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你的声音

烧饼酱

【内容简介】

电竞大神晏北言最出名的特点就是“懒”,连记者提问都只用语气词回答,居然对赵以初这个小菜鸟解说主动给予“有点呆”的评价,还在满是大神的KTV聚会中点了一首歌要她唱,这究竟是整蛊还是调戏?一下子成为众多职业选手关注焦点的赵以初表示非常不知所措!

1

“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鏖战联赛第十二届全明星嘉年华!我是陈宇峰!”

“我是赵以初,欢迎大家的到来!”

赵以初嘴角一扬,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全明星嘉年华的舞台上,如果不是因为老前辈因病请假,她也不会得到这个机会。

随着体育馆内铺天盖地的欢呼声响起,一个个华丽的角色在电子屏上以三维动画的形式打出招牌动作,与此同时,明星选手们也依次入场。

观众席的尖叫声越来越高,当一个背负重剑、一身肃杀的剑客在屏幕上出现时,现场的热烈的气氛达到最高点。

陈宇峰适时介绍道:“下面出场的是连续三届夺得全明星票选第一的鏖战第一剑客,一剑封尘,晏北言!”

晏北言永远一副慵懒的模样,惜字如金,让凡是采访过他的记者和主持人都感到头疼。陈宇峰上台前就和赵以初商量过,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是调动不了这尊大佛的积极性了,只能期待大神发发善心,对她这个新人宽容一些。

到嘉宾互动环节,赵以初悄悄抹了把手心的汗,走上前去把话筒递到晏北言面前,笑着问:“晏神,这已经是你第三次获得全明星票选第一名,有什么话想对其他大神说吗?”

晏北言懒懒地瞥了她一眼,眉梢微扬,道:“那就对杨渭光说吧,辛苦了,千年老二。”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以往的晏北言,对于媒体或捧或踩或挖坑的问题,一向以“嗯”“也许”“是吧”这种明显敷衍的词语来回答。这还是第一次,他选择了正面回答。

杨渭光也坐不住了,抢过话筒道:“今天老晏很给面子啊,是不是看赵主持太漂亮,不忍心了?”

晏北言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没,觉得她看着有点儿呆。”

前排的记者已经齐刷刷地把镜头对准了在原地一脸惊诧的赵以初。她根本没期待过大神会回答自己的问题,刚才不过是例行提问而已,导播和她都做好了一笔带过的准备。

接下来的观众互动环节,赵以初保持着和众多粉丝一样飘飘然的状态,凭借着优秀的专业素养完成了主持。当天的活动结束以后,主办方特地找到赵以初,让她明天和陈宇峰继续搭档,解说全明星PK赛。

赵以初是这个赛季才加入鏖战联赛解说团队的新人,先前一直解说一些弱队的比赛,本来像晏北言所在的豪门奇风战队的比赛,是轮不到她去解说的。

不愧是联赛的招牌大神晏北言,只是随便说了两句话,就让她奋斗挣扎了好几年都没拿到的机会轻易降临。

只是,为什么晏北言面对着她说话的时候,会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2

第二日是十八位明星选手随机组成两队进行PK,和正规赛制一样,分为三对三的车轮擂台赛和六对六的夺旗团队赛。

在奇风战队,晏北言向来是擂台赛和团队赛都会参加的,而今天由于人数太多,他只能参加一场。解说席上,陈宇峰调侃道:“不如,以初来预测一下晏神会在哪个环节上场?”

赵以初知道他是在炒气氛,就算自己不说也没关系,但她还真有想法:“嗯,我猜晏神会上擂台赛,第一位出场。”

陈宇峰一愣,道:“不会吧,晏神是最著名的指挥大师,不上团队赛的可能性很小。更何况,以他的实力,怎么也该是守擂大将,第三位出场才对。”

赵以初笑了笑,正想说话,就见电子屏上公布了红蓝队的出场顺序:擂台赛,第一场,一剑封尘VS纸鸢。

现场和电视机前听解说的观众们都沸腾了这才是真解说啊,居然说中了号称“联赛最神秘莫测的大神晏北言”的出场顺序!

