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男友(二)

吕天逸

328楼:

哈哈,这个的麻烦程度简直赶上在三次元买房子了!

333楼:

本来心疼楼主,现在莫名开始心疼S了,起早贪黑陪网恋对象在游戏里看房子……

346楼:

S没啥好心疼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360楼(楼主回复):

然后,这两个人就讨论开了。说实话,我对B的作死程度还是有些好奇的,看他们没有要撵我走的意思,我就干脆在那看着。

S:“看来看去我觉得还是××主城的房子最合适,那里气候好,四季如春。”

B:“不好,那边NPC的口音,我听不懂。”

第一次听说NPC还有口音的楼主惊呆了。

S:“那×××主城的房子呢?那边的NPC都是你老乡,饭菜的口味你也喜欢。”

B发了个嫌弃的表情:“那边春秋季风沙大,总要补水,这里又没存补水面膜卖。”

我:“……”

你居然还想在游戏里买补水面膜?!

362楼:

哈哈,B你不用怕缺水!你晃晃脑子就会发现,那里面装着一个大海呢!

369楼:

同意楼上的,哈哈!

377楼(楼主回复):

后来,S又提了两个主城,分别被B以“附近有交易区,噪音太大,睡不好觉”和“地理位置太偏僻,骑马去哪儿都不方便”为由拒绝了。

我安静地退队了。

这件事情最后的解决方式是S和B一人买了一套房子,决定春天秋天的时候住河景房,夏天冬天的时候去另一套NPC都是B老乡的房子避寒避暑。

也不知道两本房产证上都写的是谁的名字……哈哈,我真实太幽默了!

定下来之后,S喜气洋洋地在团里宣布了买房这件事,还给全体成员一人发了十个烟花,让他们放着玩。这种烟花游戏里五百灵石一个,放起来效果很漂亮,但一会儿就没了,大家一般都是在泡妹子的时候放。这么凶猛的糖衣炮弹的攻势下来,团员们纷纷欢天喜地地表示要定个好日子一起去S和B的新家温锅,庆祝他们乔迁之喜。

没错,在游戏里温锅。

我的团员们,戏也是很多……

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对象麻烦事多,S自从入了我们固定团和帮会之后隔三岔五就给大家发发东西,有时是灵石,有时是稀有材料,有时是喂宠物的高级饲料,有时是仙丹……不光送东西,S的PVP玩得也厉害,所以,他不陪B的时候还会免费带其他团员打竞技场。

大家起初对B的确是有些不满,但实在架不住s土豪的攻势,还有带打竞技场的福利,于是渐渐就都转到s的战线上了,有时候还会抛弃节操和他们两个一起疯一疯。

而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固定团拉扯大的团长,几乎完全失去话语权,变成了一个废团长。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乖巧听话的团员们弃我而去,他们真的正儿八经地定了个黄道吉日,带着各种礼物,去S和B家温锅了……

为了不显得太不合群,我也可耻地向S和B屈服了,我不仅和大家一起去温锅,还带了一副对联庆祝他们乔迁之喜。

我还亲手给他们贴在门上了。

家园值+5。

我的心好累。

389楼:

S可以用糖衣炮弹,楼主也可以用啊,你也给团员们发福利呗。

396楼(楼主回复):

回复389楼,谢谢你的建议。

但是,首先,我穷,我的灵石全被我拿去发展帮会了,每周帮会的福利都要用灵石点开才行,我每周一在帮会给大家开完福利就一贫如洗了。

其次,我不会打PVP,我的精力全用来研究怎么带大家快速碾压副本了。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403楼:

全程看下来感觉就楼主对S和B的意见最大,其他人好像无所谓的样子,所以说,这果然是单身狗的怨念吗?

411楼:

楼主,赶快找个疼爱你的女or男朋友吧,这样就可以愉快地互相秀恩爱了。

429楼(楼主回复):

我这么优秀,想找对象的话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我只是享受单身的感觉,呵呵。

继续说他们两个的事。

有了房子之后,B的作死程度瞬间就呈几何级数上升了。

这么说吧,就算游戏里有家园系统,但是谁还能真的把家园系统当家呢?

