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的空气刘海儿

闲静少言

【故事简介】

身为一名不受宠的妃子,唐才人每天都在花式争宠。她装柔弱,假正经,甚至为搏皇帝眼球烫了空气刘海,却没想到为此谢了顶。绝望之际终于引来皇帝注意,不仅单独带她去祭典,还要封她做皇后。唐才人受宠若惊的表示:她现在想要一顶假发!

第一章

今夜的养心殿与往日不同,宫女太监们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我胆子比他们大些,抬头偷偷地瞄了江潇一眼。

他应该是被李公公刚叫醒,宽大的睡袍还未换掉,露出胸膛处白皙好看的肌肤,俨然一副深宫美男图。

我赶忙垂下眼,生怕在这个节骨眼上露出什么花痴的表情。

“说说吧,爱妃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拿着剪刀跑到朕的马厩里谋杀阿牧,意欲何为呢?”江潇懒洋洋地开口,语气却不怒自威。

我从江潇的风姿中回过神来,努力纠正道:“皇上这是说的哪里话,臣妾怎么敢谋杀阿牧?臣妾只是稍稍剪了些它的尾巴毛。”

“稍稍?”江潇挑眉道,“朕怎么听说是因为你这一刀直直剪到了它的皮肉,它才吃痛将你踹出了马厩,动静大得引得侍卫追杀,最后闹到了养心殿?”

江潇这话委实好笑,要不是我入宫一个月来他将我丢到桃花殿中不闻不问,以致宫中侍卫根本不认识我这号人物,我需要闹到养心殿找他来证实自己是唐才人吗?

我很生气,却还是保持微笑道:“皇上,我们讲讲道理好不好,马尾巴剪了还会再长出来,臣妾却只有一个。您让侍卫拿刀指着臣妾,万一他手滑伤到了臣妾,您可是要心疼的。”

说到这里,我只觉膝盖隐隐作痛,毕竟从被当作刺客抓起来到现在,我已经跪了整整半个时辰。

江潇像是才意识到我尴尬的处境,摆手示意侍卫退下后蹙眉问我:“你没事儿剪阿牧的尾巴做什么?”

“臣妾……臣妾的木琴坏了,需要它的尾巴做琴弦。”

“哦?沉迷赌博,日渐消瘦的唐才人也会弹琴?爱妃原是转性了?”

他说是不闻不问,对我的私生活却了如指掌。我暗自捏紧了拳头,到底认命地叹了口气,道:“好吧,臣妾只是想做顶假发。”

我说着摘下帽子,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倾泻而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额前的头发没了。

第二章

说起我这额发,都要怪我的师姐。

她从三年前落水被人捞上来后,整个人就神经兮兮的。

我参加选妃的时候,就是因为她的怂恿,所以跳了一支我从未见过的舞种。她管这种舞叫广场舞,还说《小苹果》是热销款,皇上见了定是要对我另眼相看的。

结果等我硬着头皮跳完,皇上当真是以一种嫌弃的眼光看向我,将我打发进了桃花殿那个破院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知我不受宠,师姐大概也有些良心不安。她假扮我的亲姐入宫前来探望我,最后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吧,我这次替你整个空气刘海儿,保证皇上见了惊艳。”

我虽不明白空气刘海儿是个什么东西,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也就信了她的鬼话。

所以,当我看见我额前的头发因为两根烧热了的铁棍冒烟,最后簌簌掉落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江潇此刻显然也在以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看我,说:“你们唐家谢顶,不会是遗传吧?”

我含泪摇头,道:“女为悦己者容,臣妾这么做都是因为爱您啊!”

