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总裁刷爆卡

纸薇

【内容简介】

范见见没想过自己在有生之年里,可以看到暴发户发小宋承羲破产,变成比她还穷得响叮当的贫困户。可为什么他要在她家白吃白住,还提出要被她包养?喂,难道宋承羲你的第一桶金是这么来的吗?!

第一章

“潮心态”破产了,一夜之间,关于宋承羲这个A市商业新贵的无数神话宣告破灭。

这真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范见见下班的时候买了份报纸,打算把宋承羲破产的新闻剪下来,裱起来挂在自家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每天看一眼,一定能延年益寿。

她只顾着看报纸,脚不小心被什么绊了下,回頭看见一个流浪汉坐在地上,便顺手掏出一块钱硬币放到他的手里。

“喂,你当我是乞丐啊?”流浪汉突然开口,声音分外熟悉。

范见见低头看了一眼,故作震惊状:“天啊,这不是我的青梅竹马,A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富豪,公司负债好几亿,刚刚破产的宋承羲吗?”

宋承羲咬牙切齿道:“想挖苦我也不用带那么多前缀,说重点就可以了。”

范见见:“哈哈哈,你破产了,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范见见和宋承羲之间的渊源要追溯到小时候,两人出生于同村并列最穷的两户人家,两家都怀着“幸好还有他们家跟我并列”的心情,为此,两个孩子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万万没想到,宋承羲的爸爸有天买了张彩票,像踩了狗屎运一样中了二等奖,然后开了家小店,从此走上一发不可收拾的腾飞之路。于是,范家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全村垫底户的日子,直到搬出那个村子才得以抬头做人。

但这并不是她讨厌宋承羲的原因。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去面试一份美工的工作,没想到,面试官竟然是宋承羲。彼时留学回来,创办了“潮心态”的他趾高气扬地问她,知不知道今年流行什么配色和元素,懂不懂何谓时尚,以及买过最贵的衣服和包包是什么牌子的。

最后这个问题成功地戳到了范见见心里最薄弱的一处,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家境,根本是明知故问,让她难堪。

面试还没结束,她就落荒而逃,从此心里只有两个念头,往上爬和看他宋承羲什么时候栽跟头。

没想到,还不到一年,她就梦想成真了,真是老天开眼。

乐极生悲,三秒钟后,她被宋承羲钳住脖子,他一副要跟她同归于尽的样子:“范见见,我现在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了,你可别逼我,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宋承羲,有话好好说,咱俩可是发小。”

“你刚刚笑我的时候,记得咱俩是发小吗?”

范见见花容失色道:“我错了我错了,请你给我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她咬了咬牙,说出了这辈子最违心的话,“宋承羲同学,没钱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朋友。身为最关爱你的朋友,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

话音刚落,宋承羲就松开了她的脖子,狡黠一笑,道:“就等你这句话呢,范见见。”

范见见觉得,自己似乎中了他的圈套。她鬼使神差地带着宋承羲回了自己的出租屋,现在还钻进厨房给他做晚饭。而那个本该因为破产精神不振的人正坐在她的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还发出一阵大笑声。

更过分的是,吃饱饭以后,宋承羲往沙发上一躺,裹紧她的小毯子双眼一闭,道:“晚安,记得帮我关灯。”然后就这么睡过去了。

岂有此理,她要报警了。

范见见掏出手机,就见微信群几乎炸了。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全在讨论宋承羲破产的事情。

“我今天早上经过‘潮心态楼下,看见宋承羲想进去,竟然被保安拦下了。”

“我听说他的前员工正在到处找他,说找到他就揍他一顿。”

“我有个亲戚做心理医生的,说宋承羲找过她一次,被检查出有严重的抑郁症和自杀倾向。”

……

范见见收起手机,太惨了,这已经远远超过她的期望范围了。她的一腔怨恨化作同情,担心他着凉,还过去帮他掖了下毯子。

收留就收留吧,不过是借给他一张沙发。

第二章

然而很快,范见见就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宋承羲只在第一顿饭屈就了一下,从第二顿起就开启了点菜模式 。

“范见见,我想吃烤鸭。”

“范见见,我想吃小龙虾。”

“范见见,我想吃鲍参翅肚。”

一次比一次过分。

如果她不同意,他就一副怀疑人生,怀疑生命的样子,甚至拿起她书架上的三角板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道:“点不点?”

