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误会了“闲”好多年

婉兮

杭州有一家面馆,上过《舌尖上的中国》。这是一家老店,店面狭小,装修也简单。但是,每天都有人排着长队等座位。原因当然也很简单,味道足够好。好得吸引了摄制组的到来,知名度更高,吃货们蜂拥而至。

许多人猜测,老板要发大财了。可这位老板却出人意料地任性。他没装修店面,更不招商引资,依旧守着小面馆,遵循着老规矩:只营业半天,一年还要固定放两个月暑假。不管食客们心急火燎,也不顾大把的钞票流进别人的口袋。

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但凡生意人,無一不心急火燎奋战在商海浮沉里,唯恐自己闲下一秒钟便错过一个亿。

但他就是愿意给自己放假,愿意闲下来。闲下来做什么呢?他没说,但我们可以猜个大概。可能是喝茶听戏,可能是养花种草,也可能是看电视睡大觉,反正是偷来浮生半日闲,把心放空一会儿。

满心焦躁的人,无法做出俘获味蕾、触动心灵的佳肴。世间的大部分优质作品,都诞生于心平气和的游刃有余里,哪怕它只是一碗再寻常不过的汤面。

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生活才能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懂得在忙碌中闲下来的人,多半懂生活,也有智慧。

但有许多人,不能容忍停下来的自己。因为大多数人,都会有意无意地把忙碌等同于努力,把“闲”视为“懒”。一停下来,遏制不住的罪恶感便密密麻麻生长。毕竟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要与时间赛跑,要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利用起来,才不至于虚度光阴。

也许,是我们把“闲”这个字误会了很多年,它代表着的,并不仅仅是消极的自我放逐,还有一种“闲”,能与“忙”相得益彰,互不为敌。

所谓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说的就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身体彻底放松下来时,心也会慢慢静下来,渐渐也就看得见花开了、月圆了、风起了。美丽人生,我们需要看看花喝喝茶,去做一些与活着无关的闲事、美事。

正如余光中先生所说:“天下的一切都是忙出来的,唯独文化是闲出来的。”一个“闲”字里,已然是生机无限趣味盎然。陌上花开,请缓缓归矣。

(摘自《祝你幸福·知心》2017年8期)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