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人鱼想泡我

凤尾七

一、让你怀上我的“小鱼鱼”

我不知道我父母是出于什么心态给我取名“江淼淼”,以至于我这辈子就和水结下了某种孽缘——上小学时和别人吵架被推进池塘差点淹死就算了,上大学时手贱抽签加入游泳社也算了,现在好不容易找份工作依旧逃脱不了宿命……

“江淼淼,该你上场了!”

“马上来了!”

戴上紫红色的劣质假发,穿上镶满亮片的比基尼,套上橡胶做的七彩人鱼尾巴……虽然我努力想脑补自己是童话《美人鱼》里的小公主,但是镜中的自己分明就是一个非主流妹子,还是城乡结合部的那种。

更可怕的是,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我的羞耻心也渐渐消失殆尽了。

伴随着音乐声响起,我出场跳入冰冷的池水,故意做出一系列夸张的动作,来博取一群熊孩子的欢笑——没错,这就是我江淼淼的工作,在海洋馆假扮美人鱼表演。

不过,最近几天,我有些不自在,因为我总能感觉到观众席里有一道炽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望过去一片人头攒动,又找不出视线的主人是谁。

今天表演结束,我忍不住跟海豚饲养员钱方圆提到这件事。

“我该不会是遇到传说中的痴汉了吧?”

“痴汉?”钱方圆很用力地嘁了一声,吐沫星子差点喷到我脸上,“你觉得哪个小学生会来痴汉你?”

“说不定是某个小学生的家长呢。”我反驳了一句。

“江淼淼,你是觉得自己美得不可方物吗?说真的,我觉得海豚都比你这身打扮漂亮。”

“……”这……我承认他说的是大实话。

“马上要发工资了,宝贝,你相信我,别再吃过期泡面,吃顿好的,保证就不会产生这种精神锚乱的幻想了。”錢方圆以同情的目光结束了我俩的谈话。

好吧,我揉了揉太阳穴,走出海洋馆。

深秋的天色总是暗得很早。就当我盘算着等下回去是吃牛肉味泡面还是海鲜味泡面时,冷不丁地,一个瘦高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干、干吗?”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脸。

“找你。”

“……”劫财?还是劫色?不过,下—秒我就自我否定了这些想法,因为两样我都没有。

“我找你很久了。”对方的声音很低,像是蛊惑人心的魔咒,让我一时竟忘了拔腿逃跑,“真的很久很久了……”

他朝我走近了一步,微微扬起脸。借着路灯光,我看清了他的脸——深蓝的眼眸、精致的五官,微微卷曲的头发,像是从北欧神话里走出来的海神波塞冬。

“我要让你怀上我的小鱼鱼。”他勾了勾唇角,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黄段子。

啥?!初次见面就要发展到繁衍后代?!我大脑唰地当机,好久才意识到重点更应该是最后的“小鱼鱼”……

我—个人类要怎么怀小鱼鱼啊!虽然我在学生时代生物考试经常不及格,但是物种隔离我还是懂的好吧!

“我不要怀上你的小鱼鱼。”

“不,命运让你一定要怀上我的小鱼鱼。”

“命运说,你该去市立医院看看精神科。”我不想再纠缠下去,绕过他继续走。

说真的,上帝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一副好皮囊的同时也让门夹了他的脑袋。

“你必须怀上我的小鱼鱼!”急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下一秒,我就被简单粗暴地打中了后脑勺……然后,我用自己最后的意识,愤愤地骂了一句:“智障!”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片河滩上,那个智障正在我身边摆各种各样的贝壳和海草。要不是身处在21世纪的文明时代,我真会以为这正在进行某种古老的献祭仪式。

我想爬起来,却发现手脚都被银色的细丝捆住。

“大、大哥,有话好好说。”我感觉自己要上明日法制节目的头条了。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智障目光灼灼地望着我,这熟悉的视线让我敢肯定,海洋馆里的那个痴汉就是他。

他一点点凑近我,温热的呼吸落在我的颈问,手指灵活地解开我的大衣纽扣……嗷!我承认你长得帅,可这不是你非礼我的借口啊!

