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这条脱单锦鲤

小熊不骨

【内容简介】

孟舟舟被称为“脱单锦鲤”,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单身女青年。一次调岗把她推到了曾经被自己拒绝过的宋辛面前,成为了他的下属。宋辛死都不承认自己单身是因为孟舟舟,他只是没遇见,才不是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人这一辈子,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是一生的噩梦,恨不得与之老死不相往来。

宋辛就有这么一个噩梦,而现在,那个噩梦就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低眉顺眼、毕恭毕敬,一副不认识他的疏离态度:“领导您好,我是从测试部调过来的孟舟舟。”

宋辛握紧了手中的鼠标。

孟舟舟伸出手指指了指宋辛对面的位置,道:“宋姐说,研发部的工位已经满了,让我暂时在您这里办公,您看……”

宋辛身为研发部一把手,自然可以享受一个单间。而研发部属于公司的大部门,整个十四楼都属于研发部,她怎么可能没有工位?

宋辛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学着孟舟舟的疏离语气回道:“哦,那你坐下来吧。”

说完,宋辛转头就躲进了茶水间,给孟舟舟口中的宋姐打电话:“姐!我的亲姐!你在干什么?!”

宋岁岁洋溢着幸福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咦,孟舟舟已经去你那报到了吗?宋辛我跟你讲,这个人可是吉祥物,去了测试部才半年,测试部百分之八十的单身率直线下降,凡是和她相熟的人都很快找到了对象,这可是活生生的脱团锦鲤啊!你一定要给我好好供着她,最好是每天和她形影不离,知道吗?你一定要早点儿解决你的终身大事!”

“姐!她自己都没有对象!”

宋岁岁不再给宋辛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

宋辛阴沉着脸收起手机,转身就与他心中的噩梦狭路相逢。孟舟舟举了举手中的一次性纸杯,问道:“领导,喝咖啡吗?”

宋辛闭了闭眼,觉得头疼。

有孟舟舟在,他找得到对象才怪!

孟舟舟觉得自己今天表现得很棒!

面对宋辛,她疏离而有礼,冷静而自持,充分扮演了一个刚认识领导的兢兢业业的小员工形象。

回到家后,孟舟舟打开了网游《龙战于野》,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敲下了一行字。

[帮会频道][粥粥今天不在家]:紧急求助,新部门的领导竟然是以前被自己拒绝过的人,怎么办?!

孟舟舟要炸了,她并不知道自己有个“脱团锦鲤”的称号,莫名其妙地就被调了部门,新部门的领导竟然还是宋辛!那个两年前在女生宿舍楼下当着众人的面放烟花跟她告白的宋辛!那个被她一时冲动拒绝了的宋辛!

孟舟舟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望,天知道她在敲开办公室的门,看到里面坐着的是宋辛的时候,花了多少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当场崩溃而逃。一想到以后要和宋辛朝夕相处,孟舟舟就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

[帮会频道][你要吃栗子吗]:领导帅吗?

[帮会频道][粥粥今天不在家]:挺帅的,跟大怪清弦一样帅……不对,这不是重点!

[帮会频道][你要吃栗子吗]:那你当初为什么会拒绝他?

[帮会频道][粥粥今天不在家]:因为心理阴影……

[系统]:您的好友[上去就是干]已上线。

孟舟舟眼前一亮,眨眼就将宋辛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上去就是干”是孟舟舟所在服务器排名第一的PVP(玩家互相利用游戏资源攻击而形成的互动竞技)玩家,而孟舟舟是彻彻底底的PVE(玩家对抗环境)玩家。照理来说,两个人几乎完全没有交集,可是孟舟舟这段时间一直挖空心思想和“上去就是干”搞好关系,奈何人家十分高冷,一直对孟舟舟爱答不理。

孟舟舟有求于人,“上去就是干”有一件背部掛件,是全服唯一一件,除了好看也没有什么作用。前段时间服务器进行更新,五人史诗副本“大闹龙宫”推出了随机掉落的最新稀有武器装备,但是掉落率极低,而“上去就是干”的那挂件刚好能增加这个副本的装备掉落率。

孟舟舟想要这稀有武器很久了,奈何一直刷不出来,于是她就把心思放到了“上去就是干”身上。

[密聊]你悄悄地对[上去就是干]说:大佬晚上好呀!

