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很倾城

薄骨生香

1.这你就怕了

李秘书打电话给艾笑时,艾笑正哼着歌挑衣服,准备着晚上的行头。

“肖总今天临时加了一场会议,恐怕飞不回B市了,夫人想要什么生日礼物,肖总说会从C市帮您带。”李秘书的语气毕恭毕敬。艾笑握紧手里的手机,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消息,就把电话那边的人当成肖衍骂道:“带什么带!有什么我不可以从网上买啊!”

怒气冲冲地将手机一挂,艾笑看着一屋子被她翻得凌乱的衣服,心头越发委屈烦躁起来。什么临时加了一场会议,若不是今天早上看到那个女人的消息,她或许还会相信他的假话。

一想到他撇下她去见那个女人,艾笑鼻子一酸,红着眼咒骂道:“臭男人!”

肖衍回到肖宅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往日这个点,肖宅还是灯火通明,今天却一片漆黑。他轻轻地推开二楼卧室的门。屋内安静如许,他微微地动身,漆黑的房间里传来一道戒备的女声:“谁?谁在那儿!”

艾笑有些害怕地看着门口那个朦朦胧胧的身影,以为是入室抢劫的小偷。她今天心情不好,打算早点儿睡,却一直睡不着,谁知道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卧室门开的声音。

站在那里的人一言不发。艾笑越发害怕了,正准备摸索着打开床头灯,那道身影却突然三步并作两步朝躺在床上的她走了过去,还轻车熟路地摸上了床,抓住了她。

“啊!”艾笑惊呼一声,剧烈地挣扎着,下意识地喊道,“肖衍。”她又想起肖衍那个臭男人还没有回来,于是眼泪“哗”地一下落下了。

“这样你就怕了?”低醇的男声在头顶响起。艾笑愣了愣,下一秒,床头灯被那人开启,突如其来的光亮让艾笑不适应地眯起了眼,却也看清了眼前的男人:她的丈夫——肖衍。

“怎么,有胆子敢不接我电话,这会儿却吓得哭鼻子了?”肖衍低沉着声音道,漆黑的眸子倒映着艾笑蒙圈的小脸。

“你怎么在这儿?”他不是今天回不来了吗?

“这是我的家,我不在这儿在哪儿?”他乘最后一班飞机,连夜赶回来了。看了一眼时间,肖衍捏住眼前这小女人的下巴,问,“怎么不接我电话?”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就生气,明明今天是她的生日,他却为了别的女人留在了C市。艾笑别过脸,赌气道:“手机没电了,没听见。”

“没听见?”肖衍眸子一沉,声音危险地上扬,视线从她的脸渐渐地往下移。因为刚才的剧烈挣扎,她睡衣的领口早就松松垮垮地敞开了,可以看到里面姣好的风景。他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她了,想到她的甜美滋味,肖衍喉咙一动。天旋地转间,艾笑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对上他满是欲念的眼眸,艾笑攥紧他胸前的衣服,紧张地说:“别,我……我没有准备好。”虽然他当初跟她说好了是协议成为夫妻,但是夫妻名存实也存,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现状,让她生怕自己搭了心又丢了身。

不知道她哪里说错了,他周身的气息一下冷了起来。他不顾她的请求,低下头咬住她的脖子,大手从她睡衣的领口探入,并四处游走。

艾笑像条在大海上无助漂泊着的小船,她努力地攀着肖衍,试图不让自己溺毙在这大海里。他的动作也不似前几次温柔,而是带着十足的掠夺者的意味。艾笑被他折磨得难受不已,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最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艾笑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过去时,只觉得耳畔有人落下一吻,道:“生日快乐,笑笑。”

2.夫人,肖总在等你

第二天,艾笑醒来,枕边早就没了肖衍的身影。看了一眼时间,艾笑尖叫了一声“迟到了”后,忙起身准备去上班。

当初肖衍问她想干什么,她说想去他的公司上班锻炼一下自己,结果被分到号称是公司“第一女魔头”的部门中,艾笑真的是追悔莫及。这个“女魔头”真的很“魔头”,不仅对自己高要求,还对自己部门员工高要求。她来上班,其实就是想看着肖衍,哪想到要天天做跑断腿的工作啊?

艾笑心里一边咒骂着肖衍对她的折腾,一边抱着赴死的心敲了敲总监办公室的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女魔头”看到她,诧异地道:“你怎么来了?”

