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偷心大佬低头

萧四娘

楔子

当编辑发来消息说自己因为怀了娃,她家老公怕电脑有辐射遂让她辞职,以后就不能再带她时,宋宋正在打《王者》打得热血沸腾。

她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嗤之以鼻:“离个职还要‘虐狗,这种人就该拉黑,漂流瓶见!”

她操作着角色“妲己”玩儿得飞起,简直是一打五的节奏。眼看队友冲进敌方的老家——水晶,胜局已定,她这才语音回复道:“小孕妇,你走了谁接手带我啊?”

对方简单地回了两个字:“白砚。”

之前没见过这号人,貌似是新来的。宋宋推断:“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文静温柔的妹子,嘻嘻嘻。”

又可以愉快地拖稿打游戏啦!

她这句话刚好伴着“妲己”自带的音效“来和妲己玩耍吧”一起传到了对方的耳朵里,片刻后,宋宋点开了对方的语音消息。

一把苍老的大叔声音,中气十足地传来,吼得宋宋差点儿摔在地上:“玩耍什么!快交稿!”

第一章

宋宋笔名纪之,自大一那年走上写文的不归路后,挖坑无数,填坑寥寥,每个带她的编辑都对她又爱又恨。

纪之脑洞大破天,更难得的是她的文笔精致,逻辑严密到滴水不漏,其新书《重死者》在杂志一经连载便吸引了无数读者。然后,这本书就创下了两个纪录——一个是每天接到读者轰炸“赶紧出书”的信件最多的纪录,另一个则是拖稿时间最长的纪录。

连载结束后快两年时间了,这本书才写到一半,进度条走得好比蜗牛在爬。而自从宋宋一头扎进了《王者》的坑后,蜗牛就直接停下,不盖房子了。

虽然男编辑很珍贵,但秉承着“不拖稿,不纪之”的原则,再加上“编辑届无帅哥”这条圈子里不变的定律,她已经脑补出白砚身高一米六、油头粉面的模样,于是猛地打了个哆嗦。

此时手机游戏界面弹出:【萧小船】邀请您组队【排位·5V5王者峡谷】。

宋宋立马点了“同意”,趁着进入游戏时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字:白编辑您好,我是纪之,很高兴以后跟着您走向同步发财之路。但是我昨天手臂骨折,医生说不能长时间活动,我现在要下线了,给您比心。

白砚:骨折还能玩儿游戏?

宋宋:啊,手臂好像更肿了,大概是骨裂了。我现在赶紧去医院复查,回见。

说完这句,她果断地下线,愉快地加入了战队。

《王者》是一款竞技类手游,刚一推出就风靡大江南北。宋宋是最近才入的坑,虽然晚,但是深,所以在她看来,其他事情在游戏面前都是浮云。

选择出场角色时,宋宋想到方才白砚的那一声吼,遂放弃常玩的“妲己”改选“蔡文姬”——一个给队友加血的“奶妈”。队友间配合默契,再加上操作稳,一路所向披靡,攻无不克,宋宋都膨胀了。

【全部】杉山纪之(蔡文姬):对方兵友,你们是葫芦娃救爷爷吗?一个个跑过来送命,哈哈哈……

还没“哈哈”完,对方的刺客角色“阿珂”跳了出来。宋宋没在怕的,刚要放个大招,整个画面突然卡住了。

五六秒钟之后,画面总算缓冲过来,但整个屏幕暗了下来,系统的女声提示异常冷漠:“您已被杀。”

【全部】一棵阿松(阿珂):我们没想救爷爷,只想杀蛇精。

宋宋怒了,你才蛇精!

殊不知这只是个开始。可能是网络不好,宋宋一直在卡屏,每次卡的时候那个游戏ID为“一棵阿松”的“阿珂”就会跳过来,将她几刀了结。眼看死亡次数已经到了十三次,宋宋发飙了。

【全部】杉山纪之(蔡文姬):阿珂大妹子,阿珂大姐,您换个人磨您的刀成吗?

“啪”的一声,屏幕又暗下来,她又死了。

【全部】一棵阿松(阿珂):我是男的。

宋宋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全部】一棵阿松(阿珂):游戏开始半个小时了,按照你骨裂的程度,现在估计残废了吧!

