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你人设崩了

一根青葱

【内容简介】

同样是靠脸吃饭的两个人在马路上相撞了!大影帝秦和碰瓷小替身文莫,文莫整个人都惊呆了,赔偿什么的就算了!先溜为快!可惜赶到剧组,才发现今天的客串大咖竟然是秦和。秦和闹脾气不来,始作俑者的文莫哭卿卿地去求饶,结果竟被秦和表白了……这世界太玄幻,文莫表示:大影帝,你可不能太爱我!

1.你的人设要崩啦

炎炎夏日,大太阳底下,文莫右手油门拧到底,左手刹车彻底松掉,让自己的粉红色“小绵羊”充分发光发热!

“加油!小绵羊,你是最胖的!”

然而,无论文莫怎么努力,没有电的小电摩就是一堆废铁。

没过多久小电摩就彻底熄火了。文莫左右一瞧,发现自己刚好在十字路口正中间停下了。

好在正是大中午的,三十七度的高温,马路上并没有什么车。文莫认命地下去推车。过了一会儿,她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的直行道上慢慢地开过来一辆宝蓝色奔驰。

那奔驰车主发现文莫后速度放慢了一点儿,让她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那辆车被踩了一脚油门,然后以肉眼可以见的速度慢慢地冲到了“小绵羊”的屁股上。

“砰——”动作不大,“小绵羊”被轻轻地往前撞了一下,文莫也跟着往前一趔趄。

文莫一脸震惊:这司机莫不是有病?

“有病的司机”下了车,他身高一米八左右,带着一副夸张的黑色蛤蟆镜,但还是能看出这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文莫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新晋影帝秦和。

秦和酝酿了一下情绪,摆出一副特别不满的神色,瞟了一眼自己的车头,又敲了敲文莫的“小绵羊”,冷漠道:“喂!你撞了我的車,得赔!”

影帝莫非在碰瓷?

“不愿意赔?”秦和见文莫不出声,又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皱了皱眉,“晒死了。我才给我的脸投了三千万保险,不能晒坏了。”

他看了看目瞪口呆的文莫,继续冷着脸不耐烦地道:“你过来,我们来车里详谈……”

文莫这次非常确定了,影帝就是在碰瓷。

秦和丢完那句话后就一甩手回到了自己的车里,吹着冷气,眯着眼睛等待那个女人过来,等了十几秒钟,耳边并没有听到开车门的声音。

他坐直身体,发现对方已经将那小电动推到路边立好,又打算偷偷摸摸地伸手招的士。

“喂!”秦和将窗户摇下来。

的士停下,文莫手疾眼快,拉开车门钻进去,留下一句:“不好意思啊,我现在赶时间,要不然下次?”

蓝色的的士顶着烈日发车了,一股并不好闻的汽油味顺着窗户飘进秦和的车里。

秦和被呛到作呕,将车窗摇上后,挫败地一拍方向盘,传来刺耳的一声车鸣。

想了一下等下要去的剧组,他掏出手机给路边的小电摩拍了张照片,又给经纪人云姐打了个电话后,不顾那边的呵斥,掉转车头朝着相反的方向扬长而去。

2.靠脸吃饭的人

剧组里熙熙攘攘的,文莫赶到的时候还没开拍。

“怎么了,可卿姐?”她蹑手蹑脚地走到方可卿的化妆台前,给她递上一杯柠檬水……她一走近,镜子里就出现了两张特别相似的脸。

文莫默默地叹了口气:我也是靠脸吃饭的人呢!

