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劫(五)

纪十年

【上期提示】

俞綿绵被秦唐揽入怀中,暗藏已久的喜欢,濒临被察觉。

演讲在即,俞绵绵醉眼迷茫:“为什么让我喝酒?”

秦唐神色温柔:“因为喝了酒,你才会忘记我此刻的眼神。”

林荫路上,晚风习习,两人之间的点滴旖旎,都被周薄暮看在眼里……

秦唐的视线越过人群,与周薄暮凛冽的目光对上,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周薄暮的脚步几不可察地一顿,接着如同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平稳地移开了视线。

走廊上依旧嘈杂,谁也没有看到两个男人之间,一场无声的对峙。

秦唐凑到俞绵绵的耳边,低语道:“不是作弊,是以备不时之需。”

他不想有一点儿差错。这一点,秦唐与周薄暮是相似的,他们都属于能力超群的人,都习惯把控全局,不容意外。

俞绵绵没懂“不时之需”是什么,偏头冲着他龇牙咧嘴。一股热气袭上来,又荡在鼻尖,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消毒水气味。

秦唐看着她的鬼脸,举手作投降状,低笑着进了观众席入口。

俞绵绵松一口气,没走几步,耳机里传来秦唐愉悦的声音:“我会一直看着你,不要怕。”

后来,俞绵绵站在台上,觉得自己真的不那么害怕了,甚至有种临时抱佛脚都能震住全场的气势前提是,第二轮比赛开始时,周薄暮没有从侧门入场。

俞绵绵随着他进来,视线一抖;看着他跟主办方耳语,视线又一抖。当主办方宣布第二个环节的自由演讲改为命题演讲时,别说是视线了,她连呼吸都开始颤抖了。

十二名参赛同学中,有两位当即弃权。

俞绵绵哀怨地看了观众席里脸色淡漠的周薄暮一眼,气得呼出一口气,几根蓬松的刘海儿跟着飞了起来。

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俞绵绵安静地坐在后台,耳机里传来秦唐淡定无比的声音:“题目呢,报过来。”显然,真的遇上了“不时之需”,真的沦落到了要作弊的下场。

俞绵绵盯着刚抽到的题目,心脏郁闷得一抽一抽的。她小声说:“作弊。”

“什么?”

俞绵绵垂头丧气地说:“我被分到的题目是《作弊》……”

题目是周薄暮定的,俞绵绵不知道他是发觉了她的微型耳机,在有意讽刺她,还是她真的手气好到随便挑个题目都能……打她的脸。

秦唐没去想周薄暮的用意,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我说你写,记下来。”

俞绵绵将签字笔紧握在手心里,始终没写下一个字。她低声道:“不用了。”

她取下耳机,决定靠自己。再糟糕,也要靠自己。

第二轮考核形式变了,原本三分钟的自由演讲,缩短到了一分三十秒。俞绵绵的草稿打得很烂,一眼望去全是三级词汇,最难的单词大概就是“abandon”,就是一打开词汇书,A字栏里让你立马放弃背单词的“abandon”。

她演讲的内容大意是:要不死拼到底,要不愉快地放弃中规中矩的立场。周薄暮用手指敲着桌沿,望了眼时间:嗯,不出所料,平均每二十秒就听到一个语法错误。

语法是俞绵绵的短板,好在之前她突击了一下口语。演讲一结束,台下还是响起了掌声。

俞绵绵将视线投在周薄暮的身上,这才发现他根本就没在看自己,目光一转,原来顾心一直坐在他的身边。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低语着,他的嘴角始终带着温柔的浅笑。

俞绵绵手指捏紧,集中注意去听评委的点评。参赛的同学本来就不多,第二个环节又走了几个。她的发挥不算最好,但是在剩下的九个人里选两个主持人,也不是全无机会,只要……点评状况不太糟糕。

拔掉微型耳机的那一刻,俞绵绵就做好了挨训的准备。在这个关头,不管评委说什么,最重要的是连连点头,虚心接受。

千算万算,没算到现场点评变成了提问环节。评委用标准的美式口音问:“为什么来参加比赛?”

好在俞绵绵听懂了,斟酌着道:“虽然我的功底不怎么样,但是……”

一声“但是”刚说完,在座的评委显然没人在乎她陈述的理由,一个个都开启了炮轰模式,质疑声如同连珠炮炸了过来。

“这位同学,请问你参加过哪些口语比赛?”

