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学霸为邻

刘继荣

对门新搬来的邻居家的女儿是学霸,与儿子同级不同班。一样的小孩,却像住在不同的星球上,儿子考90分,合家庆贺;邻居女儿考99分,如临大敌。儿子哀呼:“她次次考第一,学校的颁奖会快成她的个人领奖会了。”

近朱者赤

早晨,下起大雨。儿子感冒了,于是向老师告假一天。忽然,趴在窗台上的儿子惊叫起来,我赶紧看过去:滂沱大雨里,对门的女孩举着伞,踩着水向前走。儿子讪讪缩回头,仿佛怕女孩看见他。

下午,我们刚一进门,儿子就主动报告,今天没玩游戏,没看电视,把作业都做完了,还预习了功课。老公惊诧万分,我抿着嘴笑,漫画书里多少英雄豪杰,都抵不过这相隔数米的小学霸的榜样力量。

忽然,学霸的妈妈来敲门,问:“你家孩子今天没上学吧?”我大窘,支支吾吾。谁知,她悻悻地说,今早老公坚持让女儿上学,说要锻炼孩子的意志,现在孩子咳嗽不止,听说蜂蜜水止咳,她来寻点蜂蜜。

就这样,我们慢慢熟络起来。转眼到了夏天,学霸的爸妈偶尔要出差,学霸常常被寄放在我家。

两个小孩同写作业,矛盾纷呈。学霸不动不摇坐如钟,专心致志头都不抬;儿子心猿意马,喝水两次,挠痒痒3次。学霸毫不客气地敲敲他的本子:“快写。”儿子瞪眼:“这是我家。”学霸鄙夷地说:“如果是我家,早就罚你站墙脚了。”

儿子顿时被震住,开始乖乖写作业。熬过三五日,儿子竟然也能凝神静气做功课了。我与老公感慨:“近朱者赤,真是一点没错。”

近墨者“黑”

学霸数学功底强,讲题头头是道,儿子服气地称她为“师傅”,我们也对小姑娘很是感激,顿顿做好吃的。餐毕,儿子收拾盘碗,学霸作壁上观。

儿子说:“帮忙擦桌子吧,每个人都得干活。”学霸如梦初醒,拿起抹布握成一团去擦。儿子教她:“抹布要打开,才擦得干净。”她恍然大悟,立即照做。没几天,儿子会做的家务活全都教会了学霸。两人嘻嘻哈哈,从此互称“师傅”。

学霸自律,严格按父母制定的时间表学习;儿子贪玩,总是怂恿她一起出去玩。于是,两个人捉蜻蜓,追蝴蝶,在太阳底下跑跑跳跳,学霸晒得黝黑。老公打趣道:“近墨者黑。”学霸爸爸很快就要出差回来,回来要考试,我心中忐忑。

两个黄鹂鸣翠柳

学霸爸爸回来了,学霸闷闷不乐地回家了。一整天,我時时在楼道听着,有点动静就心惊肉跳,生怕学霸受训斥。

晚饭时,我假装过去送笔,想探探风声。进屋只见父女俩面对一份卷子,大人脸色严肃凝重,小孩噤若寒蝉,我心中暗叫一声“糟糕”。

学霸爸爸叫女儿先进房间,然后眉开眼笑地向我道谢,说孩子测试成绩很棒。我长吁一口气,问他刚才为何如此严厉。

他正色道:“父母是教官,孩子才能成为战士。父母嘻嘻哈哈,孩子只会叽叽喳喳。”这句话如惊雷,炸得我心跳加速,难怪是学霸,原来有高瞻远瞩的父母。

回家后,我收起往日的和颜悦色,杀气腾腾,叫儿子快去写作业。儿子诧异地问:“妈妈要变身钢铁侠了吗?”我大喝一声:“没大没小!”他吐吐舌头,摊开课本。

我实在不习惯这副作派,撑不了一会,就和儿子嬉皮笑脸。我心中惭愧,才做了几分钟教官就丢盔弃甲,真没出息。

没想到,对门第二天来找我,说家里发生了一场小风波。学霸严正提出,希望家里有笑声,“好羡慕对门阿姨家,一家人有说有笑,一件小事都开心得冒泡。”父女俩针锋相对,最后,学霸要求搬到我家,不再做爸爸的女儿。

她爸爸非常震惊,想跟我谈谈。那天,我们谈了很久。他承认自己过于焦虑,忘了孩子天生需要玩耍,需要温柔愉快的情感;我觉得自己太过散漫,要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该严时就要严。

学霸的妈妈也回来了,看见女儿帮忙做家务,喜出望外,发现女儿晒得黑黝黝,活泼又结实,更是对我谢了又谢。两个小孩会在一起写作业,会下楼玩得一头汗,叽叽喳喳,聊得无比投机。学霸的妈妈笑道:“看,两个黄鹂鸣翠柳。”

儿童节到了,两家人一起过节。大人们欢喜地喝着葡萄酒,两个小黄鹂叽叽喳喳,眉飞色舞。夏天多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似金色的手穿过时光,触摸到每一颗温柔的心。

(摘自《婚姻与家庭·性情读本》2017年8期)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