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星光(四)

风浅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富可敌国的地球人宛籽找到了一把刀,找了休眠舱中相对平整的地方,一刀下去,肉类D横断两截。

在接下去的时间里,罗斯特的三观受到了不小的震撼。他眼睁睁地看着弱小的地球生物接过了他的枪支,用金属盔甲作为容器,翻炒着那些……裹着枪械润滑粉的尸块,几轮过后,又在上头浇上了一点植物汁液。不一会儿,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在舱内弥漫。

“糖醋排骨。”地球人宛籽端“盘”微笑。

动物残肢被烘烤至变色,淋上飞船动力液体。

矮星观赏植物地心花被掐了脑袋放进水中,活生生炖死,尸体软趴趴地飘在容器里。

终于,她举着刀,一手抓住了人鱼幼体!

罗斯特紧张的神经终于崩断,一把抓住了那双罪恶之手“住手——”

宛籽:“?”

罗斯特:“你、你想干吗?”

宛籽:“糖醋鱼。”这是本次探险最大的收货了,她唯一认识的食材,金色的锦鲤。

她手里的鱼剧烈挣扎着,尾巴拍在她的脸上,水花飞溅。

罗斯特死死抓着刀泪流满面:“这是人鱼啊!”

那是人鱼啊……是人鱼啊!人鱼资源在如今的时局下异常稀有,三十年前蝎形系有一颗小行星被勘探出存在适合人鱼生存的湖泊,伊克斯佩特星三大自然资源勘探家族在参议院上把牙齿都打落了,还是没争论出优先开采权来。这只地球人居然想把它给宰了!

宛籽:“……人鱼?喜欢在水里游荡搜寻捞王子的人鱼吗?”可是它没有人形的脑袋啊,这就是一条金色鲤鱼嘛,微博上用来许愿的那种。

罗斯特听得云里雾里,手却不敢松,死死抓着刀:“这是人鱼幼体。非常、非常珍贵……总之不能杀!”

宛籽:“它会变成人鱼公主吗?”

罗斯特一脸莫名:“按照你们地球时间来换算,大约出生了19年后,人鱼会在第20年的时候初步蜕变成人形。”

宛籽放下了刀。

反正已经有两个菜了,也不差这一条鱼,听起来这个人鱼和蚕宝宝差不多。

破军号重新起航。

莱格修斯坐在指挥舱内,结束了与参议院的沟通,4D显像关闭的一瞬间,他终于稍稍舒了一口气,伸手按了按胸口,眉梢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疲乏。那儿有一个小小的疮疤,已经十几年了,可他的身体似乎已经渐渐丧失了愈合它的能力。

好在,还不严重。

应该足够支撑未来几年。

他稍稍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舱门口的警示灯闪起,破军号主脑温和的声音传来:“元帅,罗斯特少将求见。”

莱格修斯镇定片刻,道:“让他进来。”

“是,元帅。”

指挥舱门开启。罗斯特踏着犹豫的步伐入内,在他身后很失礼地抓耳挠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元、元帅!”

莱格修斯皱眉:“什么事?”

罗斯特的表情越发诡异,酝酿好久,才支支吾吾开口:“是……是这样的,宛籽她……嗯,就是那个地球人,她烹饪了一些……食物,想要献给您食用。”其实他也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能不能被称为食物,但是莱格修斯将军的基因如此强悍,应该……不会死人吧?

莱格修斯微怔。

“元帅,您要不要……“

莱格修斯的目光冷了下来:“我记得我已经把她交由你处理,还是说你觉得这在你少将职责范围内?”

罗斯特迅速立正:“是!我这就让她把那些东西去处理掉!”

他耷拉下脑袋撤出指挥舱。

果然,莱格修斯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愚蠢的要求呢?

罗斯特刚出指挥舱,就看见一个肉团飞扑而来:“怎么样怎么样!”

“扔了吧。”

宛籽急躁:“为什么?”