[密聊][上去就是干]悄悄地对你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上去就是干]说:大佬今天心情好不好?要不要跟我去打副本呀,很快的哦!

[密聊][上去就是干]悄悄地对你说:不打,滚。

[密聊]你悄悄地对[上去就是干]说:我滚了。我又滚回来了!

[密聊][上去就是干]悄悄地对你说:……

城市的另一头,宋辛恶狠狠地盯着电脑屏幕许久,才慢慢打下一句话。

[帮会频道][上去就是干]:我有一个朋友,之前喜欢过一个姑娘但是表白被拒了,现在那个姑娘不仅攻占了他的办公室,还跑到游戏里来骚扰他,怎么办?!

[帮会频道][西门小龙虾]:传说中的“我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就是我自己”系列。

[帮会频道][啾啾啾啾啾啾]:那她知道游戏里她骚扰的人就是你吗?

[帮会频道][上去就是干]:说了是我朋友不是我!

[帮会频道][上去就是干]:她不知道我朋友玩这个游戏。

[帮会频道][啾啾啾啾啾啾]:那就勾引她,玩弄她,再甩掉她!

宋辛对于孟舟舟一直避如蛇蝎,但孟舟舟就坐在他的对面,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她那张脸,想躲都躲不了。研发部其他人对于孟舟舟的到来却是十分欢喜。

孟舟舟“脱团锦鲤”的称号,在测试部一炮打响,而研发部作为这个公司单身率比测试部还要高、一台电风扇掉下来能砸中五六个单身汉的部门,简直是“求贤若渴”。孟舟舟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及时雨。

所有人都想请孟舟舟吃饭,和她打好关系。众人商议之后,决定举办部门大聚餐。大家把这个提议告诉了宋辛,着重强调一定要孟舟舟到场,并十分善解人意地把这个邀请孟舟舟的机会留给了宋辛。

孟舟舟是宋辛的姐姐特地调来研发部的,就为了能让宋辛蹭一蹭孟舟舟的喜气,早日脱单,这件事已经是除了孟舟舟的全体研发部员工心照不宣的秘密。

蹭喜气?哼,这群人太天真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孟舟舟有多可怕!

宋辛暗搓搓地想,一抬头,看到对面满脸正经的孟舟舟,便冷声道:“晚上吃饭。”

孟舟舟受到了惊吓,本来就很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她几乎维持不住自己淡定的表情,脱口而出:“你要请我吃饭?”

宋辛不开心了。

她这什么表情,跟自己吃饭就那么可怕?也不知道昨天是谁在游戏里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赶都赶不走,哼!

这么想着,宋辛不动声色地道:“想得美,是部门聚餐。”

孟舟舟“哦”了一声,心放下之余竟然还有一点儿失落。她借着电脑的遮挡,偷偷去看宋辛,却见宋辛在一本正经地在敲代码,似乎真的只是通知她一声,没有其他意思。

孟舟舟偷偷撇了撇嘴,又把注意力放在电脑桌面的文档上。

宋辛敲了一会儿代码,抬头状似漫不经心地往孟舟舟那边看,只看见孟舟舟被电脑屏幕挡住的半张脸。

和他记忆中的那张脸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今天难得不加班,聚餐的地点定在公司对面的火锅店,物美价廉还方便,大家走了几步路便到了那里。吃饱喝足之后,这群“单身狗”那颗思春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孟舟舟的“脱团锦鲤”之名早就深入人心,大家扭捏了一會儿,推出了一个代表老张上前。

老张是个标准的“程序猿”,格子衫加黑框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的,奈何二十八岁了还没有对象。他傻笑着凑近了孟舟舟。

孟舟舟作为新人,是和宋辛坐在一起的。宋辛一直冷眼旁观着,视线却控制不住地在孟舟舟身上来回扫。

老张鼓起勇气道:“小孟啊,你看……你看我今年有希望脱单吗?”

