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我已跪好

绯虹

1

在冥帝叙白和冥后金锦锦成婚七千年后,始终平静的仙界终于十分难得地传出—个超级大八卦——金锦锦把叙白甩了!

天帝一想到这件事,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太上老君身为天庭的八卦之王,受不了别人知道自己却不知道八卦这件事,所以,没什么事就旁敲侧击地想从天帝这知道点内幕。

奈何天帝这嘴啊,严得不行,太上老君实在没办法,就从太白金星那里拿了几壶千年桃花酿,斗胆将天帝灌醉了,天帝这才松了口,然后递给太上老君一本书:“这就是锦锦要离开叙白的原因。”

太上老君看了一眼那本封面花里胡哨的书——《霸道总裁爱上我》。

“这……”太上老君满脑子问号。

“不懂了吧!”天帝喝得脸红扑扑的,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叙白的性格,你知道的吧。”

太上老君点头:“甚是温和。”

“那就对了!”天帝一拍大腿,眉飞色舞地说道,“跟你说啊,现在不流行了!温柔儒雅那是几千年前流行的那一套,现在21世纪流行的是狂践酷炫,小姑娘都喜欢这个调调了。”

“可是,冥后金锦锦也不算小姑娘了吧……掐指一算,她经历的岁月都够一个国家从封建社会过度到改革开放的时代了。”虽然从长相上看还是像个小姑娘。

天帝摇头:“这里也有叙白的原因,这几千年他把锦锦宠上天了,锦锦的心还像几千年前的小仙女一样,从来没长大过,这不……自从看了天后给她的这本书就不行了,觉得要去遇到仙生挚爱,写了一封休书就过了奈何桥,去人间找霸道总裁了!”

“哦,原来如此。”太上老君捋了下长长的胡须,转念一想,继续说道,“冥帝对冥后一往情深,整个仙界都有目共睹,冥后这一走,冥帝怕是……”

“难过得不行。”天帝接下了他的话。

“那……”

天帝挥挥手:“我给他放了带薪假期,让他到人世间轮回一下,放松下心情。”

“冥帝这种身份的人,就算下凡,身份也应该是不低的。”

“是呀,身份可高了呢!”天帝笑眯了眼睛,“锦锦不是想要霸道总裁吗?我就给她一个霸道总裁。”

2

虽然走过了奈何桥,但是金锦锦并没喝那碗孟婆汤,以仙身就入了凡间,踏上她寻找霸道总裁之路。

在人世间生活了二十多年,总裁她是见得多了,但是跟小说中的还是有点差距的……

要么丑,要么丑得不行……

一想到这事,她就有点上火,虽然叙白不怎么招人喜欢,但那张脸还是棒棒的。她看了七千年啊,眼睛里根本看不了其他丑脸了!

在新闻里看到某首富堪比外星人的脸,金锦锦十分不忍地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想了想叙白的长相洗了洗眼睛,才呼出一口气。

“锦锦,叹什么气呢?”

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金锦锦吓了一跳,赶紧正襟危坐,做出一副努力工作的样子:“没看到我正忙着呢吗?别打扰我。”

“别装了!”娇娇笑着推了她一下,“你听说了吗?我们公司被收购了,总裁换人了。”

“什么?周总走了?”金锦锦十分不想相信,“难得一个长得还可以的总裁啊,怎么这就走了?他去哪了?我要辞职,跟他一起走!”

“别那么激动嘛!虽然周总走了,我也觉得挺遗憾的,但是……”说到这,娇娇压低了声音凑过来,神秘兮兮地开口,“听说新总裁帅到爆炸,马上就要来了!”

正在思考“帅到爆炸”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形容时,金锦锦突然就从电梯处看到一股汹涌澎湃的仙气涌了出来。

这是哪家神仙下凡来历劫了?看这仙气的等级,最起码也是上仙以上的级别……

正寻思着,电梯门应声而开,一张她熟得不能再熟的脸露了出来。

金锦锦愣了一下,只见叙白从电梯中款款走了出来。

他身后跟着四五个中年男子,都是他们公司的高管,在场的工作人员立刻都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总裁好。”

只有金锦锦还呆愣愣地坐在椅子上。

娇娇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小声呵斥道:“站起来啊!”

金锦锦迟了两秒才起身,张嘴就开始大声质问:“你怎么在这?是不是跟踪我?”