我奋力挣扎,不慎胳膊被尖锐的石子划破,鲜红的血一下子渗了出来。

“为什么是红色?”智障注意到我的伤口,目光旺了怔,喃喃地自语道。

“废话!”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你的血是彩虹色还带荧光的吗?你是蔷薇亚瑟,还是吸血亲王杰克苏吗!”

“我的名字是齐泉先。”智障小心翼翼地帮我包扎好伤口,解开细丝,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天哪!一句搞错了就能弥补我巨大的心灵创伤吗?!我拍了拍屁股上的沙砾,准备跟他争论一番,可当我抬头,整个可滩上早已空无一人。

夜风钻进衣领,我莫名打了个冷战。

二、一言不合就跳河系列

第二天到了海洋馆,我就把这个可以写进我江淼淼人生十大不可思议事件的遭遇跟钱方圆说了。

“你说我会不会是遇到了外星人啊?”毕竟科幻小说里的外星人都是这么绑架人类的。

“淼淼啊,你的幻觉都开始自带剧情了。”钱方圆叹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今天中午别吃过期泡面了,我请你吃咖喱鸡块饭。”

“你当我是胡说八道?”

“不然呢,我可怜的宝贝。”

“你看……”我刚挽起衣袖,钱方圆已经头也不回地拎起桶去喂海豚了。小臂上,被划破的伤口真真实实地摆在这儿,提醒着我,昨晚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接下来好几日,我都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个智障,我一度怀疑他肯定是被抓进精神病院了,直到今天月光如水的晚上,我哼着小曲儿、啃着鱿鱼串儿,猝不及防就看到护城可的桥墩上站着一个人。

嗯,没错,就是那个智障。

晚风吹拂着他薄薄的衣衫和微鬈的头发,他站在那一动不动,俊美的侧颜仿若是古希腊神话里走出的天神。

下一秒,他突然纵身跳下了护城河。

我的天!

我虎躯一震,一脸发蒙,脑袋里嗡地一下一片空白——万万没想到,有人当着我的面跳河自尽了!

虽然他是个智障,但归根到底也是一条人命啊!于是,善良如小天使的我没有多想,也跟着跳下了护城河。

河水比我想象中的更为刺骨冰冷,我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水中,寻找着智障的身影。

没有……还是没有……哪儿都没有……

我不自觉地潜入更深处,等到我意识到氧气不够时,我已经没有力气游出水面了,一不小心,河水便呛入了口鼻。

四肢已经开始发软,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我觉得我江淼淼的一生就快要像我这个讨厌的名字一样,结束在水里了。

忽然,有点点荧光在我面前闪烁,离我越来越近,等我看清,才发现,哪是什么荧光,分明就是巨大鱼尾上鳞片的反光。

那个叫齐泉先的男人摆动着巨大的鱼尾朝我游来,双眸在水里显得愈发湛蓝。要不是在水里,我肯定分分钟惊得把嘴张成鸡蛋大——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美人鱼,哦,不,美男鱼!

他游到我身边,然后伸手抱住了我,把我救上了岸。“你、你是美人鱼?!”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齐泉先不说话,眼神略显迟疑,最后微微点了点头。

内心的恐惧很快被好奇取代,于是,我情不自禁地伸手试图摸一下鱼尾巴,结果,啥都没摸到昵,齐泉先已经闪电般地摆动尾巴,啪叽一下甩了我一脸河水。

“……”摸一下又不会怀孕,有必要吗!

我抹了一把脸,睁开眼发现齐泉先已经躲回河中,只在水面上露出半个脑袋。

“不要怕,我不会把你上交给国家的。”我好心安抚。

水面上的脑袋微微往上抬了抬:“那你会不会吃我?”

“不吃。”我努力让自己的神情显得人畜无害,“真的,我不爱吃鱼。”

“你骗人,我都闻到你身上的鱿鱼味了。”

“……”这嗅觉倒是快赶上狗了,“我不吃你这么大的,还是人鱼。”

齐泉先微微朝岸边靠了靠:“那你会软禁我吗?”

