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

梁小斌

我父亲十六岁就参加八路军,我见过他当时拍摄的照片,脚旁有盆花。父亲的抽屉里有手枪。餐桌上,他用坚硬的牙齿撬开啤酒瓶盖。为了一本我不该看的书,父亲粗暴地对我动用了拳头。他送我去农村时,亲自帮我打背包。我与一个女生交往,后来出了问题,他喝退了前来调查我的人。夏天,他的衣领依旧扣得很紧。他早晨从不吃饭。这一切大概可以构成我眼中的父亲形象,但这些并不能唤起我真正的艺术直觉。

一次,父亲生病,我哥哥的手在父亲的额前来回搓揉,我为此感到惊奇。甚至在父亲用拳头对待我时,我都没这么惊异。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别人的手在父亲头上停留。我也知道父亲倒霉的时候,大学生们的巴掌、木棍也曾在他的头顶、面容上逗留过,但真正令我惊异的是,他亲人的手掌在他额头上来回抚摸。

多少年来,那让我深感神秘莫测的艺术直觉,就像太阳一样孤零零地照在我的頭上。

(步步清风摘自江苏人民出版社《翻皮球》一书)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