“元帅从不摄入来历不明的食物。”

来历不明?宛籽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它不是来历不明啊!你明明看着我煮它的!你跟元帅去说,这个、这个很好吃的!你让他尝一口,比你们的好吃多了!”

“放弃吧。”

罗斯特显然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转身走开。

宛籽有些丧气,灰溜溜地坐在艙门口。在破军号上,其实引力要比地球大一些,她走动没多久就会精疲力竭。

如果等一会儿,他会不会出来呢?

在指挥舱里,莱格修斯按捺下身体里那一股陌生的躁动,轻轻合上了双眼。

他听不见舱外的声音,却能够感觉到那个地球人特有的气息还留在舱门口。这让他的身体内那一点点陌生的意识流微微地被牵引着。

他想要忽略它,用早年在军事学院里面涉猎过的方法,寂静或者蛰伏,可是……似乎起效甚微。

他已经盯着作战部新发来的星际地图好一会儿,却……这是之前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第26号吗?

莱格修斯静默了片刻,打开了舱门。

过道上弥漫着一股幽幽的气味,莫名地挑动着他的耐心。

那一小团地球生物还没有离开。看起来像是睡着了,柔软的四肢拗成了不可思议的弧度,蜷缩在过道上,像一颗球,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容器。

那是她准备的食物?

过道上寂静一片。

过了一小会儿,医疗队匆匆赶来:“元帅,请问您……”

“带她回去。”莱格修斯淡道,“破军号返航之前,限制行动。”

“……是!”

男性医疗队员手脚麻利,个子也高,一把横抱起那只弱小的地球生物。

“嗯……“地球生物宛籽被剧烈的动作干扰,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苏醒了过来,剧烈扭动挣扎起来,“放我下来,下来——”

男性医疗队员听话放手。

宛籽“咣当”一声落地,脑海里顿时被脏话刷屏。

她还来不及反应,就眼睁睁看着莱格修斯转身要回指挥舱,慌乱问一把抓住了他的制服——“莱格修斯元帅,请、请尝一尝我给您准备的……”

“执行命令。”莱格修斯道。

“……是!!”看傻了眼的医生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揪起地球人夹在腋下,提着她离开过道,颤巍巍的小心肝久久不能落地——

死缠烂打泡元帅的雌性,终于出现了吗?

这是怎样的精神啊!

喧闹终于平息。

过道上的气息渐渐飘散殆尽。

莱格修斯沉默着回了指挥舱,忽然看见3D全息上亚瑟的脸笑得更诡异。

“军部允许你擅自接通破军号通信?”莱格修斯冷冷地道。

“军部是为了方便我与26号维持日常观察检测,那些老头儿知道你并不愿意配合,所以给了我权限。”

莱格修斯握紧拳头。

亚瑟不以为然,虚拟的形象笑嘻嘻地绕着莱格修斯转了一圈:“听说宛籽给你准备了食物?”他干笑,“这孩子一定不知道你好几百年都是靠营养剂过日子了,你的口腔只剩下刻薄别人这一个功用了呢。”

莱格修斯冷眼看着亚瑟。

亚瑟轻道:“元帅,我知道你不想成为军部的工具,只是你的身体状况恐怕隐瞒不了多久了。与其等着被淘汰,为什么不试试看谈一场恋爱呢?也许结局皆大欢喜呢?”

莱格修斯的声音冷硬:“等破军号返航,如果你不来领取她,你知道结局是什么。”

亚瑟扶额。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忽地凑近莱格修斯:“你怎么不现在处理宛籽?这可不是你的铁血做派,元帅。”

亚瑟的口吻轻飘飘:“听说你把她交给了罗斯特,我就可以猜到你的困扰了。宛籽对你的判断力与情绪造成了影响,对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宛籽的基因序列中植入了你的排序方式,她从长相到声音,从眼睛到手指,没有一样不是你的基因倾向选择的结果。换句话说,”亚瑟嗳昧地笑了,“你讨厌她的概率可以忽略不计。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宛籽的存在都对你有着非常大的牵动,对吗?”