“点!你把武器放下再说。”

这也罢了,今天范见见下班,接到宋承羲的电话,火急火燎地赶到一家高级健身娱乐会所,发现这家伙居然办了张年卡,等着她来付款。

看到金额,范见见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

“你都破产了还办什么卡?有的吃不饿死就不错了,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那个亿万富豪啊?”

她一时嘴快,说出去才觉察不对。只见宋承羲面色古怪道:“范见见,你瞧不起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不是觉得我永远还不起你的钱?”他甚至开始委屈。

“我哪有?”范见见怕了他,只能跟他小心商量,“你就不能等以后有钱再来吗?”

宋承羲理直气壮道:“我的生活质量是不能降低的。放心,这笔钱以后我一定还你,何况,今天买一送一,一人办卡两人享受,我把你也预算进来了。”他把宣传单摊开,“你看,才三万八千八,是不是很划算?”

十分钟后,范见见鬼使神差地刷了卡,对着健身器材不知所措。宋承羲热心指点她:“来,我教你。”

范见见抓着两个把手艰难地往中间聚拢,就发现宋承羲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胸前。

“你看什么?”

“都用了扩胸器材,你的胸还这么小。范见见,你是不是小时候太穷,导致胸部没发育起来啊?”

范见见差点儿跳起来给他一记回旋踢,但碍于周围人的目光还是生生忍住了。

健身完后,范见见去享受会所的独立温泉服务,没想到身子刚浸没水面,门帘被人一撩,宋承羲就走了进来。她瞪大眼睛问道:“你干什么?”

“你不知道买一送一的服务是针对情侣的吗?我如果不跟你泡同一个池子,他们会加收我一个人的费用。我倒是不介意,反正刷卡的人是……”

“闭嘴,进来!”

为了钱,范见见决定忍耐,裹紧了自己的浴巾。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宋承羲的六块腹肌吸引了过去,没想到他的身材居然这么好,让人血脉贲张。反观自己……她再次裹紧浴巾。

“宋承羲,你的公司之前不是运营得挺好吗,怎么会突然破产?”这会儿两人坦诚相对,她忍不住开口询问。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脸色就变得暗淡下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中了诅咒一般。我公司的项目突然接连失败,资金链断裂,还遭人出卖,全天下最惨的事情都落到我头上了。”他的眼角似有水光闪过。

范见见觉得自己膝盖中了一箭,有些心虚地道:“你要看开点儿,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她顿了一下,又道,“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请你啊。”

“你的卡里不是没钱了吗?”

“放心,我还有信用卡呀。”

第三章

一时的仁慈,后果是无法承受的。

半个月后,范见见发现自己负债累累,已经穷到两人一起吃一碗泡面的地步。不得已,她只能提议让宋承羲去找份工作。

然而宋承羲这种当惯了老板的人,怎么可能屈尊去当小职员。

“这样吧,我有个同学在医院里做事,最近医院需要一个代言人,你愿不愿意去试试?”

宋承羲双眼一亮,道:“我这种帅哥只要戴副眼镜,完全就是专业人士。这份工作很适合我啊!”

隔天,范见见把他带到了医院。看着眼前的男科医院,宋承羲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等等,你说的代言人该不会是让我当病人吧?”见她点头,他顿时暴怒,“我看起来像有那种缺陷的人吗?你是不是智障?”

“这份工作的收入很可观的。”

当然,谁愿意被印在男科医院的小卡片上发遍城市的各个角落?

“面子又不能当饭吃,有工作就不错了。”范见见拖着他往里走。宋承羲一着急,干脆把她扛起来,脚底抹油般离开了医院。

晚上,两人进行了一番磋商。

宋承羲:“我想通了,其实我可以做点儿小生意啊。你还记得我们念小学的时候一起摆摊的事吗?”

