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惨被下药中

一根青葱

荣和地产大厦第81楼,总裁办公室外靠近走廊的助理台上。

麦小乔一只手端着一杯刚刚冲好的咖啡,另一只手握着两个小纸包,眉头紧紧地皱起,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不远处,那扇厚重的大门内隐约传来齐蕴的怒吼。

砰!

开发部经理和他那份调研整合报告一起被吼了出来。

麦小乔吓得手一抖,两个纸包里的粉末尽数落进了咖啡里,一转眼就溶解了。

一不做,二不休,麦小乔拿起勺子搅了搅,将那杯加了“料”的咖啡送到了总裁助理郝秋莲的手上。

麦小乔只是一个刚来公司不到—个月的实习助理,还没有进去送咖啡的资格。

接下来,她要做的事就是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等待良机。

没过十分钟,良机来了。

齐蕴一把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剑眉紧皱,步伐略显凌乱地朝麦小乔的方向奔来。

麦小乔默默在心里丈量着距离,十米……五米……两米……右拐……

砰!男洗手间的门在她的视线里被重重关上。

“耶!”她默默给自己鼓劲,然后火速站起来,悄无声息地溜进了齐蕴的办公室。

麦小乔直奔齐蕴的办公桌,她之前来过一回,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放在办公桌的第二个抽屉里面。她原本想等齐蕴下班后再溜进来,可是他只要一下班就会把所有有锁的地方全部锁住,丝毫不给像她这样的小人可乘之机。

“齐总啊齐总……你不能怪我,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麦小乔翻出文件夹,笑得一脸得意。

齐蕴拉开了大门,看着跪在地上翻东西的麦小乔,大声呵斥:“你干吗!”

麦小乔吓得一抖,手里那个写着“鸳江花园2217户收购合同”的文件夹掉在了地上。那老中医还行不行了……

说好的一包见效、两包拉到死的药效呢!

这才五分钟,齐总怎么就出来了啊……好在那合同掉落的位置刚好在办公桌的后面,齐蕴应该没看到,麦小乔转着眼珠子想着怎么解释。

咕咕咕……齐蕴又捂住了肚子。他恶狠狠地冲麦小乔道:“你给我站在原地别动!”然后,他风—般地奔向厕所。麦小乔一愣,突然想到了老中医说的关键字:持续拉肚子多次。

哎呀!她一拍脑袋,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刚刚应该躲在办公桌底下,然后再伺机潜逃的呀!

傻子才会待在原地等他,麦小乔一把拾起掉落在地的合同,溜出办公室,留下一封早就写好的辞职信,背着自己与女神同款的小包包,马不停蹄地逃之夭夭了。

新盛房屋中介所。

麦小乔拧开一瓶冰可乐,咕噜咕噜灌下肚。

“小乔,你真的偷出来了?”好闰密文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惊叫出声。

麦小乔一把捂住她的嘴,刚刚拿过冰饮的手让文颐一颤。

“你要死啊,讲这么大声!”麦小乔睨着她。

文颐也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于是,降低音量把麦小乔拉到椅子前坐下,翻了翻刚刚到手的收购合同。

“你真的要现在卖吗?”文颐有点犹豫地问。

“当然……”现在不卖,等齐蕴发现了再卖吗?

“好吧……”文颐打开合同仔细审阅,那是荣和地产收购麦小乔的房子的合同,还没盖章走流程,如今两份合同都在麦小乔的手上,麦小乔想把房子以高价转卖给别人。

文颐跟麦小乔确定了重新卖房子后,把房子的相关信息挂到了网上,说:“你这套房子市场价是800万,你现在降价到700万,估计很快就会卖出去了,放心。”

麦小乔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突然想到齐蕴那双似乎含着冰一样的眼睛,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事吧,她的心好像突然停跳了一拍。良久,她握了握手中的可乐瓶,对齐蕴来说,几百万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此时的自己来说,却是救命钱,必须拿到才行。

文颐一边埋头整理客户资料,一边问:“你把工作辞掉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麦小乔右手轻轻一扬,被喝空的可乐瓶以抛物线的形式准确地落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荣和地产集团旗下的仓库在招库管呢。”

