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来我这儿改剧本

秦芦花

【故事简介】

陆嘉丞一定恨透了自己,毕竟四年前害他大病一场,不得不出国休养。四年后在剧组偶遇,他已经变成了呼风唤雨的大明星,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编剧助理。她小心翼翼地躲藏着,尽量不让自己碍他的眼。万万没想到,陆嘉丞却以让她修改剧本为由,三番五次地将她圈到自己身边……

酒店大堂里人满为患,沈欣瑜背着一个淡蓝色帆布包,满头大汗地挤在一群编剧助理中间。

忽然,人群中响起一声尖叫:“快看门口!是陆嘉丞啊!”

尽管早就知道陆嘉丞是这档野外探险真人秀的嘉宾之一,沈欣瑜还是身体一僵,迅速地低下头,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不要被陆嘉丞发现。

陆嘉丞很快在保镖們的簇拥下进了电梯。沈欣瑜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陆嘉丞,外貌和演技同等出众,今年才二十五岁,就已经获奖无数,是所有人心中的天才演员。

沈欣瑜最初接到的剧本大纲中,是没有陆嘉丞的名字的。

沈欣瑜大学毕业刚刚满一年,读的编导专业,专业能力可以,但是为人处世不够圆滑,幸好在老师那儿印象分还不错,所以老师经常会介绍一些薪资不错的活儿给她,比如这档节目的助理编剧。

而陆嘉丞,大一时就已经在知名导演的电影中崭露头角,现如今在电影圈炙手可热。圈内经常对陆嘉丞的“三不”原则津津乐道,即不接电视剧,不上综艺,不出专辑。

除此之外,陆嘉丞私下行事极为低调,几乎零绯闻,偶尔被狗仔拍到的几次,不是喝茶遛狗就是独自一人看电影,十足的“老干部”作风。

这档节目大纲最终敲定之后,沈欣瑜才突然得知陆嘉丞竟然中途加入了!

这对公司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对沈欣瑜来说却是晴天霹雳。

这种探险真人秀动辄上山下海,工作辛苦不说,拍摄周期还长。当红艺人都忙着拍电视剧、电影,去时装周光鲜亮丽地走秀,只有没那么多通告的小艺人才愿意接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鬼知道陆嘉丞脑子里哪根筋搭得不对了,居然主动要求加入!

沈欣瑜身为一个小小的编剧助理,已经是承了导师的情才换来这一份工作,无论如何不敢辞职,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永远不要碰上陆嘉丞。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当天晚上,沈欣瑜刚在小床上躺下,突然被总编剧梁万琳叫了出去,说是陆嘉丞那边对她负责的剧本部分有疑问,想跟她谈谈。

沈欣瑜脑中一下子蒙了,战战兢兢道:“谈、谈什么?”

梁总编不耐烦地说:“我不管陆嘉丞找你谈什么,总之你得给我把他哄高兴了。他现在是全剧组上下的大恩人,移动的收视率保障,你可别给我搞砸了。”

沈欣瑜嘟哝道:“万一他想占我便宜,我也得哄着他啊?”

梁总编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想得美!多少少女追着他,他跑还来不及呢,就你这样的,他怎么会看得上!”

沈欣瑜迫不得已,只能磨磨蹭蹭地去了陆嘉丞的房间。

陆嘉丞的房间是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房间外的走廊都铺设着全手工的赭红色波斯地毯,住一晚据说要三万。

沈欣瑜一边在心底痛骂万恶的资本家,一边战战兢兢地敲门。

刚敲了一下,门就被猛地打开了。

穿着白色浴衣的男人胸前衣领微敞,湿发垂落在额前,浑身散发着懒散迷人的荷尔蒙气息,微微地低着头看沈欣瑜。

沈欣瑜呼吸一窒,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道:“你好,我是……”

“再装不认识我,我立刻让你丢掉工作。”陆嘉丞冷冷地说。

沈欣瑜坐在奢华精致的深棕色沙发上,如坐针毡。

“我原本以为真人秀就是如实记录艺人的临场反应,没想到居然还有剧本,”陆嘉丞擦着头发,轻笑着说,“真是辛苦你们了。”

沈欣瑜微微尴尬地说:“是需要设计一些戏剧化的桥段,这样收视率会高一些。”

“山里道路泥泞,关雪盈走路困难,陆嘉丞主动背关雪盈上山,两人手指交缠,不时凑在一起低声细语……”陆嘉丞用朗读般的语气将手里的剧本读了出来,道,“这是你写的吧?”