孟舟舟愣了愣,有些不太明白老张问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只好僵硬地笑着回了一句:“能吧……”

老张欢呼一声,欢天喜地地退场了。

大家见状,也不再扭捏了,纷纷抢着来给孟舟舟敬饮料,敬完还不忘问一句:“你看我今年能脱单吗?”仿佛孟舟舟就是那铁口直断,她说“能”,他们下一秒就能捡着个老婆回家去。

而孟舟舟每说一句“能”,坐在她身旁的宋辛就阴阳怪气地“哼”一声,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孟舟舟那边瞟。

部门里大多都是单身男性,宋辛觉得,自己作为老大,有必要为员工把把关,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看上了孟舟舟,那可就糟糕了。

孟舟舟的脸都快笑僵了,好在大家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爱搞事情的老崔眼珠子一转,瞟到了宋辛身上,笑嘻嘻地说道:“哎呀,宋哥还没问呢。”

有人附和:“是啊是啊,宋哥这周五不是还安排了相亲吗?不然让小孟给你加持一下好运?”

“就是就是,小孟,你瞧宋哥这次相亲能成功吗?”

大家其实就是讨句吉祥话,有点儿眼力见的新人被问到这种问题,肯定会笑着答“是”。

宋辛抿了抿唇,没吭声。

孟舟舟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了,她张了张嘴,一句“当然能成功”在嘴边绕了一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孟舟舟觉得嘴巴有些干,一把抓过手边的水杯喝了个干净,并没有在乎自己拿着的是宋辛的杯子。宋辛注意到了,也没有制止。

孟舟舟气沉丹田,酝酿了半天才用神秘的语气幽幽开口道:“不好说……”

众人一阵沉默,宋辛也目不转睛地看着孟舟舟,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完了,连金口玉言的“脱团锦鲤”都这么说了,难道宋哥这次相亲又要失败了吗?

“孟舟舟,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为什么拒绝我?”

“像你这种人,一看就是要‘注孤生的。”

单身二十五年的宋辛从噩梦中惊醒。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噩梦里孟舟舟那张清秀冷漠的脸久久不能从脑海中离去。

宋辛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床对面墙壁上的一幅超大的艺术照,照片上的人正是孟舟舟。他侧头,床头柜摆上放着的相框里,孟舟舟正冲他笑得天真无邪。他闭了闭眼,起身走到客厅,电视柜后摆放着的仍然是孟舟舟的照片。

不要误会,这些都不是宋辛做的,而是宋辛那个盼弟媳心切,几乎丧心病狂的姐姐宋岁岁做的。

宋岁岁觉得,宋辛只有更深层次地接触孟舟舟这个“脱团锦鲤”,才能打破“注孤生”的魔咒。明明她弟弟长得帅,能力又不错,怎么一直找不到女朋友呢?

宋岁岁把孟舟舟当成溺水的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浮木,紧紧地抱着不撒手。不仅如此,她还勒令宋辛跟她一起紧紧地抱着。

如今宋辛的生活里到处都充斥着孟舟舟的影子。

宋辛心烦意乱,试图找到一个没有孟舟舟的地方。他打开了电脑,进入了《龙战于野》。

“叮咚”一声,密聊声响起。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大佬晚上好!好巧哦,大佬这么晚也没睡?

宋辛:“……”

怎么哪儿都有孟舟舟!

宋辛不打算理会孟舟舟,孟舟舟却锲而不舍地骚扰着他。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大佬,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呀?是睡不着吗?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为什么睡不着呀?说出来我给你排忧解难呀。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大佬大佬,你为什么不理我呀?

宋辛余光扫过墙壁上的孟舟舟的大照片,恶从胆边生,手指微动,敲下一句话。

[密聊]你悄悄地对[粥粥今天不在家]说:找不到女朋友,烦得睡不着。

[密聊]你悄悄地对[粥粥今天不在家]说:你怎么给我排忧解难?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这个……你听说游戏马上就要推出夫妻系统了吗?不然我牺牲一下,给你当游戏里的女朋友?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不过先说好,只是游戏,不奔现!