莱格修斯沉默不答。

亞瑟干笑:“你其实,萌死宛籽了吧?”

莱格修斯面无表情地呼叫主脑,关闭通信线路。

“等等!”3D亚瑟急匆匆道,“你知道地球人送吃的代表着什么吗?”

莱格修斯的指尖略微迟疑。

3D亚瑟趁着最后的关头挑眉:“是求偶哦。”

下一瞬间,线路被切断。

莱格修斯独立在指挥舱内,神情略微有些怪异。

——你知道地球人送吃的代表着什么吗?

他重新调开星际地图,编码有虫族痕迹出没的星系。

——是求偶哦。

编码失败。

宛籽在休眠舱里昏昏沉沉睡了一天,醒来时看见那两盘“菜”还待在自己身边,菜旁边还有几支营养剂和一些浆果,大约是准备了好几天的分量。

看样子,那些外星人是真的不打算开门了啊!

她看着那些东西毫无胃口,想了想,又爬回了休眠舱里,整理混乱的思维:

她活着,是因为还有用处。

莱格修斯不配合,那么她的存在就被证明是失败品。

一旦破军号返航,降落在伊克斯佩特的那一刻,她就会被杀死。

破军号返航时间不定。

也许是几年后,也许是明天,这取决于她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情。而几天或者几年,对于她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区别。

茫茫宇宙里,她就像一颗最小最小的尘埃,她是这巨大的环节里面很小的一只虾米,只能决定是自己滚进灶台,还是等刀来了之后被大卸八块放进锅里。既然到头来都是一个结局,倒不如把她唯一可以利用的筹码掌握到自己手上来。

起码除了莱格修斯,大部分人是不希望她死的,不是吗?

肚子诚实地咕咕叫起来,宛籽蜷缩在休眠舱里,用衣服把自己从头到尾盖起来,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虽然不知道经过外星培育的身体是否会有变化,但是她还需要进食与排泄,说明还是存在着新陈代谢。地球人平均五小时不进食,就会有饥饿的现象,三天不补充水分,身体就无法正常运作,七天不进食食物,身体各器官面临衰竭。

时间渐渐流逝。

宛籽先是察觉到饥渴,过了一会儿后,胃开始慢慢地抽痛起来。

舱内的灯亮起,医生的声音响起来:“26号,请进食适当食物,监测仪显示你的身体数值正在下降。”

宛籽缩在原地,权当那声音没有出现。

过了片刻,医生的声音响起:“宛籽,你是身体不舒服吗?需不需要详细的身体检查?”又过一会儿,他小声与身边助手嘀咕,“实验真的成功了吗?会不会是提前破蛋,强行注射生长剂不足量导致的缺陷?”

缺陷你妹。

宛籽捂着肚子保持不动。

她听见外头断断续续的交谈,那些医生似乎对这样的局面难以理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地把她当作智慧生物来看。在他们看来,低等生物对于身体机能的反应是非常诚实的,饿了就会吃,渴了就会喝,拒绝补充营养只能证明这个低级生物它坏了。

好在,她还没有坏到“报废”。

大约到胃疼变成麻木,饥饿感觉第一度消散的时候,她的衣裳扣子又发出一点光,虚空中传来亚瑟的声音。

“宛籽?听说你病了?”

“元帅不肯吃你做的食物,生气了?”

“如果生命指数下跌,可能你撑不到破军号返航的那天,就会被提前销毁。”

“……宛籽?”

聒噪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到最后,亚瑟轻轻叹息了一声。

整个空间又暗了下来。

宛籽小小喘了一口气,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体其实并不需要氧气,她呼吸,只是因为意识里还留有着地球生物的本能而已。她从来不是和那些人一样的生物,稍有不慎,就会被“销毁”。

她甚至不在他们的食物链里面吧。

“元帅,26号是医学院近期内研制的最完善的机体,您是不是……去看看?”

