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医女

思婧

【内容简介】

他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堂堂少将军,居然被个乡野小医女戏耍得团团转,真是丢死人了。什么,他居然连累她被人追杀,还被烧了药庐?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担起责任带她回家,反正将军府那么大,养个医女也不算什么。只是,谁能告诉他,怎么好端端的,这小医女就卷入了一场命案呢?哎,将军好头疼。

当余念柳背着药箱赶至军营时,主帐的门口已经聚了三五位大夫,个个背着药箱,一脸惊慌。也是,任谁莫名其妙地被军爷“请”上马车,并一连奔出几十里路,都不会有好脸色。约莫一个时辰前,她正在药庐晒新采的草药,忽然就被一阵撞门似的“敲门”声惊扰。

余念柳开门一看竟是两名大汉。他们草草问了她几句,确定她是大夫,二话不说,抓了药箱就将她塞进了马车。她吓得不轻,疑心遇了土匪,路上几次要跳车,都被拦了下来。赶车的大汉似是被她闹烦了,只得告诉她真相:原来他们是赫连军的士兵,奉了少将军的命令出来寻找大夫。

“废物,都是废物!”主帐的门帘被掀开,赫连聪怒气冲冲地将一个老大夫从营帐中丢出来,他走到其余几位大夫面前,选了其中年纪最长的一位,命令道,“你,进去为三殿下瞧瞧!”

老大夫平日里何曾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双腿一哆嗦,竟是尿裤子了。其他几位大夫互相对看一眼,齐刷刷地跪了下去:“军爷饶命,小民只是乡野郎中,不懂得治这贵人的病啊!”

赫连聪气急:“滚,都给我滚!”

“哼,亏你还是个将军,就不会好好说话吗?”余念柳再也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将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几位同行扶起来。

“你是何人?”赫连聪敛起眉问。

“我是你让人请来的大夫。”

“大夫?”赫连聪扫了一眼面前自称大夫的女子。这女人是在戏弄他吗?她明明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娇娘,浅黄色的长裙配以珊瑚色的夹袄,长发绾成一个玲珑髻,斜斜地插着一支碧玉钗。若非她肩上背着个竹编的小药箱,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夫。

“你会治病吗?”

余念柳不满地翻了一个大白眼:“我自小跟着义父采药学医,治好的病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少将军若是瞧不上我,那就请另寻高明吧,反正……”她顿了一下,换上一副惋惜的表情,“着急的又不是我。”

赫连聪极不情愿地妥协道:“事到如今,也沒别的法子了,就让你试试吧。”

三殿下赵玉是他的表兄,自小作为质子送往西域王廷。数月前,他接到母亲的密令,说皇帝已经默许,命他尽快想法子将赵玉救出来。苦心筹谋许久,他终是从西域王廷将赵玉救出,却不想赵玉被人喂了一种毒药,因为没能按时服用解药,所以他们还没来得及启程回京,赵玉就突然毒发,昏迷不醒。

说得这般瞧不起人,还敢恐吓她,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圆圆的眼珠骨碌一转,余念柳笑笑说:“少将军,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有疮病,会传染,怕是不能为三殿下瞧病了。”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杀了我,我也不方便。”余念柳眨巴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说得很是诚恳。哼,居然想吓唬她。

“那你要如何?”

“如果有一千两诊金,也许我的疮病就能好一些!”余念柳说得轻巧,一如平日在集市上与人讨价还价买青菜的模样。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余念柳眯起眼睛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理着衣角:“我啊,只知道我就是这方圆百里医术最好的大夫。”

算她厉害,赫连聪觉得自己有点儿内伤了。

余念柳坐在床边为赵玉把脉,两弯寒烟眉微微蹙起:“三殿下中的毒,是西域的断肠草。”

诧异于这小姑娘竟有点儿本事,赫连聪不由自主地放低嗓音:“那你可能解?”

