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价的谢礼

傅志远

曾经有一个病人,他清晨4点多出门上班,结果被对面来车撞上,送到医院时已经休克,初步诊断是脾脏撕裂伤合并内出血。值夜班的我马上帮他手术,顺利止血,病人也得以康复出院。

出院后的第一次复诊,好几个壮汉陪他一起进到诊室,他们一人背了一袋东西,阵仗之大,让我一度以为自己与人结怨。“傅医生,很感谢您救了我的命。我是在市场里做鸡肉生意的,他们都是我市场里的朋友。这点小小意思,希望您不要嫌弃。”说着他们卸下一袋袋的东西,里面有鸡肉、青菜、香菇,甚至还有一袋米。

等他们离开后,我看着满满如农产品展销会现场般的诊室,一方面很感动,另一方面也只能苦笑,这些东西要如何处理。或许在市场里买菜花不了多少钱,但我知道这份礼物代表的心意,这份感谢抵得过千金万金。

有位警察大哥在值勤时,被酒驾的肇事者撞倒在地并碾过,下半身严重出血且伴有开放性骨折。他被送到就近的医院接受治疗,反复开过不少次刀,出血与骨折虽然暂时得到治疗,但伴随而来的却是因休克与感染造成的败血症和多重器官衰竭。眼看着病情急转直下,只好将他转诊到医学中心。刚接到这位病人时,我们也觉得相当棘手,恐怕接下来在重症监护病房有一场硬仗要打。

住院的这段时间,他的病情始终时好时坏,每次探望时间来的只有他的妻子与读小学的女儿。“医生,拜托你们一定要救他,他是我们家的支柱,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我们一定会尽力。”面对家属这样的托付,我感到有点沉重。他的妻子点点头,又鞠了一个躬。每次重症监护病房的探病時间结束后,她总是带着女儿对我们鞠个躬才离开。

通过社工人员,我才知道他们是一家3口的小家庭,丈夫受伤卧床,妻子就得挑起照顾孩子及负担经济来源的重担。他们几乎没有其他的亲戚,自然也没有经济援助。刚受伤时,病人的单位领导与社区代表探视过几次,送来了慰问金,但依旧杯水车薪。听完他们的遭遇,我虽然同情,但也帮不了什么。

最后,病人仍然不敌败血症引发的多重器官衰竭。他去世的那一夜,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疗人员一直急救到最后一分钟,依然无法挽回。我只能遗憾地告诉她们,大家尽力了。办完手续,太平间的同事将他的遗体接走,他的妻子与女儿跟在遗体后面离开。走出重症监护病房前,她们母女突然转身,对医护人员深深鞠了一躬。

(余长生摘自《拼命:只有医生知道的生死一刻》 中信出版社)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