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一场黄昏的离别

隔壁疯人院

作者简介:语笑嫣然,现居重庆。从事青春文学写作多年,作品以古言、仙侠、校园为主。

是爱幻想、爱浪漫的双鱼星座一份子分子,把天生不安分的想象力付诸笔下,希望以或婉约缠绵、或恢弘恢宏磅礴的故事来搭建属于自己的文字帝国。

已经出版的作品有:《爱如指间砂》、《深宫·花落晚妆》、《十二濯香令》、《九国·三生叹》、《红楼别夜》、《时光走了你还在》1、2等。微博:@语笑嫣然yvette

醒来的时候,是一个黄昏。夕阳。病房。病床边床头柜上一杯清水,泛着温柔的金光。

心蓝看见医生在叹气,护士皱着眉,爸爸坐在墙角,不停地擦眼泪。还有一个头发微微蓬乱的年轻人,靠着窗,低着头,表情有点痛苦。整间病房里只有心蓝一个人在笑。“我大难不死哦。”她说,“你们难道不是应该为我高兴吗?”哪怕——她从此以后只能靠坐轮椅度日了。

*

心蓝常常说,生活予你挫折,但也能教会你成长。她尤其喜欢把这句话对愁眉苦脸的杨夏一说。

杨夏一就是她苏醒以后看到站在窗边的那个头发蓬乱的年轻人。

也是开车撞到她的人。

在心蓝苏醒的当天晚上,她就看見杨夏一悔不当初地用拳头捶打墙壁,恨自己刚学会开车就害了人。

事实上,那场事故双方都有责任,心蓝并不觉得是杨夏一害了她。她想劝他不要太自责了,可是,她刚吃过药,人还有点迷糊,说话都费力。她缓缓说:“杨夏一,削苹果。”她本来想分散杨夏一的注意力,叫他给自己削苹果,别再自责了。可男孩一听,登时愕然地转过脸来:“小苹果?”

心蓝愣了愣,噗的一声笑了。

她牙齿白白,眉眼弯弯,两颊还有可爱的酒窝。那个笑容带着无法言喻的感染力,杨夏一也跟着笑了。

*

半年后,又是一个黄昏,杨夏一捧着玫瑰花傻里傻气地站在心蓝家楼下,冲着二楼的阳台笑成了一朵花。

心蓝坐在阳台上吃苹果,说:“杨夏一你是傻瓜吗?”杨夏一说:“那你能当傻瓜的女朋友吗?”

从那天起,心蓝就有了人生里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心蓝很喜欢摄影,在出车祸以前,她每个周末都会背着相机游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现在,虽然行动不便,但有了杨夏一,他会推着她甚至背着她,继续游走重庆的大街小巷。他做了她的双腿。

他说,从今以后,他会带她走遍整个重庆,甚至整个世界。

她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他说:“因为你长得漂亮呀。”他说完看见有烟花从对面高楼的天台升起,城市的夜色浪漫而温柔。他又摸了摸她的头,认真说:,“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乐观和善良的女孩。”

她坐在轮椅上,勾勾手指:“过来。”

他弯下腰,她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烟花映红了他们的脸,她感觉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

是的,心蓝是乐观而善良的,由始至终她都在用笑容面对失去双腿的痛苦,她也没有责怪过杨夏一。但是,杨夏一自己却很自责怪自己。愧疚驱使着他拼命地想靠近这个女孩,拼命地对她好。

他渐渐地爱上了她。

这种爱,与愧疚是伴生的。

杨夏一是真的想过要陪心蓝去看外面的世界,一辈子做她的双腿,可是,有一天,他无意间从心蓝的抽屉里看到了一份病历表。那份病历例表里面还夹着一封患者的自白书。那个患者在自白书中写道,自己从十岁开始就在痛恨自己的双腿,因为她觉得那双腿并不是她自己的,她很渴望截肢。但不能截肢使她每天都生活在痛苦里,她甚至试过自残,但却被家人阻止了。

自白书的落款就是胡心蓝。而病历表上病人的名字也是胡心蓝。

那是一种罕见的心理疾病,叫做肢体健全认可错乱症,是属于妄想症的一种。

患这种病的人在全球也不多见,但胡心蓝就是其中之一。

那天的杨夏一抱着病历表,走了好久的神,直到听见心蓝说想吃苹果,他才从震惊里缓过来。

他虽然知道不应该,但脑海里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有了一个念头:所以现在这样,她算求仁得仁了?

从那以后,杨夏一竟然感到自己心中的愧疚减轻了。

可是,与愧疚伴生的爱意竟然也在减轻。他发现自己越爱越力不从心了。

*

还是一个黄昏,杨夏一跟心蓝提出了分手。

心蓝笑着与他挥别,祝他幸福。她说:“是你说的嘛,我是个乐观的女孩,我知道我以后还会遇到爱我的人,所以没什么好伤心的。”但是,杨夏一走后,她还是伤心得哭成了泪人。

不久,心蓝爸爸从外地出差回来,替心蓝整理房间的时候,他也看见了抽屉里的病历表和自白书。他问心蓝:“小蓝啊,你怎么又把妈妈的东西拿出来看了,我不是锁在衣柜里的吗?”

心蓝坐在客厅里,回答说:“那天是她生日,我想她了。”

杨夏一始终不知道的是,心蓝的妈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是在心蓝刚出生不久便发生的悲剧。心蓝爸爸为了纪念自己最爱的女人,就给心蓝取了和她妈妈一样的名字,胡心蓝。

其实,心蓝真的只是个乐观善良的女孩而已。

她甚至只爱笑,不爱哭。

她笑得最灿烂的时候,是在一个黄昏,她看见有人捧着玫瑰花站在楼下。;她哭得最厉害的时候,也是在一个黄昏,那个人离开了她。endprint

赞 (11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