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望不相忘

海宁

搬入新居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还在睡梦里的我,忽然被门铃声吵醒。打开门,竟然是从老家赶来的老爸老妈。

老爸老妈造访,就是想来看看新房。当初我对买房并不热衷,是老爸竭力促成的。记得当时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怕日后某人不在房产证上给我加名字。他摇头,“不过有备无患,全当后盾吧。”

爸妈来的第三天,我发现老爸和小区外卖水果、蔬菜的商贩都熟了。那天下班路过时,看他正坐在蔬菜摊前跟摊主聊天,摊主是40多岁的妇人。不知他同人家說什么,两个人都笑得爽朗。回到家我好奇地问他:“你都跟人说什么了?”“拉拉家常,以后你在这里住,和他们熟悉点有什么不好?”这只是个开头,他结识的不仅是外面的商贩,更多是左邻右舍。很快,他就摸清了邻居们的情况,并不经我同意把我的电话留给了对方,理由是“远亲不如近邻”。

没过几天,老爸竟把小区收废品的中年男人领到家里来了。我进门的时候,他正给人泡茶喝。表面上当然不能发作,等那人一走,我便大叫,“还军人呢,真没安全意识,你知道现在外面多乱吗?”老爸不以为然,反倒批判我:“这世道就是被你们这些人带坏的,看谁都像坏人,心眼越来越狭窄,人和人之间越来越生分。”“他万一是坏人呢?”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他顿了一下,然后说:“爸这个年纪了,什么不懂?不过爸知道,一个时时把女儿挂在口上的人,怎么都不可能是坏人。”我怔住了,把他的话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眼睛湿了。

一个月后,老爸老妈打道回府。他们走后,我的生活热闹了许多。每天下班回来,卖水果的、卖青菜的,都招呼我,“闺女,下班啦”。就这样过了半年,8月,一场大雨过后我房子一角开始漏水。物业查看过,怀疑顶部隔板里的水管出了问题,让我找装修工人解决。茫然无措时,我在楼道碰到邻居大姐,她对我说,负责收废品的男人略懂一些水路,可以找他。问题很快解决,收废品的大叔不仅帮我修好了漏点,还坚决分文不收,并告诉我:“姑娘,以后有事随时找我……对了,你爸他好吗?”

“他好,他很好。”“那就好。”他拿着工具离开,我默默点头,然而谁又能知道,那次他和妈来的时候,他已是肺癌晚期……

中秋,我回了趟老家,在爸的墓前,转达了那些邻居对他的问候。爸在离开前,我答应了他,不对任何人倾诉失去他的痛苦,也不让自己反复痛苦。他想看到的是,我一个人生活在别处,有安稳工作、温暖居所、邻里和睦。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们彼此相望不相忘。

(摘自《情感读本·道德篇》2013年9期)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