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了宋老三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王相礼

一 妓院的大茶壶

在民国初年,张作霖还是东北王的时候,大东北真有一个叫宋老三的人。

不过,这个宋老三并没住在奉天城,而是住在當时的吉林省宁安县一个叫梨树沟的屯子里(现在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宁安县境内)。

梨树沟这个屯子紧靠镜泊湖,由于这一带山沟遍地都是梨树,所以这个屯子名就叫梨树沟。

别看梨树沟是个大山深处的屯子,但它会聚了六省五十八县的人家。宋老三家,就是其中的一家。

宋老三的媳妇名叫李春梅,比宋老三小九岁。这个女人一口气给宋老三生了两男两女——大闺女宋大莲,大儿子宋大山,二闺女宋二莲,二儿子宋二山。在梨树沟,老宋家的四个儿女那是说得出的好孩子。两个儿子长得浓眉大眼、仪表堂堂,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帅哥儿;两个闺女长得更漂亮,刚到婚配的年龄,媒人就踩破了门槛。

宋老三在梨树沟这一方也是说得出的帅爷们儿,脸面白白净净的,就像个白面书生,个子既不高也不矮,两道浓浓的眉毛,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宋老三的老婆李春梅,在梨树沟一带也是一个说得出的俊俏女人。她不但人长得漂亮,嘴茬子也巧,见啥人说啥话,一说话就让人心里感到暖和。

宋老三虽然比李春梅大整整九岁,但从脸面却看不出这个差距来,两口子倒显得很般配。宋老三夫妇在梨树沟既不种五谷杂粮,也不养殖牛马猪羊,而是种大烟和卖大烟。

大烟的学名叫罂粟,罂粟是一种植物。这种植物是大清朝晚期从英国传来的,早期在印度种植,后期才传到中国。民间所说的“大烟膏子”,那就是从罂粟中提取的。

众所周知,大烟就是毒品。

但在那个黑暗的旧中国里,大烟这种毒品很受一些人的欢迎——那些有钱人家的老爷少爷以及太太们,为了找精神寄托,差不多都吸食这玩意儿。

那个时候的大东北,特别是日本鬼子统治大东北的年月里,还真有点儿像现在位于东南亚的金三角,一般农户都种植罂粟。多的种一两亩地,少的也就是三分地二分地的。

罂粟这种植物,春天种植,夏天开花,花儿落了就会结出一个绿绿的果实。果实长得像大青枣儿那么大,割一道口儿,就会冒出一股白白的液汁儿来。这液汁儿凝固了之后,就变成了黑色的,就是所要收获的产品——大烟膏。

种植罂粟割大烟膏来钱多。农户种植一百亩的大苞米,也不如种一亩地的大烟效益高!

只会种植罂粟也不行,还得会割果实上的汁儿。割大烟汁儿,那可是一个手艺活儿。割早了,罂粟的果实就出不了多少汁儿了;要是割晚了,那就割不出汁儿来了。

宋老三在种植和炮制大烟方面是很有绝招的。别人家一垄罂粟能炮制四两大烟,他家的一垄罂粟就能炮制八两大烟。而且,宋老三还能把黑乎乎的大烟膏子炮制成白色的鸦片。

说起宋老三炮制鸦片的手艺来,那是他在妓院里当了九年大茶壶所换来的。宋老三是十六岁那年,因生活所迫从梨树沟来到黄花甸子镇(牡丹江的旧称)春柳巷妓院当上大茶壶的。

在妓女院里当大茶壶,可是一个很难干的差事。大茶壶不但受老鸨娘的气,更要受嫖客和妓女的气。妓女们每日三餐,都是由大茶壶来送。饭菜热了不行,凉了更不行。另外,妓女们在接完客后还要洗身子,这烧热水和送水的活儿,都是大茶壶的事儿。大茶壶送来的水凉热要适度,要是凉一点儿,妓女们就会把大茶壶大骂一顿。此外,大茶壶还得会伺候老鸨娘。不但要给老鸨娘烧大烟泡儿,还要给她端水洗脸、洗脚丫子、捶背和洗衣裳。那些有钱的嫖客一来到妓院,为了向妓女们表明自己有钱,往往让大茶壶跑道给他们到小铺里去买东西。大茶壶给嫖客买东西是万万不能马虎的,一旦疏忽大意出了纰漏,不是被妓女大骂一顿,就是被嫖客踹几脚。

宋老三很会看眼色行事,他不但把老鸨娘伺候得舒舒服服的,还把妓女和嫖客伺候得说不出不是来。

“干儿子,给老娘端盆水来!”一天早饭后,妓院的老鸨娘坐在太师椅上,跷着二郎腿,叼着大烟袋,大声吩咐着宋老三,“干儿子,给老娘洗脚!完事后,老娘还要去一趟和顺成衣铺呢。”

宋老三马上端来了一盆水,放在老鸨娘跟前,那盆水兑得不凉不热的。宋老三看着老鸨娘,便嘿嘿地笑着说:“干娘,俺在水里加中草药了。”

“加中草药?”老鸨娘吐了一口烟雾,眯着一双眼问。

“干娘,您老人家不是老是嫌自己脚丫子臭吗?”宋老三笑着说,“昨天,俺去找孙郎中了,孙郎中给您老人家配的药。”

老鸨娘马上嘿嘿地笑了起来:“好儿子,你太理解干娘了!”