“啊……”这次文颐的下巴是真的要掉下来了。

库管的招人标准很低,麦小乔轻轻松松就得到了这份工作,工资不高,但是文颐那边的房源已经有了意向客户,择日就可签订合同,一个月后等钱到账她就会离开这座城市。所以,工资只要能养活自己就行,更何况,库管职位包吃包住,麦小乔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

当然,这种满意只持续了五分钟,因为五分钟后齐蕴坐在了她的隔壁位子。

仓库的资料多,有些是需要体力活,所以,经理招她进来的时候说明了还会招一个男库管。

可是,给麦小乔一百个脑袋也不会想到另外一个男库管会是齐蕴。

看着绝尘而去的经理,麦小乔在心中呐喊:喂,这可是你们总裁呀,跟我这种低层次员工混在一起,真的好嗎!

相较麦小乔的惊恐,齐蕴的神色就有些复杂了,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怀疑到愤怒到后来的玩味,他一字一顿地道:“麦小乔!”

麦小乔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抱着齐蕴还没发现她给他下泻药的侥幸心理,麦小乔强忍住心慌,皮笑肉不笑地把嘴巴扯出一个弧度:“你好啊……新同事……”

齐蕴一愣,嘴角的嘲讽意味更加明显。

“很好……麦小乔,你很好……”

“呵呵,一般一般,呵呵……”忽视掉齐蕴语气中的愤怒,麦小乔说完这句话后就缩回自己的座位上装鸵鸟。

好在,齐蕴接下来并没有找她的麻烦,看来应该是没有发现那件事,麦小乔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堂堂总裁要来这里做个库管,但是只要这一个月内上面没发现合同不翼而飞,钱一到账,她就会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麦小乔换了一条白色碎花一字领长裙,化了个淡妆出门。

今天是跟文颐约好的与客户碰面的时间,她得给对方一种“姐并不缺钱,也不是那么着急卖”的印象,才能更快地卖掉。

文颐说这是一种客户心理,麦小乔虽然嗤之以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打扮了一下。

约的地点是一家中档咖啡厅,环境还不错,价格也不高,麦小乔刚进门就见文颐远远地朝她招手,客户背对着她,椅背偏高只能看到他的半个后脑勺。

“小乔,快来……”文颐朝门口小跑了几步,挽住麦小乔的胳膊往里走。

如果不是这家咖啡厅的光线实在有些阴暗,以麦小乔的机智程度,一定能发现在文颐喊出自己的瞬间,那客户后脑勺明显一顿的动作。

然而,等她已经站在对方面前时,一切都晚了。

客户居然是齐蕴。

跑!

麦小乔下意识就想做出这个动作,却被文颐扯住了手臂。

意识到她的僵硬,文颐笑唁嘻地说:“小乔,你怎么了?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客户,姓秦,房子都不用看,直接报价800万……并且是一次性付款哦。”

是秦还是齐啊,文颐你这个猪队友!

齐蕴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连文颐都感觉到了……

“小……小乔?”文颐见麦小乔僵硬着不动,戳了戳她的手臂,“难道是认识的?”

麦小乔面色灰白,认命地抖出一句话:“这位就是荣和地产集团的总裁——齐蕴。”

“啊!”文颐一下跳起来,指了指麦小乔,又指了指齐蕴,“这……这……啊!我突然肚子疼,我先去厕所,你们聊!”说完,文颐逃难似的跑出了咖啡厅。

麦小乔翻了个白眼,拙劣的演技,简直白瞎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纠正一下……”齐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是荣和地产集团前总裁……”

齐蕴皱着眉道:“你打算就这样站着?还是说……”齐蕴突然站起身,一米八二的身高欺身而下,在麦小乔耳边吐出一句话,“想像上次那样逃跑?”

麦小乔身体一抖,她感觉自己的腿一麻,要不是双手死死撑着咖啡桌,或许她已经瘫软在地上了,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她应该能猜到的。

麦小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对面的棕色沙发椅前坐下。沙发很柔软,她刚坐下就陷进去一块,这让她稍微有了一点安全感。

“齐总……我……可以把之前购房的钱还……”麦小乔的唇色发灰,她决定求饶。她知道,如果齐蕴不愿意放过她,那她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她在偷合同的时候就想过这个后果,但不是这个时候,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坐牢。

“你很缺钱吗?”