陈宇峰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索性让赵以初开始主导对晏北言比赛的解说。

赵以初一旦进入解说状态,就仿佛屏蔽了一切外界干扰,专注地望着直播屏幕道:“一剑封尘的对手是他在奇风战队的队友,副队长纸鸢。纸鸢采用他最擅长的轻功起手,来了!一剑封尘使出了漂亮的连招,起手平湖剑,接黄龙剑……”

她一套连招动作报下来,稳稳地跟上了晏北言的节奏,虽然这是作为一名解说的基本功,但实际上能做到的人很少。毕竟晏北言一向不按常理出招,偶尔打出一个招式来,都会让身为职业选手的对手都措手不及,遑论作为普通玩家的解说。

一直到纸鸢倒地,观众都还沉浸在一剑封尘华丽的剑招和赵以初不喘气似的连贯解说中。

接下来晏北言又干掉了红队的第二个选手,一剑封尘才倒下,但他建立起来的优势巨大,使得蓝队在擂台赛中轻松胜出。而接下来的团队赛虽然也很精彩,却不及晏北言一挑二时的华丽和英雄气概。

赛后互动时,陈宇峰把趙以初拉出来,问现场观众觉得她的解说怎么样,立刻得到了一片掌声。

陈宇峰便开玩笑似的说:“可惜晏神在隔音室比赛,没听到以初的解说,要不然说不定会被吓一跳。”

旁边和其他明星选手站在一起的晏北言原本一言不发,这会儿却拿过话筒,道:“我听过,不会被吓一跳。”

赵以初有些错愕,但也不能不接话,只得说:“晏神是奇风战队的队长,应该是在研究其他战队比赛的时候听到的吧?没想到奇风战队研究战术的时候还会听解说版,真是我的荣幸。”

谁知晏北言摇了摇头,语出惊人:“没,我专门去听的。”

体育馆内响起了一连串的口哨声,粉丝们都激动得不能自已,甚至还有人大喊“在一起”。晏北言的颜值和技术在电竞界里都是无人能及的,粉丝们崇拜的同时,也一直在猜测他什么时候才会谈恋爱。

赵以初好不容易才把话题岔开,心却在怦怦直跳。她当然把一剑封尘的出招和习惯研究得十分透彻,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第一剑客,她才会想来鏖战联赛做解说员。

可是,站在国内乃至世界电竞界顶尖的晏北言,根本没有理由去听她一个新人的解说啊。

3

当晚,全明星嘉年华的活动结束后,赵以初在休息室里卸妆和收拾东西,眼前却时不时地浮现出晏北言说出那句话时似笑非笑的脸庞。

她推门出去准备离开,一抬头,肩膀上忽然被一拍,一张笑嘻嘻的脸映入眼帘。

“赵主持,晚上有活动吗?”

“手。”

鏖战联赛的另一尊大神,被晏北言称作“千年老二”的杨渭光悻悻地缩回手,转头对皱着眉的晏北言道:“拍一下而已,不要这么小气嘛。”

赵以初没有想到,这两个粉丝团一直水火不容的电竞大神,私底下的关系竟然还不错。

杨渭光又回头朝她笑道:“有没有兴趣去唱K,老晏说了,要是能请动你,下赛季的冬季大奖赛他就不上场。求帮忙!”

赵以初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晏北言。大神不会真这么草率吧,她要是答应了,下赛季他岂不是会少参加一场比赛?

“不要欺负她。”提出赌约的晏北言毫无立场地反过来指责杨渭光,惹得后者一阵跳脚。

接着晏北言走上前来,低头靠近赵以初,解释道:“冬季大奖赛以单挑为主,我本来就不准备参加,要给队里的新人一个锻炼的机会。”

他这样轻言细语的,哪里还有先前在台上说赵以初“呆”时的悠然模样。赵以初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地跟自己解释,于情于理她都不好再推拒。何况他凑得这么近,她脸上的温度就没降下去过,便连忙道:“那就打扰了。”

杨渭光说的KTV就在体育馆附近,一推开超级大包厢的门,华丽的全明星阵容赫然出现在眼前。私底下和舞台上的相处毕竟不同,赵以初看见这么多大神正扯着嗓子鬼哭狼嚎,又唱又跳,顿时觉得有点儿玄幻和眩晕。

晏北言简单地跟同行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赵以初找了个角落坐下,然后恢复到他一贯的懒洋洋模式,靠在沙发上慢慢地喝果汁。

赵以初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回过头发现晏北言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心头一跳,问道:“晏神,你和杨队请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儿吗?”