“我没有这方面的特殊癖好。”

“那你……”

“够了。”寒风吹过,我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以防感冒,我还是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为妙,“您老就在水里泡着吧。”

我转身准备走,只听到哗啦一声水声,下一秒,齐泉先已经变回人形走到我身侧了。

“我相信你是个好人。”齐泉先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我要送你回家。”

哼,还算有点良心。

然而,等他从简单地送我回家,到借我家浴室洗澡,再到吃我的泡面喝我的养乐多,最后睡到我的沙发上,我突然意识到——他敢情就是来吃软饭的吧!

想到这儿,我再也无心入眠,掀开被子跑到客厅。

“齐泉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齐泉先睡得正熟,被我这么吼了一句,眉头微皱,嘴里嘟嘟嚷嚷:“别吵。”

哟嗬!睡在我家还嫌我吵7我走上前拽住齐泉先的衣服,试图把他扯离沙发。

“你给我起开!”我暗暗使着劲,奈何对方岿然不动。

我深吸一口气,加大手劲……只听刺啦一声,齐泉先的衣服被我扯开,结实的胸膛一下子暴露在我面前。

美色当前,我毫无把持地看愣了。

齐泉先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侧身换了个更加秀色可餐的睡姿。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心想还是帮他把衣服扣好吧,结果手指刚触碰到他,他竟—把把我揽进怀里,脑袋抵着我的下巴,鬈发软软的,像我小时候养的泰迪。

我大气不敢出,憋红着脸也不敢乱动,没错,完完全全一副单身多年没见过大世面的表现。

他是不是喜欢我?人类能和美人鱼谈恋爱吗?我要怎么带他见家长7以后我们的孩子是人鱼还是人类啊……我的脑内跟炸烟花似的蹦出—个个问题来。

就在这时,齐泉先含混不清地开口道:“妈,你变重了。”

脑内的烟花瞬间变成了硫酸雨瓢泼而下。

三、是美人鱼,我也养不起

本想着趁第二天是周末,好好盘问齐泉先的身世谜团——本该生活在海里的美人鱼,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内陆来?结果,等清晨我揉着眼睛走到客厅时,齐泉先再次消失了。嗯,又是连个招呼也没打。

打开电脑,网上关于美人鱼的传闻很多,但只有极少人声称自己亲眼看到过,而且多半都有编故事的嫌疑。我随意浏览着,突然,一张模糊的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

照片里有个伤痕累累的男人,斜靠在海边的礁石上,虽然狼狈不堪,但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该不会是齐泉先吧?”我嘀咕了一句,留意了一下照片的拍摄时间:八年前。

信息量多得让我有些头疼,总觉得谜团越来越多,事情也变得越来越错综复杂……算了,我又不是立志要当福尔摩斯或者名侦探柯南,我果断关掉页面,看起了“有情人终是兄妹”的狗血韩剧。

没错,这才是一个大龄宅女该有的画风嘛。

时问—分分流逝,傍晚时分,我穿着睡衣去楼下倒垃圾。

“给我站住!”背后传来男人相鲁的声音。我回头望去,看到齐泉先正迎面狂奔过来,而他身后,跟着几个拿着棍子的壮汉。

形势危急,我果断地握紧手里的垃圾桶,准备来个潇洒转身。嗯,我要假装镇定,我不认识这个男人。

然而,万万没想到——

“快跑!”齊泉先不由分说地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强行把我卷入其中。

“追上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壮汉们也十分顺理成章地把我认定为齐泉先的同伙。

此时此刻,我崩溃的内心有一百句“智障”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等终于甩掉壮汉的时候,我已经累得连骂齐泉先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吗?”齐泉先拉开外套的拉链,神秘一笑,“你拯救了—个生命!”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大宝贝,哦,不,是澳洲大龙虾。

“我走在路上,心脏突然一阵绞痛,然后便感受到了这个小东西的召唤。它在水缸里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能体会到他对生命的渴望,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打破水缸,然后被酒店保安狂追了几公里吗!”我亳不留情地打断他。

齐泉先露出欣喜的神情:“你好机智哦!”

酒店保安咋就不把这个智障抓去做成人鱼宴呢!

