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认不清现实

专栏

作者简介:李慕渊,本科毕业后弃医从文,成为同学中的异类。专业后遗症喜欢洗手。学生时代觉得小说没什么好的,后来自己写小说写到凌晨被送急诊。

你的人生中有没有过一种念头,——好像有些事情是永远实现不了的?

一部分的成年人管这念头叫“现实”,电视剧里故作老道老到的配角总是在说:“年轻人,早点认清现实吧。” 。

实不相瞒,我也几度差点成为能够“认清现实”的大人。总是有人告诉我,做不到的,不可能的,放弃吧。

这种困境截止到某一天。

我闲来无事逛某热门直播软件,竟然梦幻般地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谢谢大家的红包,我会继续加油的!下面给大家带来一首《捉泥鳅》。”

以我二十多年的认知判断,这个声音在叫出我全名时往往带着点杀气,不可能有这么柔美的时刻。

于是,試图认清现实的我第一时间拿起电话,播拨了过去,却被我最熟悉的人用我最陌生的语气嗔了一句:“宝宝乖,妈妈在直播呢,先挂了。”

刚才直播的那人,是我妈。

依稀记得那是海南岛并不寒冷的冬季午后,我愣了三秒,然后直挺挺地倒在床上。

我的母亲是一位非常时尚的都市女性,退休后为了发挥余热重,被聘到某学校成为了一名辅导员,平时在教室连笑都不带笑。而我虽然自认为对于“时尚”尚有正确的解读,却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才刚摸到时尚大门时,我年近五十的妈已经在门里用美声唱法唱着坟头蹦迪(《极乐净土》)了……

“妈,我们晚上吃什……”

“你做饭呗,妈妈还要唱歌。”

“妈,这个周末我们去……”

“你自己去,妈妈还要唱歌。”

“妈,我……”

“你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万万没想到,信息时代给予我的冲击,竟然会在那个瞬间被展露无遗。我斜靠在沙发上举着外接麦克风还同时玩着两部手机的母亲大人告诉我,“身为成年人不要那么懒散,每天就知道对着手机电脑,快去把地拖一拖。”

才刚结束交通志愿者活动回到家的我一时之间竟然无语凝噎。良久。

妈,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嗯?

单说玩手机的话,你不是还比我多玩了一部吗?

我亲爱的教师母亲没有对于我提出的这个问题给予详细解答,但是从那以后,我家假期买菜的担子就落到了我身上。

她向着网红主播迈进了一步,整个家却在我和我爸的“努力”下差点没乱成狗窝。

“爸,妈把抹布藏在哪?”

“你手上那个不是吗?我昨天还……”

“这个好像是咱们家的洗碗巾。”

但,我和爸爸,谁也没阻止她唱歌。

我的母亲毕业于石油专业,三十年前,她拥有了一份在所有人眼里稳定清闲的工作。她是按时上班的好员工,勤俭持家的好母亲。她说她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生个书里写的那种,如柳扶风、文质彬彬的大家闺秀,没想到竟然有了我这么个皮实的玩意。

妈妈很文艺,也很喜欢音乐。所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强行发配去学了一门古典乐器。

但可悲的是,我对音乐几乎是一窍不通。这门文艺的手艺目前看来只可能是穷到吃土时,搬个小板凳,带着珍藏多年的二胡,到街头自食其力……

梦想这东西,究竟是不能靠别人来实现的。

开始直播唱歌以后,她变了很多,:“宝宝你看,我这个月收到了好多红包。还有几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孩总来看我哦。”

十年前,我告诉别人,我想当个作家,笑话我的人估计能排到三环外,而我妈是当中笑声最大的一个。

十年后,我还没开口,妈妈问我:“你稿子交了吗?你还想不想当作家了?”

想啊。

带着老花眼镜看手机歌词的妈妈教育我的时候很没说服力,不过还好,我和她都是那种,不容易认清“现实”的人。

赞 (24)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