总不至于是让她坐在这儿当背景板的吧。

“来KTV,当然是唱歌。”晏北言说着,拿出手机扫了一下点歌的二维码,手指如飞地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一首孙燕姿的《逆光》被顶到了最上面。

赵以初傻了眼,无措地接过身边人递来的话筒,道:“给我点的吗?”

“嗯,唱吧。”晏北言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她,唇畔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加油啊。”

其他各职业战队的大神们也开始捧场地鼓掌。赵以初拿着话筒,不好意思地开口唱歌。直到一曲唱完,她还晕乎乎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參与到这个电竞大神圈里来了。

杨渭光拿着话筒一阵吼:“赵主持唱得真棒啊,嗓音优美,欢迎你下个赛季来解说我们霜天战队的比赛啊!”

晏北言眯起眼,彩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无端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杨老二,你再说一遍?”

杨渭光作为一个真实战斗力为渣的体弱宅男,跟晏北言这种每天健身的变态没得比,赶紧一溜烟地跑掉了。

赵以初无比纠结,偷看了晏北言半天,察觉到对方仍在光明正大地看着自己,便试探着问:“晏神,你喜欢孙燕姿吗?”

“没。”晏北言推了杯西瓜汁到她面前,弯起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狡黠,“我猜你喜欢。”

被上个赛季的电竞职业联赛大满贯得主这样注视,即使赵以初临场应变能力再强,也不由得脸红心跳,于是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西瓜汁降温。

大神的性格原来这么奇怪啊!

4

赵以初在全明星嘉年华上一战成名,尤其是大神晏北言的比赛,向来是出了名的难以预测。季后赛的总决赛,由奇风战队对战霜天战队,这是晏北言和杨渭光在总决赛上的第三次对决,一开场收视率便居高不下。

擂台赛上,先于晏北言出场的两名选手发挥失常,使得一剑封尘即使守擂也未能挽回大局,丢掉三分。这样一来,团队赛若是不能全取三面旗帜拿到六分,奇风战队就会输掉比赛。

比赛开始前,陈宇峰解说道:“这种情况下,比较可靠的战术就是四二分推,先用两个选手拖住对方三个人,其他四人利用人数优势先抢到第一面旗。以初,你认为呢?”

赵以初此刻却想到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

一剑封尘虽然信任自己的能力,可他身边的队友个个都是精英,如果队伍陷入绝境,以他的性格,会给予队友超凡的信任!

“宇峰,我想晏神有可能会使用逆EU流换线战术,解放队内的辅助法师配合打野,一剑封尘和副队长纸鸢双人游走到中路进行压制……”

赵以初一口气说下来,观众早已惊呆,陈宇峰也质疑道:“你说的换线战术要求两队队员的实力有相当差距,才能形成压制。”

“也许晏神会留一手,在决赛时给我们惊喜。”赵以初的嘴角噙着自信的笑,“别忘了,晏神本赛季新培养的徒弟徐品还未在季后赛中出过场。”

在观众对解说的深深怀疑中,团队赛名单打出,徐品赫然在奇风战队的团队赛六人名单之列!

这还不算完,接下来的比赛中,晏北言仿佛和赵以初商量过一般,果然采用换线战术,利用徐品初次登场的惊艳表现,对霜天战队和杨渭光进行牵制打击!

当最后一面旗帜被一剑封尘夺下时,杨渭光摘下耳机,随队友一起上台和晏北言握手。有没上场的替补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杨渭光一愣,问:“真的?”

“千真万确啊!”

虽然这场失利让他们丢掉了赛季总冠军,但尽职尽责的杨队已经开始考虑战队下赛季的发展。站在领奖台上的晏北言看着拿到银牌的杨渭光朝退场的转播团队追过去,眉心微蹙,和队友拍完合照后,就把奖杯递给副队长,避开记者往外走。

“哎,等等队长,你还有新闻发布会呢!”