叙白眨了一下眼睛,问道:“这位是……”

副总立刻开口:“哦,这位是金锦锦,上任总裁的助理……”

没等副总介绍完,金锦锦突然凶神恶煞地走到叙白面前,伸出细长的手指用力地戳着他的胸口,高声说道:“说!你为什么跟着我!我在信上应该已经写清楚了!我跟你已经……”

一只手突然握在她的手指,那熟悉的温度让金锦锦骤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让她忍不住抬头看向叙白。

叙白的目光很平和,还带了一点点清冷。

一瞬间金锦锦觉得自己可能瞎了,居然看到了个不温柔的叙白。

像是为了证实什么一样,叙白平静地开口:“金助理,你好像认错人了,这家公司我是第一次来,而你,我也是第一次见,虽然我不知道你把我错认成了谁,但是,我想跟你说,下一次见到你,我希望你能叫我一声陈总并端上来一杯黑咖啡,而不是像这样戳着我的胸肌。”

如果不是他周身的仙气告诉她这是叙白无疑,她甚至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因为叙自从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

金锦锦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副总已经开口呵斥道“还闹什么!陈总今早刚下飞机!”

“陈、陈总?”金锦锦重复了—遍。

“对,陈总,陈叙白。”

3

金锦锦连夜回了趟地府,终于确认了,这个陈叙白确实是叙白,但他是敘白的转世,只有叙白的脸和元神,没有叙白的记忆。

这一认知让她轻松不少。

不认识她最好,她可不想他再纠缠上来,影响她找霸道总裁。

起初她是想离叙白远一点的,但是身为总裁助理,她实在是没办法离得远,叙白甚至将她的助理办公室搬到总裁办公室的隔壁,只为了平时喊她方便些。

“陈总可真帅啊……”楼下花痴的声音突然钻进了金仙女的耳朵里。

嘁……三界都知道的事,用得着你说吗!

“陈总可比电视上那些小鲜肉好看好几百倍,真是迷死人了!”

那是!区区凡人怎么能跟冥帝相提并论!

“对了,听说总裁是单身哦!你说我们是不是有机会了!”

金锦锦撇撇嘴——以叙白的眼光,怎么会看上你们这群庸脂俗粉!

“你们都别想了,总裁怎么能看上你们!”

就是、就是!金锦锦默默地点头。

结果那个声音继续开口:“你们不知道吗?市场部的赵曼,早就准备好拿下我们陈总了!”

赵曼?

金锦锦反应了过来——好像有这么个人,像个小妖精似的……

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金锦锦便收了听力,挪动了两下鼠标,翻着总裁文继续看。

桌子上的总裁专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金锦锦,进来一下。”

虽然很不耐烦,金锦锦还是哼唧着泡了一杯黑咖啡,顺手端了进去。

叙白正在看文件,听见开门声之后头也没抬,直接指向沙发上的文件:“带出去,给人资部送去。”

又一次被叙白无视掉,金锦锦气得恨不得把手中的黑咖啡直接泼到他的脸上,但是想着他现在没了记忆,这样对她来说也算是她想要的理想状态。她只能控制住胸腔中的暴躁情绪,哼了一声,大步走过去,用力将咖啡杯放在叙白的桌子上。

“陈总,您……哎哟!”话刚说了一半,杯子里的咖啡因为她刚才的动作溅了出来,滚烫的咖啡瞬问落在她的手背上。

胡乱甩掉手上的咖啡,金锦锦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好疼……”

正在看文件的叙白手指顿了顿,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

金锦锦立刻泪眼婆娑地对着他把手伸过去。

叙白的视线便挪向她的手……

“不严重。”确认完之后,叙白又低下头,“把文件送过去吧。”

金锦锦陡然一惊——她是金锦锦啊,他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些不可置信地又把手伸到叙白的眼皮子底下,金锦锦说了句:“我烫到了。”你没看到吗?

被挡住视线的叙白又一次抬起头:“想让我给你放假吗?”

金锦锦赶紧点头。

“行。”叙白的身子向后一靠,“你回家休息吧,想休到什么时候就休到什么时候。”

金锦锦一听,双目圆蹬她就知道叙白不可能对她那么残忍!