她不是来上班的吗?艾笑有点儿蒙圈。

“女魔头”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镜框,说:“既然不舒服,就在家里躺着。”说完她顿了顿,看着艾笑道,“你跟李秘书长是什么关系?”李秘书长?艾笑恍然大悟,八成是肖衍让李秘书给她请了假,但是这个浑蛋怎么不告诉她!艾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女魔头”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好好好,我知道了,既然来了就去上班吧。”她看着艾笑,想她也就一所二流大学毕业的,又没什么特长,能进肖氏集团肯定有后门。

艾笑心痛自己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一次休息的好机会,回到座位,邻座的萧四八卦地看向她說:“哎哟喂,你和李秘书长什么关系?居然能让他给你请假,那可是秘书长哦!”周围的人瞬间都叽叽喳喳地八卦起来,艾笑有些头疼。

她跟肖衍的关系并未在公司公布过,主要是她怕麻烦到肖衍,所以才不说。却不料肖衍会为此莫名其妙地三天不理她。

“没什么关系,没什么关系……”艾笑打着马虎眼道。可是偏偏就有人不愿意这么放过她。

“有些人结婚了还这么不检点,还想往上勾搭。”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冷却了,艾笑看着自己电脑桌对面的女人,微微地蹙眉。

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顾菲一直看她不顺眼,总是来找麻烦。当初她戴了婚戒,顾菲就一直嚷嚷着要见她老公长什么模样,说从来没见过她老公接她上下班。

艾笑深吸一口气,看着顾菲说:“还请你说话放尊重点儿。”顾菲“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我又没说你,你干什么那么着急撇清干系?”

艾笑忍了忍,不去理她。萧四拉扯着她的衣服,安慰道:“你下次让你老公来接你吧。那女人就是好奇和嫉妒你!而且你把你老公藏得那么严实,她会想歪很正常,有时候我都……嘻嘻。”艾笑苦笑一声,不是她不想,是怕说了,她就不用在办公室待了。endprint

到了中午快下班时,艾笑的手机一下子响了。艾笑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立马接了电话。昨天不接他的电话,他就那样折腾她,她这次不敢不接他的电话了。

“你怎么不继续休息,跑来上班了?”

低醇的男声从电话另一头传来。艾笑脸一红,说:“你也不告诉我,你帮我请假了!”

轻笑声从那边传来:“既然来了,中午就一起走吧,爸妈约我们一起吃午饭。”

虽然肖衍压低了声音,但是周围的人还是全部竖起耳朵,将他们的通话内容一字不落地全听了进去。艾笑刚一挂断电话,萧四就激动地问她:“你老公要来接你?”

艾笑心一惊,看向四周,发现所有眼睛都盯着她,顿时头皮一麻:这个浑蛋,自己是公司老板还不按规矩办事,不知道上班期间不能打电话的吗?!

艾笑已经好几次借口想要偷溜,都被萧四等人抓住。看着公司门口站成一排的人,艾笑沒想到自己“老公”对大家的吸引力那么大,尤其是顾菲,一直玩味地看着他。

“嗯……其实你们都见过他的。”艾笑干笑道。

“见过?”萧四想了想,激动地道,“难道真的是李秘书长?”

公司地下停车场的方向开来一辆黑色奥迪,缓缓地停在了艾笑跟前。众人盯着从车上下来的人,正是李秘书长。

萧四一副“我就猜到了”的表情,看着李秘书走到艾笑面前毕恭毕敬地道:“夫人,肖总在车内等你。”说完,他看着旁边一排倒吸着冷气的人,道,“这是?”

艾笑干笑道:“我的同事们。”

到了肖衍父母住的地方,艾笑还在心烦明天去上班肯定会有很多人问东问西。而相比她的愁眉苦脸,肖衍倒是有些得意,总是时不时风轻云淡地对她笑。艾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高兴的。

“别皱眉了,不然我妈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艾笑努嘴“哼”了一声:“就是你欺负我,从小到大你欺负我的次数还少吗?你说怎么办!”

肖衍当然知道她指的是刚才的事情。他睨她一眼,往前走着,道:“纸包不住火,迟早的事。”

“可是……可是……”肖衍回过头看向站在原地突然间踌躇了起来的女人。

“如果离婚了怎么办?”艾笑道出一个事实。当初肖衍说假结婚一年,一年后,他们就会分开。肖衍的眸子一下阴冷起来,盯着眼前的女人,似是要把她看透:“你这么着急想要离婚?”