江潇转过头不再看我,说:“如果是这样,朕希望你能少爱朕一点儿。”

被嫌弃是件好事儿,至少江潇没再追究我剪马尾巴的事情,甚至极快地叫人将我送回了桃花殿。

可我不甘心。

宫里的人势利,没有皇上的宠爱,我连一只烧鸡都吃不着。而从我入宫至今,已有半个月未曾见过肉了。

思及此,我毅然决然地走向争宠的道路,这日算准了时机,守在江潇下朝的必经之路上。

不出半炷香的工夫,江潇果然出现了。我急忙走上前,身子一軟在他面前倒下,佯装柔弱道:“哎呀,臣妾摔倒了,要皇上亲亲才能起来。”

江潇脚步顿了顿,弯腰在我面前蹲下。他生得好看,此刻嘴角微勾,垂眸望着我,竟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错觉。

我不由得失神,便听他薄唇轻启道: “爱妃可知‘廉耻二字怎么写?”

他说出来的话可比他的长相差多了。我收回神,有些委屈地道:“皇上怎能这么说臣妾?作为您的妃子,想要自己的相公的亲亲有什么错?”

江潇闻言,低头与我靠近几分,含笑道:“那你有没有问过相公的意见?”

他嗓音低沉好听,我忍不住红了脸,期冀道:“那相公是怎么看的呢?”

江潇又是一声轻笑,俯身与我越靠越近。我只觉心脏跳动得厉害,他却在将将触及我的嘴角时停下,转而附在我耳畔,用彼此才能听见的声音缓缓道:“谢顶的妃子,本相公下不去嘴。”

语罢,江潇从我身边绕开,留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我忍住问候江潇祖宗的念头,坚强地从地上爬起来,回到寝殿后一蹶不振,第二天日上三竿仍未起床。

若不是江潇闯入屋子,我兴许这一天都会躺在床上。

“看来是朕从前对你太客气了,这个时候还有哪个妃子会像你这样邋遢?”

我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臣妾也不像她们,可以随时等到您宠幸。”

江潇闻言却不动怒,嘴角微扬,表情看上去很愉悦,道:“吃醋了?”

我不知道他乐呵什么,想起昨日的事儿,心底又开始发闷,索性将头埋在了被子里道:“臣妾不敢。”

江潇困惑的声音隔着被子传进来:“你捂着脑袋做什么?”

“臣妾谢顶的样子太丑,怕吓着您。”

被子外没了声音,我想,定是我的话戳中了江潇心坎,心底越发难过。

适时,却听见江潇轻笑一声,叹道:“傻瓜。”

他伸手揭开我的被子,又拍了拍手招来等在门口的李公公。endprint

李公公手里托着一个红色木箱。江潇打开它,晌午的阳光透进来,箱子里乌黑亮丽的假发折射出淡淡的光。

“为了你这顶假发,整座紫禁城的马匹都没了尾巴。你看看合不合适?”

存在我心底的阴霾瞬间便不见了踪影。我感动地看向江潇,又听他接着道:“东西不是白拿的,秋狩前的祭祀大典,你戴着它随朕一道去。”

江潇没有皇后,能和他一道举行祭祀大典的妃子,基本上就是皇后内定的人选了。而为了这个位置,后宫妃嫔可谓是争破了脑袋,其中以德妃和淑妃斗得最惨烈。

想那江潇昨天还在嫌弃我是个谢顶,今日就要我当皇后,难道是他良心发现,终于记起我的好了?

念及此,我不免有些激动,但面上还是矜持道:“这样不好吧?”

江潇当即把箱子合上,一边作势要走,一边道:“那朕去找德妃。”

“我去!我去!”我一把从后抱住江潇,却感受到他胸前激烈的颤抖。我再抬头一看,他的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江潇,你又耍我!”

