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人不如悦己

蒙蒙

雅子是我在日本认识的朋友,初见那次是在一个酒会上。所有人都端着酒杯走来走去,只有她一个人坐着。那天她穿一身红,脚上是一双小红皮靴,靴尖上缀着一只心形水钻,灯下反射出炫目的光。不是雅子不愿起身走动,而是因为她只能坐轮椅。

成为朋友后,我发现雅子虽然只能坐轮椅,却很喜欢逛商场,喜欢流连在各个女鞋专柜,遇上心仪的,便毫不犹豫买下。

我见过很多坐轮椅的女性,无一不是长裤长裙,将腿脚遮盖得严严实实。但雅子从不买长过脚面的裤裙,这样才不会遮住她精心挑选的鞋子。

我离开日本回国时,情绪很沮丧,因为我刚刚离婚,尽管回国后买的房子距离海边很近,可我面对碧海蓝天,心情依然糟糕。

我打电话给雅子诉说自己的苦闷。10天后,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套泳装,雅子让我穿上它去海边沙滩坐坐。

这套泳装太火辣了,上装如一件无带的迷你文胸,背后部分几乎完全裸露;下装的布片比巴掌大不了多少;附赠的披肩是半透明材质,而且是非常少见的酒红色。

雅子在电话里说:“这套泳装不是让你穿上游泳的,就跟我买鞋不是为了走路一样,我的鞋是取悦自己,你也试试‘悦人不如悦己的感觉。”

我终于换上了这套大胆的泳装,在沙滩浴场坐下来。几乎所有从我身边路过的人都会回头看我,大胆的男士还会轻轻吹一下口哨。我的心情竟慢慢变好了,原来我还是受欢迎的。

买房时,我买了一大一小两套,小的自住,大的出租。没过几天,中介带租客来看房,我那时正穿着一身家居服。下楼接他们时,隐隐觉得不妥,于是折返回家,换了一身灰色套裙,又配了一条黄色丝巾,再次出门。

与租客谈得很顺利,对方是一名画家,此番是打算来大连写生。我们很爽快就签下了出租协议。

后来,画家告诉我,其实他当时看中的是另一套房子,只是跟房东见面时,房东一身睡衣拖鞋,手里还拿个苹果在啃。而我出现时却干净整洁,说明我注意自己的仪容,是一个懂生活的女人,和懂生活的女人合作,更让人放心。

就这样,生活中,我越来越会取悦自己。有时,可能只是一双鞋、一条丝巾、一枚发卡……对于女人来说,悦己者可以是异性,但更應该是自己——爱自己的女人才更有人爱。

(旺仔糖摘自《好日子》2017年8期)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