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带我撸串带我飞

吾乃二哈

楔子

深海龙宫。

“克里斯殿下,这是小女,乙乙。”

东海龙王说着,指向坐在庭院中无聊至极顺便抠抠指甲的某龙。

克里斯顺势看去,入眼是那人如柔软海藻般的及腰黑发,往上是精致漂亮的脸庞,尤其那双黝黑的亮眸,深邃似星辰大海,仿佛有魔力—般吸引着他。

“殿下?”

随从喊了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太漂亮了,好单纯、好不做作,跟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克里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殿下和小女聊一聊吧。”

东海龙王说罢,就飞快地溜出去和西海龙王相约遛狗去了。

克里斯遣退随从,理了理自己的西服领结,不慌不忙地走过去。

“美丽的小姐,我——”他刚开口。

“别整这些,舌头给我捋直了说。”这“敖乙乙”毫不留情,张口打断他的话。

克里斯心里在咆哮,好有个性,我好喜欢。

然而,他不知道此敖乙乙非真正的敖乙乙,而是她一胞所出的兄长敖甲,因她不愿意跟洋鬼子相亲,就让敖甲假扮她去。敖甲才不愿意,于是被敖乙乙胖揍一顿,迫于其淫威,他就硬着头皮来了。

敖甲小心地摸了一下被打得发青的眼眶,咝地吸了口凉气,敖乙乙这小王八蛋,下手真狠!她还等啥白马王子,等唐僧来超度得了。

“乙乙,你带我在龙宫走走吧。”克里斯努力找了个话题。

敖甲忍不住给了他—个白眼,如果不是因为他,敖甲现在已经和好朋友在海边撸串儿了。

“哪儿凉快,你就哪儿待着去,本姑娘有事,先走了。”拍拍屁股,敖甲就准备走。

唉,掐尖了嗓子学女人说话真难受,敖甲摸着嗓子暗忖。

克里斯好歹是西魔龙,脸皮厚得很,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跟在敖甲的屁股后面,寸步不离,这敖甲要是往东,他绝不往西。

遛狗的东海龙王得闻,喜极而泣,妈呀,终于把那丫头给嫁出去了,以后再也不用天天替她擦屁股补龙宫的屋顶了。

克里斯就这么缠了敖甲一个来月,敖甲也没敢告诉他,他是敖乙乙的哥哥。他俩相亲,结的秦晋可是东西两方龙族,事关东海一百来年的八卦,敖甲是有点蒙的。

某日,他跟克里斯豪饮了几大瓶葡萄酒,两条龙的酒品都不相上下,敖甲又哭又笑地闹腾,克里斯是酒壮怂龙胆,他偷偷摸摸环顾四周一会儿,红着脸一下子扑倒了又哭又笑的敖甲。

他缠着敖甲这么久,连手都没牵过,今天终于可以趁醉酒抱一抱,好激动哦。克里斯一把熊抱住敖甲,挨着他的脸蹭了蹭,笑得嘴都合不拢,接着,双手也不老实地在他身上到处游走。

突然,他停住了。

克里斯双目瞪大,一只手僵在敖甲的双腿之间,久久没动弹。

“你,你、你……”

好半天他都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敖甲睁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克里斯:“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01前妹夫?

数年后。

“老板,老規矩,串儿不要烤太焦,辣椒多放点,再来打冰啤酒。”

敖甲一屁股坐下,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妈呀,被关了几年,本大爷终于自由了,哈哈。

“今儿个,本大爷一定要不醉不归!”他号叫一句。

“Ch,尊敬的殿下,您真的要尝这肉串吗?但这跟您高贵的身份并不相符。”

这时,隔壁桌传来一个浓浓的洋人口音,敖甲好奇地回头瞄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不得了。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害他被关了几年的罪魁祸首不就在隔壁撸串儿吗。

“哟,这不是西魔龙克里斯殿下吗?”敖甲掐尖嗓子想学那侍从说话,奈何他天生五音欠缺学得不伦不类。

刚塞了串羊肉到嘴里的克里斯忽听身边的侍从道:“殿下,是东海龙公子敖甲。”

敖甲笑嘻嘻地等着看克里斯的黑脸,可他万万没料到。

”好辣!噗——”

克里斯扭头一看,涨红了双颊,张口喷了他一脸,喷水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喷敖甲一脸火。那火噌噌掠过敖甲的头顶。侍从抬头瞅了瞅敖甲,憋笑憋得脸都红了。

满脸被熏黑的敖甲顿觉头轻了几分,他颤着手在头顶摸了摸,顿时晴天霹雳!