结果,她刚刚转过身,还没走出办公室,就听到叙白打了个电话。

“喂?人资部吗?告诉李总监,金锦锦不想干了,把她辞了吧,然后……”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按断了,随后叙白面前立刻出现—张勉强挤出来的笑脸。

“陈总,您说得对,这点小伤又不严重,没什么关系的。我去送文件了,陈总您先忙。”说完,金锦锦像火烧屁股似的蹿向门口。

结果还没走出去,办公室的门就被敲了两下,然后被推开来是赵曼。

只见赵曼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总裁,我来送一份文件……”

说时迟,那时快,赵曼突然崴脚了,只听赵曼一声惊呼,然后就以贵妃醉酒的姿势躺在了地上。

这一系列的假动作看得金锦锦瞠目结舌。

但是,叙白立刻就站起身,将赵曼扶到沙发上,问道“你没事吧。”

“好疼……嘤嘤嘤!”

金锦锦一脸冷漠地看著赵曼在那给自己加戏,不过在看到赵曼的手不动声色地探向叙白的胸口时,金锦锦突然就闪身过来伸出手抓住赵曼的那只咸猪手,然后用力向后—掰!

放肆!本冥后的男人你也敢动!

叙白和赵曼一脸错陪地看着突然下手的金锦锦。

金锦锦在两个人的目光下,表情也从最开始的凶神恶煞变得有些尴尬:“那个……总裁挺忙的……赵总监,就由我来照顾他吧……”

于是,赵曼的阳寿莫名其妙地少了十年。

4

自己被烫了,叙白不管不问,赵曼崴了脚,他居然把她扶起来了,还让她好好照顾赵曼。

这件事在金锦锦脑子里徘徊数日也没办法释怀。

金锦锦咬着手指想了很久——这叙白转世之后不但性情大变,居然连审美都变了,以前喜欢自己喜欢得死去活来,现在竟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一想到这事,金锦锦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虽然叙白变成霸道总裁真是可喜可贺,但是看样子女主角不是自己啊!

思前想后,金锦锦突然就改变了此次人间行的目的——就算叙白轮回十次,他也是她的男人!

叙白发现最近金锦锦殷勤得有点不像话。

不过,这种体验他也不是没有过,几乎每一任助理看到他都会有金锦锦这个反应。

而他对于没什么本事、单纯想靠姿色上位的小助理,向来是没什么好脸色的。

……况且,这个没什么本事的小助理还没什么姿色……还是应该找个机会把她辞退了。

正寻思着,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贼头贼脑的小助理走了进来。

叙白调整心态,决定无论她今天做了什么,都要无条件地找碴辞退她。

见她端了个咖啡杯进来,叙白立刻在她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先开了口:“我不喝咖啡。”

金锦锦一愣,于是,偷偷用手指摸了下咖啡杯,然后笑着开口:“不是咖啡啊,总裁。”

居然用咖啡杯装了其他东西!这么另辟蹊径,他也是小看了她!

想到这,叙白立刻说道:“你居然用咖啡怀装了别的东西?那以后这杯子还能用吗!”

“呃……”金锦锦指尖一动,“我也……没装别的东西啊……”

这下连叙白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所以,你只是拿个杯子过来给我看看吗?”

“也不是……”金锦锦的笑容有点尴尬。

原本是想送杯咖啡过来讨好一下叙白,结果他突然说自己不喝咖啡,她只能将咖啡变成牛奶,结果他又说咖啡杯不能装别的东西,她只能又把牛奶变走,现在她拿着空杯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叙白依旧是一副寡淡的模样:“你应该知道在没事的时候不能来打扰我。”言外之意是,没什么事就不用再待在这里了。

“我知道。”金锦锦被叙白一副山雨欲来的表情吓到了,在原地绞尽脑汁地思考了两秒钟,终于结结巴巴地说了个理由,“我、我刚学了个魔术,你想看看吗……”

叙白:“……”

叙白很久都没说话,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看着她,眼睛都没眨一下,金锦锦觉得自己都快被看穿了,后背上都是汗。

好一会,叙白终于开了口:“如果魔术被我拆穿了,我就辞退你。”

无声地松了口气,金锦锦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不禁开始庆幸幸好她是仙女。

于是,她先把空杯子让叙白看了一眼,随后再把杯子平放在他的桌面上,手指在杯子上面轻轻滑过,里面立刻蒸腾出热气,然后她努力地笑了下:“总裁,你想喝咖啡吗?”

叙白沉默了一下,立刻拿起电话:“喂?人资部吗?”

金锦锦立刻扑上去按住电话:“你也没拆穿啊,为什么要辞退我!”

