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这是你的freestyle吗?

许仙仙

一、发小

我锁上房门,拉上窗帘,此时窗外月黑风高,是个作案行凶的好时机。我打开了电脑,幽暗的灯光映在脸上。我屏住呼吸三秒钟后,打开了文档……

说时迟,那时快,房门哐的一声被生生踹开!叶正白眉目含怒地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根麻绳……

“程钰,我说没说过,你不准玩电脑!”叶正白一身正气凛然,眼神凌厉得叫人不敢直视。

他拿着麻绳,一脸冷然道:“再玩电脑,就把你绑在床柱子上!我说过吧?”

“这是我的工作啊,捕头大人!”我哭天抢地地喊,“我不更新,读者就炸了!多少人留言要给我寄刀片呢……”

“那就一定要晚上写吗?这种不务正业的东西就不能换个时间弄?!”叶正白一脸怒其不争的神情,“程钰,在这么黑的地方用电脑,你是不是想变成瞎子!”

然后,他就拿着绑快递的麻绳把我反手绑了起来……

叶正白是什么人?重案组头号精英警草、全市优秀警员代表。只有他这样的精英,才配称得上人民警察的称号……不像我,警校是贴边考的,警局是贴边进的,永远都是吊车尾的命。他是我的发小,我从小就感受着此人给我的差距感和压迫感,日子过得辛酸无比。

叶正白曾感慨:“程钰,像我这种精英,怎么会认识你这种渣渣?!”

然而,我并不是一无是处,我唯一的优点就是会写小说……曾在湘江文学网与绿袖添香等多家知名网站上发表小说,题目皆如《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腹黑王爷缠上我》之类的……

叶正白骂我渣渣,我不还嘴,因为我租不到房子而不得不寄居在他家中。但文人的报复方式自古都是别出心裁的,所以,自那之后,我每一本小说里那个被男主角虐出血的倒霉女主角都叫叶正白……

“我又不是罪犯啊,不要绑我……”我哭喊着。

“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就是个小贼吗?!”叶正白冷然道。

“你什么时候能像陆语辰一样温柔就好了……”我默默感慨。

叶正白的手突然僵了一下。

我觊觎着我英俊的大师兄陆语辰,他是我们那一届警校生里最英俊的人,也是我等诸多少女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陆语辰说话从来不大声,温柔得跟一潭水一样,和凶巴巴的叶正白简直是天壤之别。

叶正白突然停住动作,看着我的手腕呆了片刻,低声说:“手腕红了。疼……吗?”

“怎么不疼?!”我赶紧虚张声势,“疼啊!锥心刺骨地疼啊!”

叶正白愣了一会,没再说什么,赌气似的抽回了绳子,背过身走出了房间。

我觉得他这副样子有些奇怪,于是咳嗽了一声,跟上去岔开话题,问道:“最近看你这么忙,都在干什么呢?”

半晌之后,他沉声道:“C市又发生走私案件了,且案件的情况比较严重,局里很重视。”

“哦,这就和我没关系了!你们办案,我可以帮你们跑跑腿、订个外卖、买杯咖啡。”我说。

“我是要你注意安全,别一天天没心没肺……”

“当然和你有关系!”叶正白还没有说完,突然防盗门被推开了,C市公安局局长、副局长、老警探齐刷刷地立在叶正白家门口。局长鼓掌道:“恭喜你,程钰同志,你被組织选中了!”

二、卧底

我正一头雾水,叶正白突然把我护在身后道:“程钰不可以。”

“什么不可以啊?”我问道。

“去走私团伙里当卧底。”局长说道。

我当时腿肚子就软了,我说:“局长,你觉得我是当卧底的料吗?”

“选你是有原因的。”局长娓娓道来,“首先局里的人力有些调配不开,而你又是局里最闲的。其次是你的身份符合,据说你在网上写过一些东西,这次卧底的身份就是文秘,而那家公司就是披着文化公司的皮在暗中走私的。就单论写小说这件事,局里真没有人会……”局长道。

我捂脸绝望地说道:“我去……”

局长大喜:“好!你去,就你去!”

“这只是—个语气助词啊,局长……”我哭着说。

“不可以!”叶正白突然上前一步,大有要和局长打一仗的架势!

他怒道:“这太危险了,让程钰—个菜乌去完成这么高危的任务,不是叫她去送死吗!”