指挥舱,医务队长犹豫着请求。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理论上这种不附带精神力的生物,并不会有自主选择身体状态的能力,可是……”

队长满头大汗。

医务26号实验题的体征有些奇怪,他试过了注射营养剂,结果心跳与体压下降得非常厉害,好像从之前她自己觅食开始,她的体征就已经和伊克斯佩特星生物不一样了。

现在她陷入意识昏迷状态,他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可是帝国珍贵无比的“星辉”实验体啊!

“元帅,我代表医务组请求您,您能否……”

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是在医疗之外的,那就是具有天然契合度的莱格修斯元帅的抚慰了吧,这也是医疗队开了几次会议后共同商定的措施。

莱格修斯的眼睫微垂,白皙的指尖叩打着扶手:“如果我不去,会怎样?”

医务队长僵住。

许久,他迟缓回答:“大概……会死吧……”

宛籽知道自己也许就快死了。

她其实尝过一次死亡的滋味的,虽然那只有短暂的一瞬间,可是绝望大约就是从那时候铭刻进骨髓里的。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舱门又被打开了,一抹清凉覆盖到了她的额头。

“会死吗?”

清凉的声音。

宛籽没有力气睁开眼,就像是跑完了3000米躺在橡胶跑道的终点那样,所有的声音都隔了十万八千里远。

死就死啊,反正活着也是实验鼠。

她在心底有气无力地反驳,然后,手臂上又挨了一针。

滚烫的液体被推送进血液。

宛籽痛苦地蜷缩起身体来,身上冒出了很多汗珠。

“减轻些痛苦。”清凉的声音放缓了一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却已经带上了生硬。

“……是。”

果然,接下来推进去的针就不是那么疼了。

宛籽想要看恩公一眼,可是没力气,只好伸出手胡乱抓了一把。

指尖滑过一点点柔滑,像是沉浸在了水里。

“元帅,26号好像在苏醒。”

“继续。”

“是。”

宛籽出了一身汗,醒来时是躺在一个透明的器皿里,周遭飘浮着许多亮晶晶数据。

宛籽睁着眼睛看上方,晕晕乎乎摸了摸——跟个水晶棺似的。

……真不吉利啊!

舱内很安静,空中飘荡着各项数据。

宛籽以为这样的安静会持续到天荒地老时,没有情绪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说:“你是帝国精心培育的智慧结晶。”

宛籽吃力地挣扎了下,全身乏力,无法动弹。

那个声音说:“你不会死在破军号上。”

宛籽想要看清楚些,視线却愈发模糊。

不会是莱格修斯吧?

可是在这个破军号上还有谁会这样阴森森站在她身边却不说一句话呢?她躺在透明器皿里吃力睁着眼睛向上望,感觉那个人就像是一座山,金色的发丝仿佛是洒下来的阳光。

这一觉,实在是太长了。

宛籽醒来的时候遍体舒畅,有一种吃饱喝足,躺在沙发上看泡沫剧的幻觉。

这样的幻觉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很快,她就记起了现状。地球完蛋了,她在破军号上,讨好莱格修斯保命计划失败,绝食抗议,然后……看起来,失败了?

她支起身子左顾右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空间。这个空间没有过多的仪器和光线,空旷的室内大部分地方是漆黑的,天花板是透明的,仰头的时候可以看到外面浩瀚无边的星空。

这是……哪里?

宛籽揉了揉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她借着投射下来的星光打量室内,发现不远处有一张椅子,椅子上有一抹暗影静静地蛰伏着。

“营养剂。“那个人出了声。

莱格修斯。

宛籽左顾右盼,果然发现了她睡觉的“床”边上有一个小小的压缩瓶。想起它的味道,她果断选择了忽略它。

“你……”

“在落地之前,你和我待在一起。”

“……啊?”