“你知道语法是必备技能吗?”

“你如果入选了演讲主持人,会做哪些英文训练?”

俞绵绵一个接着一个地回答了,遣词造句都很基础,语法错误也跟着少了起来,虽然立意依旧没有多高深,但是至少每个提问她都答得上话。

俞绵绵应付到脑门儿都渗出了冷汗,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坐在顾心右边的评委笑了一声,扯着嗓子说:“功底不怎么样,还这么自信地觉得自己能胜任主持人的工作?敏锐程度,机灵的反应,良好的表达能力,这几点你都表现得平平。今天的参赛者大部分人怯场,小部分人打退堂鼓,目前看来,你的运气还不错,如果真的幸运地被选上了,应该很高兴吧?”

俞绵绵听出了一丝讽刺的意味,又或者,对方压根儿没有嘲讽的意思,是她被一连串的问题轰炸得脑袋犯晕了?

机灵、敏锐、表达能力……

她跟这些词一点儿边也没挨到,还有最后一句“运气不错”,拜托,哪有好运气的人一上台就被炮轰?

俞绵绵愣了一下。在她前面的几位参赛者,都没有经过这一环,不会是跟学长有关吧?她朝观众席上扫了一眼,这一刻,就连周薄暮也安静下来,长指交叠,似乎是在认真地等她回答。

如果就这样被选上了,自己是弱鸡,那其他人岂不是更弱?说不高兴吧,又虚伪到自个儿都不信。俞绵绵犹豫了一下,说了实话:“高兴,特高兴。”

翻译成英文是:“I feel so happy.”

全场哄然大笑,就连周薄暮的眼角也几不可察地抽了一下。

俞绵绵不明白这群人到底在笑什么。

她寻思着要说点儿鸡汤、道理挽回颜面,便脑袋一热,总结道:“好运气也是一种能力,这我还是一直都相信的。不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倒霉的……”

她的尾音徹底被笑声掩盖了,见过实诚的,没见过这么实诚还带着傻气的人。

先前肃穆的气氛一扫而空,俞绵绵站在舞台中央,无语地看着主持人安抚着群众。忽然,有个人问道:“你对当天演讲的建筑师了解多少?俞小姐,今天有九位参赛者,都各有特色,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选你?”

这个问题,用的是中文。提问的评委是顾心。

她的声音很温柔,字里行间却萦绕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道。

俞绵绵原本松懈下来的神色又变得局促起来,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而是因为,这样掷地有声的语气,她觉得似曾相识。

俞绵绵不止一次觉得顾心身上的气场很熟悉,但是脑袋里总有一团线球在滚,让人没有丝毫的头绪。

那现在,顾心问这个问题算什么?

顾心和周薄暮对视了一眼,再转头来看俞绵绵时,她嘴边挂着得体的笑。俞绵绵紧握着麦克风,同样用中文回答:“因为……”她皱着眉,指尖虚虚地点着观众席,轻轻地数出声来,“1、2、3、4……”

报告厅里一片寂静,刚刚大笑过的群众不明所以。俞绵绵的指尖点过第一排,在越过周薄暮的身上时,停顿了一秒,又老老实实地数了过去:“横排二十七人,竖排三十五人,再减去一小半的空位,大概是……”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大概是五百人。”

“什么?”顾心惊愕地问。

俞绵绵认真地回答:“全场大概有五百人,而我是这个报告厅里,最了解BN设计的创造精神和周薄暮的人。”

从高中时代开始,周薄暮画过的每一张画,她都会去临摹;他看过的每一本书,她都一定去找来看;他的每一个作品,每一条新闻,每一张照片,她看得比生命都重要;他走过的每一条路,她都艰难却亦步亦趋地跟着走下去了。

这七年,他是她漫长青春里,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啊。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会不了解自己的梦呢?

俞绵绵说完,深深地吸了口气。

满场寂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俞绵绵抠着手指,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放下麦克风退场时,观众席里传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声。

没错,她清楚地听到了,就是每年毕业季时,春心荡漾的少男少女们喊楼之后,围观群众起哄的口哨声!