宋老三说话嘎巴溜脆,干活儿也很麻利。他马上就蹲在地上,一边给老鸨娘洗着脚丫子,一边揉着脚心。

“干儿子,你也不容易,忙了一早上了,又是帮着做饭,又是挑水扫地,还要给那帮丫崽子端水洗裤裆,这也太难为你了。一会儿,你就好好地睡一觉吧。”老鸨娘闭着眼睛一边抽着烟一边说,“咱们春柳巷,自从你来了这八个多月后,就大变样了!咱们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这与你的精心伺候是分不开的。这个事儿,干娘心里有数……”

就在这个时候,一间屋里传来了浪里浪气的声音:“小茶壶,你干啥呢?!快到俺屋里来拿钱,到小铺给姐姐买一把扇子来!”

宋老三马上答应着:“桃花姐,您等一会儿,俺忙完了就去!”

桃花一听宋老三说等一会儿,就在屋里又大声喊了起来:“小茶壶,还不快一点儿呀?一会儿天就热了!怎么?我吩咐不动你了?”

“桃花姐,俺听到了。”宋老三一边给老鸨娘洗着脚,一边回答,“您等一会儿……”

“你还磨蹭个啥哩?!”妓女桃花咯咯咯地笑着,“你的那个小鸡子是不是也硬了呢?过来嘛,姐姐让你舒服舒服……”

老鸨娘一听桃花说这话马上就生气了,朝着桃花住的那个屋大声骂了起来:“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小婊子,俺干儿子才不操你那个破骚玩意儿呢!你一早上就吵吵个没完没了,没见他正给老娘洗脚吗?买扇子,买扇子,扇子买晚了,就能把你那个破皮碗子热化了?告诉你,今后不许对俺干儿子叫小茶壶,要叫他兄弟。你要是再叫他小茶壶,可别怪老娘不客气!”

妓女院是老鸨娘的天下,哪个妓女敢不听老鸨娘的?

桃花一见老鸨娘急眼了,马上就从屋里快步跑了出来,满脸堆笑地站在老鸨娘的面前:“干娘啊,闺女也不知道小兄弟给您老人家洗脚呢,您老人家何苦生闺女的气呢?俺那是跟小兄弟闹着玩儿的,您老人家又何必当真呢!”

桃花长得漂亮,二十岁刚冒零儿,白白的脸面,大大的眼睛,丰满的胸脯,大大的屁股,一张不大不小的嘴,专会哄人儿。

“桃花儿,怪不得那些老臊神都被你哄得溜溜转呢!你不光会用屁股下的皮碗子哄,还会用脖子上的皮碗子哄。你这个能耐今后要好好地用,多哄那些老骚客的票子……”老鸨娘咯咯地笑着说。

桃花也咯咯地笑着点了点头。

老鸨娘又龇着牙笑了笑说:“桃花儿,俺干儿子人品好,他还是一个嘎嘎新的生牤子呢。你今后少在他身上打主意,别惹得俺干儿子不痛快!”

桃花马上嘻嘻嘻地笑着回答:“闺女哪敢祸害青苗呢,俺那是跟他闹着玩儿呢。一会儿俺让小兄弟去一趟商铺,也给您老人家捎回一件花裙子来,这也算是闺女孝敬您老人家的。闺女让您老人家臭美臭美……行吧?”老鸨娘噗嗤一声笑了:“这才是俺的干闺女呢。桃花,你要对那些有钱的骚爷们儿多卖弄风情,该下手就下手,多熊他们几个钱儿。钱这东西可是好玩意儿呢!买糖吃,甜;买醋吃,酸……”

二 十七岁的小翠红

妓女院的生活就是一口大染缸。不论是什么颜色的布,只要是一送到这里,再一出去那就完全变成一个颜色了!

可是,宋老三在这里待了八年多,硬是没变颜色。他不但学会了当狗,还学会了做人。

宋老三大茶壶生涯八年多,赢得了一个嫖客的敬重——那位嫖客亲手教会了他制作鸦片的全部工艺。

说起宋老三跟那个嫖客的交往,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那还是大清王朝宣统二年,一个仲春的下午。这一天,宋老三刚给老鸨娘洗完了脚丫子,就听见院子里走进了一个人的脚步声。他急忙出来接客,见来者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那人高高的个子,身穿着大袍子,脚上穿着大皮鞋,头戴着礼帽,鼻梁上架着墨镜,手里还提着两个大提包。

这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大少爷,十有八九是大官宦人家的公子哥儿。

宋老三满脸堆笑地迎上去:“先生,您先坐在这疙瘩喝一杯茶水歇歇气儿。”说完,马上给来人倒了一杯茶。

年轻人礼貌地坐在了凳子上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拿出了一盒洋烟卷儿,点上就吸了起来。

在那个年代,烟卷儿这东西也不常见,一般人都用大烟袋吸老烟叶儿。大烟袋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烟袋嘴儿,烟袋杆儿,烟袋锅儿。烟袋嘴儿一般是玉石的。烟袋杆儿是竹子的,烟袋锅儿都是黄铜的。

这时,老鸨娘叼着大烟袋从屋里笑呵呵地走出来了。

年轻人一见老鸨娘走来了,马上从兜里拿出了洋烟卷儿,抽出了一支递给了这个老女人。他又从兜里拿出了一个锃明瓦亮的金属小方盒子,轻轻地一摁,“叭嗒”一声响,这个小方盒子的上方就燃起了一缕小火苗子。年轻人把火凑到老鸨娘跟前,给老鸨娘点上了烟。

这个新奇冒火的玩意儿,一下子就把老鸨娘勾住了:“相公爷,您这个小玩意儿可真是个宝贝,一摁就起火苗子。”

“这叫打火机,英国产的。”年轻人嘿嘿地笑着说,“现在,咱们中国人用这玩意儿的还不多。打火机不但用火石,还要用汽油。”

“这打火机挺贵吧?”老鸨娘睁大了眼珠子,“多少钱能买一个呢?”

