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呆萌晴(四)

尘鱼之语

【上期回顾】

去Talent开始实习的钟晴意外得知莫书意竟没有被录取,一气之下选择在开学典礼上甩手走人,并在视频网站发布了澄清消息,却不想引来粉丝的抗议围堵……

到了医院门口,钟晴直接就被已经等待多时的医用推车拉了进去,这么大的阵仗让她怀疑自己真的肝脏破裂了。一番检查之后,医生说她腰椎骨裂,需要静养。

钟晴坐在医生办公室里,拿着X光片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笑嘻嘻地对医生说道:“嘿嘿,医生,是不是没什么大碍?我只需要回家多喝点儿排骨汤就好了。吃什么补什么嘛,是吧?”

“这样的话,你不如多吃点儿猪脑。”顾无言踱进来,慢吞吞地把缴费单递给医生,“住院,直到她康复为止。”

“我不要住院……”钟晴拼命拒绝着,想站起来逃走,可是腰太疼了实在是走不动。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她一瞧竟然是莫书意打来的,便龇牙咧嘴地想要出去接电话。

“医生说不能动。”顾无言一把将她按在凳子上,“就在这里接。”

“小晴,还好吗?”钟晴又听到了莫书意熟悉的声音,顿时感觉腰没有那么疼了。

“书意。”她叫了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点儿哑,一定是今天喊得太大声了。

“对不起小晴,因为我那时距离抱香比较近,所以就救她了……”

“嗨,都是朋友嘛,我没事的。”钟晴强颜欢笑道,“对了,抱香那丫头没事吧,没想到她今天有那么大的力气,如果没有你们的话,我估计要挂了,哈哈……对了,你们怎么知道的啊?我和顾校长是有些误会,你不要相信哦……”

“‘呆萌晴,要打针了。”钟晴还在尴尬地解释,便听到顾无言故意大叫一声,然后把她的手机抢过去,对着那边的莫书意说道:“她摔傻了,需要休息。”然后“啪”地把电话挂了。

钟晴心里万念俱灰,感觉自己被吃得死死的。顾无言这个人怎么就这么霸道,就这样掌控了她的人生?而且,关于莫书意没被聘用的事,他不但没有丝毫愧疚,还态度傲慢地对待她,实在是太浑蛋了!钟晴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面前的人面目可憎。

“你为什么拒绝莫书意入职?”钟晴死命地盯着他的眼睛,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没有原因。”他准备扶起她向外走。

“别碰我。”钟晴猛地甩开他的手,“顾校长,当年是我欠你的,不是他,你不能因为私人恩怨断送了他的前程。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小人!”

“我小人?好啊,那我就小人好了。”顾无言说着,打横将她整个人抱起来。钟晴没站稳,尖叫一声扑进他的怀里。

顾无言抱着她稳稳地往病房走去。

“你疯啦?你还没玩儿够吗?”钟晴大喊大叫,使劲儿挣扎着,引得走廊里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们,“顾无言,我知道你今天救了我,我谢谢你,但到此为止,你放过我好吗?”

“不好。”

“你再这样,我不仅要辞职还要拆了你的学校。”

“拆学校可以,但不准辞职。”终于走进病房,顾无言把她放在病床上,叹了一口气,“‘呆萌晴,不是说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吗?你又平胸又矮,为什么还这么沉?”

“什么?!”钟晴真是服了他的毒舌功力,干脆坐直了身子吼道,“顾大校长,我求求你了,你快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好吗?你再说下去,我就要咬舌自尽了!我现在已经被粉丝恨死了,你就不要来往我的伤口上撒盐了,我求你了。”她说着说着,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莫名其妙地红起来,又莫名其妙地遇见一个倒霉蛋,现在还莫名其妙地被粉丝唾弃,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我走,但你不准辞职!”顾无言一字一句地重复。

“赶紧消失。”钟晴说完,卷起病床上的被子把自己包起来。

顾无言知道她今天心情不好,现在看她像蜗牛一样把自己藏起来更是心头一软,不知道说什么好。明白她需要静一静,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旁边的桌子上,道:“多住几天院吧,免得养不好伤变成残废。”说完,他慢吞吞地走了。

明明是关心,非要说得那么让人讨厌。

钟晴气得半死,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猛地把他的银行卡丢出去,吼道:“顾无言,你大爷的!”

