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撩不娶

旷修

一、夜遇

是夜,西巷子里的一家鉴宝堂偷摸着运了个大件回来,护送的人非常小心,生怕弄出点动静给别人听了去。

而越是在这月黑风高的时候,就越是得提防着。

临小宽隐藏在黑暗中,怀里揣着枪,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前面那被重重包裹的宝贝,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干掉一干闲杂人等,抢了宝贝就跑。

她朝前走了几步,虽说她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但身后的状况,她也注意到了。

下一秒,她猛地回过身,—拳招呼过去,来人将将躲了过去,接着灵活地转身,揪住了她的后衣领。临小宽一胳膊肘袭向他的肚子,对方比她更快,一把箍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伸过来捂住她的嘴,然后拖着她快速跑出老远。

临小宽:“……呜呜。”

两人跑到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才算停下来,那人松开捂着她嘴的手,但困住她的胳膊没有松开,临小宽的脸颊紧贴着对方的胸膛。在旁人看来,他们抱得可紧了,姿势暧昧极了。

临小宽咬牙,恶狠狠地说道:“哪儿来的浑蛋,敢扰宽爷的好事,有本事你松开我!看我不揍得你连你娘都不认得!”

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敲了一下,临小宽吃痛,身上的禁锢却松了下来。

她抬头一看,灯光下,一个英俊异常的男人正看着她,眼神淡漠。

他道:“一个小姑娘,身手不怎么样,嘴皮子倒厉害。”

他往前凑了凑,脸靠近临小宽的头发,她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被一把抓住胳膊,动弹不得。

临小宽想要掏枪的手被他钳制住。

顾炎生贴近她,临小宽的身体瞬问紧绷,虽说是在凉夜里,她的脸却热了起来。

不过,顾炎生只是闻了闻她的头发,然后笑了笑,轻声说:“好大一股子泥土味啊,姑娘这是刚从地底下爬出来?”

闻言,临小宽僵硬了。

活人又怎么会从地底下爬出来,但盗墓挖坟的人会,临小宽打小就跟着她师父学这活儿,却不想在地下待久了身上都染上了土腥味。

顾炎生继续道:“怀里还藏着枪?你可能不了解,这在地底下开枪跟在地面上是不一样的,地底下除了你,没人听见,在地面上可是会将警员招来。”

临小宽这才注意到,他胳膊上有块闪着微光的臂章,以及大衣里面微微露出的警服。

她心中警铃大作,怎么会如此倒霉,第一次寻思着当回强盗,就碰上了警察。

看样子这人是不准备放过她,可她明明还没来得及动手啊!

顾炎生收起笑容,重新板起脸,冷冷地开口:“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吧,看你这情况,怕是一时半会交代不清楚。”

临小宽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乱成一团。

突然,她整个身子向顾炎生扑了过去,顾炎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临小宽趁机双手缠上他的脖子,指甲微微地嵌入他的耳根处。

顾炎生在她耳边说:“你是准备用你这扁平的身材色诱我吗?你觉得会有效果吗!”

话音未落,他就觉得脑袋一阵酥麻,紧接着意识变得昏沉,没几秒的工夫,便瘫倒在了临小宽的身上。

临小宽抬头大笑,她自制的迷魂散是冲着摆平凶尸去的,常人根本受不住。

她瞪了顾炎生一眼,居然改说她身材扁平,这男人嘴巴真欠!

二、小宽爷

顾炎生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他发现自己躺在西巷大街上,好在清早人不多,没什么人注意到他。

他摸摸耳根子处,那里一片痛痒。

想起昨夜那个小丫头,他顿时又气又恼,自己当了这么多年警察,居然着了她的道。

正琢磨着是不是直接回警局,迎面却跑过来一队警员,见到他都纷纷停下。

“顾队,您怎么在这儿啊,你们组的警员到处我您呢。”

顾炎生一下正色起来:“怎么了?”

