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装》与那些性感女星

陆晨

“性感”是時尚杂志《男人装》与女星之间一条无法回避的纽带。“性感”到底意味着什么?在专业解读性感的《男人装》杂志眼中,也没有统一答案。

柳岩:不要真空,要放松

柳岩身上性感标签的形成,离不开《男人装》的助推。

今日已能从容展示性感的柳岩,在谈到第一次拍摄《男人装》大片时,表示很“焦虑”。焦虑的点有两个:造型尺度和体重。“我基本没低于过96斤,这对女艺人来说太胖了。”

《男人装》编辑说,每次拍摄前他们都会与艺人团队就造型问题进行详细沟通,“会问对方接受性感的尺度在哪里。比如能不能露背、穿泳衣,如果不行就换别的方案。”即便是当时还处于新人阶段、毫无议价资本的柳岩,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能只穿内衣或者泳衣,不要真空。”

她至今还清楚地记得2008年第一次拍摄时的场景。“首套衣服并不暴露,是李小龙式的一套连体衣,只展示了身体曲线。”随着拍摄的进行,衣服的布料一套比一套少,裸露尺度循序渐进。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给彼此一个心理缓冲”。

当天,柳岩从一大早开始拍摄,拍了整整一上午,没有一张照片是能用的。“都是一堆故作性感的Pose。”摄影师在对面抓狂,中午吃饭时,忍不住给柳岩做起心理疏导,不断嘱咐她“要放松”“要自然”。下午的拍摄直接做了清场处理,只留经纪人在旁边,不断列举她以往的糗事活跃气氛,逗得她哈哈大笑。摄影师趁机按下快门,这才完成拍摄。

蔡明式性感:其实大家想多了

在大众眼中,性感的柳岩登上《男人装》是顺理成章的事,但登上这本杂志的,清纯女明星有之,喜剧女明星也有之。这其中反差感最强烈的当属蔡明。

“女性在每个阶段都有独特的美。”当问到蔡明对上《男人装》是什么态度时,她的经纪人武艺说:“我记得大家当时的意见还是很统一的。”蔡明本人也表示“当时不太了解这本杂志……看了几组别人拍过的照片,觉得也没什么”“其实大家都想多了,我穿的都是正儿八经的礼服……可能大家没有看过我这种造型吧”。

《男人装》负责与蔡明团队沟通的编辑,目睹了整个拍摄过程:“蔡明老师完全没有那种忸怩的感觉。她虽然没怎么拍过相对性感的内容,但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拍。有一组片是在浴室拍,摄像师说‘清场吧,我们俩拍就行了。等我们都出去后,蔡明老师在里面跳了一段舞,摄像师就抓拍她跳舞的律动。后来我们还剪了一段视频,她的姿态和范儿特别足。”片子发出的当天,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海清:找上门来的女明星

当然,在这本杂志里也不会缺少一线大咖上门“请战”的故事。

2010年左右,因《蜗居》热播,海清火得一塌糊涂。有一天,杂志编辑突然接到海清团队的电话,想谈一下上《男人装》的事情。在后来的沟通中,编辑问海清为什么要拍《男人装》,她直爽地说:“我跟我老公去逛街,8号公馆门口放了你们一大排的海报,我老公说‘你看看人家。我说这有什么,我也能,我就来了。”

“我们认为自然、有情境感、故事感的呈现是最好的,不需要故意凹一个S造型。”《男人装》编辑说。杨幂在刚走红时,也上过一次封面。在策划初期,编辑就不想只简单呈现一个漂漂亮亮的女明星,而是试图挖掘更加真实的杨幂。拍摄组把杨幂带到私人大别墅里,并指导她快速进入情绪:“这个情景可以假设成你妈妈不在家,你穿着她的鞋、她的衣服,涂她的口红。不要搔首弄姿那些东西,就是一个小女孩在家玩,很私密很真实的感觉。”于是,杨幂的那期“狐狸未成年”,成为《男人装》当年的销量冠军。

“要从艺人的当前属性去量体裁衣做拍摄方案,不要跟艺人索要她自身阶段不具备的东西。”《男人装》编辑说。

那些曾经拍摄过封面的女星对《男人装》的态度也是泾渭分明。有人认为拍摄《男人装》展现了身体之美、女性之美,有些人则主动遗忘,不愿提起。《男人装》很难跟女明星成为朋友,因为他们的合作是充满对抗性的。“我们在为读者争取更大的尺度,这势必会牵扯到有人让步的问题。它不像其他杂志,我给你把光打漂亮了,人穿好看了,妆化美了,大家合作完了还能坐下来喝个酒。”《男人装》工作人员说。

(老梁摘自《看天下》2017年23期)

赞 (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