艾笑摇摇头,觉得不对,又点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他打断她的话,显得极其不耐烦,“只是时间还没有到,在这期间,你还是我的妻子。我不想再听见你说‘离婚这两个字。”他背对着她,刚才还好好的两人一下子陷入沉默。艾笑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3.别先离开我

肖衍向艾笑求婚,这是艾笑最没有想到的事儿。后来她仔细想了想,那个女人和别人结婚了,肖衍家里面又催他催得紧,他想找个熟悉的人与他一起在家人面前演戏,她的确是不二人选。毕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双方家庭都知根知底。

虽有私心,但是她知道他跟自己是不可能的。所以艾笑努力守着自己、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陷入这段虚假的婚姻关系里。

他们结婚时,肖父重病住院,所以他们并没有举办婚礼,只是领了个证。如今肖父身体渐愈,肖家父母便想要为艾笑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肖家的媳妇,自是不能受半点儿委屈。

肖衍早就知道了父母的打算,艾笑却拉着他问:“可不可以不要办?”毕竟如果半年后她跟肖衍离婚,肖爸肖妈得多难过啊。

肖衍敛着一双眸子,看着她道:“你就那么怕我们的关系被公开吗?”艾笑诧异,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

肖衍的视线从她脸上掠过:“婚礼一定会办,只是为了让老人们开心。正好,你不是担心去公司不好面对别人吗?那就在家筹备婚礼的相关事宜吧。”他的语气一下冷了下来,让艾笑有些不知所措。

肖衍连着一个星期都没有回肖宅。艾笑最近老是感觉心神不宁,但又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的。直到萧四一通电话打来,艾笑才知道肖衍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该不会跟肖总闹矛盾了吧?”萧四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地问,“顾菲那个臭女人到处造谣你跟肖总关系破裂,说那个苏苏已经挤掉你的位置了。”艾笑握紧手里的手机,萧四说了什么,她也没有听见,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回来了,肖衍还把她带进了公司,放在自己身边。

怪不得……他那天会用那样的语气让她别去上班。他的体贴入微从来就没有,有的只是为了那个女人而编造的借口。肖衍回到家时,艾笑正一个人在试肖母派人送来的婚纱。巨大的落地镜前,艾笑正努力地拉着后背卡住的拉链。

突然,有人帮她把拉链拉了上去。艾笑猛地抬头看着镜子中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原本艾笑想问他怎么回来了,但对上他眸里炽热的光芒时,她突然想起他向她求婚时,她的那种紧张的心情来。

艾笑局促不安地握着裙摆,期期艾艾地问身后人:“是不是……不太好看?”

肖衍凝视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大手握上她的纤腰,将她的身体猛地扭转过来,让她和自己面对面。

艾笑心跳如鼓,看着肖衍的手慢慢地抚上自己的脸,便僵硬着身子道:“如果不好看,我就换下了。”“很好看。”肖衍喑哑着声音,指腹摩擦着她的脸。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很烫,透过婚纱艾笑都能感受到。艾笑扯了扯嘴角说:“好看就……”

“行”字还没有说出口,肖衍便低下头吻住了她。艾笑嘤咛一声,整个人被他横抱起朝卧房的方向而去。

往日里,肖衍碰她,她总会开口拒绝,这次她却反搂住了他的脖子,格外主动。

空气中,温度持续攀升。艾笑呜咽一声,叫出了肖衍的名字:“肖衍,别先离开我。”

肖衍咬住她光洁的肩膀,道:“好。”

4.自己的员工叫自己亲家

艾笑这个人最擅长粉饰太平。比如她喜欢肖衍,她从来不会说:比如知道苏苏回来了,她也装作不知道。endprint

自从那天后,肖衍的态度对她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艾笑趁机申请回去上班,肖衍迟疑了一下,也同意了。

公司里,对于艾笑的回来,最高兴的就是萧四了。能打顾菲的脸,她自然很开心。

看见她回归,顾菲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道:“是怕自己正主儿的位置不保,所以吓得连忙滚回来了吧。”自从上次看见艾笑的老公居然是肖衍后,顾菲的内心就更加不平衡了。起初她以为艾笑是打肿脸充胖子,所以穿着打扮都那么低调奢侈,因此对艾笑只是嘲笑,现在却满腔都是嫉妒之情。

“别理她,苏苏自从第一天露了个面后就压根儿不在公司里了。”萧四瞪了顾菲一眼,再看向艾笑时便开心地道,“你这半个月都干什么去了?”