“今日清晨有人发现西巷鉴宝堂的当家惨死在自家门口,门大开着,都吓傻了,赶紧报了警。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您,你们的组员不能擅自出警,林队不得空,就让我们先过来。”

顾炎生昨夜里倒也看见了那鉴宝堂的人在运着什么东西,却不想今早就死了当家的。

他想了想,对他们说:“快去保护现场,我随后就到。”

警员们应了一声就跑走了,顾炎生仔细环顾着四周,昨夜那小姑娘已然没了踪影,但是顾炎生控制不住地想,那会不会是她做的呢?

任何猜想都是需要证实的,他摸摸耳根,还想能不能顺着他耳根处的这点毒素查出线索。

外面很快聚满了人,鉴宝堂当家的横尸在大门口,法医正在做检查。

而堂子里也丢了东西,正是昨夜运回来的宝贝,见顾炎生逼问,伙计也不好再瞒,他这才知道那玩意是一棵东汉时期的摇钱树,古董,很值钱。

看起来这很像一起入室抢劫案。顾炎生一边让人去查那摇钱树的来历,—边疏散人群。

他望着四散的人群,突然看到对面的屋顶上似是有什么一闪而过,落入院子里,角度十分刁钻,用寻常的视线很难扫视到。

顾炎生冷笑一声,往院子的角落里走去,十秒钟后揪着—个“哎呀哎呀”叫着的小人儿走了出来。

那小人儿一边挥胳膊蹬腿儿,一边骂骂咧咧:“浑蛋,把你邪恶的黑手从我脑袋上拿开!我的脑袋只有我师父才能摸!”

顾炎生一边拽着她,一边趁机把她的头发揉乱,嘴角略有些得意地微微勾起。

“看到那具尸体没有?昨夜你可是对他堂子里的宝贝虎视眈眈。”顾炎生说。

临小宽看着他,叹了口气,无奈道:“不关我的事啊,昨晚你晕了之后,我就回去找我师父了,那宝贝在外头还好下手一点,进了堂子,我就算抢到了也很难逃出去啊。哦,对了,你昨晚晕得实在太快了,才那么一会儿工夫就歇菜,还警察呢,耐力也就那样。”

说完,她还颇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恰巧一旁路过一个警员,听见她说的“太快”“耐力”什么的,瞬間看他家队长的眼神就变了。临小宽愣了愣,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顾炎生怒道:“你给我下毒,你还有理了是吧!”

临小宽一缩肩膀,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没,没理。”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扯扯他的衣袖,睁大了眼凑到他的下巴处,一副“求原谅”的模样。

那眼神闪烁着,落在顾炎生的眼里倒是一片清明。

因此,他没注意到两人间的距离有些过于近,临小宽突然生出一种搞恶作剧的想法,眼瞅着警员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她突然“哎呀”一声,脚下一滑向前扑去,顾炎生下意识地扶住她,然后觉得脖子处有一片柔软的触感。

难道?不会吧……

顾炎生顿时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大庭广众啊,杀人现场啊,他这是干吗呢!

临小宽迅速退了—步,抹嘴,脸红了一丝。

顾炎生咳了咳,强行正色,问:“那你先前为何盗宝?”

临小宽看了看他,说:“那摇钱樹本是我师娘的传家宝,师娘去世前就惦记着。后来师娘家被毁了,我师父打听了很久,才知道那宝贝到了这里,便发誓一定要为师娘夺回来。”

顾炎生有些讶异:“所以就让你来做这玩命的勾当?”

临小宽咬牙:“师父瘸了一条腿,去哪儿都不方便,我是他的徒弟,应该帮他。今早起来,我听见有人说鉴宝堂死人了,就赶紧跑来看看,果然宝贝也没了。这下我不知道怎么跟师父交代了。”

听她的语气颇有些委屈,顾炎生瞅了她一眼,没说话。

三、很好糊弄

鉴宝堂的当家死得甚是蹊跷,他被人用一根粗长的银针从头顶的百会穴扎了进去,取出来时法医愕然发现,那根银针竟有二三寸长。

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啊。

顾炎生想了想,扭头冲着蹲在地上的小姑娘道:“我说宽爷,带我去见见你师父。”

临小宽闻言,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顾炎生无奈道:“我只是去询问他关于这操摇钱树的来历。再者,你现在也是嫌疑人,不能拒绝我。”