他养了百来年的黑长直发就这么被克里斯烧了,还烧成了寸头!好气哦!

克里斯拭去嘴角的余火,有点没回过神来,为缓解尴尬,他拿起一串牛肉:“吃吗?”

“吃你大爷!”

低头沉思了须臾,克里斯又说:“我知道一家假发店,手工制作,很精致……”

话音未落,敖甲已经气到不行,撸起袖子,一只手抓住克里斯的衣领,极速瞬移将他带上东海半空。

“你竟敢烧毁我引以为傲的秀发!”敖甲怒不可遏。

“没事,寸头凉快。”克里斯面不改色。

敖甲背着手环顾克里斯一番,这克里斯这么反常,莫不是吃错药了?

“我凉不凉快,关你屁事。”

瞬间,他旋身化成金龙,卷起克里斯直冲云霄,蹿至高空,紧接着,急速坠下,重重地砸落海面,溅起层层海浪,海水因而波涛汹涌、翻滚不止。克里斯翻身变作黑龙,扇动巨大的双翼,踏水而起。敖甲一见,横尾用力扫去,克里斯当即双爪迎击,灵活地避开。

眼见克里斯见招拆招,丝毫不受影响,敖甲怒气更盛。哼!这王八蛋怎么功夫见长,自己好像有点打不过。

他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

眨了眨眼,龙身的敖甲突然向克里斯抛了个媚眼,嘴角还噙着邪魅的笑意。

论脸皮厚,克里斯还略逊一筹,见状,他浑身打了个寒战,停了动作,那坚硬的龙鳞下的肌肤隐约泛起鸡皮疙瘩来。

敖甲一看机会来了,一尾巴朝着克里斯打过去,克里斯被打个正着,瞬间落下,跌进海水。

他在涌动的海水中稳了身形,隔水一望敖甲,龙眉微蹙,骤然,他闪身破海而出,张口朝敖甲喷去熊熊的烈火,敖甲手忙脚乱地避至一旁。

02水火不容

“克里斯你这浑蛋!”他骂了句。

骂罢,扭动龙身,摆好姿势,他蓄了口气,猛地对下方的克里斯喷水。

这两龙互吐水火,正打得兴起,倏然,一条银龙从深海蹿来,一头把敖甲给撞翻,龙脚还踹了敖甲一下,把他踢回了人形。旋即,银龙摇身变成了银袍白须的中年人。

克里斯跟着化作人身,客客气气地喊了句:“老龙王。”

东海龙王气得胡须都翘起来了,一把揪住敖甲的耳朵:“你个小兔崽子,是要气死本王吗!成天惹祸!”

“轻点儿,疼、疼、疼……”敖甲哀号,“我不就跟他打了一架吗?”

“不知悔改!”

敖甲表示很委屈:“父王,好歹我跟他打着架,你给我留点面子呗。”

不说不要紧,一说,东海龙王更气了:“本王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说你没事在东海打什么架!你闻了大祸,你知不知道!”

“啥大祸?”

老龙王恨铁不成钢,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领着敖甲向克里斯告辞“克里斯,犬子给你添麻烦了,本王这就带他回去受罚。”

“父王!”那厢,敖甲一听又要受罚,顿时又气又急。

这会儿克里斯也开始添油加醋了:“也没添什么麻烦,就是不小心让我受了点内伤。”

敖甲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差点气晕过去。

“臭小子!”

老龙王呵斥一句,揪着敖甲,一个旋身就没了踪迹。这时,克里斯身后虚空幻化出一个人影,恭敬地半跪在地。

克里斯放眼眺望辽阔的东海:“唉,还没过瘾哪。”

那人起身:“尊敬的殿下,此行是为宴会做准备,您与龙公子在东海大打出手,恐怕有损两族之交。”

“我自有分寸。”克里斯皱眉,想起那天在阁楼听到的对话,他至今难以相信,自己父亲所谓的两族交流,不过是一场虚与委蛇。

“可殿下遇见龙公子就失了分寸,殿下不要公报私仇……”

“回去了。”

克里斯打断了他的话,纵身一跃,化身为龙,扇动双翼朝西方飞去。

那厢,东海某禁地。

两龙悄悄凑在一起咬耳朵。

“所以,这么重要的封印符你竟然用双面胶粘?”敖甲突然拔高声音。

“嘘!”老龙王左右看了看,一掌拍在敖甲的后脑勺,“你小声点。”

敖甲捂着头,眼圈都红了:“父王,这分明是你封印不当,才令海水冲走了封印符纸,怎么能怪我,让我背锅哪!”