这场真人秀名叫《一起出发》,一共六个艺人参加,三男三女。

虽然这是野外冒险节目,但出于收视率的考虑,编剧组往往会打造固定的男女“CP”,设计一些浪漫暧昧的桥段,以供播出时引发热点和讨论。

关雪盈才十八岁,歌唱类选秀节目出道,现在算是小有名气。小姑娘有一把好嗓子,人也长得甜美,所以立刻被编剧组选定作为陆嘉丞的“CP对象”。

沈欣瑜尽量镇定地说:“是梁总编让我这么写的……”

“山上夜晚寒冷,陆嘉丞充分展现男友力,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关雪盈保暖。递出外套时,两人的手无意间碰触在一起,关雪盈慌忙收回手,羞涩地笑了,陆嘉丞则宠溺地捏了捏关雪盈的耳根……”

沈欣瑜耳尖儿都红透了,只道:“梁总编说最好写得详细一点儿,但是你们也可以自由发挥……”

陆嘉丞面无表情地说:“关雪盈比我小整整七岁,看着这样的小姑娘,你们也真下得去手。”

沈欣瑜捂着脸说:“节目需要,节目需要。”

陆嘉丞忽然低下头来,缓声道:“其实……我还挺喜欢你写的这剧本的。”

沈欣瑜闻言,身体一滞。

陆嘉丞沙哑的声音近在耳畔,低声道:“但是,有些地方我还不太明白……不知道沈编剧……能不能给我演示一下?”

陆嘉丞说着,手指缓缓地覆上沈欣瑜柔软透明的耳垂。他的指腹有些粗糙,温度却滚烫。摸上沈欣瑜的耳垂时,他的手指毫不掩饰地轻轻揉捏起来,让她不由得浑身颤抖。

沈欣瑜终于猛地推开了陆嘉丞,夺门而逃。

陆嘉丞在她身后扬声道:“沈欣瑜,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去?今天我可以暂时放过你,明天你要是敢不来,我会亲自去找你。”

五年前。

乖乖女沈欣瑜终于脱离了父母的“魔爪”,欢天喜地地走进了大学校园。

她以高分考入了这所艺术院校的编导专业,满心憧憬地准备迎接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

在寝室的第一天晚上,沈欣瑜就听见门外有人喊道:“沈欣瑜在不在?楼下有人找!”

沈欣瑜跑下楼,看见宿舍楼前那道熟悉的颀长身影,两眼一翻,差点儿晕过去。

陆嘉丞适时地搂住她,说:“你看你,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要是今天我不在,你非摔成脑震荡不可。”

沈欣瑜怒目直视,道:“我摔倒还不是因为你!”

陆嘉丞假装深情款款地道:“我还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

沈欣瑜有氣无力地说:“陆嘉丞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陆嘉丞的回答很简单,道:“不好。”

在沈欣瑜漫长的少女时代中,陆嘉丞一直是那个让她咬牙切齿又避之不及的存在。

他成绩优异,相貌出众,运动细胞发达,堪称完美男神。

沈欣瑜初中时一度因为疲于为各路少女转交情书给陆嘉丞,怒而与陆嘉丞绝交。沈妈妈知道后,按着她的脑袋上门去给陆嘉丞赔礼道歉。

“有嘉丞这么好的邻居在旁边当榜样,你不好好跟人家学习,脑子里想什么啊?!”沈妈妈恨铁不成钢地说。

陆嘉丞在沈妈妈的拜托下前来给沈欣瑜补课。事实上,陆嘉丞这个人有点儿刀子嘴豆腐心,嘴上把沈欣瑜骂得狗血淋头,但无论沈欣瑜考成什么样子,仍旧会耐心地一题题教她。

在陆嘉丞的阴影下长大,唯一的好处就是高考前,沈欣瑜终于把数学恶补了上去,以高分考上了编导系。

大学时陆嘉丞时常来找沈欣瑜。由于在艺术院校出现得太过频繁,大一时陆嘉丞就收到了国内知名经纪公司的邀约,想签他拍电影。

陆嘉丞表现得兴致缺缺,倒是沈欣瑜知道那家公司打造过诸多著名影星,因此竭力劝说陆嘉丞去试镜。

陆嘉丞说:“沈欣瑜,这可是你劝我去,我才去的,你拿什么报答我?”