临小宽鼓着腮帮子想了半天,才勉强答应了。

顾炎生总觉着这姑娘脸上写着“很好糊弄”四个字。

临小宽跟她师父居住在城外一处院落里,院子里立着一座孤坟,坟边一个男人坐在轮椅上,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那块墓碑上。

“师父。”

临小宽叫了他一声,他抬头,本来平静的眼神在看到她身后的顾炎生时,闪烁了一下,表情也不似刚才轻松。

顾炎生从怀里摸出自己的警官证。

听到他说“来了解摇钱树的具体来历”时,他瞅了临小宽一眼。

她赶忙正襟危坐,假装自己只是鞋架子上的一个花瓶。

他幽幽地说:“小宽,去沏茶。”

临小宽立马脚下生风地冲进了屋子。

顾炎生观察了一会儿,展颜一笑,但笑意未及眼底。

他说:“临先生对小宽倒是严厉,看你对她说一不二的模样,想必她也极尊敬你。”

他说出这话,本想着眼前的人会谦虚两句,不料他一挑眉,轻哼了声:“这丫头是我从坟堆里拾回来的,没有我,她早就死了,报答我是应该的。”

他这话让顾炎生莫名地很不舒服:“我看您更像个书生,可如果我没猜错,小宽是盗墓的。”

盗墓本是让人唾弃的行当,但盗墓者无动作时,抓了也判不了罪。

所以,他并未太在意临小宽的身份。

“她的盗墓本领是我教的,也许是有天赋吧,她特别适合在墓穴里,好像本就该在那里一样。”临笙不成不淡地说着。

顾炎生听不惯他这凉薄的语气,便硬生生地转移了话题,将矛头指向那摇钱树上。

“小宽说,那古董是您妻子的遗物?”

顾炎生说着,抬眼看到临小宽端了茶水出来,心里便想着她方才有没有听到临笙的一番话。

临笙接过茶杯,倒是爽快地开了口:“我的妻子叫林一叶,是林氏家族的幼女。”

听到这话,顾炎生倒是吃了一惊,林氏家族败落于五年前,再之前却是家财万贯,受尽众人羡慕。

临笙接着说:“不过虽说是幼女,她却因是庶出而受尽欺负。我与她相恋于十七年前,那时的她心头有万千委屈对我诉说,我甚是心疼,为了长相厮守,我编了个法子让她装病诈死,借机逃出林家。”

说到这时他叹了口气,顾炎生看了眼临小宽,只见她听得津津有味,显然是不知道这段过往。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一叶真的恶疾缠身。与我在一起没多久,她就病倒了。我寻遍良医也无用。一叶生前最为惦记的,就是那棵摇钱树。林家有个祖传的规矩,但凡哪一代的家主过世,那传家宝就要入墓穴十年,以此来守灵。一叶虽常被人欺凌,却很得家主疼爱,家主经常让她与摇钱树待在一起以添福气,家主死后,一叶的寄托便转移到了那摇钱树上。”

接下来的恬况,顾炎生大概能猜出来了,摇钱树十年后出墓,不料过了两年林家破产,那玩意自然就到了古董市场上,成为有钱人惦记的对象。

不过,这样说来,临笙的作案嫌疑就更大了,毕竟那是亡妻的心愿,他一定急于寻回摇钱树。

果然,他接着道:“前几年我一直不知道摇钱树的踪迹,近两年才知它被转手到了此处,便想着如何能弄到手,可我如今身体不便,实在没有办法,才让小宽去打探。昨夜她说她并未伤人,我才松了口气,想来我实在是糊涂了。”

他的语气十分诚恳,但顾炎生不尽信他。

顾炎生起身,对他们说:“此事我会去查,不管怎样,临小宽还是嫌疑人,我必须暂时看着她。若是你们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临笙听了,突然笑了一声,手肘往那墓碑处指了指“一叶在何处,我便在何处。”