是的,B能……

故事要从那天讲起……

那天家园系统发放的日常任务是“杀一只鸡,做成烤鸡肉”。

但是,问题来了,我并没有在家园系统里养鸡,我只养了几只小猫。

顺便说一句,撸猫的感觉真好,哪怕是虚拟猫。

这个杀鸡任务完成之后,奖励是一百块灵石和一块中品洗练石,这个奖励倒不是很多,但是连续三十天完成任务会奖励一个大礼包,我想要那个礼包,所以,不想断日常。

于是,我问了一下团里有没有人养鸡,但是团员们也要做日常,有鸡的基本已经杀掉了,并没有多余的鸡可以分给我,因为之前一直没出过和鸡有关的任务,大家都以为养这个没用,所以,没几个人养。

但是,这时,有个团员说他今天杀的鸡是从s那儿借来的,s的家园里养了十几只鸡,我可以去借一只。

我在YY上叫了S一下,但是他没理我,可能是在忙。

毕竟只是游戏里的一只鸡而已,我就想我先去他那取一只杀了,回头养好了一只再还给他,毕竟我和其他亲友都是彼此的家园互相随便进资源共享的。于是,我就来到主城,来到家园区点开好友列表,直接点进S和B的家。

要知道,玩家的家是沒有门的,游戏并没有写实到可以锁门的那科程度,只要是好友就可以互相直接进家门。

就是说,你点完你好友的名字之后,游戏就开始读条,读完条你就自动出现在你好友的家园里了。我这么解释,大家都懂吧?

所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闯进他们的家时,S和B身上什么装备也没穿,两个人的游戏角色光着,躺在床上。

不,准确地说,是B仰面躺在床上,而S压在B身上。我当时那个心情真的根本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虽然这款游戏并没有无下限到增加“啪啪啪“这种角色交互动作,但是,联想到他们平时的行事风格,我马上就猜到他们应该是在假装“啪啪啪“。

这游戏让他们玩得太写实了,我真的服了。

一看见我出现,B立刻从床上下来,瞬间就把装备都穿上了,好像真是做好事被撞破了似的。

因为B装得实在太像了,所以,一瞬间我的心里竟无比真实地产生了不好意思的感觉,我脑子一抽,就跟B道歉了!

是的!我居然道歉了!我都瞧不起我自己!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B发了个生气的表情,然后说:“你进来怎么不敲门?!”

我:“……”

这游戏里哪里有门?!

我收回我刚才的道歉!

442楼:

楼主坏了人家的好事吗?哈哈!

457楼:

楼主当心长针眼!

471错(楼主回复):

回复457楼,我当时也是隐隐感觉眼睛疼。[微笑]

我被B吼得一脸发蒙,虽然B只是打字而已,但是那种愤怒、狂暴,想要揪着我打一顿的气息,淋漓尽致地透过屏幕,凶狠地糊了我一脸。

B不依不饶地怼我:“你会不会敲门?你平时进别人的房间都不敲门的吗!”

我真的被冤枉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确不会在游戏里敲门啊!点一下好友名字就自动读条进来了,你说说怎么敲?

这时,S出来打圆场,他也把装备都穿上了,然后走到B旁边做了个拥抱的动作,开始哄老婆:“宝宝不生气了好不好,团长也不是故意的。”

B冷笑:“呵呵。”

S继续哄:“商城昨天又上架新外观了,老公一个颜色给你买一套好不好?”

B反问:“一个颜色一套?”

我:“……”

所以,你也意识到自己太奢侈了,是吗?

S忙改口“不,一个颜色两套,多出来一套用来换洗。”

B满意了:“嗯。”

我:“……”

虛拟衣服居然需要换洗!我还是把精神病的世界想得太简单了!

S讨好地发了个笑睑,问:“那宝宝不生气了?”