叙白依旧握着电话没有要放下的意思:“因为魔术不好看。”

“我还会别的啊!”金锦锦焦急地开口。

要是被辞退了,以后她就没机会再这么光明正大地接近他了!

叙白依旧是刚刚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看了她一会,终于放下了电话,然后抬起下巴示意她继续。

于是,这天下午,金锦锦用尽了仙生会的所有仙法……只为了让区区—个凡人不要辞退自己。

回家之后,金锦锦还在想,这要是让仙界其他仙女听说了,还不知道要嘲笑她多久……

唉,好想念曾经柔情似水的叙白啊……

5

叙白最近多了个爱好,就是在没工作做的时候喜欢研究自己的咖啡杯。

他到现在也没想出来金锦锦是怎么让一个空的杯子里变出咖啡来的,更别提之后一系列让人匪夷所思的魔术……

有些魔术真是……当初那群伟大的科学家的棺材板都快按不住了……

一想到这,叙白就更加努力地研究他手中的咖啡杯,觉得至少以他的聪明才智,第一个相对简单的魔术还是应该能研究明白的。

房间里,叙白耗费心神地研究着咖啡杯,房间外的金锦锦却有些紧张了。

也不知道最近叙白在忙些什么,感觉比平时工作都要费心神,这两天更夸张了,连仙气都淡了。

神仙下凡虽然只是历练,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动了仙根,还是会折损道行的。

眼看着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而总裁办公室的灯还是大亮,金锦锦不禁开始大骂天帝,叙白本是一代战神,为他平了三界动乱后就被塞到冥府当个文官不说,连下凡都不肯给他安排个轻松点的工作。

在门外来来回回地走了好几圈,眼看着门内的仙气又稀薄了一些,金锦锦终于忍不住了,推开办公室的门,不顾叙白惊诧的眼神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不行,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你得休息。”

骤然被打断思路的叙白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先是平稳地放下咖啡杯,而后从金锦锦手中抽回自己的手:“金助理可以先下班了。”

金锦锦停下脚步,回过头:“我是让你休息,不是我。”

“你可以先走。”叙白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做吗!”金锦锦再次拉起叙白的手,“你必须回家休息。”

这次换叙白把她拉住了,表情中带着不怎么明显的不悦:“这好像不是金助理该管的。”

“我是为你好……”

叙白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应该没什么资格和立场跟我说这样的话吧,金叻理下次在管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想想自己的身份。”

金锦锦呼吸一滞。

曾经的叙白在她面前永远都是温柔体贴的模样,对于她的要求,他只有点头说好,连一丁点的疑问都不会提。

而现在……

金锦锦瞬间就红了眼眶,一时也控制不住自己被叙白娇惯了七千多年的脾气,狠狠地一跺脚,伸出—根手指指着叙白尖叫道“行!你就把自己累死在办公室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么拼命能干出什么成绩来!我再管你一次,我就不姓金!”

说完,她气呼呼地转身走出去,狠狠地摔上辦公室的门。

出了办公室,金锦锦直接闪身到街上,准备有多远就离叙白多远。可是一想到刚刚叙白的态度,她一个没忍住,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她这一哭不要紧,天上立刻下起雨来,随着她哭泣的厉害程度不断调整着下雨的频率,哭得特别厉害的时候,甚至还掉了几粒冰雹。

为了不殃及凡问,金锦锦只能努力忍住哭泣,一跺脚,回了地府。

不过,还没走到自己的寝房,她突然就想到叙白还没吃晚饭,刚刚跟她说话的时候脸色也不好……

虽然现在的霸道总裁叙白很讨人厌,但是他的本体是自己的相公呀,真折损了道行,还不知道他日后需要多修行多少年……

想到这,金锦锦只能擦掉脸上还没干的眼泪,去买了夜宵送到公司里。

推开办公室的门,她就看到叙白在认真地看着手中的杯子。听到开门声,他才抬起头,看到她手中提着便利店的袋子时勾起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哟,不是说再管我一次就不姓金吗?这次是变成银助理回来管了吗?”

