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俪:演戏不是流水线,经典很难复刻

周慧晓婉

提起孙俪,很多人会想到4个字“人生赢家”——无论生活、事业,还是家庭,她似乎都完美地经营着一切。但这并不是孙俪眼中的自己。

34岁的孙俪,如今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如同她在微博上展示的那样,带娃、练书法、养生、养宠物。

她不去想如何在忙碌的工作与充实的生活中寻求平衡,而更愿意享受当下的状态,“我喜欢小朋友,就会尽量把时间留给他们;看到好的剧本,有想拍的冲动就回归做个好演员。总之,要做一件值得的事,如果不喜欢硬去做,早晚会后悔。”

大女主+古装,本是不想触及的题材

从2015年末开播的《芈月传》至今,不计重播,孙俪已在荧屏上消失了快两年。

当初看到《那年花开月正圆》的剧本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拒绝”,因为有3个关键词她不想触及——大女主、成长史、古装。

她把剧本甩在一旁,直到导演丁黑让她再看一看,她才被剧中“周莹”这个角色吸引,“她是个来自民间的普通女子,没有突然的‘开挂,朴实且贴近生活。”

片场的孙俪像极了剧中古灵精怪的周莹,身着囚服也要拉开弓步锻炼,会毫无顾忌地啃鸡腿……

“甄嬛、芈月、周莹,谁更靠近现实生活中的你?”记者提问。

“我很少拿自己和角色做对比,每个人的性格都是多面的,不能用某个形象去定义。拍戏的每一天都开心得肆无忌惮,是周莹这个角色传递给我的,拍出来的感觉还蛮喜欢的。”

接演周莹,有人说孙俪“食言”又演起了古装剧,“之前只是对宫斗戏比较拒绝,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再演成什么样。我现在依旧害怕重复,这是每个演员都想避免的。”

而周莹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她,“我现在已不太在意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了。只要角色好,无论她身处哪个时代,依旧能够跳出来,站在我面前让我看到。”

多年前拍《玉观音》,焦虑到满脸青春痘

《那年花开月正圆》拍摄前,孙俪就开始做恶梦,梦中的情节不是考试考不过,就是有人来追杀。她说,做恶梦的原因大概源于丁黑的严厉。她发微信问丁黑,“还没开拍就这样,真正开始演可怎么办?”

回到19岁那一年,孙俪在云南拍摄丁黑导演的电视剧《玉观音》,非科班出身又没什么表演经验的她,手上还捏着一份和公司的合约,写着“若是最终无能力演出,将取消合作”。

只有广告拍摄经验的她硬着头皮上阵,花了一年时间,学跆拳道,到医院观摩产妇生子,去云南缉毒大队实习,用DV拍下队员执行任务的状态。

至今提起《玉观音》,无论是孙俪,还是她身边的人,都会想到“青春痘”:她在演安心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压力大到半夜和父母一通电话就哭,还长了一脸的青春痘。

这部海岩剧播出后,孙俪迅速成名,而与导演丁黑时隔14年再度合作,她依旧将其形容为一场“大考”,因为演丁黑的戏仍有压力,拍的过程永远都舒服不了。

一起重聚的,还有《玉观音》里的搭档何润东,在孙俪看来,3个人的变化非常简单,就是变得越来越好了。除了导演性情温和了很多,她还在现场不断给何润东“催生”,“因为他拍戏时刚结婚。”

演戏就是生活,好作品不是主角独大

孙俪,生于上海弄堂的一户寻常人家,从小喜欢跳舞。于是,母亲就送她去了少年宫接受专业训练。11岁那年,她曾代表学校赴欧美出访。

4年后,孙俪成为上海警备区文工团的一名文艺兵,但退伍后分配的工作却是做服务员。没有服从分配的她,开始四处接演出、拍广告,2000年还曾在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中客串伴舞。最终通过比赛被经纪公司发掘。

或许孙俪天生就是当演员的料,出道多年,主演的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甄嬛传》《辣妈正传》《芈月传》等,除了给观众留下深入人心的角色,口碑、收视均不差。

问她有什么秘诀,她只给出一句话,“我靠演戏生活,如果都不钻研、打磨我的演技,怎么生活?”