第三章

我要随江潇参加祭祀大典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从前对我冷眼相待的妃嫔们纷纷送来金银珠宝,意图巴结我,唯有德妃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同,差人送来了生发水。

那天养心殿的事儿早就被江潇封锁了,德妃却仍旧知道了我头发被烧的消息,可见她的眼线早已深入江潇身边。

我默默地拿出小本子给德妃记上了一笔,三天后乘着马车同江潇前往城隍庙。

我本以为跟着江潇定有肉吃,谁料寺庙戒荤不说,送上来的稀饭更是一勺也见不到几颗饭粒。我被饿得没了脾气,最后一天夜里忍不住跑到后山抓野兔吃。

等我好不容易生了火,正要烤兔肉,一盆凉水便率先浇了过来,扑灭了我面前微弱的小火苗。

手持水盆的小僧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說:“后山禁止生火,再者寺庙戒荤,小施主公然杀生,怕是对明天的祭祀大典不利啊!”

我素来不信这些,努力抑制住想要揍他的冲动,抢过他手中的灯笼,重新找了些树枝生火,道:“你们寺院的厨子忒小气,皇上吃不饱饭,我特意替他准备的。你若是不怕皇上龙体欠安,大可向你那抠门方丈告状去。”

我这话说得大言不惭,就是料定他不敢在万岁头上动土。可我万万没想到,这小僧做事儿一根筋,居然当真和方丈打了小报告,以致我啃着最后一只兔腿心满意足地回到寝室,看到坐在木桌前的江潇的时候,险些消化不良。

“皇、皇上,您怎么来了?”我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含糊道。

“朕听闻爱妃担心朕的身体,特意跑到后山给朕准备了吃食。”江潇说着看向我手中的兔腿,薄唇露出危险的笑,问,“兔肉好吃吗?”

我点点头,又极快地摇头。江潇见了轻笑一声,起身走到我的身边,道:“顶着朕的名号做事儿,可是觉得轻松?”

我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江潇却不依不饶,附在我耳边轻声道:“爱妃可知做了这件事儿的代价是什么?”

他温热的气息喷薄在我耳畔,我心跳没来由地加速,尚在琢磨如何开脱才好,江潇却在这时突然吻上我的唇。

我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愣怔在原地。

等到回过神来,江潇舔了舔薄唇,眼底满是促狭的笑,低声道:“味道确实不错,爱妃辛苦了。”

语落,他揉了揉我的脑袋,扬长而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厮半夜前来,哪里是为了兔肉,分明是想吃我豆腐。

“江潇,你臭不要脸!”

这夜我成功地失眠,翌日顶着黑眼圈赶到了祭坛。江潇正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我不由得又想到昨日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脸上一阵发热,慌忙避开他的目光,下一刻竟觉东北方向似有一股杀气。

我警觉地看过去,一支羽箭划破长空,直直地向我的头顶袭来。

我躲闪不及,那羽箭射穿了我的发髻。在惯性驱使下,那顶本就摇摇欲坠的假发,终是随羽箭一同落地。

“有刺客!快护驾!”

守在一旁的李公公扯着嗓子嚷道。侍卫拔刀出动,大臣们吓得四处乱窜,鉴于场面太过混乱,我竟没能及时找到我那顶假发。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江潇一把揽过我的腰,将我护在侍卫中间。

这种时候他还关心我的安危,我心中一阵暖意。

众人严阵以待,不想半炷香的工夫过去,都没再出一点儿变故。

场上除了我不知丢到哪里的假发,再无一人受伤。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见放松警惕的大臣们拍着胸脯顺气,最后将视线移到了江潇身边的我的头发上。

“原先还好奇唐才人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竟能取代德妃和淑妃前来参加祭祀大典,没想到是个谢顶的。”

“既是谢顶,皇上又为何找她过来?”

“神谕,这是神谕啊!”

不知是哪位大臣想到了什么,惊呼着跪倒在地,高声道:“唐才人妖媚惑主,意图篡夺后位,如今天降神谕,警示后人,还望皇上严惩唐才人!”

“望皇上严惩唐才人!”