晏北言没回答,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赵以初坐在电视台的车上无奈地听着杨渭光的碎碎念:“真的,我们战队待遇很高,食宿免费,高级公寓,你要是来当战术指导,我亲自掏腰包给你加奖金!”

“杨队,真的不行。我只了解晏北言一个人的战术思路和出招套路,无法胜任战术指导。”

大巴车一晃,在酒店门口停下,赵以初逃命似的跑下去,杨渭光却还跟在后面追着说个不停:“赵解说你等等!你别开玩笑了,连老晏那么阴险的人你都能看透,别的还有什么不行的?快答应我,答应我……”

赵以初正要往旋转门里钻,忽然听到一阵引擎轰鸣声

“赵以初,接着。”她条件反射地抱住被扔过来的头盔,就见跨坐在哈雷摩托上的男人一推头盔上的挡板,露出一双点漆如墨的眼,冲她道,“上车。”

来不及多想,为了避开扑过来的杨渭光,赵以初一戴头盔,握住晏北言伸过来的手,跨上后座。摩托车发动的后坐力让她不由得往后一倒,多亏晏北言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放在小腹前。

“抱紧了,出发。”

不愧是引擎强大到极致的哈雷,赵以初只感到烈风刮过身侧,等她回头去看时,杨渭光已缩小成一个黑点。晏北言驾驶着摩托在车流中游刃有余地穿梭,一骑绝尘。

5

过了好一会儿,被速度带起来的热血渐渐降温,赵以初稍微冷静下来,才意识到晏北言出现在这里的时机过于巧合,便道:“晏神,冠军队不是应该在参加新闻发布会吗?”

杨渭光或许还有时间赶回去,晏北言刚刚开出这么远,肯定是赶不及了。

“给新人面对记者的机会,锻炼一下他们。”明明是在急速飞驰中,晏北言的声音却仍旧透着股慵懒,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一样。

赵以初不自在地动了动手臂,刚想着换个贴得不那么紧的姿势,就被晏北言抓住手往前一倾,整个人趴到了他的背上。

“呃……晏神?”

“你再不抓紧的话,我就把你两只手绑起来了。”

说完,晏北言低声笑起来,胸腔的震颤顺着肌肤相贴的地方传到赵以初的心脏,令她浑身战栗。这样恣意洒脱的笑声,她曾经听过,在那个只有两个人的频道里。

正当她忍不住要问的时候,摩托开始减速,慢慢滑行到这座城市最繁华的步行街入口。

“差不多了。现在回去会被逮住采访,不如去玩玩儿?”

总冠军之夜,和鏖战联盟最受欢迎的大神去步行街玩耍,怎么想,都觉得非常玄幻。赵以初是第一次来这座举办决赛的城市,连酒店房间都没回的她身无分文,只剩一部快要没电的手机,实在被大神拐得很彻底。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苦恼,晏北言呵呵笑着按了按她的发顶,道:“不要担心,我会送你回去的。”

赵以初只得点头,跟晏北言一起进入了周末逛街的人潮中。鏖战联赛虽然是目前国内最出名的电竞联赛,但喜欢打游戏的人毕竟不是多数,是以晏北言走在街上也很少被认出来,只是作为颜正身材棒的帅哥,路人对他的回头率无论怎样都不会低。

他见赵以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便拉起她的手,神秘地竖起食指,说:“走,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

听上去很有吸引力,赵以初满怀期待地跟上他的脚步。走到目的地时,她一下子傻眼了:好玩儿的地方,就是指电玩城?

霓虹灯闪烁着,晏北言去兑了一百个游戏币,走到门口的两排娃娃机前,问她:“喜欢哪个?”

“什么?!”赵以初本以为电竞大神晏北言来这里,是要玩赛车、打僵尸之类能体现竞技水平的游戏,结果他居然要抓娃娃?

晏北言戏谑地笑道:“你不说,我就要抓那个康康了。”

赵以初慌忙摆手:“不不不,还是抓那個皮卡丘吧!”