麦小乔猛一抬头,直接撞进齐蕴深幽的瞳孔里。

“所以,你可以去偷?”

齐蕴的眼睛里,那个恨不得低到尘埃里的女人,是自己吗7麦小乔的鼻子有点酸,也许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我可以解释。”

“嗬……”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齐蕴右手修长的食指一下一下摸着面前的咖啡杯杯柄,“那你的解释最好充分一点,毕竟因为你的偷盗行为,我可是从一个大总裁变成了你的库管同事了……”

麦小乔一愣,虽然已经跟齐蕴共事了一天,但是她一直认为那不过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来体验民问生活疾苦的。她听见自己的嗓音变得尖锐:“齐总,这不可能!那房子当时你收购时只花了400万……你……你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齐蕴的眼中含有杀意,好像恨不得就要将对面的人吃干抹净,“不可能因为这区区几百万从总经理的位置被人赶下台吗!”

齐蕴突然抓紧麦小乔的手腕,将她从沙发上越过茶几直接拉到自己眼前,狠狠道:“如果是因为投标资料里突然少了一份合同,导致辛苦了三年的投标项目功亏一篑,直接损失超过十个亿呢?就因为这区区几百万……几百万,”

麦小乔手腕疼得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折断,齐蕴的话让她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地落下来:“对不起,齐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有难言之隐……”

滚烫的泪珠滴落在齐蕴的手臂上,他一旺,松开了手。

麦小乔是真的有难言之隐。

这个难言之隐让她愿意牺牲自己的前程去做可耻的小偷。

但是,她没想过会连累别人,特别是齐蕴。

在她还没有成为穷人之前,她的男神是齐蕴。齐蕴是A市有名的“富二代”,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的那种。自从齐蕴从美国留学回来接手荣和地产后,荣和地产一跃成为全国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公司,股票也是噌噌地涨。

齐蕴为人低调,不愿意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只偶尔被狗仔拍到侧面传到网上,从此以后成为万千少女的“侧面杀”男神。

但是在成为穷人,而且是卖房、卖车恨不得卖肾的穷人后,麦小乔的男神变成了人民币。

她费尽心思进入荣和地产,只是为了偷回一个已经被卖掉的房子,她需要錢。

A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外。

齐蕴皱着眉头看着里面还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人,看着病床名牌上写着他的名字,姓麦。

“你父亲?”

“嗯……几个月前不小心被车撞了。”麦小乔强忍着心酸,尽量平淡地说着,“我家破产了,我爸把所有房子都卖了,鸳江花园是最后一套被卖掉的。他拿了400万块钱打算继续去赌场,可惜……在路上被车撞了。”

麦小乔自嘲地笑了笑,声音也低了下去,带着一丝无力:“齐总,我知道这些都不关你的事,我都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可是,他是我爸爸,无论他做了什么,都罪不至死,但我没想过会连累你。”

她是真的很需要钱,她的父亲被车撞了,400万块钱不翼而飞。医护人员赶到的时候,她父亲手机里只有麦小乔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就凭这点,她麦小乔也不得不承担起那巨额的医药费。

“他已经好转了。”是大把金錢砸进去,让他好转的。

麦小乔偷偷看了一眼齐蕴,见对方只是沉沉地望着重症监护室里的麦父,好像在思考什么,她只能继续道:“我打算把他转到老家的医院休养……”

齐蕴仍是不答。

麦小乔一咬牙:“齐总,你若是要将我送去派出……”她的话被齐蕴打断。

“麦小乔,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要不要?”齐蕴终于把目光移向麦小乔,眼神中似乎还藏着一种释然的情绪。

“啊?”

“你帮我做一些事,我不告发你,还借钱给你……并且……”齐蕴声音一顿,低头看向麦小乔,尽显霸道总裁的气息,“不要你利息。”

麦小乔愣住,真有天上掉馅饼这样的事,还是说自己的好人品全用在了这一天?