又开始卡屏了,宋宋心里“咯噔”一下,画面再恢复正常时,蔡文姬已经复活,抽风地一个人走到了敌方野区。她疯狂地点击屏幕,准备赶紧溜,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阿珂”从草丛中跳出来……宋宋又死了。

【全部】一棵阿松(阿珂):快给我交稿!不然在王者峡谷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宋宋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局游戏不出意外地挂了,宋宋转了转眼珠,申请添加“一棵阿松”为游戏好友。消息刚发出去对方就同意了,宋宋很开心,开心地把他拖進了游戏黑名单:“再见啦,一米六!”

拉黑完,宋宋简直神清气爽,洗了把脸,戴着黑框眼镜就去上课了。编辑学概论的老师还没来,宋宋挨着窗户坐下,打算先美美地补个觉。

阳光可真好,她眯着眼,半睡半醒间,有低沉的声音灌入她的耳朵里:“陈教授因身体不适,需要住院观察,由我代几节课。我叫乔域,也是陈教授的学生,算是你们的学长。”他的声音像是大提琴一般低沉悦耳,搅得人睡意全无。宋宋抬头,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讲台上,金丝边眼镜泛着微微的光,白衬衫的袖口处别着红宝石的袖扣。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他转回头。四目相对间,他对着她礼貌地一笑。

一节课一个半小时,宋宋一直托腮看着他神游太空。下课之后,她追了出去:“乔学长我想问个问题,你、你……”

乔域扯了一张纸,写下邮箱地址塞到她手里:“表白请把信件发送到我的邮箱。”

宋宋嘴角一抽,忙道:“不是,我是想问,学长看过《重死者》这本书吗?”

他这一身是《重死者》里男主角裴寂刚出场时的装束,从眼镜到袖口,甚至是发型都一模一样。从抬头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宋宋便仿佛看见了进阶版的裴寂朝自己走来……激动得她都想抖腿了。

“没有。”对方语气淡淡地否认。不过宋宋想到他没看过书都能撞衫,还撞了个十成十,便梗着脖子看他,问:“我们难道……之前见过?”然后她对他一个侧身念念不忘,还写进了书里,但不知他的姓名,多年后他们再次相遇,开始一段这样那样的孽缘……endprint

这简直是篇完美的破镜重圆狗血文。

乔域伸手推了推眼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宋。”

他打开手边的点名册,在她的名字后画了个大大的零:“像你这样故作认识来搭讪的女生我见得多了,女孩子乖乖地等人追就好了,干吗矮下身段?为了让你记住并理解这条至理名言,课堂平时成绩扣十分。”

宋宋现在只想把这个人拉到游戏里的“1V1墨家机关道”,把他打到满地找牙!

第二章

回到寝室,宋宋一顿号叫,亏她还觉得乔学长是裴寂的原型,没想到他居然那么贱!

内心滴血的她拿出手机,此时此刻,只有游戏才能治愈她被伤害到残缺的灵魂。常在一起玩儿的朋友都不在线,宋宋自己随便开了一局。

进入游戏时,宋宋看见敌方里的“黄忠”ID感觉有些眼熟——“两棵阿松”。

比白砚那个ID多了一棵。不过她已经把白砚拉黑,不可能再匹配到他,这大抵只是个巧合,宋宋遂放心下来。

杀人拿人头,杀炮车、小兵拿经验和金币,一开始一切都很和谐。直到队友喊她去帮忙,她赶过去冲进混战中大杀四方时,就和“两棵阿松”正面对上了。

【全部】两棵阿松(黄忠):准备好了吗?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但宋宋就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下一秒她的手机非常自然地卡屏了,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友全部退后,只剩她自己,被“黄忠”的大炮炸死。

宋宋:“我……”

相同的套路,这下用十二指肠想想都知道这人是白砚。

【全部】两棵阿松(黄忠):周末前交五万成稿者,不杀。【微笑】

这下宋宋是真的服气了,非常服。打完这局她扔下手机,哭着打开了那个快要发霉的文档。

其实宋宋也不是故意要拖稿,只是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她这个人对一件事沉迷进去后就很难自拔,当初对《重死者》是这样,现在对游戏也是一样。

她对这个故事失去了兴趣,写一句删半句,再叹十分钟的气。来来回回折腾着,文档的字数不增反减。

要写稿,编辑才能定稿,她才会拿到稿费。如果不是真的写不出来,谁乐意拖稿?