范见见忘不了,小学时学校举办“地震爱心筹款”活动,她和宋承羲负责卖义捐的东西,她搞“跳楼价大甩卖”,宋承羲便先把原价抬高,再打八折。结果,她把所有东西卖完也没他一半的收入多。最后,他完成了筹款任务,还剩下不少东西。

从那时候起,他的奸商天分就已经暴露无遗。

这么想想,做生意似乎挺靠谱。于是,她用信用卡帮宋承羲从批发网站上买了一大堆货物。每天晚上,两人就蹲在家附近的步行街卖东西。

第一天,营业额:零元。

第二天,营业额:零元。

第三天,营业额:十元。还是因为客人不小心弄坏了,不得已买下来的。

宋承羲一拍大腿,道:“这样不行,我们要用策略,才能从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

范见见:“怎么脱?”

宋承羲:“这样,我们来扮演一对夫妻,如果有人杀价,我就说找老板娘,你就象征性地给点儿优惠,客人就会因为觉得自己占了便宜而买单。”

虽然有点儿道理,可是扮演夫妻听起来怎么有点儿怪怪的?

她正迟疑间,一个客人拿着一个小东西还价,宋承羲抬手一指,道:“老板娘同意我就卖给你。”

范见见瞬间如影后附体,一巴掌拍了过去,骂道:“都已经亏本了,你还打折,拿什么养活我们娘俩?”说着,她把手放在肚子上。

宋承羲一愣,委屈道:“这不是讨个开门红吗?”

范见见:“算了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客人走后,宋承羲立刻拉下脸来:“做戏而已,不用下那么重的手吧?怀孕还这么大的脾气?”

范见见当然不会说自己是趁机报他刷爆了自己一张卡的仇,贱贱一笑,道:“都是为了赚钱嘛。”

宋承羲眼睛一眯,精光一闪,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果不其然,下一個客人来还价的时候,他咬紧牙关怎么都不卖。

眼见生意要黄,范见见赶紧走出来道:“他不卖,我卖!”

“谁准你卖?我是你老公,我说不卖就不卖。”他话锋一转,“除非你亲我一下。”

客人:“老板娘你亲不亲?我还赶着去搭地铁呢。”

这个浑蛋!

范见见凑过去,“吧唧”一口狠狠地亲在他的脸上。

第四章

之后几天,范见见看到宋承羲都恨不得将其生吞,摆摊的时候也拒绝再扮演夫妻。

生意已经不好做了,这天晚上他们才摆开摊子,居然还遇到了传说中的城管。只听破空而来的口哨声,其他摊主纷纷卷起自己的货物甩头就跑。

范见见惊慌失措,连东西也不敢拿,拉起宋承羲的手就跑。等到了无人的角落,她才崩溃道:“我的全部身家……”

宋承羲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要难过,钱财乃身外之物,你看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范见见瞪了他一眼,道:“都怪你!”

“关我什么事儿?”

“我一个女孩害怕得不敢拿东西还情有可原,你身为男人就不能胆大一点儿吗?”

“明明是你拉着我……”宋承羲在看见她眼角的泪光后果然闭嘴。

这些日子在她家蹭吃蹭喝,宋承羲不是没见过她拿着小本本记账,一副发愁的样子,但再穷也没见她急得掉眼泪,就连上次在健身房刷卡也没有。

可见,这些东西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晚风大,狂奔了一路,范见见的迎风泪飙了出来,只是抹了下眼泪的工夫,再睁眼就发现宋承羲已经不见了。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她脑子里警钟一响:那傻子该不是回去拿东西了吧?

她立刻沿原路返回,果然看到宋承羲那个笨蛋回到了摆摊的地方,正和城管说着什么。从他激烈的动作来看,他似乎在苦苦哀求城管不要把东西带走。

从前呼风唤雨的总裁如今竟然落魄到哀求城管放自己一条生路的境地。想到这儿,她鼻子一酸,捂住脸转身不敢再看。“几位警官,真是谢谢你们专门在这里等着把东西还给我。我还以为……”那边宋承羲开心得手舞足蹈。

“你以为城管就知道欺负小贩啊?我们也是文明执法的好吗?东西给你。”城管交接完东西,转身钻进车里离开了。

宋承羲背着大包袱往回走,看到范见见的背影,连忙兴奋地跑过去。范见见一转身露出满是泪痕的脸,道:“宋承羲,谢谢你。”

“你哭什么?”