艾笑笑了笑。既然肖衍不在乎,她何必再遮遮掩掩。

“在准备婚礼。”

“婚礼?”萧四惊呼一声。

艾笑点点头:“对,因为我跟肖衍结婚时只领了证,所以这次要补办婚礼。”

萧四连叫了两声“天啦”后,睨了顾菲一眼道:“有些人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顾菲怒极反笑道:“既然如此,那可真是要恭喜了。对了,艾笑你什么时候让老板请我们吃饭啊?虽然我们是老板的员工,但是对你来说,我们可是你的同事啊。”

艾笑想了想,笑着答应了:“好呀。要不就今晚?”

所有人一愣,都没想到艾笑会答应得那么爽快。艾笑原本想着肖衍肯定不会理会她这么无聊的聚餐,但是没想到在电话里跟他说时,他竟然同意了。除了请吃饭,肖衍还决定请大家看VR电影。

VR电影是时下最新技术下的电影播放方式。艾笑还记得第一次跟肖衍去看VR电影时,她吓得不知所措,全程死搂着肖衍不放。

男生看这种电影,一般会挑刺激的。果然,电影院门口,艾笑一行人在看见肖衍为她们选的《深夜怨气》时,傻住了。

“怎么,不喜欢?”肖衍挑眉看着大家。

萧四最先反应过来:“喜欢喜欢,肖总口味真……别致啊。”

艾笑跟在后面,只能干笑。其实她最怕的就是这种片子,但是肖衍总是乐此不疲,非把她吓得缠着他不放,走哪儿都要跟着他,他才高兴。对上肖衍意味深长的眼光,艾笑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上去,挽住了他的手臂。

影片播放时,艾笑全程八爪鱼式地粘在肖衍身上。而旁边的女同事叫得更凄凉,仿佛她才是电影中的女主角。看完电影后,除了肖衍,每个人都是面色发白。肖衍搂着发软的艾笑,笑得体贴地道:“接下来就去吃饭吧,我订了主题餐厅。”

人群里稍稍有人回过神来,问道:“肖总,可不可以问一下是什么主题啊?我喜欢动漫主题。”

肖衍微微一笑,道:“恐怖游轮。”

最后的结果是所有人都借口有事回家了。人走完后,艾笑突然笑得直不起腰来,并给肖衍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肖衍捏住她的下巴道:“你倒是很开心?”

艾笑连忙摇摇头,抿嘴问道:“肖总,你为什么如此对待你的员工啊?”

肖衍看着她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想让自己的员工最后都变成自己的亲家?”

艾笑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捂着肚子直呼“哎哟”。肖衍墨色的眸子就这样凝视着她的笑颜,慢慢地,他得嘴角也不自觉地弯了弯。

5.爱哭鬼,我回来了

不知道肖衍是不是怕艾笑看到苏苏,抑或是他怕苏苏看到艾笑,所以艾笑没有在公司见到过苏苏。但是在萧四的八卦中,她知道苏苏离婚了。

离婚,艾笑有些失神。

当初苏苏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迅速嫁给一个陌生男人,离开了B市。而今天……艾笑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种叫“失去”的害怕。随着苏苏回到B市,另一个人也回来了——何择北。

何择北是肖衍爷爷好友的儿子。他的父母走得早,而到他爷爷死后,何择北就被肖衍一家收养了。艾笑还记得因为何择北比他们大五岁,所以小时候她、肖衍以及苏苏都是他的小跟班。在他们仨里,何择北最疼的是她。后来长大了,苏苏跟肖衍出双入对,何择北也参军去了,就她形影单只……这次何择北回来,就数艾笑最高兴。

肖家父母的住处。

艾笑跟肖母在厨房忙进忙出。何择北这次回来,只有一个月的假,他自从参了军后,基本上一年都难见上肖家人一面。一个月的假对平常人来说太少,对于军人来说却已经很可贵了。

门铃响时,艾笑忙去开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艾笑看着眼前小麦肤色的高大英俊的男人,激动地喊道:“何哥哥。”

何择北看是艾笑,微微一笑,然后弯着腰伸出手揉着她的头发道:“爱哭鬼,我回来了。”