“你能不能收养它?”齐泉先小心翼翼地把澳洲大龙虾递到我跟前,一双清澈蔚蓝的眼睛讨好地望着我。

“当然能。”我回给他一个微笑,心里打起小算盘——白拾一只澳洲大龙虾,晚上正好吃顿好的。

“太好了!”齐泉先激动得原地转了个圈,“那我作为监护人也要一起去!”

“这就不必了吧。”

“没事!这是监护人的责任!”

所以,望着家里被我“收养”的一虾一鱼,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吃过晚饭,我觉得我有必要跟齐泉先谈些什么了。

客厅里,齐泉先正在跟鱼缸里的澳洲大龙虾大眼瞪小眼,我走过去干咳了一声:“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和你兄弟的聊天。”

“嗯?”齐泉先转过头来望向我。

“虽然有生之年能近距离接触活的美人鱼很幸运,但是,我毕竟不是搞慈善的,你这样在我家蹭吃蹭喝,还时不时给我制造几个小麻烦,不太好吧。”我叹了口气,继续卖惨,“我的生活压力也很大的……”

下逐客令的意思已经如此明显,想不到齐泉先一脸茫然:“我很随便的。”

“这不是随便不随便的问题!”我觉得和这种脑回路异常的智障说话也没必要拐弯抹角了,我抬手指向大门,“我这不收留你,你爱去哪去哪!”

齐泉先微敛一怔,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些什么,我干脆转开头,不再看他。

没错,江淼淼,你要克制住你自己,不要对他好看的皮囊萌生同情心!

心里虽是这么想着,眼睛却忍不住偷偷瞥向他——只见他低垂着好看的眼眸,俊朗的脸上满是落寞,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微微抬头,朝我硬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你是个好人,等我完成使命就回来报答你。”

说完,齐泉先转身朝着大门走去,一步、两步……唉,明明只是条人畜无害、心地善良的美人鱼,却被抠门且刻薄的我伤透了心。

“喂,外面天都黑了,要不明早再走吧。”这句话从我嘴里说出的那一瞬间,我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江淼淼,你这泛滥的同情心啊!

四、本世纪最后一条美人鱼

“对了,你刚才说的使命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齐泉先。

齐泉先往沙发上一坐,神情有些严肃:“这事情我告诉你,你能答应我不告诉别人吗?”

“当然了。”

“那好吧。”齐泉先抿了抿唇,短暂的沉默之后,才缓缓开口,“我的使命,就是找个老婆。”

“……”严肃的气氛瞬问被打破,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然后生一堆小鱼鱼。”齐泉先继续一脸认真地补刀。

细细地想了想,我开始理解齐泉先和我初次见面时的某些奇怪的举动。我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所以说,你们美人鱼也有发情期?”

“发情期是什么?”

“就是身体突然很有欲望。”

这次,齐泉先终于听懂了我的话,他的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不是这样的!”

接下来,我从齐泉先口中得知了—个种族的悲惨故事……

原来,自从20世纪人类发现了美人鱼的存在,人鱼一族就开始受到各种迫害,有的被吃掉,有的被活活折磨死。而这一切,都因为传说中,美人鱼的鱼翅能让人长生不老,美人鱼落下的眼泪会变成珍珠。

“我妈临死前告诉我,我是那片海域里的最后一条美人鱼了,不能让美人鱼灭绝就是我的使命。”齐泉先顿了顿,“有的美人鱼会混在人类世界,所以,我才会一路寻找到这里。”

“那你要靠什么来分辨?”

“人鱼的血液。”齐泉先指了指澳洲大龙虾,“和它一样,是淡蓝色的。”

“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我干咳了一声,试探性地开口,“你刚才说的那些关于美人鱼的传闻,是真的吗?”

“长生不老是假的,珍珠是真的。”

“那你……能不能哭—个给我看看?”

齐泉先表情僵了僵,最后气呼呼地憋出一句:“不能。”说完,干脆背对着我躺下,不再搭理我。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让他哭出点珍珠给我,有错吗?

