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和意大利人

妹尾河童+姜淑玲

我有一位女性友人,她是个日本人,曾到德国念音乐大学。

她到了学校以后,随即住进宿舍。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谁也不认识,德语也不太行,所以想和隔壁的德国女性建立友谊。她说:“我一个人在德国蛮寂寞的,想和你成为好朋友……”对方却说:“能不能成为好朋友,我现在还没办法回答你,尤其是我从来没有和东方人打过交道。我想,大概半年后就可以知道结果吧。”

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对于正处在孤寂状态的友人来说,这么硬邦邦的回答和心中设想的情形相去太远。

心灵颇受打击的她注意到了住在对面的意大利女人。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她在开口时便有点战战兢兢。想不到对方的回答竟然是:“好呀!我没有日本朋友,你可是第一个哦。從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如果你有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对了,这个星期六,我教你做千层面吧?”

这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正面答复啊!从那天起,友人变得神采奕奕,算是到德国后头一次有雀跃不已的心情。她满心期待四天后的星期六傍晚。

到了星期六约定的时间,友人准时去敲意大利女人的门,却没有得到回应。明明已经和她有约了,结果对方却当天整晚都没回住处。友人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在对方门上留了张字条询问。

隔天,那个意大利女人才看到留在门上的字条,跑来道歉:“哦,真是对不起!男朋友约我出去,我一时高兴过头,就把你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刘 振摘自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窥视欧洲》一书,123RF供图)

赞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