我的内心突然泛起了一丝涟漪。

“可是,这次任务如果成功,程钰不仅能转正,而且会加薪……”

“我也不能为了钱去玩命啊……”我痛苦地喊道。

“而且据说,陆语辰也会参加这次的任务……”

“我的天……陆语辰也要去?”我担心地惊呼,“他那么帅且帅得一脸正气,根本就没有违法乱纪的样子,好吧?!”

“所以啊,他这次行动很危险……”局长摇头叹息。

“我去!”我咬牙道。

“这次也是语气助词?”局长疑惑。

“不!这次是真去!”我坚定地说。陆语辰那么帅的小哥,我怎能任他只身一人入这虎狼之窝?!

叶正白还想劝阻,却最终将话咽了回去,别过头不再看我。我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晚上,我回到叶正自家,乐呵呵地收拾行李。叶正白不理我,一进屋就跑去浴室开始洗澡。

叶正白喜欢洗澡,但他洗澡非常有规律,都是每天吃完晚饭半小时后。现在他会这么早洗澡只有—个原因,那就是他生气了。

良久之后,浴室的门被打开,叶正白自水雾中走出,下身裹了条浴巾,上身露出漂亮的腹肌和胸肌,水珠自性感的肌肉的纹理中滑落。

“出来啦?”我赶紧赔着笑凑上去,狗腿地递上苹果说,“这是新疆阿克苏进贡的时令鲜果,请陛下品尝。”

叶正白看了我一眼,往常这时候他就该说:“程钰,你有多远死多远。”可是这一次,他没有说话。

他坐在沙发上呆愣了好久,终于沉着声音说出一句话来:“陆语辰,他究竟哪里好。”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样问我。

“陆语辰长得帅啊!他有腹肌阿!他多金啊!姑娘不喜欢他,天理难容啊!”我说。

“你说的这些我也有……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突然,叶正白默默地问。

“喜欢你?!”我震惊了一下,随口道,“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是我最铁的发小啊!我要是喜欢你,这都能算是乱伦了!”

叶正白哆嗉了一下,大概是这个理由太强大,直接将他打败了。

“咦?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不会是日久生情觊觎我的美色了吧?”我笑着问。

“如果我说是……你怎么办?”叶正白突然起身,手臂一下子撑在我身后的墙壁上,面色凝重地问道。

不得不承认,这一瞬间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然而下一秒便尴尬了……叶正白随手围在腰间的那一条浴巾显然受不住他这么大的动作幅度……轻盈地滑落到了地上。

嗯,真是,真是……蔚为壮观。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叶正白脸红……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脸却红得能滴出血来。

“行了、行了。”我赶紧掩饰住内心的躁动,拾起浴巾往他怀里一扔,“脸红个什么劲?小时候咱俩都在一个浴池泡过澡,好像谁没见过你的豆芽芽似的……”

转身的那一秒,我的鼻血便飞流直下。于是,我赶紧退回房间关了门……

“程钰。”门外传来—个略带讽刺的声音,“可是,你的脸比我的红多了……”

三、面试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里我想吃枣,于是叶正白就去给我洗枣。然而,过了很久,他也没有回来。于是,我就去找他,打开厨房门的一瞬间厨房突然就变成了浴室!赤身裸体的叶正白转过头,如同我笔下所有邪魅狂狷的总裁一样,霸气地笑道:“钰钰,你不是要我洗澡吗?马上就好了……”

醒来后,我一阵恶寒。

我大概是发春了,这是所有没有男朋友导致内分泌失调的大龄女生共有的特征。

我终于穿上了被我闲置已久的警服,坐着叶正白的车去了警察局。一到门口,居然有好几个年轻小妹子给我献花,领导都在一旁鼓掌,一旁没心眼的扫地赵大叔说:“小钰呀,你都不知道,你这次出任务,我们准备得可全了,连到时候要盖在你遗体上的国旗和花圈都预备了!”

我:“……”

领导一个眼神杀过去,赵大叔当即闭嘴。

好久没到警局,这里的一草一木让我很怀念。这一整天,局长都在给我讲部署的计划。他说:“程钰,我们所怀疑的这家文化公司,事实上他们暗地里在生产非法录像带,但这些录像带也不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我们最近查到,他们放录像带的大车里居然夹带运输象牙和其他野生保护动物制品!”