他瞧了临小宽一眼,点了点头,顾炎生看他的眼神里不像充满深意,但该有的也绝对没有。

比如,对徒弟的担忧,他就没有。

倒是临小宽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蹲在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哽咽地说着:“师父,我一定没事的,你烦心。”

放心吗?顾炎生看着他,他那模样怎么着都不像是不放心。

四、窑馆

临小宽到底还只是个小姑娘。他说要看着她,她便真的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鉴宝堂当家的尸体已经凉透了,顾炎生这才知道,这人的身份来历不明,就连名字都鲜有人知道。旁人只习惯性地叫他“元当家的”,其他一无所知。

不过有门个老伙计倒是提供了一个线索,就是,那元当家的是三年前来的西巷,他本来也不是鉴宝堂的当家,是被老当家收留的。他为人很能干,老当家十分欣赏,后来老当家病逝,他才做了当家。

顾炎生赶紧问他之前待的地方是何处。

伙计想了想,说:“他不肯说,但老当家的老家是在凉州,他去世后元当家的倒是经常去扫墓祭拜,也在那儿有了些熟人。”

顾炎生当下就想,这摇钱树是不是就是他从凉州得来的,临笙虽交代了摇钱树的背景,但对它近几年的踪迹却只字未提,可能是真的不知,也可能是刻意隐瞒。

顾炎生决定跑一趟凉州。

临小宽死活不肯去,顾炎生说,若她不肯,他就让警员监视临笙,临小宽气得蹦起来打他,但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经过几日的察访,顾炎生查出这摇钱树的确是元当家的从凉州得来的。于是,他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卖家,但出乎意料的是,那卖家是开窑子的。

而临小宽不知道他会带着她去何处,顾炎生一路卖关子,等到了地方,听到莺莺燕燕从大门里传出的带着娇笑的说话声,她愣了两秒,接着脸蛋变得通红,眼底一片羞涩。

顾炎生怎么会带她来这种地方!

她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只见顾炎生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她开口想问,顾炎生却抬脚就往里走,还回头看她一眼,说“愣着干吗?别怕,这地方我挺熟。”

这地方他挺熟?熟?!

顾炎生没听到临小宽的声音,扭头一看,只见她眼神里满是大写加粗的“禽兽”二字。

顾炎生很快明白临小宽为何是这个反应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平时正儿八经的他突然一反常态,嘴角泛起—抹浅浅的笑,也不准备解释。恰好这时,一个姑娘送客人走,看见他,顿时眼睛就亮了,扭着腰往这边走来。

“这位先生,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呀,您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我帮您看看?或者,我成吗?”

她像是没有骨头一样,眼瞅着就要往顾炎生的身上倒,临小宽眼睛都瞪大了,千钧一发之际,顾炎生伸手从怀中摸出警官证,只露个边角,但那窑姐看到后表情一下就变了,手也缩了回去,行了个礼就赶紧离开。

顾炎生见临小宽还是面色不善,想了想,上前几步,跟她面对面。

“生气了?”

临小宽扭头:“没有!”

他也不急着解释,倒是看着临小宽这一张搞不清是因为生气还是羞愤而通红的脸,起了逗她的心思。

他的手指深到她的下巴和耳根处,然后微微往上一抬,临小宽的呼吸顿时重了不少,一时间居然没反抗。

顾炎生低下头,凑近,两人呼吸交缠。

他低声说:“生气就生气了,怎么,是因为听到我对这地方熟,还是因为刚才那窑姐凑过来我没推开?”

临小宽咬着牙,像鼓足了勇气—般,说:“都有!”

她既不喜欢那女人离他太近,又不愿顾炎生真的对这地方熟。

顾炎生这个行为不检点的男人!

她越想越气,索性一把推开他,大步走进去,还故意扯着嗓门说“不是说查案吗?赶紧去找人!我可是很忙的!”

