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骄

草灯大人

1

某次,零君出门去办事,突然打电话给我:“我看到有人在偷车灯……”

我以为他要逞能,满脑子都是凶神恶煞的坏人把手无缚鸡之力的零君吊着打的场景,于是急忙阻拦他:“千万别管这些事情,快回家!”

怂就怂,别受伤就好了。

零君沉默了一会儿,说:“偷的是我家的车灯。”

2

零君对化妆品一窍不通,最近提出想给我买一支眼线笔。

我在心里说着:好啊,当然好。

兴奋了一分钟之后,我陷入了深思。据我对零君的了解,这事的背后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我直截了当地问:“你知道什么是眼线笔吗?”

零君可能也没了解到事态的严峻性,迟疑了好久,答道:“是画眉毛的?”

……

我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微笑。

我不该对这个男人要求过高的。

3

零君偶尔会发出感慨:“你很幸福,这么多人喜欢你,你知道吗?”

我头也不抬地说:“我知道啊,因为我长得可爱。”

零君沉默了一会儿,说:“这和你长得可爱不可爱没什么关系!”

“……”哦。

4

我脾气很急,又缺乏吵架的技巧,因此,生气的时候,只会跺一跺脚,对零君吼:“你想要我侮辱你吗?!”

零君看我一眼,半点没生氣,扬唇,慢条斯理地答道:“你可以侮辱我的肉体。”

“……”欺……欺负人!

5

零君的腿比我的长,时而迈步大,我需要一路小跑才跟得上。

我气喘吁吁地问:“你要牵我的手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我伸出的手,倏地扬起嘴角:“那就委屈我,给你牵一下好了。”

6

零君这个人很有心机。

之前我亲他,在他脸上留下唇印,他视若无睹。等朋友问起了,他才装作刚反应过来的样子,轻笑道:“哦,之前没看见,忘记擦了。”

朋友目瞪口呆,一颗单身狗的心被扎得千疮百孔——再见,再也不见,以后恐怕我们只能用漂流瓶联系了。

7

很久之前,我和零君闹了别扭,甚至闹到说分手。

隔了将近半个小时,我才肯去找零君和好:“你在做什么?能不能陪我聊天呀?”

片刻后,零君冷冰冰地回了一句:“不,我只陪我女朋友说话。”

8

我发育比较迟缓,前几年的长相和现在差别很大。

零君偶然翻出我从前的照片,感慨:“你和以前长得都不像了。”

“那是现在好看,还是以前好看?”我期待地看着他。

零君瞥我一眼,勾唇,意味深长地说:“都好看,但现在长大了。”

之前,我问朋友:“我那时候没胸,也没屁股,零君图我什么啊?”

朋友朝我挤眉弄眼,道:“当然是想一手‘带大你呵!”

赞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