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呆萌晴(二)

尘鱼之语

【上期回顾】

因四十九次表白视频而走红的的呆萌晴,原本只是陪男神一起参加Talent小学面试,顺便抱得男神归。不料表白被拒,她一时嘴硬,竟让粉丝误以为男神是Talent小学的校长她的死敌顾无言。有缘重遇,可有些人不适合再见,不见不怨。

钟晴挂了顾无言的电话以后,在寝室里整整转了十四圈,才拍拍自己的脸蛋儿鼓起勇气给莫书意打了个电话。

意料之中,他并没有接。每次被表白后,他都要消失一周的时间去冷静一下。

钟晴只好死皮赖脸地去求好闺蜜抱香,她跟莫书意是一个班级的,莫书意是班长,抱香是团支书,所以很多时候他的行踪抱香都很清楚。

钟晴觉得自己很可怜,青梅竹马的男神现在发展到需要从别人口中去了解的悲惨地步。

“他好像去参加优秀毕业生交流会了,在小礼堂。”抱香还在图书馆里忙,“你现在去应该能找到他。他又不爱看网络小视频,估计还不知道你们的事,你去解释一下。”

钟晴此刻的心情十分悲壮,竟然有一种出轨被抓的羞耻感,她怀着万分忐忑的心情奔赴了小礼堂。

莫书意果然在小礼堂。他站在台上讲得滔滔不绝,下面挤满了人,无数学妹正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他。钟晴站在最后排看着台上的莫书意,灯光下的他像王子一样讲述着自己这一年的历程。

“哎,你也喜欢他吗?真的好有魅力啊!”旁边的女生跟她搭起话来,竟情不自禁地抓着她的胳膊说,“而且他进了Talent小学哎。”

“嘶,姑娘,我痛。”钟晴转头不满地看着她。

“哦,不好意思啊。咦,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眼熟呢?”女生十分自来熟,“你也是我们学院的吗?”

“嗯。”钟晴敷衍地点点头,注意力都在台上的莫书意那里。

交流会进行得很顺利,莫书意讲了自己在笔试和面试前的各种准备,最后讲到Talent时满脸更是骄傲。那是他的梦想,他也希望能创办一所属于自己的学校,不庸俗不死板,只是经济条件不允许。所以能进Talent就是他梦想的起点。

钟晴想,这样说来,莫书意和顾无言在颜值和潜力上毫无差别啊,不过顾无言家有钱,说建学校就建学校。

不对,怎么能拿他们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钟晴敲敲自己的脑袋,在想什么呢。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位我的偶像,他是我们W大学已经毕业的学长,也是Talent小学的创办者,顾无言校长。我很欣赏他的智慧,更欣赏他的能力,希望我能向他学习,与在座的同学一样有一个好的前程。”莫书意说着,在大屏幕上放出了顾无言的照片。

全场同学沸腾,鼓掌,喧闹。只有钟晴呆呆地坐在位子上,盯着手机里两分钟前顾无言给她发来的短信,心中悲痛欲绝。

“竟敢删视频,机会可是你放弃的,告诉莫书意不用来了。”

简直是五雷轰顶。

要是莫书意知道是她的原因让他丢了梦寐以求的工作,一定会恨死她的。

钟晴趁事情还没有恶化,赶快回拨过去。她盯着手机屏幕上“顾无言”三个大字默默地祈祷。

顾无言果然挂断了钟晴的电话,她打一遍,他挂一遍,气得她破口大骂:“变态顾无言,我上辈子欠了你家多少米啊。”

这声音有点儿大,坐在她旁边的女生正琢磨在哪里見过她呢,一听见她喊出了顾无言的名字,立刻像抓猴子一样抓着她的胳膊说:“我想起来啦,你是‘呆萌晴,你是‘呆萌晴,你是‘呆萌晴。”

同学,重要的事情不用说三遍啊,而且声音震耳欲聋,钟晴几乎崩溃了。

小礼堂里,凡是在喜欢用视频拍摄软件的基本上都看了昨天“呆萌晴”的视频,大家都在猜测她是W大的,这下总算确认了。谁不好奇校长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人比视频里更美还是更丑呢。于是大家一窝蜂地都想挤过来看一下。