深夜,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觉得房问里意外地有些亮,再一看,忍不住目瞪口呆——只见满地的珍珠,铺了好几层,滚圆透亮,闪着莹莹的光。

什么叫一夜暴富?这就是!

我激动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彻底醒了……醒后辗转反侧。

虽然窥伺美人鱼的眼泪有些不太道德,但是,也许上天把一条能哭出珍珠的美人鱼送到我面前,就是为了帮助我改善穷困潦倒的生活呢?再说,我也不贪心,一点点,真的只要一点点珍珠就好了。

最后,经过一番复杂的心理斗争,我终于说服了自己。嗯,我江淼淼有了崭新的人生目标——让齐泉先哭出来。

第二天一早,我就以同情齐泉先的悲慘身世为由,轻而易举地收留了他。齐泉先显然一副天真烂漫傻白甜的样子,完全没有洞察到我的险恶用心,甚至一脸欣喜地再度给我发了张好人卡。

可惜,让他失望了,我真不是什么好人。

下班回来,我特意绕到菜市场买了一把足够锋利的菜刀,店主跟我说就是最坚硬的排骨在这刀下都能被剁得粉碎,这恰恰合我心意。

回家打开门,齐泉先毫不知情地迎上来:“你回来啦。”

他离我这么近,似乎压根没有看到我手里提着的菜刀。

“给你。”我把菜刀递给他,“你帮我把冰箱里的洋葱切了吧。家里的菜刀钝了不好切,这把是新买的。”

“没问题。”齐泉先接过,转身走进厨房。

“小心别划到手啊。”我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

“嗯!”

没错,这就是我江淼淼险恶计划的第一个环节,让齐泉先切洋葱切到哭,是不是很机智?!我都忍不住给自己點一百个赞了!

然而,半个小时之后,齐泉先端着切得整整齐齐的洋葱站在我的面前:“我切完了。”

他面容带笑,眼里看不到一滴泪。

计划A,以失败告终。

五、花样骗取人鱼的眼泪

一大盘的洋葱,我含着泪也要吃完。

吃完只觉得胃里泛着酸,打个嗝都是一阵让人昏厥的洋葱味。但我江淼淼是那种会因为小小的失败就放弃的人吗?当然不会。

“齐泉先,人类的电视剧你看过吗?”我把电脑搬到茶几上,打开。

齐泉先摇了摇头,感到很新奇。

“这几部都是经典的虐心韩剧,什么《来自星星的你》啊,什么《白色生死恋》啊,文件夹里都有,你自己随便看看。”

“这个是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齐泉先已经手疾眼快地点开了—个文件名叫“英语六级听力”的视频。

画面跳出来,两个欧美男人正在做某些有碍观瞻的动作,声音更是无比销魂……齐泉先整个人呆愣住,面红耳赤,最后还是我拿过鼠标,关掉了页面。

气氛依旧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从钱方圆那搜刮过来的、精品级别的“英语六级听力”的视频。

“还是看看《白色生死恋》吧。”终于,齐泉先开口,不动声色地把这件事翻篇了。

很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得不说,《白色生死恋》是一部狗血横飞,却依旧能虐到人心里去的经典韩剧。所以,我没出息地哭得像个两百斤的狗子。

“女主居然得了帕金森综合征,好虐啊!”我一个劲地抽泣。

“男主居然要去非洲做慈善,那女主怎么办?”眼泪继续唰唰地掉。

“天哪,男主的飞机居然坠落到太平洋了!”我的内心一阵绞痛。

浅浅的鼾声从我身侧响起,我泪眼模糊地扭头望去,就看到齐泉先已经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跟我原先写好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他不应该是看完韩剧被虐到哭给我一大碗珍珠吗?!

我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齐泉先!”齐泉先睁开眼,看到我双眼红肿的模样:“怎么哭成这样?”他突然伸出手,把我揽进怀里,“不哭、不哭,抱抱就好了。”

我整个人僵在他的怀里,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

“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看剧?”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问,我发现里面居然透着一股撒娇的意味,完全不像我江淼淼金刚芭比的画风。

“剧都是假的呀,眼前的东西才是真的。”齐泉先目光灼灼地望着我,嘴角噙着笑意。

眼前的东西……他眼前的东西不就是我吗?我心一动,感觉有些莫名的情愫迫不及待地要萌发。

“你看啊。”齐泉先捧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缓缓道,“水杯是真的,里面的水也是真的。”

“……”心一冷,我一时没憋住,拿起水杯泼了他一身。

“喂,你干吗?”