五、啪的一耳光

很快,窑馆的老板出现了,带着他们进了一个房间。

顾炎生泰然自若,丝毫不拘谨。他憋着笑,看着临小宽绷着小脸气呼呼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挺开心。

那老板是个妖娆的中年女人,顾炎生和她闲聊两句,就开始问正事。

顾炎生问她跟元当家的熟不熟,她捂着嘴笑了笑,说“军爷,这就说笑了,做我们这行的,跟谁能算得上熟啊?不还是看利益关系嘛。我要是得不到什么好处,哪还有心思搭理他啊。这宝贝也是我偶然问得到的,其来历,我也是不知道的。”

闻言,顾炎生笑了笑,但也没再追问,而是思忖了门秒后,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问了。不过,天色已晚,我想在这住一晚,你看,我这位姑娘,本来身子就不好。”

说着,他在桌子底下踢了临小宽一脚,临小宽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那老板笑着起身道:“那自然是没问题的,军爷有事就叫人,保证随叫随到。”

说完,她就出去了。等门关上之后,临小宽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地说道:“顾炎生,你要找窑姐陪睡,你盡管去就是了,干吗拉着我!我可没病,也懒得理你的破事,爱找谁找谁去!”

她踹开凳子就要往外走,顾炎生上前拦住她,想好好解释,但临小宽一副根本听不进去的样子,他只好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扔到床上,捂住她的嘴。

临小宽吓得乱踢蹬,顾炎生一边按住她,一边低声说:“小声点,她还没走远。”

似乎又觉得这话没什么说服力,他赶紧又说“这个老板有问题,她没说实话,我留下来是为了查查她。我刚才提到元当家的死了的时候,她的眼神里好像有些难受,他们绝对不是没什么交情。”

临小宽冷笑:“难受也看得出来?哦,我忘了,你常来这地方,对窑姐自然了解。”

顾炎生—愣,突然泄愤似的捏捏她的腮帮子,说:“我是常来,但都是为了查案,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一起来,平时都是几十个人一同来,再者说了我一个警务人员,怎么能来这种地方。”

临小宽听了,想了想,终于没再挣扎,但还是气呼呼的。顾炎生看着她,突然鬼使神差地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世界安静了,临小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顾炎生有些不好意思,但依旧不扭捏地跟她对视。

然后,只听到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响。

六、便宜你了

入夜,顾炎生揉揉还疼着的左半边脸,十分惆怅。

他活到现在第一次面对姑娘干出这种不能自制的事情,还被打了,这要是被传出去,警局里的人至少能笑一年。

他看了眼躲在角落里的临小宽,继续心疼自己。

他们正躲在那老板的门外偷听。

房里,窑馆老板坐在桌前,面色不好。

她怅然若失一般,突然嗫嚅着说了句什么。顾炎生耳朵尖,听到了,她说的是:“林白你个王八蛋,早说要死了,又何苦来招惹我。”

林白是谁?

顾炎生转身,看了眼临小宽,摸出枪:“宽爷,咱该进去了。”

说着,顾炎生一马当先去推门,那老板吓了一跳,只见顾炎生走进去,临小宽在后头关上门。

那老板的表情先是疑惑,在看见顾炎生手中的枪后,变得复杂起来。

顾炎生走到她跟前坐下,开口道:“说说吧,和元当家的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者咱去警局再问。”

她恶狠狠地瞪了面前两个人半天,确定刚才自己的模样被看到了,这才不情不愿地说道:“元当家的……是我多年前的相好,后来我俩分道扬镳,好几年没见,面了,也是近年来才……”

才重新勾搭上的吗?临小宽想。

那老板有些泫然欲泣的样子,伸手倒了杯水,眼尾扫过面前的两人,闪过一丝精光。

“那棵摇钱树的来历,你可知?”顾炎生问道,同时感觉自己的眼皮不知怎么变得越来越沉,那茶杯上袅袅升起的雾气,带起一阵恍惚。

临小宽也没好到哪去,眼神涣散,茫然间只听得一声枪响。顾炎生一脚将桌子踹开,那老板掏出一把枪,顾炎生手疾眼快地扑倒临小宽。枪声响起,顾炎生强打着精神,一枪击中老板的手腕,对方一声惨叫,跑了出去。

临小宽晕乎乎地靠在顾炎生的怀里,枪声很大,很快就引发了骚乱。不多久,当地警局来人了,安排好他们后,连夜抓住了窑馆的老板。

再见面就是在监狱里。

临小宽实在弄不懂她攻击他们的理由,倒是顾炎生一言不发地走到监房外面,面色沉稳。

相比顾炎生,窑馆老板只是低着头,但一点声都不出,最后到底是顾炎生先说话,但一开口就让她的肩膀一抖。

“我刚才打听过了,都说这元当家的时常到你这来。算算他死的日子,你们上次见面也不过是半个月前吧,你怎么说你们不联系呢?”