宋宋看着文档上曾在她心里鲜活后来又过气的男主角裴寂,脑海里却突然冒出了那样一张脸——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他翻着书,举手投足散发出书卷气息,像是民国时教书的先生。

宋宋捂着怦然跳动的心口,竟少见地有了一丝灵感。代入乔域的脸后,她终于写了一段情节。虽然只有两百字,还都是对他的外貌的赞扬,但这都不重要。

唔,她是真的在很认真地夸他帅啊!

宋宋断网一天,伏在电脑前兢兢业业地码字。凭借着乔域的脸撑了三千字后,她败下阵来。毕竟她和乔域只有一面之缘,不了解他的性格爱好,不知道面对不同事物时他的反应,写起来简直是举步维艰。

叹了口气,她打开手机,无数条未读消息涌进来。她一天没玩儿游戏,这太反常了,写手群里大家纷纷问她是不是出车祸了。

纪之: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青色画师:看来没有。啊,你不会偷偷地去谈恋爱了吧!不然怎么会舍得抛弃游戏?

“恋爱”两个字在屏幕上出现时,宋宋眼前不自觉地映出了乔域那张脸——金丝边眼镜折射出的阳光的穿透力极强,一下子打穿她……

宋宋抿了抿唇,在她们这几个写手的私群里敲下一行字:你们说,一见钟情这种套路现在还能让读者觉得是真爱吗?

阿病:套路不在新旧,管用就行。毕竟所有真爱的初遇,都是久别重逢。

宋宋一字一字地读着,心中豁然开朗。

纪之:我要去找灵感赶稿了,回头再说。

为了找灵感,一小时后,宋宋坐在教室里,穿了条明黄色小裙子,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再也不是心里住着糙汉子的她了。

乔域拿着名册点名时眼风瞄到她,也是一愣:“同学你哪位?”

她双手交叠,托住下巴,自认完美地朝乔域发放着“秋天的菠菜”:“宋宋呀——”

乔域的眉头蹙了蹙:“同学,你是眼睛抽筋了吗?”

班里哄堂大笑,宋宋扯过一旁的书挡住了脸。乔域镜片后眸色深深,那缩成的小小一团映在眼底,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乔域转身在黑板上写着字,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直带着的怀表。他的爸爸喜欢这些老器物,年初送了他一個。表中嵌着一小面镜子,找好角度,刚好可以从里面看见她——宋宋拿开书,趁着他没转过身,开始托着腮肆无忌惮地看着他。

“啪”的一声,乔域合上表,嘴边笑意溢出来。

出师不利,之后一堂课宋宋除了看乔域出神,其余时间都在自我安慰:失败是成功之母。下课后她已经能微笑着去和乔域谈心了。

乔域走得飞快。等宋宋踩着绑带高跟鞋艰难地追上时,他已经出了教学楼的大门。

正值下课人流高峰期,被从不知名的方向伸出的腿“无意”踹中膝盖窝这种事情,应该是非常让人可以理解的。

宋宋胆大心细,右腿照着前面的乔域就伸了出去。岂料那人突然脚步一转,她那条腿来不及收回,直接劈了个叉。

“妹子,你好软哦!”周遭人惊呼。乔域停下来看她,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宋宋将他细微的表情记在心里,随后突然往前一伸,用胳膊抱住了他的大腿。

乔域面色明显一怔,随即嘴角竟是弯了弯,好像在说:我要看你到底在演什么戏!

他这个反应实在是不够激烈,宋宋掐了把后腰,挤出两滴泪说:“你知道课堂成绩扣了十分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期末考砸了我就不能毕业,不能毕业就没有机会站在你身边。你就是为了甩掉我这个麻烦,才无情地扣了我的分数吗?”说到最后,她的声线竟是带了微微的颤抖。

三言两语勾勒出一个大渣男形象,这是一个优秀写手的自我修养。围观群众发出嘘声,乔域这滥用职权甩妹子的手段简直是令人发指。endprint

乔域眸中笑意不达眼底,透出几分凛冽,看得宋宋脊背发颤。

就是这个感觉!生气啊!怒吼啊!放马过来吧!