众大臣闻言纷纷下跪高呼,我冷眼看着,只觉可笑。

师姐常说我们古人迂腐,我那时还不甚明白,现下却是明了。我转眼看向江潇,想着从前我也是这样站在他的身边,却从未有今日这般遥远。

怕他为难,我甫要说些什么,下一秒他却将我搂进怀中,低沉的嗓音带着叫人不容置喙的口吻:“再提一字者,杀无赦。”

第四章

因江潇当着众人的面护我周全,祭祀大典上君臣不欢而散。回宫后我本以为江潇会对我有所不同,可他再未跨进桃花殿半步,而我谢顶的消息,也终是瞒不住了。

一时间,各宫妃嫔送来的生发水能排到宫门外。没两天德妃便按捺不住寂寞,率先前来探望我了。

在祭祀大典以前,知道我谢顶的除了江潇和师姐,就只有她一人。用脚指头思考,我也知道天坛上的突袭和她脱不了干系。endprint

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什么好心?我冷笑一声,也不等宫女通传,径自出门。

德妃没料到我会亲自出来,愣了愣,又假惺惺地笑道:“妹妹怎么亲自出来了?外头风大,你光着脑袋不会觉着冷吗?”

“冷不冷,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我说罢,卷起袖子就上前去扯德妃的头发。

德妃大抵是没想到我会直接动手,尖叫着躲闪道:“唐静,别以为去过祭典你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皇上会选你,不过是因为我和淑妃背后势力庞大,他选谁都不妥当,而唐家无权无势,找你来做炮灰自然最合适不过。他不过是在利用你!”

“你说什么?”我倏地怔在原地。彼时,李公公尖着嗓子通报“皇上驾到”,德妃便顺势摔倒在地。

“皇上您怎么才来,臣妾被打得好惨啊!”德妃躺地上娇滴滴地呻吟。江潇大步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搂进怀里,道:“爱妃哪里不舒服?”

德妃羞涩摇头,说:“皇上抱着臣妾,臣妾便觉得怎样都无妨了。”

这拨恩爱秀得真恶心。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冲江潇道:“臣妾也疼。”

“活该。”江潇看都不看我一眼,拦腰抱起德妃便往外走。

我看着他们二人如此亲昵,又想到德妃方才的话,心尖没来由地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冲他吼道:“江潇你浑蛋!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她?你知不知道德妃早在你身边安插了眼线,就连祭祀大典上的刺客也是她……”

“直呼朕的名讳,你胆子倒是越发大了!”江潇打断我的话,又朝李公公吩咐道,“传朕旨意,唐才人目无尊长,以下犯上,即日起禁闭反省,没朕的允许不准踏出桃花殿半步。”

语毕,江潇带着德妃离开。

我余光瞥见德妃嘴角一抹得意的笑,心下苦涩。

其实我明白,祭祀大典上德妃派人叫我出丑,却没能让我在江潇面前失势,她早就怀恨在心了。今日她故意前来激怒我,不过是想借此引来江潇垂怜。

只是我总自以为江潇待我与旁人不同些,可到头来,我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

我被关禁闭的第二天,师姐便入宫前来探望我。此刻她正嗑着瓜子同我叨叨:“你没事儿与她们计较什么?反正老了都要一起跳广场舞的。”

我懒得理她,垂头丧气道:“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一样,喜新厌旧。”

“自古帝王多薄情。”师姐老气横秋地感慨一声,吐了口瓜子壳漫不经心地道,“你不会对江潇动心了吧?”

“怎么可能。”我轻轻开口,语气里是只有自己才听得出的勉强。

师姐松了口气,又正色道:“没有最好,你不要忘了自己的任务。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帮主催得紧,你必须加快行动。”

我胸口一滞,小声道:“我知道了。”

目送师姐离开,已是傍晚時分,夕阳的余晖洒满庭院,再过三个时辰,天色便会彻底暗沉下来。而我也将趁着夜色,执行我的刺杀任务。

目标,江潇。

第五章

我叫何采薇,在入宫以前,是一名杀手。

我们青龙帮很穷,所以诸如刺杀当今圣上这样大逆不道的买卖,别的暗杀组织不敢接,我们帮主却接了。

我假扮唐家失散多年的女儿唐静入宫选妃,就是为了方便行刺。

我曾问过师姐:“为什么偏偏是我?”