B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说:“算了。”

我如获大赦。

B又对我说:“那你补敲一次门。”

虽然心里有点委屈,但我不是那种爱搞事的人,何况一个固定团,最要紧的就是齐齐整整。于是,为了维系团队的团结,我立刻退到大概应该是门口的位置,忍辱负重地敲字:“当当当……这样敲吗?”

B:“嗯。”

我只好继续硬着头皮敲字:“当当当,B,当当当,B,当当当,B。”

B:“行了,进来吧。你有什么事?”

我做了个深呼吸,忍住砸电脑的冲动,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字:“我想借只鸡杀一下做日常,过几天养好一只,还给你们。”

480楼:

哈哈,楼主真是委屈!

485楼:

莫名想起了《生活大爆炸》……

496楼:

不过,楼主总算可以拿到鸡了吧,杀只鸡也真是不容易。

508楼(楼主回复):

如果你们以为经历了这些离奇的波折之后,我就顺顺利利地拿到了鸡,那你们就错了。

你们对矫情的力量一无所知。

我说了借鸡的事,刚刚被哄好的B马上又不高兴了:“怎么又来借鸡?刚才就借出去一只了。”

我立刻强调了一下:“过几天养好了,我就还你。”

B不说话了,扭头带我进了菜园。

不得不说,S和B把他们的家园系统布置得特别精致,屋子里的家具都是商城里最贵的,摆得相当用心,虽然家具都是那些家具,但是一看布局就知道他们精心设计过。而且,菜园也被他们规划得很像样,一半种地,一半养小动物。种地的那一边已经有很多菜了,规规矩矩地弄了十几垄,十几种庄稼长得整整齐齐的,有玉米、辣椒,白菜,韭菜,南瓜、西红柿……而养小动物的那一边也是用篱笆分隔出了好几块区域,养着鸡、牛、羊,猪……简直就像真的在游戏里过上日子了。

虽然我仍然觉得他俩病得不轻,但是也忍不住对他们肃然起敬了……

因为要弄成这样是要花很多精力的,而且据我所知,他们两个从来不找代练,也从来不让亲友上他们的号帮忙做任务。

B打开鸡舍门,对我说:“你自己进去抓吧。”

于是,我就天真地进去抓鸡了,我随便抓了一只离我最近的。

然而,这时B说话了:“不许抓小黑,换一只。”

我立马就放下了,去抓另一只。

B又说:“小黄也不行,再换。”

我当时已经觉得有点不妥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又换了一只。

这一刹那,B发的感叹号几乎要溢出屏幕!

B:“小芦花更不行!”

我咬咬牙,把那只小芦花放下了,问B:“你给这些鸡都取名了啊?”

这时,护妻狂魔s出现了,我仿佛能感觉到s在电脑屏幕后面一脸为难的样子。

s对我说 “要不,团长,我帮你去别的地方借只鸡吧?这些鸡我媳妇养了挺长时间,可能养出感情了……刚才借给小×的那只是昨天刚孵出来的,没什么感情,所以就借了。”

我瞬间回复:“行。”

借只鸡真是太难了!

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已经完全不想问B借鸡了,我只想快点从尴尬的气氛中解脱。

没想到的是,B居然对S的提议表示拒绝:“S,你不许去别的地方借。”

说完,B立刻亲自抓了一只鸡交给我,不容抗拒地敲字:“你拿这只吧。”

我坐在电脑前,冷汗都快冒出来了,开始胡言乱语:“不了、不了,我问别人借,这只长得这么可爱,我下不了手……”

其实,在我眼里那些NPC鸡真的是长得一模一样的!

B:“不行,你必须拿着。”

我:“……”

B:“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像精神病,我没病。”

我急忙反驳:“我们没觉得你像精神病,你挺好的。”

我知道我这样太虚伪,但不然要我怎么说?

B冷冷地说:“既然不觉得,那你就拿着。”

于是,我拿着了。

因为按照她这个逻辑,我不拿鸡就意味着我觉得她的精神病!

苍天啊,大地啊,我只是想杀只鸡做个日常而已!为什么要让我经受这种磨难?!

517楼:

哈哈,楼主的漫漫杀鸡路,简直没有尽头!