“之前已经有三名成员进入了他们组织,可他们的警惕性很高,都没有成功收集到证据。我们已经成立了重案组,组内都是局里的精英。你要扮演的身份是应届求职毕业生。进入对方内部后,你要想方设法地知道对方交接走私货物的时间和地点,我们会不定期地派人员去接应你。第一个接应你的人,应该就是陆语辰。”局长说道。

叶正白冷笑着说:“那家文化公司招聘的实习生最低都是本科生,就程钰这个技校毕业的面相,能被选中吗?”

“我们不止派了程钰一名同志,多几名同志更保险。当然,剩下的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我瞪了一眼叶正白,不知为什么,每每被他瞧不起,我都很不服气。我不干出点成绩来,我就不叫程钰!

卧底生涯的第一天就这样到来了!

我戴着微型耳机,我们的内部人员会根据用我包包上的针孔摄像头传过去的图像给出指示。

“最后一排的那个秃顶的五十岁男人,就是这家文化公司的老大,也就是这个走私团伙背后的主谋,所有的新人都要经过他的面试才能进入公司。他是你今天最大的考验和难关。”叶正白通过耳机低声对我说。

入职的第一项,居然是笔试。笔试的试卷是BOSS钦定的。我已经几年没握笔了,答完试卷,脑子就如同糨糊一般。

秃顶BOSS眼光犀利如刀,冷冷地扫视着我们所有人,然后突然拿着一份试卷问:“程钰是谁?”

我吓得心脏一紧。

“那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下一句,你填了妻吾妻以及人之妻?”BOSS颤声问道。

“嗯……不对吗?”我问道。

“嗯,还有西塞山前白鹭飞,你接的是东边河村乌龟爬……”

BOSS又看了一眼我的简历,当看到“写作经历”那一栏时,他认真地读了《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腹黑王爷缠上我》等一系列标题,最终咳嗽一下,感慨道:“嗯,还很有才华……”

耳机那边传来叶正白一阵玩命般的咳嗽……

“你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啊?高才生啊高才生!”BOSS突然眼睛放光,满脸钦佩地握住我的手道,“不愧是高才生,就是有想象力啊!”

“我去他的北大!”我在心中咆哮,局长你觉得我哪里像北大的學生?北大青鸟还差不多……

此时,整个警察局的人大概和我的反应是一样的,我们没想到居然在第一步我就暴露了!然而,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极冷静的声音。耳机里的叶正白淡定道:“小钰,不要怕,我去救你。”

叶正白翻过二楼的窗户,手里拿着催泪弹,刚要冲进来,只听BOSS大声地宣布:“既然程钰这么有创新能力,你就不要面试了,明天直接来上班吧!”

叶正白那踹门的脚就挺在空中,他转了个圈,险险地跪在地上。

我大喜过望,都说傻人有傻福,如此艰难的面试居然就这样一次性通过了!我瞬间觉得整个人即将迎来人生巅峰!

然而,谁也没有看到,此时此刻BOSS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四、惊魂

后来我才知道,警察局所安排的好几名卧底中,只有我一个人脱颖而出,进了敌人的大营!

此时此刻,我第一个想通知的人就是叶正白。我真想将录用通知摔在他的脸上,让他好好看看,写小说并不是一事无成的事业!

它还可以让人被破格录取!

然而,刚来一天不到,我便被BOSS第一个下马威给打得迷糊了。

下午的时候,BOSS居然特意叫我一个人去了他的办公室,几个彪形大汉迅速将我国住。BOSS露出一丝港产警匪片里大反派所共有的笑容,问道:“程钰,你知道我们公司其实是做什么的吗?”

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这厮是在故意试探我?!

“不是文化公司,出书和光盘之类的吗?”我装傻。

BOSS冷冷地笑了笑,将手伸进了抽屉。我的心脏惊得一阵抽搐,BOSS啪的一声将一个东西拍在了桌上!就在我以为那是一把枪或者长刀时,我用余光扫了扫……

嗯?录像带?《东京热》?

“我看你……有才华,所以委派你一个重任!”BOSS露出一个“你懂的”的微笑道,“现在出版行业这么不景气,没有点副业怎么赚钱啊?你明天去我们的‘特殊生产车间工作吧!”