宋辛磨了磨牙,“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转头回房睡觉。

十分钟后,宋辛阴沉着脸光着脚丫子跑到书房,手脚麻利地打开电脑登录游戏,快速回过去一条消息,生怕晚了一会儿对方就会后悔。

[密聊]你悄悄地对[粥粥今天不在家]说:好。

哼,不要白不要!

孟舟舟觉得今天办公室里的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儿。

她转念一想,大概是因为今天周五,是宋辛相亲的日子。听说宋辛不是第一回相亲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孟舟舟又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前几天那句“不好说”惹得宋辛不高兴了?她撇了撇嘴,偷偷地往宋辛那边看去,宋辛此刻正装模作样地对着电脑努力工作。

孟舟舟收回视线,全然不知她的小动作已经被宋辛看到了。办公室里装了监控,平常开着也没有什么人去看。宋辛监守自盗,黑了公司的监控录像,此刻他的电脑屏幕上赫然放着一段监控画面,画面中的人物就是孟舟舟。

孟舟舟一个小时以内偷看了他十三次。

宋辛在心里默数着,有点儿得意地勾起嘴角,但很快就强行把笑意压了下去。

手机屏幕上跳出一则短信提醒,宋辛随手点了进去,是宋岁岁发过来的:今晚七点半冰河餐厅,别忘了!

哦,差点儿忘了相亲这回事儿。

宋辛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差一刻。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赶到那个冰河餐厅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宋辛决定现在出发,他一起身,坐在他对面的孟舟舟下意识地开口问道:“去相亲?”

孟舟舟一开口,就觉得自己问得有些不合时宜。好在宋辛并没有计较,挑了挑眉,语气冷淡:“是啊。”

孟舟舟感到十分委屈。

果然,他还在记恨那天她说的“不好说”吗?

宋辛踩著点赶到了相亲现场,他这次的相亲对象坐在靠窗的位置冲他招了招手。

宋辛急匆匆地落座,抱歉地开口道:“不好意思,有点儿晚……”

“没事儿。”

宋辛抬头,心里一惊,对方竟然是个熟人。

对面那姑娘的心理素质明显比宋辛要好,见到宋辛还是一副笑吟吟的模样:“宋辛,好久不见啊。”

宋辛:“……”

一点儿都不想再相见。

宋辛只能点点头,道:“陈芙芙,确实很久不见。”

陈芙芙长发披肩,端庄娴静,看着十分赏心悦目,但说出来的话一点儿都不让宋辛感到愉悦:“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单身?”

宋辛:“呵呵。”

陈芙芙搅拌着面前的咖啡,笑意不减:“说起来,好像自打你跟孟舟舟告白之后,就一直没有恋爱过。”

宋辛试图转移话题:“要不要先点菜?”

陈芙芙却固执地继续着这个话题:“说起来,当年你也对我表白过。”

陈芙芙追忆往事,感慨道:“明明当初我是答应了的,怎么你转头就后悔了呢?宋辛,不要告诉我,你一直对孟舟舟念念不忘。孟舟舟那个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念念不忘的?”

宋辛抿唇,语气有些冷冽:“不劳你费心。”

陈芙芙搅拌咖啡的动作一滞,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她勾起嘴角道:“当年,似乎也是这样。”

宋辛听得一头雾水。

陈芙芙看着正推门进来的孟舟舟,抬了抬下巴,露出高傲的姿态:“当年你对我告白,我应了。可孟舟舟打旁边走过看了你一眼,你转头就告诉我你后悔了,不是吗?”她顿了顿,不甘心地补了一句,“所以,这次相亲,最终也是以失败告终吗?”

孟舟舟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所以约上了自己的好朋友谢小婧出来吃饭。她发誓,这家餐厅是谢小婧选的,真的跟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撞到正在相亲的宋辛啊。

孟舟舟一眼就认出了宋辛,哪怕她看到的只是个背影。她停下步子,扭扭捏捏地不肯上前,谢小婧并不知情,一个劲儿地催促道:“舟舟,你磨蹭什么呢?”