沈欣瑜被陆嘉丞的眼神盯得发慌,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笑嘻嘻地说:“你以后要是变成大明星了,别忘记我就好。”

陆嘉丞琥珀似的漂亮双眼深深地看进了沈欣瑜的眼睛里,他淡淡地说:“好。”

山区路难走,剧组到达拍摄地花了整整一天,晚上到酒店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沈欣瑜在大巴车上颠得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浑身筋骨四散,一下车就要冲向酒店房间。

陆嘉丞从保姆车上下来,隔着四五道人墙高声喊道:“沈欣瑜!”

沈欣瑜身体一僵,惨兮兮地回头道:“啊?”

陆嘉丞一点儿也没有要压低声音的意思,勾唇笑道:“别忘了昨天的约定。”

众目睽睽之下,沈欣瑜战战兢兢地问:“什么约定?”

陆嘉丞暧昧地说:“这么快就忘了?也行,那晚上我亲自去你房间找你。”

“不用了!”沈欣瑜慌忙道,“您想改剧本的话,现在说也行……”

“这会儿没空。”陆嘉丞笑眯眯地往酒店走,又微微侧头道,“不见不散。”

沈欣瑜被周围的目光射得万箭穿心,无可奈何地低下头,匆匆洗漱完毕后,硬着头皮赶往陆嘉丞的房间。

想起前一晚陆嘉丞健硕的胸膛和沙哑的低语,沈欣瑜的脸颊又不可抑制地滚烫起来。

电梯升到六楼,沈欣瑜刚走出拐角,就看见陆嘉丞背对着自己站在走廊里,面前站着一个身材妖娆、穿大红色短裙的美女。

沈欣瑜一愣,慌忙往后面藏了藏。

由于隔得比较远,沈欣瑜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见那个美女举止亲昵地帮陆嘉丞整理了领口,随后踮起脚,像是在和陆嘉丞接吻的样子。

沈欣瑜的心像是被人猛地揪紧了,心脏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大明星不愧是大明星,走到哪里都有美女投怀送抱。

既然这么忙,为什么还要叫她来呢?

沈欣瑜咬着下嘴唇,自嘲般地笑了笑。

片刻之后,美女离开了,陆嘉丞也回房间去了。沈欣瑜慢慢地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敲了敲门。

陆嘉丞看上去心情很好,眼角含笑地把她让进来,问道:“要不要喝牛奶?”

陆嘉丞竟然还记得她喜欢喝牛奶。

沈欣瑜摇了摇头,翻开剧本,一板一眼地说:“陆先生想改哪里,请直说吧。”

陆嘉丞被她硬邦邦的态度刺得一愣,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你在生气?谁欺负你了?”

沈欣瑜心口的酸涩几乎要溢出来,但还是强撑着说:“没有。”

陆嘉丞神情不悦,抱着胳膊冷冷地说:“那你觉得,哪里需要改?”

沈欣瑜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闻言便不再客气,哗啦啦地翻剧本,气冲冲地道:“这里,和关雪盈四目相对还不够,像陆先生这样恋爱经验这么丰富的人,应该是激情热吻才对;陆先生这种情场老手,连在酒店都能和陌生女人搂搂抱抱,怎么可能因为女孩子喂自己喝水就害羞?还有那里……”

“等等,”陆嘉丞莫名其妙地说,“我什么时候和女人搂搂抱抱了?”

沈欣瑜努力憋着眼里的泪水,说:“陆大明星在走廊里就敢和女人亲热,现在还想否认吗?”

陆嘉丞恍然大悟,看着沈欣瑜气鼓鼓的模样,忽然笑了,道:“沈欣瑜,你在吃醋?”

“少胡说了!”沈欣瑜说完,气呼呼地就要往门外跑,被陆嘉丞一把揽在怀里。

“你听我解释好不好?”陆嘉丞眼睛笑得弯弯的,道,“刚才和我说话的是我在上一个剧组认识的朋友,她在附近拍戏,碰巧也住在这家酒店里,所以我跟她聊了两句而已。什么搂搂抱抱,没有的事儿。刚才我头上掉了片叶子,她帮我摘掉而已。”

沈欣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闹了个大乌龙,脸色涨得通红,窘迫地说:“鬼才信你!”