老龙王迅速用锅的行为让敖甲深深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的。

“谁让你整天那么闲。”老龙王嘀咕—句。

“啥?”

“没什么,东西宴会在即,不能因为那妖魔出了乱子。”

敖甲问:“那怎么办啊?”

老龙王捋了捋胡须,盯住敖甲不出声。

敖甲被看得浑身发毛,突然,老龙王拔高了声音:“你个臭小子!放走妖魔!还不去把那妖魔抓回来!”

“?”

没等敖甲回过神来,老龙王猛地一脚就把他蹬出东海,咻地在天空画过一道白弧线,接着坠落地面,一头栽进某片废墟的草堆里。

03低情商克星斯

多日后。

敖甲擦了把汗水,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热情地为客户介绍着他的高端产品。

忽然,他竟然瞄到街对面的熟悉面孔。

敖甲揉揉眼,难以置信对面那位确实是克里斯。

那人端立在小区的门口,一身黑色制服。敖甲咂舌,真是世态炎凉,没想到堂堂西魔龙,竟然在这个乌不拉屎的小区做保安,看来,这些年,西方龙族也过得很拮据嘛。

这时,克里斯也远远地瞧见了敖甲,然后径直走来。敖甲赶紧扭头,只见克里斯站到他的面前逡巡一番。

半晌,他开了金口:“這儿不能摆摊,快点收拾。”

敖甲顿时抹了一把辛酸泪,要不是身无分文被踹出东海,他至于在路边摆摊吗!

他朝着克里斯哼了一声,克里斯懒得搭理,转身回了保安室。敖甲正收拾东西,突然,旁边的深巷伸来一只手,猛地将他拽进黑暗里,瞬间,敖甲的鼻翼被妖气萦绕,呛得他不由得咳嗽了几声。

“喀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妖魔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自己找上门来。

敖甲闭眼念咒,启用了替身之术,于是,他的—个替身离开束缚,然后攻击那人的背。那人转过身来,敖甲目瞪口呆。

“是你?”

这不是刚才要买东西的客户吗。

敖甲挠挠头,又嗅了嗅,却没闻到妖魔的气息。

难道是他嗅觉出现问题了?

客户嘴角咧开,发出诡异笑声。敖甲浑身—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介,你要是真想要我的产品,我给你打折还不行吗?”

那客户猛地冲上前,扼住敖甲的喉咙,推着他抵上水泥墙,再手腕用力,迫使敖甲张大嘴。他也跟着张嘴,口中徐徐冒出白色烟雾,缓惺地侵入了敖甲的口腔。

挣扎无用,敖甲用尽全力,一脚蹬在客户的胯下,那白烟瞬间钻回客户的口中。

“去你的,你个死变态!”

客户脸色难看地捂住胯下,敖甲扶墙大口喘气,待好受些,一把拽住客户的领口将他提起,仰头打量,刚才那股白烟好生诡异,这人恐怕不是真的人吧。

“你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妖魔?”敖甲问。

他好像不知疼痛,仍旧发笑。敖甲打了个寒战,想先留下观察,奈何此人突然发力,双脚顿时骑在敖甲的脖子上,逼得敖甲跪地难起。敖甲抬手反击,紧接着,他抓住敖甲的双手,牢牢地反锁在身后。

敖甲眉头紧皱,看来是轻敌了。

此时,背后的石墙上晕出—个人影,攻击来势如虎,一击就将束缚在敖甲身上的压力打开,敖甲抬眼,看到克里斯凛凛然地出现了。

那客户远远地飞出巷子,撞在电线杆上。敖甲赶紧追过去,却不见其踪迹,只余下断成两节的电线杆。

克里斯也想跟过去,倏然他感受到身后有道奇怪的视线,骤然回头,见到巷尾闪过熟悉的人影,遂转身追去,追了一路,却未有任何发现,那人影仿佛是他眼花看错了一般。

那人影很像他的……

04龙着火了

事后,敖甲为报克里斯拔刀相助的恩情,就请他吃顿晚饭。

克里斯在西餐厅大快朵颐,敖甲偷偷摸摸地瞄了一眼菜单上的标价,顿觉肉疼得不要不要的。埋单离开后,两龙双双立在门口时,一龙精神抖擞,一龙垂头丧气。

“多谢款待。”

克里斯酒足饭饱,龙心大悦。

瞥了敖甲一眼,克里斯道:“你最近住在哪儿?”