526楼:

为了看楼主杀只鸡,我居然追了两天的帖子……

532楼(楼主回复):

我的背包里多了一只鸡。

B给这只鸡取名了,它叫咕咕头。B还告诉我,它很挑食,只喜欢吃高级饲料,而且每天早晨都第一个起来打鸣。

B仿佛是故作轻松地说道:“它打鸣太早了,影响我睡觉,你拿去杀了吧。”

我就像怀揣着一块烧红的火炭一样忐忑!

我:“多谢……那我先走了?”

B淡淡地说:“走吧。”

这时,S看出来自己的媳妇心情不佳,于是奏过去抱着B,说:“宝贝,我给你走你最喜欢的酒酿圆子怎么样?”

这里,楼主要说明一下,酒酿圆子是一种玩家在点亮了“烹饪”技能之后,可以自己用初级食材制作的一种小吃,这种小吃是加Buff用的,一小时内增加冰冻抗性30点,一般是有打副本需求之前才会吃,并没有人会闲着没事吃那个。

结果,B说:“我自己做,你做得不好吃。”

我:“……”

不是,游戏里的酒酿园子难道不都是一样的吗?难道还存在手艺的区别?

显然,我还是没有习惯他们的套路!

S发了个笑脸,说:“好啊,媳妇做得最好吃了,那吃完了,我刷碗。”

楼主默默地退了出去。

恕我直言,作为一个玩了三年的老玩家,我还从来没在游戏里见过“碗”这种物品。

但是,我要淡定,要淡定。

540楼:

楼主快杀鸡啊,磨叽什么呢!

551楼(楼主回复):

不好意思,可能要让540楼失望了。

我带着鸡回了自己的家园,把鸡从背包里拿出来放在地上,看了半天。

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鸡……

这可是“嘴很挑、只喜欢吃高级饲料而且每天早晨第一个起来打鸣吵人睡觉让B又爱又恨”的咕咕头!

一想起B不舍和S为难的样子,我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然后,我就喂咕咕头吃了一把高级饲料,又把它收到背包里去了。

我觉得我被S和B传染了,这种精神病真是太可怕了!

560樓:

差评!巨大的差评!我为了看杀鸡追了两天帖子,结果楼主没杀?!

567楼:

哈哈,下不了手就快给人家送回去吧!B说不定都想鸡想得吃不下饭了!

582稽(楼主回复):

回复567楼,我还真把它送回去了……

我把鸡收起来,去做了一些其他的日常,然后又到处借了一遍鸡,总算问隔壁团的团长借到了一只,然后把它杀了,完成了任务。

然后,我又买了二十只鸡蛋,一口气全丢在家园的鸡舍里,让它们慢慢孵。

我再也不想被借鸡的恐惧支配了……

做完这些之后,我私敲S,问他:“你们干什么呢?”

S说:“我在陪螅妇看风景。”

我:“你什么时候有空单独回一下家园,我把那只鸡送回去,鸡我没杀,我向别人借了一只。”

其实我根本没必要让S回家园的,因为就算主人不在家,只要是好友就可以直接进到对方的家园里。但是,看他们对待家园的态度那么认真,我就不敢像进别的好友家那样直接进S和B的家园了,感觉像私闯民宅似的!

S发了个笑脸:“你直接进去就行,我就不回去了。”

我:“好。”

S又说:“谢谢团长了。”

我:“不客气。”大兄弟,你也不容易。

然后,我就跑到他们的家园,去鸡舍把咕咕头放回去了。放完之后,我又忍不住对咕咕头做了一个抚摸的交互动作,近聊敲字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叫咕咕头了,我感觉你的鸡冠子好像比别的鸡的大那么一点儿。”

语毕,我觉得自己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精神病……

备注:一定有人好奇,为什么楼主对做日常如此执着,做不了,不做不就行了吗?答案还是那个,楼主穷。你们不明白当一个PVE帮会帮主兼五甲团团长是一件多么烧钱的事情。我每天都要在帮会里用灵石开各种活动,让成员有帮会福利拿,各种实用的材料、宝物全都放在帮会仓库供大家随意取用。帮会来了新人,我给发全套初级装备、中品坐骑和经验丹,自己身上常年不到一百灵石,穷得感天动地。如果不是土豪副帮主和土豪S总是替我给大家发福利,我估计就要去主城沿街乞讨了。

好了,不卖惨了,当过帮主的都懂,总之,楼主的《杀鸡·回忆篇》正式结束,明天这个时间不见不散,楼主继续说副本里发生的事。

593楼:

哈哈,原来咕咕头的鸡冠子比较大!