晏北言把装着游戏币的杯子塞到她手上,卷起袖子道:“你帮我投币。”

“叮叮”两声,娃娃机开始运作,晏北言眼神一变,面部绷出棱角分明的线条,显得格外入神。那只敲键盘时最高手速超过五百的左手正握着操纵杆上下左右地转动,一旦看准,就毫不犹豫地拍下,然后手撑透明挡板,专心地凝视机器爪子的轨迹。

赵以初对抓娃娃一向持怀疑态度,反正她从来没抓到过。谁知这回帮晏北言投币,六个游戏币下去,竟然真的抓出来一个可爱的黄团子。晏北言拿着娃娃塞到她手里,笑着问:“怎么样,还想要什么?”

“晏神,要不你再试试那边的凯蒂猫?”

“好!”

赵以初很想知道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实力,心里跟猫抓痒痒似的,却忽略了一件事以晏北言那种爱偷懒的性格,怎么会这么听话?

十个游戏币下去,粉红色的凯蒂猫应声而出。赵以初“哇”的一声,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抱着两个娃娃,眼中露出强烈的求知欲:“晏神晏神,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晏北言托着下巴,轻笑道,“你叫我的名字,我就告诉你。”

以一剑封尘在电竞圈的地位,早在三年前就没有人会直呼晏北言的名字,不管是粉丝还是媒体,都对他冠以“神”的后缀,因为他的确是鏖战联赛成立以来最有实力的选手。

这样微妙的要求,令赵以初想起曾经被不知名网友支配的恐惧:“你给我唱首歌,我就告诉你这场比赛的解说错在哪里。”

是不是爱低声轻笑的人,都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一面?

6

“晏北言。”叫出这个名字时,赵以初松了口气,和大神走在一起的压力蓦地被卸下。

“其实很简单。”晏北言忽然一翻手,掌心中的黑色石头露了出来,“用这个,爪子靠近我的时候会收拢得比较紧。”

赵以初完全说不出话来。她还以为晏神是靠自己卓越的操作技巧、突破极限的手速完成了常人无法企及的操作,没想到,居然是靠磁铁!怪不得刚刚他按下按钮后,总是把手拍到挡板上!

见她神情复杂,晏北言凑近观察着她那双澄澈的眼睛,弯唇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居然作弊?”

想法被拆穿,赵以初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脸上的热气化为实质的红晕表现出来,引得晏北言一阵肆意的低笑。这个在职业圈里立于不败之地的大神对刚才的事居然丝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倏地退回去,仿佛刚才迫近她的人不是他。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来,还想要什么?”晏北言的话像是有种魔力,赵以初看着这个她一直仰望着的男人,忽然想任性一把,做一个和偶像在一起愉快玩耍的小粉丝。

“要那个泰迪熊。”她扬起大大的笑容,指着娃娃机,走到侧面,凑近去观察玻璃挡板,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颤动,“这次我要看清楚一些。”

晏北言的眼中划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他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模样,抬手捏住手柄,道:“投币。”

打游戏厉害的人,手上功夫都不会差,所以晏北言将磁铁藏得极其隐蔽。当晏北言连连斩获玩偶,让赵以初抱了个满怀时,顾客和店员都被吸引了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那不是晏北言吗,晏神啊,一剑封尘!”来电玩城的有不少都是游戏爱好者,很快就有人认出那张被公认为联赛招牌的脸,激动地围了上来。

晏北言抱着刚掉出来的小兔子,又从赵以初怀里拿了几个玩偶,空出来的那只手坚定地圈住她的腰。

“快跑!”

“哎?”赵以初腾不出手来,只能被晏北言护在怀里往外跑。

步行街上人潮涌动,赵以初的身旁擦过一个个或惊讶或疑惑的路人,耳边是晏北言悦耳的笑声:“跑快点儿,加油。”

他将她安稳地护在怀里,穿过一条条越来越狭窄的街巷,终于在一个巷口停了下来。身体骤然分开的一刹那,赵以初的心中涌上难以言喻的遗憾。她知道这偷来的亲密相处时间已属侥幸,无论再努力,她也只能做到和偶像在同一个舞台上表现,虽然一个是选手,一个是解说。

“那边有个馄饨摊,跑了这么久,饿了吧?”晏北言选了张小桌坐下,赵以初呆呆地跟上,还在回味方才的疯狂。

这个巷口离步行街挺远,但也通往主干道。晏北言背朝街道而坐,正要问赵以初想吃什么,却见她若有所思地望着车站前的一对男女。

男的正在说:“小雯,我就知道你和我想的一样温柔美丽!”