“能吧,就是有点儿麻烦。”余念柳皱起眉,有些不情愿,“万物相生相克,这断肠草的解药,就是生长在断肠草周围的一种荼蘼花。可若是想找到这荼蘼花,我们必须得去西域走一遭。”她忽然抬手捧住自己的脸蛋儿,很是惆怅地扬起下巴,眨巴着眼睛,无比可怜地抱怨道,“唉,西域风沙大,少将军,你看我这娇嫩的小脸,哪里受得住这种罪?只收你一千两,我可真是亏大了!你看,是不是得给我加点儿跑路费?”

赫连聪额上青筋突起,这般油滑贪财,哪里像是个悬壶济世的大夫?

赫连聪派去边关打探消息的探子终于回来了,说是西域关卡极严,怕是难以蒙混过关。赫连聪皱起眉头,焦虑地在营帐里来回踱步。若是混不过去,难道要硬攻?可他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短时间内攻破关卡,想想真是头疼。

“干吗不问我?我有办法!”余念柳小口小口地喝着羊奶,很是回味。

赫连聪转头看她,一双黑眸有些犹豫:“什么办法?”

余念柳低头从随身背着的小药箱里翻出一颗黑丸,献宝似的举起来:“你把这个吃了。”

“这是什么?”赫连聪不动。

“放心,死不了人。”余念柳将黑丸放到赫连聪的掌心里,又体贴地提醒道,“二十两银子一颗,吃了就要给钱哦。”

赫连聪闻了闻黑丸,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他看着她,满面狐疑,她却是一脸狡黠的笑意。犹豫了一瞬,他扬手将黑丸送入口中。见状,余念柳的笑意越发明显,她拍拍手,指挥道:“快备马,咱们要趁着药效失效前混进城去。”

赫连聪一头雾水,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时听从安排。因为余念柳不会骑马,所以两人共骑一匹马。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路上赫连聪总觉得余念柳有意无意地偷偷回头看自己,他被看得有点儿慌乱,就像是原本平静的一池寒潭水,忽然被投下了一颗石子般,泛起丝丝涟漪。这样古灵精怪又油滑的江湖女子,是他从前从未见过的。

日头西斜,两人终于来到边关。余念柳轻巧地从马上一跃而下,回身盯着赫连聪,面色很是怪异,似是在强忍着什么。

赫连聪下意识地伸手摸自己的脸,却触到一个圆鼓鼓的大腮帮子。他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

“是笑罗汉,我义父研制的一种药。放心,你死不了,顶多就是面容肿胀似罗汉。”余念柳嫣然一笑,然后指向不远处的关卡,“你现在的模样,怕是连你娘都不认识,那你说,那些西域人会认出你就是大魏的赫连将军吗?”

“所以我还应该对你说‘谢谢喽?”

“这倒不用。”余念柳撩起一缕碎发放至耳后,然后伸手搁在眉上远眺。

夕阳西下,橘色的光影染得西域的黄沙一片璀璨,她仿佛漫不经心地说:“不过这笑罗汉有副作用,那就是药效散去后,身上会奇痒无比——要不要我帮你挠背啊?”

“不用!”赫连聪瞪着她,咬牙切齿的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好你个余念柳!”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脚步虚浮、浑身挠得到处都是血印子的赫连聪就来找余念柳算账了。

整整一夜,他都没有消停过,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像是有蚂蚁在爬,痒得他坐立难安,先是用手挠,后是蹭桌角,然后不顾形象地去客栈柴房找了根粗糙的木棒子搓背。想他堂堂大魏少将军,头一次被人戏耍得如此狼狈,当真气得他想杀人。

余念柳已经梳洗好,坐在窗前对着桌上的铜镜描眉,瞧见赫连聪的憔悴模样,只觉心情大好:“少将军有什么吩咐?”

“你!”迎上女子娇俏的脸蛋儿和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赫连聪忽然詞穷了,他从前在军营没少骂人,但都是对那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此刻面对弱柳扶风般的小姑娘,实在是一句粗话也说不出口。他愤愤地一拳砸在门框上,暗自嘀咕,长此下去,他一定会被她气死,亏他之前还觉得她与京城的那些娇小姐不一样。不对,的确是不一样,她简直就是个妖女。

“少将军别生气嘛,我知道哪里有荼蘼花。”

“在哪儿?”