“特殊车间?”我战战兢兢地看向BOSS……

“专门生产这种充满爱和力量的片子的车间!”BOSS微笑着,大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瞬间便蒙了……老天爷二十年来不曾垂青于我,一旦掉块陷饼就是能砸死我的馅饼!我热泪盈眶,就差跪拜着感谢BOSS的知遇之恩时,BOSS微微一笑,又说道:“可是,特殊车间嘛,你懂的。那里外人是不能进入的,所以,所有的电子设备包括摄像头也是不能带进去的,你现在所有的电子设备都上交吧。”他眯着眼睛看我一眼道,“我们特殊生产线上的员工,都是有特殊的宿舍的。”

我的血液瞬间冷下去,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几个彪形大汉直接搜走了我的手机、电脑和通信设备,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手提包。

“加油,好好干!”BOSS甚至连解释的时问都不给我,就叫那两个彪形大汉将我架了出去……

我被带进被严加看管防范的特殊宿舍里,而我的身边,只剩下了那个包包上的微型摄像头。

今夜便是陆语辰来接应我的日子,他会化装溜进来,然后与我交接工作。

男神来了,我自然不能敲锣打鼓去迎接。为了陆语辰的到来,我还特意准备了烛光晚餐,且喷了一身我平时根本舍不得用的香水……

我就如同怨妇一般一直坐在床边,等着陆语辰。终于门铃响了,我屁颠屁颠地跑去开门,结果看到门外是化装成快递小哥的叶正白。

“陆语辰呢?他怎么没来……”我有些发蒙了。

“他,嗯……局里给他安排了别的任务。”叶正白的目光有些躲闪。

“哦。”我失望地爬回床上,耷拉着两条腿。

“什么味这么怪?”叶正白捂住鼻子皱着眉头看着我说,“程钰,你把洁厕灵洒在床上了?”

“呸,这是OK!”我痛苦地捂脸,“你能闻成洁厕灵,我也是醉了……”

叶正白瞪了我一眼,坐到床上说:“没什么大事,主要是给你带一些必要的装备。”叶正白打开伪装的快递箱子,里面是一支小手枪。

他轻声说道:“不到关键时刻不要用。还有,尽快搞到可以与外界联络的通信设备和通信方法,这才是关键!”

“知道了。”我依旧低迷,把玩着小手枪哼唧,“这种事派别人来就好了,派你这种精英过来,可不就是大材小用吗……”

“程钰。”叶正白轻声说,“我来还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能多好过……”突然间,叶正白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压到床上!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叶正白做了个口型说道:“有人来了。”

我迅速收好小手枪,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程钰在吗?”宿舍楼主管的声音响起,“要查房了!”

天哪!居然是突击查房!

“程钰小姐,开门!”门外的敲门声明显不耐烦了起来!

怎么办?!叶正白就在屋内!翻窗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况且门外已经传出了掏钥匙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我曾经熬夜看过的所有黄文涌上心头!在叶正白震惊的目光下,我一把扯开他的快递服!然后伸出魔爪将其生生按在床上,再迅速脱掉外套……又将里面的一件短袖撕得粉碎!我低声说:“叫!”

叶正白:“啊?”

于是,我一掐他的大腿,一声带着颤音的痛苦呻吟就这样脱口而出。当那个四十岁的老女人破门而入时,她被这面前的场景震惊了,然后迅速关上房门……关门前,她还补了一句:“现在的小年轻,还挺有情调。搞事之前还得喷洁厕灵……”

我长舒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叶正白绯红的脸蛋,刚想从他身上下来……却发现有什么不对……

叶正白的身体有反应了。

“我的天,你简直禽兽啊……”我颤声说道,“你居然对你的发小动了这样的邪念!你简直……”

却是话未说完,我整个人便被叶正白一个小擒拿摔回床上!叶正白猛地俯身压下来,眼神却与平时的冷漠疏离全然不同,像喷发之前的火山。

叶正白颤声说:“程钰,你要是不想让今晚成为你人生中最可怕的回忆,现在就别动,也别说话。”

叶正白的汗水就这样一颗颗滴到我的脸上。

“但有件事我不得不说……”我哆嗦着说道。

叶正白睁开带着血丝的眼睛,咬紧牙关刚想发火,我默默地说道:“我包上的针孔摄像头忘关了。”

叶正白默默地回头。

此时,警察局里,一切都在实况转播。局长愣了,副局长也愣了,只有一群小警察沸腾着在底下喊:“白哥!加油呀!坚挺呀!临门一脚呀!”

