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们都胖了

小锅

我也不是从小就会做饭的,还记得小时候想吃鸡蛋,就把整颗生鸡蛋放进微波炉,“砰”一声,可想而知,鸡蛋在里面炸得粉身碎骨,我哭着擦了很久很久。

第一次做饭是在大三的时候,我在校外租了间小房子,里面有个简陋的厨房。

有一天,男友突然说想吃家里做的鱼。我回忆了一下我妈做鱼的过程,觉得那有什么难的,我来做。

我去菜市场买了鱼和调料,回家洗干净后,倒完油直接就把鱼丢了进去。热油遇到鱼身上的水,顿时油花飞溅,我一边痛得嗷嗷叫,一边翻鱼。

最可怕的是,鱼摊老板杀鱼的时候,把鱼泡塞进了鱼肚子,而我并不知道。后来鱼泡炸了,我拿锅铲的手被烫出了一串水泡。

最后,鱼总算做好了。我紧张地看着他动筷子,只见他皱了下眉,但很快咽下去了。我也皱着眉,问:“是不是不好吃?”

他笑着说:“好吃。”

我以为像电视剧里那樣,他说好吃只是为了哄我开心,其实难吃得要死,于是自己赶紧也吃了一口——咦?真的很好吃!

那你皱什么眉头?

男友一脸无辜地说:“被鱼刺卡了一下。”

从那天起,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做饭天赋被激发了,开始潜心钻研厨艺。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由不得自己做主,但是做饭,好不好吃完全取决于自己的专注和决心。

当你做出一道好吃的菜,从中得到的成就感,会让你觉得得到全世界的意义也不过如此。

刚来公司上班的时候,我住得还挺远的,在河西。

我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床,洗头、化妆要一个小时(再苦也不能苦这张脸),六点在楼下等公交车,再穿过长长的湘江大桥到河东,再转车到长沙的最南边。

运气好,可以在八点二十之前到公司,还能在楼下打包一碗米粉。

可万一桥上出点儿小事故,那一天就算白做了。那时一个月才一千二,迟到一次要扣三十。

下班要再转两趟车回到河西,回到家时,天都黑了。

回家推开门,家里一片漆黑,只有卧室的电脑屏幕发出一点儿光。那阵子男友因为工作不顺,辞职了,几乎一整天都耗在游戏上面。

为了哄他开心,即使七点半才到家,我也会变着花样做好吃的。

那时候也没觉得辛苦,因为喜欢,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直到有一次圣诞节,公司聚餐,我是第一个离开的。那天的出租车非常难打,吹了大半小时的寒风,最后我咬牙坐了高价黑车回家。

我提着外卖回到家,他皱了皱眉:“我不想吃外卖。”

我说:“那我给你煮碗面吧。”

他在打游戏,头也不回地回答:“一天都没吃米饭,我想吃饭。”

我翻了个白眼,深呼吸着安慰自己:大过节的不要生气,做个饭而已。然而等我做好端出来,发现他已经把外卖吃完了。

然后……故事的结局是,我终于下定决心搬到了最南边,和朵爷在公司附近租了房。早上可以七点起床,虽然还是每天都迟到。

我也依然热爱做饭。下班后,大家经常在附近的菜市场买好菜,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想吃的和不想吃的,然后去我们家。丐胖他们洗菜,我炒菜,朵爷洗碗。

后来,和我一起吃饭的人,都长胖了。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