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奥尔罕·帕慕克++宗笑飞+林边水

◇如果小说家可以在完成作品后不去设想它的封面,那么,他虽然可以被看作一个智慧、完美且完全定型的人,但同时,他也失去了作家最根本的特质:天真。

我们都愿意看到,更多的读者买书是为了封面。我们都愿意看到,批评家鄙斥某些作品,更多的是因为它总是写给同一类读者。

封面上对于主人公的描画过于细致,这既侮辱了作者的想象力,也侮辱了读者的想象力。

假如设计师用红黑两色搭配,来设计《红与黑》的封套,或者用蓝色的房子、城堡作插图,来给《蓝屋》《城堡》之类的书籍配图,那么,我们非但不会觉得他们忠于原书,反而会怀疑他们是否读过作品。

有一本书,如果我们在读過多年以后再次看到它的封面,会立刻回到很久以前的某一天。

好的封面能起到引水渠的作用。它带我们离开日常生活的世界,引导我们进入书本中的世界。

一个书店的吸引力不在于它有什么书,而在于图书封面的多样化。

书名好比人名:它可以帮助我们将某本书与其他无数类似的书区分开来。而书的封面却恰似人的脸:它要么让我们回想起曾经熟知的快乐,要么向我们承诺一个有待探索的幸福世界。所以,我们在凝视书的封面时,就像凝视着人的脸一样满怀激情。 (鹿 鸣摘自上海人民出版社《别样的色彩》一书)endprint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