乔域双眼一敛,再睁开时竟是带了三分宠溺,七分无奈。他伸手将她拉起,揽过她的肩膀说:“就因为我正直地不肯把考试答案透露给你,你就要这么和我闹吗?宋宋,你乖一点儿哦。”

围观群众十分不齿:原来是两个戏精在飙戏,还顺带派发“黄金狗粮”,真的是够了!

宋宋“被自愿”地靠在乔域身侧。他的手温柔地摸着她的脑袋,忽而状似亲昵地凑近她耳畔低语:“你吸引了我的注意。”

她被这霸道总裁似的话激得一激灵。按照“套路”,他应该再说一句“女人,我要定你了”,但乔域从不知“套路”为何物。他毫不留情地开口:“平时成绩再扣十分。继续加油,向着零分努力,我看好你哦。”

第三章

宋宋搞事情的出发点很简单。她想看看乔域在各种情况下的反应,这样再写裴寂遇事的行为和情绪就很有代入感。《重死者》中裴寂经历一系列惨痛事件后一次又一次重生,再重死。他的形象从一开始的阳光洒脱到深沉阴鸷,而乔域很显然非常符合后期的裴寂。

乔域反应灵敏,大概后脑勺长了眼睛。

乔域喜怒不太外露,一般遇到突发情况,他第一反应就是在笑,冷笑、贱笑等等。

乔域演技一流,谁碰谁被秒杀。

……

宋宋将这些细小的点都记了下来,其实剧情方面,她早就有了大纲,现在需要的就是用一条有血有肉的线将其串起来。

时隔一年多,她仿佛觉得当初那个满怀壮志开坑的自己又回来了。

嗯,因为那个扣了她二十分课堂平时成绩的人。

关上文档已经是深夜,星子在夜空熠熠生辉。宋宋拿出手机登录游戏,虽然她如法炮制把“两棵阿松”也拉黑了,但是自从遇到白砚后,她觉得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怕再被杀个无数次,她果断地点了人机模式,准备赚点儿金币,开局后就无聊地在打野区闲逛。打完一局她有点儿困,正打算退出时,界面蹦出一条消息:【三棵阿松】邀请您组队【匹配·5V5王者峡谷】。

《王者》里只有游戏好友才能相互邀请,她从来没加过这个【三棵阿松】。但是他现在邀请她,宋宋怀疑了一下人生,然后手一抖就点了“同意”。

【我】杉山纪之(蔡文姬):?

“三棵阿松”开了语音,耳机里透出来的声音有些沙哑:“让你体会下什么叫‘被带飞,我负责一打五,你负责喊‘六六六。”

宋宋见识过白砚的厉害,但那是在她卡屏的情况下,体会还不够深刻。

白砚果然如他说的那样,操纵角色玩儿得飞起,一杀五,团灭对方。

【我】杉山纪之(蔡文姬):六六六!

【队友】三棵阿松(李白):还有四天。我是来提醒你的,如果不交,你以后每次都会面对我这样的对手;要是交,以后我罩你,带你走上巅峰。

【我】杉山纪之(蔡文姬):你是大佬!

在游戏里,还有比一个大佬哭着喊着要带你飞更爽的事情吗?不存在的。

为了能在游戏里走上巅峰,交稿一事刻不容缓。

宋宋每天能和乔域接触的时间不长,能得到的有效信息并不算多,可她总不能跟踪乔域吧!

思来想去,她决定找个机会和乔域摊牌,抱大腿求他配合自己收集素材,大不了完稿之后稿费分他一半。

第二天一整節课上,宋宋对着乔域的脸,在脑海里演练着一会儿求他的场景。她演练得太入迷,回过神来时,乔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宋宋撒腿就追,最后在教学楼后面的小型喷泉广场追上了乔域。

“乔学、学长……”

宋宋绕到他面前,刚想说话,旁边长椅上坐着的小情侣就旁若无人地拥抱在了一起。

宋宋看得有些尴尬,轻咳一声,说:“那个我……”