随之而来的,是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

俞绵绵一脸茫然,很不理解群众为什么欢呼。天地良心,她是很认真地在回答问题,这又不是表白现场啊。

虽然她这样关切学长,动机不纯,可是,她今天的表现和回答真的都很单纯……

台下依旧很嗨,俞绵绵垂下脑袋,脸红到几乎滴血,经主持人提醒了好几次,才惊觉该自己下场了。她走下台阶,直到台下再度恢复平静时,她才后知后觉地腿软。

是面对千军万马时没时间胆怯,时过境迁之后的那种后怕。

临进后台通道时,俞绵绵总觉得观众席里有道目光跟着自己。隔着纱帘,她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周薄暮还在和身边的大美女说话,连余光都没分给她。

看吧,她就知道是错觉。俞绵绵耷拉着脑袋,视线收回的一瞬间,看到了安全通道前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唐斜倚在门边,身姿挺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俞绵绵因为拔掉耳机的事儿感到心虚,不敢跟他对视,想要跑开,却被他拉住了手臂:“小绵绵。”

到底是逃不开。俞绵绵仰头,朝他无害地笑道:“我对上帝保证,拔掉耳机是有原因的!”

秦唐看着她,仿佛对此并不在意。

俞绵绵没懂。就在这时,秦唐手臂使力,将她从最后一级台阶上拽了下来。

因为他的动作突然,俞绵绵低呼出声,就被他直接扯入怀里。

台上灯光璀璨,角落里漆黑一片,周遭鼎沸的人声远去,俞绵绵的耳朵贴在他胸膛上,清晰地听到秦唐一声声的心跳。

“秦小唐……”

耳边响起他沉稳的低笑:“俞绵绵……”他偏头,嘴角勾出优雅的弧度,低声道,“你很棒。”

这样的俞绵绵,如同一颗蒙尘的珍珠,一踏上舞台,在聚光灯下,瞬间变得光彩非凡。秦唐承认,他被震撼了,哪怕她这样震撼人心的力量,不是因为他。

“我真的表现得还不错吗?”俞绵绵怯生生地问。

“是。”秦唐闭上眼,嘴角擦过她的黑发,心底低低一叹:你是我的骄傲,傻丫头。

俞绵绵轻快地抿起嘴角,逐渐安心下来,扑面而来的压力消失无踪,她又变成了往日里那个没心没肺的俞绵绵。

所以,当聚会灯亮起的时候,她是震惊的、在秦唐的怀抱里,不知所措。

两束莹白的灯光交错,汇聚在了原本不起眼的,她站着的角落,她看着投影仪上自己的名字变成了红色,刚刚她在演讲环节时的录像也在一遍遍地回放……

俞绵绵的脑袋空白了一秒,她被选上了?

她被选上了!

热烈掌声把她拉回现实,她在秦唐的怀里,咬了自己的手指一口,不禁惊呼:“好疼!原来不是梦?”

俞绵绵高兴得险些跳起来,但是她没有。

因为,她逐渐地从群众欢呼雀跃的神情中,察觉到浓浓的八卦意味。

俞绵绵顺着他们的目光,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灯光汇聚之处,她与秦唐,以一种非常亲昵,引人遐想的姿势,亲密拥抱着……

思绪停顿了三秒,俞绵绵终于大叫一声,往后一退,在谁都没反应过来时,重重地跌在楼梯上,屁股先着地,姿势很狼狈。

欢呼声更盛了,群众看得更起劲了。这场比赛连门票都不要,主持人顿时觉得不收点儿围观费太可惜了,毕竟爆点如此多,临到结尾公布入选名单时,还附赠一个彩蛋,这小姑娘,不得了啊!

俞绵绵也觉得不得了。她吃痛地皱眉,来不及呼痛,就急切地在人群里寻找周薄暮。

原本周薄暮坐着的位置此刻空空如也,俞绵绵心里一沉。很快,她看到他挺拔修长的背影如同出场时一般静默,一步步踏上报告厅的阶梯,一步步离她远去。

她见过这个背影多少次呢?