“鼠儿山。”

鼠儿山是西南郊的一座大山,占地数十公里,因为临近水域,所以山上一片郁郁葱葱,是采药的好去处。

正午时分,两人来到了鼠儿山下,日光淡白如银线,丝丝缕缕地射下来。赫连聪不自觉地学着之前余念柳的模样,把手搁在眉上远眺。四下看去,荒草丛生,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

回身看余念柳,只见女子骑在马背上,目光迷茫。良久,他才听见她的声音,低低的,似乎带了点儿哭腔:“我的家人都死在了这儿……”

“余姑娘……”赫连聪有些犹豫,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这样一个忧伤的女子,他想要去保护,却又不知如何去保护,茫然而又无措。

突然,“扑哧”一声嗤笑,打破了这冷凝的寂静。

余念柳伏在马背上大声地笑起来,她的笑声清脆似银铃,在空旷的山脚下悠悠地回荡着:“少将军,你怎么这样好骗,我是逗你的。我是孤儿,自小跟着义父在药庐长大,这地方我从前的确来过一次,不过是同义父来采药。”

“你!”赫连聪挑起眉头,“哪有人会用这种事开玩笑!”

“我这种人就会啊。”余念柳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走过来拍拍赫连聪的肩膀,故意老气横秋地说,“年轻人,你还是太单纯啊。”

赫连聪发誓,他要是再上当,就是小狗。

两人顺利采到荼蘼花,快马加鞭一路飞奔回到军营。余念柳用荼蘼花为赵玉配好了解药,说清楚用法,便驾着马车带着一箱银子,借着明亮的月色美滋滋地回药庐去了。

因为一心牵念着赵玉的情况,等赫连聪闻讯追出来的时候,余念柳已经走了老远。他站在山坡远眺,月色皎洁,四下空旷而又寂静,他隐隐有些失落,却安慰自己不过是记恨余念柳三番两次的捉弄罢了。

不料次日一早,赫连聪还没起床,就被门外的嘈杂声惊醒了。他隐约听见了余念柳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余念柳一头冲进了自己的帐子里。

“呜呜,我的药庐昨夜被一群蒙面人烧了,要不是我机灵,我也被烧死了!”余念柳冲到床前蹲下,下巴支在床边,仰着脸,可怜巴巴地吸了吸鼻子,露出小孩子一般无助的怯懦眼神,“那群人是西域的蛮子,他们一定是知道我帮你救了三殿下,所以要来杀我泄恨!呜呜呜,怎么办,我的药庐没了,我没有地方去了……”

赫连聪凝眉看她,余念柳穿了一条水绿色的裙子,在朦胧的晨光下,隐隐泛着一抹陈旧的昏黄。他心情错综复杂,难以言喻。他并未预料到,自己的出现会带给她这样的伤害。他伸手轻轻地捧起她尖尖的下巴,低声说:“别怕,我带你回京城。”

余念柳眼角噙着泪,心跳像是慢了一拍:“你说什么?”

赫连聪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别过头看向一旁,然后不自在地解释道:“三殿下的身体还很虚弱,你随我们回京城,路上也好有个照料。”

这么说,会不会……合理一点儿?

久经沙场的赫连少将军头一次脸红了。

赫连聪从边关带了个女子回京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杜家听到后就坐不住了,不断地在朝堂上给他施压。至于将军府,一众丫鬟、下人也统统不给余念柳好脸色,毕竟,他们的少将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有了心上人?

余念柳很是恼怒,她可是赫连聪请回来的大夫,是救了三殿下的大恩人!他们一个个居然把她看成是勾引赫连聪的狐狸精,给她下各种绊子。虽说她也不甘示弱,毒粉、迷药没少用,但一想起这钩心斗角的日子遥遥无期,她就觉得跟赫连聪来京城是个错误的决定。

听见有脚步声由远及近,余念柳这才懒洋洋地从美人榻上坐起来。最近几日,赫连聪经常派人送些衣裳、首饰、糕点过来,他本人却是一直不露面,还差人过来传话,说是要避嫌。她越发地恼他,这种时候避什么嫌啊,难道不应该过来为她撑腰做主吗?