师姐尚未回答我,帮主倒先开了口:“因为你救过他。”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时帮主看我的眼神,那眸中藏着化不开的阴霾,好像对江潇有深仇大恨的不是唐家,而是他自己。

我的确救过江潇,那是在三个月前,天气尚暖。

那时我刚刚完成帮主交代的暗杀任务,不过青龙帮很穷,已经拖欠了我两个月的工钱。

身边没有银两,我饿了两天后实在受不了了,便躲在一处小巷里守着,欲图打劫。

江潇便是我遇上的第一个倒霉蛋。

他身着一袭丝制白袍,任谁都能看得出是位富家公子哥儿。我没迟疑,拿着小刀架在他脖子上,道:“这位兄台,我走投无路,麻烦借我十两银子。”

“借?”江潇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像是在验证我这话的真实度。

我知道,凭我这副落魄的样子的确没什么说服力,但他这态度委实刺激到我了。我少不得挺直腰板同他承诺:“我何采薇向来说话算话,明天你还在这里等我,这钱我肯定加倍还你!”

“何采薇?”江潇念了一遍我的名字,当真取出钱袋,准备掏钱。

我只道他生怕我不还钱还特意记住我的名字,索性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钱袋,离开时再三保证:“你放心,只管等着拿钱吧!”

我这话说得信誓旦旦,是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这两天财神高照,肯定能赢钱。所以当我输光了所有银两被人踢出赌坊的时候,我也很绝望。

眼看着约定的还钱期限就要到了,我万般无奈,只得在江潇再次出现的时候拿匕首抵着他的腰,道:“兄台,再借十两。”

江潇修长的身形明显一顿。他迟疑地看了我一眼,又像是透过我看到了什么,嘴角露出玩味的笑,道:“你确定要现在同我借钱?”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竟发现身后不知何时拥出了一批黑衣人。

我不禁一愣,转头看向江潇,见他眉目清秀,白衣飘飘,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为了十两银子赶尽杀绝的人。而自打我做杀手开始,想杀我的仇家就没停过,想来这批黑衣人又是冲我而来。我正准备逃跑,转念一想,江潇说要借的钱还未给我,我只得带着他一路奔波。

我跑路的技术一向不错,这趟带着江潇直接躲在一所破庙的屋顶之上。几名壮汉找寻无果,也便往别处去了。

夜色很深,月光却很亮。江潇看着我,眼中似有波光流转:“你刚刚为什么不自己走?”

“我若走了,什么时候再能找到像你这样的冤大头?”我说着伸出手,道,“十两银子,你别赖账。”

江潇的脸色忽地沉了下来,说:“你救我就是为了十两银子?”endprint

“不然我没事儿拉着你跑十里路,吃饱了撑的啊?”我答得理所当然,复又想到什么一般,问他,“救?刚刚那帮人是冲着你来的?”

江潇冷笑道:“怎么,后悔了?”

“怎么可能?”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说,“这位兄台,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这职业的行情,救人比杀人贵些,要十两黄金。”

第六章

我这纯属坐地起价,江潇自然不会轻易答应我,只道:“要钱可以,你这些天做我的保镖。”

我白他一眼,道:“你知不知道,杀手如果改行做保镖,是相当掉分儿的事儿?”

“一天二十两。”

我很心動,却还是故作无所谓道:“你觉得我像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吗?”

“五十两。”

“……成交。”

做保镖就要有保镖的样子,他吃饭我试毒,他睡觉我陪床,就连他如厕我也在门外守着。如此孤男寡女相处了半个月,我终是忍不住对他动心了。

身为杀手,最没用的就是感情。倘若让江潇成为我的软肋,他日仇家找上门来,对我、对他都不利。

所以,我对江潇道:“钱赚够了,我该走了。”

江潇拉住我的手,道:“若我不准呢?”