“也不贵,一两银子买一个。”年轻人笑着拉开了一个皮包,从里面又拿出一个打火机来,“大婶儿,您要是稀罕,俺就送给你一个。”

老鸨娘顿时心花怒放,咯咯咯地笑着接过了打火机:“相公爷这么大方,俺就谢谢相公爷了!您大方,俺也大方。俺这里的姑娘,您就随便玩吧。你就是玩一个月,也不用掏一文钱!”

公子哥儿只选中了十七岁的小翠红。公子哥儿来到小翠红的房间,就把自己带来的洋戏匣子打开了。

那个时候,就是在大东北的大城市沈阳和哈尔滨,有洋戏匣子的也不多,更不用说是在黄花甸子这小地方了。

洋戏匣子的乐曲声,一下子就把妓女和嫖客都迷惑住了。戏匣子传出了西洋乐曲,那咚嗒咚嗒的声音,一下子就把整个春柳妓院唤醒了!

嫖客们和妓女们都走出来了,坐在院子里倾听这美妙的曲儿。

四十多岁的老鸨娘也美滋滋地坐在了一把太师椅子上,晃动着屁股随着乐曲声颤动起来。

一会儿,公子哥儿又捧着洋戏匣子出来了。他把洋戏匣子放在了一个凳子上,向大家鞠了一躬,说:“各位先生,各位小姐,在下打搅你们了!本人生在京城,到大英帝国留学六年,习惯了西洋人的生活,回国时就带回了这台留声机。要是在西方,只要音乐声一响,男人和女人马上就会拉着手来跳舞。可是,咱们中国封建得很,对于跳舞还是个新鲜事儿。今天晚上,我就给大家演示一下吧!”公子哥儿说完,微微地一笑,从头上摘下了礼帽。接着,他就把自己脑袋上的大辫子拿下来,放在了凳子上。

满院子的人都惊呆了,这个人的大辫子是假的!

那个时候是大清王朝的天下,男人们都留着大辫子。谁要是不留大辫子,那就是反清复明分子!大清王朝的法律是很严厉的,官府只要抓着不留大辫子的男人,就定罪为“乱党贼子”,格杀勿论!

这公子哥儿是不是乱党贼子呢?

老鴇娘想到这里,心里就疑惑了起来。窝藏乱党贼子的罪名是很大的,一般都是杀头。但老鸨娘毕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她还是稳了下来。

这公子哥儿长得的确很英俊,两边倒的大分头,修剪得干净利索,头发上还打了发蜡。

正在人们对他胡乱猜疑的那一刻,公子哥儿也看出来了,马上向大家鞠了一躬,嘿嘿一笑,说:“各位先生和小姐,都不要这样看我,我不是乱党贼子。咱们大清朝,用不了几年也就流行这种发型了。你们想一想,一个大男人留个大辫子,就是干活儿也不得劲儿。所以,这个规矩今后就得改了!如今在京城里,有不少年轻人都留起这种发型。

宋老三问:“大少爷,这都是真的吗?”

年轻人笑着说:“我从大英帝国留学回来。当年出国的时候,我也是留着大辫子。在英国伦敦,咱们中国学生一上大街,外国人就拉着我们的大辫子,嘻嘻哈哈地讥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留学生就把大辫子剪去了。”

接着,公子哥儿就在这个院子里,随着留声机的乐曲声,自个儿跳起了一段西洋舞。

一会儿,留声机停下不唱了。年轻人又换了一张新唱片,留声机又开始唱了起来。

随后,年轻人就拉着宋老三跳了起来。

也就在这天晚上,不到十八岁的宋老三竟然也学会了跳西洋舞。

从第二天晚上开始,老鸨娘就让宋老三和那个公子哥儿,一人拉着一个妓女跳起西洋舞来了。

之后,老鸨娘也跟着宋老三跳了起来。两个晚上,老鸨娘也学会了跳西洋舞。

妓院里十几个妓女,都跟着公子哥和宋老三学会了跳西洋舞。

春柳巷妓院的妓女们会跳西洋舞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四面八方。

于是,春柳巷妓院的皮肉生意就火了起来。

嫖客们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一时春柳巷妓女院名声大振。

从此之后,拉着嫖客跳西洋舞,也就成了春柳巷妓院妓女们接待嫖客的一个服务项目了。

半个多月后,这位公子哥儿给宋老三留下了那台留声机,提着皮箱离开了。

三 鸦片制造车间

三年多后,公子哥又回到了黄花甸子鎮。

这个时候已经大变样了!

大清王朝已经倒台一年了,中华民国也成立一年了。

这个时候的男人们都开始铰掉自己头上的大辫子了。城里有钱的人家的公子哥儿留起了大分头,但大多数男人剃大光头。

此时妓院的生意,却比大清王朝的时候好多了。由于闯关东的人一年比一年增多,妓女的身价也相对提高了。

初夏的一个晌午,公子哥儿头戴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西装,左右手各提着一个大皮箱,走进了春柳巷妓院。

公子哥儿来到春柳巷妓院里,把那两个大皮箱往地上一放,就大声叫道:“宋老三,宋老三!”

老鸨娘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见是个有钱的主儿,马上笑脸相迎地说道:“相公爷,俺的干儿子出去了,一会儿就能回来。您是来找姑娘玩的吗?先到屋里看看,看哪个姑娘对您的心思……”

公子哥儿嘿嘿地一笑,连忙就说:“老鸨娘,您不认识俺啦?”

