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敬

黄鹤

孟德斯鸠研究中国古代法律,对最高罪行“大不敬”很疑惑——法律居然没有明确规定什么叫“不敬”。于是任何事情都可以被作为借口,用于剥夺人的生命,甚至灭绝一个家族。

所以,中国古代从来没有过法治社会。

直视

张亚凌

1945年2月,英美空军出动约1500架重型轰炸机,在德国东部第二大城市德累斯顿扔下3900吨高爆炸弹,进行地毯式轰炸,整个城市“基本从地球上消失”。因此,德累斯顿轰炸被认为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空袭事件之一,德累斯顿也被认为是历史上被摧毁得最为彻底的城市。

战后,德累斯顿市建立了军事历史博物馆。“德累斯顿只是‘二战中毁于战火的上千个城市之一。‘二战始于德国1939年9月1日入侵波兰,终于1945年5月8日德国在欧洲的投降。”这是博物馆里的解说词。在德累斯顿旧市场广场上竖立的石碑上则写着:“源于德国、走向世界的战争恐怖,现在回到了我们的城市。”

(以上二则河 西摘自《杂文月刊》2017年9月下)

认 知

?罗振宇

有个成语叫知人论世。这就把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知人和论世。那它们之间有啥区别呢?

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论世的时候,要尽可能多用概念。因为概念可以贯通事物,举一反三。

比如,薛兆丰老师就说,掌握了“成本”这个概念,就算是掌握了一半经济学。

但是知人就不同了。评价人的时候,重在能区别对待,就事论事,能根据具体的场景形成具体的感受。这恰恰不能多用概念。

比如什么他们北京人如何、他们犹太人如何,就是思维上的偷懒,想用一个标签来涵盖一切。

所以,判断一个人认知水平的高低,有两个简单的标准。

第一,看他在談论一件事的时候,能够熟练地运用多少概念,越多越好。

第二,看他在评价人的时候,能否少用概念,越少越好。

(张秋伟摘自微信公众号“罗辑思维”)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