一声“爱哭鬼”让艾笑鼻腔一酸。小时候肖衍欺负她,她就边哭边跑到何择北跟前告状。何择北总是又无奈又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安抚她。后来她长大了,他就老是以小时候她哭鼻子的事情取笑她,还给她取了一个“爱哭鬼”的外号。

“泽北。”身后传来一道女声。艾笑浑身一颤,何择北转过身,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肖衍和苏苏。看见肖衍身边的苏苏,艾笑的一张脸“唰”地一下白了。

何择北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苏苏,又看了看肖衍,道:“你既然结了婚,就不要老是像小时候一样跟苏苏黏在一起了。”

黏?肖衍冷笑一声,墨色的眸子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大哥难道不也是把我的妻子当小孩一样对待?”何择北微微地错愕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肖衍。

苏苏连忙道:“是我求肖衍带我来的。我听说,听说你回来了。”何择北别过视线,不去看苏苏,而是看着一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艾笑。四个人就这样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氛围中。

“哎呀,都回来了,干什么还聚在门口,快进来!”肖母适时从厨房出来,看见四人便喊了一声。艾笑最先挪动脚步,何择北连忙跟上,安慰似的拍了拍艾笑的肩膀。艾笑回过头对他笑了笑,心中想的是:连何择北都知道要肖衍与苏蘇保持距离,肖衍这样做,不是打她的脸吗?endprint

肖衍跟在后面,盯着两人的“小动作”,面容冷峻。

饭桌上,肖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知苏苏已经离婚,便安慰了苏苏几句。苏苏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发现他神色如常,眼神瞬间黯淡下去。

一顿饭,没有想象中的热闹欢笑,而是四个人各怀心事地吃着。肖母还以为是孩子们长大了,害羞了,于是为了活跃气氛道:“阿北,肖衍跟艾笑半个月后会补办婚礼。正好你在,上次他们俩结婚,你不在这边,没赶上我们的内部聚餐,这次可要好好热闹热闹了。”

何择北点点头,礼貌地道“好”。

晚饭结束后,何择北送苏苏离开。艾笑正按肖母的吩咐抱出一床被子放到了客房给何择北用。她正在铺床,身后传来一道嘲讽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是他的妻子呢。”艾笑回过头,看着靠着门口的男人,越发觉得自己看不透他了。

见她不说话,肖衍心中一恼火,大步流星地上前拽住她的手腕问:“为什么不说话了?”

“你疯了!”艾笑努力挣脱他,生怕何择北回来会看见这一幕。

“我疯?”肖衍自嘲了一声。

艾笑看着他,突然觉得很累很累了:“肖衍,我们把合约到期的时间提前吧。”苏苏回来了,她不想再夹在他们中间像个小丑一般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

肖衍怔住,死死地盯着眼前表情认真的女人。半晌后,他道:“不可能!婚礼马上就要办了,若是你后悔,当初就不应该答应我的求婚。”艾笑咬住了唇。当初,她以为他等不到苏苏,就会回头看看她,只是,现在连天都不给她机会了。

6.我爱的一直是你啊

艾笑搬出了肖宅。这次她下定决心要跟肖衍做个了断。

婚礼的事,她主动向双方家长认错,但她没有说自己跟肖衍契约结婚的事情,怕火上浇油。她将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撇清与肖衍的关系,说她不爱肖衍了,为了双方好,还是决定离婚。

艾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与肖衍离婚,两家父母怎么劝都劝不回来。艾笑一走,肖父肖母就急急地将肖衍招了回来,想问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艾笑以为婚礼会取消,没想到媒体上开始报道肖衍的婚礼。镜头里,记者问肖衍跟夫人是如何认识的时,肖衍微微一笑,道:“我跟她青梅竹马,我自小时候起,就一直默默地喜欢她,只是这事儿她一直不知道。我还以为她一直喜欢着别人,所以也从来没有对她告白过。不过还好,兜兜转转,她也即将重回我的怀抱。”

镜头一晃,切到了肖衍身后一行人。艾笑在其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倩影,恍然大悟。

他跟苏苏青梅竹马,后来苏苏嫁给他人,所以他以为她一直爱的是别人。如今苏苏离婚,他们俩破镜重圆,兜兜转转,又重新在一起了。这场婚礼没有变,只是新娘从一个他不爱的,变成了他的挚爱。肖衍打电话给艾笑,让她回老宅搬走她的东西时,艾笑才知道苏苏已经住进了他父母家。