接下来的日子,鐘晴一直乖乖地躺在医院。

抱香要来探望钟晴,却被钟晴拒绝了。不知为何,她心里似乎已经意识到有些事情要发生,所以才想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子里,以为这样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但该来的就总会来的,不仅抱香来了,莫书意也一起来了。

看到两人一起站在门口的那一刹那,钟晴的心猛地刺痛了一下。

“都病了,还在玩儿手机。”抱香嗔怪着把手里的水果篮放在桌子上。

“我是腰伤,又不是手伤,不妨碍。”钟晴依旧乐呵呵地说道,努力保持着最美的微笑,“不好意思哦抱香,那天连累你了。”

“客气啥,你没事儿就好。”抱香似乎也有些不自在,跟钟晴说些有的没的,就连隔壁床的大妈多大年纪都聊了个遍。钟晴也配合着,她似乎已经感受到抱香有话要讲,因为抱香多次看向莫书意所站的位置。

但钟晴不希望她讲出来。

“好啦,今天周三难道没课吗?快回啦,像我这种学渣请假就算了,学霸怎么能不上课?快去快去。”钟晴下了逐客令,“再说我也有事要出去。”

“你都受伤了,还出去干吗?”

钟晴笑笑,轻描淡写道:“辞职啊!书意都不去Talent了,我当然要辞职了。抱香你知道的,我的人生理想就是,莫书意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番话钟晴是故意说出来的,像溺亡者最后的挣扎。

“小晴,你不能辞职。”莫书意制止她穿衣的动作时有些激动,平复了一下才接着说,“Talent多好啊,是多少人的梦想,你好不容易进去了,怎么能说走就走。”

“好什么啊。”钟晴只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一分钟也不想多待,因为她害怕这两个人会说出什么她不想听的话来,于是假装接到了滴滴司机的电话,特夸张地拿着手机道,“师傅你到了啊,我这就下去。”

她的腰还是有些疼,但她依旧得忍着,因为她不想听见任何不好的消息。

钟晴赶在莫书意说了一句“小晴,我们有话跟你讲……”的时候飞快地按了电梯。

“有话以后再说。”

说完,她飞快地钻进电梯里,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电梯里挤满了人,钟晴缩在角落里慢慢地蹲下去,只感觉腰疼得厉害,疼得她掉下眼泪来。

是啊,她真的好疼。

可是这种疼痛,没有一个人能与她分担。

钟晴又吃了一粒止痛药才有勇气走进Talent的大门,就连她自己都佩服自己,到底是多渴望辞职才会伤都没好就急匆匆地赶来啊。她一直觉得,只要她辞职了就能继续和莫书意一起找工作,莫书意就能继续在她身边,就不会发生别的事情。

“哟,钟老师您来了啊,看我这里忙的。”李嘉树看她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就把手里的文件推一推,给她拿了一把椅子过来,“伤好了?”

钟晴不客气地坐下,开门见山道:“好得差不多了,谢谢李主任的关心。那个,李主任,我今天是来辞职的!”

“哦!”李嘉树继续写着自己的教学计划,头都没抬。

钟晴急了,拍了拍李嘉树的桌子,道:“喂,李主任,我要辞职!”

“哦。”李嘉树道,“不行。”

原本是因为就业推荐表在Talent,所以她才低声下气地来辞职,没想到被这群不要脸的流氓赖上了。钟晴一下子火了,一把把他手里的文件薅过来:“李主任,我知道你救过我,所以我还是很感激你的,但是你们不能这么霸道。你们如果再这样对我,我就把你们Talent没有录用莫书意的事情曝光。别以为我不知道,莫书意是第一名,你们凭什么不录取他?黑幕!都是黑幕!”

李嘉树看钟晴十分激动,眼里还泛出了泪光,终于停下笔,叹了口气,把旁边的凳子拉过来示意她坐下。

“有意思吗?”他缓慢地道,“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后援会会长的?”