宋辛听到了身后的声音,错愕地回头,视线正好与孟舟舟的对上了。

孟舟舟曾是宋辛心中的白月光,只是白月光到了最后,不知怎的变成了噩梦。宋辛一直在这噩梦里挣扎,醒不过来,也不愿意醒来。

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孟舟舟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注意到了孟舟舟这个小丫头。明明她长得一般,也不够机灵,看起来傻里傻气的,但偏偏入了他的眼。他满心以为,以自己的条件,放个烟花告白,这个小丫头就会乖乖地扑进他的怀中,没想到,她竟然拒绝了如此优秀的他!

宋辛开始是个高傲的人,被拒绝了一次,绝不可能再低头去告白第二次。既然孟舟舟不要他,那他也不要她!哼!

宋辛去寻找其他目标。其实以他的条件,完全符合女生心目中的“校园男神”。他的第二个告白对象不是陈芙芙,似乎是叫张姗姗。具体情况他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那个女孩满心欢喜地答应了他的追求,他甚至都没有放烟花。

女孩答应他的时候,他一点儿开心的感觉都没有。他扭头,就从围观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孟舟舟,孟舟舟脸上的表情是茫然的,似乎对于他这个人并不在乎。

宋辛又有点儿难过,转头就跟女孩说他后悔了。

像陈芙芙这样的,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宋辛一度沦为女生们口中的渣男,只告白,成功了就后悔,简直是神经病。但并不是所有女生都像陈芙芙那样明察秋毫,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真相,一切都是因为孟舟舟。

至此,宋辛心中的白月光,沦为了噩梦。

宋辛不会谈恋爱了。

有知情人问宋辛会不会后悔?

他后悔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不是孟舟舟,他肯定会后悔。

孟舟舟就是他的噩梦,醒不过来的噩梦。

研发部的宋辛这次相亲又以失败告终,孟舟舟这个“脱团锦鲤”铁口直断,名扬千里。

有慕名前来之人,排着队堵在宋辛的办公室门口,就为了问孟舟舟一句:“你看我能脱单吗?”

宋辛烦不胜烦,他的相亲失败怎么还打响了孟舟舟的名声?

偏偏孟舟舟还不会拒绝,每天笑脸迎人,逢人问就答一句:“我看你马上就要撞桃花运啦,这事儿铁定成!”

宋辛很生气。

凭什么别人都能成,到他这儿就是“不好说”?

宋辛不开心,后果很严重,他决定去游戏里教训孟舟舟。

《龙战于野》的夫妻系统已经推出,“上去就是干”和“粥粥今天不在家”第一时间完成了系统任务成了“夫妻”。

孟舟舟觉得,既然是“夫妻”了,那有些不敢说的事情可以说了。

所以宋辛一上线,就收到一句密聊。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跟我一起去打副本呀,“大闹龙宫”那个副本。

宋辛是个纯PVP玩家,只打架,从来没有打过副本。

[密聊]你悄悄地对[粥粥今天不在家]说:不打。

[密聊][粥粥今天不在家]悄悄地对你说:我都是你的人了,陪我打个副本怎么啦?来嘛,一起打副本嘛!

撒娇也不行!

宋辛很有骨气地想拒绝,视线一转,瞥到旁边孟舟舟的大头照上,孟舟舟正对着他笑得灿烂。

[密聊]你悄悄地对[粥粥今天不在家]说:就打一次。

“大闹龙宫”虽然是个史诗级别难度的副本,但毕竟是两年多前的副本了,以孟舟舟现在的水平,单刷都能过,只不过她想要的稀有装备掉落率太低,需要“上去就是干”加入队伍,借助他的挂件加成。

孟舟舟其实对这个副本有心理阴影。当初这个副本刚出来的时候,她和帮会里的小伙伴们组团去刷,在最后那个叫“清弦”的BOSS面前死了一次又一次,足足打了半个月才通关。

孟舟舟熟门熟路地刷着小怪,五分钟就带着“上去就是干”刷到了清弦这个老怪的面前。

[密聊]你悄悄地對[上去就是干]说:这个老怪是不是很帅?

