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另一种爱情

纪十年

“砰”

水晶灯下,清脆的撞击声响起,紧接着,一记极限球沿着斯诺克球桌徐徐划过。

西街七号会所里,俞绵绵悄然屏住了呼吸,直到黑球一杆进洞,她才兴奋得从座位上跳起来:“Give me five!”

秦唐转身,将英式球杆收了回来,与她掌心相碰:“嗯。”

与此同时,一旁身材高大的男人脸色黑了下来,不满道:“我说你们俩……至于吗?!”

秦唐睨了眼俞绵绵泛红的脸,转头,视线落在徐墨白身上,道:“承让哦,小白。”

徐墨白扔开球杆,眼神不善地盯着在角落里看书的少女,满脸怨气地吼道:“顾小三!谁让你看书的!爷输球了!”

少女盯着书页,一脸兴奋又紧张的神情,摆手含糊地应道:“输就输吧!本来也没指望你赢!”

徐墨白闻言脸都绿了。在旁围观的俞绵绵一拍大腿,愉快地笑了。

她见过徐墨白几次,他是秦唐的狐朋狗友之一,据说是某个医药集团的少董,而他带来的这个少女,俞绵绵是第一次见。

俞绵绵凑到徐墨白身边问:“小白,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白你……”徐墨白磨牙,看了眼秦唐凉飕飕的目光,一句“大爷”到底是没说出口。

俞绵绵眯眼笑道:“别这么凶嘛,小白……”

全洛城,除了秦唐和他带来的这个女人,还有谁敢叫徐家老四“小白”啊?

徐墨白气得磨牙,忽而,他想到了什么,朝着俞绵绵扬眉道:“干吗这么在意她是不是我的女朋友,難不成,你看上我了?”

被一个男人直愣愣地盯着,更何况,还是被一个漂亮到有些邪气的男人盯着,俞绵绵的脸蛋儿有些热,可是,还没过三秒钟,她的手臂就被人拽了一把。

秦唐长腿一伸,站到了两人中间,朝俞绵绵微笑着道:“你不是一直想找那个小丫头聊天吗?去吧。”

俞绵绵点点头,欢快地挪步过去了。

她对斯诺克没什么兴趣,端着果盘吃了一晚上的草莓,见秦唐赢球了,才来了点儿兴致。而徐墨白带来的那个女孩,一整晚都安安静静的。她的确盘算了良久,看球不如搭讪,吃草莓,也不如上前去搭个讪。

见俞绵绵走远了,徐墨白朝某人挑眉道:“哟,兄弟,把小女朋友保护太好了吧?”

秦唐一眼扫过来,道:“是青梅竹马。”

“哦?那就是青梅竹马的小女友。”徐墨白摸了摸鼻子,“什么时候转正?”

“不如关心一下你自个儿?”秦唐看了眼少女,微笑道,“毕竟,人家连你赢球的期待都没抱过。”

“你可真够八婆的。”

“好说,好说。”秦唐咧嘴一笑。

这厢,俞绵绵已经跟顾小三破冰成功。所以,当徐墨白又输了一轮,气呼呼地走近时,就看着两个小丫头脑袋靠着脑袋,正津津有味地看书:《拿下冰山的101种方法》。

看清楚书名后,徐墨白低咒了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搞定别的男人?

秦唐扔开球杆,脸色也不太好看。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秦唐会意,拉起俞绵绵道:“走了,C大快到宿舍门禁时间了,送你回去。”

这才九点,离门禁时间还早得很,更何况,这会儿还有她新交的朋友在呀!

俞绵绵被他拉着走远,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被吓了一跳。斯诺克厅里,晕黄的灯光下,徐墨白勾唇一笑,将惊愕的顾小三抱到了台球桌上,然后,低头,缓缓凑近……

俞绵绵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电光石火间,视线被秦唐挡住:“少儿不宜,乖。”

“秦唐!松开啊!”俞绵绵快被气死了,“你让我看一眼!他们到底……”

是情侣吗?

像,又不像。

良久,秦唐撤回手,凑到她耳边,低语:“好奇,嗯?”

俞绵绵耳朵一酥,叉腰道:“是啦!好奇得都快死掉了!”

“好奇什么?”秦唐温声一笑,“徐墨白和顾小三……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俞绵绵似懂非懂,被秦唐拉着走出斯诺克厅,视线却被一侧的斯诺克PK榜吸引,第一名:Evan。

奇怪,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眼熟?

俞绵绵愣了一下。正巧,一行人推门而入,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闻到了空气里浅浅的薄荷味道;还有不知道谁喊出的,一声轻微的“Evan”。

她猛地回头,灯光太暗,乐声低缓,那个人影……远处哪儿还有什么人影?

怎么会是学长呢?

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俞绵绵甩甩头,告诉自己,她现在才大一,还有很多时间,总有一天,她能走进周薄暮的世界,堂而皇之地站在他的身边,参与他的未来,与他经历一切。

打赏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