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作者简介:姜以纾,90后,天蝎座,AB型,甜蜜狗粮博主,一包一护照,一行一江湖,游历30多个国家和地区,行走仍在继续。总盼望有一天,行过那么多路,回过头,身后仍是我爱着的人。

你還年轻,肯定记得自己犯过这种毛病:某人的缺席反而使他在你心里完美无缺。——严歌苓在《寄居者》中写过的一个句子。看的时候觉得挺有道理,但波澜并未掀起几丝,在混沌中过完前半生,忽而在一个场景,幡然醒悟,原来,严歌苓的道理是这样的。

漫长的清凉在一个雨季之后,凋敝下去,闷热浮上来,空气黏着起来。我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为洛杉矶之行做准备,而此时我终于登上飞往洛杉矶国际机场的飞机。

洛杉矶是个神奇而极致的城市,它每天都会在你觉得它不过尔尔时,给你新的惊喜。

威尼斯海滩、祖玛海滩、纽波特海滩、赫莫萨海滩……虽然是大众的、喜闻乐见的海滩,却会给人一种虽然没什么特色,但就是让你无法抗拒它深藏的魅力的错觉感觉。其余小众的沙滩,因为行程关系,只能遗憾错过。

死亡博物馆、侏罗纪科技博物馆、波特兰天鹅绒绘画博物馆……作为非博物研究爱好者,对于那些奇奇怪怪的展品感触并不深,不过确实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作品,、怪诞不经的设计让人过目难忘。

我还特意去了洛杉矶的安德森法院,作为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经典作品,它给予了我很强势的视觉冲击。

来到洛杉矶,绝对不要错过罗伯逊大道、梅尔罗斯大道,如果你是个喜欢购物的女生,这里肯定会成为整个洛杉矶之旅中,你最舍不得离开的地方。

洛杉矶的最后一天,我百无聊赖地呆待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在繁琐烦琐的登机前工作完成之后,坐在候机厅,心里生出一股子恍然若失来,我清楚地知道,究其源头,在于本来约好同行的那个人。

本来计划中的洛杉矶之行,是两个人的行程,但对方临时因为工作关系,改道去了新加坡。所以,计划好的两个人的假期,变成了一个人。说实话,心情上多少有些落差,但不至于因此不尽兴。等到返程时,我才发现,此行确实因为她的缺席,该尽兴的地方,没有尽兴,预计的完美的行程也因此留下缺憾。那些数得出来的、细小的不愉快都因为脱离了原定的计划,因为没有她的陪伴体验而无限放大。而我也是在那时笃定,如果她在,这趟旅行中我收获的感动,肯定远不止于此。

几天后,我踏上了去往新加坡的路程,作为同样一起计划过的行程,却又因她先我一步前往而错开了,我大概可以想象到,此行无论多么开心、多么愉快,它也总会带着些许遗憾,而她在我的旅程中,又有多么不可或缺。

这种心理,转换一种思路来看便是——得不到的,即是最好的。

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中,也有写“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这是一个可笑的道理,可给到每一个人,都深信不疑。这也是严歌苓在《寄居者》中的道理,我在回国路上,恍然大悟又嗤之以鼻的道理。

得不到的是想象,得到的现实,而想象永远美好于现实,所以缺席你人生的,永远是完美无缺的。然而,一切不过是人性中的贪婪在作祟罢了。当你懂得珍惜你所拥有的,那你的人生,将不再有缺憾,你也将不再受贪婪给予你的苦痛。endprint

赞 (6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