“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啊?”

“你为了我去求城管,我真的好感动。”范见见一时激动,扑过去抱住他,“对不起,我以前一直诅咒你破产,当你是十恶不赦的人,我知道错了。”

宋承羲暗暗咬牙,他就知道她肯定在背后咒过自己无数次,果然如此。于是他顺势道:“你能知错就不枉费我刚才下跪求人了。”

“什么,你还下跪了?”

“当然,谁让你哭了呢。”

万万没想到,方才离开的城管开着车又折了回来。车窗摇下来,城管探出脑袋对宋承羲道:“忘了说,以后这一片不许摆摊。要不然,下次你再落下东西,我可不会在原地等你回来拿了。”说完,又离开了。

宋承羲暗道不妙,一低头就见范见见脸色阴沉地道:“宋承羲,吃我一记回旋踢。”

第五章

因为那晚的事,宋承羲和范见见的关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范见见不仅发动了冷战,还开始虐待他,每顿都只吃泡面,有时候甚至连泡面都没有,只能一起饿肚子。

宋承羲倒是觉得没关系,可不知怎的范见见这段时间越来越瘦了。

这天,范见见去上班,宋承羲也偷偷地跟了过去。只见她路过早餐店时驻足看了一下,摇摇头又离开了。到了中午,他看着范见见下楼在面包店里买了个小面包,就又回了公司。

敢情她最近每天都是这么过来的?

看样子,自己这段时间玩儿得太过分了。没错,他其实根本没有破产。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暗中将“潮心态”以高价卖给了另一家公司,不过对方担心影响生意,所以没有对外宣布,并且让他继续挂名当总裁。谁想还不到一年,对方就因为经营不当破产了,有些媒体便开始乱写,给他扣了顶破产的帽子。

遇到范见见的那天,他的车刚好抛锚了,坐在路边等拖车,没想到竟被她当成了流浪汉。看到她幸灾乐祸的嘴脸,他才决定整蛊她一下。

可现在看她这样,他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为了补偿范见见,晚上宋承羲在高级西餐厅定了位子,说请她吃饭,结果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她出现。打电话过去,范见见呵呵一笑,道:“请我吃饭,你哪来的钱?一定是想骗我过去,等吃完结账的时候就假装钱包掉了。我才不会上当,我已经回家了。”

宋承羲哭笑不得,只能打包带回去给她吃。谁知她还是一脸警惕道:“你是不是用信用卡买的?我要是吃了是不是还得帮你还贷?”

“范见见,我像是那种人吗?我保证这不是借的钱!”

她夹起一筷子,又顿住,道:“等等,买东西的钱该不是你从我这里偷的吧?”

宋承羲这下真的怒了,吼道:“这是我卖身换来的钱,你放心了吧?”

“那我就放心了。”范见见立刻扑到餐桌上大快朵颐。

宋承羲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只要不花她的钱,他就是去卖身她也无所谓吗?

憋着一肚子气,他整晚都没睡,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范见见醒来见他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好奇地问:“你起那么早干什么?”

“去卖身啊。”

“这一行不是晚上才营业吗?”她竟还如此平静地和他探讨。

宋承羲“噌”地站起来,道:“我被人长包了,不行吗?”他恼怒地拎起行李箱,“我走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的收留 。”说完,穿鞋,开门,关门一气呵成,不给她任何挽留的机会。他走进电梯,按住开门键,等着范见见追出来。

现实再次让他感到绝望,范見见没有追出来。直到楼上、楼下等电梯的人冲到这一层来看个究竟,他才不情不愿地松开按键,下楼了。

自己撂下的狠话,跪着也要执行到底。宋承羲就这么搬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豪华公寓。不知为何,在自己家里他怎么都睡不好,每天一躺下来就格外怀念范见见家的那张小沙发。

他以为不出几天,范见见就会打电话来关心一下他过得好不好,可等了两个星期,手机安静得像块板砖。

这天他和朋友去唱歌,中途去厕所,刚出门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推开其中一间包厢的门钻了进去。他走近一看,范见见正跟几个女孩在里头玩儿得高兴。

看来,这女人在他离开以后活得无比滋润啊!