哼!难怪大家都说“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在关键时候她可是一点儿都不中用。她才不要继续留在这将军府受窝囊气,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她要去看看。

所以,当赫连聪从外边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大管家几乎拧成麻花的一张苦脸:“少爷,不好了,余姑娘迷晕了丫鬟,换了身丫鬟的衣裳离府出走了!”

开心地在街上大吃大喝了一番,心满意足的余念柳哼着小曲回到客栈,恢复自由的感觉简直太棒了。她刚推开房门,就瞧见正中间的桌子上摆了四色果子和一盅热羊奶,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不是吧,难道……刚想悄悄关门退出去,她就觉得后背一热,有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

她讪笑着转过身,扬起下巴故作天真无辜地同赫连聪打招呼:“嗨,少将军好久不见啊。”

“你也知道好久不见!”赫连聪说得咬牙切齿,真是个不省心的丫头,就不能乖乖地待在府中吗?!

“嘿嘿,别生气嘛,其实我就是闷得发慌出来走走。”余念柳煞有介事地解释道,“而且,我也不想被人误会,他们都说你喜欢我,你说你堂堂一位少将军,总不能叫我一个山野丫头败坏了名声啊。”

“我就是喜欢你。”赫连聪忽然轻叹一声,有些哭笑不得。他看着身前娇小的女子,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她并不是姿色倾城的美人,却如同春风三月里的柳枝,柔软地拂过他的心。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看她水汪汪的眼,看她粉嫩嫩的唇,看她甜蜜蜜的笑。她一如初见时的嚣张任性,横冲直撞地进入他的世界。所以当他得知她不见了时,整个人都慌了,这里是京城,是看似平和却诡谲多变的权力中心。

赵玉回京显然已经威胁到某些人的利益,而他赫连家作为赵玉的母家,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好在,她没事,她依旧完好地站在他面前。

“啊?”余念柳一愣。下一瞬,她就被他一把推到了墙壁上,温热的嘴唇带着浓浓的男性气息覆下来,娇嫩的如同樱花瓣的粉唇在茫然中被他侵袭,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被他温柔地攻占。

他……他居然说喜欢她……居然还吻她……

当余念柳终于意识到赫连聪在做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被吻得全身酥麻,无力反抗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赫连聪才慢慢地松开她,无比认真地说道:“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余念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赫连聪的胳膊。待听见他痛苦的低呼声,她才相信这一刻是真实的。

她愣怔地看他,忽然想起回京路上有一晚,她跑去河边洗头发,意外撞见在河边雕刻木头的赫连聪。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刚想从背后给他撒一把痒痒粉捉弄他一番,就听见他梦呓般地低声唤她的名字。

她赶紧停住,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然而赫连聪没有动,只是凝神看着手中的东西。她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那是一个还没有雕刻好的木头人,只是那眉眼、轮廓和衣衫,不是她又是谁呢?

四下安静,晚风吹过树林,留下一片温柔的沙沙声。她躲在暗处,听见自己一下又一下清晰的心跳声,似乎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呢……

但这样真的可以吗?

“赫连聪,你可以的!”

接连几日,这句话都成为赫连聪每日睁眼起床后的第一句话。每每他睡眠不足或是精神不佳,无一例外都与余念柳有关。他无比感慨,明明自己自小在军营中长大,行军打仗从未叫过一次苦,可最近怎么就……

余念柳的精力好得惊人,几乎没有一日消停,不是拉着他去游山玩水,就是去听戏喝茶,好不容易得空,还要拖着他去集市上买衣裳、首饰和香粉。起初他还觉得甜蜜,结果天天这般玩乐,很快就败下阵来。他委婉地试探过一次,问她能否在家休息一天,她却半是关切半是嫌弃地递给他一颗药丸。

他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余念柳一脸心疼道:“这是我用几十种名贵中药制作出的大补丸,专治各种不行。”

他大怒:男人怎么可以不行?于是繼续陪她划船、看灯、放风筝。

偶然一次,他听见府中的下人窃窃私语:“咱们少将军一定是中毒了,这般不务正业,若是叫老将军知道了,定然气得从边关赶回来教训他!”