“不好意思,手滑。”我愤愤地走进卧室,砰地关上了门。

哼,这种不解风情的美人鱼,活该找不到老婆。

等我内心乱撞的小鹿彻底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计划B——想通过韩剧来虐哭齐泉先又失败了,而且这次,差点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我堂堂一个人类,竟险些对一条鱼动了感情,简直太荒诞了!

接连两次的失败,逼得我不得不拿出我最后的王牌。

我怀着虔诚的心情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张某知名火锅店的优惠券。这家火锅店在重辣届打败天下无敌手,同时价格也让我这种吃土少女望而却步。

不过嘛,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我决定请齐泉先吃顿火锅。没错,辣哭他!

计划很完美,结果很惨烈——在我捂着肚子跑了四五次厕所的同时,齐泉先也面不改色地吃完了桌上所有能下锅的东西。望着他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我深深怀疑,他的肠胃通着大海。

“看着我干吗?”齐泉先说完,不忘把最后一点火锅酱料舔了个干净。

“我在想,之前天天让你跟我一起吃过期泡面真是委屈你了。”

“我愿意。”齐泉先抬头,眉眼带笑。

“……”啊?心跳的感觉又来了?!

六、海洋馆遇上真命天女

吃完火锅的第二天早上,我一睁眼,就十分悲催地发现自己过敏了。望着胳膊上一层红色疙瘩,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江淼淼VS齐泉先,0比3完败。

我打电话让钱方圆帮忙跟领导请假,他在听说我吃火锅过敏的光荣事迹后,整整在电话里笑了三分钟。

“笑完,就让这件事随风飘散好吗?”我一边在药箱翻找,一边警告钱方圆这个大嘴巴,“你不准到处……”

猝不及防,齐泉先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淼淼,家里的牙膏用完了!”

完了,为什么偏偏这时候……我默默地把手机拿远,倒数三二一。

“好啊,江淼淼!”不出所料,钱方圆分分钟就咆哮了,“你居然在家私藏男人!”

“到时候再跟你解释。”我揉着太阳穴按下挂断键,走到浴室去给齐泉先拿牙膏,想不到,很快就收获了齐泉先的一声惊呼。

“啊!”

“……”明明过敏的是我,他瞎叫个什么劲啊!

齐泉先都吓得结巴了:“脸上怎……怎么回事?”

“过敏了,小事。”等等!脸上?!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齐泉先,站到镜子前——这不照还好,一照我整个人都崩溃了。嗯,以为只有胳膊上长红疙瘩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啊!我的脸!”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爹喊娘,“我还没对象呢!”

“这个没关系。”齐泉先急急忙忙蹲下来安慰我,“我也没有对象!”

“没对象有这么光荣吗?”我横了齐泉先一眼,继续哭哭啼啼,“吼这么大声干吗!”

“明明是你叫得比较大声……”

“你再说一遍?!”

最后,我在齐泉先的陪同下去医院拿了药,医生叮嘱我尽量不要沾水。结果,我刚走出医院,就接到钱方圆的电话,说是下午有邻市学生要来海洋馆参观,领导让我下午必须去进行美人鱼表演。

“我下午要去工作。”我叹了口气,假如我把这事情搞砸,领导非炒我鱿鱼不可。

齐泉先皱了皱眉头,加重语气:“你这样子怎么去表演?”