他勾起嘴角,转身离开:范见见,咱俩没完!

第六章

范见见收到一则通知,公司即将空降一位艺术总监,主管宣发、设计两个部门。而之前开会的时候,老板原本是说从两位主管中提拔一位上来担任总监。

老板突然改变主意,让全公司的人都摸不着脑袋。直到新总监上任这天,范见见才恍然大悟。如果这个人是宋承羲,那两位主管的确要靠边站,毕竟宋承羲可是创办了“潮心态”的人。他的审美和对时尚的把握度肯定要远远超过其他人。

可她不明白,宋承羲不是不愿意给人打工吗?

此时,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地跟所有人介绍道:“这就是我高薪聘请来的艺术总监。从现在起,他负责两个部门的所有运营。无论你们有什么项目,都要先给他过目。”

不知为何,范见见竟从这句话里听出了“这是我的人,你们要好好供着他,不许让他觉得不高兴”的意思来。她瞅了眼老板,又瞅了眼宋承羲,他们一个西装笔挺,一个光鲜靓丽,两人站在一起实在是很登对。

老板是个风韵犹存、打扮时尚的中年女人,有传闻说她还是单身,最喜欢“小鲜肉”。范见见以前一直当个笑话来听,可现在,她笑不出来了。

因为站在老板身边的,是宋承羲啊。

回忆起宋承羲那天离开时的硬气,她心里有些没底,敢情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找到了一位靠山?她还以为那是他以退为进的计谋,所以压根儿没当回事儿。

为了弄清楚事实,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特意跟宋承羲坐到一起,八卦地问道:“你和老板是什么关系啊?”

宋承羲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不动声色地道:“你觉得我们俩是什么关系?”

“现在是我在问你!”

“你觉得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喽。”

范见见心里一沉,他这算是默认了?

宋承羲勾起嘴唇微笑道:“你不是巴不得早点儿摆脱我吗?现在如你愿了,我不会再花你的钱了。”

“我什么时候计较过你花我的钱了?”看到他冷冽的目光,她不禁干咳一声,“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儿计较,那你也不用出卖自己吧?其实如果……”

宋承羲没想到,她居然真的相信他卖身的鬼话。在她心里,他到底是有多不堪?

他打断她:“是啊,谁让我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呢?跟着你只能每天吃泡面,跟着女老板,可以开豪车、住别墅,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我会怎么选择。不过我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和你交代,哪怕我连灵魂都出卖,也不关你的事。”

范见见为他刷爆了信用卡,过了长达一个月啃面包、吃泡面的日子,他现在居然说,不关她的事?她本来想说,如果他愿意,可以继续住在她家,她一定不会再为了钱和他计较。可现在……

“算我好心喂了狗。你继续当你的小白脸吧。”

说完,她端起盘子,换了张桌子吃饭。

下班的时候,宋承羲和老板并肩走出公司大门,两人有说有笑。范见见翻了个白眼,决定不予理会。然而几分钟后,她鬼使神差地窜到窗口往下望,就见茫茫停车场中,两个身影一起走向一辆白色奥迪。随后宋承羲上了老板的车,两人扬长而去。

第七章

范见见有些蒙,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根柱子一样站在窗口一动不动,直到被同事拍了一下肩膀才惊醒。

她说不清自己怎么了,只感觉内心无比阴郁。

之后的日子,宋承羲和老板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更夸张的是,每次开会入座的时候,他还帮老板拉椅子。以前在她家的时候,他从没这么绅士过。

很快,公司就有流言传出来。有人绘声绘色地说,宋承羲和老板就是一对儿。还有人说,经过某家高级健身会所的时候,见到过宋承羲和老板一起走进去。

高级健身会所?范见见急忙问:“是哪家会所?”