陆嘉丞大笑了几声,眼看着又要凑过来。

沈欣瑜连忙手忙脚乱地拒绝道:“住手!我要喊了!”

“你冤枉我,还对我大吼大叫的,我要一点儿赔偿,不过分吧?”陆嘉丞说完,霸道地低下头来,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

沈欣瑜被陆嘉丞紧紧抱在怀中,忽然觉得这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她上大一的那年,陆嘉丞也曾经这样温柔地抱过她。

那天,陆嘉丞来学校找她,正好撞见一个男生向她告白。沈欣瑜尴尬不已,愣在当场。

陆嘉丞当机立断,一把将她扯了过来,护在怀中,冷冷地替她拒绝了对方。

沈欣瑜被他抱着,背部抵着他温暖的胸膛,心怦怦直跳。

陆嘉丞拉着她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她扭头看着那男生站在原地的样子,有点儿不忍心,小声问:“这样是不是太冷酷无情了……”

陆嘉丞面无表情地说:“不立刻拒绝,才是对他不负责任。”

“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呢,”沈欣瑜试探地说,“你有想要告白的对象吗?”

陆嘉丞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有。”

沈欣瑜呼吸一窒,道:“谁?”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聪明可爱,很有上进心,人也很善良,会为了救一只受伤的小奶猫,宁可挨骂,也要把小猫留下来。”陆嘉丞说着,面色微红,目光都变得柔和起来。

“你们……认识很久了?”

“很久很久了。”

沈欣瑜呆若木鸡地立在原地,机械地附和着笑了笑。

陆嘉丞有一个青梅竹马、聪明漂亮的暗恋对象,而她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一点儿都不了解陆嘉丞。

《一起出发》第一期的主要内容是爬山、在山上扎帐篷过夜、攀峭壁。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艺人们爬到了半山腰,第一天的行程结束。

节目组对六个人进行两两分组,每组分配一个帐篷。但帐篷是散的,需要艺人们合作搭建。

陆嘉丞和关雪盈当然被分到了同一组。

陆嘉丞动作相当熟练,似乎从前有过野外露宿的经历。他手臂上的肌肉汗涔涔的,摄像机也一直对着陆嘉丞猛拍。

对于这一环节,沈欣瑜编写的情节是:陆嘉丞双手忙于搭建帐篷,关雪盈温柔地用纸巾替陆嘉丞拭汗,目光交错间,两人相视一笑。

沈欣瑜尽量让自己忘记昨夜发生的事情,在镜头外拼命向陆嘉丞做手势,示意他表现得再忙碌一些,最好两只手都不要闲着,好让关雪盈有为他拭汗的机会。

陆嘉丞抬起头来瞪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有点儿生气。

沈欣瑜被他瞪得一缩脑袋,只好又冲关雪盈打手势。

没想到关雪盈这小姑娘实心眼儿,径直跑了过来,问:“姐姐你找我有事啊?”

关雪盈这一跑直接跑出了摄像机录制的范围,摄像师们手忙脚乱地调整镜头,结果把沈欣瑜也录了进去。

导演过来骂人,沈欣瑜有苦说不出,只好老老实实地低头听训。

她一抬头,发现陆嘉丞靠在支架边,眼睛都快笑没了。沈欣瑜越发气闷。

等到帐篷搭好,快睡觉的时候,又出了岔子。

关雪盈年纪太小,从小又被保护得太好,对于跟陌生男人睡一个帐篷很抵触。

等摄像机都关了之后,关雪盈悄悄和梁总编商量,问能不能让她和编导组一起睡房车。

梁总编半真半假地逗她,道:“跟你一个帐篷的可是陆嘉丞,多少少女梦寐以求的独处机会,你居然不要?!”

关雪盈噘着嘴说:“谁想要,那就给她好了。”

梁总编一本正经地说:“你要真想睡过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房车上本来就床铺有限,你上来了,势必有一个人要下去和陆嘉丞睡帐篷。”

关雪盈立刻笑容甜甜地看向沈欣瑜,道:“沈姐姐……”

沈欣瑜霎时有种肝胆俱裂的感觉,颤巍巍地应道:“……啊?”

“我听他们说,昨天晚上你去酒店房间找过陆嘉丞,你们一定很熟吧?”