敖甲心里咯噔一下,这货难道是要把他吃干抹净不成?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就随便问问。”

“住清水河。”

克里斯难以置信:“你都到人类的世界了,怎么还住在水里?”敖甲莫名其妙:“我都在海里住了几百来年了,还差这几天?”

“Oh,my God!”

“说人话,别整这些洋文。”

“我在这儿有一套房子,要不然,你就暂时跟我一起住那里。”克里斯出自好心的话听在敖甲的耳朵里就变了味,他怎么都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你不会存了什么心思吧。”敖甲狐疑地看着他。

克里斯轻咳一声:“别胡思乱想。”

既然在人类的城市生存,那还是像人类一点吧。敖甲想。

于是,他屁颠屁颠地跟着克里斯回了公寓。

克里斯瞥了眼在他的沙發上蹦踺的敖甲,交代着:“不许弄脏浴缸,不许弄脏地板,不许——”

“敖甲!”

“嗯?”

敖甲停住,回头一笑,露出洁白皓齿差点闪瞎克里斯的龙眼。

克里斯捂着眼:“你随意、你随意。”

得了许可令,敖甲蹦跶得更开心了,一连蹦了好几天,他一会儿撞翻这个,一会儿打碎那个,气得克里斯想喷火。忍了又忍,克里斯想着先去洗个澡,降降火,不然,他可能想屠龙。

刚合上浴室的门,克里斯身后的墙面晕出个人影,人影屈膝跪地。

“查到父亲来东海了吗?”克里斯低声开口。

“确实来过,不过,臣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近日陛下与一东方妖魔走得很近。”

“那妖魔是什么来路?”

“尚且未明,此妖魔似乎善用傀儡之术。”

闻言,克里斯陷入沉思。

那东方妖魔难道和那个诡异的客户有关?或者说跟他父亲脱不了干系?

总之,近日得小心行事,这妖魔有备而来,恐怕还会再来。

此时,外面响起敖甲的声音,人影闻声退去。

敖甲擦了把汗,奇怪屋里温度为什么突然升高,想让克里斯开空调,就满屋子找他。好一会儿才在浴室找到,可入眼是一片火光,克里斯已然变成龙身蹲坐在浴缸里,佯装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妈呀!克里斯着火了!!”

敖甲惊叫一声,赶紧出去找灭火器。在屋里东翻西找。好不容易找着了,他拉开铁环,冲过去对着克里斯猛喷。

滋啦

没一会儿,火就灭了,浑身布满泡沫的克里斯回头看了眼举着灭火器的敖甲。

“嗝……”

克里斯打了个嗝,嘴里飘出来一缕灰烟。

05活死人

看克里斯那副像停水了不能洗澡的痛苦样儿,敖甲实在没狠下心,就喷水给克里斯洗澡,哪知道这克里斯就是个事儿精。

“水太烫了。”

敖甲运功降低温度。

“又太凉了。”

敖甲运功提高温度。

“水又烫了。”

“妈呀!你怎么不自己学学喷水!”敖甲将一肥皂砸在克里斯的脑门上,转身就要走。

克里斯急了:“等等,我保证,我闭嘴。”

敖甲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回去接着喷水。等他筋疲力尽,克里斯才舒舒服服地洗完澡。龙身的克里斯慢悠悠地从浴缸里出来,他浑身冒着香喷喷的热气,敖甲被香气熏得头晕目眩,火速捂着鼻子夺门而出。

费了体力,饥肠辘辘的敖甲去冰箱拿了食材,想煮熟了吃,却发现没天然气,再看电,也没了。这会儿,克里斯正好出来了,敖甲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到他的身上。

“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克里斯摸了摸自己的脸。

“既然我都给你喷水洗澡了,你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也给我喷火烤个串儿啊。”

“我不……可能不答应。”

想拒绝的克里斯硬着头皮在敖甲的眼皮底下拐了个弯,答应了。

敖甲这辈子最爱吃的就是烤串儿,变态辣那种,早前他听电视里说烤串吃多了会得癌症,吓得他赶紧把电视机砸了,气得老龙王关了他好几个月。

想到敖甲费精力地给他喷水洗澡,克里斯勉为其难地帮他穿肉烤串。两龙坐在阳台上,一龙光着膀子烤肉,一龙光着膀子吃串。烤了—会儿,敖甲还没吃饱,就有人敲门,他老不乐意地跑过去开门。

开门见到来人,敖甲有点蒙。

“同志,你好,麻烦配合下我们的工作。”警察开门见山,“几天前你是不是和克里斯在x小区门口见过这个人。”