“我这样子怎么了?”我对着医院玻璃门审视了一下自己——头巾、口罩、墨镜,嗯,武装得很到位。

“医生说了,不准沾水。”齐泉先一脸凶巴巴地瞪着我。

“可领导……”

“下午的工作,我替你去。”

我一愣,心头一暖,但很快又拼命地摇了摇头:“不行,你美人鱼的身份不能曝光,太危险了。”

“我这么厉害。”齐泉先挑了挑眉,自信满满,“不会有事的。”

“可我还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齐泉先突然靠近捧住我的脸,然后用下巴抵着我的脑袋:“就让我报答你一次吧。”

他的声音轻柔如蝶翼,温热的呼吸落下来,我脸颊发烫,低低说了声:“嗯。”

童话故事里,美人鱼的声音能蛊惑人心,我想这大概是真的吧。

下午的美人鱼表演进行得很顺利,这是我第一次清楚地看到齐泉先在水里邀游的身姿,优雅、高贵、美得不可方物。

美人鱼,真的是个被美神维纳斯偏爱的种族呢。

表演结束,齐泉先弯腰谢幕,整个观众席掌声雷动。

幸好没有出意外,我长舒一口气,急急忙忙跑向后台去见齐泉先,不料中途撞倒了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

“你没事吧?”我赶紧蹲下去扶她。

“我没事。”她似乎有意要闪躲,但是没有成功,把她扶起来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她的手蹭破了皮,有些许的血渗出来,血液的颜色和我们人类的不同,是淡蓝色的……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我的脑袋嗡地一下炸开——她应该就是齐泉先一直寻找的美人鱼。

就在我不知所措之际,齐泉先已经换好衣服过来找我。

绝不能让齐泉先看到这个女人,这个疯狂的念头冒了出来,我闪电般地扯下头巾,简单包扎好了她手上的伤口。

“你是……”齐泉先走过来,望着这个女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你好。”女人朝齐泉先伸出手,“我是顾安娜。”

不知怎的,她手上的头巾突然滑落,淡蓝色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齐泉先身形一震,下一秒,他一把拉过顾安娜,狂奔而去。

是啊,我苦苦一笑,那是他苦苦找寻的真命天女,和她比,我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我等在原地,等来的只有钱方圆,他在我耳边不停地说着——

“刚才替你表演的男人就是你私藏在家的男人吧?”

“他演的美人鱼那才是真的美人鱼,问问他有没有兴趣来做兼职?”

钱方圆说了很多话,可我一句都没有回应,我只知道,齐泉先不要我了,他要和别人生小鱼鱼了。想到这,我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七、生物研究所里的阴谋

当天夜里,齐泉先没有回来。

我望着水缸中的澳洲大龙虾,嘀咕着:“他这条忘恩负义的臭鱼,找到老婆连你都不要了。”

澳洲大龙虾吐出一串泡泡,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跟我组团骂齐泉先。

假如没有顾安娜,齐泉先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假如那条头巾不掉下来,齐泉先是不是就不会认出顾安娜?假如……等等!我帮她绑得那么结实的头巾,怎么会说掉就掉了?!

阴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大阴谋!

虽然我没有名侦探柯南或者福尔摩斯的头脑,但是通過种种细节,我能肯定,这个叫顾安娜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奔着齐泉先来的,她的身份极有可能并不是美人鱼。

想到这,我不禁开始担忧起齐泉先的安危来——他那么傻,肯定很好骗的。

我花了整整一个通宵,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在网上搜到了那个所谓的“顾安娜”。

不出我所料,“顾安娜”并不是那个女人的真名,她的真名叫顾杉,是一家生物研究所的负责人。而这家研究所研究出来的产品,大部分都是关于老年人养生保健的。倘若这一切都是幌子,顾杉一直在暗地里研究美人鱼,并且试图在美人鱼身上找出长生不老的真相呢?

我被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测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天还没亮透,但我已经没有耐心继续等,我记下生物研究所的地址,拎起上次新买的菜刀,下楼打车赶了过去。

生物研究所非常偏僻,四面全是荒郊野岭,嗯,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公司。

我手持菜刀,一路从大门砍到控制中心,那叫一个昏天暗地。整个生物研究所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我,最后,我披荆斩棘地来到齐泉先跟前,抱得美男归……好吧,前面是我想象的,事实上,我看到门口那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就怂到小腿打战。

“也许只能试试那样了……”我抿了抿唇,暗暗下了决心。

半小时之后,我成功以来应聘保洁小妹的理由混进了研究所的内部。

整个研究所内部仿佛一个巨大的迷宫,我走了好一阵也没找到齐泉先的踪迹。就在这时,一个科研人员打扮的男人喊住我。

“喂,你是谁?”