“你拦不住我的。”我甩开他的手,转身时又看到四五名刺客向他奔去。

我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回头,谁料这拨是我从前的仇家。大刀砍向我的时候,我尚在愣神,下一秒便觉身上一重,抬头看去竟是江潇替我挡下了这致命一刀。

江潇嘴角泛白,道:“傻瓜,怎么不知道躲躲?”

鲜血不断地从他背部流过我的手掌,自第一次杀人后,我再未感到如今日般惶恐。

我将江潇护在身旁,无数刀片从我袖口飞出,刀刀毙命。那是我的绝招,许久未用,竟也不觉生疏。

夜凉如水,我背着江潇在街道上寻医。医馆早已关门,我疯了一般将门踹开,匕首架上那大夫脖颈,方得他首肯。

大抵是昏迷中遇上梦魇,江潇低哑着嗓音反复道:“采薇,你不要走……”

我攥紧江潇的手,同他,也是同自己道:“我不走了,我会一直陪着你。”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喜欢江潇,无论未来如何,我都想和他一起走下去。

可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翌日在床边醒来时,床头却空无一人。

江潇走了,走得毫无道理,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不见一丝踪迹。

直到帮主找到我,质问我为何多次阻碍帮中的刺杀行动,我才恍悟。

我一直都知道江潇不简单,但我从未想过他竟是当今圣上。他访察民情时因一次暗杀和身边侍卫走散,而我误打误撞,成了青龙帮第一位吃里扒外的杀手。

帮主拔刀欲要杀我,却被师姐拦下。师姐要我入宫选妃,戴罪立功。

那时师姐说我救过江潇,他念及旧情,两人独处的机会必定不少。可谁想江潇从未来过我的寝殿。而害我谢顶的空气刘海儿,便是师姐为了增加我和他独处机会的杰作。

我明白自己总有一天会和江潇针锋相对,只是我一直都没能让自己适应。

第七章

三个时辰后夜色渐深,我正要避开驻守在桃花殿的侍卫溜出去,李公公就急急忙忙走进殿内,冲我拱手道:“唐才人快随老奴去一趟御书房吧。自打那天责罚了您,皇上便日日酗酒,谁劝都不行。老奴想着问题定是在您身上,这才斗胆来请您。”

说话间我同他走进了御书房。烛光摇曳,江潇面前摆着数个酒坛,而他此刻已伏在案几上睡着。

“德妃背后势力庞大,皇上那日当着她的面拂了您的面子,实则是为了护您周全。”李公公轻声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

我想这真是暗杀的好时机。门扉被扣紧的那一刻,我取出袖间匕首,将将触及江潇脖颈,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了。

我听见睡梦中的江潇呢喃:“采薇,采薇。”

匕首落地,我的眼泪抑制不住地掉落。

我假扮唐静已一个月有余,江潇却还记得我入宫前的名字。这一个月来他对我忽冷忽热,我曾以为从前不过幻影,谁想他一直都记得。

江潇睡眠很浅,匕首落地的声音惊扰了他。他有些迷茫地看向我:“是你吗,采薇?”

暗杀被发现不是件小事儿,我慌忙要走。江潇却扯住我的手,将我搂进他怀里,吻轻轻浅浅地落下,道:“采薇,朕好想你。”

他语气里带着酒味, 而我明知是醉话,还是忍不住问道:“既如此,你当初为何不辞而别?为何召我入宫,却从不曾来看我一眼?”

江潇不答,眼底藏着我看不懂的晦色。他更用力地将我抱住,吻从我的嘴角蔓延至脖颈,暧昧的气氛迅速升温。

我一度要沉沦,却还是努力将他推开,又问道:“你既怕得罪德妃,祭祀大典又为何非要选我?将我推至风口浪尖上做炮灰,你觉得很有意思吗?”