613错(楼主回复):

等更新帖子的小伙伴们,你们好,今天楼主要给大家讲一个B在副本里睡觉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团里有一个很犀利的输出,我们就叫他D吧,前段时间D收了一个女徒弟,徒弟很萌,简称为M。M玩的是一个外观很漂亮的女号,而目还天天和D撒娇,又要举高高又要抱抱的,D被萌得生活不能自理,觉得自己的春天可能要来了。然后,有一天他就带着徒弟来找我,说想让徒弟跟团打一次副本弄点好装备。

固定团的成员想带带自己的新亲友什么的,我基本都会同意,其他团员也没意见,因为团里很多人都带过,而且那天开副本之前团里正好有空位置,我就让M进团了。

然而,这M一进团,我就蒙了。

因为她的名字居然叫作“我要脱裤子了”——反正M现在已经不玩了,楼主曝光一下ID应该不要紧吧,而目我相信每个游戏里都有叫这种猥琐名字的人。

我私敲D:“大兄弟,你的徒弟这名取得……他是个男的吧?”

D胸有成竹:“肯定是女的。”

我:“你听过她说话?”

D:“没有,但我能感觉到。”

我:“呵呵。”

D自信满满:“这年头,卖萌卖得无懈可擊的都是抠脚大汉,可爱中带着几分猥琐的才是真妹子。”

我:“……”

哪里来的歪道理?!

M是非常标准的呆萌型,虽然我指挥的时候已经有在照顾她了,但她还是犯了很多小错,副本打得不太顺利。作为主T,S那天死了好几次,基本都是M惹的祸。前两次S死的时候,B没吱声,就是马上用复活技能把S救起来了,但是S第三次死的时候,B就炸了,直接开麦问:“那个新人,你行不行?”

M敲字:“对不起,对不起。”

B仍然很不悦:“主T死好几次了,都因为你。”

S就出来打圆场:“我不要紧,宝贝消消气。”

B轻声说:“看见你死,我就难受。”

这时有个团员插嘴:“这不是能复活吗?”

B一听这话,马上就怒了:“那我也心疼啊!敢情死的不是你男人!”

团员:“……”

团员:“……”

S低声笑,笑声中有一种浓浓的宠溺,似乎觉得B很可爱。

于是,B就把炮火对准了S:“还笑,你还有心笑!Boss放大招,你倒注意开好减伤啊!不开减伤,我根本就奶不住你!”

S笑着说:“行、行,下次一定开好,我错了。”

B就沉默了。

全团成员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他们两个放了一个大招。

有几个爱玩的团员原地自杀了,声称自己是受到暴击的单身狗,其他团员也纷纷有样学样,死了一地,只剩我和副帮主屹立不倒。

一向稳重成熟的副帮主想了想,也自杀了,还和我说:“来!躺到我旁边来。”

我走到副帮主的尸体上,蹦了几下,然后说:“都别玩了行吗,赶快起来收拾收拾开打,治疗Buff上一套,其他所有人集中抱团站在主T身后,我一喊躲,你们就往后跳。有不明白的吗?没有,很好,团长棒俸的,主T开怪了。”

然后,大家纷纷复活起来准备开打,开始前护夫狂魔B又不放心地叮嘱了新人一句:“那个新人,你认真点,好好听团长指挥。”

M忙不迭:“好,好。”

S深情款款地走过去抱住B:“宝贝,我要开怪了。”

B:“不许再死了。”

S发了个亲吻的表情,说:“好,这次肯定不死了。”

