地松开手,乐宁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直流。她仍笑着,笑得肆无忌惮:“萧祁山,你做梦!”

乐宁的身体像秋叶一样落在地上,这个曾经是整个帝国最尊贵最美丽的公主,如流星一般,在最灿烂的时候陨落。

萧祁山静静地看着她,过了片刻才道:“葬了她吧,还有她的家人。”

这场戏终于结束,唐芯从地上坐起来,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傅慎泽伸手替她擦去泪水,柔声道:“没事了,你演得很好。”

唐芯没有说话,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问:“傅慎泽,如果你是萧祁山,你会怎么选?”

傅慎泽捏了捏她的鼻头,笑道:“我永远都不会是萧祁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我也是。”唐芯握紧了他的手。

“唐芯,这部电影一出来,就是你大红的时候了!”陈导从摄像机后走过来,对着唐芯竖起一根大拇指。

唐芯回头看向傅慎泽,笑得像个拿到糖果的小孩:“傅慎泽,我们公开吧。”

傅慎泽一愣,转而眉梢眼角都染上了浓浓的笑意。

8

傅慎泽决定召开记者会公布他们的关系。记者会开始前,两人坐在四季酒店的休息室里等候。

傅慎泽看着唐芯一脸紧张的样子,柔声道:“真的想好了吗?”

“嗯!”唐芯连忙点头,“我们结婚都两年多了,也是时候公开了,这样我们以后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出去约会啦!以前是我钻牛角尖,总觉得如果大家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就不会用公正的眼光来看我。但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只要我真的喜欢演戏,也真的演得好,总有人会看到的。”

“那就好,别紧张,一切交给我就好。”傅慎泽摸摸她的头发安慰道。

唐芯有些不解,道:“现在不是很流行发微博公布恋情吗?你怎么还搞得这么正式呀?”

傅慎泽笑而不语。

记者会上,各大媒体的记者扛着镜头举着话筒争先恐后地提问。主持人先出来维持了一番秩序之后,傅慎泽便牵着唐芯的手上了台。

台下闪光灯光立刻四起。

傅慎泽转头看了看唐芯,才缓缓说道:“谢谢各位今天前来,在这里,我要说两件事。第一,我和唐芯已经在二零一五年结婚,我们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所以并不存在谁借谁上位的说法,对于某些不实的报道,我们将保留合法追究其责任的权力;第二,从今天起,我会退出娱乐圈,请大家给我们的生活留下一点儿空间,谢谢。”

一语既出,满座寂然。片刻后,记者们才仿佛惊醒般涌到台前,急忙问道:“傅先生,请问您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个决定?”

傅慎澤笑了笑,说道:“因为,我想成为唐小姐背后的男人。”

语毕,傅慎泽便牵着同样无比震惊的唐芯快步离开。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行驶在路上,车窗外的法国梧桐树飞快地向后移动。

唐芯还处在难以置信的状态中:“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慎泽笑着说道:“我入行二十年了,什么类型的角色都演过,觉得有些腻了,想换个生活方式。”

“你骗人!”唐芯的眼眶红了,“我还记得两年前你在戏剧学院的讲座上说过,你觉得自己生命的意义就是演戏。傅慎泽,你是为了我对吗?你是为了迁就我那些无聊的骄傲,因为我不想让大家认为我是借着你的名气上位,所有才退出娱乐圈,堵住那些人的嘴对吗?”

“我没骗你。”傅慎泽将她搂到自己的怀里,柔声道,“只是时过境迁,我生命的意义已经不再是演戏,而是你!前半生,我演过百态,享过声名,已经足够了。后半生,我想亲眼看着你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

唐芯心里生出无限感动,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过多少好事,今生才能遇到他。她看着他墨色的眸子,认真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好!”傅慎泽揉揉她的头发,笑道,“那以后要靠老婆大人赚钱养家喽,辛苦啦!”

唐芯也笑起来:“没问题,那你要负责貌美如花哦!”

打赏
赞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