金锦锦被噎得眼泪又差点落下来,只能强忍着泪意走过去,把袋子放到他的桌子上后,一声不吭地离开。

听到高跟鞋声渐渐远去,叙白才打开了那个袋子——是他常吃的夜宵,还有一盒红豆粥。

看到盒子里一粒粒的红豆,叙白突然就想到刚才金锦锦通红的眼睛。

他好像……有点过分了……

6

隔天,叙白收到了金锦锦的辞职信。

真是……万万没想到。

金锦锦明显是哭了一夜,无论她现在有多面无表情,两个肿得像水蜜桃一样的眼睛和时不时抽动的嘴角仍能显露出主人的委屈。

叙白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金锦锦的辞职信,结果他发现自己除了能看清“辞职信”三个字以外,其他什么都看不清。

因为下面所有的字都被眼泪浸泡得看不清了。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叙白开口:“为什么辞职?”

金锦锦的嗓子还有些哑:“我没魔术可变了。”

本以为她会说一些类似能力有限无法胜任工作之类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想到……居然给了个更冠冕堂皇的理由。

看着金锦锦的样子,又想想之前自己十分不爷们地欺负她的样子,叙白突然觉得有些内疚和不忍,便温声开口:“你心情不好,还是先回家休息几天吧。”

“以后都不用来了是吗?”金锦锦反问道。

“不是,等你把心情调整好了,再来上班。”叙白难得地耐心解释道。

“可我不想在你身边了!”金锦锦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喊,喊完之后眼泪又掉了下来,她有些生气地狠狠地用袖子擦了下自己的眼睛。

叙白看着都觉得眼睛疼。

此时此刻,他突然觉得之前自己居然用那种肮脏的心态来腹诽这个女孩真是太不应该了,这不过就是一个情窦初开、控制不好自己情绪的小姑娘而已……

想到这,叙白向金锦锦递过去一张纸巾,柔声安慰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我们公司发展前景非常好,如果你能抛弃对我一时的迷恋好好工作……”

“谁说我对你是一时迷恋!”金锦锦猛然打断叙白的话,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开口,“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从很久很久以前!我承认有一段时间我被迷了心窍有点移情别恋了,但是现在跟你相处的这段时间让我知道,我真的是非你不可。”

叙白一时语塞。

吸了吸鼻子,金锦锦继续一边哭一边说:“但是现在……我坚持不下去了……我真是受不了了,我怕你再这样伤害我,我就不爱你了……呜呜……叙白,你知道吗……我真的特别特别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现在特别特别怕我会不爱你了……所以,我要走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一边哭泣、一邊向他诉说着自己的感情,叙白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揪了起来,而后像被丢进沸水中煮一样又热又疼,让他的胸腔不断上下起伏着,连指尖都开始颤抖。

被眼泪蒙住双眼的金锦锦并没有看到叙白的反应,说完想说的话之后立刻擦了擦鼻涕、眼泪糊了一片的脸,转身准备离开。

叙白手指一抖,慢慢地抬了起来:“金……”

眼前的金锦锦突然回过头,飞快地跑到他面前,用力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终于知道曾经的我有多不懂事……谢谢你一直等着我……你现在不爱我没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等到你想起自己其实是爰我的那一天。”

抱在自己腰问的小手松开的一瞬间,叙白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亲了一下,一句更轻的呢喃传进了耳朵里。

“叙白,我爱你。”

叙白猛地一震。

远在天边玩红线的月老突然用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走过去一看,才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天帝为了让冥帝这辈子好好虐虐冥后,已经剪断了两个人在凡间的红线。

可现在,冥帝脚下那根断掉的红线,又缠缠绕绕着偷偷摸摸地去拴冥后的脚了……

可见,有些事,真是天注定的。

7

之后的一段时间,无论叙白用什么办法都没再见过金锦锦,连曾经同她共事过的同事都说不出来金锦锦是什么地方的人、家又在哪,甚至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整个人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但是……金锦锦用来给他变魔术的那个咖啡杯,无论怎么往杯子里面倒咖啡,里面都干干净净连一滴水都看不见,反而在他想喝水的时候杯子里会出现温牛奶。

就好像是金锦锦在告诉他,要注意身体,不要再喝咖啡了。

叙自觉得自己要疯了,每天想金锦锦想得觉都睡不着,几天过去了人都瘦了一大圈。

终于,在他觉得自己体力不支、快要晕倒的时候,金锦锦再次出现了,带着一脸的不赞同出现了。

“搞什么呢?以前跟你说过要好好休息,怎么现在又开始折腾自己了!”

叙白死死地盯着金锦锦,像是在确定她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一样,突然用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胳膊:“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金锦锦吓了一跳:“我回家了啊!”