无数次。

无数次,她只能跟在他的身后,追逐着他的背影,哪怕再远再累,也丝毫不敢停下脚步。而现在,他们在如此接近的地方,只差一步而已。

俞绵绵鼻尖酸涩,她好不容易才赢得主持的名额,千辛万苦地走到了他的世界里,周薄暮却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吧嗒”眼泪掉在笔迹满满的演讲稿上,俞绵绵视线模糊,却始终无法挪开目光。

舞台下热闹非凡,她的世界,却在周薄暮关上报告厅大门之后,一片寂然。

周围这样吵闹,她却真切地听到了那道关门声,冰冷,决然。

顾心跟在周薄暮的身后追了出去,俞绵绵安静地看着,眼睛里的光彩暗淡了下来。

这一刻,她赢得了《建筑与灵魂》的主持席位,却好像要失去他了。

秦唐将她拉了起来,拥着她走出人群,走出喧扰。七月初的阳光热烈,香樟树长出嫩叶,浮云流向遠方,明明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在身边,她却一点儿也感受不到。

艺术楼门口,人群熙熙攘攘。

周薄暮与顾心正在接受一个临时采访,两男两女撞了个正着。

俞绵绵停下脚步,秦唐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开眼笑道:“怎么,腿还在软吗?要少爷我背你?”说完将魔爪伸了过去,要掐她的脸颊。

俞绵绵拍开他的手,垂下头,说:“我的包放在后台了。”

“等着,我帮你去拿。”

俞绵绵看了周薄暮一眼,他和顾心并肩而立,正在拍合影,举着照相机的记者一个劲儿地让两人靠近些,他似是向俞绵绵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再自然不过地揽住了顾心的肩头。

似是,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俞绵绵觉得自己八成是看错了,美人在怀,学长哪里会看她,又不是在拍电视剧,哪有那么多四目相对。

即便真是在电视剧里,她也是个不起眼的配角吧?还是苦心追逐男主角,一辈子望眼欲穿,得不到一丝垂怜的那种想想,还真是有些没劲儿。

秦唐抬手在她面前扬了扬,道:“发什么呆?”说完,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俞绵绵干咳一声,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去拿,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其实,怎样都行,只要别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在俞绵绵转身的一瞬间,秦唐眼底的笑意顷刻消散,再抬头,眉宇如锋,冰冷无他。

几乎是同一瞬间,周薄暮分开人群,步履沉稳地走了过来。

树影下,两个男人并肩而立,泛白的日光透过香樟树叶,落在两人俊朗的脸上,犹如神祇,光芒四射。

两人的性格截然不同,气场却有些相近:一样的沉稳,一样的静水流深。如果不是这样的处境,也许,他们会成为把酒言欢的朋友。

只可惜……

周薄暮将视线落在远方,淡漠地开口:“又是你。”秦唐笑了,声音同样淡然:“狭路相逢,冤家路窄。”

周薄暮这才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又指着艺术楼边为抢出租车而吵起来的男女,嘴角浮起一抹冰冷的笑意:“连等车都不分先来后到,更何况……”冰冷的视线掠过秦唐,周薄暮扬唇,一字一句道,“更何况,爱情。”

周薄暮低头,一只手无意地整理着衬衫袖口,然后毫不犹豫地离开。

秦唐神情渐冷:“喜欢她就对她好一些,不喜欢她,就离她远一些。”他大步上前,面色沉静,“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吗?”

周薄暮没有说话,沉默地走远。

过去二十多年,他的人生非黑即白,所有的事物,简单到只有他拥有的和不愿拥有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多了一个俞绵绵?

他记不清了。

而她……应该如何划分?

他不知道。

这种未知的感觉,让他一次次地觉得不安。

午夜梦回,清冷如周薄暮,甚至觉得可笑,他的世界怎么会被一个小丫头搅乱?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颠倒了他的世界。

回到寝室,三个室友还在考试,一个也不在。

李小疯在微信上留了言,让俞绵绵记得量体温,如果还在发烧,就再吃一颗退烧药。

俞绵绵拆了一颗药丸,和水吞下。

这几天她低烧反复,上午状况正常,下午体温又升到了三十八度五。按李小疯的话来说,她不光是智商低下,连抵抗力也低。

俞绵绵不在乎,反正比赛也结束了,怎么病都影响不到她。她拉上窗帘,“啪”的一声关了灯,借着药效,睡了个昏天黑地。

当璐子、梨花,还有李小疯三个室友回来时,俞绵绵坐起来,脑袋是有点儿蒙:什么时候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了?也不知道。

天色擦黑,三个女孩看见书桌上的大赛证书,立刻欢呼起来。显然,她们已经知道她赢得比赛的消息了。

俞绵绵想睡也没法睡了,干脆下床,愣愣地看着墙壁上周薄暮的照片。她曾经想过无数次,她赢了比赛后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可从没有想过会是现在这样,觉得心里空空的。