老鸨娘摇了摇头,然后又急忙说:“哎哟,您的脸面好面熟呀!”

公子哥儿哈哈地一笑,说:“老鸨娘,您老人家是贵人多忘事呀!三年前,俺带着洋戏匣子……”老鸨娘连忙满脸堆笑地说:“哎呀,原来是大少爷哪!你看我这个脑瓜子,怎么就不认人了呢?是不是老了?”

公子哥儿笑着说:“老鸨娘,您也不老呀,还是那个样子,就是额头上多了几条皱纹儿。”

老鸨娘咯咯咯地一笑,说:“那次您来的时候,穿的是大袍子。这一次,您来穿的是西洋服。人是衣裳马是鞍,这西洋服比咱们中国衣裳好看多了!四年过去了,您的模样还是那个样儿,那么帅气,那么英俊。您那次走,俺还以为您把俺这个小地方都忘了呢!相公爷,您快坐下,俺马上叫姑娘来伺候您!”

公子哥儿马上摆了摆手,笑着说:“老鸨娘,俺就不麻烦您老人家了。俺这次来呀,是找宋大兄弟的,让他帮着俺在这附近找个房子,租也行,买也行,俺想在这里做个小生意。老鸨娘,今后您也不要叫俺相公爷了。俺姓李,您就就叫俺李大少爷吧!”

老鸨娘咯咯咯地笑着说:“这个事儿好说!俺干儿子在这疙瘩人缘儿好,包您满意。”

不一会儿,宋老三从外面回来了。他一看见李大少爷,马上就笑了起来:“李大哥,您可回来了!您一走就是三年多呀,俺经常做梦见到您啊。”

李大少爷拉住了宋老三的手:“兄弟,你今年二十一了吧?”宋老三笑着点了点头,说:“李大哥,您还记得俺的岁数呢。”李大少爷嘿嘿地一笑,说:“三年前,俺来的时候,你天天给俺打水洗脸,还给俺洗脚呢,帮俺到小铺买东西……俺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第二天,宋老三就给李大少爷把房子租好了。

那个房子离春柳巷不远,还是个独门独院,院子也特宽敞。

李大少爷这次来黄花甸子春柳巷妓院不是来嫖妓的,而是来这里做买卖的。跑来这里做啥买卖呢?是来做鸦片生意的。

在那个时候的大东北,有钱的人家要买白色的鸦片,那是不好买的。虽然大东北各地都种植罂粟,但谁也不会把大烟膏子加工成白色的鸦片。

东北大山里的农户种植罂粟,只能从罂粟果上提取大烟膏子。黑乎乎的大烟膏子,就跟现在的中药“六味地黄丸”的颜色差不多。

那些吸大烟的老爷少爷太太小姐们,只能把大烟膏子装进烟袋锅里,点着大烟灯不停地烧着来吸。

相比而言,要是吸食白色的鸦片,那就省事多了。只要是点上火就不会灭火。

李大少爷当年被大清王朝政府派去英国留学六年,学的就是化学专业。从大烟膏子中提取白色的鸦片,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

那个年月,大烟膏子的生意比较好做,最初是十块现大洋一两,到了后来大烟价格高到了二十块现大洋一两。而鸦片呢,那是一百多块现大洋能买一两。三两大烟膏子,能提取一两白色的鸦片。

李大少爷有这样的好手艺,那不是明摆着挣大钱吗?

从大烟膏子里提取鸦片,需要几样仪器。至于那些仪器,在现在人来说,再简单不过了——酒精灯、玻璃管子、冷却器。

但是,旧中国是一个愚昧落后的农业国,农民们种庄稼都靠牲口来拉犁杖,用的铁钉子也是外国人制造的。至于工业,是一穷二白啥都没有。不用说是制造冷却器,就是连玻璃管子也制造不了。

李大少爷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就把这些仪器带回来了。四年前,他来到黄花甸子,就是来考察这个地方来了。自从大清帝国覆灭后,中国大地一片混乱,李大少爷就来这里做鸦片生意了。

宋老三帮李大少爷租的房子是个独门独院,共有三间大房子。东屋李大少爷自己住,中屋是厨房,西屋就是“鸦片制造车间”了。所谓的“鸦片制造车间”,就是放着两张大桌子,桌上摆着两个酒精灯,两个弯弯的玻璃管子,两个装满凉水的冷却器。这些仪器连在一起,就跟现在的化学实验室差不多。

李大少爷为了安全,白天就把这些仪器用一个大木匣子盖着,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用这些仪器加工鸦片。加工的过程很简单,把那些大烟膏子用热水稀释后装进玻璃管中,再用酒精灯来烧。从玻璃管中冒出来的蒸汽,经过冷却后就变成了白色的粉面子。然后,李大少爷再把粉面子加工成片状,这就是正宗的鸦片了。

那时,大东北是没有工业酒精的,李大少爷就用高浓度的白酒来代替。

两年多的时间,李大少爷发大财了。李大少爷也把加工鸦片这个手艺传给了宋老三。

李大少爷在临走时,不但送给了宋老三一套提取鸦片的仪器,还帮宋老三领跑了春柳巷妓院的雏妓李春梅。

四 娶上了媳妇

那天晚上,宋老三向李大少爷来讨教主意来了。

李大少爷买来了两只大烧鸡,笑着说:“大兄弟,咱俩边吃边唠。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哥帮着你来完成!”

宋老三心里就有数了。

李大少爷笑着说:“兄弟,在黄花甸子上,只要有俺在,小春梅就一定是你的!到时候,你把小春梅平平安安地领回老家,让她给你当一辈子媳妇,给你生兒育女!”