局里的所有视频资料,都是不允许修改之后归档的。

这一刻大概足以载入史册了。

五、接头

事态虽然凶险,却最终得以平安。我和BOSS说是我耐不住寂寞,偷偷叫我“男朋友”装成快递员进来的……BOSS虽原谅了我,却加强了宿舍的守卫和管理,總之,叶正白还想要混进来是基本不可能了。

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想出和外界联络的方法。

微型耳机只能接收信息但不能发出信息,小手枪被我藏在了厕所地砖的夹缝里……如果它被发现了,那么,我的人生也就完了。

我必须要有和外界传递消息的通信方法。

“BOSS!”我拉着一张苦瓜脸和BOSS诉苦,“我的网文已经断更好久了!再断更,我的读者就要给我寄刀片了,我就没有推荐位了!我需要更新!”

BOSS沉吟了片刻,我知道在这里通信设备是禁止使用的,可他看了看我,沉思良久,耐不住我软磨硬泡,还是给我批了一台电脑。

他虽然给我批下了电脑,然而电脑内的程序被人改动过,只能启动写小说的软件。如果我没有猜错,我所发表的一切内容也应该在他们的监控下。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传递重要的信息…一我看着密密麻麻的小说章节,突然灵机一动……

我就这样在特殊的车间里打了三个月的零工,并且利用业余时问发文。出乎意料的是,BOSS好像很赏识我的样子,将我调到了档案室。这就意味着真正的考验来临了,档案室是全封闭的,我再也无法和局里接头。

然而警局的人并不知道我的处境,我甚至不能将我想到的联络方法传递出去。就在我急得团团转时,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

那天,我去上厕所,突然发现门背后有一排醒目的字迹:通下水道,电话139348566……

这个手机号居然如此熟悉,我思考片刻后呆住了,这是叶正白的手机号!

叶正白!叶正白在附近!

我赶紧轻轻敲敲左边的门缝,没人回应,于是我扒着地砖瞧了一眼……立刻有个尖厉的女声喊道:“啊!变态啊!”

这个姑娘连厕所都没冲就跑了出去。

右边的地缝里突然递来一张面巾纸,我打开纸一看,上面用极其拙劣的笔迹画了一片叶子。

此时厕所已经再没有其他人了,于是我小声问道:“叶正白,是你吗?”

对面传来一个低低的“嗯”。

我小小地震惊了一下,叶正白居然来了女厕所……我不能和他寒暄太多,于是我用最快的语速说道:“小白,我现在告诉你我以后用来传递消息的方法!现在我手头上只有一台可以发表小说的电脑,然而所有的发表内容都在敌人的监控下,因此,我会在文中隐藏信息!”

“隐藏信息?”叶正白问道。

“我会在隐藏着信息的段落前打四个星号……你们就在我最近更新的文章中找到有星号的章节!里面会藏有我要传递出去的信息和线索!”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这个计划实在是天衣无缝。然而叶正白沉默了,他低声说道:“程钰,退出吧,算我求你。”

“为什么?”我问道。

“我收回之前的话,小钰你不是渣渣、不是白痴,你的计划真的很完美……”

叶正白的声音焦急而喑哑,听得我一愣一愣的。

“但是退出吧,小钰,真的太危险了。算我求你好不好……”

我认识叶正白二十年,他始终是高傲的,我从没听过他用这样卑微的语气说话。

“小白,谢谢你,但我不能退出。”我说。

“因为这是我的职责,就像一个写手绝不会因为写得不好而放弃写作一样,警察也绝不会因为危险而放弃任务。”

我听见了叶正白的指关节发出轻微的咯咯声。

“你不是喜欢陆语辰吗?”叶正白突然笑起来,声音却苦涩紧绷得很,“退出之后,我帮你追他好不好……我求求你……”

“不一样的,就算我一开始接受任务是抱有私心,可接受了就是接受了,决不能半途而废!”

“就像老娘开的坑,订阅再烂,跪着也要写完……”

突然厕所的外门被人打开,我立刻不再说话,假装哼歌,外面的人边拍門板边催:“上完了吗?怎么这么慢……”于是,我一边佯装整理衣服,一边走出了厕所。

旁边的坑位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那是叶正白狠狠地踢了一脚厕所门,力道之大几乎把门闩踢裂!

“谁呀?素质这么低……”监视我的女人低声抱怨。只有我知道,叶正白是又生气了。

大概他每次生气都能和我挂上钩,我真是他的克星。

六、暗号

我连夜奋战,经过二十个小时的打探后,终于将下一次货物交接的时间、地点从档案室的票据里找到了!