李小疯拍了拍俞绵绵的肩膀,俞绵绵回过神来,听到璐子和梨花在说要去庆祝一番,便顺口道:“想去就去吧。”

俞绵绵失意,李小疯失恋,四个女孩里有心事的就占了两个,一顿饭,大家的兴致都算不上高昂。

俞绵绵从洗手间回来,笔直地走向收银台埋单,却意外地撞到了一个人。一抬头,发现是顾心,她惊讶得没说出话来。顾心微笑地打破沉默:“来庆祝的吗?Congratulation!”

“谢……谢谢。”

“和朋友来的?”

“是的。”

一来一往,两人无话可说了,俞绵绵总不可能问顾心是不是跟学长一起来的吧?其实是很普通的问话,但是她心虚,话到嘴边觉得自己身份不对,立场也不对,又咽了回去。

俞绵绵往顾心身后扫了一眼,然后飞快地收回了目光。即便是这样,顾心还是注意到了,她一边签单,一边道:“Evan还在包间里,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俞绵绵听到周薄暮的名字,吓得连连摆手,被收银员一提醒才发觉埋单队伍排到自己了。

俞绵绵还没拿出钱包,顾心就开口道:“一起签单,我帮这位小姐结账。”

俞绵绵赶忙拒绝,顾心却悄然将她的手推开,道:“就当是恭喜你成功入选。Evan的演讲还要辛苦你主持呢,是我们该谢谢你。”

这句话无可厚非,俞绵绵却觉得十分尴尬。她不想欠顾心什么,可是,推辞无效,账单已经打了出来。

俞绵绵尴尬地一谢再谢,盘算着之后要还礼,忽然瞥到顾心的钱夹,是她不认识的品牌,金属标志闪着动人光彩,而俞绵绵注意到的是一张合影。

那是一张男人和女人亲昵的合照,姿势像极了白天在艺术楼前顾心和学长的合影,背景却是白茫茫的雪山,那个男人的脸……俞绵绵来不及看清楚。

她没来由地呼吸一窒。

那个搂住顾心的男人,会是学长吗?

他们是恋人,还是,曾经是恋人?

俞绵绵想,在自己苦苦追寻周薄暮的七年光阴里,他真的,和这样一个完美到几乎毫无缺点的女子在一起了吗?

身后响起周薄暮与旁人交谈的声音,俞绵绵不敢回头去看,拿起钱夹落荒而逃,像是一个盗贼,怀揣着心里最深刻的喜欢,唯恐让人知晓,唯恐被人嘲笑。

几个女孩离开餐厅时,俞绵绵快步走在最前面,心脏怦怦直跳。

璐子小跑上来,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问道:“喂,你怎么啦?”

市中心的街道车马如龙,灯火照进俞绵绵的眼底,她有气无力地找了个理由:“没什么,想着要回寝室了,情绪低落,没玩够。”

梨花指了指灯红酒绿的热舞Club,问道:“去吗?”

“热舞Club”是洛城数一数二的酒吧,几个女孩站在马路对面远远地看着,任霓虹灯炫目的光落进眼底。

李小疯勾上俞绵绵的脖颈,两人对视一眼。

“去。”

“去就去。”

俞绵绵答得非常爽快,因为她从未想过,走进那扇富丽堂皇的大门后,生活将如何改变。那一刻,她想的是,哪还有什么工夫管以后,今宵有酒今宵醉。

酒吧里灯光昏暗,男男女女的碰杯声将气氛引至高潮。

音乐震耳欲聋,几个女孩说话都是用喊的:“小疯子,你这几天不对勁儿啊,怎么了?”

李小疯蹦得正欢,大喊:“我失恋了!”

俞绵绵凑上来咯咯直笑:“巧了,我也失恋了。”

【下期预告】

俞绵绵穿过半座城市找去找周薄暮。

七年的暗恋即将浮出水面,秦唐会放任她投入他人的怀抱吗?

BN设计庆功会上,俞绵绵醉酒后冲上舞台,大喊:“下面由我来表演,情书朗诵。”

一言既出,满场哗然。

周薄暮眯了眯眼,单手插兜,似乎笑了。

打赏
赞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