他哭笑不得,是的,他一定是中毒了,中了一种名叫余念柳的毒!

余念柳提着药材从药铺中出来。赫连聪今日被三殿下请去府中一聚,说是有要事相商,她一个人在府中无聊,就来药店买点儿药材配制药丸,出了药铺,没走多远,就被人从后面猛地推了一下。她重心不稳,跌撞着向一边倒去,接着右手忽然被人一把拽住,那人大力地扯下了她手中的药材。

余念柳顿时醒悟,竟是遇上了抢劫。她心疼药材名贵,急急地转身,却只看见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窜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她气急,居然敢抢她的东西,真是皮痒痒了,于是袖子一挽,快步追了上去。

她七拐八拐,跑了好长一段路,追到一片树林中,那抢药的小贼才停了下来。她得意地双手叉腰,问他:“怎么不跑了,你姑奶奶还没活动开呢!”她心下嘀咕,回头一定要嘲笑赫连聪一番,这京城的治安也没有比边关好多少嘛。

那小贼却不接话,只是随意地将手中的药材往地上一扔。

见状,余念柳隐约觉得不对劲儿。

果然,下一刻,她看见一个身着华服的蓝衣少女从黑沉沉的树影中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两队护卫。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她刚想转身逃跑,就见身后也围过来一队人马,看模样装束,像是官家的府兵。

“你就是赫连哥哥带回来的那个狐狸精?”

余念柳思索了一番,心下有了底,来人应该就是传闻中暗恋赫连聪多年的杜府小姐杜雪冰。这些日子她在将军府可没少听下人议论杜雪冰,说她骄纵、任性、不知羞,多次进宫求太后让皇上给她与赫连聪赐婚,还霸道地不允许其他任何女子靠近赫连聪。

下人们说她如今“得罪”了杜雪冰,肯定会遇到麻烦。

她那时还嘲笑这些下人太闲,尽瞎编排,她连杜雪冰都没见过,怎么会得罪她呢?可眼下……似乎被说中了呢,来者显然不善啊。余念柳干笑着道:“想必这位就是杜小姐吧?哈哈哈,杜小姐误会了,我只是赫连少将军请回来的大夫!”

杜雪冰傲气地一扬下巴,酸溜溜地说:“误会?你天天缠着赫连哥哥在京城里转悠,当我是瞎子吗?我告诉你,赫连哥哥是我的,三殿下已经许诺我爹爹,我将来一定会成为赫连夫人。”

余念柳暗暗地骂了几句赵玉王八蛋,还是不解气。这赵玉真不是个好东西,不懂得知恩图报就罢了,居然还敢把她的男人卖了,回头一定要叫赫连聪和他断交。她心里如此盘算着,嘴上却还在狡辩:“真是误会。”

“我可不管你到底是何身份!来人,把这个狐狸精给我绑起来,送到妓院里去!”

好恶毒的美人儿,余念柳眉头一蹙,难怪赫连聪不待见她。

两队护卫上前将她团团围起来,余念柳也不紧张,慢条斯理地从怀里掏出一把药粉,然后屏住呼吸,朝着拥上来的人一通撒。铺天盖地的白色粉末,洋洋洒洒的,仿佛飘扬的雪花。紧接着,护卫们像是木头一样,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余念柳眯起眼睛,看着被这一幕惊得花容失色的杜雪冰,笑声悠悠的,似地下暗河的水,透着丝丝凉意。她缓步逼近她,声音低沉而清晰:“好歹毒的女人,居然想把我卖到妓院去,若是不好好教训你,姑奶奶我就不姓余。”