“朕的皇后只能是你。”江潇低哑着嗓音同我道,又将下巴轻轻抵在我的肩膀上说,“朕微服私访的那段日子,朝堂数名官员被杀,朕本想等一切安定下来,再接你入宫,谁料你却自己来了。朕总想给你最好的,可是德妃那里……对不起,采薇,是朕无用。”

那是不属于江潇的,低到尘埃里的声音。

想到这些天他一直都这般煎熬,我心中一疼,小心翼翼地回抱住江潇,道:“皇上,你喝醉了。”

江潇的确醉了,他说完这话后便又昏睡过去。我将他在软榻前安置好,小声唤来李公公,方才离开。

回到桃花殿后我想了很多,翌日借口思念家姐,唤师姐前来。

“我不干了。”我两袖一摊,道,“江潇是位好皇帝,唐家和他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义凛然了?”师姐奇怪道,“你当真对他动了心?”

我这次再也说不出否认的话来。师姐定定地看了我良久,方道:“这笔买卖的违约金不少,你若下不去手,我可以派别人。”endprint

第八章

我不知道师姐口中的“别人”是谁,我只知道三日后便是秋狩,青龙帮若要动手,这样的契机再合适不过。

可我闯入御书房同江潇软磨硬泡了两天,他依旧不肯让我一同前往。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乔装尾随大部队前去。

一进猎场,我便感到四周有股浓郁的杀气,心下暗叫不好,急忙向江潇的营帐赶去。不知从何而来的杀手现下已将江潇等人团团围住。

刀光剑影间,我忽又想起江潇满身是血地倒在我面前的那个夜晚。满心的惶恐一瞬间大过所有理智,顾不得周围是否有我的同僚,无数刀片从我袖口飞出,我迅速冲进人群,将江潇护在身后。

“谁准你过来的?”江潇蹙眉问我。他怀里还抱着德妃,她显然是吓坏了,颤抖着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

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要护住德妃,让我有些难过,但我极快地将这情绪压下,确定他安然无恙后从袖口取出匕首,眸光冷冷扫过众人。

“采薇,青龙帮养育了你十年,你可知你现在在做什么?”说话的正是师姐。我万万没想过为了杀江潇,她会亲自上阵。

和自己的恩人对峙的确是叫人痛苦的事情,我试图说服她:“师姐,我们杀人不过是为了钱,这三个月我在宫里赌博,赚了不少外快,青龙帮若是付不起违约金,我可以……”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我们根本不是为了钱!”师姐出声打断我的话,数千铁骑声纷沓而来,我心中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德妃却像是看见了救兵般挣扎道:“爹爹,您终于来了,快救救女儿啊!”

率领士兵前来的是当朝手握重兵的孙将军,德妃的生父。可在听到德妃的呼救后,他仿若未闻,一干人马依次排开,将本就困在中间的我们彻底堵死。

“爹爹……”德妃有些不可置信。一众官员更是忍不住怒道:“孙志德,你这是要谋反吗?”

“谋反?”他冷笑着看向江潇,眼底覆上阴霾,道,“这皇位我让你坐了二十年,你也该还回来了。”

这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我心中一惊,正要提醒江潇,他却先一步笑道:“当年吴国战败,先皇仁慈,留你一命。你这样恩将仇报,可说得过去吗,青龙帮帮主?”

“呵,早闻江国皇帝聪慧,倒真被你识破了。”他说着从自己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那模样确是帮主无疑了。

我这才意识到,青龙帮根本不穷,只是这些年拿的悬赏金,都用在了购买兵器、培养兵力上了。

“朕微服私访期间,朝堂官员换了大半,暗卫通报孙将军性情大变,今日又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不闻不问,要猜出是你假扮的,想来也并不困难。”

我说今日江潇怎么非要带着德妃来狩猎,原是为了测试孙将军的真假。我心下稍稍释然一些,就见数十名暗卫从树上跳下,不远处的御林军亦姗姗来迟。

“将逆贼拿下!”江潇冷冷开口。眼看一切已成定局,帮主却倏地拔出腰间的长剑架在我的脖颈边,扬声道:“都让开!”