宋老三一听这话,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一下子就落地了:“大哥,俺今后怎么报答您呢?

李大少爷嘿嘿地一笑,说:“兄弟,只要你跟小春梅过得幸福美满,多生几个儿女,那就算是报答俺了。小春梅是一个好姑娘,可不能毁在老鸨子手里。”这年,小春梅快要十六了。

宋老三比李春梅大整整九岁。

说起来,小春梅是个苦孩子,老家是宝清县七星泡的。她六岁那年,母亲坐月子得产后风去世了。没有人性的父亲为了再讨老婆,就把她卖进了春柳巷妓院。小春梅自从进了妓院,就再也没回过老家。她六岁来到春柳巷妓院,一晃也九年多了。她聪明伶俐,长得也漂亮,一点儿也不讨人烦。宋老三是在小春梅进春柳巷妓院当雏妓的第二年,被老鸨娘招到妓院来当大茶壶的。

宋老三自从来到春柳巷妓院,对小春梅就特别照顾,像大哥哥照顾小妹妹那样。小春梅在妓院里经常给妓女们洗衣服,宋老三就帮她倒水晾晒衣裳。小春梅扫院子累了,他就拿过大扫帚来帮她打扫。

小春梅在这里遇上了依靠,把宋老三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有事没事地总跟宋老三在一起。

宋老三心眼儿好使,在妓院里处处偏袒着小春梅,他只要有一口好吃的,就给小春梅留着。冬天的时候,他上街给嫖客们买东西,时不时地给小春梅带回来两串儿糖葫芦。到了夏天,他也经常给小春梅买瓜果梨桃。到了过年节,他还给小春梅买个蝴蝶夹和红头绳啥的。

小春梅很机灵,对于嫖客们送给她的东西,无论是啥她都一律上缴给老鸨娘。因而,小春梅也很得老鸨娘的信任。

有些嫖客心术不正,经常拿雏妓来取笑。小春梅很有心眼儿,只要妓院里来了那样的嫖客,她就往宋老三跟前跑。宋老三走一步,她就跟一步。宋老三到商店去买东西,她也跟着去。只有到了晚上睡觉,她才到老鸨娘的屋里跟老鸨娘做伴儿。有时候老鸨娘晚上来了老情人,小春梅就马上给老鸨娘倒地方,悄悄地到宋老三屋里找宋老三唠嗑儿。一直等到那个男人走了,她才回老鸨娘的屋里去睡觉。

老鸨娘的花花肠子多,见小春梅跟宋老三处得那么好,就怀疑宋老三勾引了小春梅。尽管她暗中跟踪宋老三多少天,也没发现啥马脚。

妓院里有几棵大杏树,每年都结满了杏子。每到杏子熟了的季节,妓女们不会爬树,就拿着棍子打杏子吃。

小春梅这个小姑娘不但聪明,而且伶俐。她把鞋子一脱,就爬到树上去了,带上一个柳条筐挂在树枝上,摘了满满一大筐杏子,再用绳子顺下来。

有一次,小春梅从树上向下滑时,被一个小干枝儿刮伤了脚。下到树中间的时候,一失手就掉了下来。

当时,可把老鸨娘吓坏了。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宋老三一个蹦子跳到跟前,一把就将小春梅接住了。老鸨娘一见乐了:“干儿子,今儿个幸亏你了!否则,小春梅准得摔个半死。干娘好好地奖赏你,一会儿咱们到山东饺子馆吃喜儿去。”

宋老三马上说:“干娘,到山东饺子馆去吃饺子,今儿个就免了吧。咱们家里还有大馒头和豆角子还没吃完呢,现在天气热,如果晌午不吃,到了晚上就会变馊了。馊了就得扔,那就白瞎了。”

老鸨娘一听宋老三说这话,就咯咯咯地笑了笑,说:“还是俺干儿子会过日子啊!那咱们改日再去山东饺子馆。”

宋老三把小春梅的脚敷上药,又用一条布包上了。

老鸨娘笑着说:“俺干儿子的心眼儿就是好,对小春梅比俺这当干娘还关心。咱们春柳巷只要有你在,俺也就放心了!”

“干娘,咱们这疙瘩就属春梅最小,她就是小妹妹呀!”宋老三一本正经地说,“干娘,春梅还是一个孩子呢!”

春柳巷妓院共有十三个妓女。这些妓女来自四面八方,年龄最大的三十多岁,最小的十七岁。

一天晚上,刚开苞的梅花姑娘守空房了,原因是老客因事没来。老鸨娘这可找到“慰劳干儿子”的机会了。于是,就笑着对宋老三说:“干儿子,今儿个干娘慰劳慰劳你!梅花也不能守空房,晚上你就到她房间里开心开心吧!”

宋老三一听这话脸马上就红了,连连摇头:“干娘,梅花是您老人家的摇钱树,儿子那是万万不能去的!”

“你可真是个傻狍子!”老鸨娘嘿嘿地笑着,“那个老骚泡卵子(大公猪)不来,怕啥的!梅花闲着也是闲着……”

宋老三红着脸,随后也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最后又摇了摇头,说:“干娘,俺还得叫梅花妹妹呢,俺可不做那磕碜事儿!”

老鸨娘也咯咯地笑了起来,又说:“哎呀,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不吃鱼的猫呢!”