“怎么?”齐蕴一笑,嘴角勾出一个邪魅的弧度,又流露出办公室内暴躁总裁的气场,“麦小姐还是更想去派出所逛逛?”

“不、不、不!”麦小乔反应过来,火速恢复狗腿本质,一把揪住齐蕴的衣摆,“小人任凭总裁大人差遣,诘放小女子一条生路!”

“嗯?”齐蕴眼角一挑,瞥着麦小乔揪着自己衣摆的手。

“哦,呵呵……”麦小乔连忙把手拿开,又轻轻掸了掸衣角,谄媚地说道,“哎呀,差点把总裁大人的衣服弄皱了。”

齐蕴嘴角憋不住的笑意变成了一声轻咳,他将头微微仰着看向走廊的另一边,才放肆地让笑意在脸上蔓延开。

这傻妞……齐蕴在心里想。

总裁来搬货了!

多么振奋人心的八卦新闻,多么富有荷尔蒙元素的场景,竟然没有人来围观?

麦小乔对荣和地产的女性同事们表示非常不解。

“麦小乔,你发什么呆?”齐蕴刚刚清点了一下资料箱后,拿起桌上一瓶没打开的可乐就往嘴里灌,自从上次遭遇了麦小乔投毒事件后,齐蕴就对所有冲泡饮料有了阴影。

“噗……”下一秒,齐蕴喷了出来,这是什么怪味的可乐。

麦小乔一脸无辜地推荐:“这是最新出来的樱桃味的可乐哦,齐总……”

齐蕴拿起瓶子一看,果然黑漆漆的瓶身上画着两颗不伦不类的樱桃,这饮料的生厂商脑洞开得有点大啊。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派出所一趟……”齐蕴坐到椅子上,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麦小乔这些天早就适应了齐蕴的假动作,该配合他演戏的时候,麦小乔演得淋漓尽致。她马上扑了过去,换来齐蕴傲娇一笑,然后举着手机给齐蕴看:“老大,你要我打入荣和地产后宫,我已经成功了!”

并且靠着发你的“搬砖照”,麦小乔一跃成了后宫群的小红人。

麦小乔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句“小姐妹们,下午好”,瞬间引起了众多姐妹的跟楼打卡。齐蕴对这个现象很满意。他并不知道,姐妹们打卡的原因是只要麦小乔出现就会附带一张特别有看点的总裁的照片。

齐蕴交给麦小乔的第一个任务是进入荣和地产女性的微信群,成为一个活跃分子,但是没有跟她说接下来要做什么。

荣和地产属于荣和集团,集团老板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齐焕在国内多年却因为没有做出任何业绩一直不得重用,所以,二儿子齐蕴游学归来直接就将齐焕赶出了集团高层,上个月擅长人心权术的齐焕终于寻得机会将齐蕴弄下台了,原因不仅仅是齐蕴丢掉一个大单,更重要的是,传说齐蕴与黑社会有不正当往来,有可能对公司造成巨大的影响。

而让齐蕴丢掉那个大单的罪魁祸首,就是麦小乔。

但是,麦小乔对那个更重要的原因非常好奇。

要下班了,麦小乔实在没忍住开口问了句:“老大,你真的跟黑社会有不正当往来?”

齐蕴摆弄手机的动作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后低声嗯了一声。

麦小乔一拍桌子:“那……”

“那什么?”齐蕴抬头看她。

麦小乔想说那你被赶下台的原因根本就不在我,话到嘴边又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叮!

麦小乔的手机上出现了一条未读消息,她点开一看,是一张照片,准确地说是一张偷拍的照片。照片上,在一个散着微光的窗口里,一对男女相拥着。麦小乔看了一眼那对男女,面目均有些模糊。

“用你最擅长的八卦口吻发到后宫群,就说‘网上流传的荣和高层出轨照片,你不信,给大家辨辨真伪。”齐蕴收了手机说。

“这……这人是你大哥?”麦小乔张大嘴巴。

“不是……”

“那?”

齐蕴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材质并不好的木桌,生生给敲出了质感:“这世界上无中生有的事情太多了,更何况这对男女原本就在她们隔壁。”

哇……你这个总裁好有心机啊!