我仿佛目睹了一幕上战场之前的生离死别……

一路磕磕绊绊地打过了两个Boss之后,时间已经比较晚了,团员们的情绪都被新人坑得有些低落。而且,这第三个Boss有一个讨厌的技能,就是他会随机给玩家上De-Buff。“De-Buff”是减益状态,也就是不好的状态,和“Buff”是相反的,而中了这个De-Buff的玩家就像揣了炸弹一样,必须飞快地远离其他玩家,如果站在人群中超过五秒就会原地爆炸并且把周围的队友也炸死

估计大家都猜到了,M又坑队友了。

第一次中招时……

我在YY上声嘶力竭地大叫M的名字:“我要脱裤子了,出人群,出人群!”

砰的一声,全团炸裂。

M:“对不起,团长,我没反应过来,嘤嘤嘤。”

第二次中招时……

我:“我要脱裤子了,你又中招了!”

砰的一声,全团再次炸裂。

M“对不起,对不起,下次肯定没问题了,我用师父的名誉保证。”

第三次,M和副帮主一起中招了。

我:“我要脱裤子了、副帮主,快跑!”

这回,M还真的顺利地出人群了。

然而,平日里一向犀利,沉稳,高冷的土豪副帮主,在眼看就要成功出人群的时候,竟带着De-Buff呆立在人群中,不动如山……

砰的一声,全团第三次炸裂。

我也跟着炸了:“副帮主你怎么回事?!”

高冷的副帮主沉默了一会儿,敲字说:“抱歉,笑得太厉害,忘记按键。”

我:“……”

副帮主继续敲字:“你要脱裤子了,我为什么要跑?”

我瘫倒在电脑椅上。

626楼:

赌一毛钱,M是个装妹子的糙汉攻,D是个二货受,别问我为什么,这样的帖子一般都是这种走向。

637楼:

感觉楼主和副帮主之间也有一股隐隐的奸情在涌动……

641楼(楼主回复):

楼上几个,你们就是“腐眼看人基”。

继续说。

我炸了之后,B也跟着炸了。她很恼火地在团队频道说:“我不打了。”

这回,B的态度我完全理解,毕竟当时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又累又困的,的确很崩溃。

但是,眼看都到最后一个Boss了,我就劝B:“再试最后一次吧?再不行,今天就先散。”

B淡淡道:“不试。”说完,她就想往副本外走。

我叫住他:“你别走,就再试一次,这回副帮主给点力,别傻笑了。”

副帮主发了一串省略号,恢复了平日的高冷。

B很不高兴:“我不管,反正我先睡了,我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语毕,B就走到离Boss最远的角落里,用了一个“躺”的交互动作,让自己的角色躺在地上……

整个YY都寂静了三秒钟。

这时,护妻狂魔S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从背包里变出一床棉被、一个枕头,给B装备上,然后语气诚恳地向我们道歉:“不好意思了,大家,我媳妇真是困得不行了。”

我:“……”

可以,就当你是真的困得不行好了。

但是,讲真的,正常人困到不得不马上睡觉的时候,肯定是先退出游戏关掉电脑,然后去卧室的床上睡,对不对?!

让自己的游戏角色躺在副本地上是几个意思啊?!

不过,经过千锤百炼的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作妖并无法在我心中掀起波澜,我的内心一片平静,甚至还响起了缥缈空灵的佛经声。

但是,M显然并没有见过这种阵仗。

我估计M可能是觉得B这样子是被自己屡屡犯错气疯了,所以M慌了,M开麦了。

于是,一个雄浑厚重的男低音猝不及防地响起了:“哎呀妈呀,地上躺着那大兄弟,你别急眼啊,我第一次下副本,不太会玩,不好意思了啊!”

整个频道再次寂静了三秒钟。

这时,D清清亮亮的少年音响起了:“……徒弟,你把变声器关了。”

M:“啥变声器?我没开啊!”