沈欣瑜人微言轻,无论怎么赌咒发誓自己对陆嘉丞毫无想法,还是被关雪盈逮着机会推了出来,然后“砰”地关上了房车的门。

山上夜间蚊虫叮咬,沈欣瑜一向怕虫子,睡在外面无异于自寻死路。

沈欣瑜心中愤愤,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陆嘉丞的帐篷外,问道:“陆先生,请问你睡了吗。”

良久,沈欣瑜才听见里面传来一道淡淡的男声:“进来。”

沈欣瑜抱着膝盖缩在帐篷角落里。帐篷本身并不小,但是因为陆嘉丞身長腿长,单是坐着,就把帐篷撑得满满的了。

沈欣瑜想尽量避免碰触到他的衣角裤脚,只好努力把自己缩小,再缩小。

陆嘉丞就着帐篷顶端的灯光,正在翻看一本杂志。

沈欣瑜偷偷瞥了一眼,看见似乎是《国家地理》杂志。

看陆嘉丞似乎暂时没有睡觉的打算,沈欣瑜昏昏欲睡,勉强撑着眼皮和他打商量,道:“陆先生……”

陆嘉丞面无表情地继续翻杂志,像是没听见。

沈欣瑜无可奈何,乖乖地服软道:“陆嘉丞。”

陆嘉丞这才抬起头来,说:“有事儿?”

“那个,我想睡觉了……”

陆嘉丞一抬手,把灯熄灭了。

夜间气候寒冷,沈欣瑜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还是冷得瑟瑟发抖。

忽然对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宽大温暖的东西飞了过来,罩到了沈欣瑜身上。

依靠微弱的月光,沈欣瑜依稀辨认出是陆嘉丞的外套,顿时心下一热,脱口而出:“陆嘉丞……”

“嗯?”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陆嘉丞沉默片刻,说:“你觉得呢?”

帐篷里空间狭小,气氛又僵硬,沈欣瑜想活跃一下氛围,佯装活泼地说:“你在美国待了三年,现在回了国,就是海归啦。没想到你竟然还记得我们这些老邻居,嘿嘿。”

陆嘉丞没说话。

沈欣瑜心里发慌,有些慌乱地继续扯话题道:“对了,叔叔阿姨还好吗?他们现在和你住在一起吧?我看见娱乐新闻里你家的大房子啦,好漂亮,肯定很贵吧?”

陆嘉丞不咸不淡地说:“还好。”

“其实我还想说,”沈欣瑜声音越来越小,说,“我一直欠你一个道歉。我那次,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肯定不会同意拍那部片子的。”

陆嘉丞还是一副淡漠无比的样子,道:“哦。”

沈欣瑜终于无话可说了,安静地沉默了片刻,努力把涌到眼角的眼泪憋回去,小声地道:“你现在过得好就行……我要睡觉了。”

沈欣瑜刚把陆嘉丞的外套蒙在脸上掩饰泪水,帐篷顶部的灯就被人“啪”地打开了。

陆嘉丞猛地欺身上来,盯着她红通通的眼睛,冷静地说:“你在哭?”

沈欣瑜拼命想要用胳膊挡住眼睛,说:“没有,你看错了。”

“撒谎。”陆嘉丞用力抓住她的两条胳膊,强势地说,“到底为什么哭?”

沈欣瑜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他的冷漠回应而忍不住红了眼眶,兀自逞强道:“我哭不哭跟你有关系吗?你陆大明星只要高兴就能丢掉一切跑到国外去,在你眼里,我恐怕和陌生人差不多吧?”

“沈欣瑜,”陆嘉丞气极反笑,道,“世上还有比你更不讲理的人吗?我生病差点儿挂掉,你从来就没有担心过,是不是?”

沈欣瑜想起自己躲在被窝里、后怕到哭得双眼红肿的无数个夜晚,心中一颤,嘴上却仍旧不肯服软,道:“是又怎么样?”