说着,警察拿出照片,敖甲一看,觉得那人是有点面熟。

克里斯见是警察,正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对方说要带他们去派出所录口供。克里斯向来不清楚东方的制度,云里雾里就跟着去了派出所。

去后才得知,那晚那个诡异的客户,不明原因地得了疯病。

医院险查报告显示,此人无伤,也无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但被他抓伤咬伤的人同样得了疯病。原以为这是什么病毒引起的或是狂犬病,可未被检测出来,担心什么病变,派出所就上报给专案组进行调查。

两龙录完口供离开派出所,一起悄悄地去调查。

克里斯担心此事跟他父亲和那妖魔有关,敖甲则是冲着妖魔的踪迹去的。到了目的地,敖甲小心地拿出夜明珠照明,找到熟睡的那个客户,除了嗅到浑身汗臭,他还闻出其中有微弱的妖气。

这种诡异之事,十有八九是那妖魔搞的鬼。敖甲想。

克里斯转悠一圈,翻看了其他几个熟睡的人,未查到跟他父亲有关的线索,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但他总觉得父亲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知道原因了吗?”

“有那妖魔的残留妖气。”敖甲皱着眉,“目前还不知道他藏在哪里。”

克里斯眉头一蹙,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敖甲,有件事我必须得——”

突然,敖甲的手被握住。

06妖魔

敖甲回头一看,见是那个客户的手,瞬间吓得屁滚尿流。

“妈呀!”

克里斯见敖甲吓了一大跳,差点一蹦三尺高,上前伸手帮他打开那个客户的手。

“作为一条龙,你不要面子啊,区区疯子就把你吓成这样。”

他话音还没落,屁股猝不及防地被摸了一把,克里斯转身揍了敖甲一拳。

“手老实点。”他警告。

敖甲双手往前一摆:“我手在这儿,还能干啥?”

手还在摸着,克里斯惊得弹起,脸顿时涨得通红。敖甲扭头,搁克里斯屁股上的手,除了那个疯了的客户还能有谁,只见他^没睁眼,身体却慢慢地坐直了。

周遭的人也一个个慢慢起身,他们面色红润,敖甲觉得他们不像病人,岂料那个客户突然翻身起来,张手成爪向他抓來。敖甲一惊,慌忙侧翻险险避开,这怎么可能不是病人,分明更严重了好吗。

四周的几个人全爬了起来,他们垂头闭眼,像是在梦游,可动作却出奇地一致,像是被人操控了—般。他们踉跄着逼近,敖甲和克里斯背靠背看着他们一步—步走近。

对峙须臾。

“动手!”他俩异口同声地说道。

克里斯一跃而起,跪骑在一人的肩膀上,然后双腿发力夹住他的脑袋,狠狠击中其后颈。那人哐当倒地,克里斯又腾空飞起踢倒袭来的人,再左右手交替进行攻击。

那厢敖甲指尖发力,施法令他们停住了动作。

克里斯刚要夸敖甲关键时候还有点用处,却见那些人浑身一颤,复又张牙舞爪地慢慢地攻击过来。

他们的攻击毫无章法,敖甲躲闪不及,被抓伤,他吃痛,蓄力猛冲出去,撞倒好几个人。克里斯左右迎击,上前保护敖甲。

正如他所料,这些人是被那东方妖魔操纵,而那妖魔是他父亲放出来的。

打斗中,敖甲忽见一道银光一闪而过,他揉揉眼,发现银光来自那些人的后颈,挪步过去细看,那银线竟是从他们皮肉里生出来的。

“克里斯,有丝线!”敖甲大喊大叫。

“哪儿?”

“背后!他们后颈的银线都指向同一处,一定有人在操纵他们,这些疯子是傀儡!“

克里斯幻化出火刃,扬手挥刃,寒光乍现,将银线尽数斩断。此时,门外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敖甲奔跑出去快速追击。

傀儡失去丝线的操纵,瞬间无力,纷纷倒地。

克里斯低头一扫,看见他们后颈丝线的断口处出现了他熟悉的魔法阵。

那是他父亲的魔法阵!

糟了!

这妖魔是冲着敖甲来的!