钟晴哪里见过这个阵仗,一个跨栏动作从椅子上跳下去,打开后门就落荒而逃了。在台上收拾资料的莫书意只听见有人喊了几声“呆萌晴”,根本没看清楚是谁。

幸好,他不玩视频拍摄软件,也不知道这么传奇的人物就是钟晴。

钟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而且还是一只被顾无言毫不费力就能捏死的小蚂蚁。

她想当务之急,是去求顾无言保住莫书意的工作。可是顾无言又不接电话,她只好去他的学校门口堵人。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钟晴在门口等了一个半小时,才看到那位大少爷从教学楼里出来。

一看见钟晴在门口缩手缩脚,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样子,顾无言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也不理她,直接开门进了门卫室,对着值班的保安道:“这个月的值班全归你管了。”

保安一头雾水道:“校长,不是轮班吗?”

“轮什么班?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是让她在保卫室里,守着暖气、喝着热水、看着杂志地等,不是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跟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地等!难道你想让旁人看来这就是Talent的待客之道?”

钟晴闻言心想,顾无言这个变态竟然还用“连坐法”,于是嬉皮笑脸地想替保安解释:“那个,校长,顾大校长,是我要……”

“你闭嘴。”顾无言把身上的大衣像扔二人转手绢一样扔在她身上,连头都被他蒙起来。

钟晴感觉自己要被这传说中的羊毛大衣憋死,然后像一只待宰的老山羊被老农民牵到市场去宰了卖。

不对,现在她这只老山羊是被顾无言牵到家里了。

他可真会装啊,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副“霸道总裁加暖男”的形象。

钟晴被他一路拽着上车,下车,进电梯,开门,最后坐在了沙发上。这一系列动作流畅得让钟晴觉得他不过是捡了一只猫回家。

钟晴呆坐在沙发上,仔细地打量着顾无言的家。一百五十多平方米,简单的黑白灰色调。她对总裁家的印象还是从电视剧里看来的,一般都是干净整洁中透着一股冷酷无情的范儿。但顾无言把衣服扔得到处都是,一摞泡面堆在茶几上,风格很是随意。

“喝了。”她还在像小老鼠一样四处打量着,顾无言已经端了一碗姜茶递到她面前。

“呃?”

“这是你的碗。”他道。

钟晴瞥了一眼自己的碗,上面是粉红色的花,而旁边顾无言的碗上是蓝色的花,这就算了,过分的是,这两个碗上分别写着两个大字。

百年,好合。

“不喝我倒了。”顾无言说着就要拿走。钟晴赶紧乖乖接过来,一口喝下去,一身的寒气都没了,她还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儿。

“四年了,你都一点儿没长进。”顾无言说道。

经他一提醒,钟晴想起了四年前也是这样的情景,像是历史重演一样。那个时候钟晴还是刚入学半年的大一小学妹,而顾无言已经是研究生会会长。在一次校级辩论赛上,钟晴作为莫书意队的四辩,抱着必胜的决心参赛。

辩论赛的题目是: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哪个靠谱?

钟晴作为暗恋莫书意多年的小女生,自然据理力争想要证明“日久生情”更靠谱。原本胜利在即,却因为顾无言作为评委将票投给了对手,一票之差,他们还是输了。

钟晴赛后气急败坏地找到顾无言,对着他劈头盖脸地问道:“为什么那一票不给我们?”

“因为我喜欢一见钟情。”顾无言道。

一见钟情?一见,钟晴?

钟晴闻言“唰”地脸红了,早就听说顾无言是出了名的毒舌,今日还真是见识了。当然,钟晴也不是“傻白甜”的主儿,辩论赛前刚听了抱香说他是有女朋友的,并且还是艺术部的部长庄心苑,两个人郎才女貌,琴瑟和鸣。

“这么说你和心苑学姐是一见钟情喽?”钟晴歪着脑袋道。

“跟你有关系吗?”