文莫是个替身演员。

准确地说,她是方可卿的专职替身演员,有戏的时候替身,没戏的时候跑腿,同脸不同命,好在待遇还不错,方可卿也拿她当小姐妹。

方可卿就着文莫的手吸了一口柠檬水,才道:“唉,别提了,本来说好今天的电影会有秦和来客串的,可是他临时不来了……估计今天是拍不了了。”

“秦和?”文莫想着半个小时前碰瓷的影帝,心中一慌:该不是因为自己吧?可是谁叫他堂堂大影帝要碰瓷呢!不管了,反正他肯定不认识自己,没关系……文莫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是文莫?”一个温和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方可卿看了一眼,立马恭敬地站了起来,微微颔首道:“云姐好。”

秦和的经纪人刘云,娱乐圈金牌经纪人。

文莫转过身,走到方可卿身后半步远的位置才回答:“云姐好,我是文莫。”

刘云点了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点开一张图片,对文莫道:“这小电摩是你的吗?”

文莫大骇!这秦和怎么这么厉害,这么快就找到了她!她满头大汗,知道瞒不过去,开始紧张了起来:“云姐,这是我的……但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云打断了。她像是有些惊讶,笑道:“别紧张,我知道我们家秦和是什么德行。他说他出车祸了,我还以为又是骗我呢,原来是真有这事儿啊……”

“其实是……”文莫想再解释一下。

刘云一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了,又翻出一张字条递给她:“去这个地址,把秦和哄回来……”

凭什么?!明明是他碰瓷!文莫用全身的细胞在拒绝……

刘云微笑着轻声说:“可以报销,回来给你争取露正脸的机会!”

文莫赶紧拿起字条,向门口跑去。委屈算什么,为了能在大荧屏露脸,让她跪求秦和都没问题。

临出门时,刘云又喊了一句:“晚上就不用回来了,好好陪陪他……”

文莫闻言一个趔趄,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呢!

地址是一个半山腰的别墅区。

文莫赶到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难怪刘云要她晚上别回去,这地方没有私家车接送,晚上想回去,只能滚下山。

大门的密码刘云早就发到了文莫的手机上。文莫推开门,偌大的旋转式别墅出现在眼前,但并没有看到秦和。

“秦和?”文莫轻轻地喊了声,回应她的只有徐徐山风。

“秦大影帝?”她换上拖鞋后,环顾着四周寻找秦和。窗台外走进来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长袍,看样子像是刚刚冲过澡,露出精致的锁骨,逆光中,看不清对方的脸。

啊……网评的“最美锁骨”果然很美。

文莫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秦和见到来人,眼神微顿,想了想还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文莫倒了杯水,才问道:“你来干什么?”

文莫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原本鼓起的勇气突然消失殆尽了。

本就不是她的错,碰瓷的是他,还要她来卑微地求他原谅。

“你跑了,还回来做什么?”秦和放下水杯。文莫侧头看他,几近完美的五官在黄昏的光晕下好看得要命。

只是这台词……让文莫有些蒙。

秦和一步一步地逼近她,捏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了一阵,才凑近,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文莫心跳如雷地呆住了。

3.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这句话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疯狂地砸向文莫的大脑,她几乎要站不住。

清冷的气息凑近,秦和淡红的嘴唇轻轻地滑过文莫的耳尖。文莫一抖,清醒过来,下一秒就拎起手中的包包想要砸向秦和的背。

秦和松开对她禁锢,啧啧几声,退后几步道:“感觉还是不太对……”

秦和一翻身坐在沙发上,耳边传来纸张被蹂躏的声音:“这剧本这样写好像也不太对啊……”文莫这才看到沙发的一角堆满了剧本,上面还用不同颜色的笔标注了许多。难道他刚刚是在演戏?文莫顿时松了一口气,揉了揉发红的耳尖,心里突然有点儿失落。

“怎么啦?”秦和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她,刚好看见文莫揉耳朵的动作,嘴唇一抿,将浅浅的笑意掩盖了过去。

“不是云姐让你来陪我对台词的吗?”秦和随便找了个借口。

文莫将包放在另外一张沙发上,隔着一堆剧本,强装镇定地坐了下来接话道:“是的是的。”

“真的吗?”秦和将那堆剧本挪到另外一边,欺身上前问道,“不是为了赎罪的?”