“这是参议院的决定。”

“……哦。”

宛籽咽了口口水,干巴巴地答应。即使看不见他的脸,她也可以想象他现在一定是一副她欠了他三个亿的嘴脸。果然外星参议院终于发现他一直在虐待实验体了吗?

事情进展得有些出乎意料啊!

宛籽想起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两个便当——时间过了那么久,应该都坏了吧?

室内太安静。

她就只能这样乱七八糟地想着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如果莱格修斯是人类,她或许还能听见他的呼吸,可惜他是一只长翅膀的外星生物,她连喘气声都听不到……还有什么声音能转移注意力吗,眨眼睛有没有声音?

那只怪物好像连眼睛都不怎么眨哎。

咕咕——

肚子不争气地叫起来。

宛籽还记得自己正在“绝食抗议”中,咬牙忍下胃疼,缩回了“床”上。

莱格修斯站了起来,捡起了营养剂压缩瓶,居高临下地看着宛籽。

他说:“不让你死亡的方法有许多种,当你的身体机能下降时,血液注射能够起效,就像之前做的那样。只要不是所有生理机能失控,你就无法死亡。”

宛籽:……

“所以,你的选择是什么?”

是选择饿肚子到意识昏迷被注射药物,还是选择自己主动补充营养呢?

宛籽仰起头看着黑暗中莱格修斯的剪影,僵持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接过了营养剂。她把它拿在手里,却迟疑着不喝,好久,她才小声叹息:“我其实不是特别想要活下去,像这样活下去。”

“嗯?”莱格修斯似乎有些诧异。

他的确诧异,一直以来这一只地球生物的配合度都非常高,他几乎要以为她是一只听话的低等宠物,可是许多实验报告都证明,地球生物存在一定的智慧,能利用工具,有开发宇宙的行为。如果不是陨石雨,可能千年之后,地球人类会进化成高等智慧生物,征战他们所在的银河系。

而具备这种因素的生物,他们拥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

它承载于身体,却并不屈从于本能,是这浩瀚宇宙中比星辉还要璀璨的东西。

地球生物拥有灵魂吗?

“其实我也不想死的。”那只地球生物小声说,“我想要活着,地球没有了,我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莱格修斯沉默半响,说:“没有人想要你死。”

“可是我靠近不了你,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才能认可我。”

萊格修斯皱眉:“我不认可你,和你死亡有什么关系?”

“亚瑟说,如果、如果破军号回程之前我没有办法让你承认需要我,就会被……会被……”

就会被销毁。

冰冷的伊克斯佩特星处理方式。

莱格修斯:……

宛籽眼圈渐渐红了,她慌忙抬手揉,结果赶不及,眼泪早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宛籽其实没有想过用眼泪来当武器,谁知道这群外星人会不会哭呢?

可是眼泪就像水闸,一旦开了就停不下来,于是,她坐在莱格修斯面前越哭越凶,哭到最后眼泪与鼻涕横流,五官拧成一团,哭到天昏地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为止……然后,莱格修斯的脸越来越模糊,她又抽抽噎噎地睡了过去。

莱格修斯等她的啜泣声渐渐停歇才缓步踱回座位,唤醒主脑。

主脑:“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元帅?”

莱格修斯回头望一眼哭晕的地球人,问:“地球人眼睛分泌液体,是什么病症?”

主脑:“那是哭泣,元帅。”

莱格修斯:“哭泣是什么?”

主脑:“哭泣代表神经分泌系统的一种失调。地球人会在身体与精神其一或者两者受到创伤的情况下进入这种状态。”

莱格修斯:“有解除这种状态的方法吗?”