“有啊,没试过‘日久生情怎么知道不靠谱?”钟晴心想,如果你破坏了我和莫书意的将来,我必定也要拆散你们俩,否则我不姓钟。

“哦,不如试一试吧。”顾无言笑着道,“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追我,追上了,我就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把那一票重新投给你,就算你赢了。”

钟晴心想,这男人真是个狠角色。可这么多人看着,她不能怯场,于是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好,我等着你跪地求饶。”

顾无言又笑了。他觉得钟晴这副上蹿下跳、面红耳赤,看他不顺眼又干不掉他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接下来的一个月,钟晴与顾无言进行了一番较量。早晨钟晴为了给他送爱心早餐,导致睡眠不足,变成了“熊猫眼”;上午钟晴陪他去上变态心理学,被吓得连续一周做噩梦,梦见被人拿刀追杀;晚上跟他去网吧打游戏,钟晴在旁边看得睡着了,结果被偷了钱包。明明是一起吃的饭,顾无言一天三顿红烧肉一点儿没胖,她偶尔才吃一块就胖了四斤。

最倒霉的一次是,她为了去图书馆给他占位子,不但起了个大早,还被淋成了落汤鸡,好不容易占到座位给他打电话,却听他说今天要在学生会值班,不能去图书馆了。

钟晴披头散发、浑身湿透地跑到他的办公室里,想狠狠揍他一顿,没想到,拳头还没拿举起来,她自己先倒下了。顾无言摸摸她的额头,发现她发烧了。

那天也是这样的情形,他找了药给她吃,并且煮了一大碗姜茶逼着她喝下去。朦朦胧胧间,钟晴躺在沙发上,感觉有个人帮她把头发吹干,把湿衣服换掉,还给她盖了厚厚的被子。一直习惯照顾别人的钟晴发现原来被人照顾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

不过,幸福感并没有持续很久。当她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穿着顾无言的大T恤的时候,瞬间奓毛了。

“你你你,是你脱了我的衣服?”她指着办公桌前好像事不关己的顾无言质问道。

“对啊,不然是我面前这盆仙人掌干的?”顾无言开玩笑似的道。

“可是,我就只剩下内衣……”钟晴快要哭了,猛地跺脚,“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顾无言道:“是你要我爱上你的,难道这点儿奉献精神也没有吗?你不是挺英勇的吗?我告诉你,这个年代女追男啊根本没那么多讲究,喜欢就上啊。”

“我呸!死变态!”钟晴连脏话都飙出来了。

“不过我什么也没做,知道为什么吗?”顾无言正在低头写字,说着抬头瞥了她的胸一眼,啧啧道,“因为没兴趣。”

“没兴趣?你想要什么兴趣啊?”钟晴快被气炸了,并没意识到自己并不應该跟他理论这个问题。

“性别的性。”顾无言依旧淡淡地道。

钟晴决定以行动结束这个话题,她抄起桌子上的仙人掌扔到他的大腿上,只听他“嗷”了声跳起来。于是,接下来的一周,顾无言都没能去参加学生会的会议。

想起这些往事,钟晴竟觉得好笑。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他们都不再是当初年少轻狂的样子。钟晴由一个黄毛丫头变成了马上要毕业的学姐,而顾无言也由一个学长变成了一位校长。

“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后悔……”顾无言回想起那些往事,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说道,“当时要不是看你病了,早就把你拿下了,后面也不会有那么多事。”

他真的是彻底不要脸了啊!

“无耻。”钟晴白他一眼。

“嘶……”顾无言忽然从沙发一端挪过来,双手撑在靠背上,把钟晴圈在怀里,“其实,那天我还忘记告诉你后半句了。一个男人要是真的喜欢一个女人,根本不用她做什么,况且还是你有求于我。”

“你神经病啊!”钟晴被他的眼神吓坏了,急忙推开他站起来整理衣服,“我不是有求于你,本来莫书意就是第一名,按照招聘简章你们必须录用他。”

“呵呵,必须?丫头,我们不归教育局管,随时可以换人。你,我也可以换,不过我不想换,我就是想和你好好玩玩。”他坐起来,把刚解开的一粒纽扣系好。

“顾无言,你简直无耻之极!”钟晴觉得跟他已经无话可说,干脆拎包就走。

“把删掉的视频重新发上去,解释清楚。”顾无言在身后慢吞吞地说,“顺便告诉莫书意,下周复试,你也来。”

“砰!”钟晴把门重重地摔上走了。

第二天一早,钟晴便接到了李嘉树打来的电话:“是钟晴小姐吗?恭喜你通过了Talent的面试,请准备一下过来实习。”

钟晴正不爽,便把一肚子的火撒在他身上:“实什么习啊?直接暗箱操作不就行了?”