文莫吓了一跳,连忙抱着自己的包站起来,但她很快就想通了,他们拍的是警匪片,根本没有刚刚那场霸道总裁的戏:“秦和,你过分!”

秦和大手一摊,斜靠在沙发上,眼睛假装瞟天花板,毕竟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今天中午,你也是故意碰瓷?”文莫对他的厚脸皮表示很震惊。秦和轻咳了一声,似乎对“碰瓷”二字还是有点儿接受不了。

“你觉得呢?”他坐直身体,直直地看向她的眼睛。

文莫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她微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儿声音。秦和静静地等着,不出声。

“可是,为……为什么啊?”

秦和十八岁成名,在娱乐圈十年几乎零绯闻,也没有什么负面新闻,业界都说他性情温和、待人诚恳、拍戏认真,还长着一张俊美到极致的脸。除了这张脸,他还有“最美锁骨”“最美手指”“最美喉结”等各种奇怪的称号。

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还故意碰瓷?

“你不知道吗?”秦和站起身,隔着一张红木茶几问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文莫有些慌张,这些年她像个影子一样跟在方可卿的身后,虽然没见过多大的场面,但是至少学会了临危不惧、巧舌善辩这样的绝技。

但此时这项绝技好像突然消失了,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她的脑海……难道?

“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知道吗?”秦和的话像是为了印证这道闪电一样,在空旷的大厅响起。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客串方可卿的每部作品?”

都是为了见到你啊,秦和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窗外的风吹进来,轻轻地吹动着窗帘的一角。

“文莫?”秦和看着愣住的文莫,走到她面前轻轻地喊了一句。

文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将秦和推开,抬脚就向门外跑去。

秦和竟然跟我表白?有没有搞错?

文莫一边朝外跑,一邊猛掐自己的大腿。

“嗷,好疼!”竟然不是梦?有轻度夜盲症的文莫慢下脚步,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啊——疼!”

4.竟被影帝告白了

疼是真的!这次不是文莫自己掐的。她冲出门外后,天色已经开始变黑,她不小心跌下了山坡,好在有树挡着,只是划伤了腰和腿,没有滚下去。

眼下秦和正拿着蘸了酒精的棉签帮她清理伤口。

“嘶……”文莫没忍住,叫出了声。秦和这才放轻了动作。

“我这么糟糕?跟你表白,你要去跳崖?”秦和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

文莫心神恍惚,感觉整个人都像踏在云端一样,腰伤的位置不算尴尬,只是文莫自己擦不到,于是就让秦和顺手一起处理了。秦和抿着嘴轻轻地蘸着酒精,文莫眼睛一斜,看到旁边一堆剧本便趁秦和不注意,偷偷地把剧本拿过来瞧。

“你在找什么?”秦和盖好酒精盖子,一眼就看到偷偷摸摸翻看剧本的文莫。

“在找有没有告白的戏啊?”文莫下意识地回答,等到察觉到身边气压骤降后才反应过来,然而已经晚了。

“你认为我在演戏?”秦和恨不得吃了她。

“也不是没有可能啊……”谁叫你演技那么好啊,文莫暗自腹诽了一句,又道,“而且,这也太突然了,我们完全不认识啊!”

“不认识?”秦和挑眉。

“如果给你买盒饭算的话……”文莫想了想。

“还有呢?”

“搭过几次戏?”文莫总是会替方可卿做一些高危的动作,而对象基本都是秦和,咦,文莫突然想到,“好像我做替身时很多次搭戏的对象都是你……”

秦和一副“你竟然才发现”的表情,恨铁不成钢地道:“而且,我们还搭过吻戏!”

“噌”地一下,文莫的脸突然涨红,记忆也像突然复苏了一样,全部涌进了她的大脑。

搭吻戏那次还是半年前。

方可卿拍摄一部青春偶像剧,原本是不需要她当替身的,可是身为男主角的秦和拍到吻戏的时候,硬说找不到感觉,一场雨中吻戏来回重拍了十多遍,最后方可卿患了重感冒,为了不影响进度,只好让文莫替上。

事后,文莫虽然脸红心跳,但是看秦和甩手就走的冷漠背影,她一直默默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就当被个品种优良的萨摩啃了一口吧。

而此时,这条优良品种的萨摩就坐在自己面前,眼神真诚地看着自己问:“所以呢?”