那对小情侣开始做一些亲吻的动作了。宋宋眼角一跳,拉着乔域就往喷泉池中走。

学校的喷泉坏了几个月都没修,如今倒是给宋宋提供了一个远离那些热衷秀恩爱的恋人们的好去处。

毕竟不会有情侣来这么一个大坑里卿卿我我,太不浪漫了。

乔域全程带着刀下鱼肉之感,任由她拉着,没有半分挣扎。到了地方,宋宋松开他,眼巴巴地看着他说:“我正在写一本书,乔学长非常符合男主角的形象,是个让女主角见一眼就会钟情的角色。我想以乔学长为原型来写,还请乔学长答应,然后让我近距离观察你几天,求你了……”

乔域眼尾好看地挑着,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大部分写手在写感情戏时都会带入自己的主观情绪。你说女主角对男主角一见钟情,而我又是男主角的原型,是不是说明,你对我一见钟情?”

宋宋蒙住了,再想着要开口挽回一下局面时,喷泉突然喷出水。两人完全来不及躲,只是瞬间,全身就湿透了。乔域摸了一把脸,随后将上身黑衬衫的扣子解开了。

他皮肤偏白,身材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宋宋一时间看得愣了,缓过神来时,那件黑衬衫已经裹在了她的身上。

“这样湿了也不会走光。”

她穿了条白色长裙。不得不说,他还是很贴心的。

心念一动间,乔域自然地拉着宋宋的手往喷泉外走。他的体温透过掌心,将宋宋一颗心搅得更乱了,以致她一个没注意踩在鹅卵石上,眼见就要往下滑。

“小心。”乔域单手托住宋宋的后腰。她颤巍巍撞进他的怀里,抬起头,乔域的脸逆着光,看不真切,但那眼神异常温柔。喷泉再一次出水,水花在他背后炸开,水滴一滴滴地从他额发上滚落。她不作声,他也不动作。僵持了一会儿,她鬼使神差地亲上了他的唇。

事后,宋宋这么总结她这个反应——无关风月,只是气氛正好,而他眼底的光太过好看。

第四章

本能之所以叫本能,就因为那是潜藏在内心深处、让人无法抗拒的行为。endprint

所以接下来的两天,下课之后,乔域带她去少女心爆棚的迪士尼,陪她扮演王子和公主时,就像是中世纪走出来的贵族王子。她没忍住地“本能”了两下,然后用准备好的墨水“不小心”泼了他一身,并记下了他变得铁青的脸色。

乔域带她去玻璃栈道时,她吓得腿软,他全程背着她走下去。她没忍住扳过他的脸“本能”了三四下,然后他就不小心撞到树上了。他疼得跳脚的这个反应,也值得好好记一笔……

白天在外面玩儿,到了晚上,她开始写文。

“游乐园的五彩缤纷、情趣童真在一瞬间变得荒芜,正陪女朋友宋小鱼坐旋转木马的裴寂一回头看不见她的身影。脚下的圆盘逐渐变成透明玻璃,里面是他心爱的人被锁住,满脸惊愕、痛苦、绝望……

这一次,裴寂重生之后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子,面对他嗜血的目光也不退缩,满心满意都是他。”

一大段剧情写下来,顺得不能自已,白日和乔域相处的点滴都化写进去,裴寂的举手投足,也终于又有了曾经的鲜活。

在这周的最后一天,宋宋将写好的文档在线发给编辑白砚。这是她艰难“复健”之后第一次交稿,有点儿胆战心惊的。

白砚:你这个剧情和之前的大纲很不一样,不过更顺畅,特别是感情戏,写得很细腻。

宋宋这才松了口气。

白砚:能写出这么细腻的感情,你是恋爱了吗?

宋宋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唇。唇齿在与另外的唇瓣厮磨间滚烫,这算恋爱吗?可他们压根儿也没人提过这档子事,所以充其量是朋……好像连朋友也算不上吧!

宋宋:没有啦,你好八卦哦!

这句发完,对方沉默良久,发了两个“呵呵脸”的表情过来。再然后他的头像暗了下去,估计是去忙了吧!