躺在地上的B很适时地在近聊频道打了一个字:“噗。”

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的纯情少年D瞬间下线了。

这回是真的打不下去了,我只好宣布散团,想打的,明天再打。

于是,S便不失时机地在众人面前再次秀了一把恩爱:“宝贝,起来,我们回家睡了。”

B表现得好像真的困得不行了似的,游戏角色仍然躺在地上不起来,还在近聊敲字:“好……困……”

然而,我觉得真困的话应该是懒得继续坐在电脑前,也懒得打省略号的,這次演得简直太浮夸了!

S:“要我抱你起来吗?”

B:“不。”

S:“那自己乖乖起来。”

B:“在这儿凑合一宿算了,回家还要骑好长时间的马。”

我:“……”

你还真要让自己的游戏角色骑马回家园了,你真人再挂机上床睡觉啊?

S:“我用披风裹着你,你上了马,就在我怀里睡。回家了,我给你烧洗脚水,给你捶背揉肩,好不好?”

B:“还要给我唱歌。”

s:“没问题。”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在近聊频道几近丧心病狂的虐狗行为。

不带这么秀的啊,我的哥!

你们两个难道没发现周围的气氛特别安静吗?大家都不敢说话了啊!

这时,副帮主私敲我,说:“这个游戏还能烧洗脚水?”

我:“废话,当然不能。”

副帮主发了一串省略号。

我:“他们不是总这样吗,你还没习惯呢?”

副帮主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我觉得他们挺有意思,可能谈恋爱就是这么回事。”

我:“……”

精神病果然会传染。

副帮主:“其实我也想给人烧洗脚水。”

我:“那就退出游戏,关电脑,给你爸烧去。”

副帮主特别听话,马上就退出游戏了,头像瞬间变灰,想必是给他爸烧洗脚水去了。

69楼:

哈哈,S和B简直腻歪死了,比琼瑶剧还腻歪。

654楼:

楼主,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心疼副帮主……

661楼:

只有我的关注点在D和M身上吗?!这两个人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在一起了?

674错(楼主回复):

回复661楼,他们后来的确又和好了,但是没在一起,都是直男,求你不要想象过度。他们和好之后,天天还是师父、徒弟地叫着,叫得特别亲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D后来和我说了,说M这不是第一次玩游戏嘛,看别人张嘴闭嘴“师父”“嘤嘤”的,就傻乎乎地跟着学。但,仔细想想,M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女的,D对自己的直觉充满自信也一直没问过,所以,M也不是存心装妹子骗人的。

那天之后,M就去找D道歉了,D气过一阵就原谅他了。

但是,你们知道M是怎么道歉的吗?哈哈!

以下插一段D同学的血泪住事给大家开心开心——

那天,D正在我们YY大厅黯然神伤地挂机,M突然进来了,因为是大厅嘛,我们所有人都在,都能听见他们说话。

然后,M的男音就猝不及防地响起了:“师父啊,你别生我的气了,行不?”

D的清亮少年音在他面前一放,弱气得不行,而且还是嗲嗲的广东普通话,说话的内容又特别傲矫,一听就是在赌气:“请问你是哪位?我认识你吗?”

M大着嗓门问:“你咋的了?我,你都不认识了啊,你失忆了啊?”

D,“……”

我相信D当时的确是恨不得能当场失忆的!

M嘿地笑了一声,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就是生气了,在这闹脾气呢。”

D发现和M说话不能绕弯,只能直怼,就说:“对啊,我就是生你的气,怎样?”

M用讨好的话气说:“那你别生气了呗,大哥错了,不该乱学别人说话,不该建女号,但大哥不是故意忽悠你的,你要是原谅大哥,大哥给你整件貂皮大衣。”

D炸毛:“神经病啊,我一个广东人,哪里会穿貂皮大衣!”

M深以为然:“也是,你们广东人不穿貂皮大衣,尽吃貂。”

D:“……”

他当时可能恨不得一口把M给吃了。

M自顾自地被自己逗乐了:“哈哈,大哥逗你玩呢,知道你们广东人不乱吃,我们东北人其实也不天天打架喊麦啊,网上那帮人一天天尽瞎说。”

D:“……”

赞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