太阳不知何时隐入云后,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

“我没有杀她,我只是给她下了‘笑罗汉。你是知道这药的,不会死人的。”余念柳看着赫连聪,心里是止不住的慌乱。

今日一早,杜大人就连同京兆尹一起带着官兵冲进了将军府,说是要缉拿杀人凶手。余念柳万万没有想到,杜雪冰居然死在了城外的树林,死状可怖。仵作验尸,说是中毒而亡。又有知情的杜府下人上禀,说杜雪冰昨天下午约了余念柳在树林里见面。

余念柳心里厌恶得紧,那是“约见”吗,不应该是圈套吗?若非她会用毒,此刻大概已经被卖入妓院,生不如死了吧。只是……她面色发白,心下明白,杜雪冰的事,如无证据证明凶手另有其人,她怕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赫连聪看看一脸悲痛的杜大人,下意识地将余念柳护在身后。

昨日赵玉约他过府议事,却是要他尽快去杜家提亲,他当场就拒绝了。杜大人是当朝太师,在文官中威望甚高,为人精明,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这些年皇子争斗激烈,太子多次拉拢于他,全被他不咸不淡地婉拒了。他既不归附也不得罪,在朝堂之上独树一帜,很是得皇上欢心。然而是人就有弱点,这杜大人膝下有六子,年余五旬才得一女,自然是百般疼爱。偏偏杜雪冰对赫连聪情有独钟,赵玉之前就暗示过,只要娶了杜雪冰,杜家就势必站在自己这一边。

眼下这情况,赫连聪不得不怀疑,杜雪冰的死或许与某位皇子有关。

“杀人偿命!”杜大人老泪纵横道,“哪怕拼上我这条老命,我也要这毒妇为我儿偿命。”他哭得悲切,想起女儿可怖的死状,发誓一定要将凶手千刀万剐。

“事情还没查明,就这样草草下结论,未免有失公平。”赫连聪看向京兆尹,“我竟不知大人判案如此草率,普天之下,难道就我未婚妻一人会用毒吗?”

他掷地有声的一句“未婚妻”,震得众人皆是一愣。京兆尹看看对面的赫连少将军,再看看身侧的杜大人,只觉得左右为难,自己命悬一线。

关键时刻,是赵玉为京兆尹解了围。

赵玉晲了余念柳一眼,对赫连聪轻声道:“这件事惊动了太子,他怕是已经上禀父皇,你不要冲动,就让京兆尹先把她带走吧。有我作保,就算借京兆尹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结案。我给你七日,你尽快找证据证明她的清白吧。”

许是入了秋的缘故,监狱有些湿冷。余念柳穿着单薄的囚服,缩在墙角处,仰头看着高高的墙顶上的一处小窗,静静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隐约听见有脚步声,她心下一動,乌黑的眸子轻轻转向那脚步传来的方向,是狱卒在派饭。饭菜隐隐有酸味,想来已经馊了,她自嘲地一笑,抱着饭碗又退回墙角。她一边强迫自己不将这馊饭吐出来,一边催眠自己:这是第一楼的烤鸭。

第一楼是京城最贵的酒楼,也是京城最好的酒楼。她往日最爱吃第一楼的招牌烤鸭,赫连聪隔三岔五就带她去吃。许是幼年时被饿怕了,她的吃相并不怎么好看,某次竟被几个纨绔子弟当面嘲笑,她气急,正要出手教训,就听赫连聪悠闲地道:“想不想看狗熊游泳?”