主脑:“根据记载,地球雌性进入该状态后,生理上可以通过合适的食物、色彩斑斓的外观铠甲以及各种矿物结晶进行缓解,心理上则可以通过来自配偶的小于20赫兹的话语、眼神、肢体动作以及给予口头协定来进行抚慰。”

莱格修斯:……

主脑:“亲爱的元帅,我经过计算得出,您抚慰成功的概率小于千分之0,3。”

莱格修斯:……

主脑再一次被屏蔽。

莱格修斯在室内徘徊了几圈,最终按捺下身体与精神上诡异的不适感觉,慢慢靠近那个地球生物。

她的气息非常微弱,却无处不在,几乎要充斥整个空间,微微挑动着他的知觉。

——这只是参议院的要求。

他暗自想着,在黑暗中静静感知了一会儿,伸出指尖,微微探触她的额头。接触的一瞬间,指尖传来一点点酥痒,脑海里无端浮现了不久之前窥视到的画面。

那是她采购回来之后,她兴冲冲地把战利品一件一件处理出配色还不错的“食物”,等到所有工序准备完毕,她的鼻尖上冒出了一点点液体,漆黑的眼睛里盛满了光彩,就像浩瀚的宇宙里闪烁的星。

发现她在做愚蠢的行为只是主脑监视画面捕捉到的巧合,可是为什么这个巧合他不知不觉围观了整个过程?

为什么没有阻止她?

莱格修斯只觉得头越发疼了。

他知道自己的情绪与判断力出了问题,大约是和近来越来越糟糕的身体有关系,停顿片刻,他收回手,调出主脑吩咐:“给我准备一剂修复液。”

他回头又盯了那只地球人片刻,伸手抚过充斥着异样感觉的胸口,又轻道:“外加一剂情绪镇定剂。”

“收到。”

“修复状态下,拒绝所有外来信号接入。”

“遵命。”

战时状态,主帅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宛籽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莱格修斯少有的安详状态。

主脑似乎是在做着什么测试,淡淡的柔和的光笼罩在莱格修斯的椅子旁,不断跃动的数据交叠更替,给昏暗的室内增加了些许微光。

莱格修斯躺在微光笼罩中,他双眸紧闭,像是失去了意识,被微光勾勒出的侧颜剪影利落优雅,长发顺着椅子散散地垂下来。

……他睡着了吗?

宛籽小心地下了“床”,光着脚丫一步一步靠近他。

忽然,主脑轻轻地“嘀”了一声,所有的数据隐退。

莱格修斯在数据消散的最后一刻缓缓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瞳眸还有一点点涣散,懒洋洋地落在宛籽的脸上。

竟然罕见地柔和温暖。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宛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扑通一声,漏了一记。

“莱格……”她张了张口,喉咙底冒出来的声音模糊不清。

莱格修斯定定地看着宛籽,目光渐渐失去温度。他又皱起眉头,道:“回你的休眠舱。”

“……哦。”

宛籽灰溜溜地想要扭头,却发现了一点点异样——那个嚣张跋扈的元帅,他并没有从椅子上坐起身来,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更一下,他整个人几乎是挂在椅子上,这样……真的舒服吗?

宛籽停下脚步,迟疑着问:“你……不舒服吗?”

话音未落,莱格修斯却忽然捂住了肩膀,身体陡然抽搐了下,忽然朝地上倾斜——

啊——

宛籽正发呆,眼看他快要跌到地上去,她慌忙上前几步扶住他。

她终于看清了莱格修斯。

他的身体以夸张的姿势敞开,露出了刚才一直隐藏在黑暗里的左肩。在那儿暗藏着一个两指宽的窟窿,黑漆漆不见底,他自己的手指几乎抠了进去,把皮肉都揪得变了形状。

“喂……”

这什么情况啊!