《甄嬛傳》1800多场戏,她占了960场,平均下来每天就要十几场,一天要背40多页台词,4个月没吃过一顿完整的饭;生完女儿后,复出拍《芈月传》,专门请来历史教授学习秦史,研读剧本3个月;《那年花开月正圆》她看过无数次剧本,还会一一过目搭档的剧本,她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也是必须要做到的,“一部戏是一个整体,任何人都是相互的,如果单独只是突出我的角色,别的角色写得很傻,这也不是一个好剧本,好的艺术品一定是个集体创作。”

经典是机缘——“角色之间,无法借鉴”

演员一旦塑造出了经典,角色的标签就像个紧箍咒,永远套在了头上。

“经典的前提是,大家认真地制作,在合适的契机、合适的时间播出,它就会出现在观众的面前。作为演员只能追求经过,只能在过程中努力付出,至于结果,我们是很难把控的。”

新作面前,孙俪也不免被旁人问及,担不担心观众会联想起甄嬛和芈月?对此,她坦然回答:“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背景,角色之间也没什么可借鉴的。演戏不是流水线工作,至于观众要比较或是想起其他角色,不是我能控制的,这无可避免,但也不可怕。”

工作守则:拍戏期间关闭一切手机APP

入行逾10年的孙俪,一直不是个高产的演员,就算处于事业巅峰期时,也不过一年一两部作品,“慢工出细活”成了她的工作准则。她说,自己不能有太快的工作节奏与生活方式,太快了心脏会受不了。

她笑称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作息时间一紧张混乱,整个人就不对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大多在棚里拍,每天就像是上下班,很有规律。我慢慢也了解了自己,如果太混乱、太紧张,就会心情不好、头疼,也容易感冒。”

孙俪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拍戏期间,手机里的所有APP要完全停掉,包括新闻软件、社交软件。微信没办法,因为要和幼儿园老师、家人沟通,要不也可以不用。我一直认为做好一件事,需要极致的安静,不能受外界干扰,要完全沉淀。”

不拍戏时,孙俪的生活比拍戏还忙,她爱写毛笔字、看书、做运动。对她而言,每天穿着运动服,去菜市场和人讨价还价,才最踏实。此外,养生一直是她关注的重点,“无论是泡脚,还是蒸大蒜,都非常有用,我有空就会泡脚,特别是拍戏时,会很有规律地每天泡。”

规律的生活也会传染,不久前,孙俪在微博上晒了一组邓超的今昔对比图,配文:认真泡脚,认真吃饭,认真锻炼,认真听话。虽然邓超如今又做导演,又做演员,还参加综艺节目,但是孙俪说,“其实,他的作息也还算规律,不需要我专门去提醒,我发现周围人的作息和我越来越靠近。”

因为邓超,孙俪也改变了很多生活习惯及想法。以前,她不爱说话,在片场总是独处,如今她学会了开玩笑,夫妻俩常在微博上“互黑”,邓超还会公开她的丑照。孙俪说,不会因此而生气,“我们和普通夫妻一样,你们有的烦恼我们也有,你们有的开心我们也有,生活平常而普通。”

如今,孙俪对口碑、收视、票房,越发看得淡然,“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都有它们自己的命运。从开机、收到剧本、研读剧本,到表演、后期制作、宣传,这个戏对我来说,就告一段落了。收视压力不是我的压力,它能让观众喜欢是它的好运。对每部作品,我花了多少精力,付出多少,自己心里有数,不会被周围人左右,被外界言语动摇。”

(陈金峰摘自《新京报》2017年9月8日)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