“啊?”文莫反应不过来。

秦和笑容慢慢扩大,坐直了身体问:“所以一点儿也不突然,我们早就认识了,我喜欢你,那你呢?”

那你呢?

文莫恨不得立刻晕死过去。

5.男神未娶,我怎敢嫁

文莫是一个有男神的人,男神未娶,她怎能轻易嫁?

熙熙攘攘的剧组里,秦和正在往身上套威亚,他过来客串的是一场刺杀的戏。他是神秘刺客,刺杀方可卿扮演的女侠。

场景已经布置好,导演一声“开始”,秦和纵身一跃上了屋檐,狂风凛冽,吹乱了他的长发。他一个侧身回头,凌厉的眼神如狼般印在摄像机上面。

脑海中浮现昨天他告白的场景,文莫忍不住又偷偷地红了脸。她轻咳一声,使劲儿在脸上揉搓了一把。文莫没有回应秦和的告白,秦和也没逼她,只是第二天就直接带她来了剧组。

因为昨天临行时云姐说的那句“好好陪他”,导致文莫扶着腰进来的时候,剧组的人看他们俩的眼神都怪怪的。

将视线从秦和身上移开,文莫掏出手机刷男神的微博,她的男神是网红双禾。

双禾是个过气的网红,他两年前他上传了自己改造的农家小院后,一夜爆红。随后又陆续在微博上传了自己的摄影作品、烹饪食品,以及自己录制的歌曲,圈了一大帮女友粉,这其中就包括文莫。双禾很帅,虽然只是早期发过一张照片,但是那张清清秀秀的脸,特别对文莫的胃口。

可惜的是他后面再也没有露过正脸,只能从视频和照片中偶尔看到一双修长白净的手和挺拔的少年背影,但是这对粉丝来说已经足够了。文莫一直通过私信找他,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双禾也关注了她,跟她成了聊天、聊地、聊梦想,就是不聊感情的朋友。

文莫发私信给双禾:双禾,在吗?有急事,在线等。

过了几分钟,文莫又去看私信框,还是没有回应。此时方可卿和秦和的第一个场景已经拍完了,文莫连忙把手机塞进包包里,拿起一瓶水送过去。

“滴滴。”包里的手机传来消息提醒音。待方可卿不注意的时候,文莫翻出手机打开看。

双禾:嗯,我在。

文莫连忙将早就想好的话打上去:有人跟我表白了,我怎么办?

她想过了,虽然她一直偷偷地暗恋双禾,但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便干脆拿这件事试探一下。

双禾一直显示“正在输入”。文莫默默地敲着手机等着,一分钟过去了,对方一个字都没发过来。

写什么呢?这么久!

文莫百无聊赖地抬头看,发现秦和早就不见了,云姐也不在,估计是走了。

文莫感觉嘴巴有点儿干,喝了一口水后发现,心里好像也有点儿紧张。从早上到现在,秦和都没有跟她说一句话,难道他这就放弃了?果然只是玩儿玩儿吗?

文莫莫名有点儿不开心了。

双禾终于发来消息:你喜欢他吗?

文莫想说:傻瓜,我喜欢的是你啊……

她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下,没有回了。

双禾:我们要不要见一面?