回答他的是沉默。

顾炎生继续道:“看样子你与他交情还不浅,想来你也没見过他的死状,凶手用一根长针刺穿他的脑袋,别提有多惨……”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冲上前撞到牢门上,目眦尽裂。

“他死就死了,与我何干!他亏心事做多了,死了又怎样!你们为什么要找上我?我不是故意杀人的!是他让我杀人的!他死了,一切都结束了才对!”

临小宽:“……”杀,杀人?

顾炎生同样惊诧,但他只是面不改色地跟临小宽对视了一眼,看吧,意外收获。

“那你和元当家的到底是什么关系?摇钱树又是怎么来的?”顾炎生问。

那老板低下头,又笑了笑。

“摇钱树是林氏家族的传家宝,我以前在他们家做仆人,后来他家落败,我才得了自由。元当家的原是林家的管家,叫林白,我俩那时候就好了,林家破产后才分开的。”

原来如此。

不过,既然那元当家的先前是林家的管家,那这事跟临笙就越发牵扯不清了。

“那你有没有听过临笙这个人。”他问,同时感觉身侧的临小宽明显精神一振。

那老板像是豁出去了,有什么说什么:“听过,他是一个穷书生,也是林家一个小姐的恋人。但他一个穷书生,怎么可能娶得了小姐,后来小姐病死,书生也跑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那个小姐真是病死的?”

她想了想,又笑道:“是吧,我当时只是个小丫头,哪打听得了那么多,只是记得在小姐死之前,摇钱树被偷过。有人说是因为这个不吉利,所以,小姐才病死的。”

顾炎生抓住重点:“被偷过?”

一是。说是被一伙盗墓贼偷走了,林家费了很多精力才夺回来,一怒之下联合官府将那伙盗墓贼灭门了,就在原城外的乱葬岗。”

老板的话没说完,临小宽突然腿一软,趔趄了一下,被顾炎生扶住了。临小宽也是盗墓贼,虽然是被临笙调教出来的,但听到这话多少有些不开心。

老板把知道的都说了。他们走之前,她还交代,当初林白不能出面买摇钱树,求她代买了,交易中发生争执,她失手杀了人。本以为当时处理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查到了。末了,她还不忘说,这是元当家的授意的。

顾炎生笑了,幽幽地说:“我一开始只是想问你摇钱树的来历,我还真不知道你杀人了,无奈你露馅得太快。”

那老板瞬间面色僵硬,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顾炎生带着临小宽往回走,一路上她都闷着,顾炎生终于没忍住问道:“你怎么了?”

临小宽抬头,眼眶居然湿了,顾炎生大惊。

“师父说,我是他十七年前在原城外的乱葬岗拾到的。”

这话一出口,顾炎生结结实实地惊了,这时问刚好,那会不会……

顾炎生艰难地安慰:“或许,不会那么巧。”

临小宽摇头,说:“他刻意把我培养成一个盗墓贼,现在看来,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师父会不会也认为,师娘是因为宝贝被偷了才死的,那我……”

她的话没说完,顾炎生就把她往怀里重重一拉。

“无论怎样,他都不该刻意让你当盗墓贼,况且,你的身世还不能下定论。再者,若你师父与你真有嫌隙,你会如何?”

临小宽沉默半天,才说:“还是继续待在他身边,毕竟我只有他啊。”

顾炎生敲了敲她的脑袋,没好气地说:“我与你有了肌肤之亲,你就不能跟着我?”

临小宽大睁着眼,顾炎生一副“便宜你了”的样子,可她没有接话,好一会儿,过了也没再说话。

顾炎生眨眨眼,这是几个意思?