[密聊]你悄悄地对[上去就是干]说:当年可把我虐惨了。我有一个同学和他长得贼像,导致那个同学跟我告白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被这个老怪支配的恐惧,脑子一抽,就拒绝了。

孟舟舟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这件事在心里憋得太久了,需要找人倾诉,所以在这个时候对“上去就是干”说了出来。

[密聊][上去就是干]悄悄地对你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上去就是干]说:其实我拒绝完当天就后悔了,可是我拉不下脸来,而且人家那么优秀,万一只是一时兴起呢。听说他到现在还是单身,我竟然觉得有点儿开心。他前几天相亲失败了,我特别开心!

[系统]玩家[上去就是干]处于离线状态,您的消息发送失败。

孟舟舟:“……”

大佬人呢?大佬!最后一个老怪还没打呢!

今天办公室里的气氛格外奇怪。

孟舟舟觉得宋辛瞧她的眼神很不对劲儿。她几次偷偷去看宋辛,都发现宋辛正在深沉地望着她。孟舟舟有些胆怯,不敢和宋辛对视,便乖乖地低头当鹌鹑。

宋辛不再看孟舟舟,转头去看电脑屏幕监视画面里的孟舟舟,这样他看得更清楚。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孟舟舟这么蠢的人呢?就因为他长得和游戏里的老怪一样帅就拒绝了他?她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她难道就不会后悔吗?

孟舟舟是后悔的,而且一直后悔着,只不过最后那条消息她没有发送成功。宋辛当时气炸了,一时冲动下了线,并没有看到那条消息。

所以说,冲动是魔鬼。

孟舟舟总觉得如芒在背,好不容易熬到了午休时间,正要溜出去吃饭,却在门口被人堵住了。

来人也是慕名前来的,是个长得挺干净的小伙子。他期期艾艾地问孟舟舟:“你觉得……我这次告白能成功吗?”

孟舟舟急着去吃饭,便敷衍道:“能能能,你长得这么帅肯定能。”

一般情况下,得了孟舟舟肯定的答复,那些人都会跟中了彩票一样欢天喜地地走了,可是这次的情况不一样,那人得到了“脱团锦鲤”的祝福后,竟然还不走,拦着孟舟舟,一脸忐忑的神情。

孟舟舟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宋辛在这时发现了门口的人,于是起身走了过去。

“孟舟舟,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孟舟舟没有回答,但宋辛已经握紧了拳头,觉得怒火在心中燃烧,烧得他快要撑不住了。最后,他忍无可忍,大喊一声:“不能,滚!”

孟舟舟被他吼得抖了一下,那个无辜的告白者也愣在了原地。

什么“脱团锦鲤”,连他的感情问题都解决不了!宋辛愤愤地想着。

研发部的老大最近很暴躁,暴躁到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就连远在国外出差的宋岁岁都致电来问候:“阿辛,你最近怎么了?”

宋辛阴沉地回道:“我想谈恋爱,快想疯了。”

宋岁岁:“……”

不得了,他们家宝贝弟弟快憋疯了。

宋岁岁有些忐忑,小心翼翼道:“阿辛啊,你别急,缘分这事儿呢,是急不来的……”

宋辛打断宋岁岁的话:“她也一直没对象,她怎么就不急呢?”

宋岁岁一蒙,问道:“啊?谁?”

“孟舟舟。”

宋岁岁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儿:“你怎么知道人家一直没对象?”

宋辛:“……”

不得了,他们家宝贝弟弟不仅快憋疯了,竟然还发展成了变态!

宋岁岁惊得花容失色,忙道:“阿辛啊,你不会一直对‘脱团锦鲤心怀不轨吧?”

宋辛无言以对。

宋岁岁急道:“那你还等什么,快下手啊!”

天哪,原来“脱团锦鲤”真的有用啊!

宋辛决定下手了,他要对他的噩梦再一次发起进攻。

宋辛并不会追求女孩,毕竟他单身了二十五年,能指望他有什么高超的“撩妹”技能呢?宋辛还是用了老一套,买了一大堆烟花来到孟舟舟的楼下,摆了一个老土的心形,自己站在烟花中间等着跟孟舟舟告白。

宋辛掏出手机给孟舟舟打电话:“孟舟舟,你到阳台上来一下。”孟舟舟此刻正在打游戏,大佬“上去就是干”自从上次打副本无故下线后就再也没上来过。好在事情发生了转机,孟舟舟刚刚打的野怪竟然掉落了和“上去就是干”一模一样的挂件,此刻她装备上了挂件,兴冲冲地在刷“大闹龙宫”副本。

正是關键的时候,孟舟舟想也不想便道:“去阳台上做什么?”