“李主任,你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后援会会长?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钟晴笑嘻嘻地摇着头,“谁出的主意?是不是顾无言那个浑蛋?”

李嘉树也被她说得无语了,只好淡定地再次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登录了“晴天一号”的账户,然后点开实名认证,里面清晰地写着李嘉树的名字。

“还需要验身份证吗?”他说。

晴天一号?真的是李嘉树?钟晴整个人都震惊了,她还以为他那天只是作秀呢。这个叫“晴天一号”的ID早在自己刚刚被人所知时就创办了后援会,转眼已经陪伴自己四年了。四年的时间,后援会在他的带领下,粉丝已经有六十多万。很多次她想要放弃,很多次被黑粉攻击,后援会会长便会给她留言,默默地支持她。虽然他们从未见过面,但他早已成为她生命里最好的朋友。

“真的假的?”钟晴整个人都处于难以置信的状态。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嘉树,他穿着很简单的灰色毛衣,配上韩式潮流的发型,头靠在办公椅背上,浑身透着一股韩范。钟晴怎么也没办法将他和成熟稳重的“晴天一号”联系起来。

李嘉树大概是看出了她的怀疑,干脆又拿过手机切换到微博页面,依旧是那个微博名字,不过这次下面发了一条长微博:“我写的,发布时间是夜里两点四十八分。”

钟晴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每一个字都是在为她辩解,以往,无论发生什么,“晴天一号”都会默默地支持她。只是,钟晴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现实生活中遇见他,并且他会是李嘉树这样看起来超不正经的人。

怪不得她和他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你真的是?”钟晴几乎热泪盈眶。

李嘉树点点头:“那天去救你,确实是受了顾无言的指使,但我们都没有撒谎。本来我是打算英雄救美的,可是无言出手,自然就用不上我了,还以为能演一出韩剧里默默守护的戏码呢,呆萌晴,你一点儿也不让人省心。”

李嘉树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温柔。四年前,他偶然在一个视频网站上看见这个单纯到眼睛都会绽放光芒的女孩,便下定决心默默守候她。四年里,他见证了她为了追求所谓的男神做出的各种傻事,但也只是默默支持,并不多说。如今,看到她又打算做傻事,他才站出來,像哥哥一样拉她一把。

“可是,李嘉树,我和顾无言是不可能的。”她顿了顿,又道,“但还是要谢谢你,我只是想坚持自己喜欢的,不好的一定会过去。”

“为什么要过去?你怎么知道现在拥有的一定是不好的?钟晴,我们是单纯,可不是傻。”他竟真的像哥哥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其实你一直喜欢的男神就是莫书意对吧?可是他喜欢你吗?从第一次看你的视频,我就知道我们应该是同一类人,表面上嘻嘻哈哈满不在乎,可是内心紧张得要死,是吧?我喜欢和你聊天,特别是互相调侃,我也喜欢看你傻乎乎的样子,但我不喜欢你受伤。无言是个很好的人,虽然他看起来冷漠又无情,但他对你是真的。”

“对我是真的?”钟晴苦笑道,“我的会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我和顾无言之间可是有着恩怨呢,他现在就是在整我,你们都被他骗了。”

“傻丫头,是你被骗了。”李嘉树慢吞吞地说,“你知道吗?那天你发了视频,第一个看到的不是我而是他,他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学校保护你。还有他当时在杭州参加全国重点小学的校长论坛峰会,要知道他为此准备了半个月,却为了你放弃了,乘最早的飞机赶了回来。顾无言这个人啊,把学校看得比命还重要,他为了你放弃了Talent今年的最高荣誉,你还不明白吗?干吗要跟自己较劲儿?”

一直以来钟晴都把顾无言看成是绝对的敌人,从没想过他所做的任何一件事不是出于刁难而是真心,所以此刻她特别震惊,心里有股暖流涌动。可是转念一想到莫书意,她又轻轻地说:“会长,你不懂,我放不下的。”

“我懂。可是你也要长大啊,并不是所有喜欢的都是适合的。”他把手机拿过来,又从抽屉拿出一封信递在她面前。

上面是莫书意的笔迹,写着:我自愿放弃Talent给予的职位。

“原本无言已经准备录用他了,是他自己放弃的,和无言没关系。”李嘉树静静地说着,“所以说,何必呢?”