6.网友竟然是他

网恋最大的一关就是初见,要么一见如故,要么一见入土。

双禾住在A城,距离文莫的B市有一千五百公里。双禾说他最近刚好在B市,于是两人约了今天晚上一起吃饭。文莫早早地就找方可卿请了假,她得先把自己的小电摩弄回去,然后再去买新衣、化妆。昨晚她被秦和的告白搅得几乎一整晚没睡,现在两个巨大的黑眼圈简直堪比国宝。

“第一次見面啊……”文莫紧张得直搓手,画眉的手都有点儿抖。

地址是文莫选的,B市有名的火锅店。万一见面尴尬,没话可说,热热闹闹地吃顿火锅也是可以的。

双禾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路上有些塞车,文莫赶到火锅店的时候,店里已经坐了许多客人,她深吸一口气将整个大堂转了一圈。咦?没看到人。她又转了一圈,除了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奇怪的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男人,根本没看到单独前来的男人。

文莫出门看了一下招牌,确定没有走错店,打算再转一圈,突然那个墨镜男朝她招了招手。

文莫张大嘴巴指着自己:我?

男子点了点头。文莫走过去,那男子向下扯了扯口罩,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微笑——居然是秦和!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文莫指着他的手指颤抖,不自觉地高声问道,惹来不少人注目。

秦和拉着她入座:“嘘……”他又将口罩戴得严严实实,不像是来吃火锅,倒像是来拍警匪片。

文莫降低音量凑过去问道:“你一个大明星,干吗跑到这种地方来吃饭?云姐呢?没跟你一起来?难道你想上头条?”

秦和眼睛亮亮的,也低头轻声道:“我也不想来,还不是因为你盛情邀请。”两个人挨得太近,秦和的呼吸轻轻地滑过文莫的脸颊。文莫脸一红,赶紧坐直。

“我哪里邀请你了?”这个锅她不背,等等!

突然,文莫一个激灵,震惊道:“难道你是……双禾?我见过他的照片,根本不是你!”

秦和背靠在软垫上,道:“照片确实不是我……”

文莫松了一口气。

“但其余的都是我……吃火锅吗?你不是说这家火锅特别好吃,是人间美味吗?”秦和岔开话题。

文莫怒从中来:“吃吃吃,吃你个大头鬼啊!”

她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盛情邀请他时的谄媚,又想起这一年多跟双禾在微博上的聊天。她把双禾当成最靠谱的树洞,把所有心情都投到他那里,甚至连自己许多私密的事都告诉了他,结果他一直在耍着她玩儿?

7.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火锅是吃不成了。

文莫气乎乎地在街上走,两条小细腿迈得飞快。

“生气啦?”秦和追上来,大长腿是先天优势,让他能轻松跟在她身后,“文莫你别生气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夜色刚刚降临,火锅店位于市中心,这样一位戴墨镜和口罩的黑衣男子原本就引人注目,更何况他还在追赶着前面的女人求原谅。

“你别跟着我……”

“哎,你别走这么快啊,小心摔倒。”秦和见她穿着高跟鞋,走得趔趄,想伸手扶她,却被她反手拨开,同时被拨开的还有秦和的大口罩。

秦和一脸震惊地愣在原地,围观的群众不禁发出一声“哇”。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文莫还愣在原地,秦和一不做二不休,将她打横抱起后,朝着商场跑去。

围观群众:“嗷——秦和、秦和、秦和!在那里!快!追啊!拍拍拍!”

文莫像鸵鸟一样缩在秦和的怀里捂着脸,她用脚指头都能猜到后面到底跟了多少人:妈呀!云姐可能会杀了我啊,秦和的粉丝可能也会杀了我,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嘭!”秦和充分发挥大长腿的优势,抢在粉丝追到之前躲进了最近一家服装店的试衣间,关上门。将文莫放下来后,秦和扯下口罩和墨镜大口喘气,一滴滴汗滴落在秦和的衣服上。

嗯,有些性感。文莫不在状态地想。

“还生气吗?”秦和缓了一口气后,一屁股坐在试衣间的椅子上。

“对不起啊……”早在不小心扯掉秦和口罩的那一刻,她心里的愧疚就将那一点儿怒气掩盖了。身为一个万众瞩目的大影帝,愿意陪她去火锅店,还在大街上追着自己求原谅,自己是得多矫情多自私,才会继续生气?