陆嘉丞不再说话,眼神有些可怕地盯着沈欣瑜看了几秒,随即猛地低下头,堵住了她的唇瓣。

大一那年,陆嘉丞因为出演《默》而获得了年度新人奖。陆嘉丞成名之后,影视剧的邀约纷至沓来。

陆嘉丞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剧本合眼缘就接,不想接就不接,似乎只是拍着玩儿,并不把成为影视明星当作人生目标。

与此同时,沈欣瑜开始练习写一些剧本习作,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编剧行业进发。

由于阅历和年龄的局限,这些作品虽然充满灵气,但是大都青涩,与递给陆嘉丞的那些成熟剧本自然没法比。

沈欣瑜是个挺有自知之明的人,每次也就到表演系去坑蒙拐骗几个小学弟来,从来不去打扰陆嘉丞。

后来不知怎么,这件事传到了陆嘉丞耳朵里。自那以后,沈欣瑜的每一部剧本,陆嘉丞都强烈要求由自己出演,严令禁止沈欣瑜找别的男孩子当主演。

那时沈欣瑜已经知道他有暗恋对象的事儿,于是拼命警告自己不许多想。但是陆嘉丞天天在她面前晃,她心里也无法不小鹿乱撞,只好找各种办法赶他走,不是把拍摄地点安排在深山老林里,就是故意让陆嘉丞演一些边缘题材的人物。

然而陆嘉丞还是毫无怨言地要演。

到后来沈欣瑜故意说自己要写一部游泳题材的剧本,问陆嘉丞是不是也要参加。

陆嘉丞微微愣怔了一下,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沈欣瑜知道陆嘉丞小时候溺过水,所以不相信他真的会演。

那次之后,陆嘉丞消失了一个多月。

后来她才得知陆嘉丞因为逼自己学游泳而得了急性肺炎,虽然当时立刻被送往医院急救室,但情况危急,如果晚送一步就可能没命了。

这场肺炎也引发了陆嘉丞幼时的病根,陆家父母便带陆嘉丞去了国外看病,后来索性就让陆嘉丞在国外把书念完。直到大四毕业后,陆嘉丞才回国,重新踏入电影圈。

沈欣瑜心急如焚,几次想要联系陆嘉丞,想问问他的近况。然而陆嘉丞彻底将手机停了号,沈欣瑜每次打过去都是一片忙音。

有时沈家父母和陆家父母电话闲聊,沈欣瑜想借机和陆嘉丞说几句话,却每次都被告知陆嘉丞没空接电话。

慢慢地,沈欣瑜意识到,陆嘉丞也许是真的讨厌自己了。

于是沈欣瑜再也不敢去联系陆嘉丞,哪怕深夜一个人躲在被子里,为这一场离别哭得撕心裂肺、心如刀绞,也不敢再联系那个人了。

这一别,就是四年。

《一起出发》第一期的最后一场录制是在山中的一道瀑布前。嘉宾的任务是坐着小船冲到白浪中心夺回黄色三角旗,用时最短者即获得胜利。

比赛正式开始前,导演要派工作人员去插旗,原本极善水性的那名工作人员前夜睡觉时被毒虫咬肿了脚踝,动弹不得,导演只好临时抓包,扬声问有谁学过游泳的。

沈欣瑜老老实实地举起了手。

虽然腰上系着安全绳,面对湍急的河流,沈欣瑜脑中还是一阵眩晕。

她隐约看见陆嘉丞似乎皱着眉头正对导演说着什么,她不想被陆嘉丞看扁,因此迅速站进了小船里。

沈欣瑜定了定神,努力集中注意力,抓着绳子,一圈一圈地向内收,尽量快速地向白浪中心靠拢。

随着离插旗点越来越近,小船摇摆得也越来越厉害。

沈欣瑜浑身上下都被打湿了。她竭力忍着不适,抓着三角旗向石碓中央插去。

就在快要插上的一刹那,原本套在石壁上的绳套忽然滑脱,沈欣瑜一下子被河水冲入了湍急的水流中。

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尖叫。

沈欣瑜勉强抓住安全绳,刚想开口呼救,忽然一道白浪打来,河水顿时汹涌地冲入了鼻腔,呛得沈欣瑜眼前一片模糊。

“救命……”她微弱地呼救着,模糊间隐约看见有一道身影向自己迅速靠拢过来。

片刻之后,她的腰被揽住了,双腿被紧紧地箍住,抵在一个寬广而温暖的怀抱中。如同婴孩被母亲保护的姿势,她被人湿淋淋地抱回了安全地带。

一上岸立刻有人冲过来为她拍背和披上干毛巾。

沈欣瑜虚弱地吐出了几口水,抓着陆嘉丞的手背,看着他湿透的T恤和额前黑亮的湿发,咳了一下,说:“陆嘉丞……”

“我在。”陆嘉丞紧紧地抱着她,目光湿润而明亮地说。

“你现在不怕水了啊?”