我喜欢!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有八卦的地方就有是非。

微信后宫群集合了荣和地产几乎各个部门的女性同胞们。

她们目光毒辣、一针见血,擅长时问推论、身高推论、体型推论、喜好推论等等。

总之,一个星期后,大家竟然真的总结出,那个出轨的高层竟然是新上任的总裁齐焕,而那个小妖精是某夜店的公关小姐。

这消息一出,整个公司看齐焕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齐焕非常愤怒,想要寻出八卦的源头,然而八卦这种东西,哪里有源头可以寻?即使大家都知道一开始发这张照片的是麦小乔,不过麦小乔总是提供帅气前总裁的美照,大家都帮她隐瞒,她才躲过一劫。

很快媒体和狗仔闻风而动,一时之间整个网络都在传荣和地产新总裁出轨夜店小姐的新闻,瞬间将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

狭小的库管办公室里,麦小乔啃着齐蕴买的鸡腿大快朵颐。事情发展得太顺利了,让麦小乔有些怀疑。

“老大,你是不是在群里还埋伏了别的内线?”这是麦小乔的第一直觉。

“我只有你。”

麦小乔的心一跳,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暧昧呢?

“那怎么这么顺利呢?”麦小乔喃喃白语。

齐蕴躺坐在沙发上,自信一笑:“虽然我凶,但是我帅,相信大家还是更希望我回去……”

“是、是、是,你帅,你有理!”

她放弃对话,决定安心吃鸡。

“你看你这粗犷的吃相,还能嫁得出去吗!”齐蕴皱着眉递过纸巾,像是生怕被什么感染一样退到另一把椅子也坐下了。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也没必要装嘛……”麦小乔放下骨头,满手油污就去抓另外一块鸡翅,“反正你对我又没意思……”

“你怎么知道?”

“啊?”麦小乔一口撕下红油鸡翅的一大块肉,一边含糊地应答。

齐蕴已经站起身,走了过来。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没意思?”

“噗……喀喀……”麦小乔冷不丁被吓了一下,呛得使劲咳,“老大,我知道你看我不爽很久了,但是能不能不要选在吃东西的时候报复我啊?”

“……”齐蕴给她端来一杯水。

麦小乔一口喝完后,冷静了下,随便用纸擦了擦手上的油污,然后用手背探了探齐蕴的额头道:“没发烧啊……怎么满口胡话?”

“……”齐蕴只感觉自己的额头多了一道油渍,他不禁打了个冷战,将那包还剩下大半没吃完的鸡丢进垃圾桶,掏出纸巾擦擦额头,怒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不干活?”

麦小乔:“……”

喂!还让不让人讲道理了,这明明是你给我买的好吗!

而且现在是午休时间,你又不是我老板,管这么多?!

麦小乔试着用眼神将对方杀死千百遍,又为还没来得及被吃就葬身于垃圾桶的鸡默哀一秒钟后,走到员工休息室,直接躺平睡觉。

我才不加班呢,哼……

夏季炎热,办公室里的冷气不足,没多久,穿着牛仔短裤的大长腿就露出被子一大截,裤子刚好被被子盖住,露出的风景更是让人遐想。

齐蕴从门口路过,见到那风景,神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低声道了句什么,然后一把将自己的被子也全部盖在了麦小乔的身上。

麦小乔是被热醒的。

她大汗淋漓地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竟然盖了两床被子。这么热的天,竟然给她盖两床?!

“齐蕴!你给我出来!”麦小乔的起床气不容小觑,她一把掀开被子下了床。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哟!你声音小点……”库管主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进来了。

麦小乔一慌,难道自己睡过头了?已经到上班的时间了?

库管主任伸出右手的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董事长来了,正在外面找齐总谈话呢!”