女的害羞道:“你也是……声音比网上还好听。”

“网友见面啊。”这一幕发生在以网络为生的晏北言面前,让他觉得很有意思,“可是大部分人都不会这样幸运,如果长得不好看,‘见光死的比较多吧。”

“不。”赵以初忽然抿起唇,有些生气地道,“有的网友,就算是长得普通甚至难看,也不会‘见光死。交朋友看重的是意气相投和感情相合,我不会太在乎外貌。”

晏北言意味深长地一笑,道:“哦?听起来,你倒是有个想维护的网友,见过面了吗?”

“没有。”赵以初难过地捏紧菜单,艰难开口,“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哦。”他轻描淡写地转移了话题,“点餐吧。”

7

那次逃跑之后,赵以初和晏北言加了微信好友。职业选手的训练通常都非常忙碌,赛程也很紧张,所以赵以初从来不敢主动打扰他。

晏北言却总爱在比赛前夜给她发消息:

“赵解说,拜托明天不要暴露我的战术好吗,给观众留点儿悬念。”

“请让我在杨渭光面前保持点儿神秘感,我都快被你看透了。”

赵以初常常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一开始她还觉得晏北言是在开玩笑,但有一次,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到他怎么看赵以初和他的默契,他回答道:“还真是感觉有点儿烦恼呢。她这么容易预测到我的战术,看来只剩下把她挖到奇风战队这一个办法了。”

结果当天晚上她就收到了晏北言的微信,他邀请她去奇风战队。

看上去,她似乎的确给他造成了不小的烦恼。赵以初有些担心,这样下去,粉丝会不会觉得晏神江郎才尽,连一個初出茅庐的小解说都能看透他?

又一年的全明星嘉年华即将来到,奇风战队和霜天战队的焦点战要在此之前打响。赵以初心里有事,解说时有些心不在焉,有好几次,她明明看出了晏北言的战术意图,却欲言又止,把话咽回了嘴里。

比赛结束,电视台收到了好多投诉,导播把她叫到比赛现场的临时休息室,劈头盖脸地骂了她一顿:“你要放水也不要放得这么明显,你这样,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解说!”

赵以初无言以对,今天她确实不在状态。

导播继续吓她:“接下来的比赛,你要是还说不出一剑封尘的意图,外面会传你是被他收买的,知道吗?上回你和他在街上被人拍到之后传出的绯闻,都忘了吗?记住,私下里要和大神们保持距离。”

赵以初猛地抬头,眼神中透着不服的倔强。

“可不是我收买的嘛。”休息室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我天天发微信请她手下留情。”

赵以初耳朵一红,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晏北言。

他的声音里隐隐有些不耐烦:“李导还有什么问题吗?”

被他这么大包大揽地把责任扛了过去,导播也不好再骂人,看了他们俩一眼,拔腿就走。

赵以初开始着急,问:“你这么说,影响多不好,明明不是这样的。你没收买我,也没什么金钱交易。”

“收买也不需要什么金钱交易。”晏北言一揉她的头发,笑道,“感情收买行不行?”

没等面红耳赤的赵以初回答,晏北言就拉着她大方地往外走,也没有顾忌其他工作人员的目光:“看在我帮你顶罪的面子上,请我吃饭吧。”

他的满不在乎令赵以初无端地安下心来,这个男人就是有一种让人信服的魅力,不管是对战队粉丝,还是对她这个心思不纯的解说。

令赵以初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会持续发酵。到全明星嘉年华的前夜,网络上已经炒得沸沸扬扬,说是据电视台可靠消息,著名的晏神竟然不惜收买新人,只为掩饰自己江郎才尽的真相。

“不是这样的!”赵以初气不过,用自己的加“V”微博号发了一篇长微博,澄清真相,说自己绝对没有被晏北言收买。但舆论又岂是这么容易被扭转的?不少晏北言的女友粉讨厌跟男神传过绯闻的赵以初,跳出来指责她炒作,拉低男神水准,要她滚出电竞解说圈。

看着网络上一条条指责的评论,赵以初难过不已,把手机扔在一边,抱膝坐在床角,给自己进行心理建设。

不能自暴自弃,不能输,明天还要主持嘉年华,必须得以最好的状态上台才行。她把除了晏北言的微信好友暂时屏蔽,再把手机放在床头,催促着自己入睡。

可直到午夜,她也没能收到心心念念的人的消息。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他要避嫌,也无可厚非吧。

明明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为什么,还是无法入眠呢?