克里斯一路疾驰,却跟丢了敖甲。他凝神搜寻,方圆十里也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就连他放在敖甲背后的魔法阵都被弄得消失了。

他当然感受不到,这妖魔已打晕敖甲,强行挤进他的身体,盖住了他的气息。

但短时间内,那妖魔是不可能把敖甲带走太远的,而且远离市区后又是东海的管辖区,他不会冒险靠近东海。

咬烂手指,克里斯以血在地板上画了魔法阵,念咒将方圆数里的空间都凝固,做成一个巨大的空间牢笼,将那妖魔锁在这笼里。

他飞到高处,闭眼凝神,感知敖甲的所在之地。

正当此时,他身后出现一个人影。

“魔龙殿下。”

07受伤的总是敖甲

克里斯闻声回头,见敖甲安然无恙。

“原来你没事。”

“殿下误会了。”

这时,克里斯才听清,从敖甲嘴里传出来的是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

“我是谁,殿下还不清楚吗?您父亲可是与我缔结契约之人。”

”你果然是他放出来的。”

“这容器好看吗?”这妖魔转了个圈,笑嘻唁地看着克里斯。

“从他的身体里滚出去。”

克里斯抿紧唇,眉宇间含了怒气。

这妖魔一开口,他就知道敖甲已经不是真正的敖甲了。

“我要是说不呢?”这妖魔眼含笑意。

“你可以试试。”

“这龙公子跟魔龙殿下交情匪浅,恐怕你下不了手吧。”妖魔胸有成竹。

克里斯冷笑一声:“是吗?”

这妖魔未免太笃定了,他怎么会让其如意。

未等妖魔反应,他一记钩拳挥去狠揍在妖魔的下巴上,妖魔想反击之时,他又迅速回旋踢,将其踢远。

这妖魔也挺能打,双手交叉挡住克里斯的攻击。说真的,克里斯还是手下留情了。妖魔也是刚入敖甲的身体,并不熟练,没法全心应对。

双方站开了些距离,对峙一会儿,都不敢轻举妄动。

克里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敖甲不知为何在沉睡,一时半会夺不回身体的主控权,但这妖魔太难缠,还精力充沛,而他做空间阵法耗费了精力,恐怕跟其纠缠不了多久,得速战速决。

克里斯运气逼向妖魔,妖魔扬手化出一柄大刀,克里斯也隔空取出魔杖,与之抗衡。他俩在半空打斗,你来我往,多数挨打的都是敖甲的身体,没到片刻,敖甲就鼻青脸肿了,克里斯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虽然敖甲晕了,但是打在他身上,痛在克里斯心里,幸好,敖甲被打醒了。

他一醒就准备夺回主控权,可睁眼一看,就发现自己在状况外,而克里斯正举着魔杖凶狠地瞪着自己。

“克里斯,咝……”还没说完,他就扯到嘴角的伤,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怎么回事?你干啥打我?”

“这恐怕要问你自己。”克里斯做望天状。

摸着脑门想了好一会儿,敖甲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还不是你自己给了那妖魔可乘之机,你赶紧把他从你身体里赶出去。”

“你没喝多吧?”敖甲产生质疑。

克里斯都懒得解释,这敖甲是猪投胎的吧,怎么这么笨。

敖甲正想着,突然,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掐住自己的脖子。

“我的天……还有这种操作?”

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还能吐槽,克里斯心服口服。

“你自己解决,否则,等他挤走你的魂魄,世上可就没有你了。我有点累了,先休息—下,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克里斯找了个楼顶,真的就不慌不忙地落下去休息了。

08傀儡术

敖甲浮在半空,自说自话,宛如一个精神分裂患者。

“难怪我找不到你,你竟躲在背后操纵傀儡对付我!快给我滚出去!”

“这么完美的容器,要出去也是你出去,我才不出去。”

“你、你、你!我打死你!你个死人妖!”

敖甲给了自己一巴掌,疼得叫出声,顿时又气又急。

妖魔现在只当敖甲的身体是他的容器,哪能让敖甲动手:“你才是死人妖!天哪!你竟然打我完美的容器!”

说着,这妖魔也动手,左右掌掴敖甲的脸。敖甲想不通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他。他红着眼,嘟着嘴,气得不得了。为了逼出这妖魔,他只好兵行险招,忍着魂魄剥离之痛,手举至嘴的上方。

手心聚力,仿佛抽丝剥茧般,他从口中一点点抽出一团白雾,在楼顶歇脚的克里斯见此,以手幻化出火光,施法飞去,瞬问包裹住那团诡异的白雾。

白雾虽小,却受火刃戾气影响,破了束缚的强大封印,白雾与火刃相接之处涌出巨大的黑影。

在黑影中闪闪发光的东西,敖甲认得,那是东海龙族独有的封印,如今因火刃,这妖魔即将冲破最后一道封印。

“还傻愣着做什么!”克里斯远远地朝敖甲吼了一句。

敖甲深吸了一口气,运了一会儿气,胸中如烈火燃烧,他握住火刃,带动黑影靠近,刹那问吐出冒着寒气的水剑,将其狠狠地贯穿。

妖魔被三昧真火烧得惊声尖叫,又因寒氣不断扭动,时而是孩童声,时而是女人声,时而是男人声,此起彼伏,皆刺耳至极。

“敖甲,放过我吧!”他开始求饶,未达到目的,转而威胁道,“你们东海一族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们!”