从此,老鸨娘对宋老三就更加放心了。

一天晚上,老鸨娘的老相好来了。

小春梅很会看眼色,马上就离开了老鸨娘的房间,跑到宋老三的茶水房里过夜来了。

宋老三让春梅睡在了自己的那铺小炕上,给她盖好了被子。他自己却坐在茶水炉旁,守着大火炉子坐了一夜。

其实,这一切都是老鸨娘有意安排的。诡计多端的老鸨娘,这一夜来查看了五六次。每一次来查看,都让她口服心服。

一天的下半夜里,老鸨娘轻手轻脚地来到烧水房的窗户外,借着射进来的月亮光,来观察宋老三了。

此时正是盛夏季节,下半夜,月光斜射在宋老三的那铺小炕上,年轻的宋老三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子平躺在小炕上。

老鸨娘一见,便捂着嘴笑着走开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老鸨娘对于儿子宋老三就彻底放心了。她逢人就说:“在这个世界上,俺干儿子才是真罗汉呢!”

可是,老鸨娘哪里会知道宋老三的心里想的是啥呢?

第二年秋天,宋老三赶着妓院的小马车去八达沟拉柴禾,小春梅也坐上小马车跟去了。在去八达沟之前,老鸨娘已经骑着一匹马在前面走了。所以,这辆小马车上只有宋老三和小春梅。

这年,小春梅已经十四岁了。妓院里的雏妓成熟早,小春梅对男女之事早就明白了。

半路上,小春梅看着宋老三问:“三哥,你怎么不娶媳妇呢?”

宋老三叹了一口气,说:“俺家里穷啊,也没有钱娶媳妇。”

“俺给你当媳妇,你要不要啊?”

宋老三脸没红,而是嘿嘿地笑了。

“三哥,你怎么吭哧憋肚地不吱声呢?”春梅瞪着大眼睛看着宋老三,说,“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说句利索话!”

“春梅,哥哥是很喜欢你。但是,哥比你大九岁呢!”

“大九岁那算个啥?五十多岁的大财主还娶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呢!”春梅很认真地说,“三哥,你就要了俺吧。俺给你当媳妇,俺给你生孩子。你要几个孩子,俺就给你生几个。”

宋老三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春梅,你还小呢,今年才十四。要是再过两年,哥就领着你私奔!俺家那疙瘩不但有房子,还有地呢。到了那疙瘩,咱们吃穿也不愁。”

“三哥,老鸨娘是不会让俺再等两年的。”春梅红着脸说,“枣花姐十五岁多一点儿,就被老鸨娘找大财主开苞了……哥,俺心里只有你,今个儿你就要了俺吧……”春梅说着,就钻进了宋老三的怀里。

这一次,宋老三动情了……

小春梅的身体发育得好,还不到十五岁胸脯子就鼓了起来,脸色也红润了,个子也长高了,出落成一个大美人。

春梅马上就十六岁了,老鸨娘把她视为春柳巷妓院的一棵摇钱树,她想找个大财东给十六岁的春梅“开苞”。此时,老鸨娘还不知道小春梅已经是宋老三的人了呢。

在万恶的旧社会,妓院里小妓女“开苞”的价钱那是很高的。大财主要拿出二百块现大洋,才能得到“开苞”的权利。二百块现大洋,能买二十亩好地呢。当时,黄花甸子镇上有钱的大财主还真不少。可是,春柳巷妓院的老鸨娘只看上了李大少爷。因为李大少爷做鸦片的生意最挣钱,这两年在这一方发大财了!

农历的六月十六,是春梅“开苞”的日子。

妓院的妓女“开苞”,就跟正常人家的姑娘出嫁差不多,全身穿着红绸子衣裤,头上戴着花蝴蝶。那一天,整个妓院里热闹非凡,无论哪个妓女,都要穿红戴绿。大门上贴着大红喜字,院子里還挂着大红花。妓院里所有的妓女,在这一天谁都不许接客,一切吃喝都由老鸨娘来安排。

李大少爷交给了老鸨娘二百块现大洋,就早早地来到了春柳巷妓院里,跟这里的妓女们喝起了喜酒。

当夜幕降临之时,宋老三从后窗户悄悄地接走了春梅。之后,宋老三就把春梅姑娘藏在了一家马车店里(马车店的老板是他的表叔)。

当人们喝完了喜酒都纷纷离去后,李大少爷才来到了春梅的那间空房里。快要到半夜的时候,老鸨娘和宋老三给李大少爷和春梅送夜宵了。当老鸨娘走进屋里,才发现这房间里已经是人走屋空了。

老鸨娘为此大吃一惊,马上就吩咐她的那两个打手,去寻找李大少爷和春梅。

等那两个人骑着马走了之后,老鸨娘又把宋老三拉到跟前,说:“那两个瘪犊子也不是好东西,处处好赚老娘的便宜。今儿个,李大少爷还赏了他们喜钱呢,那是每人十块现大洋哪!说不定,就是这两个瘪犊子跟李大少爷勾搭连环的呢。这个年月人心叵测呀,干儿子,还是你跟老娘一个心眼儿!”

宋老三装作吃惊的样子,对老鸨娘说:“干娘,他们要是这样做,也太没有良心了!”

老鸨娘点了点头,说:“春梅这个没良心的,一定是跟着李大少爷私奔了!那两个青头眼说是去追赶,要是遇上了他们,准得跟李大少爷一起跑回关里。干儿子,你是有良心的,老娘今后就依靠你了。咱们家还有一匹马,你骑上去追吧!再背上这杆猎枪,把枪药都带上,只要是李大少爷他们敢反抗,你就开枪打死他们!你把小春梅抓回来,老娘赏给你当媳妇儿!”

宋老三点了点头,说:“干娘,您老人家就放心吧。俺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小春梅抓回来!”