之后,我连夜开始更新!电脑屏幕幽蓝的荧光映照出我坚定的面容……

此时的警局重案组灯火通明,一旁的桌上放着几摞泡面碗。重案组的所有人员已经眼圈乌青,眼珠通红地盯着多功能会议厅的LED屏幕分析了两天两夜!大屏幕上正是我最新连载的《痴情少爷的怨妇妻》……

估计再没有哪篇网文可以在警察局享受这种级别的待遇了。刑侦组的兄弟们和痕检组的兄弟们正在一篇长达三百万字的网文里逐行逐句地找星号!

“不要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局长高声说道。

“牛局,找到了!”眼圈乌青的痕检兄弟说道。

“叶正白被捉奸在床,整个人被总裁叉起来,她不停地向男人解释

我是无辜的!然而男人根本不理她,直接将她按在洗脸池里……之后将半死不活的她拉了出来,又狠狠地将她拉起来,连着扇了十七个巴掌,叶正白痛苦地喊着,啊啊……”

叶正白的身子晃了晃,险些就要崩溃。

“白哥,我是真没想到。”一旁的小警员一边研究着网文,一边插嘴道,“你在小钰姐的心目中如此能扛得住被揍……”

“等一下!就是这句!技术人员呢7给我投影到大屏幕上!来,我们全组人员重点看这一段!”局长突然高喊。

“分岔的主路在我们c市只有三条,然而和水有关的只有海湾路!”局长冷静地分析,“十七次应该是这个月的十七号,交易地点应该是在港口!可究竟是几号港口……”局长皱起眉头。

“是二号港口!”脸色由红到紫再由紫到青的叶正白突然说道,“程钰她为了凑字数一般都会打很多个‘啊字,可这一段只打了两个!”

“那么就对了!时间、地点都已经出来了!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就是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局长滴着眼药水说,“还有九个小时就是十七号了,大家先休息一下,我们即将有一场硬仗要打!”

会议室里别的人全走了,只留下叶正白和那个整理文件的小警察。

小警察突然疑惑地问道:“等等,白哥!你怎么知道小钰姐喜欢凑字数啊?”

叶正白没有说话,手里夹着的烟火星忽明忽暗。半晌之后,他苦笑着说道:“因为她每一篇网文,我都会看。”

“每一章都会收藏,每一篇都会打赏,都会评论。”他说,“我不想让她写这些东西,因为熬夜不好啊……可她还是不听话。偶尔看见一条评论,她都会高兴好一阵子……”

“可她永远不知道这个读者是我。”

叶正白转过头,看着会议室外苍茫的夜幕。

“不知道也好。”他像是对着自己,默默地说。

七、营救

最终之战终于来临了!

警方早已经派出了警力前去港口拦截,我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一切顺利。

我在档案室里觉得即将万事大吉时,一把枪抵在了我的后背。

我回头,那个执枪的人,正是公司的BOSS。

“程钰啊程钰,把你送来当卧底,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是送来搞笑的!”BOSS冷声说。

我心中咯噔一声。

“你当初来面试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对,于是故意让你通过了面试!这次的消息其实是我故意放出的假消息!没想到,你是真的上钩了!”

“你……”我咬牙瞪着他。

他一脚踹在我的膝盖处!那一下疼得我浑身冷汗直流!紧接着,这个浑蛋就抓住我的头发,生生将我撞到架子上,瞬间我的眼睛就被血液覆盖!

“不要想跑了,来不及了!”BOSS将手枪上膛,冷笑道,“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吧!”

紧接着便传来一声枪响!我闭紧了眼睛,身体却没有传来预想的痛苦!一个更加冷硬的声音响起:“谁说下辈子不能做警察?!”

这么精准的枪法……怎么可能是我开的枪!

叶正白!

“露馅的是你!”他面色庄严冷然地接过一箱子《东京热》……然后狠狠地将它们摔在吓得瘫软的BOSS面前!箱子里除了录像带,还摔出了一节节的雪白象牙……

“这就是证据了。”他面无表情,立刻有小警察拿出手铐将BOSS铐住!

叶正白冷声说:“你被逮捕了!”

我向窗外一看,果然是我们的人。

“你放出的假消息我们的确收到了,但我们同时也派出了化装之后的警员查探了其他港口,包括你存放走私品的老巢。”叶正白冷声说,“你以为警察都是吃素的!”