“董事长?”麦小乔要探出脑袋去瞧。

库管主任一把拉住她:“你还敢去瞧,乖乖在这待着,不该听的别听。”

麦小乔有些心慌,莫非是董事长发现是他们在背后捣鬼,来找齐蕴算账了吗?想到这点,她更是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声音。

模糊的男音传来“心仪的姑娘”“收购”“黑社会”这样的字眼。心仪的姑娘?麦小乔心里一堵,齐蕴有了心仪的姑娘吗?什么黑社会啊?最近自己一直和他在一起,没见他跟什么黑社会有往来啊。不行!这个锅齐蕴不能背,麦小乔决定去做证。突然,她一把拉开房门,在库管主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冲了出去。

“董事长,我可以做证,齐总跟黑社会没有往……来……”麦小乔一个箭步冲到外间,提高音量道。

两鬓已经花白的齐父一愣,抬眼看过去时,齐蕴已经大步走过来将麦小乔挡得严严实实。

“这就是那个姑娘?”齐父看到麦小乔眼睛一亮。

“嗯。父亲,我会回家跟你說清楚,您说的那件事我也会再考虑的。”齐蕴下的逐客令不能再明显了,齐父也不生气,点点头,转身就往回走,走了几步后突然冲齐蕴身后被牢牢拉住的麦小乔道:“麦小姐,希望你有空来我家做客哦……”

“哦、哦,好……您慢走……”麦小乔客客气气地点头。董事长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客气?

齐父一走,库管主任也走了,整个空间只剩下麦小乔和齐蕴,空气突然冷了下来。

齐蕴自己倒了杯茶,若无其事地喝着。

这气氛有些尴尬啊……麦小乔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后知后觉地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她没话找话地问:“齐总是不是有了心仪的姑娘?”

齐蕴好笑地看着她回问:“与你有关?”

“呃……”她撇了撇嘴,她倒是希望与自己有关系呢。

齐蕴看着她的表情低头抿了抿唇,将笑意隐藏了。

唉,董事长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呢,还请我去他家做客?麦小乔烦躁地挠了挠头。

“那个齐……齐总啊……我刚刚是不是在董事长面前说错话了?”她老老实实地在齐蕴旁边的椅子上坐好。

“嗯。”

麦小乔不服:“我哪里错了?”

齐蕴抬眼看她,黝黑的瞳孔像是深潭,让人轻易就沉迷其中。

良久,他说了一句:“你说我跟黑社会没有往来。”

麦小乔:“……”

她莫名有此心虚。

叮叮……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麦小乔掏出手机一看,是文颐。

“喂,小乔吗?你爸醒了,派人找到我这里来了……”文颐那边的声音小小的。

麦小乔站起身,走出门外,惊喜道:“真的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刺耳的衣服的摩挲声,麦小乔听得直皱眉,那边就传来一个沙哑的男音:“大小姐是想我过去接你,还是你来你闰密家找我?”

是阿乐哥,父亲最得力的手下。

麦小乔心中一酸,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你们总算回来了。

麦小乔差点忘记,在成为穷人之前,她还有—个隐藏着的更重要的身份——黑社会老大、麦华赌王麦成明的千金。

在去文颐家的路上,麦小乔紧张得直搓手:“文颐啊文颐,你这个猪队友千万不能出卖我啊!”不知道为什么,在得知父亲的人找到文颐的时候,麦小乔内心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千万不要让齐蕴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在荣和地产做库管。

等麦小乔颤巍巍地敲开文颐家的门的时候,一群小弟齐刷刷地冲麦小乔行礼:“大小姐好!”声音大得就要冲破天际。“嘘……”低调低调!

此时阿乐恭恭敬敬地半低着头立在前头,文颐跑到面前冲她眨了眨眼睛,麦小乔的一颗心总算放下。

算这死丫头有良心,没有出卖自己。

“是阿乐办事不力,才让师父和大小姐陷入这样的困境。”刚从澳门“学习”回来的阿乐竟然也变得白白净净的了。

麦华赔场是A市最大的赔场,赌场的老板麦成明想要扩大发展,将得力的手下悉数派往澳门赌场取经。没想到的是,手下刚走,赌场就出了事,先是被人诬陷赔了钱,将麦家几乎赔得倾家荡产,后又有亡命之徒趁机报复,用一辆废旧的大货车撞上了麦成明坐的小轿车。阿乐一行人去澳门之后,全部单线与麦成明联系,麦成明一出事,麦小乔竟然怎样都联系不上人。她为了救人才做了偷合同那样不入流的事。

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麦小乔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场面顿时变得又心酸又尴尬……十几个劲装肌肉男静静地看着自家大小姐号啕大哭不知所措。

“麦小乔,随便哭哭就行了……”一个冷清的声音从门口玄关处传来。

齐蕴?