七、一别两宽

顾炎生很快回了西巷,而比他更快的是去查探临笙来历的警员。

临小宽急着去看她的师父,顾炎生却一直不放人,最后临小宽都要跟他动手了,他定定地看了她半天,颇有些失落。

顾炎生跟临小宽待在审讯室里,她生气地站着。

“你师父那里我们会处理好,你现在还不能见他。”顾炎生耐心地说道。

临小宽看了他一眼:“你现在根本没有证据扣留我,我要见我师父!”

“你想见他,他却未必想见你。”

话音刚落,临小宽的表情瞬间崩塌,无论何时,顾炎生都没见她这么愤怒过。

顾炎生很生气,莫名地很生气,她怎么能为了那个人在这一瞬问对自己流露出这么不加掩饰的恨意。

她一字一句地说:“我要见我师父!”

顾炎生突然微微笑了,靠近她几步。

“小宽,我难道真的比不上你师父吗?”

临小宽一扬下巴:“不错。”

顾炎生目光如炬,突然将临小宽推到墙上,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用力地吻了上去,舌尖撬开她的牙关,毫不温柔地探了进去。临小宽拼了命地挣扎,顾炎生禁锢住她,却猝不及防脖子一痛。接着,他慢慢地滑到地上,晕了过去。

临小宽捂着嘴,手里握着一根针。

她疯了似的跑回那个院子,门关着,她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推开里面屋子的门,同时喊道:“师父,我们快走。顾炎生知道林白是我们杀的,他很快就……”

话音戛然而止,临小宽看着眼前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员,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炎生从她身后走进来,脸色发白,显然是晕了之后很快又被孬醒了。

事實也的确是这样,她跑了之后没多久,顾炎生就被救醒。他之前步步紧逼,也是为了看她在慌乱中会露出什么破绽。

顾炎生看着她,淡然一笑,说:“你师父早就被关进警局了。”

临小宽呆愣了两秒,表情骤然变得冷峻,视线凝聚在顾炎生的脸上,仿佛要将他灼烧出一个洞来。

顾炎生继续道:“事实上,我们要去凉州的时候,警局就已经把他控制起来了,我们不可能允许一个有很大嫌疑的人太过自由。”

临小宽看着他许久,才说道:“可是,他站不起来。”

“但他依旧能做很多事,比如,让你杀了元当家的。”

临小宽眼神闪烁,仔细一想,顾炎生早就安排了人在这里,那么,刚才在审讯室里的行为,也是有意的?

她沉默半晌,居然怒极反笑道:“你什么时候怀疑我的?”

“我好歹当了那么多年的警察,很多犯罪情况,我都能理出些头绪来。元当家的尸身上毫无破绽,但那日我与你来找你师父,瞧见了那座坟,我便觉得不对了。这看起来是座老坟,但是坟边的泥土有被翻动过的迹象,我觉着应当是被挖过了。我们走后,警员便来开了棺。你猜,他们看到了什么?”

有什么?能有什么?除了一具枯骨,大概就是失踪了很久的摇钱树吧。临小宽记得当时师父很郑重地将它放在那具骸骨边上,然后在那里呆坐了一晚。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我是凶手了,那为什么还要带着我去凉州,看我如何演戏?”临小宽问道。

没等到回答,她又说道:“我不像你那般看透是非,对我而言,师父的命令就是一切,再者,那林白,也算死有余辜。”

顾炎生饶有趣味地问:“是吗?”

那晚,顾炎生被临小宽放倒之后,她就悄悄潜入了鉴宝堂。摇钱树被供在一处佛堂,里面只有元当家的,他正瞧着那树,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兴奋与贪婪。

师父说,要让他死得极其痛苦,所以,她悄悄从窗户潜入,用毒弄晕了他,再拖到堂子中央,将针一寸寸地扎入他的脑中,手则探着他的脉,直到再不跳动。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残忍到这种程度。

顾炎生当然能查出她是凶手,不止是猜想,而是他从那根针上面找到了和他耳根处一样的毒,是临小宽的指尖上残留的。

临小宽偏过头,眼里满是鄙夷:“师父一早就告诉我,林白是林家的管家,当初师父师娘私奔被发现,师娘被带回林家,就是他亲手把我师娘打死的。”

所以,当初临笙跟林一叶根本没有私奔成功,林一叶也不是病逝的,而是被发现后,被林家处死的。

但是,顾炎生调笑般地看着她,说:“只是私奔就闹到被处死?你不觉得很牵强吗?”