敖甲忍不住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想诅咒,省省力气吧,“你都落后几百年了。”

听罢,妖魔一下静默了。

本以为他安静了,不料他竟然发出奇怪的笑声:“我死了,你们东海用不了多久就会来给我陪葬,哈哈!”

“胡说八道。”

“是否胡说,到时你自会知道,我已预见会有血流成河的那一天,东海被鲜血染红,你们龙族灭亡,哈哈。”

“临死都不能盼别人好,好好受死,别在这儿造谣了。”

“访该问问他。”

妖魔渐渐消失,可他那尚未消失殆尽的指尖,遥遥地指向楼顶的克里斯。

敖甲顺势看去,不由得笑了:“这妖魔还想挑拨离间,好在我们的关系本来就很烂。”

他说罢,克里斯却偏过头。

敖甲心一跳,莫不是这妖魔真的知道什么重要的事?

09东海被灭

敖甲飞向克里斯,在楼顶一落脚,他就笑了:“你别在意呀,我们的关系不是一直很烂吗7随他说呗,反正说的也是实话。”

克里斯闷头不语,好一会儿才接话:“的确是实话。”

“对嘛。”

“你们东海一族的确要被屠。”

“对嘛……什么?!”敖甲突然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克里斯嘴张合了好几次,才说出话来:“敖甲,那妖魔说的是真的。”

“什么意思?”敖甲也严肃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东海,出现在那个小区做保安?”

敖甲隐约意识到这件事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日就是我们两族的宴会,你慢慢听我说,千万不能冲动行事。”克里斯再三叮嘱,“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你们。”

敖甲一知半解。

“我此前在家里偶然得知,我父亲将在此次宴会上血洗龙宫,夺取你父王的性命,将东海占为己有。”

敖甲抠抠指甲:“克里斯,以后少看点电影。”

克里斯差点抓狂,这家伙能不能智商在线一下!

“若我所料无误,那妖魔跟我父亲缔结契约,取你的身体为傀儡,宴会之时,令你刺杀龙王,这样,我父亲就能顺理成章地得到东海。

“敖甲,我必须阻止我父亲,那妖魔已死,我父亲若知道计划有变,他会以别的方式卷土重来。你们东海,他志在必得。”

敖甲双目直视克里斯,盯了几分钟。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宴会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敖甲冷静分析,“要悄无声息地破坏你父亲的计划,不让他看出破绽,我一定得跟傀儡一模一样。”

敖甲头一回在克里斯面前正经起来,克里斯还有些不适应。

听了敖甲的话,克里斯不由得问出声:“你为什么相信我?”

“因为你差点是我妹夫啊。”

克里斯无语:“这算什么理由。”

“对啊,相信你需要理由吗?”敖甲又抠抠指甲。

这句话顿时让克里斯豁然开朗,前段时间,他一直被笼罩在他父亲狼子野心的阴霾之下,久久透不过气来,仿佛要窒息—般。他无法说服他父亲放弃得到东海,只能在暗地里搞破坏。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战斗,敖甲这条龙虽桀骜不驯、不修边幅,但是他暖起人来,简直要人命啊。

“既然我们统一了战线,那今夜就制定缜密的计划,以保万无一失。距离宴会还有三天,我们得抓紧。”

“我已派人调查清楚,我父亲已经暗地里命那妖魔将龍宫里的虾兵蟹将用傀儡之术调包。彼时宴会上,除了你父王,其余都是傀儡,连你也是。

“因此,只要我们再悄悄地把傀儡换回原来的虾兵蟹将,然后你再假装是傀儡,瞒过我父亲,将我准备给他的酒让其饮下,封住他的魔力即可。

“我父亲的戒备心很强,你要小心。”

想了想,敖甲问:“等等,我怎么觉得少了个人。”

两龙凑在一块儿琢磨了一下,也没想起来少了谁。

“啊——啾!”

