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白头偕老,就是生死之交

甘北

朋友告诉我,她的父母一生相爱,母亲40多岁了,还被父亲宠得像个少女。母亲既不知道怎么缴煤气水电费,也不会洗衣做饭。直到有一天,父亲在浴室突然滑倒。朋友说,她至今都不知道,一辈子没干过重活、体重不过45公斤的母亲,是怎么把父亲从洗手间里背出来的。

那件事以后,她母亲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学习买菜做饭,甚至买了一大堆养生书籍,认真学习保健方法。而一向不准她劳神费力的父亲,也不再干预她做这些。朋友说到这里红了眼眶:“其实我爸是在担心,万一他先走了,我妈怎么办?”

我先走了,你怎么办?是每对老年夫妻都将面临的问题。

外公在世的最后十几年,中风,腿脚不灵便。他的生活起居都由外婆一手照料。上不了厕所,外婆就搀着他去;拿不稳筷子,外婆就喂他吃。外公还有糖尿病,饮食以清淡为主,外婆怕外公馋,就每日陪他一起吃粗粮。

都说人老了会变成小孩,一到过年过节,外公就主动向后辈伸手要红包,当着大家的面拆开,谁给少了他还不高兴。要来了钱,他就开开心心地全塞给外婆,“我走了,你就全靠这些钱过日子了。”他怕自己走后外婆会受委屈,就拼命地给外婆攒钱。

后来,外公的病越来越严重,走不了路,也说不了话。偏偏外婆那时又摔断了腿,住进了城里的医院。外公闹着要去看外婆,大家都劝他:“您的血压不稳定,坐不了长途车的。”他就是不听,坐在轮椅上干着急,说不出话,就用两只手不停比划,脸憋得通红。没办法,大家只好带他去。在病房里,他说不出话来,两只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外婆,像是要把那张脸刻进脑子里。如果你看过那个眼神,就会知道什么是生离死别。

直到如今,外公已經去世好多年了,外婆还一直住在那间房子里。子女要接她出去住,她不愿意,说要在那里陪着外公。没经历过老的人,没法明白“伴”的重要性。

婚姻是什么?没有步入婚姻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没有血亲却又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一起养大子女,一起送走父母,再一起接受终将到来的衰老和托付。婚姻神圣而庄重。因为每一段婚姻走到最后,都是生命对生命的托付。

(夏之炎摘自《家人》2017年9期)

赞 (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