8

可容纳八万人的体育馆里座无虚席,赵以初上台前最后照了一下镜子,调整表情。陈宇峰在旁边以前辈的身份鼓励她。她很感激,但还是忍不住拜托道:“和晏北言的互动,就交给陈哥了。”

“我知道。”陈宇峰一口答应。

全明星投票是在两周前完成的,有关晏北言的不利消息没能影响他第四次夺得“最受欢迎选手”称号的势头。当一剑封尘的形象在电子屏上投出来时,粉丝们的欢呼声依然热烈。

只是轮到赵以初出场时,迎接她的却是此起彼伏的嘘声。

是啊,她毕竟是个没有根基的新人。

入选全明星的选手呈“一”字排开,从第十八位到第一位寒暄过去。赵以初和杨渭光互动完,就尽量减少存在感站在一边,听陈宇峰给晏北言抛话题。

晏北言拿起话筒,没有理会陈宇峰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道:“今天,我想给大家看一段视频。”

体育馆安静下来,大家都不知道晏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而当屏幕上YY语音的界面被放出来时,赵以初惊讶地张大了嘴。这上面显示的聊天房间,是她曾经用过的。同时,视频里放出了正在这个房间里发生的对话:

“咳咳,让我们来看看一剑封尘的表现,面对毒师开局打出的化蝶,晏神连续做了好几个刁钻的操作,这应该是剑影步。”

【频道】在北边:不是剑影步,你想太多了。

“啊?那是什么?你怎么又来了,没上班吗?”

【频道】在北边:今天休息。刚刚是一剑封尘在用地形卡位,没什么复杂的操作。

尚显稚嫩的女声很不好意思:“啊,是这样,谢谢你啊。”

【频道】在北边:没事,继续努力。

接下来的情景和这段对话如出一辙,练习解说的女孩磕磕绊绊地对着消音的比赛视频,试图解读一剑封尘的招数,在公屏打字的账号则耐心地一句句地指导她,如果她的错误太大,对方也会开麦指导两句,将她引上正途。

此时,晏北言再度拿起话筒,一字一句道:“这个叫‘在北边的账号就是三年前的我。”

现场一片哗然,粉丝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台下的媒体闪光灯“咔嚓”闪个不停。

三年前,他通过搜索自己的游戏账号,偶然发现了一个叫“一剑封尘解说练习”的房间,进去之后只看见一个人在自言自语。那个女孩的解说水平明明烂得要命,偏偏还说个不停。晏北言自己听着都觉得口干舌燥,就忍不住打字指点了她两句。

起初,他只是想看看这个人到底能坚持多久,毕竟,这种对着已经比过的比赛视频解说的行为,实在是过于枯燥。听她的声音,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个学生,对一个业余爱好,不应该能坚持这么久。

然而,比赛完的晏北言发现,只要他晚上上线都能看到她在那个房间里,坚定地揣摩、解说着他打出的每一个招式的细节。

他还从未遇见过一个如此有原则、有理想的粉丝。

“她说她想成为一个可以解说一剑封尘比赛的专业解说,我一开始也不信,可她坚持了三年。今天能站在这个舞台上,证明她做到了。”他看向已然呆住的赵以初,缓缓勾起嘴角,露出称得上愉悦的笑容,“所以,并不是她的战术水平有多高,而是,在我的亲自指导下,她对我的了解已经胜过了任何人。”

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先出声的居然是忍不住在电视直播中爆粗口的杨渭光:“老晏你这是什么人品,小心‘秀分快啊!”