“其实还是有点儿怕,”陆嘉丞按了按她的手心,道,“不过,刚才那一瞬间,我好像忘了这件事儿。”

沈欣瑜笑了,道:“其实,我是想说……”

周围人早已察觉到两人的动作似乎过分亲密和暧昧了,因此都眼巴巴地盯着沈欣瑜,看她要说什么。

“你衬衫湿透的样子,还蛮性感的嘛。”沈欣瑜呵呵傻笑着道。

一周后。

沈欣瑜躺在别墅外宽大的藤椅上,一边往嘴里扔着清甜的红提,一边恶狠狠地给关雪盈发微信。

“还想蒙我?我刚才看见你们俩的聊天记录了!在野外露营的那天晚上,你跟陆嘉丞串通好了赶我去帐篷的,是不是?”

“沈姐姐饶命!”关雪盈苦哈哈地回信息道,“陆大哥说,要是我跟他合作的话,他就帮我要到方凌的签名。方凌你知道吧?现在最火的乐队的主唱!”

沈欣瑜余光瞄到陆嘉丞在门口,连忙把跷着的脚放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坐着,还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茶几。

陆嘉丞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得了,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沈欣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陆嘉丞把一沓厚厚的信封放在茶几上。

沈欣瑜乍一看有点儿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于是疑惑地道:“这是……”

“你寄给我的。”

沈欣瑜恍然大悟,道:“这是你出国后,我寄给你的。但是你一封都没有回复过。”话尾带上了一点儿愤愤不平。

“其实,每一封我都看了,”陆嘉丞修长的食指拆开其中一封,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回信吗?”

沈欣瑜酸溜溜地说:“大概是,被洋妞的大胸和长腿迷住了,没时间回信吧。”

陆嘉丞摇摇头,说:“你不知道我当时写了多少封回信,然而最后全部烧掉了。”

沈欣瑜张口结舌地说:“烧掉了?为什么?”

“这件事儿,我和爸妈谈过。事实上,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没有离开过彼此,我后来想,这或许是我们始终无法看清自己内心真正想法的原因。”

“什么……想法。”

“你想过吗?如果我不再强制性地留在你身边,你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再有我的参与,我们是否会想念对方?是否分开之后,你才会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从而厌恶起从前的我?”

沈欣瑜默然无语。

他们切切实实地分别了四年,答案究竟是什么樣子,在这四年的时光里,已经一清二楚了。

她不好意思告诉陆嘉丞,那四年的时光里,她是如何在一个又一个难眠的夜晚辗转反侧,痛哭失声。

她只好把头埋在陆嘉丞胸前,感受着他身体灼热的温度,用力环抱着他结实的背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自己的答案。

“所以现在,你答应跟我交往了吗?”陆嘉丞俯下身来,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

沈欣瑜却忽然沉默了。

陆嘉丞没有催促她,而是安静地等着她开口。

“大一那年的情人节,你告诉我,你有一个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子,她长得漂亮,人也很善良可爱,还会养流浪猫……”良久,沈欣瑜才酸涩地说,“所以,你现在不喜欢她了吗?”

这件事儿一直埋藏在沈欣瑜心底,让她耿耿于怀。

陆嘉丞惊讶地说:“你不知道吗?那个人就是你啊!”

沈欣瑜目瞪口呆,道:“啊?”

“六岁那年,你在花坛里发现了一只被遗弃的奶猫,哭着要养,你妈怎么劝都不听,最后扣了你一个月的棒棒糖。”陆嘉丞含笑着说,“你居然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沈欣瑜没想到自己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急忙转移话题:“那我记得,你原先并不是特别想进娱乐圈的,为什么大学毕业后还是回国来拍电影了?”

“因为你想做编剧。”陆嘉丞简短地回答道。

“啊?”

“我后来想,如果有一种办法能让你怎样都离不开我,那大概就是照着这条路走下去了。事实上,我走到今天只有一个目的,除非你不干编剧这一行,否则永远别想离开我。”

沈欣瑜的声音像是埋怨又像是撒娇,小声道:“其实,我从来没有跑过啊,你这么凶……”

陆嘉丞缱绻温柔地笑了,轻柔地将唇印上了她光洁的额头。

赞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