“让你来就来!”

孟舟舟撇了撇嘴,已经开始打最后一个BOSS了,她怎么可能离开她的战地?于是她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双手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使用技能去攻击BOSS。

“到阳台了没有?”

“已经在啦。”孟舟舟敷衍着。

这一层楼人很多,现在又是夏天,很多人都在阳台上纳凉,孟舟舟又住得高,宋辛抬头看去,根本看不清孟舟舟的阳台上有没有人。

宋辛问:“看到了吗?”

“看到了看到了。”

宋辛点头,示意身后的小弟点燃烟花。然后他鼓足勇气,在烟花盛开的那一刻对着手机大声喊道:“孟舟舟,你说我这次能不能脱单?做我的女朋友吧!”

孟舟舟此刻也在那头喊道:“爆出来了!我的装备爆出来了!”

孟舟舟突然有点儿心虚地道:“哎?你刚才说啥?”

宋辛冷笑着道:“你是不是在打游戏?”

孟舟舟:“呃……”

“在打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大怪?!”

孟舟舟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孟舟舟!”宋辛咬牙切齿道。

孟舟舟,果然是他的噩梦,从前是,现在是,往后也是。

宋辛跑了,留下身后的两个小弟处理放完的烟花。

孟舟舟穿着拖鞋匆匆下楼,看到一地烟花,沉默了,心跳却不自觉地加快。她随手拉住一个正在搬运烟花盒子的小弟问道:“人呢?”

小弟还不知道孟舟舟就是女主角,一脸茫然道:“什么人?”

“放烟花的人呢?”

“哦,气急败坏地跑了,难道是告白失败了?”

什么告白?她根本就没有听见啊!

孟舟舟火急火燎地拨打了宋辛的电话,却被一遍又一遍地挂掉。孟舟舟隐约觉得,自己这次若是放弃了,宋辛永远都不会再踏出这一步了。

孟舟舟并不知道能去哪里找宋辛,只能坚持不懈地拨打宋辛的电话。在孟舟舟打第二十五次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干什么?”宋辛的声音有些冷淡。

孟舟舟嗫嚅道:“那什么,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呀?”

“没什么。”

宋辛觉得自己又不是真蠢,他才不会给孟舟舟第二次拒绝自己的机会。

孟舟舟急了,道:“你明明就要跟我说什么!不然你干吗在我家楼下放烟花?”

“我自己闲着没事放烟花给自己看不行吗?”

“那为什么要摆成心形?”

“单身汉就不能放心形烟花了吗?”宋辛咄咄逼人。

孟舟舟都快急哭了,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哪有人告白了一半就跑了的?”

宋辛也觉得委屈:“那哪有人被告白的时候还在打游戏?!”

孟舟舟心虚了,想到这件事的确是她做的不对,便道:“那你就不能再告白一次?”

宋辛冷酷无情地拒绝道:“不能。我不能再给你一次拒绝我的机会。”

孟舟舟脱口而出:“谁说我要拒绝你了?”

宋辛沉默了一瞬,声音都有些抖:“你说什么?”

孟舟舟一闭眼一跺脚,道:“女孩不要面子的啊?什么话都要我清清楚楚地说出来吗?”

孟舟舟也是会害羞的呀。

宋辛终于懂了,他突然有些得意,孟舟舟肯定也很喜欢他,这二十四个未接电话就是铁证!

“那你第一次为什么要拒绝我?我这么帅。”宋辛对于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

孟舟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难以启齿,便吞吞吐吐道:“大概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我觉得配不上你……”

帅得跟游戏里的BOSS一样,让她很有压力。

宋辛很好哄,孟舟舟这么一说,他就释然了,又问:“那你现在要不要答应我?”

孟舟舟扭捏了一分钟,宋辛静静地等着她的回答,终于等来了轻如蚊蚋的一句话:“当然是答应你啦。”

一切的误会,终会解除。

命定的两个人,终会重逢。

打赏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