体育馆里的粉丝随着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先是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紧接而来的是汇聚成一片的热烈掌声。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两个人之间尘封的秘密,属于女孩的努力不该被轻视,她值得这个舞台和这片掌声。

赵以初在镜头前露出腼腆的微笑,然而当她看向晏北言时,眼里却露出受伤的情绪。

晏北言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肯定是被误会了。

9

“以初,你就答应我吧,就吃个夜宵。”活动结束,晏北言再也没有平时游刃有余的模样,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跟在收拾东西的赵以初身边乱转。

以杨渭光为首的其他大神看戏似的站在后台,嘲讽技能全开:“哎哟,没想到咱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晏神,也有求关注的一天啊。”

“走开,杨老二你别添乱。”晏北言赶完人,一回头发现赵以初居然不见了,忙往出口通道追去。

“你怎么招呼都不打就走?哎,我真是可怜。”

赵以初握紧拳头,手提包被她勒得窸窣作响:“恶人先告状,当初到底是谁不告而别?”

晏北言摸了摸鼻子,道:“你听我解释,这个故事有点儿长。”

知道了晏北言就是当年那个耐心指导自己的网友后,赵以初心里筑起的防护墙就坍塌了。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没有停下往外走的脚步:“长话短说。”

原来,在他们用YY语音保持联系的那一年,正是晏北言的人气在电竞圈飞速上涨的一年。就是在当年的全明星嘉年华上,晏北言第一次当选“最受欢迎选手”。

“你知道的,我不爱跟媒体打交道。”晏北言叹了口气,作势要去揽赵以初的肩,却被她敏捷地躲开,“嘉年华的前一晚,我在战队训练室加练,忽然看见天降暴雨,就激动地冲出去淋雨了,好让自己生病不去。谁知道跑出去太着急,忘记关窗,雨水把我的电脑淋湿,储存的信息全丢了。”

居然是这样。

赵以初一怔,在体育馆前的广告牌下停下,问:“你没有记住我的YY频道号吗?”

晏北言摸了摸后脑勺,道:“对。你也知道,用同一台电脑登录的话,是会自动记录的。老实说,我当初随便申请的马甲,没有绑定手机和邮箱,我连自己的账号都忘了,更不用说……”

“不对,不对。”赵以初摇了摇头,倔强地看向他,“你还可以搜房间名的,你当初不就是这么搜到的吗?”

晏北言挑了挑眉,道:“我搜过,在换了新电脑之后。不过……你是不是改了房间名?”

记忆回到“在北边”连续几天没上线的那段时间,赵以初早已对他形成了依赖,又气他走了也不说一声,便冲动地把房间名改成了“在北边是个大笨蛋”。她本以为,他一上线就能看见房间名,可能会和她吵嘴、抗议,让她改名,谁知道,那个人竟然再也没有来过……

互联网上的联系,竟是这样脆弱,一个不小心就会断掉。

赵以初还在感慨,晏北言忽然双手圈住她的脖颈,逼她直视自己,缓缓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

“看你这么努力,等你真正成为专业解说的那天,我介绍晏北言给你认识。”

当时的赵以初还哼了好几声,说他吹牛,根本不相信她能做到,就给她画了个不切实际的大饼。

“我当时的承诺如假包换。”晏北言狡黠一笑,“看,我是相信你的。”

一瞬间,仿佛有人在赵以初的心里吹了个彩色的泡泡,慢慢地飘出了那小小的房间,进入她的四肢百骸,却让她害怕这個泡泡下一秒就会破碎。

她不敢前进,只讷讷地说:“网上的人真不能信,当初你开麦指导我的时候多认真啊,结果真人居然这样不正经。”

“你说得也对。”晏北言竟然没有反驳,而是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帅气地朝她伸出手,笑道,“你好,我叫晏北言,我来实现对某人的承诺了,很高兴认识你。”

晶莹剔透的泡泡温柔地碎掉,取而代之的是充盈在心间的暖流。赵以初发现,眼前的男人既是那个运筹帷幄的电竞大神,也是耐心指导过她的体贴网友。他对她,是真的在意着。

“你好,我叫赵以初,很高兴重新认识你,晏北言。”

这次,走出虚拟世界的他们,不会再轻易地失去彼此的消息。

打赏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