李嘉树对钟晴或许是陌生的,但他对“呆萌晴”比任何人都了解。也许真是缘分,竟然让他在现实生活中接触到了“呆萌晴”。想想这些日子对于“呆萌晴”的关注,他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喂,钟晴对吧,你进了我们学校肯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来了我请你吃饭。”

钟晴翻了个白眼,心想简直有病。

最近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她挂了电话,便特意打开朋友圈转发了一条锦鲤,想着去去晦气。没想到一分钟不到,顾无言就在微信上发过来一张自己的照片,说道:“转发锦鲤不如发我的照片,我觉得我比它管用。”

照片里,落地窗前,办公椅上,他穿着一身西装英俊帅气地看着远方。钟晴着实无奈,只好打开把他的照片发上去,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说啥,干脆就发了一个“红心”的表情。

她不想去看评论,一发完就直接关了手机。

马上就要准备去Talent实习了,钟晴却感到十分烦躁。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起顾无言的那张脸,心里就隐隐感到不安。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莫书意,她还得死撑着。

钟晴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氛围中。

抱香实在看不下去了,怂恿她道:“你们就快实习了,反正莫书意也没事,不如你约他出去旅游啊。大家不是都说合不合适,出去旅游一次就知道。”

“对啊,万一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酒店里只剩下一间大床房,然后再一次表白……”钟晴不自觉地开始幻想。

“可是抱香,你知道的,自从我上次表白以后,书意好久没理我了……”她努力地眨着眼睛,“女英雄,能不能帮小妹一个忙,将这位少侠约出来啊?救苦救难啊……”

抱香:“……”

钟晴用软磨硬泡的本领,分分钟就把抱香拿下了。

“好吧,那下午班级活动结束后,我找个借口约他一起吃饭吧。”抱香一脸无奈的样子。

想想三个人已经很久没坐在一起吃饭了,大一、大二的时候虽然忙,但他们三个的关系非常好,没有多少钱也隔一段时间就一起出来吃一顿火锅。那时候,钟晴逢年过节就表白,莫书意也只是嘻嘻哈哈地笑过去,不像这次这么抵触。

下午,三个人一结束班级活动便去了常去的火锅店。

“恭喜你们,优秀毕业生哦。”抱香看着他俩都低头猛吃,只好率先举杯打破僵局。

钟晴赶紧接话:“对呀对呀,多亏书意的激励啊。”

两人一使眼色,抱香继续说道:“那个工作也差不多有着落了,就要毕业了,没打算来场毕业旅行啊?”

钟晴夹了一筷子菜,附和道:“想呢,自己一个人去没意思,书意,要不我们……”

“行啊,我们一起出去玩玩。”没想到莫書意竟然同意了,钟晴正恨不得跳起来,又听见他转头对抱香说道,“你呢?虽然还没定下去哪儿,但肯定不愁落脚,这次我们三个正好一起出去放松一下。”

我们三个?

抱香一愣,转头看着钟晴。钟晴也吃了一惊,转念一想,有个电灯泡也行,总比点蜡烛好,便道:“好,毕业happy走起。”

说完,钟晴举杯,咽下一大口酒,嘴里和心里都是酸涩的味道。

定下旅行以后,钟晴这几天都辗转反侧,兴奋得睡不着觉。

终于迎来了出发的日子,钟晴一大早就开始收拾行李,和抱香、莫书意集合完毕后,三人向着机场出发。

到了校门口,钟晴想到要出去玩不一定能及时更新,怕“晴天”们想她,便在广场上顺便拍了一段视频,并附上一句:“晴天们,我要和我的朋友出去玩啦!去大理,小燕子的故乡,不要想我哦。”

她得意扬扬地点击“发送”,然后把手机关机扔回口袋里,挎着抱香的胳膊,看着莫书意好看的侧脸,一身轻松、心满意足地出发了。

殊不知,这个视频很快就被顾无言看到了。

临近开学,顾无言正在学校里检查各个教室的安全问题。看到她的视频,就特别注意到了她得意的表情,还有她所谓的朋友莫书意。她害得他被甩,现在自己却花枝乱颤地和男友去旅行,他怎么能忍?