回到老宅,艾笑没有看见一个人。走到原来自己跟肖衍的房间时,艾笑只找到放在床上的结婚证,至于她的东西,一件都找不到了。

她刚准备打电话给肖衍,问他她的行李都在哪儿的时候,二楼走廊的尽头传来声响。她心下一惊,那里是何择北的房间。艾笑轻手轻脚地走向走廊尽头,靠近之后才听清这是两个人在对话。

“你明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为什么还那么残忍地一次次推开我?”房间内,苏苏看着对面的男人,红着眼眶问。

站在门口的艾笑浑身一颤。

“我知道你喜欢艾笑,可是她已经跟肖衍结婚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呢?”苏苏质问着何择北。当年因为告白被拒,她一气之下嫁给了别人,可是两年来,她心里还是放不下他。

何择北皱着眉,看着她道:“就算没有艾笑,我也不能爱上你。”

“为什么?”苏苏不可置信地问。何择北沉下一双眸子,不再说话。门外,艾笑震惊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苏苏喜欢何择北?何择北喜欢过她?

往事如走马灯般在脑海里闪过,那些回忆,那些不断放大的细节让艾笑不知所措。猛然间,她脑海里浮现出肖衍的那双眸子,在她无数次追在何择北的身后跑时,回头总是能看到那双漆黑的眼。

就在艾笑陷入回忆中时,屋内的脚步声响起,里面的人似乎要开门走出来了。艾笑大惊,连忙找地方准备躲起来,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只大手拽入怀中。那人的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将她拖到了何择北隔壁的房间。心骤然狂跳,艾笑努力挣扎着。身后的人却越发紧地禁锢着她。

待到走廊外没了动静,身后那人才松开她。艾笑狠狠地用手肘往后撞去,听到一声闷哼后,她连忙站起,却发现那人是肖衍。

“怎么是你?”愣了愣,艾笑迅速反应过来,道,“你一直在我身后?”

肖衍一言不发地从地上站起来。艾笑想到刚才屋里苏苏与何择北对话,连忙道:“刚才苏苏与何哥哥闹着玩呢。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

肖衍看着眼前慌张的小女人,哑然失笑。艾笑感觉莫名其妙,这个时候他还笑什么!被刺激得失心疯了吗?

“艾笑,你在乎过自己吗?”肖衍突然开口道。艾笑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他。肖衍继续道:“你为什么一直那么笃定我喜欢苏苏?”

难道不是吗?从小到大,他始终与苏苏出双入对,若不是喜欢,为何要那样做?“我……”艾笑张了张口,没说下去。

“苏苏喜欢何择北,我一直知道。”肖衍打断她的话,上前一步,走近她道,“何择北一直喜欢你,我也知道。”艾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以为当年我为什么要跟你求婚?”

艾笑咬着唇道:“不是因为苏苏嫁人了,你家里面又催你催得紧,所以想找个熟人挡一挡吗?”

“那是骗你的。”肖衍抬起她的下巴道,“你从来没想过,若是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要碰你?若是我不喜欢你,为什么你不公布自己已婚的身份,我会如此生气?若是我不喜欢你,为何要连夜赶回家,只为庆祝你的生日?若是我不喜欢你,为什么那么害怕何择北回来,还怕你被他抢去而率先求婚呢?若不是喜欢你,我……傻瓜,我一直爱的是你啊。”

傻瓜,我一直爱的是你啊……泪一下从艾笑的眼里滑落。艾笑哽咽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曾对我说过。”

肖衍搂着她道:“对不起,是我太自负。”原来他们一直喜欢着对方,一直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结果两个人都受了伤。如果不是这次她太决绝,他甚至还以为她一直爱着的人是何择北。

就因为她要跟他离婚,何择北跟他打了一架。那时他才从何择北的口中知道,艾笑一直喜欢的是他,并且,她还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苏苏。

“艾笑,原谅我,回来好吗?”

艾笑突然推开他的怀抱,道:“可是你不是已经决定要娶别人了吗?”

肖衍揉了揉鼻子说:“那也是骗你的。”

艾笑一恼,用手捶他的胸口,说:“你怎么老骗我!”

肖衍死死地抱住她不放手。他不骗她,她怎么会出来,怎么能让他圈住她,再也不放过她。

“仅此一次。再骗我,自己过去吧。”

“好。”

他们自出生就如是,彼此确定彼此,却兜兜转转地花了二十多年的工夫。還好岁月还很长,而他们还不算太晚。endprint

赞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