她眼珠子一转,心知那几个纨绔要倒霉了,于是笑意盈盈地支着下巴:“好啊,我最爱看狗熊了。”

赫连聪潇洒地起身,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几个纨绔子弟丢到了第一楼后院的池塘里。她跟着过去看热闹,那些纨绔子弟哇哇大叫着在池塘里拼命翻腾。赫连聪气定神闲,轻声同她咬耳朵:“我的女人,怎样都好看。”

她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抬头看他,他也看着她,双目含笑,似乎有星光。她看着那光,有一瞬间的失神,若是时间静止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对啊,若是时间静止在那一刻该有多好!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半碗白饭,终究没了胃口。她刚要将那碗白饭放到门口,忽觉腹痛难忍,紧接着,喉头一热,猛地吐出一大口黑血来。

饭里有毒。

这是余念柳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赫连聪从马上跳下来,直奔大牢。

浓烈的剑眉,冰冷的黑眸,挺直的鼻梁,单薄的双唇,处处都带着从尸骨堆里滚出来的凶光,身经百战磨砺出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沿途守卫的官兵面面相觑,不敢上前阻挡,握着兵器一退再退。

京兆尹连滚带爬地赶过来,追着赫连聪大喊:“赫连将军,不可啊,劫狱可是大罪啊!”

当京兆尹得知余念柳在大牢中被人下了毒,他就知道这烫手的山芋要把他活活烫死了。他急急地去请了太医过来救人,不想动静太大,人多嘴杂,不一会儿赫连聪就骑马赶了过来。听手下来报,说赫连聪一路飞奔,甚至踢翻了四五个街边的小摊。他心惊得厉害,一面往大牢赶,一面派人去杜府报信,毕竟这两位,哪一位他都得罪不起。

赫连聪冲进大牢,一脚踢开牢门,然后从地上抱起昏迷的女子。周太医站在角落里,紧张得一言不发,瞧见赫连聪望着自己,便吞了一口口水,赶紧回禀道:“这位姑娘中毒不深,老夫又抢救及时,所以还留了一口气。疗养些时日,应该是无大碍的。”

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女子,赫连聪只觉得她憔悴得厉害。

他追查了五天五夜,却是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对方的滴水不漏让他止不住地心惊。一切完美得像是真凶就是余年柳,无论是时间、毒药,还是树林周遭的痕迹,都直指她。他心里渐渐清晰,却偏偏不能轻易去揭开这真相——太子昨日秘密夜访杜府,若是杜雪冰的死能够让赫连家与杜家反目,为了替女儿报仇,兴许杜大人会站到太子那一边。

他此刻甚至怀疑,就连这妄图杀人灭口的行径,也与太子脱不了干系。

“你真是糊涂啊!”赵玉看着房内一脸忧心的赫连聪,气得几乎要晕过去。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忽然冲了出去,再进来时,手中多了一幅画卷。

“你打开看看!”赵玉痛心疾首道。

赫连聪迟疑地接过画卷,是一幅异族女子的画像,这画像应该有些年头了,边角的纸张有些发黄。他看着那画像上的女子,目光倏地一沉,她的眉眼、神采竟与余念柳有几分相似。

“这是?”

“这是十多年前西域拓拓部送来的美人画像,这画中的女子是拓拓部的大公主。”

拓拓部?

赫连聪想起来了,在西域以西的绿洲地区,曾有一个游牧部落名为拓拓部。拓拓部的首领向大魏称臣,并进献了马匹和珠宝。不想拓拓部暗中又勾结了西域王廷,大魏皇帝得知后暴怒,下旨诛杀,于是在十多年前发兵剿灭了拓拓部。

他又想起之前余念柳在鼠儿山的异样。如果他记得没有错,鼠儿山继续向西的地方,应该就是当年拓拓部的所在地。

原来她那时候说的都是真的……她的家人都死在了鼠儿山附近。

赵玉一指床上的女子,道:“她应该就是拓拓部最后一位小公主,难道你就不怕她是故意接近你的?当年可是你父亲出兵剿灭了拓拓部!”他拉起赫连聪的衣服领口,“你清醒点儿,但凡有旁人得知她的身世,你的罪名就不仅仅是劫狱这么简单,勾结叛贼余孽,可是要诛九族的!”

“我不怕!”赫连聪一双眸子血红一片,“我只要她!”

“那你就是害了她!总有一天会有人查到她的身份,朝廷会容得下她?”赵玉说得笃定,“我能查得到,难道太子就查不到吗?”