“你家在哪!”叙白哑着嗓子问道。

“在……”金锦锦的眼睛转了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多远,飞机都到不了吗?”叙白执着地继续问。

金锦锦嘿嘿地笑:“别说飞机,航空母舰都到不了。”

“带我去。”叙白直接说道。

金锦锦听后,突然开始上下打量他,最后视线落在他的眼睛上,笑起来,表情有些奸诈:“为什么?”

“至少以后你又走了的话,我知道去哪里找你!”叙白的目光沉沉,“下次再找不到你,我可能真的疯了。”

这要是再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金锦锦也就白白和叙白生活了七千多年,所以,她奸笑着挑起眉:“爱上我了?”

“毕竟我们认识没多久,爱还说不上。”叙白很理智地回答,“不过,喜欢是一定的了。”

“那就够了!”金锦锦得意地戳了戳他的肩膀,“你呀,最终还是栽在我手上了!”

叙白立刻抓住金锦锦的手,继续刚才的问题:“你家到底在哪?”

“你真想去呀!”

叙白点点头。

“去也行,不过……”金锦锦的表情神神秘秘的,“去了,可能会有你后悔的事情发生哟。”

叙白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哼,我活到现在还没因什么事后悔过。”

“行!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等我把咖啡杯带上……”

在地府掐着手指算叙白还有多久能回来的白无常突然就听到天庭连撞三声钟,而后地府突然仙气暴涨,所有牛鬼蛇神全被惊得愣在原地。

三声天钟,是有上神的元神归位了,地府仙气暴涨,说明那位元神归位的上神,就是冥帝叙白啊!

白无常一脸发蒙——不对啊,天帝明明说冥帝这一世有六十年阳寿啊,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一边寻思,白无常一边赶到冥界和人问的交界处准备迎接冥帝歸位,结果,刚刚赶到就看到奇怪的一幕。

冥帝一脸恨不得直接跪在冥后面前的表情,手里拿着一个人问的咖啡怀,颤抖着问道:“锦锦……你想看魔术吗……”

8

在天帝的授意之下,叙白这辈子活得很简单,只要不爱金锦锦就行了。

只可惜,无论天帝如何阻拦,他对金锦锦的感情,一旦萌生,就会立刻产生摧枯拉朽的效果,以至于他自己都怀疑,再看不到金锦锦,他会不会罔顾天意,直接把自己给急死了……

而现在,他突然觉得还不如让自己死了呢……

随锦锦回到地府的一瞬间,不但他的元神归位了,连所有记忆都回来了……

虽然都说“不知者无罪”,但是,不能仗着自己无知就做一些足够被满门抄斩的蠢事啊!他当初到底在想什么,居然那么对待他的锦锦,害得她哭了一场又一场!

尽管最后还算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结果,但是他捧在手心里的锦锦……

什么狗屎霸道总裁!

脑子里的悔意始终停不下来,叙白嘴角不停地颤抖,举着杯子的手也哆嗦个不停。

“都想起来了?”金锦锦反问。

叙白吞了口口水,点点头。

金锦锦狞笑了一下,突然从掌心中变出一个卷轴:“这东西眼熟吗?”

“休、休书……”

金锦锦点点头,随后牵起叙白的手,一边走,—边开口:

“是时候好好算算我们两个之间的账了。”

“锦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无论叙白怎么道歉,金锦锦都是只应着,也不说什么,只是一直把休书握在自己的手上,时不时就上下掂量一下,看得叙白心惊胆战。

终于,金锦锦将叙白带进了卧房,自己往中间的椅子上一坐,变出一盘瓜子放在自己面前,一边嗑,一边开口:“来吧。”

站在屋中问的叙白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不是要变魔术吗?来吧,如果魔术被我拆穿,我就休了你!”金锦锦跷着二郎腿说道。

平时正经惯了的叙白一时也没想出什么不会被同为仙人的金锦锦拆穿的仙法,只能将手中的咖啡杯递过去:“锦锦,你想喝咖啡吗?”

金锦锦:“……”

随后,休书就被打开了……

“等、等一下!我还会别的魔术!”

休书又被合上了。

“继续吧。”

于是,那一夜,始终躲在墙根偷看的白无常,见识到了冥帝一生所学的所有仙法……

但是,他没看到,冥后嘴角旁始终挂着的微笑。

赞 (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