钟晴看着上面那几个字,感觉那么刺眼,刺得她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她突然想起来那天顾无言挂掉了莫书意的电话。他当时被误解,却什么都没有讲。钟晴想到了那么多理由,却唯独没想到是莫书意主动放弃了职位,所以在钟晴紧张得要死的时候,他却早已坦然。

可是,进入Talent是他的梦想啊,他怎么舍得放弃呢?

就连他本人都已经放弃了,而她还像个傻子一样在做无用功。

这一刻,她觉得好丢脸啊,自己真是傻透了。原来她错怪了顾无言,原来她一直在努力靠近莫书意,却没发现他早已关上了那道能去往他心里的门。

她把那张纸死死地捏在手里,直到手心里的汗水将它洇湿。钟晴依旧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并以极快的速度逃离了Talent。

如果要问什么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无非就是看戏的人都笑了,只有小丑默默地努力,最后白白感动了自己。

钟晴离开,坐在公交车上越想越心虚,特别是想到顾无言就更是虚得厉害:原来是自己误会他了,并不是他“黑幕”了莫书意,想想自己还在各种场合侮辱他,简直是……顾无言没打死她算是给足了面子。

应该跟他道个歉的。她想。

可是怎么开口啊?还是算了吧,关系搞得这么僵,根本开不了口。钟晴快要为难死了,要不就委婉地请他吃顿饭?然后语气软一点儿?嗯……可是请他吃一顿得花自己半个月的生活费。唉,自己做的孽得自己还啊……

钟晴经过了十分钟的挣扎,终于做好了决定:下血本请他吃饭!民以食为天,希望顾无言吃饱了就能原谅她!

她掏出手机,才发现在和莫书意、抱香分别的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莫书意给她打了七个电话,但因为她的手机静音了,所以她没接到。

她鼓起勇气回了个电话过去。

“钟晴,不好意思。”莫书意也有些尴尬,“本来今天有些话是想和你说的,但你走得急,想来想去还是要和你说清楚。那天你被攻击后,我也下载了那个视频网站软件,看了你所有的视频。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用心,我一直以为你只是说说……小晴,其实我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好,你应该配更好的人,我和抱香……”他像是打好了草稿,说得一气呵成。

“好了,别说了。”钟晴猛地打断他,却满腹辛酸和怨气。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她不想听。

莫书意,你看了我所有的视频,看了我所有的真心,看了我这几年每一次表白的傻样,在宿舍里,在食堂里,在教室里,在广场上……现在就这样一句话把我打发了?

一股怨气从心底冲了上来,钟晴干脆利落地说:“莫书意,什么叫‘应该啊,我已经找到更好的人了。喜欢你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上次在医院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们大校长追我很久了?有了牛肉谁还吃生菜啊,你说是不是?”

“顾无言?”莫书意皱眉。

“对啊,我的新男朋友,怎么样?我和他在大学的时候就纠缠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没想到这一次见面我们旧情复燃了。”她说得咄咄逼人,“哦,还有你那天看到的那个视频,是因为我们闹了一点儿别扭,辞职也是,别当真。”

“哦,那就好。”

“呵呵,你的偶像嘛,当然值得高兴。”钟晴此刻的样子十分很吓人,语气也前所未有的盛气凌人,仿佛积攒多年的怨气都在这一刻爆发。

“嗯,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以后有时间一起吃顿饭,虽然我最终没去Talent,但顾校长永远是我的偶像……”钟晴明显可以感觉到莫书意语气里的故作轻松。

“咱就别‘以后了,我们校长很忙的,就明天吧。”钟晴的手指在裤子上抓出一道痕迹,“正好为了庆祝我爱情事业双丰收,我们顾校长原本就准备一起庆祝一下,明天晚上老地方见。”

“啪”地挂了电话,松开手指,钟晴颓然地靠在公交车椅背上,仿佛看见这么多年的暗恋时光就像一个泡沫,慢慢升腾,蓦地在半空中炸裂开来,碎得彻底。那其中的心酸,少女的自卑或是傲慢都沉在心底,无法言说。