大批大批的警察破门而入,我刚想抱住救命恩人叶正白,然而叶正白却面部抽筋道:“程钰,你把我写得挺好啊……”

叶正白生气是非常有特点的,比如,愤怒是洗澡,暴怒是踹墙,怒极是脸抽筋……

他白了我一眼,转身便走。

“等等……等一下……”我上去阻拦,突然不知从哪里跳出来个长相娇俏的小警花,拿着条毛巾跑过来关切道:“叶师兄,太危险了,你没事吧……”

叶正白看了她一眼,接过毛巾,微笑了一下,轻声说:“没事。”

嗯?不对、不对!这是什么情况?!

我想追上去,可忽然呼啦啦围上来一大帮人,当年给我预备的国旗和花圈……呸,花环套在了我的身上。给我戴花环的人居然是陆语辰,他微笑着说:“小钰真是太勇敢了,今晚我请你吃大餐!”

在一片起哄声中,我的心情居然一点都不好。

不对,不对,不该是这样子的。

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心情不该这么酸涩、难过的。

八、回归

今晚便要赴约了。

自那天起,叶正白就没跟我说过话。新来的警花妹子叫何甜,简直将叶正白视若神明,每天24小时都恨不得能黏在叶正白的身上。

这两天我不知道怎的,在鲜花和掌声中,我依然不快乐,憋屈得很。

同事帮我租到了房子。毕竟,我不能在叶正白家里住一辈子。

曾经那样期待的“和陆语辰吃饭”就这样到来了,我被我娘砸重金打扮了一番,然而我却并不开心,心中五味杂陈。

陆语辰还是那么帅,他边吃边跟我说话,我一边哼哼哈哈地回复,脑子里不知道想的是什么。窗外下雨了,雨水淅淅沥沥,将西餐厅的窗户打湿,窗外的灯光一片模糊不清。

“我刚刚说到哪了?”陆语辰突然笑着问。

“啊啊……”我干笑一声。

“小钰今天总走神。”陆语辰笑着说,“想什么呢?不会是叶正白吧?”

我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笑道:“哈哈,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想他……”

怎么会想他?

“我也觉得小钰不会。”陆语辰喝了口咖啡,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冷笑着说,“毕竟他是那么无聊的人,又那么刻板。哪个女孩会喜欢他?”

嗯?我抬起头,直视着陆语辰的脸。

“小钰这种性格的人,怎么会喜欢他呢,对吧?”陆语辰微笑。

“对,你说得没错。”我说,“这个人刻板、无聊还自以为是,又不会说话……”

“可我喜欢他,你能怎么样?”我说。

陆语辰握着咖啡杯的手僵住了。

“服务员埋单!”我压住怒火,一拍桌子,“这顿AA制!把姑奶奶那份打包!”

有些人,你骂是可以的,别人骂是绝对不可以的,好比亲人,好比叶正白。

然后,服务员就给我递了单子,我一看,天哪,AA制还要兩千多元……我又一转念,我光顾着化妆了,穿这么条破裙子就来了,连口袋也没有,没带钱啊……

我刚想说陆语辰这顿算我欠你的,那边楼梯口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不用了,她的钱我付了。”

是叶正白。

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哭,我还没说话,就被叶正白抱着下了楼梯。

“小白,我……”

“我知道了……”叶正白的脸色微微泛红,“我也喜欢你……”

“小白,不是……”

“那个何甜是我找来演戏的,她是对面痕检组的妹子,对不起,我……”

“小白!”我终于喊了出来。

“你是……不肯原谅我?!”叶正白抬起眼睛。

“不是啊,是咱们花了两千多元吃的这顿饭那些打包盒没拿!”我喊道。

叶正白脚下一滑,差点摔在楼梯口。

我不晓得的是,对面楼口埋伏的居然都是自家的兄弟:“来,七号,七号!目标嫌疑人出来了!”

“准备、准备,来,车开过来,等人下来之后,直接塞进车里,开去睛人旅馆!包两天998元!”

“真是的,我们刑侦组的妹子,怎么能流了外人田!”一旁的小警察在对讲机里吐槽。

“把那本《痴情少爷的怨妇妻》给我转到情人旅馆的投影仪里!自己写的体位,自己实行一下,告诉他们实践出真知!”

嗯……果然,这就是一个职业警察和—个兼职写手的痛苦。

赞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