江潇脸色一变,语气竟有几分慌乱,道:“你放开她!”

“要我放开她可以,我要你以命抵命!”

“帮主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朕答应你。”江潇打断我的话,扬唇冲我笑了笑道,“采薇,其实在选妃时第一眼见到你,朕就知晓你是要来杀朕的。但为了能常常见到你,朕还是将你留下了。朕怕揭穿你后你要离开,才装作不记得。不让你参加秋狩,也是怕你为难。可你还是来了,甚至要为了朕与青龙帮为敌,你一定不知道朕有多高兴……”

江潇忽然说的这些话让我不安。我哽咽道:“你别说了……”

“采薇,你要好好活着。”江潇又是一笑,忽地取过侍卫的佩剑便朝自己的胸膛刺去。

“不要!”我惊呼。帮主却大笑道:“倒是个情种,我这便将何采薇杀了,让你们黄泉路上作伴!”

我此刻早已心灰意冷,也不挣扎。师姐却在这时猛地将我推开,那长剑便生生割开了她的脖颈。

“瑶瑶!”

帮主惊呼着搂住师姐,面上一片颓然:“瑶瑶你醒醒,天下我不要了,我只要你陪我……”

微风刮过,四周是接连不断的哀悼声。一瞬间失了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感到胸口疼到窒息,终是晕了过去。

第九章

我醒来的时候,江潇已被御医救下,并无大碍,唯有师姐一刀毙命。帮主搂着她,眼中早已失了往日的风采。

朝堂乱作一团,众朝臣纷纷上奏要将吴国余孽斩首示众,江潇却下令将众人放了,甚至要立我为后。

此消息一出,自然引得众臣抗议。我怕江潇为难,遂趁着夜深,偷偷离开了皇宫。

除了一身武功,我并无其他本领,杀手是做不成了,便在西南的城郊租了间铺子,以当保镖为生。

这期间我还打听过帮主的动态,他将师姐好生安葬后便去了越國,原因是越国一家酒楼的舞姬擅长跳广场舞,一曲《小苹果》更是引得越国太子青睐。

师姐常说自己是灵魂穿越而来的。我从前只当她被水灌坏了脑子,如今想来,兴许是她的灵魂又穿越到了越国。

念及此,我心中有些释然,可看着门前清冷的生意,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快没钱吃饭了。

其实店铺刚开业的时候,来的人并不少。可奇怪的是这些人明明交了定金,翌日却一脸惶恐地说他后悔了,还要我把钱还给他。

一来二去,来的人越发少了。

我十分惆怅,尚琢磨着要不要干回老本行,就见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我急忙迎上去,在看到对方招牌的笑容后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道:“江潇,我先前的那些客人,都是被你吓跑的吧?”

“是又怎样?”江潇面不改色,说着将一袋银子放置于桌上,“这里是二十两,你做我的保镖。”

这场景似曾相识,我只觉眼眶发酸,吸吸鼻子道:“才二十两就想收买我?你觉得我像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吗?”

江潇拍了拍手,李公公随即带着一群人扛着十几个箱子走了进来。

“这里一共有十万两黄金,你可愿意?”江潇含笑问我。变故突然,我愣怔在原地。他却忽地搂住我,柔声道:“不愿意也没关系,朝堂上的乱子已经被朕处理好了,这十万两黄金便算作你的聘礼。你可愿做朕的皇后,换朕护你一生一世?”

所有的坚持在这一刻都没了意义,我更用力地回抱住他,点了点头。

“成交。”endprint

赞 (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