这下可好,给顾无言的這个电话更难打了。

钟晴又纠结了一路,一直纠结到公交车到了站点才长吸一口气,拨了顾无言的电话。

只是电话响到最后也没人接,她连打三个,都是无人接听。

看来只能登门拜访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

钟晴蹲在顾无言家门口犹豫了很久才站起来敲门。

门很快被打开,可是出现在眼前的这人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Talent的德育主任周怡吗,怪不得上次那么针对她,原来真的是和顾无言有一腿啊。钟晴一时不知道该进还是退,只好伸出手傻傻地说一句:“嗨……”

周怡见她来也是一脸敌意。自从她在开学典礼上闹出了大乱子以后,顾无言就有点儿反常,果真是跟她有关系。“你来这儿干吗?”说着,周怡抱起了胳膊。

“你来干吗我就来干吗呀。”钟晴依旧笑嘻嘻的。

“你都把他害成这样了,还不肯罢休?”周怡冷笑道,“人家都说红颜才是祸水,看你的长相不应该啊,你还是趁早走吧。”

钟晴最近被一连串的事情搞得很烦,一点儿斗嘴的心情也没有,心想:算了,不跟她浪费脑细胞,等她离开了自己再来吧,于是转身就要走,却听见门里传来顾无言的声音:“进来。”

哎哟,有人撑腰的感觉就是爽。钟晴的脸一下子阴转晴,回想周怡欺负自己的时候那个得意样儿,便嘚瑟地迈着小猫步进去了。顾无言的家里明显比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干净多了,沙发上原本堆积着的衣服都被叠好了,整齐地放在一边,桌椅有序地摆放着,茶几上摆着好几道菜,红烧排骨、糖醋里脊、香芋地瓜丸、清蒸大鲤鱼……钟晴看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来了?去拿你的碗。”顾无言从卧室里走出来淡定地坐到了沙发上,看得钟晴有点儿愣。

一旁的周怡更是一肚子火气,她的碗?她在顾无言家竟然有专属的碗?那她一定是经常来了。

“发什么呆?快去。”顾无言的语气像是命令一样。

钟晴磨蹭着去了厨房,顺利地找到了她的碗,然后趴在厨房门上看着外面的两个人。只见顾无言脱了拖鞋躺到沙发上,懒懒地对周怡说道:“谢谢你的晚餐,周一见。”

周怡十分尴尬地道:“无言你什么意思?她一来就赶我走?”

“对啊,难不成你还要当观众?我怕待会儿有什么画面被你看了不好。”

“顾无言,你就作吧你。”周怡把围裙摘下来狠狠地摔在沙发上,“不知道这个妖精给你吃什么药了,这么多年你还维护她!”太重的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带着火气“嘭”地关上门就走了。

钟晴感觉气氛不太对,但还是鼓起勇气硬着头皮拿着自己的碗,出去了。

钟晴感觉李嘉树是在骗自己,因为顾无言中气十足的样子根本不像刚回来,他甚至还大声地呵斥道:“把沙发上那些衣服给我弄乱,还有我的屋子,收拾得那么整齐还有人情味吗?弄乱弄乱。”

“啊?”

“快点儿,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又不是没见过你的宿舍。”

钟晴每次和他对峙都被噎个半死,虽然她有时候在宿舍拍视频会不叠被子,粉丝也经常嘲笑她是“乱室佳人”,可是顾无言每次羞辱她的方式都别出心裁,让她完全受不了。

可是,钟晴今天是有求于他的。看着他眯着眼睛好像睡着的样子,她真想揍他。她干脆把一肚子怨气都发泄在衣服上,三下五除二把沙发上的衣服都揪出来,想甩在地板上觉得不妥,想甩在他脸上又不敢,想想还是甩到他床上去,于是“咚咚咚”地跑到了他的卧室门口。猛地一推开门,她整个人就呆住了。

下期预告:

请看约会四人组火锅晚餐的爆笑呈现,顾无言与“呆萌晴”又是如何斗智斗勇……

打赏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