远在外国度假的敖乙乙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心想是哪个王八蛋不要命了,敢在背后骂她。

10宴会

宴会当日,宾客盈门,龙宫里一片祥和,丝毫不见山雨欲来之兆。

敖甲已经扮作傀儡的模样出现在龙宫,周遭的虾兵蟹将早在一天前已经被他和克里斯调包回来,而据克里斯的侍从来报,克里斯的父亲老魔龙不疑有他,正在准备前来东海。

东海老龙王是起了拉拢两族关系的心思,而老魔龙却想借此吞并两族,称霸龙族,将龙族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心里。

克里斯也在公寓里不慌不忙地收拾,待侍从传来他父亲已至东海的消息,他才去往龙宫。

老魔龙与东海老龙王见面寒暄了几句,便各自落座。

克里斯来此之前,已经将备好的酒交到了敖甲的手里,席间只需敖甲以东方的礼数向老魔龙敬酒就大功告成。

“既然人已到齐,那我们开席吧。”老龙王双掌拍了拍,跳舞的珊瑚姑娘和人鱼姑娘就纷纷到了宴会中央的舞池。

老魔龙和他带来的臣子看表演看得如痴如醉,老龙王也极是开心,捋了捋胡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敖甲忍不住吐槽,命都快没了,老头子还得意扬扬。

见敖甲看了眼老龙王,克里斯眉头一皱,咳嗽几声,暗示敖甲别分神。

眼看宴会进行了一半,也是时机到了,敖甲端起酒壶走到了老魔龙的座前。

“当年舍妹与我年幼无知,失了礼数,多有得罪。”敖甲给老魔龙斟了杯酒,“在此,我敬老魔龙陛下一杯,望您海涵。”

老魔龙端起酒:“龙公子多虑了,那事早就过去,不必再提。”

“那就希望克里斯早些找到意中人吧,陛下,那我就先干为敬了。”敖甲一口饮完酒。

克里斯见他父亲将酒杯举在唇边,迟迟不喝,不由得捏了把汗,这成败在此一举,要是他父亲不喝,一旦宴会结束,就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敖甲的额角也沁出了汗珠,老魔龙微笑回他,丝毫没有要喝下这酒的意思,东海老龙王有点尴尬了。

“敖甲,注意礼数。”他给两方找了个台阶下,可他俩都没领情。

老魔龙注视着敖甲,眸子一沉,他意识到了些什么。

克里斯双手紧握成拳,气氛越来越紧张了。

“哎呀!磨叽啥,你赶紧给我喝。”

话音刚落,一颗海胆咻地飞来,不偏不倚地砸中老魔龙的酒杯。老魔龙一惊,来不及闭嘴,杯中的酒便全灌进了他的嘴里。

变故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令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敖甲猛地回头一看,可不就是他那倒霉的妹妹敖乙乙,这下敖甲知道整个计划把谁给漏了。

11尾声

敖乙乙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有宴会,你们都不叫我。”

东海老龙王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你、你、你!简直太不知礼数了!赶紧去给老魔龙赔罪。”

敖乙乙不情不愿地走过去,却见老魔龙捏着自己的脖子,神色大变。

“你咋了?”敖乙乙问。

敖甲看老魔龙把酒一股脑儿全给咽下肚子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克里斯也是,这会儿他紧绷的神经才舒缓下来。

“你这——”

“父亲,我看你脸色不好,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老魔龙还没开口说完,就被克里斯打断堵了回去。老魔龙周遭的臣子蠢蠢欲动,还想说什么,也被克里斯给瞪了回去。

“父亲,我先带你回去了。你们——随后跟上。”

克里斯和他的侍从大步走到老魔龙的身边,扶起他就快速离开了。

东海老龙王和一干东海臣子都还没回过神来,西方来的一群宾客瞬间就消失了。

东海老龙王目瞪口呆:“怎么回事啊?”

敖甲目送克里斯离开,须臾才开口:“没事,可能是老魔龙陛下身体不适。”

“那,我赶回来还有什么意义?”敖乙乙挠挠头,也是一脸发蒙。

老龙王恨铁不成钢地数落敖乙乙一番,接着又揪着她到大殿教训了一顿,敖甲回头又看了眼克里斯消失的地方,顿觉方才生死攸关的一切都像个幻境。

之后一段时间,克里斯都没了消息。

又过了几个月后,敖甲去海边撸串。

他正吃着烤串、喝着啤酒,对面就坐下来个人。他抬头一看,来人是老熟人了。

老板过来“帅哥,随便点,点完,我给你点的和敖甲点的一起烤。”

敖甲望望天:“别,我不认识他。”

克里斯也道:“对,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朋友。”

说罢,两龙相视一笑。

老板心想,这两人多半有病吧。

赞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