麦小乔止住哭声,他怎么会来这里?

她一个弹跳从地上坐起来,妄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齐蕴的视线。开什么国际玩笑,里面站着这么多彪形大汉喊她大小姐,被齐蕴知道了,他会怎么看?她还怎么保持纯洁的小白花的形象?

齐蕴伸出一根食指戳着麦小乔的脑门,嫌弃地将她推开。

阿乐:“齐总好!”

一众手下齐刷刷地叫道:“齐总好!”

麦小乔:“阿乐?”

齐蕴好笑地看着麦小乔脸上可谓是非常精彩的表隋,忍不住笑道:“麦小乔,你现在觉得我跟黑社会有没有往来?”

麦小乔:“……”

她很想知道,她是不是被耍了?为什么感觉什么事都不太对劲?

阿乐拍了拍麦小乔的肩膀,用虽然不大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道:“师父要我传句话,他说,他老^家对这个女婿很满意。”

“什么女婿?不要胡说!”麦小乔的臉瞬间涨得通红,她承认她以前是对齐蕴有过非分之想,还曾经派过小弟去调戏他,但是现在她早就把心思收起来了啊!而且,当事人还在场,这样说出来真是太丢脸了啊!

“阿乐,也帮我向岳父转达一下我的问候,让他好好养病,有时问我会带小乔去看他……”齐蕴看着脸红到耳根的麦小乔,接话接得无比自然。

此时的麦小乔只希望地面凭空出现一道裂缝,好让她钻进去。

“说吧……怎么回事?”麦小乔现在非常需要解释。

小小的单身公寓里挤满了人,文颐在端茶倒水。阿乐感激地看了一眼文颐后,开口道:“是姐夫……”阿乐被麦小乔的“眼刀”吓到,连忙改了口,“是齐总联系我们,让我们回来的。”

麦小乔有些疑惑地看向正在悠然自得喝茶的齐蕴:“你……”

齐蕴小抿了一口热茶后,将茶杯放下:“那天在医院,我一眼就认出了躺在床上的是麦成明。只是,没想到,麦成明的女儿竟然是你?”

这个怀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不够霸气、不够妖娆吗?难道我配不上赌王千金这个身份吗?

“那……”麦小乔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道光闪过,想起那个与黑社会有不正当交往的传言,“难道我就是那个与你有不正当交往的黑社会?”

“嗯哼……”

“可是!可是你传出与黑社会有不正当交往的时候,是我下……下药逃跑之后啊,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我是赌王的女儿呢!”

“噗……”围观群众很不给力,没忍住笑出了声。

在齐蕴要杀人的目光中,众人决定保命要紧,陆陆续续起身出门,最后一个出门的文颐还非常贴心地把门锁上了。

麦小乔:“……”

“你还知道你给我下了药?!”齐蕴的怒气一下就上来了,想起那天自己生不如死的经历,他真是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子掐死。

可是,那天从监控里看到是麦小乔下药的时候,他竟然不忍心去抓她,当然,等到后面发现购房合同失窃之后,想抓又不知去哪抓了。

麦小乔自知有错,也不作声了,乖乖低着头,一副怕被打死的样子。

齐蕴叹了一口气:“麦小乔,你以为凭你一个大专文凭的人没有后门能进得了荣和地产?”

难怪当时进得这么容易,麦小乔不自觉地点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据理力争:“可是我没有走后门啊!”

齐蕴一个曲指给了麦小乔一个栗暴!

“啊……干吗打我?”

“你是不是傻?”齐蕴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我就是你的后门啊……”

“啊……”麦小乔呆在原地。

夜幕降临,万千灯火依次点亮,屋内只开了一盏暖黄色的小灯,越发映得齐蕴面如冠玉,英俊得不可方物。

“你喜欢我?”良久,麦小乔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嗯。”

“因为我给你下药?”麦小乔不可置信,那她还把齐蕴的照片拄在墙头干吗,早知道下药就好了啊!

齐蕴怒目瞪过去:“你是不是想死?!”