同事一说名字,她顿时火冒三丈。他现在算什么,拿着用她的钱办的卡,去和老板一起享受情侣套餐吗?

这天老板没来公司,宋承羲提早下班,经过前台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顺口问了句:“总监去哪儿啊?”

范见见竖起耳朵,就听他道:“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一下。”

身体不舒服,当然要去泡温泉了。范见见立刻抓起包包,朝主管道:“主管,我请个假。”

出了公司,她打车到会所,报上自己的名字,服务员立刻道:“您的另一半已经到了,在233号温泉池。”

果然!范见见怒不可遏地换了浴袍,掀开帘子,却看见一具毫无遮掩的身体,顿时尖叫起来:“宋承羲,你还要不要点儿脸啊?”

他竟然裸浴。

宋承羲迅速抓起浴巾往自己下身一围,道:“这是私人浴池,我怎么知道你会闯进来?你就不知道先说一声吗?”

范见见气道:“这张卡我也有份的,我为什么要说一声才能进来?还有,你不是没猜到有人进来,只是没猜到是我吧?”

“你什么意思?”

范见见干脆把话挑明:“你是不是用我的卡在这里招待老板?”

宋承羲眼底闪过一丝光芒,漫不经心地道:“是又怎样?”

范见见愣住,心里涌起巨大的委屈,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忍不住骂道:“你无耻!你怎么能跟别的女人来这里?”

“别的女人”这四个字让宋承羲看到了希望,他欺身过去,将她困在池壁上,道:“范见见,你很在意我和老板的关系?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他这句话像铁锤一样狠狠地砸在范见见的心上,她知道自己最近有点儿失常,却从没往那方面想过。她怎么可能喜欢宋承羲呢?她讨厌了他十几年,诅咒了他一年。

“你别逗了,我在意的是钱。你把办卡的钱还给我,以后你带什么女人过来,我都不会过问。”

听到这句话,宋承羲的脸色沉到谷底:“这是你的真心话?”

范见见艰难地咽了口口水,道:“当然!”

宋承羲点点头,突然站起来,拿过池边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道:“转账给你了,会员费加上我在你家那些天的开销。现在这个池子是我的了,请你出去。”

虽然身处温泉,范见见此刻却觉得浑身冰凉,直打冷战。她想说些什么补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刚转身,手腕就被人握住,一股大力将她拖了回去。她一转头便被宋承羲吻住了,他的氣息喷在她的脸上,嘴唇贴上来的时候,有湿润的触感。

她还没来得及抗拒,他已经抱着她开始下沉,和她在水下唇舌交缠。直到她无法呼吸,拍打他的手臂求饶,他才松开她的腰,让她浮出水面。

范见见惊魂未定地看着他,就见他头发往下滴着水,脸也有水珠,胸口不停地起伏,气息有些沉重。

宋承羲勾起嘴角,冷笑着道:“突然想起来,刚刚不小心多打了一位数。不过你不用还我,刚刚的吻抵消了。慢走不送。”

第八章

范见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池子的,在宋承羲说出那句话后,她的脑子就像炸开了一样,无法思考。回到更衣室,她拿出手机,果然看见一笔巨款进账。

从前摆摊的收入他不必点算心里都有数,现在怎么可能会转错账?他根本就是想用钱来羞辱她。更让她难受的是,这么多钱,他怎么赚回来的?

想到这儿,她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隔天早晨,范见见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上班,一进公司就发现宋承羲和前台妹子在调笑。她努力假装看不见,工作了一会儿,去茶水间时又看到他跟一个销售妹子在唠嗑,两人靠得特别近还有说有笑的。她再次装作没看见。直到下午开会,他当着老板的面,公然对新来的设计妹子暗送秋波,她终于装不下去了。

他这是在玩儿火啊,就算要勾搭,也得看看什么人在场吧?