顾无言打不通她的手机,于是下楼,直接开车去找她。

等钟晴咧着嘴到机场门口时,远远地就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那里,旁边还站了一个熟悉的人。

“顾无言?”她低骂一声,想躲在抱香后面,可惜已经晚了,顾无言早就被她帽子上的两只大耳朵吸引了。

“去哪儿?”顾无言走过去把手揣在裤兜里,一脸得意地道。

“哈,校长,真巧啊,你也去旅游呀?”钟晴把脑袋探出来,笑嘻嘻地道。

“不巧,我是来接你的。”

“呵呵,校长,你真会开玩笑,我是要走呢,不是刚回来,不用人接机。”钟晴摆着手道。

顾无言一把抓住她帽子上的兔耳朵,道:“不用走了,学校有事需要你帮忙。”

于是,偌大的机场里,钟晴像只兔子一样被顾无言提溜着走了。她不停地哭喊,直到上车才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机场,对了,莫书意也在机场。

顾无言的出现让抱香和莫书意都愣了一下,只听说Talent小学十分严苛,没想到刚被录用就要干活。抱香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你们这个校长还真有个性。”

莫书意扬了扬手机的机票,道:“那我们去吧。”

“不去了吧。”抱香忽然低下头。

“我们就要分开了,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吗?”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很软,“你明知道我为什么答应去旅行的。”

时间仿佛有一瞬间静止了,抱香低着头犹豫了很久才仰头对他说:“走吧。”日光下,她还是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掌。

钟晴简直要被顾无言这个大奇葩气死了,他不仅破坏了她的旅行,还让她来学校帮他清理泳池。

钟晴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在泳池里走来走去,替顾无言捡塑料小黄鸭,顾无言却在岸上悠然自得地玩着手机。

等等,顾无言玩的好像是她的手机。

“喂,你神经病啊!”钟晴把水一股脑儿地泼在他身上,然后浑身湿漉漉地像一只大海豚一样爬上岸去抢手机。

他果然偷拍了她,还发到了网上,照片里她捡小黄鸭的样子似乎还挺开心。不过照片才发出去十分钟,下面就刷了一千多条评论。

“嚯,‘呆萌晴说是去旅行,原来是和男神去度蜜月了呀。”

“不是去大理了吗?为什么在清理泳池?难道‘呆萌晴和男神直奔酒店?”

“注意要采取安全措施哦。”

“噗!”钟晴几乎一口老血喷在手机屏幕上,顾无言简直要把她的一世清白都毁了。钟晴最近已经完全见识到了他的无赖功力,也懒得和他解释,随手就要删除。

“哎,干吗?”顾无言把手机夺过去。

“你给老娘删了。”钟晴咆哮着扑过去。

“抢什么,你忘记莫书意的工作了吗?你怎么这么粗鲁?”钟晴为了抢手机整个人几乎骑在了顾无言身上,让一旁刚要来清理泳池的李嘉树看得目瞪口呆。李嘉树急忙捂住眼睛尖叫道:“哇,尺度好大,少儿不宜。”

钟晴这才发现刚刚把兔子外套脱了之后,里面穿着的波希米亚吊带裙被水浸湿了,此时正贴在皮肤上。而她为了抢手机,整个人都扑到了顾无言身上,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

在李嘉树的提醒下,顾无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下意识地看过去……

“看来你还是有料的。”他淡定地吞着口水。

“我呸!”钟晴趁机抢过手机,顺便一脚把他蹬到泳池里。顾无言“扑通”一声掉了下去,没有防备地喝了一大口池水。

“钟晴,我们是有约的。”顾无言在水里扑腾着。

钟晴拿着手机跑得飞快:“叔叔,不约,我们不约。”

下期预告:

“呆萌晴”正式进入Talent小学实习。实习第一天,她才得知一个惊天噩耗莫书意竟然没被录取!她一气之下发出视频,并跟所有粉丝道出真相,希望与顾无言撇清关系,哪知竟为自己惹来了一场大祸……

打赏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