“你你你……”你破了个洞啊啊啊——

“嗯——”莱格修斯的手指越发深入,双眼早已经紧紧闭合。

宛籽吓得腿软,汗如雨下,颤巍巍抓住了莱格修斯的手。如果按照地球人的器官来推断,莱格修斯抠的部位可是心脏啊……

“莱格修斯!”她尖叫着抓住他的手拖拽,却被他反手一甩重重砸向远处。

扑通。

宛籽落地,头晕眼花。

莱格修斯栽倒在地面上,身体剧烈地抖动着。

宛籽顾不上疼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跑上前去用力把他翻了个个儿,死死抱住他的手臂:“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八爪鱼,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制伏身下这位外星元帅了,她出了好多汗,头发已经湿漉漉的,不少汗珠顺着发丝流淌到了莱格修斯的脸上,身上,黏糊糊、湿漉漉一片。

“你快醒来啊,你醒醒——”

手腕被铠甲划过,嫣红的血一滴滴流下,滴落在他的指尖,渗透进伤口。

忽然,他松了手,剧烈反抗起来。

“莱格修斯——”

宛籽体力不支,猛然被莱格修斯压在了身下。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全身的疼痛惊涛骇浪一样袭来。她的脸上滴落了几滴自己的血,呼吸凌乱不堪。

就在绝望之际,莱格修斯缓缓睁开了眼睛。

殺气毕现。

宛籽对上那双金眸,惊恐得全身颤抖——会被杀吗?她的脑海里充斥着混乱的思绪,反反复复、混杂不堪,最终集结成浓重的绝望,传遍四肢百骸。

……大概会死吧。

她浑浑噩噩地想着,一动不动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莱格修斯。

寂静僵持。

少顷,莱格修斯眼里的火焰一点点熄灭,眉宇间渐渐恢复一片懵懂,然后,他松了手,仿佛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似的,略微出神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望向身下瑟瑟发抖的地球人宛籽。

“莱格……修斯……”宛籽哆嗦着喊了他的名字。

莱格修斯缓缓坐起身来,捂住了左肩的伤口,艰难地支撑起身体远离那个脆弱的地球人,到最远处的角落倚靠。

“离我远一些。”他吃力道。

宛籽听话地挪远了几步:“你……醒了吗?”

“再远一些。”

“……好。”

“再……远一些。”

“再……”

“……没路了。”宛籽欲哭无泪。

再远就要撞墙壁了!

莱格修斯终于捂住左肩缓缓坐到地上,唤醒破军主脑:“接通罗斯特。”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破军?”

黑暗的空间,静谧得仿佛空气都要凝滞。

莱格修斯的神色凝重起来。他吃力地靠着墙站起身,四下看了看,来到舱门旁的一处微凸界面上,伸手按压——微弱的光亮了起来,把莱格修斯的手包裹在其中,静谧的空间里清晰地响起“咔嚓”一声。

莱格修斯缓道:“转入手动操控模式。”

“拒绝访问。”舱内响起系统的声音,和破军主脑温柔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更接近机械声,只是简单地把语言拼凑出内容。

“进入指令模式。”

“拒绝访问。”

“登录最高操控级别。”

“拒绝访问。”

“提示访问级别。”

“伊克斯佩特破军,最高访问级别,s级。”

“输入密令。”

“拒绝访问。”

砰——

莱格修斯一拳砸在了控制面板上。

宛籽不敢轻易靠近他,只好遥遥地问他:“怎、怎么了……”

莱格修斯靠着墙壁喘息了一会儿,道:“破军主脑被劫持。”

“那、那怎么办啊……”

莱格修斯沉默。

他大概是在思考,漫长的僵持之后,他终于朝宛籽的方向望了一眼。他说:“你……过来。”

“……啊?”宛籽怀疑自己幻听了。

“你过来。”莱格修斯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仿佛是一盏灯,进发出激越的火焰之后迅速地暗淡下去。

虚浮的声音让宛籽的恐惧渐渐消弭。她将信将疑,迟疑着向前挪动了几步。

很多年后,宛籽已经记不清最初的岁月里发生的事情,可是对于那一段黑暗中的摸索,她却能够清晰地回想起脚尖触碰的每一丝冰凉触觉,还有那漫长的过程。

那真是非常漫长的距离。

是她一生中走过的最深的路。

赞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