秦和摸了摸她的头,道:“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的身份后有想过告诉你的,而且还暗示过你,可你……”

“你暗示过我?”

秦和深吸一口气,道:“每次见面都会暗示你,但你这个傻瓜一直把我当成高高在上的大明星,每次见面都低着头不看我。前几天在马路上遇到你,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撞了上去,想引起你的注意的。”

文莫彻底呆住了。

“你碰瓷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不然呢?你以为我的车技是有多不好,才会那样撞上去?”

文莫摸了摸耳尖,连方可卿都说她神经大条,她此刻完全想不起来秦和到底什么时候暗示过她。为了不彻底暴露智商,她决定转移话题:“那现在怎么办?”

外面跟疯了一样狂喊着秦和的名字,更有甚者直接越过店员猛拍试衣间的门,一想到这样的局面是她造成的,文莫更是觉得心中慌乱不已。

“不要担心……”秦和握住她的手,安抚道,“这不关你的事,是我先瞒着你的。要是能获得你的原谅,这点儿事儿算什么?”

手机在秦和口袋里振动,文莫更是慌乱。网络如此发达,她跟秦和躲在试衣间的消息估计早就傳得满天飞了。

秦和淡定地按下接听键,里面果然传来云姐的声音:“秦和,你在干什么?!被你抱着狂奔的那个女人是谁?!现在那些照片已经上了头条,你怎么回事儿?!”

云姐的声音大得简直要刺破他的耳膜,秦和将手机从耳朵边挪开一点儿,避重就轻道:“我跟文莫在一起。”

“文莫?”云姐的音量降下一点儿,下一秒又拔到一个新的高度,“你终于搞定那个傻丫头啦!恭喜你啦!哈哈哈哈哈!请吃饭啊!哈哈哈哈,别着急啊……姐来接你啊!也不用发地址了,网友们都发了,你们在试衣间好好聊天,不要担心啊,哈哈哈哈哈……”

说完,她“啪”的一声把手机挂断了,应该是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秦和把手机丢在一边,轻轻揉了揉文莫的发旋儿:“你看吧,全世界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

8.老树开花

半个小时后,云姐带着一群保镖赶过来了。

上车前,她还喜滋滋地跟赶来的八卦记者道:“秦和老树开花,明天开记者会给大家发糖,大家记得好好写哦……”

文莫躲在秦和的大衣里面,一张脸涨得通红。

上车后云姐更是将那种喜悦全部转移到了秦和和文莫身上。

“哎呀,你看你,天天对着人家的照片,又不主动出击,还是得靠我吧!”云姐看了一眼秦和,笑眯眯地道。

秦和每天对着我的照片?文莫一愣。

见秦和将脸扭向窗外不理自己,云姐又将炮火对准了文莫:“小莫啊,你知道吗?我们家秦和打印了好多张你微博上发的自拍放在家里,没事儿就拿出来看,边看边笑,跟个神经病一样,又不敢表白……你说是不是浪费他那张脸?”

文莫想起自己微博上的那几张雷到不行的照片,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

“咳……”秦和不太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云姐识趣地闭嘴,让司机加速,她要回去准备新闻稿。

车内安静下来。

“滴滴”两声,文莫掏出手机,是双禾发来的消息。她扭头看了眼秦和,对方的手机反扣在膝盖上,屏幕的光还没暗下去。

双禾:嘿……

文莫“扑哧”笑出声。听到文莫的笑声,秦和也忍不住勾唇一笑。车窗外霓虹闪烁,映进面前人的瞳孔里,文莫忍不住感叹:长得好看真的太犯规了。

文莫:你是双禾的话,那你微博照片上的是谁?