老鸨娘一听这话很感动,马上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沓钱塞进了宋老三的怀里,说:“干儿子,这是盘缠钱,你路上吃住用的都够了。你,马上动身吧!”

宋老三点了点头,到屋里拿上自己的一个黑皮包,从马棚里牵出了那匹枣红马,说:“干娘,俺这就走了!”

老鸨娘看着越走越远的宋老三,又大声喊道:“干儿子,他们一定还没走太远,也许你追到亚布力就会撵上。”

其实,李大少爷早就骑着快马跑了。他从哪条路跑的,谁也不知道,就连宋老三也不知道。平时,李大少爷警惕性很高,怀揣两支匣子枪来防身。

“干娘,您就在家里好好地守着吧,儿子一定能把她抓回来!”宋老三骑着大马一溜烟跑了。

宋老三来到了马车店,给店主人留下了两块现大洋,把春梅扶到了马背上。那夜,是个大月亮天儿,农历六月十六。

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宋老三骑在大马上搂着春梅,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借着明亮的月光,向老家宁安县镜泊湖梨树沟方向奔驰而去……

五 天上掉下了肉包子

别看宋老三为人很圆滑,但他的良心并不坏。他欺骗老鸨娘的事儿,那也是他应该做的。他要是不那样做,春梅一生不就完了吗?他宋老三还能娶上一个黄花闺女当老婆吗?

在梨树沟,说起宋老三的家史,宋老三自己也讲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不是在东北生的。三岁那年,他坐着大柳条筐,是父亲一步一步挑着他来东北的。儿时闯关东的经历,都是父亲告诉他的,他只知道祖籍是河北省抚宁县宋家铺子。

当时,老宋家有五口人,除了父母外,还有两个姐姐。

一百年多前的梨树沟,那可是个出了名的屯子。梨树沟这个地方,不但是一个肥沃之地,还是一处风水宝地。

每年一到春夏之交的季节,大山沟里开满了白白的梨花。

一到秋天,金黄金黄的山梨挂满了山坡。

清朝光绪年间,梨树沟搬来了三户人家。之后,来这个大山沟里安家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中华民国初年,梨树沟就有一百多户人家了。这些人家大部分都是从山东、河北逃荒过来的,还有二十几户是从热河和边外子(山海关北部地区)搬过来的。

梨树沟的一百多户人家,也并不是在一个屯,而是五个小屯子,每个屯子差不多都是二十多户人家。

老宋家逃荒来到梨树沟后,男耕女织,小日子开始也过得不错。可是,老宋家的人丁并不怎么旺。老宋在来到梨树沟后十几年,竟然得了一场大病就死去了。随之,宋老三的母亲也走道嫁给南屯的光棍老聂了。他的两个姐姐,也在前一年找婆家嫁人了。

十四岁的宋老三性格很倔,他宁肯自己单过,也不愿意跟着母亲到老聂家去。他留在了梨树沟东屯,自己做饭,自己干活儿,自己睡在那三间泥草房里,一年多也不跟母亲来往。十六岁那年,索性把家里的土地租给了邻居耕种,自己则跑到黄花甸子去了。

也许是命运,宋老三来到黄花甸子找活儿的头一天,就遇上了春柳巷妓院的老鸨娘,她在街头划拉个“大茶壶”。

这时老鸨娘四十多歲了,是一个老婊子。她岁数虽然到了这把年纪,但打扮得还是那么花枝招展。她一来到“工夫市(劳动力市场)”,就看上了十六岁的宋老三。

老鸨娘叼着大烟袋,笑嘻嘻地围着宋老三转了两个圈儿。老鸨娘这副神态,一下子就把宋老三转蒙了。“整个工夫市,就这小伙子长得顺眼!”老鸨娘自言自语地说着,“俺怎么就养不出这样的好孩子来呢?”

宋老三看着那个徐娘半老的老鸨子,嘿嘿地笑着问:“大婶儿,你围着俺转了两圈儿,是来选俺当姑爷子的吧?”

老鸨娘一听小伙子说这话,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说:“臭小子,你说的也差不多哩。你是哪里人?俺家里需要个人手,俺看你人机灵,长相也不缺彩儿,想招你到俺家干活儿。”

“俺家是穆棱县马桥河的。”当时,宋老三确实是看不透这个中年妇女,他便随口编了个地址。“大婶儿,喂牛喂马,挑水劈柴,蹚地割庄稼,打场晒粮食,俺都会干!你家的伙食咋样,住的咋样,能给多少工钱?”

老鸨娘咯咯地笑着说:“俺也不让你蹚地割庄稼,也不让你打场晒粮食。至于劈柴禾嘛,那都是大冬天干的活儿。俺家只有几匹马,草料也不用你来准备,到时候就会有人来送,你只喂一喂就行了。每天的活儿也不多,挑十几挑子水,再烧烧茶水炉,帮着俺照看着家业,跑个腿儿买东西啥的。至于吃的嘛,保你一百个满意。隔三差五让你吃鸡鱼肉蛋,白面大饽饽天天管够呢。住的那就更好了,你自个儿住单间儿,单间里有火炕和茶水炉,一年给你二十吊大钱。怎么样?俺够大方的吧?”

宋老三怀疑她问:“大婶儿,您说的是真的吗?天上能掉下大肉包子来吗?”那个老女人马上就笑着说:“小伙子,你这话可真是说对了,天上可真给你掉下大肉包子来了。你要是不相信,就跟着俺去看看。”

既然老女人起誓说这话了,宋老三也就没有理由不去了:“要真是这样,大婶家的这些活儿,俺全包圆了。”您老人家就放心吧,反正俺家里也没有啥人了,爹娘都没有了……您老人家要是愿意,俺就给你当干儿子!”