“师父说,他们当时真的很艰难……”临小宽急着反驳,顾炎生眼神一凛,猛地攥住她的肩膀。

“你记不记得,那窑馆的老板说过,林一叶死之前,有—伙盗墓贼偷了摇钱树?如果我说,那是你师父授意盗墓贼去偷的,你信不信?而偷那棵摇钱树的原因是,林一叶为了报复林家对她刻薄,想偷了摇钱树和临笙远走高飞。可是,最后她做的事被发现了。林一叶是因为偷了传家宝才被打死的。”

“而盗墓贼拿钱办事,却被你师娘诬赖,她死前还想把所有责任推到盗墓贼的身上,让他们做替死鬼,可林家人盛怒之下,还是杀了她。”

顾炎生苦涩一笑,当初他得知真相的时候,对临笙和林一叶的厌恶达到了极致。临笙教唆临小宽杀人,林一叶栽赃嫁祸,两人贪财怕死,面目可憎。

临小宽呆若木鸡,只听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找了林家的老仆人,才了解到这些。林一叶死后,盗墓贼最终被找到,后来临笙逃跑,不知踪迹。算算时问,他大栩也是那时拾到的你,在原城外的乱葬岗,正好是那伙盗墓贼被灭口的地方。那时有人听说,有个警员见着那伙人带着一个娃娃,于心环忍,就放过了,任她生死天定。”

后面的事情,不用他说,临小宽自己就能想象得出来,她师父当年出卖陷害的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家人,然后还把她拾回去养大,却坚决不提他做过的事。

枉她一直将这个人当作毕生的信念来供养,他却让她双手沾血,甚至让她当盗墓贼,去过刀尖舔血的日子,让她与上一辈的事斩不断理还乱,而这一切的原因,或许在于他还认为,当年盗墓贼没能替林一叶去死,才害得他们生死相隔?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屋子的偏门突然被打开,临笙被几个警员制住,推了出来,嘴巴被堵上了,但眼神平淡又冷漠,他甚至对临小宽的绝望还有点嘲弄。

顾炎生使了个眼色,警员们松开了临笙,临小宽望着他,喊了声:“师父。”

临笙冷笑,看都不看她:“废物,这么扛不住事,有谁会把杀了人挂在嘴上的?你想死为什么拉着我?!”

临小宽呼吸一滞,霎时问面如死灰,顾炎生厌恶地皱眉,赶紧使了个眼色让警员把临笙弄走。再让他们待在一起,他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屋子里只剩下他和临小宽。

临小宽的眼神如同一潭死水,与顾炎生摊牌时,她完全豁出去了。可现在形势逆转得太快,她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顾炎生长出一口气,有时候揭开真相犹如撕开皮肉,带来的不只是疼痛,还有绝望。

“临笙教唆你犯罪,但毕竟杀人的是你,恐怕你这辈子都离不开监狱了。”他说着,慢慢拥她入怀。

宣判她的罪行,他也很难受,但犯罪就是犯罪,必须付出代价。

但临小宽还是挣开了,然后抬头望着他,伸出手。

“抓我吧,别再说话了。”

临笙死了,在狱中撞墙死的。

临小宽像是丢了魂一样地入了狱。进牢房之前,她突然问他“顾炎生,你说过与我有了肌肤之亲就能与我在一起,那你以后会娶我吗?”

顾炎生摸摸她的脑袋,说:“会。”

闻言,她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算什么?大概是对自己这小半辈子的一个总结。

临小宽自然知道,今生哪还有再相见的机会,但她希望自己在即将度过漫长又无助的余生之前,还能小小地开心一下。

从此,一别两宽,余生道路坎坷且长,却再无对方的身影。

赞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