其实,一开始齐蕴只是因为她的名字叫麦小乔,便开了先例,让她进了公司。

是他引进来的狼,他不忍心捕杀而已。

真正喜欢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麦小乔将他带到医院的时候。

那天,他知道了她偷盗的真相,比这个真相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这些年来唯一在自己心底烙下印记的人竟然也是她……

赌王之女麦小乔。

一切水落石出,男神爱上我,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

麥小乔一边吃着颗粒饱满的车厘子,一边坐在库管办公室美滋滋地笑着。

她吐出一颗籽,籽撞在垃圾桶的桶壁上传来叮的一声响,终于将麦小乔的脑回路撞正常了。

齐总还没上位啊!她怎能独自享清福?

那天晚上,齐总告白后,就将麦小乔送回了仓库,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某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作为赌王的千金、总裁准夫人为什么还要住这间简陋的单身宿舍。

百无聊赖的麦小乔打开荣和后宫微信群,瞬间就被消息刷屏了!

前台小美哇!齐总回来了!感觉比之前更帅了呢,折服!(配偷拍背影照片一张)

(麦小乔:嘁,正面更帅好吧……)

市场阿琴:齐总这次回来还顺便收了麦华赌场,昨天我跟随去赌场看的时候,一群小弟喊“齐总好”,那场面那架势,让我好想嫁给他!

(麦小乔:不好意思,他已经有主了,想嫁,下辈子吧。)

等等,收了麦华赌场?

这就是那天他答应董事长的那件事?

麦小乔连忙退出微信界面,拔通父亲的电话,电话那头是阿乐的声音,那边很喧闹,像是在开聚会。为什么聚会不叫我?!

麦小乔怒气冲冲地道:“阿乐哥!你们把赌场卖给荣和集团了吗?”

阿乐:“对啊……正在开聚会庆祝呢!师父说,总算把这个烫手山芋甩掉了,还甩给了女婿,他很放心呢……来,我们在医院开聚会,给你听师父的笑声……”

“!麦小乔把电话拄了。在医院开聚会?你们怎么不上天呢!

亏她还想着怎么帮齐蕴登上总裁的宝座呢!

麦小乔拔通齐蕴的电话,嘟的一声响了,传来一道女声。

对方:“你好,我是总裁助理郝秋莲,总裁正在开会,请问您哪位?”

麦小乔:“……”

电话挂断……一群乌鸦飞过……

库管办公室里传来一阵大叫:“齐蕴这个王八蛋,当上总裁就忘记老娘了吗?!”

金碧辉煌的别墅里,齐蕴扎着围裙亲自下厨煎牛排。

麦小乔戳着盘子等吃的:“董事长为什么突然又恢复了你的职位啊?”

“这还不简单吗?两者较其轻,我哥抓住我调查你的一些消息,无中生有说我与黑社会有不正当往来,他却是坐实了婚内出轨,更何况……”齐蕴冲麦小乔暧昧一笑,“我收购了A市最大的赌场,还顺便做了赔王的女婿……之前那些小传闻根本不值一提。”

“也是。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喜欢我啊?”麦小乔不死心地问,她有自知之明。

齐蕴促狭地看着她,然后去书房拿出一封粉红色的信。

麦小乔一见那信,脸颊瞬间变成了猪肝色,这、这……这东西怎么还留着。

齐蕴清了下嗓子,开始念信:“男神,你好,我是麦小乔,我觊觎你的肉体很久了,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嗯……”

“别念了!”麦小乔囧得不行。

一年前干的囧事现在突然被念出来,尴尬到爆好吗!

一年前,齐蕴陪朋友去赌场玩,突然被一个小厮拦住,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迫听了一大段赌王千金的告白……

齐蕴何许人也,虽然麦成明将麦小乔的资料隐藏得很好,但是齐蕴还是查到了她的姓名、身高、三围等,只是缺了一张照片。

所以,一年后的面试场上,他见着麦小乔的名字便鬼使神差地将这个原本第一关就该淘汰出局的少女留了下来……

食物的芬芳在室内流转,齐蕴看着跳起脚想要抢回信的麦小乔,突然想要就这样过完这一生。

赞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