老鸨娘一听宋老三说这话,心里就更加高兴了。她在领宋老三回家的路上,还特意到和顺成衣铺给宋老三买了一身新衣裳和一双千层底的布鞋。笑着说:“好孩子,你今后就是俺干儿子了!”

宋老三嘴也勤,腿也勤,马上跪在地上给这个老女人磕了三个响头:“干娘在上,俺一辈子都伺候您,您老人家让俺向东,干儿子就不向西;干娘叫俺打狗,干儿子就不打鸡!”

宋老三这一连串的回答,当场就把老鸨娘感动得流泪了。多少年了,她都没有听到有人叫她干娘了。她擦了擦眼泪,又咯咯地笑着说:“干儿子,就凭你这几句话,俺也要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你今后在俺家好好干吧,等你长到二十多岁的时候,干娘就给你娶个好人家的闺女!”

宋老三跟着老女人来到家里。让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是,这个中年妇女竟然是名震黄花甸子镇的春柳巷妓院老鸨娘大耙子!

六 民间小调

老鸨娘大耙子再能算计,也没有算计过宋老三。宋老三不但领跑了小春梅,还拐跑了她的一匹枣红马、一杆猎枪和一包钱。宋老三领着春梅,用了一夜多半天的工夫,就回到了老家梨树沟。

那个时候的梨树沟东屯,满打满算才二十三户人家。这二十三户人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户人。

宋老三的三间房子,由老邻居给照看着,家里的一切东西都完好无损。宋老三母亲走道儿嫁给了梨树沟南屯老聂家。这些年来,她又给老聂生了两儿一女——大的七岁多,小的也四岁了。

老聂听说宋老三回来后,便和老婆领着孩子来帮着宋老三收拾房子来了。他们也不是空着手来的,老聂赶着一辆牛车,车上拉着被褥等物品。

宋老三的母亲一见到儿子,就哭开了:“儿子,你怎么就不回来看看呢?这些年来,可把娘想坏了!”

宋老三两个姐姐的婆家也是梨树沟的。大姐的婆家在梨树沟北屯住,二姐的婆家在西屯住。她们见弟弟领着媳妇回来了,就叫上丈夫赶着小马车来了。这两辆小马车上不但拉着米、面、豆油、咸盐和咸菜,还给拉来了做饭吃的家把式儿和干活儿用的工具。

“兄弟,家里缺啥你就吱一声!”大姐夫说,“你一走就是九年哪!走的时候十六岁,现在二十五了吧?”

宋老三点了点头,说:“大姐夫,当初俺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俺就有个信念,不带着媳妇,俺就不回梨树沟!”

二姐夫点了点头:“老兄弟走的那一天,哭得很伤心……哭得俺心里酸酸的。老兄弟,人这一辈子,三穷三富过到老。”

当天晚上,宋老三就跟春梅住进了自家的三间泥草房里。

也就是从这时起,宋老三告别了大茶壶的行当,开始了他的拿手绝技——从大烟膏子中提炼鸦片。

但是,宋老三对外都是保密的,在家里只有他老婆春梅知道。梨树沟的乡亲们都知道宋老三卖鸦片,却不知道宋老三的鸦片是从哪里来的。这就是宋老三的精明之处,他卖鸦片的数量也很有限,一年最多能卖两三斤。卖鸦片所赚的钱,满够他一年生活的费用。

宋老三回梨树沟刚十个月,媳妇春梅就给他生了一个大闺女。

这个大闺女一落地,宋老三就给她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宋大莲!那一年,宋老三的媳妇春梅才十六岁多一点儿。

两年后,春梅又给宋老三生了一个大儿子。当时可把宋老三乐坏了,就给儿子起名叫宋大山。

在以后的岁月里,宋老三的媳妇又生了一女一男。女孩子叫宋二莲,男孩子叫宋二山。

老宋家四个孩子也真给他提气,不但模样长得好,人也很仁义,而且还很勤快。

那个时候梨树沟屯的民风很淳朴,一家有难众家帮助。后来,梨树沟的民风就一年不如一年了,老公爹搂着儿媳妇睡觉的,这家的老爷们儿领那家的老娘们儿私奔的,还有搞破鞋的,算计人的,惹官司的……再到后来,梨树沟就更乱套了。特别是日本鬼子占领东北之后,梨树沟不但有当汉奸的,还有当胡子头的。梨树沟出了个男胡子头儿还不算,又出了一个女胡子头!男胡子头就是郑三炮,女胡子头就是蝴蝶迷。

宋老三的大闺女宋大莲十五岁了,长得比她妈李春梅当年还漂亮。为此,就引来了许多求婚者。南屯的富户王老歪也来给他儿子求婚,在遭到了宋老三拒绝后,就憋了一肚子气来到黄花甸子镇,找到了妹夫合计了一番,花钱雇了两个民间艺人,就把宋老三和宋大莲编进了小曲儿。

这首很著名的東北民间小调是这样的——

梨树沟的宋老三啊,

老两口子卖大烟哪。

他半辈子没生个儿呀,

只生了—个小貂蝉。

那闺女二八一十六哇,

起了个小名就叫宋大莲!

大莲长得俊哪,

小模样赛天仙。

男人一见面就酥了骨,

哈喇子湿透了衣衫……

哎呀呀,哎呀呀,

小美人儿啊,梨树沟的宋大莲!

哎呀呀,哎呀呀,

小美人儿啊,就是那个宋大莲……

责任编辑 孟 璐

插 图 王明浩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