从上车之后,大脑就恢复了正常,文莫便想到了这个问题。

秦和轻轻地在文莫耳边说:“我弟弟,秦季。”

“哦……”也是双禾,也长得特别可爱呢。

“一开始这个微博账号确实是秦季的,他是个摄影师,很有才华,就是有点儿懒,开了那个微博上传了自己的改造农院和照片之后,就把微博废了。”秦和解释道,“后来……我无意中看到你给他发的私信,就找他要了那个微博账号自己用。”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文莫心中还是激起了滔天巨浪,最开始给双禾发私信的时候,正是她最苦痛的日子。命运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她考上了国内A级电影大学,却在毕业后处处碰壁,最后还是依靠这张和方可卿相似的脸,只能作为替身在荧屏上出现。

一开始她没现在这样坦然,她的骄傲,她的自尊,仿佛在一次次替身中被洗得干干净净。那样的心情,在无数个夜晚,她全部吐给了双禾。

“这个圈子太复杂了,文莫……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很棒了!”秦和握住她的手,接住了文莫掉下的第一滴眼泪。

9.学渣的春天

果不其然,他们上了第二日的大头条。

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文莫在不远处的咖啡厅静静地待着。电视机打开着,里面直播着发布会的消息,偶尔会带来一些现场的混乱的画面。

秦和静静地坐在发布会的正中间,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梳着好看的发型,被精心打点过的他看上去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

他说:“昨天那个女性不是我的女朋友。”

众人哗然。

他又说:“因为她还没答应我……”

——天啦,竟然没有答应秦和!

——秦和别追她了,来追我吧,我来答应你一百遍!

直播的弹幕一直滚动着。

文莫攥着咖啡杯的手心不自觉地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昨天她生气了,因为我欺骗了她,我用另外一个身份陪着她,却没告诉她。” 秦和亮如星辰的眼睛看着摄像机,“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生气了,也希望你能喜欢我。”

这下粉丝们彻底炸了。

弹幕滚动之快,让文莫完全看不清。

“小莫,比两年前更早,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在我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我就爱上了自己的学姐,咳咳,现在说来还有点儿难为情。”秦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这个学姐常年吊车尾,专业课门门勉强及格,有些还要补考,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进去的。原本对于你这样的学渣,我是半点儿关注都不想分给你的,直到有次群演……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有记者激動问道:“天啦!秦和你能说说是哪部电视剧吗?我相信镜头另外一边的影迷一定会挖出你的影子!”

“可能没机会了,因为那次群演的所有镜头,因为小莫的鬼脸全部被剪掉了……”秦和假装可惜地道。

电视机前的文莫喷出一口水。

她承认,当时是一场需要一百人的集体转圈舞蹈,文莫得知秦和被选上后,也暗暗地报名了。秦和是学校当时的风云人物,也是文莫心里的风云人物。

成功报名之后,她总是在人群中寻找秦和,结果每次镜头拍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最后直接被剪了。

摄像机前的秦和还在继续道:“后来我发现这个喜欢做鬼脸的学姐,总是出现在我的身边,吃饭时左边那个位置、宿舍楼前,练功房旁边的音乐教室……这个学姐原来笑起来那么可爱。直到她毕业了,我才发现自己的心也被掏空了……

“我希望你能幸福,更希望自己能给你幸福。”

巨大的欢喜从文莫心中涌出。

这样的欢喜,让她失去理智,直接冲出了咖啡厅。

她想告诉秦和,她也喜欢他,她收藏了他无数张海报,双禾是虚拟世界的男神,而他才是现实世界中,她唯一爱慕的男神。

她冲到直播现场,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女粉丝。文莫穿着白T恤牛仔裤,不但丝毫没有女主角出场的自觉,更是连挤都挤不进去。

情急之下,她抢了旁边保安的喇叭冲着秦和喊:“秦和,我爱你!”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首先发声,也跟着喊了一句:“秦和,我爱你!啊!”

于是众人开始了花式表白!

文莫有些气馁,说好的闪亮登场呢?自己果然到哪里都是路人甲的气场呢。

保安反应过来,开始架起她往外走。

“我不是疯狂粉丝啊!”文莫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

音箱里忽然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像是藏着笑意。

秦和:“我听到了,我也爱你。”

打赏
赞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