“我?”我的声音发虚,“我是新来的保洁小妹。”

“那正好,你跟我来把实验室打扫一下。”男人没有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我便干脆跟随着他一路走到了实验室。

推开门的瞬间,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看到的一切——庞大的实验室里,到处都是泡在幽蓝色液体里的美人鱼,男女老少都有,数量多到我一时竟数不过来!

“习惯就好,你就把这里打扫干净吧。”男人十分心大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自顾自地退了出去。

我扫过一个个玻璃器皿,没有,都没有……齐泉先并不在这儿。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咔的一声,门再次被打开。我回头,看到顾杉踩着高跟鞋一步步朝我走来,嘴角上扬:“想不到你居然有本事找到这里。”

“齐泉先呢?”我默默地抱紧装着菜刀的背包。

“他啊。”顾杉打了个响指,几个科研人员推着一个相同的玻璃器皿走进实验室,里面装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心心念念着的齐泉先。

“齐泉先!”我冲上去,贴着玻璃喊着他的名字,可他紧闭着眼,一动不动。

顾杉看戏一般看着我的举动:“你别白费力气了,这里面的液体足够他昏睡个几十年了。”

“你都有这么多美人鱼了,可我只有齐泉先。”我试图哀求顾杉,“他又笨又没心机,幼稚起来也挺招人烦的,吃饭吃得多,还不会哄女孩子开心……你看他身上这么多缺点,对你也没什么大用处,不如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笨?”顧杉突然大笑起来,“八年前,齐泉先可是整个研究所里最聪明的美人鱼,聪明到差点把研究所毁了。”

“八年前?”

“没错。八年前,他就在这儿了。”顾杉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跟我讲起了我并不知情的齐泉先的过去。

原来,早在八年前,齐泉先为完成使命来到内陆,就已经留意到了生物研究所。当他发现研究所的阴谋——致力于从美人鱼身上找出长生不老的基因秘密时,他暗暗下定决心要救出这些同伴。于是,他佯装被抓,混入实验室,设计了周密的逃跑计划。

这次大规模逃跑把整个研究所搅得翻天覆地,最后却以失败告终,只有齐泉先带着一身伤逃了出去。

而我上次搜到的照片里,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的确就是齐泉先。

“上次留在脑内的伤让他失去这段记忆,也变蠢了。”顾杉有些惋惜,“不过,他的基因依旧是美人鱼里最完美的,我终于还是得到他了,哈哈。”

望着顾杉丑陋的嘴脸,我觉得是时候暴打她一顿了。然而,就当我准备动手时,从身后的玻璃器皿里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叩击声,我回头,只见齐泉先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

我立马心领神会,毫不犹豫地掏出菜刀砸破了玻璃——哗啦一声,顾杉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齐泉先一拳打倒在地。

“我忍你很久了。”齐泉先潇洒地拍拍手,然后拿过我手里的菜刀,将一个个玻璃器皿都砸碎……

警报声响成一片,整个研究所乱作一团。

齐泉先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幸存的美人鱼通过地下暗河逃跑,浑身散发着领袖气质,似乎跟我认识的那个齐泉先完全不一样了。

最后,齐泉先带着我从暗河来到河滩边。我打量着这个有点陌生的他,不敢上前搭话。

“怎么?我恢复了智商,你就不能接受了?”齐泉先冲我挑了挑眉,故意威胁道,“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可是都听见了,别想赖账。”

“……齐泉先。”我眼眶一热,没忍住,扑进了他的怀里。

“假如没有你,我大概就不会醒来吧。”齐泉先的声音低低的,有珍珠掉落在我肩膀上——喂,这大傻子,怎么也哭了呢?

“别哭了,多浪费啊。”

“你之前不是总想着骗我哭出珍珠吗?”

“答应我,这些往事我们不要再提了,好吗?”

“不行,我还没让你怀上我的小鱼鱼呢。”

“这件事……日后再说!”

赞 (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