晚上,宋宋再登录游戏,准备好被带飞嗨全场,但是“三棵阿松”从她游戏好友的列表里消失了,她只好找青色画师她们一起玩儿。当“四棵阿松”这个ID出现在敌方队伍里时,宋宋差点儿以为自己瞎了。

再然后,熟悉的套路,熟悉的被杀。

【好友】青色画师(虞姬):之之,你是烧了他家的松树林吗?

宋宋好气啊!

她按时交稿了,白砚居然还这么对她,当初带她飞的诺言都作了土!

【全部】杉山纪之(蔡文姬):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全部】四棵阿松(李白):没人爱,没有心。

不知道为何,宋宋觉得他这话很哀怨啊,大概是被甩了。

可是为啥他被甩,倒霉的是她?真的好气啊!

为了赶稿,这两天她没去上课,但事先和乔域请了假。按照他们这些日子的亲密程度,他应该不至于再向她下手。

等到两天后再去上编辑概论课,他却突然不见了。

陈教授在医院检查,没有大碍,于是继续在教育事业上发光发热。乔域是陈教授找来临时代课的,现在陈教授回来,他自然没有理由再留在学校里。

陈教授的声线经过医院的浸润,催眠效果十足。可宋宋心下空落落的,看着讲台的方向,却一丁点儿睡意也没有。

乔域曾经说得没错,她写文时确实是会带入自己的主观情感,裴寂身上有她喜欢的苏点。

而现实里出现的乔域不仅有裴寂的优点,而且比他更加有血有肉。所以除非宋宋是块石头,否则大概真的没法不动心。

想明白后,宋宋想去找他,问问他为什么不告而别。

她想起乔域曾给她的邮箱地址,这是目前她所知道的他唯一的联系方式。

“教授我骨折了,先去看病了。”宋宋鬼扯一句,撒丫子就跑,刚出教学楼就接到了白砚打来的QQ电话。

他有个玩儿得很好的发小是一家很出名的游戏公司老总,他把《重死者》的现稿给那个发小看,对方表示很喜欢,愿意对这本书做游戏版权的开发。因为《重死者》还没有完结,对方想要约作者亲自见面详谈。

“这个机会很难得,我希望你能抓住。”白砚哑着声音道。

宋宋看了看寝室的方向。反正是她的,怎么也逃不掉,等暴富之后再回来找乔域,他估计也会高兴。

见面地点约在T市的一家很有格调的茶餐厅。

其实见游戏公司老总远没有见白砚来得可怕,毕竟他杀过她无数次,早就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了。她进了门,就到处搜寻一米六左右的油头男士。谁知这么一扫,竟是看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他随意坐在那里,手中茶杯轻轻地晃动着,氤氲的热气间,他的眉眼有些模糊。

乔域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他是白砚?

此时乔域转头,亦是看见了她。他起身扣了西服扣子,大步走到她面前,把手伸了出来。宋宋完全是本能地伸手要搭上去的瞬间,横着挤进来一个人,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哎呀,是之之吧!可算见到你了。”那人浓眉大眼,头发微卷,是个十分可爱的男孩子,“我是白砚呀,认不出来吗?”

“白砚?那他……”

乔域冷冷地笑着,眼睛定定地看着白砚还握着宋宋的手的爪子。如果目光能化成刀,白砚这手已经骨肉分离了。

白砚笑得开怀:“他就是我说的那个游戏公司的老总,乔域呀!他可是早就注意到你的《重死者》了。”

宋宋看着乔域,心下骤然变凉。

刚才乔域直奔她来,没有一点儿在这儿看见她的错愕,所以他一早就知道自己是纪之。可他一直不拆穿,还说自己没看过《重死者》……想想这些日子他们之间的种种,看起来都像是他为了拿到《重死者》的稿子而和她演的戏。

戏终人散,所以他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

第五章

心上越冷,笑容就要越灿烂,不然分分钟打起人来把未来的投资商惹到了就不好了,畢竟“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于是即便乔域全程一副似笑非笑的阴森样儿,宋宋还是笑得没心没肺,他说啥,她听啥。

“我们‘悉域游戏公司对合作的作品选择很谨慎,一般不会在作品未完结的时候就进行洽谈。但是有白砚在,这作品又格外不错,所以我现在需要宋小姐提供一下作品剩余情节的大纲,要具体到章节。”endprint

赞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