当余念柳昏昏沉沉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得如同泼墨一般。屋子里很暗,仅亮着一盏烛灯,微弱的橘黄色光芒,淡淡的一团。

赫连聪守在床头,一双眼泛着血丝。

“我怎么在这儿?”她虚弱地问。

赫连聪没有回答她,只是轻声问:“你的真名是什么?拓拓部的小公主。”

余念柳猛地一惊,愣了半晌,才说:“原来你都知道了。”

像是落入无边的黑暗,赫连聪的眼睛一点儿一点儿暗下去,他试图再说点儿什么,想起赵玉的劝告,终是什么也没有说。他站起身,背对着她,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一片光雾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听见自己的声音:“赵玉已经找到证据呈给杜家,证明凶手其实是太子,但太子位高权重,牵涉太广,所以我没办法为你证明清白。至于你,我也安排了死囚代替你在狱中畏罪自杀。你,走吧,离开大魏,永远都不要回来。”

一声闷雷,忽然在窗外炸响,接着簌簌地落下一场大雨。

像是有人捂住了他的双眼,将他拖入一场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犹记得初见时,娇俏的她狡黠得像只小狐狸。她说:“我啊,只知道我就是这方圆百里医术最好的大夫。”

倘若她只是个大夫,倘若他不曾卷入这权力的斗争,是否,结局会简单一些?

“三殿下,你那药量再多一点儿,我可就真的没命了。”郊外的官道上,行驶着一辆乌蓬马车,马车上的女子面色不虞地道。

“怎么会呢,周太医还不是把你救过来了。”赵玉喝了一杯酒,美酒甘醇,回味悠长,他笑着说,“待你出了大魏,我的人就会把小公主送到你身边。”

赫连聪不会想到,他素来信任的表兄居然会欺骗他,那幅拓拓大公主的画像是假的,不过是照着余念柳画下的一幅画,又找工匠做旧了而已。真正的拓拓小公主另有其人,就在赵玉手中,而余念柳只是巫医的义女,她跟小公主自小一同被巫医养大,情同姐妹。当年那场灭顶的围剿中,拓拓部其实逃脱了三个人:小公主和巫医父女俩。

断肠草的毒,是赵玉自己给自己下的,为的是将余念柳安插到赫连聪身边,就连药庐的大火,也是他派人去放的。

杜雪冰的确是余念柳下毒所害,表面上看来是赫连家得罪了杜家,但当他把所谓的“证据”呈给了杜大人后,结果就变了。赵玉已经得到杜大人的投诚,杜大人唯一的要求便是要为爱女复仇。赵玉的演技极好,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为杜雪冰报仇雪恨,殊不知他才是幕后黑手。

余念柳目光微沉:“他对你那般忠心,你却这样待他,我真替他不值。”

赵玉莞尔道:“没办法,太子势力太大,我即便得到杜家的支持,也难以与之抗衡。倒不如再找一门世家来支持我。岭南陆王爷的幺女,对赫连聪一见倾心,我与陆王爷已有默契,等赫连聪成了陆王爷的乘龙快婿,我便会如虎添翼,得到整个岭南的势力支持。”他这一场局,虽然凶险,结果却是一箭双雕:让余念柳杀了杜雪冰,既成功离间了杜家与太子的关系,又能够在日后攀上岭南陆家这一门好亲事。

余念柳不再言语,只是不露痕迹地扫了一眼小几上的酒壶——七日醉,亦是义父生前最为得意的一味慢性毒药,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

她想起最后一晚,赫连聪背对着她,身影落寞而寂寥。她试图去拥抱他,却终究无力上前。

他是那样的孤独无助,她怎么舍得留他一人……

她轉头看向窗外,白云苍狗,变化无常。

余念柳嘴角轻轻扬起一抹笑,这赵玉倒是筹谋得好,可惜命不久矣,待七日醉毒发,她就回京城去寻找赫连聪。

那时候,她一定要告诉赫连聪,她爱他,很爱很爱他,所以要一生一世陪着他、照顾他、爱着他。

打赏
赞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