老板的脸色果然很难看,会议结束后立刻将宋承羲叫进了办公室。没过多久,宋承羲走出来,直接去人事部办了离职手续。

范见见觉得自己应该冷笑着送宋承羲离开,可她莫名其妙地赶在宋承羲进电梯前拦住了他,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宋承羲面无表情道:“你不是说以后不管我的事了吗?”

“那你卡里还有钱吗?”

“有怎样,没有又怎样?”

“你要是没有钱的话,要不……”

她只是迟疑了一下,宋承羲就已经毫不犹豫地按了关门键,厚厚的电梯门合上,挡住了她的视线。

她再追下去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范见见清楚自己刚刚的迟疑是为什么。她可以不计较钱,不计较他破产,可只要想到宋承羲跟老板的关系,她始终不能完全敞开心扉。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司,就听见老板跟众人遗憾地宣布自己没能挽留住宋总监。范见见一愣,脱口而出:“不是老板开除了宋承羲吗?”

“怎么可能?”老板一脸诧异道,“我留他都来不及呢。他可是‘潮心态的创始人,年纪轻轻就……”

接下来,老板把宋承羲狠狠地夸了一番,范见见这才知道,他根本没有破产。他不仅没有破产,还身价不菲。

“那宋承羲和老板你……”

“宋承羲和我?”老板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可想而知,知道自己被骗之后的范见见有多生气。

她这辈子从没像这样火大,连假都来不及请,直接冲进电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宋承羲,你在哪里?”

宋承羲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妙,从范见见的口气可以得知,她似乎想赶来揍他。他虽然没有报出自己的地址,但她迟早会从别人口中得知。

想到这儿,他收拾了几件衣服,准备去朋友家避避难。谁知刚到楼下就见她迎面走来。他来不及躲闪,就被范见见一记左勾拳打得脸颊生疼。

“你个骗子!”她发疯一样地往他身上挥拳头,“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么玩儿我?”

她生起气来不分轻重,几分钟后宋承羲开始胸闷气喘,不得已只能钳住她的双手,道:“是你先对我幸灾乐祸的,我也是被迫反击。如果你多看几家报纸,就会知道我根本没有破产,也就骗不了你。”言下之意,都怪她自己。

“你害我这么多年被人看不起,我就笑你两声怎么了?你需要这么报复我吗?你知不知道我这几个月过得有多惨?”

“我不是把钱还给你了吗?十倍!”

“那你还亲我了呢!”

“我亲你还不是因为……”他突然脸红起来。

“你说什么?”范见见没听清楚他说的后半句,“你是不是骂我呢?”

宋承羲咬了咬牙,大声吼道:“我说我喜欢你!你眼睛瞎就算了,耳朵也聋了吗?”

这回轮到范见见脸红了,她扭捏道:“干什么突然表白?能不能好好吵个架?”

宋承羲挑眉一笑,凑过去抱住她道:“我们和好行不行?我害你在村里被人奚落了十几年,以后你跟我在一起,没有人敢瞧不起你。”

“说得跟真的一样,你能有多少钱啊。”

她对金钱没什么概念,虽然知道宋承羲当过总裁,但毕竟是过去的事了。等到宋承羲把手机银行账户界面给她一看,她顿时瞪圆了眼睛,开始数位数。

“怎样?嫁不嫁?”

“嫁!”财迷范见见毫不犹豫地把自己送了出去。

后记

宋承羲向范见见正式求婚是在他别墅的花园里,他邀请了范见见的老板和公司同事,还有他生意场上的好友作为见证人。

现场气氛热烈,当宋承羲单膝下跪,对范见见奉上放在黑丝绒盒子里的钻戒时,一阵风无端刮过来,一张卡片“啪”地一下贴在他的脸上。

宋承羲把贴在脸上的東西拿下来,扫了一眼,发现自己的照片清晰地印在男科医院的广告卡上。

而此时这张广告卡已经遍布全城。

“范见见,你给我解释清楚!”

范见见看情况不对,连戒指也没来得及接,转身就跑。她死也不能告诉宋承羲,她把他的照片卖给了男科医院,刚好挣了五万块钱抵债。

最后,白赚了一个老公。

这事儿不亏。

打赏
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